ZKIZ Archives


沙特內部分裂,繼續坐視油價下挫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096

Ali al-Naimi

國際油價本月繼續下跌,而一向健談的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長阿里·納伊米(Ali al-Naimi)卻度假去了。

據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稱,納伊米是為了遠離高層矛盾才選擇消失的,自9月底以來就一直在度假中,直到最近幾天才返回辦公室。

納伊米的消失是一個非常不尋常的信號,顯示神秘的沙特王國高層之間出現意見分歧,也讓該國如何應對油價下跌的不確定性增加。

以往油價劇烈波動時,市場交易人士通常會關註沙特高層的講話,因為沙特作為中東OPEC組織最大產油國,日均產量超過1000萬桶原油。今年79歲的納伊米自1995年上任石油部長以來,被視為“沙特的發言人”。

過去幾個月以來,石油價格下跌了20%以上。目前布倫特原油價格與夏季每桶115美元的高價相比下跌了30美元,無論是根據傳統觀念、過去采取的應對措施以及沙特的正常動機,沙特阿拉伯應該降低產量,以遏制油價下跌,現在許多人不知道沙特在打什麽主意。

有分析認為沙特持續不減產是為了不想看到上世紀80年代的情景重演——當時的石油減產使得他的國家損失了不少全球市場份額。現在因美國頁巖油氣產業蓬勃發展,但目前成本較中東國家來說還較高,沙特可能為壓制美國石油行業而選擇放任油價下跌。

在過去的石油價格沖擊中,納伊米或沙特石油及礦物最高委員會都會向外傳遞出該王國清晰的態度和意圖。比如2012年因阿拉伯動亂和伊朗遭受制裁,油價出現飆升,沙特就立刻發布公告表示將增產以穩定市場。

但是今年夏天當油價下跌時,沙特表現出並不擔心的態度。

今年9月11日納伊米在科威特發表講話稱,“價格總是會上下波動的,這是正常情況”。而他的顧問Ibrahim al-Muhanna在9月30日講話稱,美國頁巖油的價格下限是90美元/桶——布倫特原油在本月早些時候跌破了這個價位。

自上述科威特的講話以來納伊米至今都沒有過公開發言,且沙特石油及礦物最高委員會最近幾個月也都沒有發表過任何關於油價的聲明。

“如果沒有官方聲明,證明沙特政府內部沒有達成一致,”法國能源咨詢公司合夥人Lavoisier Conseil表示。

就在上周有沙特官員泄露稱沙特9月石油供給減少了30萬桶/日,有人猜測沙特實際上已經開始減產。但事實上沙特的9月的總產量是升高了的,只是有部分石油沒用供應市場,而是進入了倉庫。咨詢公司Oil Movements的數據還顯示,沙特的石油出口量非常穩定。

華爾街日報評論稱,實際上沙特官方知道Oil Movements的數據基本上是正確的,而且上述泄露數據的官員是事先計劃好的只泄露供應數據,而不是出口數據,以此測試市場的反應。

“很遺憾,這就是政治。”Conseil評論道。

9月時在被問及對油價跌破100美元是否擔憂時,納伊米回應稱,“你有看過我擔心嗎?”

結果這惹火了阿瓦里德(Alwaleed bin Talal al-Saud),他隨即在推特(Twitter)向沙國所有部長發出公開信,表示對納米的言論感到“震驚”。

阿瓦里德是沙特已故國王法赫德的侄子,被譽為“沙特的比爾·蓋茨”,是除美國人以外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身家204億美元,在2014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30名。

阿瓦里德強調,沙國今年90%財政預算依賴石油收益,因此輕視油價走跌的影響,是“不可能不被註意的災難”。

根據德意誌銀行的估算,布倫特原油價格需要維持在93美元/桶才能平衡沙特今年的財政預算。

不過也有不少分析師認為中東石油大國們擁有大量現金儲備因應財政所需,因此能承受短期石油收益下降之苦。沙特現在最擔心的是美國新興頁巖油企試圖挑戰自己在能源產業中的地位

“削減產量將會使美國頁巖油企業進一步擴張,同時減少沙特的收入,”高盛分析師本周一的一份報告中寫道,“OPEC將不會再首先扮演生產調節者的角色......美國頁巖油將被寄希望與成為這一角色。”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沙特 內部 分裂 繼續 坐視 油價 下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21

普京:不會坐視烏克蘭軍隊“胡作非為”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824

俄羅斯總統普京周一在接受德國媒體采訪時表示,俄羅斯不會坐視烏克蘭政府軍在東部地區“胡作非為”。作為回應,德國總理默克爾同日稱,將繼續維持對俄的經濟制裁。

普京在接受德國ARD電臺采訪時表示,“你們希望烏克蘭政府在東部地區肆意而為,屠殺一切反對者麽?這就是你們希望的?我們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普京稱擔憂“種族清洗”思想可能在烏東部興起,那將成烏克蘭國家和人民的“災難”。他說,為了實現國家統一,烏政府應該停止使用武力,為政治對話創造條件。

德國總理默克爾則回應,“歐盟將保持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只要這種制裁存在必要性。”歐盟首席外交官員Federica Mogherini同日表示,“制裁並不是我們的目的,這只是一種手段。歐盟的首要策略依然是鼓勵並促使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和談。”

歐盟將在今天就擴大對俄制裁進行討論。歐盟官員表示新措施將針對那些親俄的分裂分子。

在澳大利亞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上,西方國家領導人指責俄羅斯試圖影響烏克蘭局勢。

烏克蘭和西方盟國指責俄羅斯派遣軍事部隊跨越邊境,協助烏克蘭東部地區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分子對抗烏克蘭政府軍。

克里姆林宮一直否認莫斯科派兵支援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離主義武裝,也沒有向叛軍提供武器。

在本月早些時候,基輔政府曾宣布了一項凍結非其控制區域預算補貼的措施。15日,波羅申科又發布了新的命令,宣布停止向東部民間武裝掌控的區域提供公共服務,這些措施還包括撤離對醫院和學校的資助,他還敦促烏克蘭央行在民間武裝掌控區域關閉所有銀行服務。

而在G20峰會結束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表示:“從媒體報道獲悉,烏克蘭總統簽署了一份關於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實行經濟封鎖的命令。我認為,這是一個大錯誤,因為他們在親手將這些地區分割出來,為什麽這樣做?”

彭博本月11至12日對全球510名機構投資者進行了問卷調查。在被問到全球金融市場有哪五個最大的風險時,52%的受訪者認為是俄烏沖突,26%認為是伊斯蘭國(IS),5%的人選擇埃博拉。投資者普遍認為,美國是油價下跌最大的受益者,而俄羅斯則是最大的受害者。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普京 不會 坐視 烏克蘭 烏克 軍隊 胡作 作非 非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652

政府緊盯你的每一分薪水 富人的金山卻坐視不管 財政部長你錯了!拆穿公平稅改假象

2015-05-18  TWM

總統馬英九在最近一次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自豪地說出,「經過稅改,亞洲四小龍中,我國的所得分配最平均。」但是在《今周刊》的獨家民調中,總統的觀察,卻與全民感受完全相反!

應付社會對於貧富惡化的不滿,總統與財政部長的稅改,永遠只有「所得」,卻忽視「財富」這個真正的問題。

正視財富不均,台灣的稅改,需要新腦袋!

製作人.楊紹華 撰文•楊卓翰 研究員.吳沛璇報稅的季節又來了,你是否已經開始準備報稅的資料?你的感受又是什麼呢?

深刻的剝削感

房東坐擁房產 該繳的所得稅卻比上班族少晚上九點,在企畫公司上班的李苑珍與丈夫才剛下班,回到台北市南港的租屋處,兩房一廳,室內不到三十坪,一個月房租三萬多元。

打開財政部的報稅軟體,他們夫妻,今年要繳的稅接近十萬元。除了保險,李苑珍並沒有投資,他們的薪資,每一分都得計稅。「辛苦賺來的錢,每年都要吐出這麼多、要繳這麼多的稅!」她苦笑著說。

她和丈夫早就放棄買房子,「房東每次來作客,都問我們什麼時候生孩子,我們都只能尷尬苦笑。連房子都買不起,怎麼會想生小孩?」李苑珍說。坐擁房產的房東,真實財富遠高過他們夫妻倆,但每年繳的稅卻遠比自己少。「看著房東送小孩去英國念書,退休後也不用工作,就等著收我們的房租,這叫我們怎麼甘願?」其實,就在李苑珍接受我們採訪的前一天,財政部部長張盛和才到國外領回了「全球最佳財政部長」大獎;頒獎單位是英國專業財經雜誌《The Banker》,主要得獎原因是去年推動了以「回饋稅」為名的稅制改革,對「高所得」族群加稅,「英國人崇拜羅賓漢,他們可能認為我做了一些羅賓漢會做的事吧!」張盛和這麼說。

羅賓漢,英國傳說中劫富濟貧的大英雄,他劫的富,是一路世襲財富的大地主,而非辛苦工作賺取所得的勞工階層,「但,部長去年的稅改,好像只是針對所得稅,沒有碰到這些大地主啊!」這種強烈的相對剝奪感,正是現下台灣中產階級的心聲。

今年四月,《今周刊》委託台灣指標調查研究公司針對稅負問題進行民調,結果顯示,七成民眾認為台灣稅制不公;高達八成五的民眾認為,台灣稅制應該要修改,讓有錢人繳更多稅。

揭開殘酷事實

《今周刊》調查發現 台灣財富分配極度傾斜那麼,在一般民眾的想像中,台灣的有錢人究竟多有錢?財富分配究竟是多麼傾斜?五月間,《今周刊》委託美商全通集團波仕特線上市調網,調查台灣民眾對財富分配的認知與期待。對比真實情況的結果顯示,民眾顯然還低估了富人所擁有的財富水平。

據調查,民眾「以為」目前台灣前二○%的有錢人,擁有全台灣五七.八%的財富;最窮的二○%民眾擁有全台五%的財富。

接下來,我們問大家「期待」的均富是什麼?有趣的是,沒有人想要「一人一元」的絕對平等,大家都能接受某種程度的分配差距。全民理想的分配中,最有錢的族群可以分到「台灣財」中的三七.七%,窮人拿到一○%,而中間族群可以拿到五二.三%。

然而,事實比大家想像得更加不堪,距離希望差距更遠。在一份根據瑞士信貸委託倫敦政經學院於去年針對全球財富分配的研究《Global Wealth Research》,揭開更殘酷的事實。台灣前五分之一的富人,擁有全台七四.七%的財富,中間族群可以拿到二五.三%,而最窮的族群只分到○.○四%的財富。

細看這份「真實」的調查,前一○%的富人,拿走全台灣六二%的財富;而前一%的富人,則拿走三二%的財富!

台灣貧富差距,絕不是官員想告訴我們的漂亮外表,巨大財富累積的面貌,已經超乎我們的想像;而稅制,這個對付貧富不均最重要的武器,在台灣,已經完全失靈。

根據行政院的國富淨額統計,二○一三年房屋及土地資產共計一一二兆元,較前一年增加了八.一兆元,占台灣資產淨額的七成之重。但是同一年的稅收中,房屋稅和地價稅等財產稅僅收到一三六一億元,只占總稅收的六.八%。同時,台灣的個人所得淨額只增長了三九二三億元,卻貢獻了總稅收的二二%。更誇張的是,綜合所得稅的收入來源裡,七三%都是薪資所得!

這個數字,呼應了李苑珍的感受,也描繪了台灣貧富差距明顯惡化的主因:勞工賺來的薪水,每一分都跑不掉,坐擁財富的地主,政府卻視而不見。這個數字,也點出了稅制的「財富分配」功能失靈的根本問題:推動稅改的財政部部長與立法委員,提供貧富差距情況資料的政府部門,根本搞錯了方向。

他們只有「所得腦」,沒有「財富腦」,應付社會對於貧富惡化的不滿,他們永遠只會從「所得稅」下手。官員自比劫富濟貧的英雄羅賓漢,但卻完全搞錯了羅賓漢眼裡的富人定義。

政府缺﹁財富腦﹂

財富集中度高於所得集中度 二十四年前已揭露政府官員缺乏「財富腦」的現象,大概已經存在二十年以上了。

在稅收資料上,政府公布的資訊看不到財產,而台灣唯一一份關於財產的官方調查「國富統計」中,也沒有財產的分配統計。事實上,主計總處︵原為主計處︶曾在一九九一年的國富統計中公布了財富分配狀況,二十四年前的台灣,最富前二○%家庭擁有全台五○%的「財富」,而這些富人之家在當年的「所得」,則占全台三八%左右。這代表從所得分配中,根本無法看出有錢人與其他階級的財富差距。

令人不解的是,國富統計自此之後再無公布財富分配的變化,彷彿忘了財富分配惡化程度高於所得分配的現實,而我們的立委,竟也像是被政府牽著走似的,逐漸忘了貧富擴大的根本原因。

過去兩年,在立法院的報告和質詢的公報裡,真正討論到「財產稅」三個字,只有兩次。其中一次,立委曾巨威還因為張盛和請假,而無奈放下原本的討論。這就是台灣,政府、財長、立委,多年來他們推動的稅改,不只是讓「稅」的財富重分配功能失靈,甚至,是一種適得其反的、迷航暴走式的荒謬稅改。

回顧過去的稅制大戰,不但圍繞著都是提高所得稅,竟然還降低財產稅。整個稅改的荒謬,從一場戰役中可以看出來。

強行降遺贈稅

五○%砍至一○%過程粗糙 竟無配套措施○八年,政府打算調降屬於財產稅中的「遺產及贈與稅」。時任財政部部長的李述德召集全國財稅專家,組成「賦稅改革委員會」提出建議,這一群專家中,包括了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朱敬一是台灣經濟與財政專家,《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來台灣,就是朱敬一與他對談。

談起當年的賦改會,個性剛烈的朱敬一立刻搖頭:「︵遺贈稅稅率︶早就決定好了啊!邀請全國最專業的人做討論,都是白費工夫!」朱敬一說。

簡單地說,遺贈稅課的是「不勞而獲」的繼承財產,是教科書中載明最具財富重分配功能的一種財產稅。那一年,稅率直接從五○%砍到一○%。

原來,賦改會提出了各種稅率方案,即使其中一案的稅率確實降到一○%,也認定必須搭配消費稅與資本利得稅的補強配套。但是,提出建議案五天後,李述德在行政院提出的案子,就是直接降到一○%。最後,朱敬一乾脆退出賦改會。

財政部前部長何志欽也提出過降遺贈稅,但連他都認為,政府降遺贈稅過程太粗糙,「我們那時候計算,降到二○%是比較合理的,但是財政部卻沒有配套,直接降到一○%。」他說。在︽今周刊︾獨家民調中,也是最多民眾認為二○%至二九%才是合理稅率。一○%的遺贈稅率,到底何憑何據?

也難怪,財政部前部長林全痛批:「台灣的財產稅,是全世界最落伍的!」他指出,除了遺贈稅的「胡鬧」之外,台灣房地產持有稅的「土地價格」與「房屋價格」分切,始終無法房地合一,造成財產稅稅基嚴重不足,與降低遺贈稅後的資金效應相乘,不但造就了台灣房地產盛世,更成為皮凱提口中的「世襲資本主義」經典案例。財富差距,越擴越大。

沒有「財富腦」的官員,放著大筆財產不課,在過去幾年間,反而不斷回過頭來課所得稅。去年,張盛和喊出「有錢人回饋社會」的口號開徵所謂「富人稅」,將個人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從四○%提高到四五%。但是,「有錢人回饋社會」這句話,凸顯了稅改的最大荒謬。

財政部認定富人是「年收入一千萬元以上的高收入者」,「這些人可能有相當高的年度所得,但不一定有很多財產,離真正『富人』還有一段距離。」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副營運長吳偉臺說。事實上,根據財政部的稅收資料,這些「富人」的所得,雖然收入比多數人高,仍有三成以上的收入來源是薪資。

高所得 富人

「有錢人回饋社會」凸顯稅改最大荒謬今年開始,除了調高所得稅率,兩稅合一股利所得扣抵也減半,再加上補充健保費二%,一刀一刀都是朝﹁高所得﹂下手,卻放走﹁高財富﹂。也就是說,年薪千萬的高階經理,在扣掉近半的所得稅後,根本談不上是擁有大筆財產的富人。

稅改十年,放掉財產,努力搾乾受薪階級,讓台灣的總稅收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逐年下降,一三年,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是一二.九%,就算加上社會安全捐,在全球都是偏低。政府放著富人的金山不管,緊盯你的每一分薪水。沒有效率的所得稅雖然高稅率,卻是低稅收,更讓勞動者苦不堪言。

「為什麼我們的租稅負擔率是偏低的,但是一般人的感覺卻很重?」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副所長暨策略長吳德豐解答:「這是因為台灣的租稅結構出了問題。」吳德豐分析,現在台灣稅制的面向,「針對國內所得課高稅,但是財產稅及消費稅偏低課稅,這是台灣稅制值得進一步深究的地方。」他說。

現在,台灣的未來已經可以想像。第一個可能性,全民持續要求「公平」,政府則持續以「所得公平」回應,忽視台灣嚴重傾斜的「財富公平」。為了安撫全民對貧富差距的氣憤,政府不斷推動提高所得稅的假稅改,未來,台灣越來越多稅收僅依靠我們的薪資課稅。所得稅課的是「人」,而人都有腳── 人才不斷外流,就是台灣的未來。

後遺症一籮筐

受薪階級壓力大 人才出走成隱憂穿著高跟鞋,輕盈走過機場海關的黃小姐,就是「外逃」的年輕人之一。她看著熟悉的桃園機場,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香港身分證,心中只有無奈。她是台灣人,擔任一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持有香港身分證已經三年。雖然還有台灣國籍,她每年的新台幣一百萬至一百五十萬元的工作所得收入,都在香港申報。

「以我的收入,第一年、第二年,我不但不用繳所得稅,香港還退稅給我。今年終於要繳稅了,心裡還很緊張,但是一看,要繳的稅大概不到新台幣五千元。」黃小姐說。香港的低所得稅,不只吸引她,「很多同事像我一樣,但是,能怎麼辦呢?我又不是什麼有錢人,為什麼要負擔那麼重的稅?」提高所得稅,課的是流動速度快的人才。年薪百萬元的年輕人不願負擔這個荒謬稅率,更高薪的白領階級又怎能留得住?這就是現在張盛和打著租稅正義的大旗,調高所得稅的結果。吳德豐說:「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所得稅的趨勢都是往下調。今天我們財政部推出稅改,不是要追求公平,而是增加稅收。」他憂慮地說:「台灣的薪資水準低,高所得稅率讓它的實質收入更低,這是無庸置疑的。」當高薪人才出走台灣,誰來負擔稅負?答案就是「傻傻的」李苑珍,讓走不了的人,稅負更重。

另外一群人,不是走不了,而是不想走。六十歲的劉先生就是一例。他與妻子退休多年,沒有收入,但是住著新北市三層樓的房子。而且,因為沒有收入,在財政部眼裡,他是「沒有生存能力」的老人,還可以給他的兒子報扶養親屬,夫妻一扣就是十七萬元扣除額。

沒有收入的劉先生,名下房地產是繼承而來,世代相襲,若制度不變,未來也幾乎不用繳稅。去年台灣的核定遺產總額達六三三○億元,占所得淨額五分之一,但這些財產只要課一○%的單一稅率;反觀努力工作的所得稅,不但一分錢都跑不掉,最高稅率還到四五%,加上健保補充費,最高四七%。世襲財產低稅、努力工作繳高稅。

別悲觀,台灣,可以有第二個可能性。在這個可能性裡面,台灣人終於認清,稅改不能感情用事,人民能分辨真正的問題不在所得分配,而在財富分配。沒有財產稅的改革,都是假稅改。

民間越來越多的聲音,逼迫民意代表、政府官員,能夠對財產稅改革有更重要的影響。台灣的新稅改,油然而生,這個稅改,需要新腦袋、新工具。稅制將從財富角度出發,不只再探討所得稅,而是將財產稅、消費稅等稅制一併討論。

雖然從政治上來說,我們離真正的稅改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是,社會氣氛正在形成。《今周刊》民調中,民眾已意識到問題所在,遺贈稅、營利事業所得稅、資本利得稅、財產稅,都是民眾最希望調升的稅目。

這股力量,需要引導到正確的地方,台灣人,應該有一個更好的稅制改革,這也將是一六年總統參選人的重大責任。

貧富差距的真相遠比你想的更醜陋《今周刊》「財富分配大調查」台灣前1/5富人,擁有全台74.7%的財富最富20%占有全國財富比率中產階級占有全國財富比率 最窮20%占有全國財富比率你以為,台灣的現狀是這樣的… 57.8% 37.2% 5% 你希望,美好的台灣應該是這樣的…37.7% 52.3% 10% 然而,這才是台灣的貧富差距真實模樣… 74.7% 25.3% 0.04% 註:調查時間2015/4/27至2015/5/2 抽樣誤差在95%的信心水準下,正負誤差為3.00%以內。

不限對象,有效樣本數1,068筆。問卷採Dan Ariely, et al.模型,受訪者分別回答各階層財富比率,以簡單加權平均數統計最終比率。委託單位:美商全通集團波仕特線上市調網48% 的民眾期待政府稅改,讓台灣社會的財富分配,更接近理想中的分配

同意 48%

不同意 13%

不回答 39%

加所得稅、減財產稅,讓財富分配更惡化!—— 三稅系成長變化12年來,所得稅成長79%,但財產稅只成長15%

2002 房地產稅減半

2009 調降遺贈稅

2013 重施證所稅、健保補充保費2015 調高邊際稅率、股利扣抵率減半未來 房地合一稅、房屋稅提高財富增長速度遠超過所得 9成 土地及房屋等財產都未課到稅

8.2兆元

財富

2012年國富淨額(總財富)增加了8.2兆元,其中9成都是土地及房屋,這些財產都未課到稅或僅課到微稅。

3920億元

所得

所得稅課稅範圍只有所得淨額,在2012年增加不到4000億元。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

民眾最想要的稅改是什麼?

—— 《今周刊》台灣稅制改革大調查發現,營所稅、資本利得稅及財產稅是民眾最希望政府改革的部分單位:%台灣租稅負擔率12%,但因租稅結構失衡,近半數民眾的實際感受更沉重Q:「租稅負擔率」是各國衡量租稅水準的重要指標,是總稅收(不含社會安全捐)占國民生產毛額的比率。日本為16.7%、韓國為18.9%,你覺得台灣現在的租稅負擔率是多少?

負擔率14?29% 49.4% 負擔率11?13% 25.3 不知道/不願意作答 25.3 營所稅、資本利得稅及財產稅是民眾最希望政府改革的部分Q:如果政府進行稅制改革,讓財富分配更接近理想,你希望政府調升哪種稅?(複選)營利事業所得稅(企業要繳的稅) 61 資本利得稅(例如房地產和股票的獲利課稅) 54.3 財產稅(例如房地產持有稅、遺產及贈與稅) 44.9

個人綜合所得稅 17

消費稅(例如加值營業稅) 15 62.8%民眾認為,遺贈稅的合理稅率應在10% 以上Q:台灣遺產及贈與稅稅率,在2009年從50%調降到10%,你認為合理的稅率區間應是多少?

稅率0?9% 19.3 稅率10?29% 39.1 稅率30?39% 11.2 稅率40?49% 5.3

稅率50%以上 7.2

不知道/不願意作答 17.9 多數民眾不希望台灣消費稅調升Q:台灣的消費稅(加值型營業稅)從實施以來一直維持5%的最低稅率。鄰近各國消費稅日本為8%、新加坡7%、韓國10%、瑞士為7%,你是否同意調升消費稅?

同意 25.1%

不同意 42.0%

沒意見/不知道 32.9%


政府 緊盯 盯你 你的 的每 每一 一分 薪水 富人 金山 坐視 不管 財政 部長 你錯 錯了 拆穿 公平 稅改 假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6989

證所稅爭議若延燒 更加傷害政府公信力 前後任財長互槓 毛揆怎可坐視?



2015-08-03  TCW

大戶調查報告顯示,租稅過重確實對投資人進場意願造成影響。對此意見不一的李述德與張盛和,是前、現任財政部長,毛揆此時應趕緊凝聚內部共識,才能鞏固政府公信力。

撰文•周岐原

一條政策爭議,讓兩任財政部長、一位主委爭執浮上枱面!他們公開各自表述,當內部團隊意見不一、民心無所適從,身為閣揆的毛治國依然不公開表態,讓閣員吵成一堆,蔚為奇觀。

七月二十一日,財政部前部長、現為證交所董事長李述德對證所稅開出第一槍。他認為,現行課徵千分之三的證交稅,已隱含部分證所稅;此外,就數據研判,李述德認為證所稅對台股「是大幅減分」。

七月二十三日,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召開記者會,公布「大戶問卷」調查結果,這份針對一千一百餘位大戶與中實戶的買賣動向調查顯示,「租稅負擔過重」是他們減 少投資台股的主因之一。曾銘宗雖然強調,不是要單一討論證交稅或證所稅,但是透過事實呈現,「建立一套可長可久,適合資本市場發展的一套稅制。」此談話仍 被外界解讀是針對稅制而來。

爭議浮現 內閣應尋求共識證所稅推了兩年,為什麼選在此時,李述德與曾銘宗才突然「醒過來」?台股急凍,投資人嚇壞了,甚至電視上還出現檢討的各式歪理,如今年上半 年上市公司較去年增加十七家,但成交金額反較去年同期減少一%,應該是企業IPO(首次公開發行)數量太多,導致資金分流等謬論充斥,但也顯示資本市場 「通貨緊縮」的強烈警訊,這應該是曾任財政部長的李述德跳出來的主因。

對此,現任財長張盛和立即跳出來駁斥。他強調,國際因素對股市也有相當影響力,如果只爭執稅制、忽略國際因素,反而無法認清市場與產業目前遭遇的問題。

事實上,台股量能萎縮顯著,影響台灣企業的資金活水甚巨,這麼重要的財經問題,內閣閣員看法不一致,閣揆毛治國卻未表態,迄今還令市場摸不著頭緒,這一點,對財經政策長遠發展更為不利。

李述德、張盛和,分別是馬總統任內第一、三任財政部長,曾銘宗也曾任職財政部次長,對於國家收支與稅負公平性,都有相當程度認識,當前任財長對現行稅制發表建言,立場又與現任部長有所扞格,毛院長已經不能再坐視政府公信力繼續受到傷害。

稅,當然不是台股的唯一問題,卻是很重要的一個關鍵。

雖說民眾對只剩下不到十個月任期的內閣沒有過多的「興利」期待,但是放任閣員各自表態放話而不處理,也太打破行政院該有的基本水準。

前後任財政部長正面衝突!

主管機關首長 稅制相關看法整理

證交所董事長

李述德 證所稅對台股影響很大;振興股市方案的作用遭到抵銷。

金管會主委

曾銘宗 資本市場每年繳納稅費達2000億元;配合檢討交易成本,兼顧財政健全與市場發展。

財政部部長

張盛和 基本面好壞,影響股市波動也很大;現行證所稅並未針對上市櫃股票課稅;證交稅率歷經20餘年,期間並未調降。


證所 所稅 爭議 若延 延燒 更加 傷害 政府 公信力 公信 前後 財長 互槓 毛揆 揆怎 怎可 坐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750

特朗普幕僚聲稱不會坐視大陸對臺動武 國臺辦回應

12月28日,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舉行例行新聞發布會。

會上有記者提問稱:“圍繞解放軍、海軍、空軍近日的例行訓練,美國前國會議長、特朗普重要幕僚日前表示,美國不鼓勵臺灣獨立,但絕不會坐視大陸在任何情況下對臺動武。兩岸輿論認為,有關說法表示美國不支持臺灣獨立,但並沒有反對臺灣獨立,而且反對大陸在任何情況下對臺動武,這個言論挑戰了中國《反分裂國家法》,請問發言人作何評價?”

國臺辦發言人安峰山對此表示,臺灣問題事關中國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是中國的內政,也是中美關系的一個最敏感、最複雜的問題,所以我們希望美國方面能夠恪守一個中國政策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原則,慎重處理涉臺問題。

特朗普 特朗 幕僚 聲稱 不會 坐視 大陸 對臺 動武 國臺 臺辦 回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794

蘋論:坐視細價樓「爆煲」才是不負責任

1 : GS(14)@2015-03-03 01:44:49









特區政府終於再出手了!上星期三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生公佈的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沒有提出任何處理樓市,特別是細價樓狂潮的措施實在教人不安,擔心特區政府忽略了這個對經濟及金融安全最大的隱患。還好只過了一天,金管局就宣佈推出新一輪的壓抑樓市措施,把七百萬以下樓宇的按揭從七成降至六成,以控制銀行及置業者的風險。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及其他政府官員承認,新措施對首次置業者有影響,加大了他們入市的難度,但超高樓價的威脅不容忽視,政府必須兩害取其輕。先不說措施的具體內容,單單看香港的所謂「細價樓」或中小型樓宇是六、七百萬元的單位已夠荒謬。六、七百萬是一般上班族二十年的總收入以上,這樣的樓宇居然是上車盤或首次置業人士的「入場券」,普天之下有比香港樓市更瘋狂、更超現實的嗎?正如我們較早前指出,香港樓市的非理性亢奮已到達「燒壞腦」的地步,豪宅價格固然瘋狂,中、小型樓宇近期升勢更是驚人。個別新界二手居屋呎價已過萬元,跟市民的收入及經濟基本因素完全脫節,根本難以持續下去。現在的問題已不是泡沫會不會爆破而是何時爆破。最令人擔心的是,「細價樓」買家一般是首次置業者或工作不久的年輕人。他們的儲蓄、財力有限,應付六、七百萬元樓宇的首期已非常吃力,可能需要家人支持或從銀行以外渠道如財務公司取得貸款以應付買樓、裝修的開支及周轉。換言之,這些業主是整個樓市的weakest link,隨時因為市場波動或利息走勢轉變而出現周轉問題,無法如期還款,到時候不但業主面對重大困難,金融體系的穩定也會受到衝擊。此外,支撐樓市泡沫的因素正在逐步消失。內地四萬億刺激經濟方案早已是明日黃花,當前北京政府的經濟主調是調整,是深化改革,不會再輕言放水,更不會再讓內地樓市熱火朝天。這樣的政策改變將令香港樓市少了一個重要的資金來源。另一個關鍵因素是美國的零息政策將在今年中或最遲今年秋天開始改變。開始的時候加幅也許不致太大,但一旦息口轉勢,市場的期望立時會改變,大家都預期供樓負擔將隨着利率上升而不斷加重,不會再像過去五、六年般輕鬆。再加上美國經濟明顯好轉,聯儲局又面對政治壓力要盡早出手遏止可能出現的通脹。從這些因素看,美國加息的步伐大有可能比市場預期更快更急,對「細價樓」買家所造成的衝擊更大,並可能令香港出現類似美國的次按危機。面對這樣的風險,面對細樓價隨時爆煲,特區政府盡快出手調控實在是應有之義,以免有更多實力不足的買家勉強入市,成為樓市轉勢的犧牲品。有評論指特區政府收緊按揭是在阻礙年輕人置業,有可能增加他們的怨氣;也有評論認為新政策將驅使更多人租樓,令租金進一步上升。這兩種批評都有點似是而非。把按揭成數七成降到六成無疑令首期負擔的款項加重,但也可以避免資金緊絀或需要額外借貸的人隨便入市,令他們能更小心評估自己的負擔能力及風險,入市前考慮得更仔細,對樓市健康發展肯定有好處。九七年樓市大調整的經驗顯示,付出較高首期可以加強業主應對危機的能力,即使樓價下跌三成也不致被金融機構call loan,形成巨大經濟及心理壓力。不管是年輕置業者或其他買家,變成「樓蟹」、「樓奴」的怨氣肯定比暫時無法置業大。至於租金問題,收緊按揭成數未必會刺激租金上升。付不起額外一成首期而改為租樓的人固然有,因為新辣招樓市橫行而改賣為租的業主同樣有,兩者大有可能互相抵銷。再加上新樓未來一、兩年供應增加,想等好價錢賣樓的業主選擇放租是正常不過的事。也就是說,租金因新措施上升的機會不大,很有可能保持平穩。樓市特別是細價樓市已到了瘋狂地步,加息的腳步聲則越來越響亮,樓價調整已是不可避免。這個時候特區政府再不出手調控不但不負責任,更形同任香港經濟、金融走入雷區,隨時被炸得遍體鱗傷,難以復元。盧峯周一至周六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302/19060275
蘋論 坐視 細價 價樓 爆煲 才是 不負 責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1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