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沙特內部分裂,繼續坐視油價下挫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096

Ali al-Naimi

國際油價本月繼續下跌,而一向健談的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長阿里·納伊米(Ali al-Naimi)卻度假去了。

據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稱,納伊米是為了遠離高層矛盾才選擇消失的,自9月底以來就一直在度假中,直到最近幾天才返回辦公室。

納伊米的消失是一個非常不尋常的信號,顯示神秘的沙特王國高層之間出現意見分歧,也讓該國如何應對油價下跌的不確定性增加。

以往油價劇烈波動時,市場交易人士通常會關註沙特高層的講話,因為沙特作為中東OPEC組織最大產油國,日均產量超過1000萬桶原油。今年79歲的納伊米自1995年上任石油部長以來,被視為“沙特的發言人”。

過去幾個月以來,石油價格下跌了20%以上。目前布倫特原油價格與夏季每桶115美元的高價相比下跌了30美元,無論是根據傳統觀念、過去采取的應對措施以及沙特的正常動機,沙特阿拉伯應該降低產量,以遏制油價下跌,現在許多人不知道沙特在打什麽主意。

有分析認為沙特持續不減產是為了不想看到上世紀80年代的情景重演——當時的石油減產使得他的國家損失了不少全球市場份額。現在因美國頁巖油氣產業蓬勃發展,但目前成本較中東國家來說還較高,沙特可能為壓制美國石油行業而選擇放任油價下跌。

在過去的石油價格沖擊中,納伊米或沙特石油及礦物最高委員會都會向外傳遞出該王國清晰的態度和意圖。比如2012年因阿拉伯動亂和伊朗遭受制裁,油價出現飆升,沙特就立刻發布公告表示將增產以穩定市場。

但是今年夏天當油價下跌時,沙特表現出並不擔心的態度。

今年9月11日納伊米在科威特發表講話稱,“價格總是會上下波動的,這是正常情況”。而他的顧問Ibrahim al-Muhanna在9月30日講話稱,美國頁巖油的價格下限是90美元/桶——布倫特原油在本月早些時候跌破了這個價位。

自上述科威特的講話以來納伊米至今都沒有過公開發言,且沙特石油及礦物最高委員會最近幾個月也都沒有發表過任何關於油價的聲明。

“如果沒有官方聲明,證明沙特政府內部沒有達成一致,”法國能源咨詢公司合夥人Lavoisier Conseil表示。

就在上周有沙特官員泄露稱沙特9月石油供給減少了30萬桶/日,有人猜測沙特實際上已經開始減產。但事實上沙特的9月的總產量是升高了的,只是有部分石油沒用供應市場,而是進入了倉庫。咨詢公司Oil Movements的數據還顯示,沙特的石油出口量非常穩定。

華爾街日報評論稱,實際上沙特官方知道Oil Movements的數據基本上是正確的,而且上述泄露數據的官員是事先計劃好的只泄露供應數據,而不是出口數據,以此測試市場的反應。

“很遺憾,這就是政治。”Conseil評論道。

9月時在被問及對油價跌破100美元是否擔憂時,納伊米回應稱,“你有看過我擔心嗎?”

結果這惹火了阿瓦里德(Alwaleed bin Talal al-Saud),他隨即在推特(Twitter)向沙國所有部長發出公開信,表示對納米的言論感到“震驚”。

阿瓦里德是沙特已故國王法赫德的侄子,被譽為“沙特的比爾·蓋茨”,是除美國人以外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身家204億美元,在2014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30名。

阿瓦里德強調,沙國今年90%財政預算依賴石油收益,因此輕視油價走跌的影響,是“不可能不被註意的災難”。

根據德意誌銀行的估算,布倫特原油價格需要維持在93美元/桶才能平衡沙特今年的財政預算。

不過也有不少分析師認為中東石油大國們擁有大量現金儲備因應財政所需,因此能承受短期石油收益下降之苦。沙特現在最擔心的是美國新興頁巖油企試圖挑戰自己在能源產業中的地位

“削減產量將會使美國頁巖油企業進一步擴張,同時減少沙特的收入,”高盛分析師本周一的一份報告中寫道,“OPEC將不會再首先扮演生產調節者的角色......美國頁巖油將被寄希望與成為這一角色。”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沙特 內部 分裂 繼續 坐視 油價 下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2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