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做喜欢做的事,做到最专业 东方愚


http://www.econzhang.com/?p=3985


(一)

“我只喜欢采访和写作!”戴维说。                           

戴维•约翰斯通是前《纽约时报》的财经记者,曾因报道安然事件获普利策奖。2010年7月,他和《今日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等其他几位美国媒体人,来到广州,和南方报业集团的媒体同仁交流。

7月23日这天下午,戴维关于他当年如何报道安然事件的一番激情演讲后,我向他提问:我觉得你极为傲慢,你的朋友是否也持同样的评价,如果是,你傲慢的源泉是什么?

在座的人轰笑了一下。戴维也笑了,不过他很快接过话茬,“是的,你说的对,”他说,“这是我的性格。我是一个穷人的孩子,19岁就进入美国大报(指《纽约时报》),打破了之前24岁的最年轻纪录,这或许是我傲慢的理由吧。”

其实他的理由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他从19岁开始做准记者,到现在已退休后了的60多岁,始终坚持采访与写作。但戴维觉得这是常识而已,在美国,终生做记者或写作的比比皆是,倒没什么值得侧目或骄傲的。

这就是国情的不同吧。所以在随后的提问里,一位同事问:在中国,记者过了35岁就要跑不动了,而在美国,是什么动力让你们做到这么老?

这个时候,台上除了戴维,还有另一位40来岁,名叫兰迪•史密斯、同样也获得过普利策奖的家伙。人们先将目光对准了他,他连忙摇头说:“我还不算老,这个问题还是问戴维!”

人们又是一阵大笑。

(二)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没有什么比此更过瘾的了。很凑巧的是,这些天我还读了另一位《纽约时报》老记者拉塞尔•贝克的一本书,名叫《成长》。拉塞尔获得过两次普利策奖,一次是新闻奖,一次是传记文学奖——即《成长》这本自传小说。

《成长》躺在我书架上好久,一直没有细细读来。直到前些天一件事给我以启发之后。

这件事是,一位十年间曾两次获得CCTV经济年度人物的企业家,要出版一本传记。经朋友牵线,我和他见了面,聊得还算不错,也基本上口头约好了8月 份抽几天的时间,找个小岛,住上几日,封闭式采访。但我后来婉拒了这次合作。一来,我拿到的报酬与我想像的有差距,而我也是个俗人,不能不考虑这一点。第 二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做的是一本自传,要用第一人称写。说实话,就这位企业家和他的企业来说,确实有许多精彩的、以前被遮蔽的故事,也能够带出来整个行业 或民营经济变迁与悲喜的一幅宏大画卷,但是因为是自传,一定会失去客观和独立性,失去了纵横交错式的畅快写作姿态。

回想凌志军佳作之一的《联想风云》,采访和写作时受到很少的羁绊,使他得能淋漓尽致地发挥,真是让人艳羡;100多年前,梁启超写《李鸿章传》,到 最后一章分别写李鸿章与左宗棠、曾国藩、伊藤博文等人的对比,视野开阔得令后人惊叹(我在上海证券报上“商业PK堂”的专栏的最初灵感,便始于此)。

我最后做出终止合作的决定时,心里一下子非常舒畅。我知道我作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为一位企业家立传,原本就是一件值得慎重考虑的事情。

7月份,我在南方周末写了5篇报道。而1到6月份,半年的时间我总共才写了7篇报道。我并不是因为缺钱花了,也并非因为报社介意我写得太少,而是与 我拒绝掉那本传记有关。我觉得还是在一个客观的平台上写自己最喜欢写的文字为宜——如果又碰上了好的或熟悉的选题,激情自然会一下子迸发出来。

再到后来,我有一天想,真正的好作品,大都源自生活的体验。中国年轻的财经记者,对这个吊诡世界的认知,无论如何都是有偏颇或缺陷的,都应该有敬畏 心。就算那些被同行津津乐道的调查性报道,要么是幸运之作,要么只是在有限的真相空间多走了几步而已,并不能称之为挖掘出了“真相”本身。但是我们生活的 体验不一样,就像拉塞尔的小说《成长》,一本朴实无华的自传小说,里面写到的故事,可能是我们都曾遇到的,但它正如李希光教授所言,上千万的读者确“完全 渲染在了他的思路里,完全忘记了他在语言上是否雕琢或装饰。”

絮叨这么多,我想说的是,我决定多写一些财经题材之外的文字了。除了平时的博客等随性写作外,书亦然。我的第二本书《大佬的忧郁》8月底就要出版 了。第三本书(也是财经类)的初稿这个月会完成,12月能够出版。明年,第四本书,我会写非财经题材,一部自己想写而一直未曾写的作品。

(三)

这几天我还看了一部波兰电影,名叫《昏睡》。我凌晨三点在微博上的推介语是“三个家庭,交错的三段故事,殊途同归的寓意:过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不要再拖延。”

这是继上个月初看完《香水》这部电影后,又一部让我感到内心特别充实的影片了。非常有趣的是,电影中的一个人物是位作家,他每天呆在像囚牢一样的地 下室里,憋字。地下室有个小窗户,与外面的人行道齐平,每天早上和晚上,会有行行色色的双腿在作家先生的眼前晃过。他用了相当长的一短时间,用来观察每一 双腿。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特别是他那位政客岳父,以为作家就是要天天像抄小楷一样写作再写作。故事的最后我不想透露,大家可以去看电影,我只能告诉你,他 最后选择过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哪怕这个时候离他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

看完电影《昏睡》后,我又看到同事张英在7月29日《南方周末》上对陈道明的一个访谈。非常巧合的是,陈道明的一段话,上述意味异曲同工。“我读了 那么多年的书,得出一个结论,”陈道明说,“真正的成功人士回首望其一生时,有多少时间属于自己支配,有多少事情是自己想干又干成的?如果你有很多想干又 干成的事情,你这一辈子活得不管是穷或富,也不管是有名还是无名,你都是最成功的。”

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如果说他的“我无奈于年代,但我争取也做到年代也无奈于我。”的价值观普通人难以复制的话,那么努力去干自己想干的事,完 全可以被复制,只是多数人害怕失去既有的东西,害怕折腾和改变,对不稳定的未来充满畏惧,从而没有去执行而只成为一句口号而已。

前几天因为要写《大佬的忧郁》的前言,我仔细研究了一些好的作品的序言,其中最让我折服的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那本《凯恩斯传》,我看的是中文版, 超过1000页的黄色封面那本(英文版的似乎是三卷本),出生于中国哈尔滨的罗伯特写了将近30年。在30年前,他和出版社签的合同是一年半的时间完成。 罗伯特在做自己真正想干的事,所以做得极为细致。在这书的序言里,写完他的写作历程后,他还讨论了生活与著作的关系、传记与历史的关系等等,其严谨可见一 斑。

(四)

21世纪过了10年。当下的这个时代,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浮躁,都要浅薄,都要无知,当然,它表现出来的是盛世,是厚重,是开放。面对魑魅魍魉,普 通的个体有呐喊的自由,有在twitter和微博上参与或感受战斗的权利,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媒体人,虽然积极地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或喜欢做的事情义 不容辞、无可厚非,但更应该做到专业。

拿我熟悉的紫金矿业污染门的事情来说。事件演变到所谓的“封口费”风波后,几乎成了一场狗咬狗的游戏。围绕污染本身的调查中止了,尽管除了璜溪村之 外,还有更多受污染的村庄未进入公众视野,但这并不重要,对不少媒体来说,独到和专业之间,他们选择前者——“封口”的角度够独到吧。特别是到最后,一个 骑电动摩托者和一位报道紫金矿业事件的记者亲属的车擦了一下,骑摩托者甚至翻倒在了地上,但就是这样的一起事件,却被渲染成了“紫金矿业涉嫌制造车祸报复 记者”;一时间,“正义的化身”诞生了,声援者数不胜数。

我真是感到一阵难过。就算民间大喊“以暴制暴”,但媒体不应成为猜忌和哗众的平台。那是滥用职权,你与你一直以来声讨对象的拙劣和丑陋并无二致。你在干你喜欢干的事情,但你的不专业,使得这一事情潜在的危害远远大于你眼中胜利果实的份量。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在霸王洗发水,和记者遭通辑等最近的几起事情中,我始终对一些力量义正辞严的姿态保留看法。我们一边骂着“对手”(其实有时是假想的对手)是不专业的小丑,一边不经意间自己充当着小丑,并原谅着自己另一范畴上的不专业。

所有人都大声喧哗,以为自己的嗓门压过了对方就是胜利,所以人都大喝口号,以为应者云集就是做精神领袖的前戏。这是一个价值观扭曲和双重标准盛行的年代。

失望之于我,犹如皇上不急太监急。有时我这么自嘲。“我改变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使我自己在南方周末上的报道客观、专业,至少远离一切为了出位、为了一切棒喝的姿态。剩下的,就是躲在书房一隅读书写字、看碟,或是带上老婆去旅行。这已经足够。

今天看到一位我认识的80后女记者写的一条微博,“虽然大家都在微博上关注社会民生、国家大事”,她写道,“我还是在是无忌惮的在微博里写生活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不是没大局观和道德底线,我只是觉得变革或是革新让社会进步,现在已经在行进中。”

真希望多一些这样的女孩子,更希望“变革的力量”多一份理性和专业,这样,于己于人都将是长期的福祉——虽然短期难以博得充分的眼球效应。
喜歡 做的 的事 做到 專業 東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22

較喜歡這個中國 蔡東豪

2010-9-2 NM




近期最令我振奮的新聞,是中國第 二季GDP的增長,從第一季11.9%,下跌至10.3%,經濟專家一般預測中國經濟增長會持續下跌,而且將進入轉型階段。我不是說反話,一個過熱的經濟 能安然冷卻下來,一個習慣報喜不報憂的中國政府懷着自信地接受轉型的現實,當然令人振奮。

金融海嘯後,所有經濟強國受重創,短期內須療 傷,中國經濟成為全球經濟希望所在,所以一舉一動再不單是十三億中國人的家事。中國政府投入四萬億人民幣刺激經濟後,四處出現大小泡沫,怎麼冷卻經濟又不 打擊經濟動力,成為了中國政府的難題。除了GDP增長,從最近大城市樓價和基建工程數據可看到中國經濟正在冷卻中。

冷卻經濟是短期經濟手 段,更重要是中國正從出口型經濟轉型為比例較均衡的經濟,而中國政府似乎懂得以平常心自處。以發展低產值製造業,吸納大量欠缺專業技能的鄉鎮勞工,為城市 化發展打下根基,是過去二十年中國經濟發展最偉大的成就。這項城市化工程規模之大,牽涉之廣,過程和平有序,古今中外皆未見。

 

可 是,出口型經濟明顯已發展至瓶頸,鄉鎮人民生活逐漸富起來,鄉鎮收入和城市收入的距離正在收窄,以往為製造業提供勞動力的源頭開始枯竭,工人工資持續上 升,製造業的經營成本提高。即使面對重重困境,我不認為製造業是夕陽工業,而是進入一個加速汰弱留強的階段,成功不可能靠大環境,要靠廠商的過人本領。

近 期出現的工潮,不表示中國社會不穩,這是經濟轉型必然要經過的階段,這階段可能產生矛盾,但只要控制得宜,這是經濟走向成熟的重要一步。過往中國經濟靠單 引擎推動,靠一招出口創富,然後用投資來刺激內部經濟。出口業除了受制於勞工供應,還受其他經濟強國的經濟影響,因為金融海嘯後,歐美等大國的進口需求減 少。中國經濟轉型除了是長大成人的過程,還有接受現實的需要。

 

中國經濟增長從神話般雙位數字跌下來有什麼壞處?除了所謂丟 臉,我認為好多過壞。中國經濟不能繼續靠大量對內投資來支持增長,我留意到內地新聞近期勇於批評地方政府的基建項目已到了不合理地步,例如花幾千萬建一條 橋,目的是為了縮減十分鐘車程。即使是中國,修橋築路也會到達飽和。為了滿足中央指令,地方政府感壓力要年年月月在「追數」,造假和貪腐自自然然成為正常 事。一個懂得「少即是多」的中國,對全世界是一件好事,不過世界要學習適應,例如中國對資源需求將會下降,對澳洲和巴西等資源出口國是壞消息,對全球自然 生態卻是天大喜事。

中國經濟放緩,轉型為一個均衡布局的經濟,最大敵人是自己,是自己的面子。顧面子的人其實是欠缺自信,人家的說話看成惡 意攻擊,不還手是懦弱。每當中國受到批評,我總會聽到「干預他國內政」、「說三道四」等字眼,總之錯的一定是別人。經濟增長放緩不代表弱,在某種情況下反 而是代表強,從過往一段時間的表現,我看見中國開始擁有應有的智慧去掌握這道理。

 

從過往一連串事件,我看到日漸成熟的中 國,慢慢建立自信,不再疑神疑鬼。我不會天真至相信前途只有光明,每當我們對中國感到樂觀,就傳出維權人士被捕等消息。或者所有關於中國的發展都是向前走 三步,向後退兩步,重點是一定要淨賺這一步。「前三步後兩步」的發展模式也有它可愛之處,例如可確保大家開心時不太開心,傷心時不太傷心,或許這是關心中 國的唯一方法。

其實中國面對經濟挑戰的態度可能比外人更加誠實,可引證的是內地股市。一般人的見解是,股市反映經濟狀況,或者兩者存在時 差,始終不會長時間脫軌。過去一年內地股市表現是全球最差之一,中國政府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沒有刻意托市,沒有批評海外大鱷狙擊,任由股市下跌,視之為 平常事。最唔抵得中國股市下跌的,可能是堅信中國好中國股市一定好的海外投資者。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喜歡 這個 中國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823

喜歡升定跌? 左丁山

2010-9-30  AD





 

香港人喜歡見到 樓價升還是見到樓價跌?左丁山以為係前者。經歷過一九九七至二○○三年嘅中產階級大屠殺之後,有樓嘅中產仲唔聞跌色變乎?在那「八萬五」加「金融風暴」加 「科網爆破」加「沙士」接連打擊經濟時期,不少人燒炭,做資產重組,申請破產,苦不堪言,當時有一間專做私人破產嘅律師行,幾乎想成立一間附屬公司,分拆 上市,可見當年呢類生意多成點。當然,僥倖死不了,苦撐到二○○五年後嘅中產業主,依家返晒家鄉嘞,仲賺突咗o忝,自然喜上眉梢,同佢地講樓價要跌不要 升,佢地睬你都儍。

希望樓價跌者,應該係尚未置業人士,其中以年青人居多。睇人口金字塔,香港最多人口係介乎四十四至五十八歲之間(據二 ○○六年人口年齡結構推論),以常理計,呢個年齡組別嘅人口同時亦係目前社會經濟嘅支柱,「當打」人士也,已是社會骨幹,亦可能係最大嘅業主群,左丁山好 希望本港大學嘅民意調查人員自發性做一個調查,睇吓呢群人對樓價升跌嘅態度,左丁山就估計呢班以沉默大多數為主嘅中年人唔願意見到樓價跌。

樓 價升嘅社會後果係年青無樓人士不斷埋怨政府。樓價跌嘅社會後果係經濟呆滯、負財富效果甚至消費萎縮,連累埋就業率。香港領導人曾蔭權為樓價升而頭痛,前領 導人董建華為樓價跌而痛苦,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為美國房地產市道大衰退而一籌莫展,奧巴馬都唔知幾想美國房產市道復甦,降低銀行嘅銀主盤數字。如果你係政 治領導又有得揀嘅話,你喜歡做曾蔭權吖,董建華吖,還是奧巴馬呢?如果因為權力與地位相差懸殊,你一定會揀做奧巴馬嘅話,你想因為樓市升而俾人批評還是想 因為樓市跌而俾人鬧?記住,當美國房價一路下跌(如香港在○三年)之時,買樓人士就少晒。到樓價升到不能負擔之時,就人人都話要買樓,九月二十七日《蘋 果》財經版大字標題:「天宇海越賣越平,長實頂爛市」,如此標題,是貶是褒,讀者自行判斷,左丁山就以為係:編輯批評長實好以平價賣樓!


喜歡 升定 定跌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34

中国籍员工手里不喜欢拿越南盾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2/680794.html


中國籍 中國 員工 喜歡 越南盾 越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33

人們喜歡選擇 但不喜歡選項太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55654701017diy.html

最近看到一個打敗沃爾瑪的零售企業,老闆Joe悟出個道理,消費者喜歡有選擇,但不 喜歡選項太多。因此他為自己的門店選擇最好的商品,而且只有一種包裝,使得商品種類只有沃爾瑪的1/10,每種商品賣得更多更便宜。後來老頭老了,把公司 賣給德國的家族,後者有另外一個連鎖超市Aldi,也是跟老Joe的套路一樣。

 

週末L同學來深,帶來大拉斐紅酒一瓶,口感豐富溫潤,確實性價比很高。L同學始終困惑於國產紅酒那麼低的性價比,卻依然暢銷。我說,主要是消費者面對海量的個性化進口酒,選項太多,以至於無所適從。並不是人人都像L同學那樣對紅酒有認知,有渠道。

很早就注意到一些領域,洗牌到最後就剩下2—3家,一般不超過5家大企業,形成寡頭 壟斷格局。例如碳酸飲料(兩家可樂)、運動品牌(阿迪、耐克)、家電(美的格力海爾等)、家電零售(蘇寧國美,三四線城市還在洗牌醞釀中)、紅酒、白酒、 乳業、啤酒、屠宰加工、速凍食品等等。

去年以來工程機械和家電板塊的壟斷格局益發清晰,加之業績爆發,市盈率低,就算是股票市道一般般,潛伏其中的基金也收益不錯。

 

消費品行業的幾家,有點遺憾的就是成長性不夠爆發,白酒比其它板塊好,因此市場表現也好;整個板塊市盈率略高──相比起工程機械曾經一度10倍市盈率。

無論是整個宏觀經濟格局,還是很多行業領域,都進入洗牌整合階段。野蠻生長,跑馬圈地階段已經基本結束。努力尋找估值相對安全,行業集中度高,(最好是產能有缺口),行業空間較大,公司有雄心的。

人們 喜歡 選擇 但不 選項 太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48

我最喜歡的售貨員 林燕妮

2012-02-16  NM



我最喜歡的售貨員有三 個:Joyce的霞姐、Valentino的阿May、法國Thierry Mugler的Didier。我跟他們的顧客和售貨員的良好關係,都很長久。Joyce的霞姐看上去一點也不像時裝售貨員,她總是穿中式衣服,像個傳統中 年阿姨,料不到她的時裝嗅覺那麼好。

每次有新貨到,她不會打電話給我的,不過會將她認為適合我的留起來,反正我常常逛Joyce的。我到了她會把最美麗、最高貴和最潮的衣服給我看,她完全知 道我的身形和作風,不會把不適合的衣服給我看的。霞姐很懂得看顧客,進門便是客,人家要買,沒有不賣給人的理由。有一回我看中了一件衣服,霞姐含蓄地說: 「林小姐,你不會喜歡這件衣服的。」「叮」的一聲,我明白她的意思,那個款式已經有撈女或者明星買了一件,她不想我與撈女撞衫。明星,她知道她們會第一時 間穿上,夏天穿冬衣,冬天穿夏衣的讓記者拍照,我買來幹什麼?霞姐看盡各種人物,一切她心裡有數。在心裡頭,她看不起的人有一張清單,表面和藹謙恭的霞 姐,其實相當snobbish的。她亦不高興富有而吝嗇的人,有一回有位富豪託我做一件事,我幫了,每人都有雙手無法觸及的地方,不論有多少錢也沒有用。 之後霞姐打電話給我,說該人買了一樣東西給我,等我去拿。我去了,霞姐打開盒子給我看,我還未作聲,霞姐已經說:「你不會要的吧?」那是一件藍綠色的襯 衣,兩千多元貨色,我說:「我不要了。」霞姐說:「那你便挑選其他東西吧,多除少補。」她知道我很少穿襯衫的,心底裡她亦藐視那人出手之低有如侮辱,霞姐 不高興。我和她之間似乎有個默契,她很明白我穿什麼最好看。Joyce的經理Mrs Dieko在霞姐退休後,接手料理我這個顧客,她亦把我照顧得很好。有一回她慈祥地跟我說:「你要了這件Christian Lacroix的晚裝吧,沒有人捨得買,捨得買的人又個個穿不上。這兒一黑一紅,你挑一件吧,我一折賣給你。」

那兩件Lacroix晚裝的確難賣,是高腰百褶網紗裙的,上身沒有吊帶,乳房下面便是前十分短下面十分長的幾十層硬紗,不夠高的穿不來,乳房不夠大或者太 大的都穿不來,我竟然合身,那便挑了紅色那襲,幾十層網紗是從黃橙色漸變為寶石紅色的。Lacroix的設計永遠是華麗和彩色繽紛的。我其實不是特別高, 看上去很高而已。

阿May是詩韻的僱員,初見她時她仍年輕,有點像羅美薇。她不會硬銷的,反而會在大減價之前替我挑選幾件晚裝,讓我去試。有一回她說:「讓經理發覺我收了 幾件在抽屜,拿了出去掛起來了。」那時的她仍然有點孩子氣。

隔了很多年,阿May回到「詩韻」集團當Valentino的經理。Valentino紅是很特別的,我一口氣買了三襲。有人買了的她亦不會叫我要。她 說:「Valentino的第二線Roma有兩件很買得過的,給你看看。」果然便宜了很多亦很好看,那我又買了。忠誠的售貨員是能保得住長期顧客的。

Didier是個很普遍的法國男子名字,這個青年Didier是Thierry Mugler在巴黎分店的售貨員。在巴黎的時候,有時會在他們那兒侃大山。回港後,每季Didier都會圖文並茂地把新貨照片貼上,旁加簡述和價錢,他最 喜歡的會加個✔,十分勤力。

巴黎人講的是properly dressed,不是over dress,他的品味很好,亦清楚我買過了些什麼,不會讓我重複的。

有一回我給了他一個難題:我在雜誌上看中了一件Galliano的衣服,但不知店子在哪兒,磨着他帶我去買。他說:「我在這兒打工,你卻要我帶你去買另一 個設計師的衣服?」終於他受不了我的勸功,勉強把我帶去了,幸而我沒讓他被炒魷魚。

成功的售貨員,每每給顧客穿上去最好看最應穿那些,不一定是最貴那些。久而久之,互相建立了信任,大家心裡都很舒服,顧客便成為固客了。


我最 喜歡 售貨員 售貨 林燕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94

[轉載]我為什麼不喜歡中國的銀行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db8fda0102dxl3.html

中國銀行股的問題不在於圈錢,而在於不能夠以高溢價圈錢。如果全部以1.5PB或者2PB增發,大家所看到的就不是壞消息而是好消息了。

現在銀行股為何不斷融資?除了因為銀行業貸款增速過快,高於資本累積的速度之外,要落實巴塞爾資本協議3中所要求的資本充足率才是最主要原因。

但這些都只是短期問題,這兩年貸款增長過快是因為四萬億的計劃,今年開始銀行業的貸款餘額增長會開始放緩。

當巴塞爾資本協議3中所要求的資本充足率得以滿足後,將來銀行的資本累積增速只要高於貸款餘額的增速,銀行股便不需要集資了。現在中國銀行股的ROE普遍在20%以上,將來貸款餘額增速不太可能保持在15%以上。多出來的部分就可以用於派息而不需要集資了。

2014年,你願意等待麼?

我炒股喜歡選擇企業,其中有一些企業符合以下標準,則通常不在我喜歡之例:

1、需要不斷融資才能發展的公司;

 2、不需要融資,但是溢利波動,並不是很好的向上走的公司;

3、從不分紅的公司。

滿足以上三點中的任何一點,我都會僅僅關注,等一段時間他們穩定下來後再出手。

 

目前中國的銀行股有一個大缺點,那就是不停的融資,再融資,分紅遠不及融資,

這說明銀行是需要投資者不斷輸血進行發展的,遠不是投資者的現金奶牛,

也許銀行在經過極大發展後會成為現金奶牛,但至少不是現在,等他真的成為現金奶牛的時候,也許我會適當投資的。

 

我看到一些我很尊敬的博主對銀行都是讚美聲一片,所以很是懷疑自己是否有什麼地方考慮不妥,希望大家能夠擺事實點醒我。


轉載 為什麼 喜歡 中國 銀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64

我為什麼喜歡soho中國 黃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f8aa830100zj72.html

1、它是作商業地產的,包括寫字樓,商舖啊等,現在租金房價比都還比較合適,記得看過一些資料,soho中國賣出的商業樓房,大多還是能夠實現5%-6%的年收益的,若按複利來算的話,遠超過存銀行,銀行是3.5左右。而北京的普通住房只能達到2%的收益

 

2、Soho中國在2011年又買了160億元的項目,大多是人家沒錢了轉讓的,2012年又計劃花100億元買項目,如最近綠地轉讓的項目等。危機的時候以較低廉的價格購入項目是未來騰飛的起點

 

3、最近央行又鬆銀根了,投資客又能弄到錢了,而買商業鋪子或寫字樓的大多都是投資客,只要租金收益可以,寫字樓及鋪子還是好賣的

 

4、Soho中國未雨綢繆,手中現金有很多,暫時倒不掉

 

5、Soho中國的經營會慢慢增持自己最好的物業吃租金,這一點我也很喜歡

 

6、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認為soho中國是一個投資公司,在市道低迷期買入項目,加工後在市道高漲期賣出

  

 

好吧,其實我最看重的1是危機時買入項目將於火熱時賣出;2是央行放水了火熱的時機快到了;3是這個公司實在便宜,總價只有300億港幣,市盈率6.5倍。

 

註:本人持有很少量soho中國。


為什麼 喜歡 soho 中國 黃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18

鳳允雷:喜歡「虐待」創業者的天使

http://magazine.cyzone.cn/articles/201205/2518.html

文/劉恆濤 攝影/黃更生

在北京東四環外的梧桐餐廳,我們見到了前程無憂創始人鳳允雷,他現在是一位天使投資人,從2007年離開前程無憂開始到現在,他投了20個左右項目,花出去1000萬美元。這家做「創意中國菜」的主題餐廳就是他投的。

「我們這個餐飲在東邊還是挺有名的,你去大眾點評網,我們基本上都在前十名左右的。」鳳允雷說。

2011年,鳳允雷和另外三位朋友,一起創辦了快創營,一個專注於移動互聯網新型應用的創業孵化器和加速器。

給教練股權,給創業者引導

快創營為創業者配備了固定的創業教練,教練都是有過創業經驗的過來人。教練的任務很具體,就是帶著創業團隊去完成每個階段性的目標。「如果只是一個月開個會說一說,我覺得其實對他們實際的幫助還不大,我們是希望真正形成一個運動隊教練的概念。」

教練主要是鳳允雷的朋友圈子,快創營現在現在大概目前召集了三十多位教練。鳳允雷說,現在教練其實並不難找,「創業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一般創業成 功的人不太會去第二次創業。其實很多人願意作為一個教練,用他以前的經驗,幫助更多的創業團隊去成功,他自己也覺得是價值最大化。」

教練和孵化的項目是固定的,並且在項目裡有一定的股份。

「因為你要對他有所激勵,一個人管三個團隊,他也沒有這個激勵也是不行的。」鳳允雷說,「當然他要願意投資這是另外的事,比方說他經過三個月孵化出來了,他願意說我跟進投資,這個也沒問題。」

「一個創業團隊剛剛開始的時候,錢當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其實還是一些有經驗的創業者,給他們在前期做一些指導。」鳳允雷是前程無憂的創始人,對此很有感觸。

快創營投的更早期,所投項目完全以移動互聯網為主。

「現在天使投資競爭也越來越激烈,所以大家開始往更早期去投,當然更早期風險也會更大。」鳳允雷說,快創營針對每個項目投5萬~10萬美金。

快創營一共四個發起人,鳳允雷和另外三個人,都是很早的同學、朋友。美國著名孵化公司500startups是快創營的基金LP之一。

到目前為止,快創營現在投了兩個項目,一個是滴博,一種移動的微問答模式。

「比方說我一會兒要去機場,想看看現在機場高速堵不堵,我就發個問題,我們就會搜索前十個最符合他條件的這個用戶,把這個問題發給這些用戶,給他反饋。」

另一個是個人健康管理公司,把他們的「健康4+1」應用下載到手機之後,可以用來管理個人運動和熱量攝入,還有一點社區的概念。鳳允雷說,這個項目的教練,是谷歌的前亞太市場總監王懷南。這個項目也被另一個孵化機構飛馬旅看中了,對方可能也會做一點投資。

某種程度上,快創營風格和鳳允雷之前的投資很相似。之前做天使投資人的時候,他對企業的介入就很多。

「我曾經說過自己喜歡虐待創業者,其實那是句玩笑話。投資分兩種,有一種是投了以後不管,我是屬於投了以後跟創業者一起去關注很多細節,可能對於創 業者,給的指導會相對多一些,在具體的一些戰略戰術這種執行層面,我也會關注的比較多一些。」鳳允雷說,他喜歡介入一些所投資項目,提出一些建議。梧桐餐 廳的項目,鳳允雷就參與了很多,在定位、主題,以及員工的激勵政策,都提了很多意見。

「有些餐廳給員工酒水提成,推薦一些貴的菜品也有提成,我這裡堅決不允許。我們完全根據客戶的滿意度和業績情況來給獎金,說企業文化也好,管理模式也好,這都是很重要的。」

更誇張的是,2009年,鳳允雷還成了自己投資的萬學教育的董事長,當時萬學已經接受了聯想和紅杉的投資。

「其實我進去當董事長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公司頭兩年發展的非常快,2007年營業額4000萬,2008年就接近1個億,管理有點跟不上了,在這個 情況下,聯想、紅杉說服我過去了。」加上鳳允雷自己對教育領域也很感興趣,天使投資人就成了董事長,每個禮拜他都會去萬學開會。

「我現在參與的主要是教育企業,包括美聯和新課標我都參與的相對多一點,因為我是計劃在這個方面再繼續發展。」在美聯和新課標,鳳允雷都是董事。每月一次定時碰頭,給對方提供一些戰略性的想法和日常運營方面的建議。

通過投資瞭解行業

鳳允雷做天使投資,已經有五年了。2007年初,鳳允雷離開了已經創辦了十年的前程無憂之後,他就成了一名天使投資人。

「其實主要我當時離開的原因主要還是覺得需要尋找一些刺激,因為做天使的好處是你可以接觸不同的行業,瞭解不同的人,這個是蠻有意思的。」鳳允雷說,從1998年開始到2007年離開,他已經在前程無憂幹了十年,覺得缺乏激情。

「我當時給自己定的方向就是成為一個天使投資人,希望通過我的經驗能夠多幫助一些創業團隊,少走彎路,盡快獲得成功。」

那個時候,鳳允雷正在辦移民,差不多一個月在新加坡,一個月在北京,正好適合做天使投資人。

移民結束以後,鳳允雷就基本上長期待在中國了,時間長了以後他發現,自己還是一個閒不下來的人。尤其是新加坡移民前後,他發現,所謂的享受生活真的是一件沒意思的事情。

「比方說我當時在新加坡閒著,買了一個遊艇,基本上一年大概去一到兩次,就閒置在那兒,光養船一年大概也得50萬。你可能有了錢以後會去做一些享受 生活的事情,但是這個不是主要的。我們一方面在有限的時間內要儘可能的享受生活,除此以外還是希望能夠怎麼說呢?幫助中國更多的企業能夠獲得更大的發 展。」

做天使投資第一個項目萬學的時候,鳳允雷還沒正式離開前程無憂,但實際上公司高層已經開始做準備了。

通過朋友介紹,鳳允雷認識了萬學教育的張銳,談了半個小時就決定投資了。

「當時吸引我的一點很簡單,考研已經打成了一片紅海了,大家都在拼價格,但是當時張銳提出來一個更多增值服務的產品。這個產品非常貴,但從設計理念 上我覺得是可行的,當時的價格是 6980元,現在已經漲到了1.5萬,需求依然很強勁。我就是因為他在產品方面的這種革新加理念,再加上我覺得這個人充滿激情,同時在教育產品上面有很多 獨特的想法。」2011年1月份,DCM對萬學投了大概兩千萬美元的投資,也是半個小時決定的。

「我為什麼非常看好中國教育行業呢?有幾個原因,第一,經濟發展了,人越來越有錢了,父母捨得在教育上做投資;第二,現在都是獨生子女,誰都不想自 己的孩子在教育方面落後,家長不惜代價;第三,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互聯網要面對的是全世界的競爭,但是在教育領域,競爭壓力沒有那麼大。」

通過投資萬學,鳳允雷加深了對教育行業的理解。在教育領域,鳳允雷還投了美聯英語,一家主要在二線城市做英語培訓的培訓公司,營業收入已經超過兩個億。他還投了一家叫新課標的上海公司,主要做做線上的中考和高考輔導。

「線上培訓一定是未來的方向,包括像什麼學而思,學而思你看他們對互聯網教學這塊也是非常重視的。」

2007年底,一個朋友要開個餐廳,鳳允雷出於個人興趣,投資了一點,就是現在的梧桐餐廳。

通過這個項目,鳳允雷對整個餐飲業的運營,有了比較深入的瞭解,也熟悉了這個行業,他發現餐飲行業裡邊,只有快餐才能夠真正規模化地發展。瞭解了餐飲,鳳允雷投資了台灣餐飲連鎖吞云小蒔,2011年10月,吞云小蒔進行了A輪融資。

「投資吞云小蒔是因為我對餐飲行業也瞭解了,知道大概哪種餐飲模式是能夠規模化的去發展的。」

鳳允雷的天使投資,金額從幾十萬到上百萬美金不等,早期他投資行業比較雜,他投資過一個做B2C做寵物食品的魔友,大概現在一年營業額也差不多三個億。還投了盧米埃,一家影院投資管理公司,主要開發比較富裕的二線城市院線。

「因為我覺得隨著中國消費的增長和文化生活的逐漸提升,看電影的人會越來越多。」

他對中國教育培訓很感興趣,以後的投資也許會往這個行業傾斜,他現在正在計劃專門成立一個投資中國教育行業的基金。

貝恩學到的方式

「很多項目,我們當時做沒有盡職調查,大概做做就得了,坦率地講,像作為孵化器這麼早期的,那真是沒什麼可調研的,因為什麼都沒有。」鳳允雷說,他投資的很多項目,都是朋友介紹的。

至於投資風格,鳳允雷說,他受自己在貝恩諮詢公司時的老闆甄榮輝影響比較大。在創辦前程無憂之前,鳳允雷作為貝恩諮詢公司中國第一個本地員工,可以直接跟大老闆甄榮輝對話。

1998年,鳳允雷準備創辦前程無憂的時候,其實是很糾結的。當時他在貝恩本面臨兩個機會,一個是出國讀MBA,一個是創業。貝恩的老闆甄榮輝支持他創業,並成了他的天使投資人。1999年前程無憂做了一輪融資,這個時候甄榮輝才離開了貝恩,加入到前程無憂擔任CEO。

「我在他身上學了很多東西,在做事做人上,都給了我很多的幫助。」鳳允雷說。

鳳允雷記得,甄榮輝告訴他,做事情不光要想著賺錢,還要想著給國家和社會是不是能夠創造價值,這句話讓他印象很深刻。

「那個時候是在1994、1995年,我聽不太懂,也不太信,我想做生意不就是掙錢嗎,談什麼國家和社會的貢獻?他是不是在說大話?但是他反覆地說,包括在做一些決策的時候,真的在考慮這些因素,我發現他是真信這句話。」鳳允雷說,後來他慢慢琢磨,覺得是這麼回事。

「你要想做一個事業,前提是對國家或者對社會真的是有價值、有貢獻的,如果沒有的話,你這個事情是做不大的,這是我後來慢慢理解的。比方說前程無 憂,現在營業額應該13個億了,他幫多少企業解決了招聘的問題?幫多少人找到了工作?這就是他對社會的價值和貢獻。這方面是對我人生觀是有影響的。」

包括甄榮輝那一套評測企業的模式,鳳允雷也覺得受益匪淺。

剛去貝恩的時候,鳳允雷發現,貝恩每個項目小組跟甄榮輝匯報,他問的問題都能切中要害。

「比方說我作為啤酒的這個項目小組去跟甄榮輝匯報,一談完了以後,他在那兒一說,你們下一步的重點應該是在這裡,你們這個問題有沒有分析,我們都覺 得茅塞頓開,然後到下一個項目,他也是,他說這個重點應該是在這裡,這個數據有問題,你們好好分析一下。我當時特別佩服他,他怎麼跟神仙一樣。」

後來通過跟甄榮輝接觸,鳳允雷發現,其實是因為他總結出了看問題的幾個觀點和想法,沿著這幾套模式,看任何企業都可以。

「我們在貝恩非常強調的其實最關鍵就是兩點,一個叫差異化的優勢,這個項目到底有什麼差異化的優勢;第二叫增值,你到底給用戶帶來什麼樣的增值,這兩點是最核心的關鍵點。」現在這兩點也是鳳允雷考量項目的一個重要標準。


鳳允 允雷 喜歡 虐待 創業者 創業 天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49

Groupon CEO梅森:喜歡自由 童心未泯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05/26/227477.html

5月18日,Facebook上市,全球的人都在關注其創始人兼CEO馬克·扎克伯格——這位新晉的80後「高富帥」。但上市後股價破發並連續走低,也許是外界看來「小扎」面臨的挑戰與煩惱。

這樣的情景,安德魯·梅森(Andrew Mason)絕對不會陌生。一年前的2011年11月,Groupon成功IPO,市值達到200億美元。梅森個人也成為億萬富翁。但此後公司股價一路下行,再未重返峰值。

同屬80後,這位Groupon聯合創始人兼CEO與扎克伯格有著一樣的特點:喜歡自由,童心未泯。不僅如此,他們都有著「要改變這個世界」的瘋狂想法。這讓他們被當成當下互聯網業界的「雙子座」,經常被人相提並論。

他們所創公司的商業模式儘管看似不同,但都貼有「人與人的促動」這個核心標籤,並且以風靡的速度通行全球。

在全球擴張過程中,Groupon就用它的「一招鮮」拿下所有的市場。這個「一招鮮」的核心是「以快制勝」,其大致思路是,通過大規模的廣告投放、 高薪招聘優秀人才,甚至搶競爭對手的骨幹員工,來快速獲得大量的新用戶,並將競爭對手置於死地,然後通過郵件營銷重複獲得用戶。

但這種業務模式也被人們認為有「龐氏騙局」的嫌疑而一路遭受質疑。為了化解公眾的疑慮,梅森寫了一封公開信表示,「專注於對客戶的長期服務」。不僅 如此,梅森還創造了以Groupon Now為主的在線廣告方案,這被喻為是迄今為止,可與Google創立的付費搜索廣告相媲美的方案。

面對互聯網界層出不窮的創新與淘汰,安德魯·梅森會帶領他的公司駁斥資本市場的蔑視,還是如浪花頂尖的泡沫落於平寂?沒有水晶球可以預測這一切。

源於「臨界點」

成為一個互聯網界鉅子的梅森實際上是半路出家。

1999年,梅森進入芝加哥西北大學時,主修的是音樂,自小就接受鋼琴訓練的梅森有著一名「搖滾明星」的夢想。

2006年,大學畢業三年後,梅森重新回到學校攻讀研究生。由於攻讀的是公共政策類的專業,他開始想打造一個社會行動的網站。在他的眼裡,這家網站 以「臨界點」為概念,希望在超過某一個點之後,網民們所支出的時間與金錢可以減少。當時,這只是一個想法,毫無商業模式,自然沒有被幾個人接受。

幸運的是,梅森的前老闆埃裡克·萊夫科夫斯基(Eric Lefkofsky)覺得他這個主意不錯,於是,梅森就獲得了100萬美元的天使投資。為了快速開發出網站,梅森退了學,全力以赴開發出一家名為 Point的網站,這是一個社交活動平台,允許註冊的每一位用戶組織一場活動,其他用戶可以自由選擇參與與否,或者出錢,或者成為一個團體來採取行動。但 是,這其中一個重要的標準是只有在參與的人數達到某一個「臨界點」,這個行動有能夠啟動。

早期,這個網站的許多都是一些有意義的社會行動。比如,迫使肯德基採取更嚴格的動物福利標準,要求百事可樂使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瓶裝礦泉水。這雖然給那些願意表達意見的人一個網絡空間,也促使了大家共同的行動,但是Point網站並沒有吸引足夠的用戶。

2008年10月,Point再也運營不下去了。這個時候,梅森也很苦惱,100萬美元的資金很快就要花光了,萊夫科夫斯基告訴他,不再給他新的資金,要求他「想出一個全新的點子,並讓網站賺錢。」

當你需要賺錢,並為之想方設法後,還是很容易找到賺錢的方式的。梅森注意到,Point最熱門的活動是團購,於是他決定去嘗試一下,並給這個新網站取名為Groupon,取團體(group)和優惠券(coupon)之意。

2008年10月22日,Groupon推出第一個團購業務,當時有97個人購買,這相當於其郵件列表的5%。就這樣,一個傳奇以平淡的數字開始了。

中國遺憾

2008年開始的全球金融危機幫了梅森的忙,讓Groupon的快速擴張有了強大的用戶基礎。

襲捲全球的金融危機讓所有人的口袋都有些「囊中羞澀」。而Groupon的這種模式讓人們既可以享受到同品質的服務,價格上又可以得到一個優惠。

通過郵件營銷,Groupon順風順水,迅速將業務拓展到波士頓、紐約和華盛頓地區。2009年,Groupon將業務推廣至了全美國。很快,梅森 發現Groupon的模式已經傳遍全球。僅在美國,學習Groupon的就有Living Social、Tippr、Bloom spot、You Swoop、Zoupon、Groop Swoop和Groupocity等等。而在歐洲,也存在著許多Groupon的模仿對象,其中最大的當屬City deal。

2010年4月,梅森接受到來自尤里·米爾納(Yuri Milner)和幾家著名硅谷公司一共1.35億美元的投資。此後,Groupon的發展進入快車道。在資本的幫助下,梅森收購了Citydeal公司,一夜之間,Groupon將業務擴展到19個國家和地區。

不僅如此,他還將Citydeal的創始人Oliver Samwer(歐洲的知名互聯網人)招至麾下,負責Groupon在全球的拓展業務。得益於Oliver Samwer的精明強幹,Groupon在全球無往而不利。截至2011年年初,Groupon的業務遍佈全球46個國家地區的500多個城市,這其中包 括中國的「鄰居」——俄羅斯、日本、新加城、韓國等。

在全球擴張過程中,Groupon就用它的「一招鮮」拿下所有的市場。這個「一招鮮」的核心是「以快制勝」。

於是,2010年初Groupon信心滿滿來到了中國。彼時的中國已經容納了上百家的大大小小的團購企業。在Groupon創立的2年之後,2010年3月,中國知名的連環創業者王興創辦了美團網,緊接著,滿座、F團、窩窩、拉手、24券紛紛成立,將中國的團購市場已經被攪和得「刀光劍影」。

Groupon進入中國時,其副總裁Oliver Samwer選擇與騰訊合作,各佔50%的股份,並取名為「高朋」。在2011年3~6月,高朋每個月都砸上千萬級別的廣告,於是流量也嗖嗖地往上漲。可 好景不長,由於中國團購市場競爭慘烈,投資人發現團購是個「無底洞」,於是紛紛抽離。

此時,身在美國的梅森也發現,中國的團購市場毛利潤只有10%~15%,大家都是賠本做生意,這與Groupon在全球保持30%以上的毛利的做法相去甚遠。於是,梅森覺得不應該去趟中國這個渾水。

僅僅一年之後,高調入華的Groupon最終在中國市場遭遇了它的滑鐵盧。2012年5月,高朋與F團合併重組。雖然F團並不是中國團購行業排名前三的網站,但由於它們彼此都有騰訊這個共同的投資方,所以Groupon也只好就此作罷。

與Groupon多位高管相熟的24券創始人兼CEO杜一楠認為,Groupon是一個國際化的公司,人員來自不同國家,並不瞭解中國情況。而剛開 始時,高朋是由Groupon主導,因此失去了本土化的機會。並且,高朋的股權架構也存在問題,Groupon與騰訊的基因不相同,雙方難以合作。

對梅森來說,雖然全球市場的生意Groupon也做不完。但是,中國市場是唯一充滿遺憾的地方。

長期服務

2011年6月,Groupon提交了IPO申請書。在這個申請書中,Groupon闡述了自己的模式:用戶先把在本地商家消費的資金先交到Groupon,等用戶消費完成之後,Groupon再給大部分的「收入」還給本地商家。

在一些金融分析人士的眼中,這樣的循環過程卻有「龐氏騙局」的嫌疑。他們認為,Groupon雖然「流水」收入很高,但由於許多資金需要返還給商 家,這些收入本質上並不屬於Groupon,但在財務上,卻可以計入Groupon的營收範圍。因此,借由這些高的「賬面」收入,Groupon能夠獲得 高的估值。然後,Groupon利用IPO獲得的融資再去招聘人員,擴大市場,吸取更多的新商家。而那些本地商家就成為Groupon「騙局」中的棋子。 這些分析人士認為,Groupon必須要給本地商家帶來好處,這種模式才能夠重複下去。

這樣的「負面評價」,梅森在路演中遭遇很多,他必須向每位投資人解釋這並不是騙局。

受到這個事件的刺激,梅森也開始思索Groupon用戶流失的問題。他承諾,Groupon不僅可以幫助商家吸引新客戶,還可以把這些客戶變成回頭客。

此時,一個在梅森心中醞釀了很久的「點子」開始成熟。這就是Groupon剛剛推出的一種與每日團購不同的新的購物模式——Groupon Now。

簡單來說,Groupon Now是一個基於時間的團購應用,只有兩個按鈕:「我餓了」、「我無聊了」。當用戶點了這兩個按鈕時,就可以看到Groupon提供的一份有詳細時間的每日交易列表。然後,用戶就可以選擇當天的消費。

對商戶來說, Groupon Now實際上是一種優惠服務,商家可以將多出來的服務能力「打折」放到網上去,在一次性的團購之外,消費者可以即時購買。比如,某個時間段,餐館的位子坐不滿,可以推出優惠券等折扣形式,吸引消費者,讓閒置資源運轉起來。

梅森對Groupon Now的模式很有信心,他曾經比喻道,「對商家來說,每天的交易就像保持牙齒潔白;而Groupon Now就是牙刷,它與每天刷牙一樣,是一門延續的生意。」

為了打消更多人對Groupon的不解,2011年6月,梅森在《致信未來的潛在股東》的公開信中寫到,自己將不遺餘力地將Groupon專注於對客戶的長期服務,並承諾「我們已經著手顛覆傳統折扣服務所帶來的烙印,將讓Groupon成為一種用戶樂於使用的服務。」

最終,梅森「化險為夷」。2011年11月,Groupon登陸納斯達克,融資7.5億美元,市值達到200億美元。由於持有Groupon7.7%的股份,梅森的個人財富達到15億美元。十年寂寞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此時的梅森正春風得意。

因為在免費的互聯網時代,「本地用戶本能地牴觸為互聯網服務內容買單。」如若一家互聯網公司敢於推出付費內容,那麼不僅需要極大的勇氣,並且還冒著 極大的自取滅亡的風險。到目前為止,Groupon的本地廣告解決方案是最富創新性的在線廣告模式 ,可以與Google創立的付費搜索廣告相媲美。

這一點要歸功於梅森。在美國知名IT評論人丹·弗洛莫(Dan Frommer)的眼中,梅森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也是一名優秀的CEO,從10-15年前就開始思考如何改變本地廣告市場」。


Groupon CEO 梅森 喜歡 自由 童心 未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89

沒有男人生來就讓人喜歡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834
 「就身體來講,我幾乎『渾身是病』—我當兵打槍是用左眼,因為右眼視網膜嚴重脫落,我有長期的鼻竇炎、中耳炎、偏頭痛、慢性氣管炎……我在去西藏 登山之前腰椎有個血管瘤,壓迫到我的左腿神經,晚上痛得吃止痛片都睡不著覺。醫生的診斷,幾乎宣佈我必須坐輪椅了,隨時可能癱瘓。」


  很多年後的今天,王石在一本即將出版的書裡,不動聲色地告訴讀者。今天,我在讀這本書的樣書。


  現在,他敢這樣寫了,放在10年前,這200來個字足以讓萬科的股票連續跌停個三五天。


  也就在10年前,我還真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病人」王石》。我發現這個秘密是源於一個細節—當時,還沒有博客或微博,王石在萬科網站上開了一個 「王石Online」,在首頁的第一行,他引用哈維爾的一句話:病人比健康人更懂得什麼是健康,承認人生有許多虛假意義的人,更能尋找人生的信念。


  就是在這句話裡我找到了「隱蔽中的王石」。當然,我當時是從一個商業觀察者的角度去解讀的,我寫道:王石好像有著一種很深重的「病人情結」,他把萬科 當成了「病人」,它超速長大青春激盪,病疾不斷,常常莫名發作,因而必須時時警覺,日日維新;王石把房地產業當成了「病人」,它暴利驚人,遊戲詭異,充斥 著令人迷失的金色陷阱,因而必須讓慾望遏制,令心智清明;王石把他自己當成了「病人」,在沒有約束、眾星捧月中又有多少人能找到自我?王石把這個時代也當 成了「病人」,物慾橫流,價值多元,到底什麼是人們真正的渴望?

 

 

  現在看來,他那時還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這個人在30歲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歡幹什麼;34歲才創辦自己的企業;40多歲的時候,做出了一個涉足10多個行業的泡沫型大公司;50歲以後因為 喜歡登山成了企業界最出名的「不務正業者」;57歲的時候因一篇博客差點成「全民公賊」;即便到今天,他把企業做到了行業內全球營業收入第一,但他的「城 市住宅運營商」模式仍然遭到種種質疑。


  人生的過程,大抵而言,就是一個加包袱和卸包袱的過程。年輕的時候,我們學習很多的東西,把自己裝得滿滿的,甚至生怕漏掉了什麼精彩。當你的人生被各 種知識、物質和慾望填滿之後,你日漸覺得沉重,你的身體「營養過剩」,你的靈魂不堪重負。然後,你試著做減法,開始卸下。


  裝進去的時候,很辛苦,卸下來的時候,不但辛苦,而且痛苦。是的,每一個人都好像活在蘇珊·桑塔格所謂的「疾病的隱喻」中。不同的是,有人選擇逃避,有人選擇傾訴,有人則選擇建設。


  2009年8月,王石接受台灣TVBS的專訪,他對記者說:「哦,你會發現,原來人窮的時候反而煩惱是最少的。因為人窮的時候煩惱很簡單,就是想辦法讓自己不窮;但是人不窮的時候,你會發現人有很多想法,你就開始動搖了。你會想,這樣的奮鬥到底為了什麼?」


  這樣的疑惑,也許比身體的病痛、企業的危機更加深刻。於是在這些年裡,王石談的更多的是責任、環保、公益,以及「不行賄」的可能性。


  在這個意義上,歸根到底,王石是個企業家。


  如果有人問登山家,你為什麼去登山?登山家說,因為山在那裡。如果你問王石,你為什麼去登山?王石說,我登山,是為了回來。登山家追求的是「快感的過程」;企業家追求的是「好的結果」。結果,既是人的變化,更是世界的改變。


  歸根到底,王石是一個有病的、充滿了缺點的男人。沒有一個男人生來是讓人喜歡的,即便王石或陳冠希,他只是要做他自己。


作者:吳曉波(財經作家,上海交通大學EMBA課程教授,「藍獅子」財經圖書出版人,哈佛大學訪問學者,常年從事公司研究)


沒有 男人 生來 就讓 喜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24

一場只有贊助商喜歡的奧運會

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12-07-30/100416526.html

 【財新網】(MarketWatch- Sam Mamudi)一名倫敦奧運會的負責人上週建議,不允許任何身穿百事可樂T恤的人進入賽場。這一提議引發了一場小爭議。

  不過,倫敦奧組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Sebastian Coe)迅速做出讓步,但許多觀察家都相信,他所組織的這屆奧運會將更多關注品牌和企業,更少關心運動和觀眾。

  百事公司的評論抓住了此次奧運會的重要一面——可口可樂公司是國際奧委會的主要贊助商之一,這太容易讓人聯想到奧運會的組織者是要將合作夥伴的對手的粉絲趕出賽場。

  那些負責阻止任何非奧運贊助商在比賽期間進行推銷的管理人員,即所謂品牌警察的出現,以及奧運會組織者對無關痛癢的團體採取的一些激進行動,都令人感到遺憾。

  對這個問題有廣泛研究的威斯敏斯特大學法學教授奧斯本(Guy Osborn)表示,「每一屆奧運會,贊助商和奧運品牌的影響力都會增強一些,逐漸地,對奧運會的控制越來越多,而比賽也變得越來越商業化。」

  現在,問題不僅僅是倫敦奧運會在為它的最大讚助商清理路障,使之能夠恣意進行營銷並且不受對手干擾。

  在英國,媒體報導稱,一位81歲的婦女希望在一場募捐活動中以1.6美元出售一隻娃娃卻受到阻撓,因為當局發現該娃娃身穿的運動服上有奧運標誌和奧運五環。此外,德貝大學(the University of Derby)一條寫著「支持倫敦奧運」的橫幅不得不被取下。

  在美國,美國奧委會上月向費城一家餐廳老闆寄去了停止函,因為該餐廳的名字為奧林匹克陀螺(Olympic Gyro),這家餐廳已經運行了將近30年。

  「我很難相信像這類事情會傷害到奧運商標,」洛杉磯的一位律師莫利亞提(Elizabeth Moriarty)說,「他們已經熱心到了荒謬的地步。」

  美國奧委會並不因這些批評而感到困擾。

  「如果有些人正在使用我們的知識產權,不管他們是大中型還是小型企業,我們都會給他們打電話。」美國奧委會首席營銷官貝爾德(Lisa Baird)說。

  向錢看

  所有這一切,都有一個可能的原因:錢。比方說,美國奧委會是少數的幾個完全靠私人資金支持的奧林匹克組織。出於美國奧委會的物質利益考慮,成為其合作夥伴和贊助商是一項有價值的提議。

  就其本身而言,國際奧委會每四年就能從其主要贊助商那裡獲得約10億美元收入。如果可口可樂和麥當勞公司每年花費數千萬美元,那麼確保他們能儘可能多的獲得回報也是合理的。

  因此,人們可以質疑世界上最大的體育盛會是否需要世界上最大的麥當勞。但是,由麥當勞進行的宣傳肯定會增加這個漢堡包連鎖店的數量。寶潔公司已 經在媒體上鋪天蓋地地開展其奧運宣傳,它同時還有倫敦奧運會的現場促銷計劃,但鑑於在溫哥華冬奧會上,該公司用一次小得多的行動就額外獲得了1億美元的銷 售收入,現在這些努力也就顯得很合理了。

  畢竟,體育和大公司正變得越來越緊密,而且奧運會也不是唯一受贊助商支配的體育賽事——每年舉行的超級碗,它既是一場橄欖球比賽,也差不多是一個廣告和營銷活動的平台。但直到最近幾年,奧運會才表現出關心金錢多於關心體育。

  「問題在於『什麼是奧運會』?」奧斯本說,「奧林匹克憲章稱,奧運會是對體育才能和競爭的歌頌,但他們卻把精力花在保護贊助商上。」

  專家稱,轉折點是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奧運歷史上贊助商最多的一年是1976年蒙特利爾奧運會,竟有628家。此後,國際奧委會發起了頂級奧運合作夥伴(TOP)項目,只留下十幾個奧運贊助商的名額給那些提供大筆資金的企業。

  考文垂大學體育經營戰略和市場營銷教授查德威克(Simon Chadwick)認為,正是這種對頂級合作夥伴的關注發展到今天,變成了對公司利益的關注,因為它承諾了高度排他性。

  查德威克指出,作為中標的一部分,主辦國家被要求修改其法律來積極地保護知識產權——這是比任何其他體育賽事都更進一步的要求。

  它不僅僅是將奧運會場地周圍的區域設為贊助商的專屬聖地,贊助商影響力最驚人的反映,恐怕是國際奧委會對運動員在賽前、比賽期間和賽後設置的廣告禁令。

  今年,從7月18日到8月15日,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教練員和官員都被禁止在非奧運贊助商的廣告中使用自己的名字或肖像,否則將被從奧運會中除名。

  這條規定是如此重要,以至於倫敦奧組委為此提供了一份19頁的詳細說明,包括示例圖表、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廣告(分別以一個勾或是一個巨大的叉標識)

  這條規則意味著,例如日本田徑旅行用品公司(ASICS)這種非奧運贊助商,必須停止使用美國田徑明星瓊斯(Lolo Jones)和霍爾(Ryan Hall)的形象標識。

  「我們必須停止所有的宣傳,包括關於這兩名選手的新聞稿,同時不得不從我們的網站上撤下他們所有的圖片。」 ASICS美國營銷傳播總監斯科特(Shannon Scott)說。

  這條規則為贊助商製造了一些奇怪的情況。早在今年春天,ASICS就終止了和十項全能衛冕冠軍克萊(Bryan Clay)的合同,但沒想到克萊沒能入選美國出征倫敦的代表隊。但由於他沒有參賽,因此他可以在比賽期間前往倫敦做ASICS的代言人。

  但即使是做一些技術上可行的事,克萊是否會在地方政府那裡遇到麻煩仍然不可確知。之前的百事T恤事件顯示,在這些賽事中,對贊助商的友好程度取決於倫敦當局執行規則的意願。

  查德威克認為,倫敦當局的舉動可能是有意的,而且可能超出了奧運會的範圍。

  「我認為組織者希望確保倫敦被視作是做生意的好地方,」他說,「倫敦正在試圖讓自己成為運動之家,同時也是生意之友。」 ■


一場 只有 贊助商 贊助 喜歡 奧運會 奧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515

學習巴菲特2:我們不喜歡熊市,但喜歡熊市帶來的低價格 大道至簡-榮令睿

http://xueqiu.com/1471745203/22279625
巴菲特說,我們不喜歡熊市,但喜歡熊市帶來的低價格。或者大概意思是如此。

很多人認為價值投資者都喜歡熊市,說「熊市,價值投資者的春 天」,也往往是以偏概全了。如果一個價值投資者已經是滿倉或者是絕大部分倉位,股市的進一步下跌,也並不會讓他們很開心,甚至也會惋惜自己買的太早了。只 是他們深刻理解投資的不完美性,並完全接受它。巴菲特也並不是都買入在最低點附近,往往還是買了後股票繼續大幅下跌,並不是每次都能「抄底」。

人的理性有有限的,投資者重要的是瞭解到自己的有限性,我們有很多心理因素、思考問題的方式讓我們排除熊市,就算一次次證明:在大熊市買入優秀的公司,並長期持有,才能獲得超額的收益。

一 是重視短期利益的傾向。我們人類在各種決策中,很多都關注短期利益,比如對於一個2、3歲的孩子,你給他兩顆糖,讓他今天吃一個、明天吃一個,實驗的結果 往往是絕大部分孩子今天就把兩顆糖都吃了。對於很多投機者,你跟他講長期投資,他往往說「長期人都死了」、「人生苦短」等這樣的理由來反駁你,短期享樂是 人的天性。目光長遠,不愛享樂的人,成就一番事業的概率更大。在投資領域,也是一樣。

二是重視理由的傾向。人類在進化的過程中,遇到不理 解的自然現象,也往往會尋找理由,要不這樣就會迷茫,不知所措。這樣我們很容易理解會有那麼多的宗教、傳說、迷信、圖騰崇拜等。我們要讓自己過得舒服,往 往非得找個理由。在投資領域,我們不得不跟不確定性打交道,重視理由的傾向也明顯的存在。比如股市的下跌,很多人更關注為什麼下跌,而不是去關注所投資或 者想投資的公司是否被低估,就算明顯低估了也視而不見,因為他們找到了很多理由還支撐股市進一步下跌,比如宏觀經濟、資金量、交易量、戰爭、傳染病等,並 會把這些理由造成的影響放大。

巴菲特說,我們不喜歡熊市,但喜歡熊市帶來的低價格。

一方面的意思是更強調低價格對投資者的意義,也是他關注的重點。因為對於想買入的公司,他很早就關注了,只是價格太高,沒有買入的機會,當熊市來臨時,不高興的買入還能做什麼?

另 外,巴菲特對股市下跌的原因不會非得要一個理由,這不是他關注的重點。股市下跌和上升的原因,往往很複雜,沒有人能長期的、持續的判斷準確。人要變得有智 慧,認識到自己的侷限性是必須的,我們不會什麼都能做的很好,不管你有多聰明。對於巴菲特來說,把握企業價值的是否低估的能力要比他預測宏觀經濟、股市漲 跌的能力強大的多,聰明人在留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

對於個人投資者,其實可能比機構投資者更容易進行價值投資,更應該喜歡熊市的低價格。因為個人投資者往往還有其他的收入來源,企業及其低估時,還有買入的能力。而像公募基金由於在牛市容易發基金、倉位有要求等原因,做價值投資更難。
榮令睿  2012年5月發於上證·巴菲特研究會
學習 巴菲特 巴菲 我們 喜歡 熊市 帶來 低價格 低價 大道 至簡 榮令 令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155

喜歡「聽」還是「講」 止凡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2/10/blog-post_3.html
喜歡「聽」還是「講」? 這是從我身邊朋友觀察所得, 有些朋友是很好的聆聽者, 有的是喜歡說話, 是很好的氣氛搞手, 不同朋友有不同習慣。

但到意見交流或近況交流的時候, 總有一些朋友比較少聽人家說話, 而自己說話的。例如止凡剛轉了新工作, 不同工種的朋友都會有興趣問問我的近況, 問問有關新工作的情況之類, 但往往三兩句不到就會有朋友插咀說 :「哦! 即係好似我咁囉, 我而家都係點人做野多, 我而家成日都要......」

事實上, 我的新工作跟這位朋友的工作完全無關係, 而我聽得出他根本沒有用心聽我說話, 而是非常想分享他自己的工作。而以我的性格, 見人發表時多數都會收聲聆聽, 最後我就只草草說了三兩句, 之後大家就討論這位朋友的工作了。



在這些事情上我完全沒有 hard feeling, 反而我有機會瞭解其他人的工作, 又學多點東西, 而人家有沒有機會瞭解自己工作情況實在不要緊。只不過我在觀察每個人的自身習慣決定了他一生人進步的機會多寡。

過去週末看了一個電視節目, 專訪一位醫生有關他的生活習慣, 他喜歡平日行山鍛鍊體能, 因為做一個器官移植手術所需精力甚多。節目中訪問的這位醫生肯定是「星球」或「月球」醫生, 即一星期賺一球 (一百萬) 或一個月賺一球, 因為他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專科醫生, 他做手術時, 內地名醫也來旁觀學習, 並讚不絕口。

這樣的一位醫生, 到節目尾聲竟然在山頂對記者說了一番說話, 話他認為天外有天, 人外有人, 自己會每天學習, 每天進步, 會謙虛地生活。感覺跟Steve Jobs的說話一樣, 這樣的強人, 相信全世界之中也很難找到多少個, 但偏偏他們就很謙虛向人家學習。

在「聽」興「講」之間, 我會喜歡「聽」, 因為喜歡學習, 不喜歡炫耀。不知跟這個性格有否關係, 我從不利用買名牌、靚車或住超大會所的新樓, 來炫耀身家財富, 個人較喜歡深藏不露、禾稈冚珍珠、悶聲發大財。

這樣說並不是代表我現在有大把身家 (仍向財務自由努力中), 而是看到身邊朋友的收入、支出、儲蓄及投資, 本是不應該炫耀的數字或狀態, 但看他們又好像非常自滿, 又堅持滿身名牌、最新手機又要最快的無限電話 plan, 心中實在代表零售業多謝他們。

你又比較喜歡「聽」還是「講」呢? 哪個對你比較有幫助呢?
喜歡 還是 止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209

我為什麼不喜歡公司增發股票? 天地俠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afa4bb010127eu.html
本人在澳洲接觸的許多探礦公司,他們自從IPO上市後,直到公司成為真正的礦產生產商,中間都是靠增 發股票融資來生存的。對於沒有任何現金流的探礦企業,除此,別無選擇,哪怕中間的股權攤薄,是驚人的。那些萬幸的成功企業,股本也要從當初的幾千萬股擴張 到幾億股、十幾億股。更多的卻是不幸的,幾年下來,找不到任何開採價值的礦產,一次次增發之後,大眾股東對公司徹底失去了信心,最終公司被迫摘牌。

在中國,上市企業,都是有相當利潤的成熟企業,不然壓根就沒法上市。至今,中國股市還沒有任何一家真正意義上的創業公司,哪怕搞了個創業板。但是,許多企業上市之後,依舊一次次的靠股權增發融資,這就不得不讓人懷疑了。

特別是對於自己看好的企業,增發攤薄未來收益,對我來說幾乎是忍無可忍的。幾乎一個字,逃!但凡遇到公司要增發,只要是消息一出,必清倉。南車、北車如此,蘇寧電器亦如此。最終捨棄永新股份,主要的原因也還是我不喜歡公司的股權激勵和定向增發。

那麼控股股東為何有時會參與增發呢?最主要的原因,國內許多上市企業的控股大股東、控股集團,本來就是靠上市企業而活的,甚至上市公司日子過得很艱苦,但是控股股東、集團卻很滋潤。上市公司對他們來說,不過只是搖錢樹而已,控股股東從上市企業獲得的利益,絕不僅僅是上市企業的分紅而已,這是大眾股東無法享受的權益。

真有實力的企業,真有前途的企業,真有發展的企業,幹嘛不貸款?幹嘛不發債?沒這本事,幹嘛還要股權融資?

增發,和新股IPO一樣,中國股市太仁慈了,所以上市企業在大舉增發的時候,一點都不會臉紅。

在西方股市,任何正常經營的企業,是萬萬不敢隨意增發融資的,這只能給市場傳遞唯一一個清晰的信號,企業遇到債務大問題了。

一句話總結,增發與回購是完全對等的相反操作,既然市場普遍公認回購是重大利好,那麼增發就只能是重大利空!

為什麼 喜歡 公司 增發 股票 天地 俠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315

大眾集團董事長 從豪門女婿回歸農運之子 簡明仁:做自己喜歡的事比較重要

2012-11-19  TWM
 
 

 

曾經,簡明仁是眾人歆羨、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女婿,一手創辦大眾集團,股價逾百元;又曾經,他被王永慶抨擊、被小股東咒罵,因為大眾電信聲請重整,大眾集團連年虧損。如今,他選擇藏起光環,以父之名,投身精緻農業。

撰文‧翁書婷

一個人能有幾種身分?大眾集團董事長、台塑創辦人王永慶的女婿、農民革命運動家簡吉的兒子,這些都是簡明仁;最近,他又多了一個新的身分:巴西蘑菇的菇農。

台南烏山頭水庫附近,不過百戶人家的小農村,冒出了一個個的冷凍貨櫃,不時噴出攝氏二十三度的水氣,簡明仁穿著淡藍色防塵衣與鞋套,像父親呵護新生兒般小心翻動覆滿巴西蘑菇菌絲的泥炭土,這裡是簡明仁的新天堂——樂活生技植物工廠。

「我現在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巴西蘑菇上。」這一刻的簡明仁侃侃而談的,不再是大眾集團如何從谷底奮起,也不是大眾電信要如何在夾縫中求生存,更不是他的老丈人給他多少啟發。這三年來,簡明仁逢人就談巴西蘑菇,他的朋友都收過他送的巴西蘑菇禮盒,目前,他的大半心力,也都放在巴西蘑菇上。

終於,不用再證明給誰看在此之前,簡明仁幾乎與農業是平行線。為什麼年屆六十有五的他,選在這時解甲歸田?一切要從三年前說起。

二○○八年九月五日,一份來自大眾電信聲請重整與緊急處分的申請文件,送到了台北地方法院,因為五天前,大眾電信跳票八六○○萬元,震撼市場。

那一天是周五,時任大眾電信董事長的吳清源已經被逼到絕境,而身為大眾電信前董座的簡明仁也兩手一攤,「對當時的簡董來說,大眾電信的重整,就像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沒辦法再背了。」熟悉簡明仁和吳清源的友人說。

二十年前,大眾電腦股價一度超過百元,然而,○四年至今,大眾電腦已連虧八年,即使其間曾經減資三六.五%,轉型控股公司,仍止不住衰敗之勢。

這樣的成績,讓王永慶相當不滿,不只一次開炮抨擊。據聞,在某次的家族聚會裡,他直指簡明仁與同樣連年虧損的威盛董事長王雪紅,「不發現金股利,辜負小股東。」此外,早在○四年《今周刊》專訪王永慶時,他也直率地說出:「若他們(指簡明仁夫婦)來看我,要修理他們。」王永慶對於大眾集團經營疲弱不甚諒解處處可見,王永慶與簡明仁在公開場合的合影,更是少之又少,面對媒體問到王永慶對他經營管理的啟發,他也是簡單回答,「影響當然有,但都是潛移默化。」雖然娶了王永慶的女兒王雪齡為妻,簡明仁與台塑家族的關係並不如外界想像中深,簡明仁的二兒子簡民智曾私下透露,平日與王家其他成員互動並不多。

因此,當○八年大眾電信跳票時,外界指責簡明仁「寧可坐視股東受傷,不願低頭向岳父求援」之際,吳清源就曾替他緩頰,「關於募資、籌錢,他其實已經做了很多。」只是,要簡明仁向王家開口要錢,他寧願接受失敗的事實,再力圖救回事業。

「他很想做給王永慶看,只是,他在經營管理上,還是缺那麼一味,他比較像學者。」熟識簡明仁的友人說,一切的束縛就在王永慶辭世的那刻開始,起了質變,簡明仁苦撐大眾集團、力圖中興的理由,似乎已經不存在,「以前,可能還想爭衣口氣,在大眾虧損了那麼多年後,隨著王永慶的辭世,(大眾集團)做不做得起來,好像也就不那麼重要了。」「現在大眾成績如何,簡明仁都放手讓簡民智去做。」簡明仁心態的轉變,從他的談話中也能略見端倪,他的友人便這麼形容,「以前他開口閉口都在談大眾集團的事,現在啊,他談巴西蘑菇比較多。」將心比心,也因此談起三個兒子來,簡明仁笑了笑說,「讓他們做自己喜歡的事比較重要。」掛在嘴邊的話題,從大眾變成巴西蘑菇,「主要還是受到父親的影響。」簡明仁說。

歸田,繼承革命家父親之志簡明仁四歲時,父親簡吉因農民革命運動、加入中國共產黨,被貼上政治犯標籤而遭到槍決,在他人生大多數的時間裡,並沒有「父親」這項元素,「我母親也不讓人提嘛。」簡明仁的無奈,是來自於他母親擔心全家受父親拖累,「父親」一直是他們家不能說的禁忌。

「他對農民,有一份期待與缺憾。」跟在簡明仁身邊的主管透露,不像王永慶之於他,是一種敬畏的情感;簡吉之於簡明仁,則有更多「英雄」的想像在裡頭。所以,簡明仁不斷蒐集與簡吉相關的史料,還陸續出版《簡吉獄中日記》、《簡吉傳》等書,就是基於他對父親的崇拜。

與簡明仁一同蒐集史料並出書的歷史學家蔡石山就說,簡明仁會投身農業,他一點也不意外,「對他(指簡明仁)來說,那就是一種使命,就像是完成他父親的理想一樣。」蔡石山觀察。

儘管簡明仁從未下過田,也沒務農經驗,但他對農民的關懷,沒有間斷過,「台灣的農民處境和百年前差不多,穀賤傷農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簡明仁感嘆,講起了三年前的小故事。

那是他與屏東縣長曹啟鴻義賣有機菜的故事,他手裡握著的那把有機白菜,是大眾基金會贊助偏鄉學校,希望帶動當地原住民一同種植,也讓原住民子弟學會一技之長的機會。

簡明仁苦笑回憶,「即使是屏東縣長站上去賣,那把白菜,一樣最多只有五十元。沒有高技術、高經濟價值的農作物,農民就不可能富足。」簡明仁不諱言,台灣人對高價農產品的接受度很低,「如果要改變穀賤傷農,精緻農業才有辦法。」築夢,給農民一個機會就在同一天,簡明仁遇見了屏東科技大學植物醫學系教授梁文進,聽他分享在實驗室裡培育新品種巴西蘑菇的經驗,激起了簡明仁的興趣;自此之後,為了搞懂巴西蘑菇,他開始密集南下拜訪梁文進。

巴西蘑菇多半掌握在大陸人手裡,他們大量生產後,將巴西蘑菇烘乾,有的賣到食材市場,有的轉交給生技公司提煉萃取液。而屏科大栽種的巴西蘑菇有如巴掌大,是一般品種的四至五倍,裡頭多醣體的含量也更多。「在國內一年就有五億元市場,在中國則有五十億元以上。」樂活生技董事總經理葉顯光說。

當時大眾集團事業已交棒,因此簡明仁沒有考慮太久,投資八千多萬元成立「樂活生技」,新公司的經營模式也立即成形:「做乾貨,我們比不過大陸,所以我們只生產新鮮的巴西蘑菇,而且,我們要找農民來一起種。」說這話時的簡明仁,精神奕奕,像在談論他的夢想般。

簡明仁說,他要把設備租給農民,傳授他們栽種知識,讓農民自己來種,再向農民全面收購,直接銷往通路,一改農民在銷貨過程被盤商剝削的命運。

簡明仁好幾次親自跑到台南市官田區大崎里,直接與農民面對面說明自己的計畫,就算來聽說明會的人,只有少少的七個人,他也不在乎。

然而,巴西蘑菇的生意豈是易事,「我們的巴西蘑菇,叫作香檳茸,採收後七天內,就得食用完畢,不然就會像這樣……散開了。」簡明仁手上的香檳茸,沒有外力影響,直接分離。

「所以,我們的巴西蘑菇,只賣給飯店。」跟著簡明仁從電子業跨進農業的葉顯光說,雖然簡明仁對農民有理想,但不賺錢的企業絕對做不長久,因此,樂活生技是以每公斤五百元的價格向農民收購「香檳茸」,再以每公斤兩千元的價格,銷往各家五星級飯店,「扣掉成本,毛利超過五成。」他說。

香檳茸目前在五星級飯店反應極佳,供不應求。君悅飯店主廚就說,想採購必須一個月前預訂,不然沒貨。就連微風廣場執行常務董事廖鎮漢也曾探詢,希望能在微風廣場的超市鋪貨,而鼎泰豐也想要讓香檳茸入菜。

從IT產業到投身農業,對六十五歲的簡明仁來說,看似人生轉了一八○度的大彎,他不願提起的,是過去十年大眾集團營運不振,對所有投資人的虧欠與交代;如今,他轉戰精緻農業,張著農民理想的旗幟勝於做出成績,他終歸還是那句老話:「做自己喜歡的事,最重要。」只是投資人怎麼看待,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簡明仁

出生:1947年

現職:大眾集團董事長、樂活生技董事經歷:交大電子所教授、大眾電信董事長學歷:柏克萊大學電機及計算機博士家庭:已婚,育有三子一女八年虧損107億元,簡明仁欠大眾股東一個交代自從大眾電腦轉型大眾投資控股後,並未成功扭轉大眾集團的命運,連年交出虧損成績,光是過去八年來累計虧損高達107億元,今年前三季也已累虧1.5億元。

不過,大眾控股仍在失敗中試圖找出路,如工業電腦和工業用平板等,「工業用平板還不普及,大眾在這一塊發展還有機會。」羅安棣說,為此,大眾控股三年前特別成立悠泰科技,從工業電腦大廠研華挖角不少高層主管,希望在獲利較穩定的工業電腦領域分一杯羹,而代工製造就交由三希科技。

至於大眾電信,今年甫減資六成,經營團隊等著買主上門,但因大眾電信將PHS與WiMAX執照與用戶綁著一起賣,至今未有合適買家出現。如今,簡明仁又將觸角轉往農業生技領域,在大眾還沒轉虧為盈前,真的欠所有股東一個交代。

(翁書婷)


大眾 集團 董事長 董事 豪門 女婿 回歸 農運 之子 明仁 自己 喜歡 的事 比較 重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062

Qloo:根據你喜歡的書知道你會喜歡什麼電影

http://www.yicai.com/news/2012/11/2292822.html
Q

loo,一個被稱為「文化發現站」的網站,可以根據你本身的愛好和跟你品味相近的朋友的氣質去推薦各種東西——音樂,美食,電視劇,夜生活,時尚,書,旅行,等等。可以做「推薦」的產品很多,這個網站的神奇之處在於:它可以根據你喜歡看什麼書知道你會喜歡什麼電影。

「我們覺得一個人首先是一個整體,才是一個局部,在這個理念上,我們創辦了Qloo。有很多可以做推薦服務的產品——Netflix、Pandora和 Foursquare,他們不會理解用戶的個性,因為有『先天缺陷』。」

Qloo四月份發佈內測版,11月上線,這個創業公司背後有很多有名的投資人支持,包括:Cedric the Entertainer和 Danny Masterson等。網站也擁有了很多名人用戶,演藝界的Ashton Kutcher、Ethan Suplee、 Bijou Phillips、Adam Busch,音樂界的Steve Aoki、Sonny Rollins,設計師Duncan Quinn,造型師Ilaria Urbinati等。

「我去過很多城市,知道去一個陌生城市要發現好玩好吃的地方有點兒麻煩,現在我們能根據人們已有的時尚和音樂品味給他推薦合他口味的美食和酒吧,這個創舉讓我們很興奮。」

用戶先要在Qloo的8個分類裡填寫(或者自己列出清單)自己喜歡的各種事物,為系統的推薦提供充足的數據。要得到推薦,先在相應分類下選取,然後選擇一個或幾個其他不同的分類,系統會根據你選擇的分類從數據庫中找到匹配你口味的推薦。

「有的人的音樂品味和時尚品味是相關的,有的人則是文學和美食品味有內在聯繫。」

Qloo現在在PC和手機網頁上都可以使用。現在這個團隊正準備開發iOS和Android版本的app。


Qloo 根據 喜歡 的書 知道 你會 什麼 電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309

我不知道我是否還喜歡這裡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2/12/blog-post.html
有個老友同我講,話佢越黎越有移民既衝動。

老友係我響外國讀書時候既同學。大學畢業,佢第一時間衝番黎香港,對鬼佬地方冇半點留戀。呢位老友,一直係非常酷愛香港。佢居然話考慮移民,對我黎講係一種震撼。

老友從事金融業,有車有樓,生活質素其實很不錯。但係佢喜歡自己既工作嗎?唔喜歡,但係又不能夠放棄呢份工作。因為轉行,會搵少好多。

「做香港人,係唔可以冇錢的。」這是老友既comment。

我跟他一起在外國生活過,我明白他這句話背後既意思。響香港地,有錢同冇錢既生活,差距係不合理地大。

「當一間普通既中產樓,動不動都要過千萬既時候,要響香港生活,點可以冇錢?」

於是,不管你幾討厭你果份金融業既工作,你有條件可以放棄嗎?

響香港,唔發狂努力地搵錢,彷彿係一種罪。這種罪,叫做「唔長進」。問題係,「長進」係咪人生既必須?可唔可以「唔長進」既同時,又同時擁有成功既人生?

*****

響番邦讀書既時候,有一個好朋友,佢爸爸係一個裝修既技工。

我其實好喜歡呢位uncle,佢又幽默又隨和,而且熱愛家庭。佢搵錢也許唔係好多,但佢仍然努力供養佢既子女到讀完書畢業自立。佢有一個快樂既家庭,我覺得佢既人生其實蠻成功的。

有一次我問呢個uncle:「諗唔諗住返香港生活呀?」

「唔啦。」uncle答:「我地呢類技工響香港得唔到人尊重,好唔過癮架。響呢度,當我去人地既屋企,解決咗各式各樣既家居問題,客人都會認真地感激我。呢種感激,扮唔到出黎既。但係以前響香港做,幫你做好左,半句多謝都冇。」

我理解。細細個讀書,總會讀過那個有關「職業無分貴賤」既課文。不過所有香港既成年人都知道,職業既「貴賤」,響香港地其實係特別分得清楚的。

因為職業有分貴賤,而真係「貴」既職業其實又少之又少,於是每個人都push自己去行一條疑似可以通往這些工作既道路。這些工作既位置有限,不論有幾多人嘗試去行果條路,行得到終點既人數其實都係一樣。即是話,越多人選擇行呢一條「正路」,越多人嘗試去跟住同一個樣板去過佢地既人生,到最後失敗既人數就會越多。

倒模出來既人生路,你跟住行,其實有冇運行?

*****

有一位朋友同我吹水,話香港人最喜歡怨。

點解咁喜歡怨呢?怨係要為自既失敗搵借口,為佢地能力既不足搵借口。

講呢番說話既朋友,係一位每年搵好多錢既基金經理。我對香港既金融業有點偏見,總覺得,佢地自以為自己睇通世界,但佢地既世界,有時卻細得難以想像。

怨=搵借口,我唔知呢個邏輯係咪正確。但我卻響度諗,假如呢個邏資係冇錯既話,香港人喜歡怨,到底係因為香港有太多失敗既人,抑或香港人比較不願意接受自己失敗呢?

我傾向相信,任何地方既人,都唔係十分願意接受自己人生其實係失敗既。我不能相信,響美國又或者英國既人會比香港既人,更能擁抱失敗。但係如果你覺得,相比外國人,香港人係「特別」喜歡怨三怨四既話,我既推測係,香港人「自認為」自己係失敗者既比例,比響外國來得高。

響香港地,搵唔到錢=失敗。同一條equation,響外國相對冇咁applicable。

於是,響呢一條equation底下,每個人都嘗試避免失敗,於是每個人都跟住同一條「正路」,入大學,畢業,搵份文職工作(最好係金融業又或者專業人仕),工作、超時工作、再工作,期望升職跳糟加人工,然後再工作、工作、結婚、供樓、工作、生仔、工作,再工作。

響呢條equation裡面,冇一個variable係同快樂有關的。

曾經寫過有關有位朋友,讀飽書之後,選擇左去做廚師。警報響起,一眾peer pressure不斷指罵朋友所行既道路偏離所謂「正常」軌跡。偏離軌跡像一項十惡不赦既罪,這條廚師既路,並不好行,但朋友卻得到快樂。

「正路」既路牌話大學畢業既人要搵工。畢業之後我做過幾份「文職」都唔係好掂,於是決定創業。當年呢個決定,同樣觸動「警報系統」,「偏離正軌」既alarm響起,冷言冷語刻薄說話此起彼落。直至今時今日,我依然係抱住同一個疑問:「點解響香港地,每個人都必定要跟住果條『正軌』去過自己既人生?」

當人人都被逼去行同一條路,香港,有時真係太過悶蛋。
我不 知道 是否 喜歡 這裡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669

查韋斯革命期間高盛投資債券回報681% 市場喜歡極權政府?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905

2011年,投資與資產管理界翹楚——貝萊德的首席執行官芬克(Larry Fink)就在接受彭博採訪時說:

市場喜歡極權政府。
 
真相是殘酷的。這話在委內瑞拉又一次得到應驗。
 
近幾天,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成了新話題。先是該國部長說他渡過術後難關,接著反對黨領袖稱查韋斯重病是「撒謊」。
 
如果西方封為「獨裁者」的查韋斯並非重病垂危,還是生龍活虎,高盛和奧本海默基金等投資機構恐怕會更高興,因為查韋斯的社會主義革命讓他們的投資回報增長了681%,折合年回報率14.7%。
 
1999年上台後,查韋斯掀起了轟轟烈烈的社會主義革命,委內瑞拉通脹率飆升至全球第三,借款成本突破12%,比其他發展中國家平均水平高4%,但查韋斯任內從未發生債務違約,足額按時支付利息。
 
委內瑞拉國債帶來的回報是新興市場平均水平的兩倍,高盛旗下資產管理公司和奧本海默基金這類委內瑞拉國債的大投資者回報高漲681%,合年均回報率14.7%。
 
彭博數據顯示,在高盛規模29億美元的增長與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持倉中,委內瑞拉債券佔6.7%。過去三年裡,該基金回報12.8%,90%的同類基金都甘拜下風。
 
奧本海默基金投資委內瑞拉債券十年有餘。該公司新興市場債券經理Sara Zervos評論認為:
 
這是真正的高收益、全額高回報投資。
 
查韋斯對自己的國家沒有很多好處,但他有還債的目標。我們的利益與之一致。
 
而現在,查韋斯與癌症病魔戰鬥之際,這種高回報的盛宴可能將近尾聲。
 
去年12月8日,查韋斯說需要再接受手術,委內瑞拉基準國債收益率創五年新高。Caracas Capital Markets首席交易員Russell Dallen預計,即便如此,也不可能重演過去十年的輝煌戰績。委內瑞拉國債的收益率將更趨近其他拉美國家。
 
美國銀行數據顯示,1999年以來,委內瑞拉債券的利息是債券價格的1.4倍,巴西債券的這類差距是0.8倍,墨西哥是1.09倍。
 
同期的油價上漲充實了查韋斯的荷包。每桶97美元的原油價格比1998年價格高12美元。
 
花旗預計,今年委內瑞拉政府的石油出口收入大約810億美元,幾乎是該國國有石油公司Petroleos de Venezuela SA(PDVSA)和政府贖回債券及相關利息總規模的十倍。
 
而查韋斯病情惡化對華爾街來說可能不是好消息。
 
高盛資產管理公司新興市場債券經理Sam Finkelstein就認為
 
局勢正在惡化,委內瑞拉仍會繼續還債。但形勢將被迫更加緊張,更難抵禦可能發生的違約。
 
假如委內瑞拉出現最糟糕的結果,將在全球範圍內影響石油等市場。
 
前IMF經濟學家、Lumen Advisors首席投資官Simon Nocera指出,查韋斯能如期還債是因為,一旦不還,債權人就會奪取該國生產的石油,政府一般的收入都來源於此。債券投資者也可以凍結該國的海外資產,包括PDVSA旗下公司Citgo Petroleum Corp.的煉油廠與加油站。
 
Nocera稱
 
查韋斯永遠都不會站出來說:「我們要重組我們的債券。」
 
他知道,如果這麼做,他就會賣掉自己唯一賴以為生的產品。他完全沒有理由讓自己害怕。
 

在此根據新華社報導簡單介紹查韋斯病情。

2011年,查韋斯確診罹患盆腔腫瘤。此後病情多次反覆。
 
2012年10月,查韋斯在總統大選中成功連任。
 
但因體內癌細胞復發,同年12月11日,再度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接受手術。此後委內瑞拉政府每隔數日便發佈一份總統健康狀況通告。
 
底圖是去年11月1日至今年1月7日委內瑞拉2028年到期國債價格走勢。
 
 
查韋斯 革命 期間 高盛 投資 債券 回報 681% 市場 喜歡 極權 政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516

周鴻禕對話88後:你不喜歡的工作,可能通往一個嶄新世界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2811.html

【導讀】這個世界是聯繫在一起的,每一個不喜歡的任務,都可能是向你敞開的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只有走進去,不斷發現新的事物,你才真正知道到底自己喜歡不喜歡這個工作。

我經常收到年輕同事的郵件,向我吐槽說不喜歡自己的工作,覺得正在做的工作沒有意義。這個我挺能理解的,剛畢業的學生都會這麼想。你們選擇工作的時候,肯定很關心自己會到什麼公司,會到哪個部門,心裡嘀咕著要去有前景的A部門,堅決不去沒意思的B部門。

但我想說的是,以剛畢業時的履歷和經驗來判斷什麼工作有前景,這本身沒有意義。打一個俗點的比方,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第一個想抓的是表面上色彩鮮豔的玩具,而不是一個外形粗糙的璞玉。每年我都收到很多剛畢業大學生的商業計劃書,但他們那些豪情萬丈的想法,他們認為的熱點和前景都是紙上談兵,都是受到了所謂專家的商業博客和各公司的公關軟文的影響,但對這個行業還是知之甚少。

就像我們站在一個水潭邊上,底下是有爛魚臭蝦,還是珊瑚珠寶,根本看不清楚,只有甭管它水清水渾,一個猛子紮下去,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潛的時間長了才會豁然開朗。

如果你是計算機專業畢業,除非公司安排你去打掃廁所,這算是工作特別不合理,否則我建議你先不要根據自己喜歡不喜歡來對這工作的價值下結論。

在我們公司,程序員要先去做產品測試,產品人員要先去做客服和運營。有些年輕同事很有意見,覺得公司看不起我,大材小用,我怎麼能幹這種低檔的工作呢?

有的公司裡面有些臭毛病,核心技術人員往往看不起售前售後,產品人員看不起技術支持和運營。其實,這些工作哪裡有什麼高檔、低檔之分?只要你能潛進去,你就能發現用武之地。我上大學的時候創業搞防病毒卡,既是技術人員又是產品經理,做出來以後自己背個包去賣,天然就是售前。好不容易勸人家買了,出了毛病,人家把我叫過去一頓臭罵,我又做了售後。剛開始,我也很憤怒。我也是九十年代的天之驕子,我做出這麼好的防病毒卡,還獲得了全國挑戰杯的二等獎,憑什麼站在這裡讓你罵?但是用戶花了錢買了東西,沒有達到目的,或者用著不爽,用戶就有權利罵你。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用戶體驗的重要性。用戶是不會站在你一個技術人員角度來看問題的,但是如果你不站在用戶角度來看問題,那肯定沒有生存之地。這個經歷對我人生是一個非常大的轉變。

為什麼產品經理要先去做客服,先去做運營呢?原因特別簡單,你真的以為做產品就是到憋在小屋裡閉門造車,畫幾根線,放幾個按鈕就OK了?要是做產品都這麼簡單,中國互聯網人人都是產品經理。你說你喜歡做產品,覺得做產品有前景,如果客服和運營工作你不喜歡,你能做出好產品出來嗎?只有先做客服,先做運營,才知道用戶的苦惱,才能理解用戶的憤怒,才能知道用戶罵你是有道理的。只有這樣,才能做出好的產品。

再說,看起來沒有前景的部門,看起來誰都不願意幹的任務,真的沒有價值嗎?我就不講喬布斯上美術字體課的故事了,那個故事已經爛大街了。我自己的經歷,我畢業後到一個計算機大公司工作,領導交給我一個任務,給一個國家機關講局域網電子郵件是怎麼回事。那時候,公司的技術人員沒有一個人願意去,都覺得是低檔的工作。我是剛到的,結果大家七推八推,就把這件事就推到我身上了。這個任務我也不喜歡,但我沒的選,硬著頭皮上。但我想既然我講課,那我就一定要做好準備,不能隨便糊弄兩小時,把說明書念一遍就算完事,那樣就太不負責任了。於是,我就到買了很多關於電子郵件的書,看完以後才發現原來電子郵件是這麼重要,我在電子郵件裡面扎得越深,對電子郵件的想法也發生了徹底的改變。那是在1996年初的時候,如果沒有這個不喜歡的任務,我也不會做飛揚電子郵箱;不做飛揚電子郵箱,我也沒有機會深入瞭解互聯網。

這個世界是聯繫在一起的,每一個不喜歡的任務,都可能是向你敞開的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只有走進去,不斷發現新的事物,你才真正知道到底自己喜歡不喜歡這個工作。我建議大家不妨去思考一下自己眼前做的工作,先忘了你喜歡不喜歡。有的工作我至今都不喜歡,但是不排除我能把它做到極致。我能把自己不喜歡的事做得很好,有個很私人的原因,是我一直認為自己很牛,即使是不喜歡的工作,我也要把它做得特別漂亮,向其他人證明我自己比他們強。在把工作做到極致的過程中,我確實真正學到了東西。

有個日本的企業家寫了一本書,叫做《鈍感力》。書裡面說日本新一代的年輕人,特別敏感,一點兒批評,一點兒衝突,一點兒情緒的變化,都能導致他們做出翻天覆地的選擇。他認為,人在年輕的時候,應該還是遲鈍一點,讓自己的心變得粗糙一點兒,能夠承受各種鍛鍊和痛苦,這樣才能讓自己多一些積累。我覺得這個道理很正確。你可以選擇在年輕的時候過得肆意妄為,但如果沒有趁著年輕打下一片基礎,憑什麼在中國這樣一個環境越來越複雜、競爭越來越激烈、CPI越來越高的地方生活下去?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出身不能選擇。你生在一個普通家庭,這個不能選擇,但是道路可以選擇。在公司的工作就是人生的一個經歷,它未必是你的終身職業,也未必是你最喜歡的事情,最重要的收穫其實是你的做事態度,你的做事方法。好的做事方法和態度不僅會生產出好的業績,更能夠贏得領導、同事和業界同仁的信任,這是更有價值的財富。這是我最深刻的體會。各位如果認為自己很聰明,我希望在聰明上再加上堅韌不拔的努力。我一直在我們的80後、90後中尋找公司下一代核心的產品技術和管理人才,希望你能是那個人!

周鴻 對話 88 你不 喜歡 工作 可能 通往 一個 嶄新 世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14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