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如何理解快手和這三億人的世界,看不吃翔的就別玩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24/162123.shtml

如何理解快手和這三億人的世界,看不吃翔的就別玩了
我是波波夫 我是波波夫

如何理解快手和這三億人的世界,看不吃翔的就別玩了

每一個人都經歷了太多的苦痛和喜悅,中國人總會將苦澀藏在心里。

本文由我是波波夫(微信ID:trip517)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 波波夫

夜幕降臨,鎖上電腦城檔口的大門後,「吃貨武大郎」和她的丈夫「吃貨高大炮」在隔壁的拉面館坐定,在服務員端上兩大碗面條後,一天之中最愜意的時刻降臨了:在七十萬粉絲的圍觀之下,夫妻兩雙雙架起手機,一場熱氣騰騰的直播開始了。

千里之外,「雲南屎ge」做出了可能是人生中最艱難的一次決定,他走進自家的茅房,準備一場直播吃屎。當用戶的胃口已經被吊起,生吞活雞、電鉆吃玉米、徒手撈蛆都變得稀松平常時,只有最極端的鋌而走險,才有可能讓他一夜走紅。(圖就不放了,有興趣的可以搜索。)

如今躋身快手紅人的門檻越來越高。

「雲南屎ge」如此重胃口的直播,只收割了不到一萬粉絲。成為第二個MC天佑、成為第二個魏思、成為第二個陳山那樣擁有千萬粉絲的超級網紅,越來越成為後來者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資深紅人們也在絞盡腦汁創造新花樣。當新京報記者在今年初走進貴州的大山,見到剛剛熬過盜號風波的「金哥」時,這位百萬粉絲紅人也在懊惱江郎才盡,過去一天能拍兩三條視頻,現在兩三天更新一條都成問題。

就像生活在十八線小鎮的懵懂青年,在2016年末以每月5000元的價格租下一輛北京牌照的現代伊蘭特一樣,只有在北京西站被釣魚執法的那一刻,才猛然意識到那個不知從多少個老鄉口中輾轉而來的「滴滴司機月入三萬」早已是老黃歷。

和滴滴一樣,快手的龍門正在對草根關閉,但還不知有多少條鯉魚,

仍在幻想化尾成龍。

和微博大V、知乎精英一樣,快手紅人正在成為一個利益板結的群體,這是草根夢的終結,但恰恰正是一款應用從青澀走向輕熟的標誌。

在2016年的一天,當宇宙中心的創始人們、CXO們猛然發現五道口火炬大廈的頂層網易的標誌已經換成快手時,這家公司其實已經低調運營了六年。兩位從清華大學走出的創始人直到去年才雇傭了公司的第一位公關,並披露了傲人的數據:註冊用戶超3億人、日活躍用戶4000萬,日均使用時間過1億小時。

在由微博大V、知乎精英、快手紅人構成的中國網紅世界里,快手是一個最為奇妙的世界,他們遊離在主流話語體系之外:上快手的人不會公開討論快手,而公開討論快手的人往往都沒下載過這款應用。這讓快手成為一款活在傳說的軟件,存在於寫字樓的凱瑟琳、威廉們之外的平行世界。

如果說X博士的文章讓快手走進北上廣主流人群的朋友圈。那麽,昨天被披露的騰訊投資,才是快手真正的成人禮。

紅人退去,資本登場。3月23日,快手宣布完成由騰訊領投的新一輪3.5億美元的融資,最新估值據信在30到40億美元之間。這已經快手的第四輪投資。紅杉資本、DCM中國、百度、騰訊的進入,意味著快手即將進入盼望多時的收獲期。

快手里光怪陸離的世界,恰好與騰訊守正出奇的內容王國,互為補充。

如果說微信創造了社交的價值,那麽快手則展示了記錄的能量。一如快手CEO宿華對外界的宣示:「快手從不試圖改變這個世界,它要做的是記錄這個世界。」

記錄這個世界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紀錄片式的逼真, 比如導演周浩在《棉花》里呈現的拾棉女工的艱辛生活;另一種記錄則是虛構的電影,它把生活誇張、變形,如同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里流露的智慧。

上有廟堂之高、下有江湖之遠。快手里不僅有金鏈大哥喊麥、夫妻吃面、直播吃翔,還有在建築工地窩棚里健身的「搬磚小偉」、還有小城路邊徒手更換輪胎的女汽車修理工、以及騎行川藏線的戶外夫妻。

就像「舌尖上的中國」里的臺詞:

「在這個時代,

每一個人都經歷了太多的苦痛和喜悅,

中國人總會將苦澀藏在心里。」

這也許正是快手的奇特之處在於,它融合了三億人的寫實和誇張,在這里藏著一個你不熟悉的中國。

快手紅人 社交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如何 理解 快手 和這 這三 三億 億人 人的 世界 不吃 翔的 的就 就別 別玩 玩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61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