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合拍片中的新角色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009

  「原來這樣一個大場面的電影,只需要在一個棚裡就能拍出來,好萊塢居然是這樣拍大片的!」裘華順沒什麼拍「大片」的經驗,電影《云圖》給他留下了這個最深刻的印象。


  裘華順做過公務員,從2001年開始做投資人。2008年,當中國電影市場開始迅速增長時,他就開始拍電影了。現在,他是這部投資1.5億美元的「好 萊塢大片」的全球第二大股東—浙江新原野娛樂傳媒的董事長。但他沒有參與《云圖》的具體製作過程。因此,每次去德國的拍攝地探班的時候,話也不多,只是在 一旁看著,時不時做下記錄,希望能學到點什麼。


  這部電影改編自曾獲得布克獎的英國作家大衛·米切爾的同名暢銷小說,由沃卓斯基姐弟、湯姆·提克威聯手導演,演員中包括湯姆·漢克斯、哈莉·貝瑞以及中國女星周迅。參與這部電影的人們總共獲得過67項奧斯卡獲獎提名。


  裘華順認為,《云圖》這種大製作非常可能會在全球電影市場—特別是中國市場—賺到一大筆。


  2012年進口分賬大片的額度由20部提高到34部。儘管新增的14部必須是3D格式或IMAX格式,但好萊塢有了更多的空間進入中國內地市場。 2012年上半年,中國產電影在好萊塢的強力圍攻下幾乎全滅。上半年中國內地電影市場票房比2011年同期增長42%達到了80.7億元。其中,外國電影 的票房收入達到了53.7億元,約為總票房總額的2/3。排名第一的是《泰坦尼克號》3D版,而前十名中僅有一部中國電影—《大魔術師》。


  同期上映的17部國產影片,《繡花鞋》和《黃金大劫案》剛剛保本,其他15部都是虧本,王小帥的《我11》—儘管有法國投資卻仍被看成國產電影—和《飲食男女2》虧得就更多了。


  作為一個生意,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投資外國電影都比中國電影划算。


  「這就是我來好萊塢的原因。」投資人吳征在4月接受《財富》中文網採訪時認為中國電影風險較大,成本效率低,而且沒有比較好的商業模式。他正在通過嘉 實七星媒介私募基金(Harvest Seven Stars Media Private Equity)進入好萊塢投資領域。和裘華順不同的是,這8億美元的基金投資傾向於公司併購、亞洲區分銷,以及與製片廠和獨立製片人合作開發電影內容。


  合拍片是指中國境內製片公司和境外製片公司共同投資、共同拍攝、版權共有、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一種合作形式。這些合拍片的故事可以發生在任何國家, 但是故事情節要與中國相關聯,中國內地的主要演員要佔到1/3。影片審查通過後,可享受國產片待遇,直接在中國內地發行。隨著中國市場的增長,合拍片的數 量也在急劇增長。從2006年至2010年,電影票房前10名的電影,基本都是合拍片。而中國每年對外輸出的影片中,90%以上的票房也來源於合拍片。


  在裘華順看來,以往那些所謂的中美合拍片,不過是營銷噱頭,要麼是美方派幾個技術人員象徵性地指導,要麼中方負責場地和後勤,而關於電影的一切都交給美方。「在這樣的合作中,我們根本學不到什麼。」


  比較早參與合拍的上海電影集團總裁任仲倫也知道這一點。在2008年上影集團與環球影業的合拍大片《木乃伊3》中,中方充其量只能算是個地陪。因為在 強勢的好萊塢大公司面前,別說參與製作,對分給自己的收益份額也不敢有太大的期待,在合作中只能「帶著救生圈下海」—用「我們的投資換它們在中國內地的版 權」。這種辦法只能保中國版權,主動放棄全球分賬。


  天使之翼影視投資公司總裁,曾經在華納兄弟洛杉磯總部和迪士尼中國工作過的戢二衛說:「在好萊塢有個說法,好萊塢有60多種會計的計算方法,保證跟它合作的境外投資人一分錢也賺不到。所以,跟好萊塢玩兒,你不知道它做買賣的方式,那你就歇了。」


  裘華順從2008年成立新原野開始,就想學這個做買賣的方式。


  他曾參與投資和發行過幾部電影,其中包括2011年上映的號稱好萊塢拍攝手法的驚悚片《守望者:罪惡迷途》。這部電影總投資5000萬元,前三週總票 房僅為1765萬元—它正好遭遇到《洛杉磯之戰》檔期,後者三週票房就達到了1.936億元。此前,2010年他同樣參與製作和發行的《80後》也差不多 情形。


  因此,在李少偉把格蘭特·希爾介紹給他認識的時候,正是他非常希望能介入到合拍片這件事的時候。


  李少偉是新原野的藝術總監,同時也是《云圖》的執行製片。他曾擔任過《臥虎藏龍》的助理製片,也曾做過《蝙蝠俠前傳2:黑暗騎士》香港地區的預算控制 製片。他向裘華順建議把眼光放到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之外的獨立製作上。在認識格蘭特·希爾前,裘華順覺得,獨立製作與自己想要的大片不符。


  1997年,格蘭特作為聯合製作人參與了詹姆斯·卡梅隆的《泰坦尼克號》,這部電影當時全球票房達到18.45億美元,是當年最賣座的電影。此後,他 又擔任過《黑客帝國2》、《黑客帝國3》的執行製片。2011年,他任製片,泰倫斯·馬力克任導演的影片《生命之樹》獲第64屆戛納金棕櫚大獎。


  2010年年底,格蘭特·希爾拿出《云圖》的方案,希望能說服裘華順投資。裘華順記得那次推薦時的情形,形容這個劇本是他一生中見過的最令人興奮的, 覺得自己似乎已經看到下一部《阿凡達》的誕生。「除了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拍攝的電影以外,其他的電影都可以算作獨立電影,這個市場其實更廣闊,並且其中不 乏優秀的作品。」裘華順說。在他看來,《云圖》就是被好萊塢大公司遺漏的佳作。格蘭特·希爾告訴他,華納兄弟拒絕投資這部電影。當時,這讓他覺得無法理 解。


  2010年美國影院上座率下降近10%,那些好萊塢大人物們把錢包看得更牢—況且它們從來都不缺好項目。所以,就算是格蘭特·希爾,找錢也不是件容易 的事情。《云圖》一開始開出的投資價碼是1.8億美元,這個數字對於好萊塢六大製片公司來說也是大片級別。而在僅有一個劇本而主創尚未確定時,華納兄弟也 看不清這個項目的結果會怎樣,所以不會貿然同意投資。


  這種情形使得一些獨立製片公司獲得了機會。《莎翁情史》就曾在環球電影公司被擱置3年,是米拉麥克斯加入才挽救了這部電影,並獲得了7項奧斯卡獎。


  Ellen R. Eliasoph在華納兄弟做合拍片《面紗》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中國,她的中國同事們已經習慣用中文「艾倫」來稱呼她。現在她是威秀中國的負責人,正在操作 基努·裡維斯導演並主演的合拍片《太極俠》。「我們需要從頭到尾都要有一個完整的、綜合的創意眼光,我想在拍片一開始就知道目標是什麼,產品是什麼,觀眾 是誰,有沒有合適的人來拍,預算對不對……然後再向全世界進行分銷。」


  華納兄弟不願意投資《云圖》,但並不意味著它不打算從這部電影上賺錢。華納發行方在看完樣片之後,給了《云圖》一個超滿分的評價,依靠遍佈全球的巨大 發行網絡,輕鬆就拿下北美、法國、英國和日本等地區的發行權,只等著分利潤。裘華順雖然曾經也只參與電影發行這一環節,但此時他才真正體會到:好萊塢所謂 的六大製片公司雖然號稱製片公司,但並不是以製作為重點,而是以發行作為基本業務,統治著全球市場。


  但在他看到劇本的時候,有一點很清楚:《云圖》需要錢。做過7年的投資人,裘華順知道,這可以給他帶來相對對等的談判機會以及很大的優惠。


  除了投資也曾發行過一兩部電影之外,他在合拍片方面沒有什麼經驗。為了穩妥,他諮詢了些國內做過合拍片的同行,還特別去找新影聯副總經理高軍。高軍對裘華順說:「做生意,就是談條件,看你條件怎麼談。」他支持裘華順做下去,但前提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既然是做生意,裘華順的底線是保證投資收益,並且堅持各方面的風險都有保障之後,才肯投資。


  他記得在與格蘭特·希爾談判的半年時間裡,一直都是對方來到他中國的辦公室,前後差不多有四五次見面,隨行的只有一個律師和一個翻譯。但由於是第一次 參與合拍片,裘華順十分謹慎。新原野前後一共請了六名律師。起先只有兩名中國律師,由於合同細節都是英文,他只能又去英國律師事務所請了兩位律師。這同時 是因為地理更靠近—《云圖》的註冊地在德國。再到後來談判進行到信用證條款設計時,裘華順又請了兩位相熟的的大型企業風控部負責人加入律師團。


  這些律師讓他覺得自己錢花得挺值得的。


  在談判過程中,英國律師事無鉅細地提出如「湯姆·漢克斯病了怎麼辦?」、「如果遇到地震洪水怎麼辦?」等裘華順他們幾乎沒有考慮過的問題。但缺錢的那 個是《云圖》。裘華順很清楚,自己是當時對方所能找到的最大一筆資金。隨著整個框架越來越清晰,導演、演員都確定了一線級別之後,裘華順開始覺得這個賭注 下對了,為此新袁野註冊了「Dreams of Dragon」這個名字。


  談判進入收尾。原定的1.8億美元的製作費被控制在1.5億美元,用500萬美元獲得中國內地全媒體發行權,用500萬美元獲得全球9.3%的股份, 擁有15年的全球版權收入。此後,一切發行收入新原野仍然可以分到9.3%。所有的導演、製片人、演員都是以股東的身份分紅,新原野先拿75%,他們拿 25%,等投資收回以後,產生利潤的50%再分配給其他股東。作為中方的發行公司,新原野拿到了30%的的發行佣金最惠待遇—此前,合拍片常規發行費比例 為電影票房的15%。


  在如何保證收款以及儘量降低投資風險,談判中做了三點說明保護中方的利益:首先由美國最大的擔保公司對這項投資進行擔保,預備投資過程中任何可能出現 的特殊情況;其次,為了保證能在未來的分賬過程中拿到全球9.3%的股份,請全球最大的分賬公司代理收賬;最後是中國的發行權在合同簽訂之後即刻生效。


  這是裘華順的投資經驗,和天底下任何一個項目一樣:投資,特別是原始投資介入得越早,對方能給的回報也就越豐厚。


  任何市場也都一樣,有錢就有更多談判權。2012年7月,好萊塢就因為中國院線已經連續了一個月的「國產電影保護月」而憤懣不已。2012年6月底開 始,中國市場上第一次出現這種古怪的情況:雖然沒有明確的政策,但除了《冰川時代4》之外,絕大部分進口分賬大片批准上映時間被延後,為中國電影讓路。


  它們原本指望著中國的觀眾們暑假裡能順便提升一下「業績」。駐洛杉磯的獨立電影顧問凱恩甚至對《華爾街日報》預測說,中國的暑期將把每部好萊塢電影的票房收入再提高5000萬美元。2011年,平均每部進口好萊塢電影在中國的票房收入為1.5億美元。


  美國市場繼續在下滑,據美國電影協會的數據顯示,2011年北美的電影票房總收入同比下降了4%,為102億美元。在這種情況下,合拍片成為了它們最佳的選擇—但此前情況卻並未如它們所願。


  2007年由愛德華·諾頓、娜奧米·沃茨主演的《面紗》就是冠以「中美合拍愛情巨製」的頭銜在內地上映。但觀眾不買賬。這部電影首週票房不到一萬。失 敗的例子還有不少。2010年,華誼兄弟與美國韋恩斯坦公司聯合出品的《諜海風雲》全球票房不到1000萬美元,至今未在北美上映。而美國資金參與的《赤 壁》在中國票房約2億元,美國票房卻不足500萬元。


  這些要麼拍給中國人看,要麼拍給外國人看,要麼不知道拍給誰看的合拍片,它們誰也討好不了。《云圖》在裘華順看來,是一部真正的好萊塢片。新原野沒有真正介入電影的製作,只是用投資換來一個參與的機會。


  在瑞士的一家製藥企業加入後,新原野已經退居到了第二大股東的位置。但裘華順發現,在還沒有完成之前,電影預售已經拿到了一千萬的收入,而且還不斷有 資金注入到電影中,此外還有銀行貸款。「如果《云圖》在商業模式上能成功,會有很多好萊塢的好項目慢慢平移過來,跟中國製片公司合作,中國的資本因為扮演 了極其重要的角色,其他的等一等會變得融洽起來。」裘華順覺得中國電影暫時還走不出去,但至少資本可以先在全球市場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吳征像是更願意扮演投資者這個角色。他希望建立「一個是金融平台,為現有的製片公司提供直接股權投資。另一個是集中化營銷平台,建立分銷渠道,或者為 大型國際製片公司提供進入亞洲市場的營銷通路。」2012年2月,他宣佈與投資家及製片人傑克·艾伯茨合資成立「聯合東方製片」,準備拍攝《大清留美幼 童》,還與完美風暴娛樂公司導演林詣彬合作,每年拍攝兩到三部電影。


  「通過運作《云圖》這樣的超級大片,包括整個生產過程、財務模型、製作方式、融資手段、發行,都是特別好的學習和借鑑的機會。」裘華順一直想「用最低的成本,拍出最震撼的電影」,但他沒有成功過。


  拍攝地是個節約成本的辦法。這次《云圖》的拍攝地選在了德國,這比在美國本土拍攝要便宜得多。


  一些歐洲國家政府推出優惠政策吸引海外電影來本國投資拍攝。法國國家電影委員會CEO弗蘭克·普瑞歐(Franck Priot)2012年4月來到中國為法國電影招商引資的時候說,從2009年開始,法國政府制定了TRIP政策,規定海外影視機構每在法國本土消費 100萬歐元,即刻享受官方提供的20%的補貼,《盜夢空間》正是受到了這個項目的補助。


  電影在哪裡拍並沒有那麼重要,誰拍、拍什麼和怎麼拍才更重要。2003年和2004年上映昆汀·塔倫蒂諾的電影《殺死比爾》兩部曲幾乎完全在北影廠內 拍攝。製作團隊中也有不少中國人,但它是昆汀的電影。從另一個角度,例如導演何平看來,2008年的《木乃伊3》就是類似《殺死比爾》,或者《太陽帝國》 的狀況:中國就是「富士康」,甚至還不如富士康。


  合拍片的數量還在增加。2011年僅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獲准立項的合拍及協拍就有73部,審查通過合拍影片58部。2012年上海電影節期間,國影 基金宣佈,將以超過20億元人民幣的巨資投資10部合拍片,其中包括《龍卷傳奇》、《藏地密碼》等,以及與斯坦·李推出的一個「中國英雄」—《超能俠》。


  這些合拍片開始關心市場了。比如,《環形使者》、《鋼鐵俠3》和《敢死隊2》這樣的合拍片,即便裡面都出現了一張中國面孔,或者取景中國某個與紐約毫 無分別的城市,但這些都只是道具罷了。中國人們不希望像過去那樣為自己打上「made in China」的印記,可它們還是帶著濃厚的Designed by Hollywood的味道。


  除了像裘華順和吳征這樣選擇做一個「投資人」之外,一些人開始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掌握主動權。上海電影集團即將要開拍的二戰題材電影《魔咒鋼琴》,任仲倫表示中方掌控了從電影前期籌備、劇本開發、演員選擇、拍攝製作到發行的一系列運作。


  但對於裘華順這樣的「小公司」來說,接下來,他想實際操作一下,想要製作一部能夠「走向世界的國產史詩大片《圓明園》」—但可能這只是他的一個計劃,目前劇本還沒有完成。但樂觀地想,至少對於裘華順來說,這是個開始。


  無論如何,在此之前,《云圖》將於10月26日在北美地區上映,它瞄準了2013年的奧斯卡獎。這使得裘華順有機會證明自己—至少能檢驗一下投資能力。


合拍片 合拍 中的 的新 角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046

都有一本自己的賬 中美合拍片糾結中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0328

「好萊塢現在的態度,中國人投資讓他們拍電影,他們很開心,這是天上掉餡餅,是傻錢;如果中國人要和美國人一起拍電影,他們就要想一想了。」美國南加州大學電影系教授斯坦利·羅森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中國機會」、「中美合拍」,在2014年成為中國電影界和好萊塢對話時頻繁出現的關鍵詞。「合拍」從中國明星在好萊塢大片裡「打醬油」,開始向高規格、縱深化發展——2014年4月19日,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與派拉蒙影業宣佈,將合作拍攝3D奇幻動作大片《馬可·波羅》。片方宣傳,影片將由「好萊塢某一線著名導演執導,匯聚好萊塢、中國及韓國一線明星陣容」。

就在中美「牽手」的前一天,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舉辦的「中美合拍」專家論壇上,美國導演奧利弗·斯通卻當著台下廣電系統的官員發起牢騷:「現在是時候了。你得開始拍關於毛澤東,關於文化大革命的電影。只有這樣做,你才能開放,你才能攪活死水,允許真正的創造力在這個國家出現。這才是真正實現合拍的基礎……我曾經三次試圖和這個國家合作拍片,都是不歡而散。」斯通的這番發言被《好萊塢報導》披露出來,廣為流傳。

中美電影「合拍」,機會和矛盾一直並存。在2013年底洛杉磯召開的第三屆美中電影高峰論壇中得到了集中體現。

「這就是在設置障礙嘛!」

美中電影高峰論壇是一個民間論壇,從2010年舉辦第一屆開始,每年討論的核心話題都一樣:中美電影合拍。論壇售票入場,第一屆只售20美元,如今漲到250美元一張。參加論壇的觀眾,大部分是希望到中國去淘金的西方電影人、投資者,還有少數來自國內。

好萊塢六大公司以前是論壇請來「看看」的客人,如今成了論壇的核心合作夥伴。論壇結束後的晚宴需要額外付500美元買門票——和六大公司老總共進晚餐,說不定就能在飯桌上談成一筆合作的生意。晚宴開場前,門票早已售罄。

「中美合拍是必做的一種商業模式,因為有這麼大的一個經濟需求。」美中電影高峰論壇主席蕭培寰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簡稱「合拍公司」)總經理張恂成為論壇的焦點人物。合拍公司受國家電影主管部門委託,負責中外合拍片的管理、協調和服務;合拍片能不能立項,合拍公司說了算。在洛杉磯比特摩爾千禧酒店,張恂特意選在午餐時間,而非正式的論壇發言時間出現。「我就是來和大家聊聊天。」她站上餐廳中央的一個小舞台說。蕭培寰臨時充當她的翻譯。很快,台下許多嘉賓放下手中刀叉,圍過來聽她說話。

審讀劇本是合拍公司重要的工作之一,一個劇本到合拍公司,起碼有三個人來看,涉及色情、暴力、宗教問題,傷害第三國感情的——比如中美合拍,就把其他國家貶低得一無是處——這些情節一律會被刪改。「最重要的,我們不希望在劇本裡看到中國的形象不是販毒的,就是打架鬥毆的,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我們希望看到的中國是很陽光的。」張恂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除了劇本,還有一些硬指標:雙方共同投資,投資低的一方不能低於20%;共同創作,這個故事要跟中國「有機地相關」。只有很少一部分內容在中國拍攝是不夠的,需要中國演員在影片中擔任主要角色。

「中國演員一定要在主要的位置。」對外方投資者而言,這意味著在國際市場上缺乏賣相。種種限制之下,許多當時號稱「合拍」的影片,最後都沒有拍成,或者失去合拍片身份,打回進口片原形,比如2012年上映的《敢死隊2》、《環形使者》。

張恂的發言讓台下的許多西方電影人感到沮喪,「這就是在設置障礙嘛!」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獨立製片人抱怨。

博納影業總裁於冬、樂視影業CEO張昭、索尼中國區業務負責人迪笛·尼克爾森、威秀娛樂集團亞洲總裁艾秋興等,都是這屆論壇的嘉賓。這些大公司的代表顯然更願意談「中國機會」,合拍過程中碰到什麼具體的困難,大家都不願多說。

薛曉路作為中國票房神話的代表被請到了台上。2013年,她執導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以3000萬人民幣成本,收穫了超過5億的高票房。在薛曉路看來,《北京遇上西雅圖》其實是個老套的美國式浪漫喜劇,而中國年輕觀眾多年來接受美國電影「熏陶」,這樣的敘事讓他們舒服。年輕女性在社會中的曲折、同性愛情的合理性等問題,也是當下中國時時發生的。

「很多美國類型片在中國市場都是缺位的,所以我覺得未來,中國電影市場很有潛力。」薛曉路說。

查理·科克爾是一家電影投資策略諮詢公司的總經理,這家公司目前為吳宇森的《飛虎群英》和成龍的《絕地逃亡》處理美國融資事務。「中國人以為美國電影協會(MPAA)是政府機構,我們需要向他們解釋MPAA的責任在於阻擋政府干涉。」科克爾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中美電影人合作中的摩擦,是從常識開始的。好萊塢在電子化賬款支付等方面十分成熟,而中國很多地方還依賴傳統支付方式;中方在合同條款、保險意識方面不夠強,製片方的財政系統和法律保障不成熟。在成龍的電影項目,科克爾要特別敦促中方坐下來,在律師陪同下和他們簽署一份45頁的合約。

從完全不可行到非做不可

蕭培寰是「中美合拍」第一批「吃螃蟹」的人。9歲時,他隨父親從台灣去往美國定居。1990年代,蕭培寰曾為加利福尼亞州議會娛樂產業特別委員會擔任政策顧問,參與這個行業公共政策的起草和制定,建立起一些政府資源。

1994年被稱為中國的「進口分賬片元年」,好萊塢大片正式以分賬模式進入中國市場,雖然當時只有10部。

中美兩國電影界其實都想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我覺得應該有人來協調這件事情。」蕭培寰說,1995年,他向美國白宮提交申請,希望能在中國舉辦一次電影產業會議,讓兩國電影界人士坐下來,聽聽對方的聲音。這個提議很快得到了白宮的支持。

「那時候第一部分賬大片已經開始了,白宮方面希望保護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同時也希望能夠擴大中國的市場;中國方面,也希望促進自己行業的學習。」蕭培寰說,在上海舉辦的第一次會議,美國叫「美中電影產業會議」,中方翻譯為「中美電影產業會議」,「大家都想當第一」。

蕭培寰帶領一百多位美國電影協會成員參會,包括好萊塢的電影導演、製片人,好萊塢六大公司都派了高層代表。會議地點特意選在了在上海的錦江小禮堂,當年尼克松訪華與周恩來總理共同發表《中美聯合公報》的地方。

中美雙方談了電影合拍和知識產權保護。「雖然看到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更多是建立友誼、互相的好奇。」蕭培寰對南方週末記者回憶,他在那次會議上遇到了導演季爾廉(Jule Gilfillan),他們決定試一試合拍電影。

1997年,蕭培寰出品了第一部中美合拍電影《夏日情動》,講述美國姑娘麗亞和一個華裔美國男青年、一個中國圍棋手之間的感情故事。「中美合拍」是這樣體現的:導演季爾廉是美國人,製片人來自中國;主演中,美國演員是凱瑟琳、吳大維,中國演員是耿樂。電影場景95%以上在中國拍攝。

但那時合拍市場遠沒有成熟。「說穿了就是外國人對中國的興趣,那時還是在文化大革命這類故事,對老百姓的生活不是很感興趣。」蕭培寰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2006年,蕭培寰聯合曾在哥倫比亞、華納兄弟等電影公司擔任高管的數名華人經理人,組建了一個電影私募基金,取名「鐵池」。蕭培寰再次把「合拍」概念提了出來,計劃五年內投資拍攝20到30部「有中國元素的電影」。

「《英雄》、《臥虎藏龍》的轟動之後,重新讓外國人覺得中國電影市場還是有前途的。」蕭培寰回憶。「鐵池」成立時,好萊塢向中國出口電影正面臨瓶頸:由於進口片在中國受到各方面政策限制,加上收益分成只有17%,美國電影公司在中國電影市場的收益基本已經觸到天花板。投資合拍片,則可以擺脫進口配額束縛。

但「鐵池」很快就在中國遭遇了水土不服。如果完全按照好萊塢投資電影的流程,每個環節都要經過眾多律師的反覆考量和論證,論證的結果是:投資中國電影已經完全不可行。因為中國缺了很多行業基礎設施,比如收賬公司。

跟中國合作夥伴也經歷了一番磨合,「一開始是選定中影作為合作方,但是中影突然有了一些領導班子的變動,我們基本上就又要重新適應。」蕭培寰說。

全球金融危機,「鐵池」背後的投資承諾,也在一夜之間完全消失。「鐵池」漸漸沒了聲音。

美中電影高峰論壇是蕭培寰的再出發。已經在他計劃裡的合拍片,包括與樂視合作、投資4000萬美元拍攝一個超人版的十八羅漢電影《十八傳奇》,請來美國舞蹈真人秀《舞魅天下》的編劇和導演,拍攝一部舞蹈與功夫相結合的青春電影。

在蕭培寰看來,好萊塢對中國的態度已經在改變,「一開始他們還有很多為什麼,你知識產權狀況怎麼樣,現在慢慢都覺得那些問題不是很重要,就已經下定決心了非做(合拍)不可。」

都有 一本 自己 的賬 中美 合拍片 合拍 糾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938

上影節片單掃描:合拍片、續集熱,誰最會在資本市場講故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620/156710.shtml

上影節片單掃描:合拍片、續集熱,誰最會在資本市場講故事?
娛樂資本論 娛樂資本論

上影節片單掃描:合拍片、續集熱,誰最會在資本市場講故事?

奇幻、科幻和體育競技等目前尚未火熱的題材將走上大銀幕,而國際大片背後也將有越來越多中國企業的身影。

作者:曹樂溪

制圖:陳夢茹

第19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今晚落幕,撇開跑斷腿的記者、說幹嘴的嘉賓和看花眼的××之夜不談,我們還是來正經聊聊今年上影節公布了哪些電影項目吧。

娛樂資本論整理了阿里影業、萬達影業、基美影業、合一影業、1905影業、檸萌影業等15家公司的片單,如果這些項目沒有跳票的話,那麽未來中國電影將迎來類型百花齊放的狀態:奇幻、科幻和體育競技等目前尚未火熱的題材將走上大銀幕,而國際大片背後也將有越來越多中國企業的身影。

趨勢一中國電影進入續集時代,能否做出品牌?

1

除了以上9部續集電影,娛樂資本論註意到有不少新公司直接制定了IP系列開發的策略。比如因《大聖歸來》一炮走紅的天空之城影業,圍繞東方魔幻主題公布了《西遊記之混世四猴》、《奇俠傳》和《十二宮》三部電影,其中《混世四猴》將延續《大聖歸來》的品牌,而另外兩部同樣主打東方超級英雄。

“好萊塢的英雄片多是陣營系列,這點我們需要學習。”天空之城影業創始人路偉認為:“我們不做IP電影,而要做出品牌電影來。未來的每一個要投資的電影題材我們都計劃花7-10年的時間,做成一個系列,做出一個鏈條,拓展作品的空間的寬度以及時間的長度。”

而一響天開文化的片單中則出現了“五個一工程”:《一念成魔》《一夫當關》《一城半妖》《一擊必殺》《一念永恒》分別涉及推理懸疑、戰爭反恐、仿古仙俠等不同題材,可以看出公司更想推的是“一響天開”這個品牌。

元力影業的影視計劃更為宏觀,專門成立了元力璇璣工作室,根據墨熊《混沌之城》在10年內打造9部電影和9部電視劇,打造一個超級IP。在元力影業ceo楊璐看來,只有像漫威那樣圍繞一部作品搭建世界觀,並通過系列電影不斷強化IP符號的價值,國產電影才能真正出現品牌之作。

不過娛樂資本論也註意到,一些電影在口碑並不好甚至未上映的情況下就匆忙推出續集。對此,一位業內人士表示這種現象很常見:“一種情況是續集版權換了一家公司來做,要提早宣傳,有利於公司形象;另一種可能就是給資本市場說故事,證明自己有IP儲備,盈利前景可觀。現在IP熱嘛,先拿到錢是王道。”

趨勢二沒有一部合拍片,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做電影的?

 

2

 

合拍片算是國產電影走向國際化的一條重要路徑,美國和韓國歷來是中國與海外進行電影時的首選,不過往往雷聲大雨點小,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的案例不多。從這次公布的片單來看,除了《長城》都是由國外導演來執導,誰能第一個打開中國市場?從題材和演員來看似乎基美影業的兩部作品比較討巧。

除了合拍片,更多好萊塢大片背後頻現中國資本。比如基美影業一次性公布了《九條命》《24小時生存》《超體2》《瘋狂拉力賽》《克隆人》《盜潛黃金城》等6部國際巨制;在嘗到《魔獸》的甜頭後,萬達影業又陸續公布了《忍者神龜2:破影而出》《金剛狼3》《環太平洋2》《哥斯拉2》《科洛弗道十號》《鐵拳》《裴小姐的奇幻城堡》;行業新秀檸萌影業則入手了明星陣容強大的柏林電影節參賽影片《天才捕手》。

趨勢三電影類型初現多元化,魔幻電影或將迎來大年?

 

3

 

盡管愛情喜劇和動作懸疑片仍然是各家電影公司青睞的題材,不過也有越來越多另類電影逐漸湧現,比如阿里影業要將吳曉波描寫中國商界歷史的《激蕩三十年》搬上大銀幕,一向不走尋常路的嘉映影業推出傳記片《李娜》和改編自嚴歌苓同名小說的《白麻雀》,萬達影業則計劃拍攝號稱“中國第一部院線電競題材電影”的《電競狂潮》。

在令人眼花繚亂的片單中,玄幻題材似乎成了兵家必爭之地。奇幻片的火爆可能與《美人魚》帶起來的熱度有關,也是年輕觀眾青睞的主題;體育勵誌電影似乎比往年更多見,但考慮到以往的撲街成績,電影最終面世時也許會以青春片或者勵誌片來包裝。

另外《三體》雖然還沒上映,但似乎已帶火國內的科幻電影市場。老實說,中國已經好多年沒有出現像樣的科幻片了,按照熱門題材風水輪流轉的道理,怎麽著也該輪到這兒,同時這兩年資金支持和特效技術已經不再是阻礙國產科幻電影的難題。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科幻電影未來會是中國電影非常重要的類型,但發展成熟需要一定時間。“科幻片我們這麽多年一直在尋找和觀望,也談了很多項目,但難產不光是技術上的問題,還有理念、視野上的難題。”嘉映影業董事長覃宏認為,“中國過去的電影人更擅長劇情片,科幻片方面的人才相對欠缺。當然現在越來越好, 85後、90後對技術的了解要遠遠高於我們這些歲數大的。”

近日《三體》爆出電影無限期推遲的傳聞,出品方遊族影業遭遇人事變動,特效團隊VHQ被換下,轉由國內特效公司承制。據爆料者稱,《三體》由於拍得太差導致之前拍攝素材被棄用,這對於後續洶湧而來的科幻大片也許算是潑了一頭冷水。值得註意的是,本次電影節片單中的科幻電影除了《矛盾戰爭》已發布預告片並定檔2017年,其他項目都還在籌備中,也許只有當具體影片上映了,我們才有底氣去下科幻電影是否崛起的論斷。

在千和影業總裁白雪琨看來,目前很難從片單類型分析未來中國電影的發展趨勢:“決定趨勢的應是故事和建立在故事上的電影工業技術配套。而目前大家還是從ip本身的話題炒點來決定做哪些電影。”

趨勢四新公司+新片單+新導演,能改變中國電影的未來麽?

今年在發布片單的同時,娛樂資本論註意到越來越多陌生的名字出現在電影主創團隊中,不少公司在項目發布會上還宣布了電影人才培養計劃,比如演員黃渤發起的“HB+U”將資助新導演拍電影,而天空之城影業成立“馬燈電影”和兄弟公司“放大電影”,則旨在幫助新電影人找到更多的投資和宣發渠道。

檸檬影業片單中有兩個原創項目都啟用了新銳導演,一部是由編劇余曦首次執導的警匪類型片《尖刀機動隊》,另一部是由臺灣導演傅天余執導的高概念愛情輕喜劇《愛情凍住了》。

檸萌影業執行副總裁周元透露,檸萌影業的影視開發團隊一直在廣泛接觸年輕編劇和導演,最看重的是他們在過往作品中展現出來的潛力和創作理念。

嘉映影業的片單上也出現了新人導演的身影:女導演唐曉白歷時三年打造的公路喜劇《玩命嫁期》;創作歌手吳克羣推出導演處女作《酸菜泡菜配》;新人導演唐宇和連奕琦則分別在《肇事者》和《冰封迷案》中獨挑大梁。

一響天開影業則發布了“星生代計劃”,扶持12位新人導演和3位編劇。不難看出,多數公布新導演項目的公司都是新成立的電影公司,一方面是由於資深大導資源競爭激烈,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在這些新導演身上能夠看到更多未來發展的可能性與潛力。我們只是祈望這些新銳導演不會和新興公司一起,在這場由資本驅動的電影市場巨輪中曇花一現,而是真正能夠交出像樣的作品來。

趨勢五

國產動畫告別低齡時代?

 

4

 

這次上影節公布的動畫片片單數量幾乎不亞於電影,可以說自從去年的《大聖歸來》到今年的《瘋狂動物城》,再到暑期紮堆上映的《我叫MT》、《大魚海棠》和《搖滾藏獒》,動畫市場迎來了一個風口;而從項目來看,不同於以往低齡動畫占據主流,主打青少年市場的動畫電影明顯增多。

一位資深動漫影迷就告訴娛樂資本論,從今年上影節公布的片單來看,動畫題材和風格更為多元:“以前也有青少年動畫,但是以冒險少年向為主。今年有改編科幻作家韓松比較嚴肅沈重的作品《紅色海洋》,還有木甲朋克風格的《墨戰》,光看片單我就心潮澎湃了,有些作品應該是沖著獲獎去的,十分期待。”

在娛樂資本論看來,盡管走進電影院為動畫作品買單仍然不是多數觀眾的習慣,但國產動畫電影打破15億票房的天花板也許只是時間問題。真正的關鍵還是在於,我們什麽時候能夠做出不輸於喜羊羊、熊出沒的青少年甚至成人動畫品牌,能夠有系列開發以及後續衍生產品的可能性。

上海電影節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上影 節片 單掃 掃描 合拍片 合拍 續集 誰最 最會 會在 資本 市場 講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186

陳果︰年輕人抗拒合拍片

1 : GS(14)@2017-06-25 09:57:09

■陳果稱現時拍本土電影吃力不討好。仇志德攝



【本報訊】導演陳果的作品《香港製造》是回歸前,唯一一部透徹講97的電影,數碼修復版將會在今年7.1重新上映。當年電影的出現是基於一個偶然,陳果早前重回《香》片其中一個場景和合石墳場接受訪問時透露,當年劉德華的公司完成《天與地》拍攝,剩下4萬多呎過期菲林,陳果說:「佢哋公司可能唔拍戲囉喎,所以擺喺我度。」97來臨加上業界的幾部類似作品,令陳果覺得不夠過癮,促成《香》片誕生。



■《香港製造》今日已成為回歸電影的經典,數碼修復版亦將於今年七一放映。

■問到墳場取景是否有寓意,陳果指因入行前看了徐克的《第一類型危險》於墳場取景,便決心要在墳場拍攝。


「社會分化兩極難討好」

陳果認為合拍片製作費越來越大,但港人對合拍片越來越反感,「呢個都係年輕人嘅心情反抗,另一樣係潛意識咁抗拒,覺得係舊戲重做一次」,不少合拍片題材,港片都已拍過。陳稱:「我都係拍平戲出身,但今日返嚟香港再拍嘅時候,都係覺得好難,一來人工、物價貴咗,最大問題係社會分化成兩極,好難討好是但一面。」■記者馮國康



■導演陳果重臨當年《香港製造》的拍攝場地。

■陳果打趣預測二十年後,《香港製造》有機會在內地放映。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623/20065658
陳果 年輕人 年輕 抗拒 合拍片 合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6825

內地新春3日票房破30億 去年6日33億 國產合拍片大收

1 : GS(14)@2018-02-19 22:47:58

【明報專訊】狗年內地賀歲票房有望一洗近年增速滑落之頹風。據內地實時票房平台「貓眼」統計,截至昨晚7時,新春首三日票房達30.5億元(人民幣·下同),迫近去年春節首六日33億元的總票房紀錄,以此預測,今年內地賀歲票房增速有望大幅超越去年,或創近年新高。

明報記者 陳子凌

其中,內地大年初一(16日)的票房已錄得13億元,按年增長62%,打破中國電影單日票房紀錄,觀眾人次達到3190萬,按年增長50%;同時也打破了全球單一市場單日票房紀錄,此前紀錄為2015年12月18日《星球大戰7》上映期間,北美地區創下的1.37億美元(約8.7億元人民幣)。

年初一收13億 中國單日票房新高

值得注意是,從農曆新年檔期總票房來看,由2010年至2017年,新春票房收入基本上逐年增加,從2010年的3億元增至2017年的33億元,7年間增幅達11倍。但從增速來看,2017年農曆新年首六日的總票房,按年增速跌至不足10%(見圖),較之前幾年的雙位數增長有明顯下滑。不過,由於今年首三日票房已經超過30億元,因此今年農曆新年總票房有望扭轉下滑趨勢,增速或創近年新高。

印度片成海外電影票房第一

另一方面,今年農曆新年票房仍然是國產及合拍片天下,佔據了首六位,而最高票房的海外電影,卻意外地並非荷里活大片,而是印度電影《神秘巨星》,但與排第六的《祖宗十九代》相比,票房收入相距極遠(見表)。

農曆新年票房向好也令內地一眾傳媒股被看高一線,6部春節檔期電影便有10間A股公司參與,除了光線傳媒、中影這些內地大公司之外,萬達電影也參與了當中兩部,分別是《唐人街探案2》及《熊出沒之變形記》。

分析:電影行業估值已見底

中信證券認為,目前電影行業從估值上看,基本已經回落到歷史中位數水平。由於上市的電影公司盈利情况優於行業平均水平,板塊估值已屆見底,而龍頭公司業績回升對估值修復產生積極的推動作用。

該行表示,看好一類是具有大量內容儲備、且具有優質作品開發能力的電影製作公司,重點推薦光線傳媒;另一類是具有異地擴張和產業鏈拓展能力的院線龍頭,重點推薦萬達院線及中影。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246&issue=20180219
內地 新春 票房 30 去年 33 國產 合拍片 合拍 大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51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