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欣泰跌停秀“怪象” 吃瓜群眾上當跌停板上買吃虧

A股之大,無奇不有。7月12日,因欺詐發行要被永久退市的*欣泰,竟然在複牌首日的跌停板上斬獲千萬成交,驚呆了交易所和一眾券商。

雖然深交所午間加急發布公告喊話:*欣泰因欺詐發行暫停上市後不能恢複上市,且創業板沒有重新上市的制度安排。但仍舊沒擋住“吃瓜群眾”買買買的雙手,最終收盤成交4008萬元。而這之中,不排除部分投資者被無聊騙子冒充券商名義,以新股申購為幌子誘導買入。

這廂散戶忙著買吃虧,而那廂不能賣出的私募機構只能忍淚幹瞪眼。按照交易規則,持股超過5%以上的股東賣出前需公告才可,顯然在二季度才成為*欣泰二股東的創世翔就得吃這個“啞巴虧”。此外,創世翔的虧損也並不在興業證券先行賠付條件之內,對此這家陽光私募並不“服氣”。《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了解到,創世翔方面已向監管層“叫屈”,並聘請律師團來與興業證券交涉。

吃瓜群眾上當買“吃虧”

作為退市新規下的退市第一股,*欣泰在確認將永久退市後於7月12日複牌,而在接下來30個交易日後,該公司要等待深交所作出股票暫停上市的決定。

“今天還買*欣泰,那就是買吃虧買上當,不能理解。”一名資深券商人士在*欣泰複牌前向《第一財經日報》預計,這家公司複牌將有數個無量跌停,在他看來,複牌買*欣泰,買多少送多少,幾乎等於做慈善。顯然,12日的結果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屆群眾還真有膽•••••”對於韭菜的飛蛾撲火,在旁觀望的券商人士均難以理解,好奇其中原因。深交所也於午間緊急發布風險提示。在這之後隨之而來的,是某社交網站開始流傳有申萬宏源的客戶收到短信稱,被建議申購新股300372,而這正是*欣泰的代碼。

不過,很快就有投資人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自己收到了申萬宏源的辟謠信息。之後,申萬宏源正式在其官網發布聲明稱:“近日,有人冒用申萬宏源證券有限公司名義發布有關欣泰電氣新股申購的虛假信息,敬請投資者加強信息識別,提高風險防範能力。”

雖然烏龍得以澄清,但騙子的趁火打劫,誘導群眾買入卻被調侃為導致韭菜堅持“火中取栗”,*欣泰得以成交超4000萬元怪相的原因。

“我們已經查看今天有沒有客戶在買了,會提示風險的。”興業證券也告訴《第一財經日報》公司正在排查是否真有客戶買入,若有將再次進行風險提示。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註意到,粗看之下,12日*欣泰在13.10元/股的跌停板上,成交4008萬元,封單近46萬手。但實際上,該公司當日賣盤50多萬手,而成交率也並不高,尚不足6%,而這已讓市場難以理解,為何有人願意做完全的接盤俠。

土豪機構幹瞪眼

“因為這事,我已經兩個星期晚上12點之前都不能回家了。”接近創世翔方面的相關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由於未曾料到*欣泰會受到永久退市的處罰,創世翔目前上下忙碌於應對此事。

而最為關鍵的是,由於目創世翔在今年第二季度才成為*欣泰第二當家,持股超5%。這意味著,這家陽光私募目前既不能找興業證券先行賠付,也不能立即賣出股票止損。

今年3月1日至4月20日,*欣泰尚在被立案調查而處罰結果未出之時,創勢翔一舉通過旗下共計22個信托賬戶,先後購買了*欣泰859.1萬股和856.47萬股股份,兩次觸及舉牌線,並最終以10%的持股比例成為欣泰電氣第二大股東。根據當時披露的交易價顯示,

兩次舉牌均價分別為每股13.28元和每股14.02元,各耗資1.12億元和1.2億元。

按照市場普遍的預計,由於*欣泰沒有退市後重回A股的希望,接下來連續跌停幾乎成為必然,而這意味著創世翔或面臨上億的虧損,而這部分虧損興業證券並不負責。

按照目前興業證券先行賠付的相關細則,在*欣泰虛假陳述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後買入欣泰電氣股票的投資者並不屬於賠付的範圍內。也就是說,從揭露日(2015年7月14日)或更正日(2015年11 月27 日或12 月10 日)起至停牌日(2016年5月23日)期間買入欣泰電氣股票的投資者不能獲得本次賠償。

“對於先行賠付,並不應該是興業證券決定哪些能賠哪些不能賠的。”上述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創世翔已向興業證券提出賠付異議,並聘請相關律師團就此事與興業證券交涉。而對於股票目前無法立即處理以及賠付問題,也將準備與監管層進行二次溝通。

值得玩味的是,*欣泰的今天或許真的超出了創世翔掌門人黃平的預料。一個月前,市場瘋傳*欣泰將被退市,黃平曾在其朋友圈轉發相關報道稱:“在低位年初不信任不看好贖回產品的人,後面很多產品都漲了幾十點,您後悔嗎?”

而今,黃平又將帶領創世翔如何應對成為外界關註的焦點,《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試圖就此聯系黃平,但截至發稿電話並未接通,不過,有創世翔內部人士表示,公司目前不方便對外表態。

欣泰 跌停 怪象 吃瓜 群眾 上當 跌停板 上買 吃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434

王健林回應“首富還是首負”:要麽是真不懂 要麽是誤導吃瓜群眾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12-10/1060497.html

“2016(第十五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於12月10-11日在北京舉行,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主席王健林出席並做了主題演講。

王健林在演講中提到中國企業家領袖年會的重要作用有三點,第一,獲取新的思想;第二,認識新朋友;第三,談成新生意。“不管你是來獲取新的思想,還是結識新的朋友,或者你談成了、即將談成的未來新的生意,這都是我們這個峰會重要的作用之一。”

除了主題演講以外,他還回應了四個外界關心的問題。

回應“首富還是首負”

在回答“首富OR首負”的問題時,王健林解釋稱,第一,所謂的4000多億負債是萬達商業公司的,而不是他個人的,對象搞錯了。第二,評價負債時,還要看資產有多少,如果兩者差不多,那問題就不大。萬達商業的資產是2900多億,“他故意不說資產,只說負債”。第三,房地產的負債比較特殊,因為預售是算在負債里面的,只有等房地產拿到竣工證才算收入。第四,如果說凈資產,萬達商業截止到今年6月30日,凈資產有1900多億,年底凈資產肯定超過2000億。“這公司差嗎?”第五,王健林表示,自己持有的萬達商業和萬達院線的股票加起來總共有1500億,但在銀行沒有任何抵押股票的行為,“如果我真缺錢,就去抵押了”。他還表示,自己財富的絕大部分將來要捐獻社會,現在只是享受追逐財富的過程。

這個報道連續兩三年了,要麽寫報道的人是真不懂,要麽就是真懂,但只說一半,為的是誤導吃瓜群眾,王健林表示。

關於接班人

在談到接班人的問題時,王健林表示,與王思聰溝通過,“但他不願意過我這樣的生活,不過這個問題還來得及考慮,交給職業經理人也許會更好”,他表示,現在備選的人有好幾個,五個產業集團都不錯,不會特意培養,而是讓他們自己發展。

關於特朗普當選是否會對美國投資產生影響

在回答特朗普當選是否會對美國投資產生影響時,王健林表示,還要靜觀特朗普的決策,但前幾天與美國電影協會主席見面時,對方問是否需要給特朗普帶話,王健林當時回答說,“萬達在美國投了一百多億美金,有兩萬多員工,(如果政策)搞得不好,他們就沒飯吃”。

關於和迪士尼的關系

王健林曾表示,只要萬達在,就讓大陸的迪士尼樂園20年內賺不到錢。現場有人問“是否還堅持這個觀點”時,王健林表示,“我剛剛訪問迪士尼總部,我們有很親密的合影,你又來挑事兒了,我不能回答你”。但王健林分析稱,迪士尼今年有可能會成為全球票房第一的企業,雖然每年拍片數量少,但部部都賺錢。迪士尼從來不合拍片,因為涉及到IP,此外,迪士尼不僅在電影賺錢,在售賣IP周邊產品方面賺得更多,這都值得學習。 

以下為王健林演講實錄:

尊敬的各位企業家、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我非常榮幸作為中國企業家年會的主席致詞,對大家的蒞臨表示熱烈的歡迎。

中國企業家領袖年會已經走過15年,伴隨著中國企業家群體的成長,見證了公司改變中國的力量。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已經成為守住企業家精神,傳播企業家思想,前瞻商業趨勢的年度商業頂級盛會。每年都會推進一大批中國知名企業領袖參會演講,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已經成為行業的品牌。

中國領袖年會有益,有三點,大家為什麽這麽踴躍來,我總結。

第一,獲取新的思想。每年年會都是最熱的經濟話題,還有經濟學家的分析,參會嘉賓可以從年會上獲取嶄新的思想,這一屆峰會迎來上百個企業領袖,話題非常全面,我們相信他們一定會呈現最新的商業思想,與會者一定會受益匪淺。

第二,認識新朋友。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也是企業家們聚會的平臺,中國的企業家平時管理企業很忙,一年難得聚幾次,特別是這麽多企業聚在一起更是難得。今天來的企業家大部分都是熟人,但是每一屆都有很多新的面孔加入,這是令人高興的一件事情,長江後浪推前浪,中國需要更多的新的企業領袖走向前臺,這也是帶領中國經濟的新企業,所以企業領袖年會也是結識新朋友的好機會。

第三,談成新生意。企業家聚在一起,除了交流思想,探討企業管理之外,更重要還有談生意。生意無處不在,商機無處不在,有的生意就是在聚會的時候談成的,閑聊的時候談成的,所以參加這個大會也說不定能捕捉商機。

不管你是來獲取新的思想,還是結識新的朋友,或者你談成了、即將談成的未來新的生意,這都是我們這個峰會重要的作用之一。所以我也祝願企業領袖峰會越辦越好。謝謝大家。

王健 回應 首富 還是 首負 要麼 是真 真不 不懂 誤導 吃瓜 群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019

獨家│吃瓜群眾以為卓偉被攝影團隊炒魷魚,其實背後是創始人間的矛盾爆發……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03/1101227.html

每經影視記者 牟璇 杜蔚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後院失火!

前段時間,卓偉醞釀12年的大料:白百何新聞曝光,讓卓偉又火了一把,連續幾天的新浪微博熱搜都是相關熱詞。

不過,正值春風得意的卓偉今日(5月3日)最大的新聞不是明星八卦,而是自己的攝影團隊集體辭職。

5月3日下午,新浪微博一個名為“新風行工作室”的發布一則微博,內容為“山高水遠 初心不變”的辭職信。

▲圖據新風行工作室微博

此事在網上引發了熱議,有網友懷疑是卓偉自己的炒作,也有網友猜測是因為分賬不均造成攝影團隊出走。對此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第一間聯系到了一位知情人士,據該人士透露,是馮科帶領攝影團隊“出走”的,就是兩個創始人要分家了!據悉,馮科是風行工作室攝影團隊的負責人,和卓偉也是多年來的老搭檔。

隨後,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分別致電卓偉和馮科詢問此事,但前者直接掛斷了電話,後者則已關機。

1、“中國第一狗仔”被炒?不是炒作!

“中國第一狗仔”卓偉動不動就會甩出猛料:張藝謀超生、章子怡和撒貝寧及汪峰之間的兩段戀情、文章出軌姚笛、劉愷威和王鷗深夜獨處……還偷拍到董潔出軌的鐵證,以及“迫使”高圓圓承認了和趙又廷的戀情。不少爆料,都曾掀起娛樂圈的小風暴。

但今天,卓偉卻被自己的攝影團隊拋棄了!“新風行工作室”發布了一條內容為“山高水遠 初心不變”的集體辭職微博。

詳細內容如下:

尊敬的卓偉先生:

您好,我們是風行工作室的攝影師,因為工作理念沖突,經過慎重商討我們決定集體向您提出辭職。

風行工作室成立至今走過無數的風雨,我們中大部分人也在這個工作崗位上一路相隨。您作為風行工作室的聯合創始人和新聞發言人,我們之間一直合作的非常默契。每當看到“撰稿:卓偉,圖片:風行工作室”這樣的字樣出現在媒體上時,我們內心都會充滿自豪和滿足。帶著很多人對“狗仔”異樣的眼光把熱情再次投入到一次又一次的工作中,感謝您這麽多年的引導和關照。

風行工作室一直以“事實真相”作為作業準則,力求能夠給大家呈現出最為真實的娛樂行業萬象。但我們深知,八卦不是捕風捉影的猜測,需要一番番求真求實。爆料不是一個人的舞臺,需要整個團隊通力協作。近期,您在各個平臺的個人秀己經人聲鼎沸如火如荼。我們想說,“中國第一狗仔”是團隊結晶,承載著風行工作室對娛樂行業的視角和態度,而不是一個明星網紅。我們尊重工作,靠實力戰鬥。不希望辛苦完成的工作成果變成某個個體搏眼球的工具。所以,我們集體提出辭職。

公開發信是因為我們一直在鏡頭背後,不善言辭,眾人七嘴八舌湊出這一封辭職信,這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集體發聲。需要重點強調的是,辭職是我們的群體行為,其中並沒有“分贓不均”,請大家不要過度揣測,“風行”是我們集體血汗凝結,是我們身上擦不掉的印記。辭職後我們將集結成“新風行工作室”,繼續奮鬥在娛樂新聞第一線。在此祝福卓偉先生披荊斬棘一帆風順。

山高水遠,江湖再見。

風行工作室全體攝影師

2017年5月3日

這個只發布了一條微博的賬號迅速引起“吃瓜群眾”的集體關註,有不少群眾大聲叫好,也有人認為是疑似炒作。

▲圖據網友評論

對此,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立即向風行相關工作人員核實,該人士表示該事件屬實。而隨後,一位風行工作室攝影師也向記者證實,“新風行工作室”這一微博號確實是他們註冊的,辭職信也屬實。

據了解,風行工作室核心攝影團隊共10來人,基本采取團隊作戰的方式,不少爆炸性的新聞也都是他們長期蹲點拍攝出來的。該人士稱,事先並未通知卓偉先生本人,這封信便是他們攝影團隊的集體意思,並且新風行工作室已經成立。

當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問詢卓偉是否聯系過了他們時,該人士稱自己還在外地,至於聯系過隊長沒有他也不知情,不過卓偉並未聯系他本人。

另一方面,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也致電卓偉本人手機,但其並未接聽。不過,記者註意到卓偉的微博迅速更新置頂了一條消息:“我很好,風行還在,周一見,還有料。”

▲圖據卓偉微博

有意思的是,百度百科中,“卓偉”詞條下已經迅速更新了攝影師集體辭職的消息。

▲圖據百度百科

說起風行工作室,很多吃瓜群眾或許並不陌生,其成立於2006年11月,核心成員有內地第一狗仔之稱的卓偉和內地第一圖片狗仔的馮科,一個擅長文字一個精於偷拍,兩人“一文一武”、相輔相成。

值得註意的是,在今年3月,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就曾在橫店與卓偉的攝影師一同跟拍明星,真實體驗過狗仔們的工作狀況。當是除了跟著記者們到現場去拍一些明星拍戲的花絮外,狗仔弟弟們更多的精力是放在長期跟蹤一些大新聞上,熬夜、被追趕都是常事,當時也向他們打聽到了一些具體盯人的細節以及遇見過的緊急狀況。

想看跟狗仔弟弟“偷師”的具體內容請戳鏈接《獨家連載│橫漂偷師“卓偉狗仔”,你不知道的絕技都在這里!》

2、獨家猛料:風行工作室兩創始人欲分家!

而據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多方了解,“風行工作室”攝影團隊的集體出走其實背後是兩大核心創始人之間的裂痕顯現。

這些年,卓偉將風行工作室經營的風生水起,不僅給吃瓜群眾創造了不少茶余飯後的談資,也養活了一個較大的工作團隊。提起卓偉,相必外界大部分人都是知曉的,然而除了他之外,風行工作室的核心人員還有一人——馮科,他是該工作室攝影團隊的負責人,跟卓偉也是多年來的老搭檔。

然而,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創始人之間共苦易、同甘難!“共患難後的分裂,是常見的。”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獨家從知情人士處了解到,正是馮科帶領攝影團隊集體出走。

那麽,此次新風行工作室在微博上公開發布的離職信,是否意味著馮科已經跟卓偉把相關分割事宜協商好了呢?對此,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還沒有。”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查詢風行工作室(北京大風行銳角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工商資料發現,馮科和卓偉(原名:韓炳江)都還是該公司股東。

▲圖據天眼查

值得註意的是,對風行工作室而言,“攝影”是項非常重要工作。在如今浩海如海的互聯網時代,相較於文字,那些惟妙惟肖、意味聲長的圖片,更能快速吸引網友,引發病毒式傳播。如今,攝影團隊的集體離職,會不會直接影響到風行工作室日常的工作?

“不是全部的離職,仍然有留下來的。”上述知情人士坦然地告訴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風行工作室一直在長期招募狗仔,因為想做這個事的人還是比較多,“得有料、有經驗、有水平,還要知道去哪兒拍,這些都是比較重要的。我們核心的東西是別人動不了、拿不走的。”

隨後,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分別致電卓偉和馮科,詢問此事,但前者直接掛斷了電話,後者則已關機。

獨家 吃瓜 群眾 以為 卓偉 攝影 團隊 炒魷魚 其實 背後 創始人 創始 間的 矛盾 爆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173

扳倒Uber CEO的是網上的“吃瓜群眾”嗎?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911

優步(Uber)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拉尼克。(新華社記者 嶽月偉/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7月13日《南方周末》)

或許可以這麽說,無論是在哪個國家,社交媒體上的用戶們都是一群容易憤怒的人。他們憤怒的對象,可能是性騷擾醜聞,也可能是另一派別的政治表達。無論憤怒的原因是什麽,看起來各種商業品牌都在小心翼翼地聽從社交媒體上的情緒指導,規避那些有爭議的人和事。

最近矽谷最大的新聞,當屬Uber聯合創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宣布離職的消息。雖然導致他黯然下臺的直接原因是投資人的壓力,但在不少觀察人士看來,背後真正的壓力來源其實是社交媒體上千千萬萬對Kalanick表示不滿、對Uber進行抵制的普通用戶。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就認為,如果這事發生在另一個時代,一個沒有社交媒體的時代,那麽Kalanick應該不會丟掉CEO的寶座。

為何這麽說?有史為鑒:自從1980年代喬布斯被從蘋果公司排擠出局之後,矽谷科技公司的創始人、CEO們,飛揚跋扈如君王的並不在少數,他們都不斷地要求投資人和董事會聽從他們的意見,而最終也往往獲得了投資人和董事會的縱容。

但是,Kalanick就沒那麽幸運了。自從2017年2月19日,Uber前工程師Susan Fowler曝光公司內部的性騷擾醜聞之後,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體上針對Uber的批評和抗議勢頭就一浪高過一浪。隨著更多性騷擾醜聞、Kalanick粗暴對待Uber司機等負面消息,接二連三地出現在新聞報道中,這家公司面臨的來自大眾的壓力越來越大,直至不可承受。

這自然而然地令人聯想到不久之前在美國發生的另一樁著名事件:2017年4月,福克斯新聞臺金牌主播Bill O’Reilly因性騷擾醜聞而宣布辭職。其實此人性醜聞纏身至少有十幾個年頭了,但此前幾次都在公司內部順利擺平,眾所周知他是整個電視臺最大的搖錢樹和印鈔機。然而,這一次他卻沒能挺過去——很大原因同樣在於社交媒體上的抗議浪潮。在這些抗議的壓力下,幾家大廣告商相繼撤資,福克斯新聞臺的老板明白局勢不妙,不得不將O’Reilly開掉。

這或許可以算是發生在大洋彼岸商業界的“關註就是力量,圍觀改變美國”?不少人對“吃瓜群眾”發揮的力量感到鼓舞:看,我們推動實現了社會正義,倡導了女性權益等進步價值。

但是,美國社交媒體在商業界推動積極變革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政治爭鬥,成為黨派紛爭的重要角色。

實際上,在導致Uber遭受一系列質疑和批評的事件中,不僅有性騷擾和粗暴對待司機的醜聞,也有Kalanick加入特朗普總統的商業顧問委員會的消息——在民主黨支持者占多數的矽谷,這樣的消息自然不被喜歡。社交媒體上反對特朗普的用戶,也因此憤怒譴責Kalanick本人及Uber公司。

另一個新近發生的例子是:6月11日,達美航空和美國銀行迫於來自大眾的壓力,宣布撤回對紐約公共劇院制作上演的莎士比亞悲劇《凱撒大帝》的資助。在這出劇中,凱撒大帝的形象帶有鮮明的影射特朗普的成分——金發,西裝上別有美國國旗。而他被刺殺的場面,則被認為是在影射特朗普被刺殺。很自然地,這部劇令特朗普支持者非常不滿,他們在社交媒體上表達的憤慨,讓兩家贊助商選擇了規避爭議、明哲保身。

其實,早在2012年,紐約另一家劇院也排演了《凱撒大帝》,其中的大帝長得很像奧巴馬。當時達美航空也資助了,而且沒人說什麽。對比五年前和五年後的場景,戲劇本身並沒有太多不同,改變了的是美國的政治生態和社交媒體上的大眾情緒。

所以,或許可以這麽說,無論是在哪個國家,社交媒體上的用戶們都是一群容易憤怒的人。他們憤怒的對象,可能是性騷擾醜聞,也可能是另一派別的政治表達。無論憤怒的原因是什麽,看起來各種商業品牌都在小心翼翼地聽從社交媒體上的情緒指導,規避那些有爭議的人和事。

這就是今天商業公司需要面對的現實。一方面,社交媒體上的監督可以令公司朝積極的方向進步和進化;另一方面,商業公司也不得不更加小心翼翼,照顧社交媒體用戶脆弱敏感的神經,不可避免地迎合民粹主義的傾向。同時,這一現實也使得操縱社交媒體情緒可能成為一種重要的商業競爭手段。

(作者為傳播學博士候選人)

扳倒 Uber CEO 的是 網上 吃瓜 群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59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