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央行降息下重卡與藍籌受益 盤點汽車板塊不同風口上的豬

來源: http://www.guuzhang.com/portal.php?mod=view&aid=865

本帖最後由 晗晨 於 2014-12-8 09:00 編輯

央行降息下重卡與藍籌受益 盤點汽車板塊不同風口上的“豬”
作者:中金汽車研究

央行降息下重卡與藍籌受益

2014年11月21日央行宣布非對稱降息,開啟了以金融股為龍頭的牛市行情,尤其是本周以來,券商、銀行、石油等大盤藍籌股快速上漲,暢快淋漓的演繹了一場大盤藍籌估值修複的行情。在市場驚呼大象飛起來了的同時,行業研究員也在思考下一步的投資方向,也就是目前市場調侃的找豬行情。

在11.25的周報《央行降息,藍籌受益》中我們指出,央行的非對稱降息,卡車行業未來有望受益。周基準利率的下調將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對未來幾個季度的投資和經濟增速將形成一定支撐。

此外目前政府正在加大基建投資的力度,今年以來鐵道部共批複36個鐵路投資項目,總投資金額在1.2萬億左右,是2013年鐵路基建投資額的近兩倍。其中有27個項目總計9467億元的投資是在今年10月以來批複的,占到80%的比例,顯示出政府穩定經濟的決心。

降息背景下未來經濟的企穩和投資的加快有助於周期行業的複蘇,將利好重卡等周期股的表現。盡管目前重卡下遊需求低迷,行業銷量無太多亮點一樣,但是周期股歷來的最佳投資時間點都是在行業拐點處,行業的銷量指標只是後驗指標。

未來經濟企穩和投資需求帶來的重卡銷量增長、以及國四升級帶來高端結構演化也將有利於重卡行業龍頭。正如降息對銀行基本面利空,但是不妨礙銀行股受益社會無風險收益率下降、估值修複帶來股價大幅上漲一樣。我們預計未來以濰柴動力為代表的重卡產業鏈有望獲得超額收益。

從投資的角度看,央行降息之後,市場的無風險回報率有望下降,風格上也有利於低估值大盤藍籌股的上漲。

沿著這兩個邏輯出發,我們認為降息背景下最好的投資標的是低估值的藍籌重卡股,其次是今年以來滯脹的低估值大盤股。

從市值、估值以及機構持倉看藍籌投資機會
我們統計了A股汽車股中市值在100億元以上的公司,目前共有26家公司,其中整車13家,零部件11家,經銷商2家。市值最大為上汽集團,達到2348億,而最小的上柴股份也達到100億。

從市值的角度看:

  • 2000億以上市值的公司:上汽集團
  • 1000-2000億市值的公司:長城汽車、比亞迪

  • 500-1000億市值的公司:長安汽車、廣汽集團
  • 200-500億市值的公司:濰柴動力、華域汽車、威孚高科、江玲汽車、萬向錢潮、宇通客車、福耀玻璃和一汽轎車。

  • 100-200億市值的公司:龐大集團、中鼎股份、福田汽車、江淮汽車、均勝電子、國機汽車、駱駝股份、東風汽車、京威股份、力帆股份、上柴股份、萬豐奧威和一汽夏利。
從估值的角度來看:

  • 10-15P/E 上汽集團、濰柴動力、華域汽車、長安汽車、福耀玻璃、宇通客車和江鈴汽車
  • 15-20P/E 長城汽車、國機汽車、威孚高科、駱駝股份、廣汽集團、力帆股份。
  • 20-30P/E 江淮汽車、萬豐奧威、京威股份。
  • 30-50P/E福田汽車、萬向錢潮、中鼎股份、均勝電子、一汽轎車。
結合市值和估值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上汽集團、濰柴動力、華域汽車、長安汽車、福耀玻璃、宇通客車和長城汽車均是低估值藍籌的首選。

百萬元
2014/12/5總市值
PE(TTM)
1H2014機構持倉比例
相對歷史高峰持倉比例
上汽集團
237,932
8.7
5.5%
66.2%
長城汽車
128,938
16.9
5.9%
60.3%
比亞迪
107,359
225.1
5.7%
100.0%
長安汽車
76,518
11.5
23.9%
90.2%
廣汽集團
54,633
20.2
1.0%
50.8%
濰柴動力
45,964
8.7
6.7%
27.0%
華域汽車
40,298
9.3
9.6%
49.9%
威孚高科
27,698
17.9
25.6%
55.0%
江鈴汽車
28,288
14.4
11.3%
67.5%
萬向錢潮
26,384
35.2
4.3%
22.2%
宇通客車
26,068
12.7
21.1%
61.2%
福耀玻璃
23,375
10.8
17.1%
49.9%
一汽轎車
22,362
47.1
9.4%
31.2%
龐大集團
19,732

1.0%
17.3%
中鼎股份
18,394
38.2
3.1%
10.3%
福田汽車
17,420
32.1
2.2%
9.2%
江淮汽車
15,123
25.5
17.7%
77.3%
均勝電子
13,970
42.8
13.9%
100.0%
國機汽車
12,750
16.6
6.3%
36.7%
駱駝股份
11,984
18.1
4.8%
51.8%
東風汽車
11,500
54.4
0.4%
8.3%
京威股份
10,350
29.4
3.4%
26.4%
力帆股份
9,984
20.0
0.2%
22.9%
上柴股份
9,976
53.9
1.5%
100.0%
萬豐奧威
10,006
26.0
12.4%
100.0%
一汽夏利
10,512

1.9%
17.5%

從目前機構持倉占比以及相對歷史高峰相比,我們發現東風汽車、福田汽車、中鼎股份、龐大汽車、一汽夏利、萬向錢潮、力帆股份、京威股份和濰柴動力這些公司的持倉都在10%以下,而且相對歷史高峰期的持股相比也不到30%。

而上汽集團、華域汽車、一汽轎車、廣汽集團、長城汽車、福耀玻璃和國機汽車的機構持股比例也不大,同時相對歷史高峰期的機構持倉量也不到一半左右。

區間

1H2014機構持倉比例
相對歷史高峰持倉比例
<30%
東風汽車
0.40%
8.30%
福田汽車
2.20%
9.20%
中鼎股份
3.10%
10.30%
龐大集團
1.00%
17.30%
一汽夏利
1.90%
17.50%
萬向錢潮
4.30%
22.20%
力帆股份
0.20%
22.90%
京威股份
3.40%
26.40%
濰柴動力
6.70%
27.00%
30%~60%
一汽轎車
9.40%
31.20%
國機汽車
6.30%
36.70%
華域汽車
9.60%
49.90%
福耀玻璃
17.10%
49.90%
廣汽集團
1.00%
50.80%
駱駝股份
4.80%
51.80%
威孚高科
25.60%
55.00%
長城汽車
5.90%
60.30%
60%-100%
宇通客車
21.10%
61.20%
上汽集團
5.50%
66.20%
江鈴汽車
11.30%
67.50%
江淮汽車
17.70%
77.30%
長安汽車
23.90%
90.20%
比亞迪
5.70%
100.00%
均勝電子
13.90%
100.00%
上柴股份
1.50%
100.00%
萬豐奧威
12.40%
100.00%

綜合以上分析,我們推薦重卡產業鏈的濰柴動力和威孚高科;以及低估值的上汽集團、華域汽車、長安汽車、宇通客車、福耀玻璃和長城汽車。

(中金汽車研究)



央行 降息 下重 重卡 卡與 藍籌 受益 盤點 汽車 板塊 不同 風口 上的 的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544

獨家:華人科學家首次證明寨卡與小頭癥潛在關聯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1075.html

獨家:華人科學家首次證明寨卡與小頭癥潛在關聯

一財網 錢童心 2016-03-13 17:30:00

在最近一期“Cell Stem Cell”《細胞-幹細胞》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第一次用科學實驗證明了寨卡病毒與小頭癥有非常大的關聯性:它可以通過直接感染人類神經前體細胞,影響它們的生長雕亡,從而可能影響到胎兒大腦的發育。

寨卡病毒與小頭癥的關系一直被醫學界深深懷疑,但還從未被證實。在最近一期“Cell Stem Cell”《細胞-幹細胞》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第一次用科學實驗證明了寨卡病毒與小頭癥有非常大的關聯性:它可以通過直接感染人類神經前體細胞,影響它們的生長雕亡,從而可能影響到胎兒大腦的發育。

盡管這一研究結果不足以確認寨卡病毒就是小頭癥的直接誘因,但是仍然足以為今後的科學實驗提供重要基礎,尤其是為短期內研制出抗寨卡病毒療法奠定了關鍵一步。

中國團隊主導的實驗

這項研究由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明國莉和宋洪軍教授領導的實驗室與弗羅里達州立大學唐恒立教授領導的實驗室主導完成,並由埃默里大學醫學院金鵬教授實驗室提供基因表達測序技術。這支研究團隊中有三分之二研究人員來自中國。《第一財經日報》日前獨家采訪到參與此項研究的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研究員,也是文章的作者之一的溫哲钘博士。他向記者詳細介紹了整個實驗的過程。

神經前體細胞是正在發育的大腦中的一種幹細胞,它可以分化成多種神經細胞而參與人類大腦的組成。研究人員發現,當神經前體細胞被暴露在寨卡病毒中,它們不但會被感染,而且可以大量複制寨卡病毒。同時,寨卡病毒會殺死這些受感染的神經前體細胞,或限制它們的生長,從而可能引發我們所看到的“小頭癥”。

“我們把人體皮膚細胞‘重新編程’,讓它們變為誘導多能幹細胞(iPSCs),並分化成大腦皮層神經前體細胞(NPCs),這類細胞類似發育中胎兒的大腦皮層神經幹細胞,也是小頭癥患者欠發育的細胞。研究結果顯示,當此類細胞暴露在寨卡病毒中56小時後,高達90%的細胞被感染。這就說明寨卡病毒能夠直接感染神經前體細胞。”溫哲钘對記者表示。

此前,寨卡病毒已經被發現能夠感染很多種類的人體細胞,不過這項最新的研究揭示了神經前體細胞對寨卡病毒尤其敏感。“我們也想知道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在未來的測試中,我們會獲取更多證據。” 溫哲钘對記者表示。

另一方面,該項研究還揭示了寨卡病毒能夠多大程度損害大腦的發育。這是通過基因表達測序(RNA-seq)來證明的。研究人員把寨卡病毒放入幹細胞中,基因表達測序結果顯示,與細胞周期(cell cycle)有關的基因表達都下調了,但與細胞死亡有關的基因表達則是上調的。這些控制細胞生長的基因表達被破壞,意味著細胞無法生長形成正常的腦組織。

盡管這些體外培養的細胞模型的表現缺陷目前還不能直接和小頭癥聯系起來,但是這個研究結果提供了一個人類細胞的模型,能夠更加便於科學家研究寨卡病毒的機理,特別是對胚胎大腦發育影響的機理。此外,研究還提供了一個藥物篩選的平臺,為抗寨卡藥物的研制鋪平道路。溫哲钘說:“我們會繼續以這個模型深入研究寨卡病毒的作用機理,也會用一個體外大腦三維模型(mini-brain)來進一步研究寨卡病毒和小頭癥更直接的關聯,同時我們會用神經前體細胞作為平臺進行藥物篩選。”

所謂藥物篩選,就是對可能作為藥物使用的物質(采樣)進行生物活性、藥理作用及藥用價值的評估。研究人員將向暴露在寨卡病毒中的幹細胞里面添加不同的藥物成份,從而來判斷哪種藥物對於阻止細胞感染或雕亡最有效。

下一階段的研究中,科學家還要試圖解釋更多問題,比如寨卡病毒的特異性問題。不同種類的寨卡病毒對人體會產生不同的作用嗎?而全球不同地區的人對同一種寨卡病毒的反應也會不同嗎?這些問題都有待於今後的研究中得到答案。

國際社會積極響應

國際社會攜手共同抗擊全球突發性緊急公共衛生事件的努力也在此次寨卡疫情中達到高潮。截止今年2月,全球有15個企業參與了Zika疫苗的研發,20家公司參與了寨卡病毒的診斷測試。上個月世界衛生組織在華盛頓和日內瓦的通報會上對全球學界商界對寨卡病毒的重視提出表揚,稱此次各方行動速度要比應對埃博拉疫情迅速得多。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下屬傳染病和過敏性疾病研究所所長Anthony Fauci博士說:“埃博拉疫苗我們研制了10年,但是醫藥行業對此毫無興趣。我們幾年前還研發出西尼羅疫苗,然而同樣找不到合作的藥企。”

而抗擊寨卡完全是另一個故事。Fauci博士說:“我們已經有了很多主動找上門來的人,其中既有生物醫藥公司,也有大的制藥企業。”世界衛生組織寨卡研究項目負責人Marie-Paule Kieny博士在上個月的發布會上介紹稱,NIH目前已經擁有兩支正在研發的全球最先進的寨卡疫苗。她表示:“寨卡疫苗的進展非常迅速,幾乎每天都是一番不同的景象,數量與日俱增。這是鼓舞人心的,我們相信這樣下去,未來18個月內,大規模的寨卡疫苗臨床試驗就將全面鋪開。”

中國也在積極投身寨卡病毒的研究。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數月前就成立了由八個課題組組成的寨卡攻關團隊,通過與國際巴斯德網絡系統的全面合作,正在診斷、疫苗和抗體研發、病毒至病的細胞、分子和免疫機制等多方面開展研究工作,力爭在短期內有突破性的進展。”

18個月或是18年?

鑒於寨卡疫情是全球緊急公共衛生事件,業內樂觀預期抗寨卡藥物或疫苗有望今年年內就能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不過按以往經驗來看,開發一種有效優質的疫苗通常所需要花費的時間為15至20年。比如,賽諾菲研制出與寨卡病毒同科的登革熱病毒疫苗就花費了長達20年的時間。賽諾菲亞太研發中心總裁江寧軍表示:“Fauci博士稱NIH的疫苗最快將於今年年底前進入第一階段臨床試驗,但是他沒有預測何時能夠大規模啟用寨卡疫苗。沒有大規模的臨床試驗,是很難知道疫苗是否真的有用。”

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科研聯合所長安瑞璋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研究病毒可能是非常漫長的過程,每一種病毒都有其特殊性,目前我們還無法預測寨卡病毒疫苗的研制需要多長時間。不過隨著信息的不斷積累,會推動研究的進程。上海巴斯德所也將加強對寨卡病毒的研究。”世界衛生組織的Kieny博士也表示:“現在還很難預測寨卡疫苗何時能夠商業化,也很難預測驗證測試需要多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自去年3月,寨卡疫情在南美洲爆發以來,僅巴西感染寨卡病毒的人群就達到150萬人。去年10月以來,巴西小頭癥病例增至583例,是往年任何時候的四倍還多。上周五,哥倫比亞出現了首例疑似與寨卡病毒有關的小頭癥病例。除了被懷疑與小頭癥有關之外,寨卡還被懷疑與吉林-巴雷綜合癥(Guillain-Barré)有關,病毒會通過侵襲人的神經系統從而引發癱瘓。

編輯:陳姍姍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獨家 華人 科學家 科學 首次 證明 寨卡 卡與 小頭 潛在 關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837

中鋁前高管是如何“吃里扒外”的:進口壟斷權換了高球卡與別墅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082.html

不受監督的特權,就像高速行駛的汽車卻遭遇剎車失靈,最終難免車毀人亡。

在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鋁業”,601600.SH)原副總裁、中鋁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中鋁國貿”)原總經理李東光(正廳級)的人生履歷中,權力與尋租相伴相生,直至其鋃鐺入獄。

近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獨家獲得的李東光的生效判決書顯示,對其的七宗受賄指控,全部與特權關聯。

自2002年開始,中國政府對氧化鋁的進口實行調控,只有中國鋁業公司(下稱“中鋁”)、中國五礦集團公司兩家央企和其他六家地方企業,擁有氧化鋁的一般貿易進口資格。國內其他企業要想獲得氧化鋁資源,只有兩個途徑:從上述8家企業直接購買或者委托它們代理進口,抑或依托與有進口權公司關系密切的中間代理商采購。

2005年之後,擁有進口資格的企業變為20家,但限制依舊嚴格。直至2013年7月,氧化鋁進口限制政策才放寬為對氧化鋁自動進口許可證實行網上申領。

正是在這十余年間,尤其在氧化鋁供應緊張的幾年里,諸如中鋁等企業一些擁有話語權的高管,借此特權大規模尋租。這也是李東光(正廳級)、中鋁原總經理孫兆學(副部級)等人先後被查的根源。

2015年年底,李東光因受賄罪,被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涉案金額近1795萬元。2016年年初,在法定期限屆滿前,李東光未提出上訴。

由於連年虧損,中鋁曾一度被稱為“央企虧損王”:中國鋁業2014年年報顯示,其當年巨虧162億元,也打破了此前A股公司的虧損紀錄。2015年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對中鋁進行了專項巡視。巡視組指出,中鋁利益輸送問題嚴重,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

李東光案首次將這一央企內存在的貪腐及典型權力尋租方式曝光。

在向李東光的行賄名單中,有兩家企業值得關註:其一,曾向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巨額行賄的山東南山集團再次現身;其二,曾向“貴州首虎”、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行賄的鋁業大鱷——上海雙牌鋁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超懿也出現在其中。

李東光“權力的遊戲”

2001年中鋁成立。同年中國鋁業成立,中鋁為控股股東。有關司法文書顯示,中國鋁業成立之初,中鋁持股比例為95.92%;2001年12月,中鋁持股比例變為44.35%;至2014年9月,持股比例降低到38.56%。

中鋁國貿原為中鋁的全資子公司。2004年6月,中鋁將中鋁國貿的股份轉讓給中國鋁業,中國鋁業在中鋁國貿持股比例為81%。

2001年中鋁設立之初有九個部門,其中之一是市場貿易部。中國鋁業則有10個職能部室,營銷部為其中之一。按照中鋁和中國鋁業內部規定,中國鋁業的營銷部與中鋁的市場貿易部為兩塊牌子一班人馬,前者實際上承擔著後者的所有職能,負責中鋁所有產品的銷售工作。

中鋁國貿以代理方式負責中鋁整體的進出口業務。

1960年出生的李東光,是河南汲縣人,畢業於鞍山鋼鐵學院冶金機械專業。2001年3月,剛過不惑之年的李東光被任命為中鋁國貿的副總經理。2004年,他升任中鋁國貿總經理,同時被任命為中鋁市場貿易部主任即中國鋁業營銷部總經理。

2013年5月,李東光被任命為中國鋁業副總裁,兼任中鋁國貿總經理。

半年之後的2013年11月19日,中國鋁業發布公告稱,李東光因個人原因接受有關部門調查。據了解,次日,河北省滄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將李東光刑事拘留。當年12月15日,司法機關以受賄罪將其逮捕,並關押至當地的青縣看守所。

知情人介紹說,李東光的權力在中鋁體系內非常之大,尤其是氧化鋁的營銷采購方面。一般而言,有氧化鋁需求的公司需要自下而上層層審批,先向中國鋁業的下屬公司提出供貨申請,下屬公司定出供應量後報中國鋁業營銷部下屬的氧化鋁處,氧化鋁處複核審批後上報到營銷部副總經理,副總經理審批同意再報到總經理即李東光處。

實際上,最終決定權在李東光一人手中,而他往往會主動安排下屬對有關系公司的需求予以解決,這種自上而下的方式更加無法監督。

按照中國鋁業內部流程,長期和年度的需求合同需要報中國鋁業總裁辦審批,但李東光仍然擁有決定性的話語權。而對於臨時追加的合同,則只需要李東光一人就可拍板。

在氧化鋁進口限制期間及氧化鋁需求過剩的當口,李東光手中的權力被放大。知情人說,可能因為他的一句話,很多需求企業便可獲得豐厚的利潤。

雖然擁有先天的政策優勢,但是作為央企,作為國內經營鋁業的龍頭企業,中鋁長期虧損的局面難以得到扭轉,一度排名央企虧損名單首位。究其原因,不僅在於鋁業產能過剩,更在於中鋁經營管理不善,甚至是吃里扒外。

在李東光被查一年後,2014年9月15日,中紀委宣布,時任中鋁二把手的總經理孫兆學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曾有媒體報道稱,孫兆學與李東光之間存在利益輸送。但在李東光案司法文書中,未出現其與孫兆學的利益輸送行為。2014年12月23日,中紀委通報稱,經查,孫兆學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奸。依據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審議並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孫兆學開除黨籍處分;由監察部報請國務院批準給予其行政開除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當年12月底,最高檢發布消息,孫兆學案已進入偵查階段。

根據孫兆學的簡歷,其除了中國鋁業原總經理的職務外,還擔任過中國黃金集團總經理,並在山西有22年的工作經歷。截至目前,官方尚未發布孫兆學案的具體案情。

在孫兆學、李東光被調查後,2015年6月30日至8月30日,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對中鋁進行專項巡視。10月18日,中央巡視組向中鋁反饋了巡視意見。巡視組指出,中鋁存在管黨治黨不嚴、不守規矩等問題,導致企業正氣不張。頂風違紀時有發生。部分領導人員存在公款旅遊、超標準接待等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違規決策、管理不善,造成國有資產流損失。利益輸送問題嚴重,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

中紀委發布巡視意見後不久,中國鋁業進行了新一輪的人事調整,中國鋁業總裁羅建川辭職;副總裁、財務總監謝尉誌,監事張占魁以及獨立非執行董事馬時亨也相繼離職,其中張占魁與馬時亨原本終止任期時間均為2016年6月30日。

司法文書已證實,李東光在中鋁任職期間,存在權力尋租,接受了相關企業的巨額利益輸送。一些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巡視組反饋的中鋁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也與李東光有關。

頂風違紀打高爾夫球

多名熟悉李東光的人士介紹,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打高爾夫球。長期在北京任職,李東光成為京城周邊多家高爾夫球場的知名常客。

李東光不但自費去打高爾夫球,還曾動用公款。2015年7月,中鋁公開通報了2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案例,第一起即為李東光公款組織旅遊、打高爾夫球。通報稱,2012年12月10日至13日和2013年8月21日至23日,中鋁國貿借舉行會議之機,分別組織公款旅遊、娛樂演出、高爾夫球比賽,並發放高檔紀念品,共花費276.81萬元。中鋁國貿的三名高管受到嚴厲處分。此外,由於李東光已經落馬,且案件已經開庭審理,中鋁對此予以合並處理,對李東光作出開除黨籍、解除勞動合同的處分。

十八大後,中央八項規定出臺,違法違紀案例定期被曝光。前述人士說,即使在這一背景下,李東光依舊癡迷於高爾夫球。一些與其有工作交往的人投其所好,送給他價值不菲的高爾夫球會員卡。

司法文書顯示,2008年上半年,北京中煤順通國際煤炭銷售有限公司董事長袁曉斌找到李東光,提出準備以長期合同的方式從中國鋁業下屬的晉北鋁業采購氧化鋁,為了獲得一個穩定的銷售渠道,希望能與中鋁國貿簽訂長期的銷售合同。李東光研究後稱,這一合作對於中鋁國貿的業務也有好處,於是在一次公司例會上提出,這一合作可以進行,由公司主管副總經理具體安排。2008年6月、12月,中鋁國貿與中煤順通公司簽訂了三份合同,袁曉斌提出的合作得以實現。

在雙方洽談合作期間,袁曉斌得知李東光打高爾夫球這一“雅好”,安排下屬王某花費37萬元,辦理了一張疊泉鄉村俱樂部的高爾夫球會員卡。王某在李東光辦公室將這張會員卡送出。2010年夏天,為了繼續搞好關系,袁曉斌得知李東光在北京海澱區萬柳高爾夫俱樂部也辦有會員卡,於是用自己的信用卡為這張會員卡充值10萬元。

同樣因為氧化鋁業務的需求,鑫恒集團董事長楊毅為李東光在萬柳高爾夫俱樂部辦理了價值35萬元的會員卡;雙牌鋁業董事長曾超懿亦曾為其在海南辦理高爾夫會員卡。

南山集團再上行賄名單

在向李東光利益輸送的人員中,不乏業內知名企業。司法文書顯示,山東南山集團也出現在向李東光行賄的名單內。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顯示,在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受賄案中,南山集團及其董事長宋作文成為劉鐵男最重要的行賄人之一,總計行賄金額754萬元。

2005年下半年開始,全國氧化鋁供應十分緊張,貨源緊俏。國內大量鋁業企業絞盡腦汁尋找貨源。南山集團涉及的產業領域廣泛,鋁業市場也是其發展重點之一。南山集團分管工業企業的總經理程某稱,由於氧化鋁供應緊張,當時該集團的電解鋁廠甚至面臨停產。得知中鋁國貿掌握著氧化鋁進口許可證,程某與公司另一高管找到李東光,懇求他幫忙協調。

為了能盡快辦成此事,程某向宋作文請示,希望能批準給李東光送些錢。宋作文批準後,給李東光送錢的事情由程某具體執行。程某先後通過南山集團財務部門,為李東光辦理了三張銀行卡,卡內金額分別為2萬元、10萬元、30萬元。

2006年3月到5月,程某三次在李東光辦公室談幫忙聯系氧化鋁貨源事宜,臨走時給李東光留下一兜禮品,其中包括裝在信封中的銀行卡。之後,李東光沒有退還這三張銀行卡,其中2萬元及10萬元的銀行卡一直放在家中,未曾使用。

收了南山集團送來的“禮物”,李東光高度重視起這一業務。2006年5月,他指示公司主管副總經理,要求盡快從國外渠道進口氧化鋁,以最快速度給南山集團供貨。李東光特別提出,進口這批氧化鋁時,只要不賠錢就行。近一個月時間內,南山集團需要的氧化鋁從國外運回。中鋁國貿與南山集團下屬的鋁業企業簽訂合同,向其供應了5萬噸砂狀冶金一級品氧化鋁。這一供貨解了南山集團的燃眉之急。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一些鋁業企業界人士處獲悉,2005年到2006年的這次氧化鋁供應緊張情況,成為該行業的一個小分水嶺。一些沒有渠道搞定氧化鋁貨源的中小鋁業企業因此虧損或倒閉;而一些有渠道拿到氧化鋁貨源的鋁業公司借此機會獲利頗豐,甚至變為業界大鱷。

800萬元別墅的虛假退房

除了南山集團,另一鋁業大鱷——雙牌鋁業法定代表人曾超懿也出現在向李東光行賄的名單中。曾超懿還曾向“貴州首虎”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行賄。

陜西省西安市檢察院指控,2006年上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廖少華接受貴州省安順黃果樹鋁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佐橋、雙牌鋁業法定代表人曾超懿請托,為兩公司投資建設氫氧化鋁生產項目提供幫助。其間,廖少華先後4次在辦公室分別收受曾佐橋、曾超懿給予的人民幣100萬元。曾超懿是曾佐橋的侄子。

曾超懿與李東光大約在2004年相識,雙牌鋁業的主要業務是購買氧化鋁原料和銷售鋁錠,氧化鋁原料需要從中國鋁業及其下屬公司購買,同時將生產的鋁錠再銷售給中鋁國貿。李東光與曾超懿認識後,相處愉快,曾超懿也認為李東光一直很照顧雙牌鋁業。

在2005年下半年至2006年上半年,全國氧化鋁供應緊張期間,曾超懿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生產經營壓力。此時,他希望李東光這位“好友”能在采購氧化鋁方面幫上忙。

李東光表示,當時中國鋁業控制的氧化鋁確實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在近一年時間內,在李東光的安排下,中國鋁業與雙牌鋁業簽訂了三份氧化鋁供應合同,向雙牌鋁業供應了8.6萬噸氧化鋁。

中國鋁業氧化鋁處負責人證實,雖然雙牌鋁業是中國鋁業的長期客戶,但這三份合同全部是由李東光批準後簽訂的,屬於不太正常的現象。

曾超懿對於李東光的幫助心存感激,他最終將其變為實際行動。2009年夏天,李東光受曾超懿邀請前往海南。在此之前,曾超懿就向李東光提出,一起在海南買房。此次一起來到海南,李東光和曾超懿選中了三亞市清水灣的金色果嶺別墅區,李東光挑了一套300多平方米的別墅,“我現在手頭比較緊張,你先幫我墊一下房款,但這事不要跟別人說。”曾超懿心領神會。

金色果嶺別墅由雅居樂地產控股有限公司開發,位於三亞市陵水縣,距離海灘僅兩三公里,風景怡人。

買房期間,曾超懿還得知,辦理這個別墅區的高爾夫球會員卡可折抵房款,於是花費20.8萬元為李東光辦理了一張高爾夫球卡。這一別墅總計房款達794萬余元,全部由曾支付,房子最終登記在李東光妻子名下。

多名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李東光每年秋冬季都會抽時間到這棟豪宅度假,高爾夫球活動更是保留項目。

2013年9月,自感可能被查的李東光突然找到曾超懿,表示要將這一豪宅退還給他,“現在風聲緊,我有可能被調查,房子退給你”。曾超懿雖然接受了這一提議,但他認為,李東光並不是真心要退還。隨後,曾超懿安排妻子李某寫了一份代持協議,協議內容為代持期間房屋所有權仍然屬於甲方(甲方處空白,未填寫姓名),李某應配合甲方辦理有關這一房產所涉及的各類事項。甲方認為條件成熟時,可以隨時要求恢複行使房屋的所有權。

2013年11月14日,在雙方辦理房屋過戶時,曾超懿將這份代持協議交給李東光,李東光簡單看了看就將協議收下。大約一周後,李東光即被調查。

除了上述受賄事實,李東光最大一筆受賄款金額達842.5萬元。這筆受賄款依然與氧化鋁購銷有關。

在氧化鋁進口主體資格受限制期間,中間商成為“沒有直接關系”的需求企業采購氧化鋁的主要渠道之一。

2002年,李東光結識了珠海鴻帆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顏鐵軍。當時顏鐵軍告訴李東光,他的公司作為代理,替四川廣元一家鋁業公司采購氧化鋁,希望在業務上能得到李東光的幫助。李東光給了顏鐵軍一些現貨合同。

依然是在2005年下半年開始的氧化鋁供應緊張期間,已經與李東光熟識的顏鐵軍再次找到李東光,提出應該抓住這次機會,想辦法替其采購,鴻帆公司就能多賺代理費,他可以分出一些利潤。經過商談,李東光與顏鐵軍將“好處費”的比例定為20%。

在李東光的安排下,中國鋁業、中鋁國貿和鴻帆公司、四川某鋁業企業簽訂了多筆采購合同。在合同執行前,中國鋁業還和鴻帆公司、上述四川鋁企專門簽訂三方協議,約定由鴻帆公司同時代理上述四川鋁企與中國鋁業結算貨款。僅在2005年到2007年的兩年時間內,鴻帆公司共從這一代理業務中獲得利潤4658.01萬元。

顏鐵軍自然沒有忘記對李東光的承諾。

司法文書顯示,從2006年7月開始,到2008年12月,顏鐵軍指示公司財務部門5次給李東光匯款,單筆最大金額250萬元,最少一次也有80萬元。顏鐵軍支付李東光的“好處費”總計842.5萬元。

在李東光和孫兆學先後被查、李東光案宣判,以及中國鋁業部分高管人事調整之後,中鋁也進行了內部改革,大規模淘汰劣質資產。2015年年報及2016年一季報顯示,中國鋁業終於擺脫了“虧損王”的帽子。今年一季度,實現盈利1900余萬元。

而中鋁是否能根除中紀委直指其存在的“吃里扒外”現象,不僅僅要在企業經營上做文章,更為重要的是,在其上層監管層面,需要繼續剔除特權與“一言堂”,在其公司內部盡快全面建立健全對審批權的監督管理機制。

中鋁 高管 如何 扒外 進口 壟斷權 壟斷 換了 高球 卡與 別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