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吳協恩時代的華西村旅遊:從“報告會”到朝鮮航線

從無錫火車站驅車1個多小時,便可抵達曾創造奇跡的華西村。

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第一財經記者穿過那個經常在照片上看到的“天下第一村”招牌,來到了這個村莊。聽聞記者是來旅遊的,出租車司機將車直接停在了華西村景區門口,略有些出人意料的是,盡管是在周末,僅零星停著幾部旅遊大巴,遊客並不多,景區顯得有些空空蕩蕩。買單時,司機多要了40元——這是進出華西村公路段的過路費。

“我們這里除了導遊證,都不免票!因為這些項目都是當地人集資投建的。”面對詢問票價的記者,景區銷售人員的一句話點出了華西村的經濟結構特點——農民集體集資,利益共享。這也是華西村發家致富的經濟模式。

被當地村民稱為“老書記”的吳仁寶開創了“天下第一村”,讓村民戶戶有別墅、每年共享利潤,吳仁寶的名字在當地是偶像般地存在。

如今,吳仁寶已過世,他的兒子吳協恩擔任華西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江蘇華西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多年。與吳仁寶依靠工業起家不同,吳協恩正帶領華西村全面向服務業轉型,旅遊產業是其中重要一環。此前,對各地觀摩華西村經驗的客人來說,當地的旅遊特色項目“就是聽報告”:由村里領導介紹華西村的致富故事。現在華西村的旅遊產業也在嘗試新的收入來源,比如送中國旅客去朝鮮。

吳協恩和華西村轉型

來到華西村,當地人首先推薦的景點就是金塔和華西之路。尤其是華西之路展覽館,代表著華西村人的驕傲和輝煌歷史。

在展覽館,第一財經記者看到悠悠長廊內滿是從上世紀60年代起到現在的華西村歷史圖片,描述著吳仁寶如何將華西村人從只會種地、一窮二白到通過集資,搞五金、工業發家致富。吳氏家人的照片和老書記的金句宣傳牌在華西村隨處可見,華西村還有自己的村歌。

然而,作為接班人,吳協恩的道路並非一帆風順。

“你看,照片上,我們吳書記(吳協恩)的孩子並不姓吳,因為他當時被父親吳仁寶過繼給了孫家。”小鄧是當地土生土長的華西村人,她從事導遊職業已經數年,指著長廊上的一張全家福,她這樣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老書記”吳仁寶育有四子一女,吳協恩11歲時,華西村村民孫良慶的獨子溺水身亡,孫家悲痛欲絕。吳仁寶便將小兒子吳協恩“送給”孫家做兒子。數年後,孫家提出,讓吳協恩當孫家的入贅女婿。吳仁寶允諾了。

這兩件事一度讓吳協恩耿耿於懷。吳協恩彼時一氣之下離開華西村,到安徽參軍。4年的軍旅生活給吳協恩留下了深刻的印記,他開始能理解父親的做法——因為要顧及村民的感受和利益。

退役後,吳協恩回到華西村開始辦企業,從最基層的供銷員做起,直到2003年擔任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當地村民告訴記者,吳協恩接班其父親,是因為能力強,這也是大家選舉的結果。

“我雖然沒有系統地學過經濟理論,但豐富的基層實戰給了我很多的知識。未來,賺錢要智取,靠創新、靠人才,我理想中的華西村是一個沒有工廠也能賺錢的華西村。”吳協恩對媒體表示。

吳協恩的理念或許也是華西村在鋼鐵產業遭遇“滑鐵盧”後,開始創新轉型三產服務業的基礎。

“現在華西村的重點就是轉型,好比當年從農耕轉向工業,通過集資方式,靠五金行業挖到第一桶金。如今鋼鐵等工業下滑,那麽華西村就需再一次轉型。這也是我們現在吳協恩書記一直在堅持的。”小鄧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報告會式”華西之旅

根據吳協恩的規劃,旅遊是在現有基礎上進行升級轉型的主要產業之一。吳仁寶的三子吳協平主管旅遊。

依然是集資方式,華西村開發了六大主要景點——華西金塔、幸福園、華西之路展覽館、民族宮、世界公園和生態園,聯票價格為150元。此外另有華西村博物館、纜車以及龍希大酒店的五行會所等。

值得一提的是龍希大酒店,該酒店客房可達1000多元一夜,總統套房可達數萬元一夜。光是參觀“金木水火土”五行會所的門票價格就達150元,這是由華西村村民集體籌資30億元人民幣建起高328米的“黃金酒店”。

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看到,龍希大酒店鎮店之寶就是號稱“價值3億元”用1噸黃金打造的金牛——老書記吳仁寶開發華西村那一年正好是牛年。金會所內滿眼都是金墻和金磚鋪成的地板,甚至還有一處金碧輝煌的像極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誅仙臺”的建築。

此外,金塔內可住宿,價格較為便宜,約200元一夜。華西村的旅遊產業頗有自己的特色,除了幾大景點和不到10家左右的酒店,其拉動旅遊產業的主力就是報告會。

早上10點左右,第一財經記者看到,數輛旅遊大巴停在了民族宮門口,因為20分鐘後,民族宮的大會場內即將舉行一場報告會。

“這聽起來好像有些不尋常,但華西村的旅遊特色項目就是聽報告,來自全國各地的旅遊團都會來,主要由村里領導介紹華西村的致富故事,有時一天好幾場,大家覺得非常勵誌。”華西國際旅行社市場部經理王麗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民族宮的大會場可容納約1000人,並不一定每次都坐滿。為了增加娛樂性,介紹完致富故事後,華西特色藝術團還會獻上文藝演出,節目包括戲曲、歌舞、雜技等,而所有的唱詞都與老書記、現任書記和發家致富道路有關。演員有一部分來自其他地區,具有一定的專業功底,有一些則由華西村村民擔任。

這樣的報告會一年要舉行300多場,也成為吸引遊客前來的亮點。

雖然華西村的旅遊有其特色,但其以往的傳統客源中有相當比例都是各個單位來聽報告或開會研討,自從公務消費受限後,華西村的遊客數量已大幅下滑。

第一財經記者在當地隨機調查了解到,不少酒店的入住率都不到50%。雖然官方數字一度稱年客源量可達200萬人次左右,但當地旅遊業者和村民透露,如今的年客源量可能都不到100萬人次,即與以往高峰時期相比,下滑了約50%,目前華西村旅遊產業的年收入約2億元。

“華西村旅遊業主要收入是食宿和門票,其中門票占大部分,我們現在正大力與攜程、驢媽媽、同程等在線分銷渠道合作,希望能拉動更多團隊遊客,同時也可以發展散客客源。”在王麗娟和其團隊看來,既然市場在改變,那麽客源結構就需要調整。

改變是有成效的。目前華西村的遊客中有約50%為散客,大大降低了對單位會務型客人的依賴度。不過也並非沒有問題——團隊遊客的增長並不明顯,雖然根據“行規”,華西國際旅行社會給予組織客源的OTA(在線旅遊代理商)一些返傭,但OTA想要更高的傭金和更低的門票價格,這讓王麗娟很難做到。

“華西村一直是采用集資,集體分紅,所以如果涉及到收益,就要得到大家的同意,旅行社也不能擅自降低給予組團方的報價,畢竟哪怕降低一元錢,這也涉及所有村民的利益。所以有些合作比較難談。”王麗娟坦言。

第一財經記者從各大OTA和一些景點分銷渠道了解到,華西村的旅遊線路銷售業績平平,宣傳也不多。

在當地調研時,記者發現,入夜後雖然五彩繽紛的華西塔群夜景很美,但街上很是冷清,在飯點時分,餐廳內食客稀少。一家當地特色餐廳的老板何偉(化名)告訴記者,來這里的遊客大多是白天來聽一下報告,遊玩幾個主要景點就離開了,很少有住宿在華西村的,所以餐廳的午市尚可,但晚市就幾乎沒有什麽客人了。

華西村也註意到過夜客稀少的問題,然而由於缺乏夜遊項目,因此難以留客,而周邊比如無錫地區的商業運作發達,很多客人都會去無錫住宿。

“我們也想過是不是把藝術團的節目調整到晚上,吸引夜遊客人,甚至還和不少劇組接洽過借我們世界公園的仿故宮建築拍戲,以此增加過夜遊客,拉升食宿消費。可惜又遇到瓶頸,比如世界公園是仿造全球知名建築做1:1景觀,我們的世界公園有‘長城’、‘故宮’、‘凱旋門’等仿制建築。但我們建造的時候並未考慮到日後給作為影視基地,所以建築物的間隔空間太小,一旦拉全景鏡頭就不行,很多劇組來踩點後都放棄了。難以吸引過夜遊客是一個痛點。”王麗娟無奈地說。

從華西村到朝鮮

大半年前,在吳仁寶三子吳協平的帶領下,華西旅遊開始向海外拓展,開發出境遊,華西村方面在朝鮮與當地企業合資了一家旅行社,該旅行社承擔中國遊客赴朝鮮旅遊的地接任務。

“出境遊項目試水到現在,我們已經輸送了1000多名遊客赴朝鮮旅遊,路線一般是一周左右,約5000元報價。由於勢頭較好,我們今年開始做朝鮮出境遊的包機遊項目,報名情況非常好,已經賣到今年5月了。出境遊項目雖然現在還在投入期,但我們預計3年左右可以進入盈利。這是具有前景的。”王麗娟興奮地說。

原本,第一財經記者擬約訪吳協平,可惜近期他赴土耳其考察旅遊線路,而此舉也意味著華西村旅遊產業正在謀求“走出去”。

同樣被華西村看重的服務業轉型方向還包括金融、倉儲物流、農產品批發、文化等。華西集團有限公司麾下細分了冶金總公司、金融投資總公司、紡織品總公司、農建總公司、物流服務總公司和海運海工總公司等。

華西村還涉足電競產業,參與阿里巴巴天貓魔盒項目,開發遊戲直播平臺;投資研發了自有品牌的“華西村”礦泉水;其紡織品有“華西村”和“仁寶”系列品牌,遠銷海外。而華西漁業公司則赴秘魯、阿根廷發展捕魚業,同時還與日本公司合作引入大米種植。

據悉,除吳協恩擔任華西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江蘇華西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外,華西村的多數產業由吳仁寶家族成員分管,長子吳協東主管建築裝潢,次子吳協德主管冶金,三子吳協平主管旅遊,獨女吳鳳英則主管物流,而財務、酒店、海洋工程等產業或部門也都由吳仁寶家族成員擔任管理要職。

其中,金融服務業是目前給華西村帶來巨大收益的板塊,也是吳協恩最初瞞著父親悄悄開發的,從最初開設的無錫同誠投資起步,如今華西金融業務的年凈利潤已達10億元。

“在吳書記的帶領下,華西村未來要向旅遊、金融、遠洋海工、倉儲物流、礦產等方向轉型發展,僅僅海外投資收益這一項,華西村每年就要爭取凈利潤達到10億元!”華西村紀委副主任朱蘊海說。

吳協 協恩 時代 華西村 華西 旅遊 報告會 報告 朝鮮 航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67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