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临湘千亩土地“出逃”太子奶 花旗追债遭遇李途纯“完美算计”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702/997995.shtml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临湘、岳阳
有些人说了谎言。
“即日起李途纯本人及太子奶集团对21亿元债务终身负责,确保一分不少地归 还。”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在集团4月发表的声明中做过这番承诺。
但不为人知的是,李途纯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株洲市警方“采取 了刑事强制措施”之前,他却已经实现了对太子奶集团逾20亿元债务的“逃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掌握的《自然人保证合同》显示,李途纯与 太子奶集团的债权银行曾签订多份“连带责任担保”,其中尤以李途纯对花旗银行5亿元贷款的连带担保金额最为庞大。
当太子奶集团身陷资不抵债、 破产重组泥沼之时,李途纯注定选择“金蝉脱壳”来保住他最后的资产。
“花旗银行从2009年开始,雇佣一家香港调查机构的侦探跟踪调查李途纯 一年之久,由此发现了李途纯在太子奶集团危急之下转移资产的4项手段,最后形成的报告被转交给了株洲市政府。”株洲方面曾见过此报告的一名权威人士透露, “李途纯名下资产已经微乎其微,这是真的。”
记者辗转株洲、临湘等地展开调查,发现李途纯这4项涉嫌资产转移的问题包括:临湘五尖山千亩土地 自太子奶集团转移至湖南五仙山旅游度假开发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五仙山公司)、株洲市芦淞区土地问题、北京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北京太子奶)所在的金隆基大厦被卖予方正集团中的部分自然人、李途纯个人资产被转移至亲属名下。
太子奶集团一核心人士知悉后此事后 表示,“像李途纯和方正集团中自然人的交易,这在太子奶集团最多也就只有5个人知道,而且基本都是李氏家族成员。但这些都做得很干净,显然,太子奶的律师 团早已预估了所有法律风险。”
7月1日,与太子奶集团掌控中总计2000亩土地上的沉寂景象截然相反的是,临湘五尖山上千亩土地的开发在烈日 下正如火如荼进行,“有6个施工队同时进场。”而按照“工程项目建设招标公告”,上述开发的总投资将达到20亿元。
李途纯被抓后,其前妻王依 兰在临湘掌管起了李途纯老家里的“新生帝国”。
多个施工队同时开进五尖山
湖南临湘五尖山的千亩土地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在太子 奶集团濒临破产的情况下,这千亩土地给李氏家族保留了一片“根据地”。
在107国道与京珠高速的临湘交汇处,路边有座“五尖山森林公园”的牌 坊,其下有路蜿蜒通向48000亩的国家森林公园。当地人称,若遇小雨,山上常有仙气环绕。
就在牌坊的东边,是五仙山公司7层的办公楼房和一 栋6层高的“旺铺营销中心”。而在牌坊以西,一片庞大的工地正在107国道旁热火朝天般动工。可以发现,工地上并没有“太子奶”的标记。
而五 尖山国家森林公园办公室主任余志星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那片工地就是太子奶搞的旅游度假区。当时临湘市把森林公园山麓处的千亩土地给了太子奶,此后就不归我们管了。”
记者在工地上看到,正面的围墙宽约数百米,“不花钱租两年”、“首付2.8万即刻赚到42.8万”、“你买铺我包租”、“长安国际商城再现大唐盛世”、 “顶级别墅百栋百祥”和“拥有100个项目的儿童游乐城”等横幅布满了围墙表面。
“进场施工的有五六家公司,都是在为太子奶做旅游度假项目建 设。”承建五仙山别墅的临湘市鹏翔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工程项目部一人士向记者透露,他们是在2009年末进场的,进场晚的则是在今年上半年。
根据“工程概况牌”显示,临湘市鹏翔公司还负责3层高的五仙山旅游度假村一号会所施工,将于2010年10月竣工,而建设单位正是五仙山公司。
除了鹏翔公司以外,工地上还有湖南广金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广东开平建安集团有限公司、湖南界华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等施工单位。
昨日, 记者于16时40分从工地正门进入后径直往里走,走到无路可走之境时已是17时15分,沿路林地皆已被毁,但间或仍可见溪流间蜻蜓飞舞的景象,可闻鸟鸣山 涧之声。
“一期中,沿街建造的分别是商业城A、B栋,往里则是中心广场、会所、人工湖和高尔夫球场,靠近森林公园深处的是别墅,一期将有30 栋落成。”前述鹏翔公司工程项目部人士介绍指出。
据“湖南五仙山旅游度假山庄工程项目建设招标公告”显示,项目由五仙山公司 (注册资本6000万元)和湖南恒麟房地产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合作开发。“征地数千亩,已完成拆迁、道路管网水电基础设施七通一平,总设计 总立项全部完成。”“招标公告”还显示,此处旅游度假区总投资约20亿元,分为国际商城、别墅群、高尔夫球场、公馆区、商住楼、瑶池温泉、水上乐园、儿童 游乐城、高尔夫会所和超五星级森林度假酒店等10大项目。
五仙山公司招商代表曾桂芳向记者表示,国际商城、一期30栋别墅、高尔夫球场和会所 将在今年10月落成。据“招标公告”和曾桂芳介绍,国际商城分为两栋,每栋18000平方米,每栋投资约3000万元;100栋别墅占地600亩,每幢别 墅面积约为400~1200平方米,总投资2亿元;而高尔夫球场一期总投资3000万元,按18洞标准杆设计,第二期将再增加9洞;高尔夫会所总投资也在 600万元以上。
“瑶池温泉也已开挖,并已挖到35摄氏度的温泉,以后还将建设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的商住楼。”曾桂芳表示。按照“招标公 告”,上述商住楼总投资1.5亿元,将回收3.5亿元。
若一切成真,按照五仙山公司的预估,“建成后土地以及60万平方米的别墅、商铺、宾馆 等每平方米的评估价值将超1万元,即60亿元。”
千亩土地出逃太子奶?
王依兰至今同李途纯仍保留着同样的手机尾号——“8501”。 除此以外,抹不去的还有五仙山公司与李途纯、太子奶集团的关系。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五仙山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为 6000万元,而总出资的100%都是土地使用权出资。其中,湖南太子奶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湖南太子奶)以出资5400万元,控股90%;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以出资余下600万元,持股10%。此时,公司的法人代表为李舒谦,李舒谦 曾任太子奶集团副总裁,“与李途纯的利益关联十分紧密。”但五仙山公司一人士告诉记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是王依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掌 握的一份有李途纯批示的 “关于五仙山公司目前征用土地的情况汇报”显示,湖南太子奶是在2004年时“与临湘市政府签订了800万元办理800亩建设性土地的协议”。值得注意的 是,上述土地使用权出让价格颇低,而且也并非一次性出让,而是分批次出让的。例如一份合同编号为“(2004)3-27”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显 示,湖南太子奶与临湘市国土资源局于2004年8月6日签订“出让合同”,一宗总面积为67979平方米(约100亩)临湘五尖山土地被出让给湖南太子 奶,该宗地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总额为108.75万元;另一宗总面积达到128260平方米 (约200亩)的五尖山土地则以205.18万元转让给湖南太子奶。
前述提及的 “关于五仙山公司目前征用土地的情况汇报”也写明,“目前(指2008年时)实际只办理了200多亩建设用地和401亩林地……剩下100多亩只能作林地 发给我公司,手续在临湘国土局已经办理好了,国土局出示了复印件,但要拿回该100多亩林地证,根据现行相关国土政策,涉及到1134.73万元土地出让 金的问题。”
对此,一位注册会计师在详细查看上述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和“关于五仙山公司目前征用土地的情况汇报”后向记者表示,“这表明临湘市方面有明显的寅吃卯粮行为,800亩的土地使用权出 让计划实际上要在此后几年中陆续报批,而此后由于土地出让金的水涨船高,单单其中100多亩的林地使用权出让金在2008年就要1134.73万元,比 2004年800亩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总额还多出300多万元。”
前文提到的情况汇报还写明:在国土政策和国土稽查趋紧的情况下,“临湘方面 还是保证不多收一分钱,但要求我公司拿100万元到临湘财政上转账11次,待转满后,临湘财政马上开具1134.73万元出让金票,该出让金票到国土局 后,国土局马上将100多亩林地证的原件给我公司,100万元同时返还。”
对此,五仙山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依兰在2008年4月24日批示 “转李途纯董事长”,李途纯则在2008年4月25日批示“同意,请陈春莲拨200万速办。”
蕴含更多悬念的是,前述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中临 湘国土局的签字人为李治保。据临湘市国土资源局代局长葛建6月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五尖山大约千亩土地正是在前任局长李治保任上被出让给湖南太子奶 的。
“李治保是与李途纯私交最密切的临湘官员之一。在太子奶集团未起时,李治保就与李途纯结识。”一当地人士指出。
就在李治保于 2004年8月将五尖山土地出让给湖南太子奶后,他旋即于2005年下马接受调查,之后他又加盟成都太子奶任销售经理。如今,李治保在临湘市国土资源局大 楼的地下一层经营岳阳正阳房产土地评估咨询有限公司。
记者曾于6月28日晚间辗转约李治保到茶馆喝茶,但他拒绝对当年与李途纯的交情作出评 价。李治保向记者表示,自己并不担心遭调查的可能,“我很清楚当初李途纯办理土地证的过程,在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
在李治保之后,临湘市国 土资源局继任局长李志宏于2010年初被调离临湘市国土资源局,转任岳阳市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长。此外,临湘市纪委还向记者证实,纪委在6月带走一位临湘 市国土资源局俞姓副局长进行调查。
据五仙山公司的章程显示,2006年后,湖南太子奶的5400万元土地使用权作价出资已经转为李舒谦名下, 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仍然持股10%。另据调查,注册资金为1800万元的北京太子童装有限公司100%股权也已由李途纯全部转让给李舒谦。
“挂 往来”的4亿资产隐形转移
五仙山公司为将五尖山地块用作抵押贷款,于2006年委托湖南万源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对部分地块做了土地估价,《每日 经济新闻》记者获得了该份土地估价报告书。“估价结果”显示,五仙山公司位于五尖山两宗国有出让土地,总面积为196239平方米(约300亩),在估价 基准日2006年8月30日,“土地总价为9792.32万元。”
这表明,即使保守地估计,2006年时五仙山公司所有的至少800亩国有土 地使用权价值也在2.6亿元之上。
“这块地现今的价值远不止5亿元了。”前述当地的注册会计师表示。但目前这部分土地已在自然人李舒谦控制之 下。7月1日,太子奶集团一核心人士向记者详细解释了这背后的奥秘。
“2006年以前,李舒谦不持有任何公司的股份。而在2006年之后,李 途纯将非奶业资产陆续全部转让到了李舒谦名下。实际上,当时就设计好了一切,要将这部分资产在法律上与太子奶完全脱钩。”
在这一过程中,李途 纯儿子李帅控制的湖南红胜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胜火投资)则要担当“过桥”的作用。
“太子奶、红胜火投资和李舒谦之间签订了一系列 的三方协议——红胜火投资先收购太子奶上述资产,随后再将上述资产转让给李舒谦。”该核心人士指出,“在收购资金上,所有的收购都是‘挂往来’的,在账面 上以太子奶对红胜火投资的应收款形式体现,红胜火欠着太子奶股权转让款;而在红胜火投资的账目中,李舒谦又欠红胜火投资股权转让款。”
之所以 如此设计,是太子奶集团律师团和财务负责团队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选择。“李舒谦是太子奶首任财务总监、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兼董事会秘书,此后一直担任高管, 他以自然人身份出现在太子奶的巨额应收款账目中,这不现实,所以转由红胜火投资‘过桥’。”上述太子奶集团核心人士还指出,实际上,在李舒谦接纳诸多资产 的过程中,“充当‘过桥’的不仅仅是红胜火投资,还包括湖南辣翻天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等,但主要的‘挂往来’集中在红胜火投资之下。”
那么,这 一笔资产规模到底有多大?根据记者调查掌握的太子奶集团2009年末应收款账目显示,红胜火投资对太子奶集团的欠款约为4亿元,这笔款项实际上就是高盛、 英联和摩根士丹利在2008年逼迫李途纯退位时要求他承担的4亿元个人债务,“但李最后没有退位,太子奶这部分应收款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一旦太子奶破产 重组,红胜火投资也会因偿付不了太子奶4亿元欠款而一同破产,但李氏家族仍然可以通过对李舒谦的债权控制,从太子奶集团中‘出逃’4亿元资产。”上述人士 表示。
花旗调查遭遇“完美设计”
在太子奶集团的设计下,花旗银行吃了最大的亏。
李途纯4月15日借助相关渠道表示,花旗 银行当时的5亿元贷款是主动要求给予太子奶集团的,并提出了5大优惠条件:保证不要抵押品、保证不要任何担保、保证国内利息最低、保证贷款时间最长。但在 太子奶获得贷款3个月后,花旗就马上 “变脸”,“花旗银行紧接着又提出了增加担保,要求太子奶旗下7个子公司相互为这笔贷款担保,在太子奶办理了担保手续后又马上提出了土地和厂房的抵押。” 李途纯曾表示。
花旗银行在海外破产诉讼中要求太子奶集团若无力偿还债务,将对其土地抵押物进行清算,这块土地正是五仙山公司在临湘当地所拥有 的五尖山地块。太子奶集团旋即称在湖南临湘市法院对花旗银行提起了诉讼,要求撤销花旗银行的抵押权,并宣布土地抵押无效。
李途纯借相关渠道表 示,花旗银行在取得上述土地抵押物时,采取了欺诈的手段。
五仙山公司提供的花旗银行无效证据主要包括6个方面:1,抵押合同并无五仙山项目法 人授权签字,属于无效合同。2,临湘市国土资源局在办理土地抵押登记、颁发他项权利证书时,没有答辩人法定代表人的授权委托书和代理人身份证明。3,国土 局办理的使用证是找国土局人员私自取得的,不是五仙山公司提供的。4,法人代表身份证明和复印件是通过其他渠道取得,非正常途径。5,办理抵押登记的巨额 费用支付和抵押物价值确认亦为花旗单方行为。6,私自扣押受理通知书,受理通知书上只有花旗一方签字。
“其实很简单,花旗银行拿到的五尖山地 块抵押合同是李途纯签的字,而不是李舒谦,这是李途纯故意设下的套。当然,太子奶很可能收买了花旗银行的经办人,花旗银行这下败得很惨。”李途纯身边人士 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花旗银行委托香港调查机构调查李途纯资产转移的第一项就直指这块伤心地——五尖山地块。
“临湘土地问 题,的确与五尖山地块有关。”株洲市方面一知情人士表示,调查报告中指出,五尖山地块纷繁复杂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变更存在问题,“按道理,该证是极难更改 的。”
上述人士还表示,调查报告还显示,金隆基大厦被转移给了方正集团中的部分自然人,这也是方正集团缘何在2009年末期受李途纯邀请参与 竞购太子奶集团的原因。
太子奶集团前述核心人士证实了该笔交易。“金隆基大厦2006年也到了红胜火投资名下,但由于银行贷款在2009年仍 未还完,在银行即将起诉追索之下,红胜火投资和方正集团的一些自然人同银行一道签订了三方协议,方正集团的人代还了银行贷款,李途纯也获得了一笔钱。因 此,尽管方正集团的人的确是以低价获得了上述资产,但这笔交易仍是在法律允许的空间下进行的。”
至于株洲芦淞区土地和李途纯转移财产至其亲属 名下的问题,记者未能获得经证实的更多细节。
“即使事情已基本弄清,但花旗的调查也没有任何作用,太子奶律师团在2006年就把所有可能发生 的法律风险都考虑到了,当时的手续就十分完善。这实际上是高盛等投行进来前逼太子奶做的。”太子奶集团人士认为,在太子奶集团,前任总裁谭孝傲、原党委书 记兼副总裁现任总裁韩月平、法务总监侯廉裕、李途纯秘书陈青松等皆出身法律界,“可以说,五尖山土地等资产与太子奶都做了完美的切割,花旗是追索不出法律 问题的。”
记者手记
悲情李途纯的真实与谎言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临湘、岳阳
临湘市上庄一胡同里,李家宅院的前后大 门如今已紧闭。
靠一段一米来高的水泥墙隔开南边的邻居家,李家宅院南院的墙边生长着6棵10多年历史的杉树,东南角落有一废弃的水缸,花坛已 有多时未有人料理,一颗巨大、沾满黄土的树根瘫倒在南院不大的水泥坪上。
1958年10月5日,李途纯就出生在这里,而直到他被抓前,他的老 母亲也仍然居住在此。但在6月29日,邻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李途纯家人这些天已经不在这里居住。
临湘是座小城,地处湖南省北部,是 岳阳市下辖的县级市之一,当地人对李途纯和李氏家族充满着关注与叹息。“他是个敢做大事的人,举手投足中有着大人物的气息,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个相当孝 顺、重亲情的人。”2003年,李的父亲病重,李途纯在长沙湘雅医院连着陪护了几天几夜。
那段时间,正是45岁上下的李途纯同湖南卫视前主持 人金晓琳谈恋爱的时期。在做太子奶集团前,李途纯已经同前妻王依兰离婚,他们的儿子李帅此后曾执掌北京太子奶。
李途纯是家中老大,他有一个弟 弟和三个妹妹,除最小的妹妹李晶晶外,李途纯把几个弟妹都带进了太子奶集团,弟弟李亚军曾任太子奶集团副总裁。
临湘市当地有一处AAA级风景 区、国家森林公园——五尖山森林公园。记者调查获悉,李途纯依托五尖山森林公园旅游资源,成立了五仙山公司,法人代表曾由其前妻王依兰担任。
根据李途纯撰写的五仙山公司的介绍:“这里隐居着一支李世民第46代的后裔,有长安河、长安桥、长安村、长安镇、长安门为证,居民中60%为李姓人口。” 李途纯身边人士称,他自认为是个“皇族”,而他也一直像管理一个家一般管理着太子奶集团。当然,他是其中的“帝王”。对他忠心、善于说他爱听的话,是太子 奶集团各层人们升迁的法宝。
“有一个人从常德师院一毕业就开始给李途纯提包,后来这个人把加盟太子奶集团的原蒙牛7大创业元老之一的刘军给挤 了下去,无非是话说得李途纯爱听。”李途纯身边一名人士把这称为 “奇迹”,“太子奶的人事也在那之后开始大乱,集团中高层的贪婪最终葬送了整个集团,资金链断裂其实只是个表面问题。”
在李途纯被高盛、英联 和摩根士丹利“逼位”、太子奶集团行将就木时,李途纯却无人帮忙。“10大元老在最后关头有6个倒戈。李途纯很悲情,他此前生活在周围人编织的、最后生活 在自己编织的谎言当中。”
李途纯被株洲警方带走后,太子奶集团总裁韩月平至今留守,“他忙着扑各处的火,可以说韩是太子奶高层中为数不多的好 领导之一,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了,太子奶情况好时他也未得到重用。”

臨湘 千畝 土地 出逃 太子奶 太子 花旗 追債 遭遇 李途 途純 完美 算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12

缺口50億:京東囤地千畝無錢建物流

http://www.21cbh.com/HTML/2012-4-25/4MNDE5XzQyMzg4MQ.html

從2009年開始,京東商城在全國密集購買倉儲用地,如今,3年過去了,手握約1800畝土地的京東商城,仍在被倉儲困擾。

4月22日,在京東商城位於上海市嘉定區馬陸鎮的京東網上商城第二物流中心,同時也是京東商城在華東地區的百貨、圖書等商品的倉儲中心,本報記者看到運送貨物的車輛絡繹不絕,但和京東位於上海的另外2個倉儲中心一樣,這裡是京東商城租賃的倉庫。

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本報記者,「由於業務擴張,該倉儲中心已經無法滿足現有需求,過兩天,百貨等商品將從該中心分拆出去,換到另外一處新倉儲,租賃物業的地址已經選定了」。

與馬陸鎮相隔半小時車程,是上海市嘉定工業區北區製造企業云集的婁塘鎮。2009年12月,京東商城就宣佈在此處獲得了一塊佔地260畝的工業用地。如今,該用地才破土動工,京東計劃將此處打造成華東區總部。

與該地塊相鄰處,諸多民房仍未拆遷完畢。不過,集裝箱宿舍已經落成,負責項目樁基工程的上海市機械施工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已經入住。一位京東商城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估計華東區總部投入使用得到2015年,其間,京東仍得租賃倉庫使用」。

一邊是密集買地但並不急於開工,一邊是無自有倉儲可用,京東商城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國藥控股電子商務項目經理魯振旺評論說,「在電商行業中,京東買地不算多。雖然它買得起地,但不一定就蓋得起」。

截至發稿前,京東商城公關總監李靜以正在開會為由,並未回應相關提問。

手持土地1800畝?

京東商城密集拿地始於2009年。

當年,京東商城透過媒體報導稱,京東商城分別在江蘇宿遷、上海嘉定拿下共計約560畝的土地,其中,江蘇宿遷的購地價格在2000萬美元、上海嘉定的購地成本約在3億元人民幣。

此後,京東不斷有拿地信息被披露。不過,由於京東商城在各地註冊的分公司名稱眾多且不同,通過「中國土地掛牌網」以及各地的國土局網站能夠查到的京東商城購買土地信息共有4例。

除 了位於上海嘉定區的上述土地之外,可查到的京東商城購買了包括位於廣州、北京、武漢的土地超過800畝。其中,廣州工業園共計250餘畝的用地花費 3360萬元,武漢東吳大道南、高橋北地塊共計250畝用地花費3610萬元,而位於北京亦莊開發區的約300畝土地京東花費2.95億元。

此外,京東商城位於成都的約300畝的用地購買已經基本敲定。同時,有媒體報導其曾在2010年在北京拿下200畝用地。綜合計算,京東商城手持土地數量或達到1800畝,其中,直接與倉儲用地相關的土地面積達1500畝。

過 去3年,京東商城手持的土地數量翻了6番。2009年底前,京東商城完成兩輪融資共計3100萬美元,彼時,其手持的土地數量僅有位於江蘇宿遷的300 畝。2011年初,京東商城宣佈完成了C輪融資,共計融資超過10億美元。此後,京東商城宣佈將在截至2013年底的3年內,斥資超50億元打造物流體 系。

據不完全統計,京東商城總計買地投入不足10億元,其餘資金用於涉及物流相關的信息系統研發建設、運輸配送隊伍打造等。魯振旺稱,「京東商城賬面現金不足30億元,其餘為供應商賬款」。

50億建設金缺口

儘管手持的土地數量同比翻了6番,但京東仍不得不依賴租賃物業以滿足發展需求。

本報記者在京東商城華東各物流中心瞭解到,隨著業務的增長,京東商城在過去三年,已經將倉庫由1個變成了2個,又增加到了3個,最近,又將分拆成4個。而這些物流倉儲中心都是租賃物業。華北區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在過去三四年間,京東商城的倉儲物流中心由1個增加到4個。

華東區一位京東商城工作人員稱,「也就是2011年開始,我們在上海才聽說了京東商城這家公司做物流,之前,根本不知道這家公司(物流中心)。」

由於選址和物業奇缺等原因,京東商城位於上海的3個物流中心,理想狀態下,最短的距離相隔15分鐘車程,最遠的距離在1個小時。而位於北京的華北物流中心,也被分割在北京市昌平區、朝陽區等不同地區內。

按照京東商城CEO劉強東的規劃,京東商城將在全國建設位於上海、北京、武漢、成都、廣州五地的一級倉儲物流中心,並肩負地區總部職能。此外,在瀋陽、濟南、西安、南京、杭州、福州、佛山、深圳設立二級物流中心。

但是,該計劃從2007年就有雛形,迄今仍未落地。對此,魯振旺評論稱,「京東的現金流狀況使得他們有錢買地,沒有錢建設倉儲中心。」他稱,建設倉儲物流中心花費大頭在後面,包括基礎設施投資、貨架、叉車、庫存軟件、防火設施、排水設施等。

過 去數年,倉儲物流建設成本飆升。資料顯示,沃爾瑪在2004年-2005年間,位於深圳龍崗大工業區的倉儲中心4萬平米花費1.6億元,合計4000元/ 平米; 2011年,英國零售商樂購在嘉善建設的物流中心,倉儲面積5.5萬平米,花費超過5億元,合計約9000元/平米。

魯振旺稱,國藥控股建設倉儲中心的每平米造價在6000元-8000元,京東商城今年陸續動工的5個一級倉儲物流中心面積約在80萬平米,以最低價計算,這些倉儲物流中心總造價約在50億元。「這使得仍然虧損的京東商城,面臨巨大的運營壓力。」

困獸之鬥

「我們現在倉儲都在上海郊區,租賃的倉庫一年租金才幾十萬。」 京東商城倉儲中心一位員工表示,不明白京東為何要花那麼多的錢自建。

然而,京東商城在自建倉儲物流中心上,似乎並無太多選擇。身為國際電商巨頭的亞馬遜,已初步在中國市場完成了買地自建物流中心的佈局。從2007年開始,亞馬遜已經在京東商城佈局過的地區以及佈局以外的地區,建設了11個運營中心和倉儲物流中心。

而正是基於對於物流的整合,使得亞馬遜在運營效率上不斷提高。剛創立時,物流執行成本佔總銷售的20%,如今,採用了物流集約的方式,使得該成本下降到了佔總銷售額比例的8.5%。

而 京東商城正受制於分散倉儲的弊端。前述京東商城的一位工作人員稱,「有時候,我們會遇到消費者的訂單中既有圖書、也有百貨、還有家電等產品,那麼,我們在 訂單執行的時候,就要開著車跑到青浦的家電庫,又跑到嘉定的百貨庫,還要跑一遍服裝庫。而最早的時候,在一個庫取就可以了」。

魯振旺說,從行業發展狀況看,供應鏈整合以及資源實力競爭是關鍵,因此,京東商城啟動自建物流的戰略是對的,但是,「問題在於錢從哪裡出?」


缺口 50 京東 囤地 地千 千畝 畝無 無錢 錢建 物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63

長征途徑的恩村今日:千畝皇帝柑助力千年古村奔小康

恩村,始建於戰國時期,是廣東省韶關市仁化縣城口鎮境內有著近千年歷史的古老山村。相傳,越王勾踐追趕吳王夫差至此,眼看越王兵追來,吳王被村中一老婦相救,吳王為感謝救命之恩,稱該地為“恩溪”,清代改稱為“恩村”。

9月14日,記者跟隨中宣部“重走長征路”媒體采訪團一行來到這個只有382戶人家的蒙姓居多的小山村,追溯紅軍長征途經恩村時與村民並肩作戰、相依相托的血肉情懷。

1934年10月至11月,中央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被迫實行戰略轉移,紅軍開始了著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廣東是中央紅軍長征離開中央蘇區(贛南閩西)後經過的第一個省份,在仁化城口則發生了紅軍長征入粵後的一次慘烈戰鬥——銅鼓嶺阻擊戰。

恩村村委會主任蒙榮華說,小時候經常聽爺爺講紅軍和白軍在銅鼓涼亭打仗的故事。“我家住在燕子片,共四戶人家。爺爺說燕子片全部住滿了紅軍,後勤人員在我家煮飯,從屋後上山給打仗的紅軍送飯。”

為紀念銅鼓嶺阻擊戰,緬懷犧牲的紅軍烈士,人民政府就在當年戰爭發生的地方修建了紀念碑,供後人瞻仰。

當時,紅二師六團一部奉命從東光、恩村迂回到銅鼓嶺北的山地中,阻擊從廣州來增援城口的敵人。1934年11月4日,執行阻擊任務的紅軍遭遇敵軍獨立警衛旅第三團彭智芳部的攻擊,紅軍搶占龍形埂有利地形,利用密林草叢沈著應戰、奮勇還擊,與沖上來的敵人展開白刃戰。戰鬥持續了兩天一夜,敵我雙方傷亡慘重。戰至第二天傍晚,紅軍完成了阻擊任務,奉命趁夜轉移,從岔口分兩路經紅山入樂昌麻坑和汝城的延壽,匯入西進的紅軍主力。

銅鼓嶺阻擊戰,紅軍以陣亡一百多人的慘烈代價,粉碎了敵軍增援城口的目的,並突破了敵人設置的第二道封鎖線,為確保紅軍主力在城口作短暫休整和繼續西進創造了條件。

如今,恩村里的河邊街、正龍街依然保持著當年紅軍露宿的原貌。據恩村的老人回憶,長征紅軍占領城口後,對群眾秋毫無犯,紀律嚴明,寧在此露宿街頭也不占民居。而這里曾是商戶聚居地,老百姓見狀紛紛拿出自家閑置的門板,鋪上稻草給紅軍當床鋪。

紅軍長征露宿地之一——恩村正龍街。

“我們這里的老百姓一直跟黨保持著血肉聯系。長征前,村里就有14位共產黨員以理發、打鐵為掩護開展工作。後來長征紅一軍團、紅九軍團等紅軍主力在這里露宿時,蔣介石得到消息,命令國民黨衡陽航空隊對這里瘋狂轟炸,整休的紅軍迅速搶救受害群眾、救治傷者”,蒙榮華說。

靠種貢柑走上致富路

盡管廣東是全國最富裕的省份,但恩村老百姓的日子並不好過,人均7000元/年的收入一遇到生病、升學就會讓一個家庭馬上陷入貧困。

據蒙榮華介紹,目前全村有38家貧困戶,貧困率近10%。不過,好在村民們已經找到了一條致富路——種貢柑。貢柑過去被列為朝廷貢品而得名。因其果形靚麗、果色金黃、皮薄核少、肉脆化渣、清甜香蜜、高糖低酸、風味濃郁,為其他柑桔品種難以比擬,被譽為柑桔之皇,又稱皇帝柑。

“以前種水稻,收入非常低,一畝才賺200多元,自從改種皇帝柑,一畝可以賺一萬多”,作為村里率先吃螃蟹的人,恩村村委會副主任鄧攸發已經嘗到了甜頭。

2007年,鄧攸發承包了35畝地,並一次性租了30年,加上買苗、雇人等花費,前前後後一共投入20萬,全部種上了貢柑。由於貢柑生長周期需要三年,因此前三年只有投入沒有產出。

對於風險問題,鄧攸發說,當時沒考慮那麽多,只是無奈之下的嘗試。“我當時種的時候市場價是1.5元/斤,去年已經漲到3.7元/斤了,今年估計可以賣到4元/斤,說明這條路還是選對了。”

現在,加上養豬場,鄧攸發一年的收入有60萬,純利潤也有50萬。在他的帶動下,其他村民也都開始改種貢柑,目前全村一大半的地都用來種貢柑了,今年就會迎來第一個豐收年。

恩村村委會副主任鄧攸發已經靠種植貢柑走上了致富路。馮蕓清 攝

據了解,全國只有福建廣東廣西三省適宜種植貢柑,屬於地方資源性特色農產品,因此面對國內外大市場,不會存在供大於求的現象,產業風險較低,市場開拓潛力巨大。同時,由於南方人喜歡吃青果,北方人喜歡吃黃果,所以貢柑的上市時間也很長,從11月可一直賣到第二年的春節期間。

實際上,不止是恩村,城口鎮乃至仁化縣都在大力推廣貢柑種植,仁化縣已成為廣東省韶關市最大的貢柑種植基地。

據統計,目前全縣貢柑種植面積已達56925.8畝,已掛果面積40466.8畝,年產貢柑約8.1萬噸,年產值約達6.48億元。其中,黃坑鎮是該縣貢柑生產的專業鎮,總共約1.8萬畝,全鎮總戶數3100戶,種植戶達2800戶。仁化貢柑銷往全國各地,南至廣州珠三角、東至上海、西至四川重慶、北至北京東北等地,產品供不應求。

城口鎮農業辦主任黃本洲告訴記者,為了幫助革命老區早日脫貧,準備投入100多萬元在恩村開辦打蠟廠,通過保鮮、包裝等手段增加貢柑的附加值,以求賣出更好的價錢。一旦銷售出現問題,也會由政府出面聯系經銷商。

“我們時刻記著自己是革命老區,不能給先烈們丟臉,所以盡管是山區,條件不好,但我們從不放棄,會一直發揚艱苦奮鬥的精神建設家園”,黃本洲說。

正在修建的武深高速緊鄰著恩村,這將有助於繼續擴大貢柑的銷路。馮蕓清 攝

長征 途徑 的恩 恩村 今日 千畝 皇帝 助力 千年 古村 小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080

長征途經的恩村今日:千畝皇帝柑助力千年古村奔小康

恩村,始建於戰國時期,是廣東省韶關市仁化縣城口鎮境內有著近千年歷史的古老山村。相傳,越王勾踐追趕吳王夫差至此,眼看越王兵追來,吳王被村中一老婦相救,吳王為感謝救命之恩,稱該地為“恩溪”,清代改稱為“恩村”。

9月14日,記者跟隨中宣部“重走長征路”媒體采訪團一行來到這個只有382戶人家的蒙姓居多的小山村,追溯紅軍長征途經恩村時與村民並肩作戰、相依相托的血肉情懷。

1934年10月至11月,中央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被迫實行戰略轉移,紅軍開始了著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廣東是中央紅軍長征離開中央蘇區(贛南閩西)後經過的第一個省份,在仁化城口則發生了紅軍長征入粵後的一次慘烈戰鬥——銅鼓嶺阻擊戰。

恩村村委會主任蒙榮華說,小時候經常聽爺爺講紅軍和白軍在銅鼓涼亭打仗的故事。“我家住在燕子片,共四戶人家。爺爺說燕子片全部住滿了紅軍,後勤人員在我家煮飯,從屋後上山給打仗的紅軍送飯。”

為紀念銅鼓嶺阻擊戰,緬懷犧牲的紅軍烈士,人民政府就在當年戰爭發生的地方修建了紀念碑,供後人瞻仰。

當時,紅二師六團一部奉命從東光、恩村迂回到銅鼓嶺北的山地中,阻擊從廣州來增援城口的敵人。1934年11月4日,執行阻擊任務的紅軍遭遇敵軍獨立警衛旅第三團彭智芳部的攻擊,紅軍搶占龍形埂有利地形,利用密林草叢沈著應戰、奮勇還擊,與沖上來的敵人展開白刃戰。戰鬥持續了兩天一夜,敵我雙方傷亡慘重。戰至第二天傍晚,紅軍完成了阻擊任務,奉命趁夜轉移,從岔口分兩路經紅山入樂昌麻坑和汝城的延壽,匯入西進的紅軍主力。

銅鼓嶺阻擊戰,紅軍以陣亡一百多人的慘烈代價,粉碎了敵軍增援城口的目的,並突破了敵人設置的第二道封鎖線,為確保紅軍主力在城口作短暫休整和繼續西進創造了條件。

如今,恩村里的河邊街、正龍街依然保持著當年紅軍露宿的原貌。據恩村的老人回憶,長征紅軍占領城口後,對群眾秋毫無犯,紀律嚴明,寧在此露宿街頭也不占民居。而這里曾是商戶聚居地,老百姓見狀紛紛拿出自家閑置的門板,鋪上稻草給紅軍當床鋪。

紅軍長征露宿地之一——恩村正龍街。

“我們這里的老百姓一直跟黨保持著血肉聯系。長征前,村里就有14位共產黨員以理發、打鐵為掩護開展工作。後來長征紅一軍團、紅九軍團等紅軍主力在這里露宿時,蔣介石得到消息,命令國民黨衡陽航空隊對這里瘋狂轟炸,整休的紅軍迅速搶救受害群眾、救治傷者”,蒙榮華說。

靠種貢柑走上致富路

盡管廣東是全國最富裕的省份,但恩村老百姓的日子並不好過,人均7000元/年的收入一遇到生病、升學就會讓一個家庭馬上陷入貧困。

據蒙榮華介紹,目前全村有38家貧困戶,貧困率近10%。不過,好在村民們已經找到了一條致富路——種貢柑。貢柑過去被列為朝廷貢品而得名。因其果形靚麗、果色金黃、皮薄核少、肉脆化渣、清甜香蜜、高糖低酸、風味濃郁,為其他柑桔品種難以比擬,被譽為柑桔之皇,又稱皇帝柑。

“以前種水稻,收入非常低,一畝才賺200多元,自從改種皇帝柑,一畝可以賺一萬多”,作為村里率先吃螃蟹的人,恩村村委會副主任鄧攸發已經嘗到了甜頭。

2007年,鄧攸發承包了35畝地,並一次性租了30年,加上買苗、雇人等花費,前前後後一共投入20萬,全部種上了貢柑。由於貢柑生長周期需要三年,因此前三年只有投入沒有產出。

對於風險問題,鄧攸發說,當時沒考慮那麽多,只是無奈之下的嘗試。“我當時種的時候市場價是1.5元/斤,去年已經漲到3.7元/斤了,今年估計可以賣到4元/斤,說明這條路還是選對了。”

現在,加上養豬場,鄧攸發一年的收入有60萬,純利潤也有50萬。在他的帶動下,其他村民也都開始改種貢柑,目前全村一大半的地都用來種貢柑了,今年就會迎來第一個豐收年。

恩村村委會副主任鄧攸發已經靠種植貢柑走上了致富路。馮蕓清 攝

據了解,全國只有福建廣東廣西三省適宜種植貢柑,屬於地方資源性特色農產品,因此面對國內外大市場,不會存在供大於求的現象,產業風險較低,市場開拓潛力巨大。同時,由於南方人喜歡吃青果,北方人喜歡吃黃果,所以貢柑的上市時間也很長,從11月可一直賣到第二年的春節期間。

實際上,不止是恩村,城口鎮乃至仁化縣都在大力推廣貢柑種植,仁化縣已成為廣東省韶關市最大的貢柑種植基地。

據統計,目前全縣貢柑種植面積已達56925.8畝,已掛果面積40466.8畝,年產貢柑約8.1萬噸,年產值約達6.48億元。其中,黃坑鎮是該縣貢柑生產的專業鎮,總共約1.8萬畝,全鎮總戶數3100戶,種植戶達2800戶。仁化貢柑銷往全國各地,南至廣州珠三角、東至上海、西至四川重慶、北至北京東北等地,產品供不應求。

城口鎮農業辦主任黃本洲告訴記者,為了幫助革命老區早日脫貧,準備投入100多萬元在恩村開辦打蠟廠,通過保鮮、包裝等手段增加貢柑的附加值,以求賣出更好的價錢。一旦銷售出現問題,也會由政府出面聯系經銷商。

“我們時刻記著自己是革命老區,不能給先烈們丟臉,所以盡管是山區,條件不好,但我們從不放棄,會一直發揚艱苦奮鬥的精神建設家園”,黃本洲說。

正在修建的武深高速緊鄰著恩村,這將有助於繼續擴大貢柑的銷路。馮蕓清 攝

長征 途經 的恩 恩村 今日 千畝 皇帝 助力 千年 古村 小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352

落實國務院大督查 51縣市將獲獎勵千畝用地

國土資源部7日對外公布擬提請國務院表揚的2016年大督查獎勵名單,50余個市縣有望至少獲得1000畝的用地計劃指標。

國土部表示,按照《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對真抓實幹成效明顯地方加大激勵支持力度的通知》、《國土資源部辦公廳關於落實國務院大督查用地計劃指標獎勵的通知》要求,各省(區、市)國土資源部門,依據落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土地利用計劃執行情況、土地節約集約利用水平等條件,提出了2016年國務院大督查獎勵的市(州)、縣(市、區)名單。我部根據2016年各省(區、市)土地利用計劃執行、土地閑置、土地執法等情況對獎勵名單進行了審核,並經2017年第6次部長辦公會審議通過。

第一財經記者發現,這次公布的擬獎勵名單共計54個市縣(區),其中,上海有三個區上榜,但表示“不需要獎勵計劃指標”,也就是會說,會有51個市縣(區)會獲得相應的獎勵指標。

這些地方為何能夠獲得獎勵指標?按照國土部的要求,受獎勵的地區應符合以下條件:

(一)落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成效顯著。每年國務院大督查和日常督查確定的,落實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實幹、取得明顯成效的地區。優先考慮受到國務院大督查表揚的地區。

(二)土地利用計劃執行情況好。根據土地變更調查結果和土地利用計劃在線監管數據,對土地利用計劃執行情況進行評估,嚴格執行土地利用計劃,用地指標使用方向和結構合理的市(州)和縣(市、區)。

(三)土地節約集約利用水平高。根據固定資產投資和GDP分析測算,單位土地投入產出高、經濟效益好,同時閑置土地少、處置率高於85%的省(區、市)、市(州)和縣(市、區)。

這些地方能夠獲得多少獎勵指標?國土部表示,對符合獎勵條件的單位落實用地計劃指標獎勵,獎勵範圍控制在每省(區、市)獎勵1個市(州)或5個縣(市、區),每市(州)獎勵用地計劃指標5000畝,每縣(市、區)獎勵用地計劃指標1000畝。

近年來,我國土地利用的管控一直較為嚴格,地方政府要嚴格按照上級下達的土地利用計劃指標來開展建設行為,因此,能夠獲得上述獎勵指標,對地方政府而言,可謂一個實實在在的好消息。

落實 國務院 國務 督查 51 縣市 獲獎 勵千 千畝 用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6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