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靠會計化妝摩通壞賬變收入 李華華


2009-05-27  AppleDaily





 

會 計真係好重要,同一盤生意,用唔同嘅會計方法,蝕錢都可以變賺錢。美國好幾家銀行就因為適當運用會計制度,壞賬都變意外之財。據彭博資訊報道,多得會計制 度中嘅Accretable Yield,令銀行嘅不良貸款變成收入。所謂Accretable Yield,就係銀行資產負債表入面嘅貸款價值,同有關貸款預期產生現金流之間嘅差額。

好似摩根大通舊年9月,用19億美金收購華盛頓互惠,通過會計制 度,將減值貸款以公平值入賬,1182億美元資產減值25%,但家陣因借款人償還債務,摩通話貸款期限內可以有291億美金稅前收入。另外,買咗 Wachovia嘅富國銀行、買咗Countywide嘅美銀,同埋買咗National City嘅PNC Financial,據講都因為新例執番合共560億美元。雖然呢筆橫財只係紙上富貴,但相信唔多唔少可以幫手整靚公司盤數。



中環 在線 會計 化妝 摩通 壞賬 收入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23

化妆品连锁店第二轮扩张各路品牌“围攻”屈臣氏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611/20090611031300707.html


每经记者  卢曦  发自上海

        今年5月,香港莎莎在武汉同时开了两家连锁店。屈臣氏在香港一直无法打败的老对手万宁也进入内地,提出开上百家店的计划。众多内地品牌的连锁店也在逐渐生根开花。

        各路品牌袭来,使在内地市场深耕近20年的屈臣氏,感受到了越来越浓的火药味。在内地市场,尽管屈臣氏一家独大的局面短期尚难改变,但化妆品连锁店争相圈地的竞争态势,正逐渐显现出来。

竞争·品牌

“4+1”格局  巨头鏖战内地

        日化行业资深营销专家冯建军向记者描绘了一幅各大化妆品连锁店品牌在内地的格局图。根据业界的普遍观点,在内地的全球连锁店巨头有“4+1”个。“4”指的是屈臣氏、万宁、康是美和丝芙兰,“1”指的是莎莎。

        为什么是“4+1”,而不直接说成“5”?原来,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内地,莎莎的专卖店数量都远远少于屈臣氏和万宁,但内地消费者却有一个由来已久的习惯——去香港旅游时必去莎莎“扫货”。于是,莎莎作为候补被列入名单。

        屈臣氏隶属于李嘉诚掌舵的和记黄埔集团,1989年进入内地市场,目前稳居内地化妆品连锁店的老大地位。

        万宁隶属于亚洲零售集团牛奶国际控股公司。在香港,万宁是屈臣氏的“宿敌”。



        另外,康是美来自台湾地区,丝芙兰隶属于法国路威酩轩集团。

        谈到竞争优势,莎莎认为,自己拥有“一站化购齐”的零售模式,店内护肤品、香水、化妆品、头发/身体护理产品、美容用具等一应俱全,消费者可以一次性购齐所需的美容用品。

        其他四大巨头中,屈臣氏的产品覆盖日化、美妆、食品、洗护用品等,药品占20%~25%的比例。万宁以食品、化妆品为主,药品只占5%左 右。药品占比最大的是康是美,药品比例达40%。这三家销售的产品定位大多在中端,而丝芙兰定位在中高端,且以进口品牌为主,因此对屈臣氏的威胁最小。

        很多精明的上海消费者,早已学会通过化妆品条形码的前两位来判断产地。由于内地的产品均以“69”开头,丝芙兰众多“非69”产品已在部分“崇洋”的消费者心中树立了高端的形象。

竞争·开店

争相开店  掀第二轮扩张

        2004年10月,万宁落子华南,在广州开设第一家旗舰店,开始进入内地市场。比起屈臣氏,足足晚了15年。

        2008年,万宁在上海淮海路上开设第50家分店,从此迈出华南,与屈臣氏短兵相接。

        目前,万宁已进入广东、北京、上海、重庆、江苏、浙江等地,直营店数量快速增加。最新资料显示,万宁将加快在内地的布局,计划在今年年中实现百店计划,并在年底之前开店总数达到150家。


        屈臣氏香港公关部门的邓小姐向记者表示,目前屈臣氏在香港已有155家门店,在澳门也有8家门店,但她不清楚在内地的计划。

        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屈臣氏计划今年开120家店,重点在中部和西部地区。

        分析人士认为,内地市场将成为各大连锁巨头的角力平台,销售终端的迅速扩张将逐渐推开。

        那些比屈臣氏进入内地慢了一步的竞争对手,已处在竞争中的劣势。不过,在即将展开的第二轮扩张中,各路品牌均不敢轻敌。

        “竞争很激烈,好地段少之又少,很多时候要碰运气才能拿到好店面。”业内人士感叹。

        不过,迅速开店也并非易事,一方面不能在开店速度上落后于对手,另一方面开店又会受到各种条件限制。“内地品牌的连锁店通常缺钱,各大巨头虽不缺钱,但店内品种更新和管理也不容易。”冯建军说。

竞争·交锋

不惧巨头  内地品牌参战

        屈臣氏在向二三线城市渗透的过程中,与内地品牌的交锋将难以避免。据统计,在一些二线城市,屈臣氏年销售额在2500万元以上,而内地本牌的销售额最多只有800万~1000万元。

        比起屈臣氏,内地品牌起步足足晚了10年,最早进入这一领域是在1997年。因此,面对强大的对手,目前内地品牌大多采取  “固守区域、伺机扩张”的战略。


       但在山东青岛的一些地方,屈臣氏遇到了一个无所畏惧的当地对手——在一些街区,与屈臣氏相隔数百米,就有一家名为“喜爱”的化妆品连锁店。

        与许多内地品牌绕开屈臣氏剑走偏锋不同,“喜爱”选择和屈臣氏正面交锋,其装修、店面风格与屈臣氏颇为相似,虽然产品优化上做得不如屈臣氏,但仍然“活得很好”。

        在2008年2月的一篇访谈中,“喜爱”对外宣布,计划在3年内在山东省开设100家店。

        内地品牌的化妆品店,目前有“北有美诚,南有娇兰佳人”的说法。除此之外,还有河北东大、山东喜爱、江苏百分女人等多个品牌。山东的品牌竞争最为激烈,超过20家连锁店的品牌就有50多个。

案例

莎莎开进中西部

        在进入内地4年之后,莎莎开始进入中西部地区。

        今年5月,莎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在武汉最繁华的地段——新世界百货广场和武汉武商亚贸广场开了两家化妆品专卖店。首席营运总监朱斌对外宣布,莎莎将进一步开拓内地市场。

        早在进入武汉之前,莎莎按照“惯例”已先行在华东和华北布点:2005年在上海开设首家店铺,目前已有4家专卖店;在北京开设了5家专卖店和1家精选店。

        目前,莎莎在亚洲区共设有150余家专卖店及专柜。莎莎集团企业传讯总监梁玮珈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武汉已成为中部地区最大 的美容化妆品集散地,稳居全国美容化妆品销售及流通市场的领先地位。莎莎看中的除了武汉当地蕴含的巨大消费潜力外,更希望能对周边地区的消费导向产生影 响。


   莎莎的“胃口”绝不限于现有专卖店。梁玮珈表示,将以北京、上海、武汉作为三大区域中心,发展不同地区的专卖店业务。除此之外,莎莎还计划为其独家代理的品牌发展单一品牌专卖店及专柜。

        国际金融危机并未影响莎莎在内地的计划。梁玮珈对外表示,早已在1997年金融危机和2003年SARS危机中积累了丰富经验,计划2010年3月在内地开更多店铺,业务将进一步向华西、华南扩张。

        莎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公司成立于1978年,从最初的一个零售柜发展为目前覆盖亚洲六大市场的美容产品零售集团, 并于1997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拥有100多个国际美容品牌代理权,是香港地区最大的化妆品代理商之一。与屈臣氏相比,莎莎专卖店的规模较大,但数量不 多。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化妝品 化妝 連鎖店 連鎖 二輪 擴張 各路 品牌 圍攻 屈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01

David Webb: 化妝敗露:聯康生物科技及高寶綠色科技的故事

我決定全文翻譯。
http://webb-site.com/articles/unibioggt.asp
David Webb 化妝 敗露 聯康 生物 科技 高寶 綠色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08

David Webb: 化妝敗露(1,更新中):聯康生物科技及高寶綠色科技的故事

(按:由於對此堆公司認識不深,請鱷兄多多協助補充,更多資料請 參閱此貼,謝謝!)

英文全文:
http://webb-site.com/articles/unibioggt.asp

在2010年4月14日,廉 政公署
公佈,他 們正式起訴梁惠民(「梁 先生」),控罪指梁先生涉嫌於2005年8月至2007年7月期間,與其他人士串謀詐騙聯康生物科技(「聯康」,690) 的現有和潛在股東及投資者,並涉嫌串謀其他人士隱瞞他本人是三間內地公司的真正東主,並將之出售予聯康,分別是:

(1)東莞巿博康健 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東莞博康健」)

(2)北京博康健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博康 健」)

(3)深圳市華生元基因工程發展有限公司(「深圳華生元」)

在 本文中,我們稱此以上交易為該三項交易。此 外梁先生亦涉嫌串 謀其他人士偽造該三間內地公司的會計文件,使它們看來財務穩健,擁有較真實價為高的價值;並安排聯康以抬高了的價格,共計12.92億港元(約1.66億 美元)購入該等公司,並以現金及發行新股支付,其中,部分現金及發行的新股其後轉回予梁先生。梁先生暫時毋須答辯,以待廉署進一步調查及尋求法律意見。

在 2010年5月13日,即梁先生被控後四星期,聯康發出了1頁的
澄清報導(詳 報導並無提及廉政公署),主要是澄清經濟日報(其稱為若干報章)在2010年4月15日的一篇題目為「廉署控聯康「隱形」大股東詐騙 」的報導。


據 聯康稱「就其作出一切合理查詢後所知」,聯康並不存在經濟日報報導所述之無形控 股股東及該三項交易的賣方為獨立第三方。

聯康簡史

聯康在2001年11月12日上市,當時稱為新高準控股有限公司,從事製造及銷售包裝產品及紙製禮品,以及印刷紙製宣傳物料。上市時, 僅以1元發行5,000萬股(佔當時已發行股本27.8%),包括1,250萬舊股。

該公司在上市後每一年均虧損,2005年8月25日,Automatic Result Limited,(Automatic Result,英屬處女群島成立)同意向創 辦人收購52.78%股權,即9,500萬股,每股49.7仙,並提出強制性無條件現金收購建議。

Automatic Result由唐潔成(唐先生)「全資及實益擁有但是劉國耀(劉先生,普通話拼音:Liu Guoyao,廣東話拼音:Lau Kwok Yiu)為收購人之唯一董事。廉政公署指控梁先生為聯康「隱形」大股東,與唐先生為Automatic Result的老闆的聲稱有矛盾之處。

(待 續)

David Webb 化妝 敗露 更新 聯康 生物 科技 高寶 綠色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67

David Webb: 化妝敗露(2,更新中):聯康生物科技及高寶綠色科技的故事


(上續
此文)

在收購後,2005年9月22日,唐先生成為主席,而劉先生則為該公司的行政總裁(即首席執行官)。這就是他們兩位首次在香港股市中出現。唐先生, 「 自1997年起一直於中國從事金屬及廢金屬貿易業務」,以及「自2001年起一直投資於中國一家主要從事開發污水處理系統之公司」,而劉先生則「於中國東莞擁有一間酒店, 並自1999年起出任總經理, 參與酒店之日常業務及管理。」

金利豐證券有限公司代表Automatic Result提出收購,而財務顧問為金利豐財務顧問有限公司,亦可以假定他們的認識的,而巧合的是當年的牽頭包銷商亦為金利豐證券有限公司,該要約在2005年10月13日截止, 當時無接獲任何有關收購建議之有效接納。

2005年11月5日,聯康建議易至現名,以反映其「朝著科學技術應用業務作多元化發展之全新業務策略」,並「一直物色及與若干人士就若干藥劑業務之建議收購或合作計劃進行最早期磋商。」

同時,因
浩勤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浩勤」)接納聯康之聘任, 對其進行內部監控審閱,故自願辭任聯康的的核數師職務,並委任陳葉馮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陳葉馮」)為新任核數師。在此後,但並未能找到任何持續內部監控審閱的事宜。

陳維端先生為該公司的首席董事,他及陳葉馮因太元集團(620)(雖公會並未指出,但David Webb已發現)一筆約2,300萬港元的資產重估盈餘,在該等資產變賣後被錯誤地入賬為收入,因而嚴重錯誤呈報公司的年度業績。已被香港會計師公會轄下紀律委員會作出譴責,並命令他們支付罰款共四萬港元予公會。

陳葉馮在2008年8月21日辭任核數師,浩勤又在2008年8月26日獲委任填補陳葉馮之空缺。自上市以來,聯康及其前身的核數師報告均是沒有保留意見的。

聯康在2001年上市以後,並無發行任何新股,但在新人上任之下,他們很快就開始印公仔紙。在2006年2月15日,公司宣佈以公開發行方式,以1股供2新股,集資1.755億元。

(待 續)


David Webb 化妝 敗露 更新 聯康 生物 科技 高寶 綠色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22

David Webb: 化妝敗露(3,更新中):聯康生物科技及高寶綠色科技的故事


(上續
此 文)

該三項交易

正 如廉政公署聲稱,如果梁先生真的是和人合謀,那誰會在這單交易中面臨被指控?很顯然如果他就是正如 指控稱,他就是三間內地公司的真正東主,那些所謂的賣方(聯康經常稱他們爲「獨立第三方」)就可能不是真正的賣方了。所以我們先分析一下這三單交易的背 景,然後就分析一下這些賣方到底是何方神聖。

親 愛的讀者,這就是你們可以幫忙的地方。留意粗體字的人名,這代表我們對這些人已有一些資料,而其他的,我們則未找到任何資料,如果你們知道這些人的資料, 請你們拿出信心來,告訴我們。

第一單交易:Figures Up Trading Limited (東莞博康健)


在 2006年4月26日,聯康
宣佈以港 幣4.72億收購Figures Up Trading Limited (「FUTL」),其中2.74億以現金 支 付,餘下則以90仙發行新股支付,相當於FUTL截至2005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未經審核綜合除稅後溢利之市盈率約10.1倍。

FUTL成立於2000年4月12日,其持有東莞太力綠色環保科技有限公司(於2002年9月25 日在東莞成立,其持有東莞博康健(於2002年9月9日中國成立),主要從事「銷售及分銷醫藥、生物及生化產品(預防性生物產品除外)、抗生素物質及其試 劑; 並與一家研究所(為獨立第三方)訂立研究協議, 以研究若干醫藥產品」,至於賣方如下圖:



其中,
黃劍軍(「黃先生」)李潔玉(「李潔玉先生」)將會於後文描述。我們留 意到6個賣方均接受4.62%或4.93%擴大後的聯康股本,所以並無賣方在交易後持有5%以上的須披露水平。

這是一項非常重大收購,所以需要提供一份
通函,並 附上FUTL的獨立核數師報告。這次核數師是陳葉馮會計師事務所,並認為財務資料真實公平反映FUTL於截至2003年、2004年及2005年之業績及 現金流量。廉政公署聲稱東莞博康健及其他兩間內地公司的會計文件是虛構的。如果這指控正確,那陳葉馮並無指出這會計帳目是虛構的。

第二項交易:Nan Woo Properties Limited (「北京博 康健」)

在2006年11月 27日,聯康公告以港幣4.54億收購Nan Woo Properties Limited(「Nan Woo」), 其中2.3億以現金支付,其餘以2.8元發行新股支付。Nam Woo在1993年4月20日成立,然後在2003年收購北京博康健100%權益,至交易前仍然控制。該交易的賣方包括:

(1)
梁加龍(35%)、

(2) Yuen King Tak Soona(「Yuen」,35%)

(3)
何奕良(30%)

Nam Hoo 透過北京博康健,主要從事「製造及銷售片裝、膠囊、粒裝及大型輸注液醫藥產品, 以及研發非專利藥物」,但在2007年聯康的年報中,表明於收購日期(2007年12月21日)至結算日2007年3月31 日 期間,年內上述收購之附屬公司並無為本集團貢獻重大年度收益與稅前溢利。

帳目(附 註37,頁105,pdf 頁106)稱該交易完成的作價為457,107,000元(主因是以新股支付,期間股價上升,導致作價稍增),包括無形資產1.1693億及商譽 1.93626億。這數字就和在2009年商譽撇帳金額 吻合(附註17,頁82,pdf 頁83),所以聯康雖然沒說明,但我們假設這是Nam Woo的撇帳。

我們想停一停談談這單交易,在2008年3月31日,在其他應收款項、按金及預付款項中,有一項「購買技術訣竅按金」價值155,302,000元,其稱「每項醫藥產品有關專利之支付將於專利由國家藥管局授出時撥充無形資產項目」。但實際上,
國家藥管局僅負責登記及註冊藥物,不負責專利,知識產權局才是負責專利部分。

無論如何,這項款項在2009年下降至21,863,000元,但並無撥充無形資產,反而在該項作出撥備108,882,000元。

(按: 關於北京博康健的專利及生產批文,經過鱷兄搜索後,共有9項生產批文及1個專利,詳下圖但是有以下東西要注意。

(1) 在知識產權方面,發名設計人竟有一位叫劉勁瑋,他應該是高寶綠色科技(274,「高寶」)的前主席。

(2)但知識產權竟然鬧雙胞,專利權人為和此前收購的東莞太力綠色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相近的東莞太力生物科持有限公司,但地址就應該要留意,是在東莞高寶綠色科技 城。












(3) 其後據2008年11月24日公告,有一位Liang Shengyuan先生購入北京博康健供應商款項人民幣15,678,000元後,轉讓予聯康,聯康以15仙發行新股購回債權。

據鱷兄稱,這位人兄叫梁勝源,據恩平一中90年校慶的撰文中,有一段:

香港高宝绿色科技集团董事刘汝栋,香港高宝绿色科技集团叶伟梁、林宇晨、李荣诠、林文彬、梁燮华、梁敏标、梁鸿辉、梁胜源...

由此可見聯康及高寶有一些隱密關係。)

3. Zethanel Properties Limited (「深圳華生元」)

在2007年7月24日,聯康宣佈同意以3.667億元購入 Zethanel Properties Limited(「Zethanel」),以1.65億現金及以5.5元發行大約6,667萬股支付,這交易在2007年8月22日完成。

Zethanel只有一項資產,就是持有100%的深圳華生元,其生產「主要治療燒傷及創傷的重組人表皮生長因子產品(「EGF產品」)液體制劑」。聯康透過東莞博康健,已經透過2007年3月31日協議,取得了該項產品的內地分銷權。

這兩位賣方,當然亦為「獨立第三方」,分別為:

(1) 劉逸華(50%)

(2)蔡煥民(50%)

(待續)


David Webb 化妝 敗露 更新 聯康 生物 科技 高寶 綠色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73

David Webb: 化妝敗露(4,更新中):聯康生物科技及高寶綠色科技的故事


他們的名稱及高寶綠色科技
David Webb 化妝 敗露 更新 聯康 生物 科技 高寶 綠色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74

David Webb: 化妝敗露(4,更新中):聯康生物科技及高寶綠色科技的故事

(續上文)

高寶綠色與該等交易的關係

這三項交易的賣方中,其中一批與高寶綠色科技(274,「高寶」)有相通之處。在2010年4月29日發出的2009年年報中,核數師對帳目的設定,提出15個不同的原因,以解釋他出具保留意見,而幾乎在資產負債表中,每一個項目均是缺乏足夠的資料或解釋,但是在去年,同一位核數師浩勤,仍給出無保留的意見,此股在2010年4月30日10日停牌,等待澄清。(按: 公司在出具修正後的2009年年報及,已於2010年8月25日復牌。)

在我們的角度看來,廉政公署應有認真地分析高寶綠色的收購,特別是他們的化妝品分銷商。我們在餘下文章分析一下這堆收購。

我們留意到在這三項交易中,聯康的財務顧問均為御泰融資(香港)有限公司(「御泰」)。御泰也是自2007年起,高寶的獨立董事的獨立財務顧問。

高寶早由劉勁瑋之父親劉汝棟及 蔡先生(Zethanel賣方之一)在1994年11月創立,並在2000年12月18日上市,他們主要「研發、製造及銷售...家居及個人用的護理用 品...及工業活性用劑」。在2000年首次公開招股後,劉汝棟及蔡先生分別持有26.4%及34.0%股權,劉汝棟並無加入高寶董事會。

劉逸華(另一位Zethanel賣方)是劉勁瑋之女兒,他是高寶的高級經理及真優美集團有限公司(「真優美」)的主席,後者在2007年12月10日終止上市。他弟弟是劉勁瑋,為高寶的主席,蔡先生在2004年9月30日前是高寶的執董。

在高寶招股書中,為其核數是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但最奇怪的就是1997年及1998年(在招股書2年及3年前的業績紀錄)的附屬公司帳目,是由蘇彥威會計師行審核的,這是蘇彥威(「蘇先生」)的獨資企業。蘇先生在2005年9月22日被委任為聯康的非執董(存Automatic Result收購完成起),並在梁先生被捕前1個月,即2010年3月15日辭任,其原因是「需要投入更多時間以專注於其他事務」。蘇先生亦為聯康的薪酬委員會主席。這樣聯康只剩2位獨立非執董(少於最低規定3人),並無1人有會計及財務專長。這空缺在5月7日由曹海豪補上,這人亦是明豐珠寶集團有限公司的合資格會計師(「明豐珠寶」,860),在2005年12月加入,並在2008年離開。

(待續)

David Webb 化妝 敗露 更新 聯康 生物 科技 高寶 綠色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79

亞洲最大化妝品連鎖店準備一展身手

2010-10-25  TWM




莎莎 迎陸客十年熬出頭陸客大舉來台商機,讓中資、港資對台再度萌動。

但早在十三年前,港商莎莎國際便看準台灣美妝市場潛力,搶先一大步登台,歷經多年努力,終於現在要收穫滿滿的陸客財。

撰文‧黃筱雯、羅秀文

位於台北市忠孝東路商圈,緊鄰SOGO忠孝館,少女色彩的粉紅招牌,販售美妝保養品的莎莎國際,正有一群年輕看似大學生的女生,圍聚在試妝區,討論現在最流行的眼影,東抹抹、西塗塗的,終於找到適合自己且今年冬季最流行的粉紫色眼影後,開心的結帳離開。

亞洲最大的化妝品連鎖店

這 個場景,每天都會在莎莎上演,開架式且種類齊全的香水美妝,讓每一位上門的顧客,都能找到自己滿意的產品;沒有店員壓力式的服務,消費者可以輕鬆地在此消 磨好幾個小時,到處看看、逛逛。而普遍低於市價的產品,讓這裡每天人潮聚集,除了是台灣女性購物天堂,還吸引大批陸客前來消費。

這是莎莎國際,一九七八年於香港成立,至今已三十二年,一九九七年在台灣設點,且開始往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展店,同年並在香港上市。

莎 莎得以快速擴大版圖的關鍵,在於其廣大的市占率與銷售佳績,因此能夠大量進貨進而壓低成本,並提供品質不錯的產品。所以,知名保養品伊莉莎白雅頓 (Elizabeth Arden)遂將香港與澳門的獨家代理權委任給莎莎。現在莎莎國際在亞洲區共擁有一九○家銷售據點,是亞洲區最大化妝品連鎖店。

但在台拓展初期,由於市場定位不明確,營運表現不盡理想。進入台灣市場前六年,卻僅擁有三家門市。二○○四年,在重新調整品牌定位後,莎莎打出「平價奢華」的策略,讓消費者用開架式通路的價格,享受專櫃級的服務。

「快 速的擴點也是促進業績成長的關鍵!」莎莎國際台灣區總經理黃月寶說。她深知零售業必須貼近消費者需求,主張藉由強化服務來進一步提升品牌價值和競爭力。所 以莎莎門市的美容師要接受至少半年的基礎培訓,包括產品知識、色彩學、彩妝及銷售技巧等;也提供加值服務如免費彩妝、免費修眉、免費臉部保養等,提高消費 者對門市的黏著度。

台灣整體美彩妝、頭髮用品等市場規模約六五○至六八○億元,這是還未開放陸客自由行的數字;預計在正式開放後,在陸客驚人的消費力下,市場有超過千億元潛力,對莎莎來說,可以發揮空間還非常大。

看準這塊極具成長力的市場,莎莎透過增加門市據點,可以提升品牌認同度和服務深度,並配合人員培訓。由於策略調整得宜,莎莎的業績每年都維持兩位數字成長,店數也從原先三家成長至十六家。

成為陸客指名必買商店

攤開莎莎歷年來的財報,上市十三年來,每年營業額都有顯著提升,即使面對○八年的金融海嘯,股價下跌至四.一六元(新台幣,後同),總營業額仍有四.五%的成長,達到一五一億元;○九年營收更達一七二億元,預計今年可有二○%的成長,再創歷年新高。

莎莎營業額有八○%來自香港,二.四%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的營業額平均占總營業額比重近四%,初期雖每年成長,但成績並不特別亮眼。○四年定位重新調整後,從○三年的二.四億元,○四年的二.六億元,到去年六.三億元,營業金額年年攀高,今年更可望再創新高。

而這精采的業績,其中有一部分是來台陸客消費力的貢獻。據了解,女性陸客來台幾乎指名必逛莎莎。一位時常接觸中國來台女學生的人透露,每每帶著這些女生出門時,她們都會要求去逛莎莎,且每人手上早已列好長長一串清單,進到店內只須交由服務人員揀選,再到櫃台結帳即可。

「只是學生的她們都可以買到兩、三千元了,更別說一般女性都買到一萬多元!」消費力實在驚人,為何這些女孩對莎莎如此瘋狂?「因為便宜。」陸客瘋莎莎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在莎莎的發源地香港,許多研究報告都對莎莎未來成長抱有高度期待,關鍵就在於中國內地遊客增加。

在中國大陸,莎莎是相當具有知名度的品牌,但由於中國對美妝品的高關稅,使得美妝品的售價比台北貴三成,就算是以便宜著稱的莎莎,也因為價格而受限。

相較之下,台灣莎莎的售價可說是極為「平易近人」,加上「莎莎」這塊招牌對陸客的影響力,台灣莎莎成為陸客女性指名「報到」的店家。

十三年前,莎莎信心滿滿的首度登台,卻在陌生的台灣市場慘遭滑鐵盧的起伏;六年之前找到自己的定位,開始在台生根發芽的莎莎,現在迎上這波陸客來台的「美容財」,又要大展身手了。

莎莎國際

成立時間:1978年

創辦人:郭羅桂珍、郭少明負責人:黃月寶(台灣區)資本額:500萬元(台灣區)

主要業務:化妝品零售

營業額(2009年):6.3億元(台灣)


亞洲 最大 化妝品 化妝 連鎖店 連鎖 準備 一展 身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61

外资化妆品提价:败给CPI还是增加掌控力?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2-29/5NMDAwMDIxMzI5Nw.html

在经济危机期间凭借“口红效益”顺利过渡的化妆品巨头如今败给CPI?

12月27日,部分高端化妆品明年1月起大幅上调零售价的说法开始于业内盛传,包括兰蔻、香奈儿、碧欧泉等知名高端化妆品品牌将从明年1月1日起进一步上调零售价,涨幅在10%-20%之间。

“化妆品的价格受原材料成本、研发投入、人力及营销成本、汇率波动、税收、通货膨胀及市场环境等众多因素的影响,对于部分新配方的新产品,发生价格调整是很正常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28日,欧莱雅方面给本报发来声明证实了涨价一说。

“但原材料在化妆品里面的占比很小。”一位不愿具名的化妆品行业资深人士认为,今年动、植物油脂等化妆品的原料涨幅并不明显,无论是从原料或者CPI的调整来看,外资涨价的理由有点“牵强”。

涨价理由

外资品牌是此轮涨价风潮的主角。欧莱雅旗下的兰蔻几乎全线产品都涨价,上调幅度在30-100元之间,而另一品牌碧欧泉也对其男士护肤系列进行调整,幅度在30-40元,而巴黎欧莱雅复颜系列部分产品也上调20元。

此外,香奈儿等化妆品品牌也将在近期调价10%左右,而日系的FANCL也将部分产品上调10元。但拥有海蓝之谜、雅诗兰黛等品牌的雅诗兰黛和拥有资生堂、欧泊莱等品牌的资生堂方面均称,目前暂未收到涨价通知。而宝洁与联合利华均表示暂时没有对旗下化妆品提价的计划。

欧莱雅集团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销售额同比增长5.8%,达48.5亿欧元,其中奢侈化妆品同比增长5.7%,专业美发产品增长2.9%,大众化妆品则增长6.5%,而亚太地区则激增11.5%,成为除拉丁美洲以外的第二大增长地区。

对于涨价,欧莱雅方面表示,目前公司正受到“原材料成本上升、较高的税负水平、通货膨胀持续上涨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但强调集团正通过内部努力、采取各种措施来克服和降低不利因素对产品价格带来的压力,“以最大程度地保持价格的相对稳定,从而保障广大消费者的利益。”

事实上,面对成本压力,本土企业感受外资企业更为深刻。澳雪副总经理徐艺钊表示,今年表面活性剂提价50%,薄荷脑涨价2倍多,原材料平均涨幅超10%,但是本土品牌却不敢在终端上轻言提价。

而旅游用品生产商明辉国际(3828.HK)执行董事刘子刚对本报表示,每季度原材料的价格都不一样,公司每个季度都会对价格进行调整,“对于我们来说,可能会更加关注塑胶粒、棉纱、纸、精华素等的价格变化,原料价格反而不是很明显,但今年确实在上涨。”

但奥天集团董事总经理涂俊光认为,对于化妆品企业来说,原材料成本只占化妆品最终售价的一成左右,大部分是用于租金、人力、物流、广告等营销成本上。

以一支唇膏为例,制作唇膏的主要原料有油、脂、蜡和着色剂、防腐剂、抗氧剂、香精等,这些在今年都没有太大变化,“但在营销渠道推广、人工和包装等方面,这部分整体比年初涨了30%。”广东精实营销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建军表示,今年化妆品的零售涨幅约在15%,与历年相当。

一般来说,每隔一两年大牌化妆品都会进行调价,只要一个或者几个品牌涨了,其他的品牌都会跟进。“宝洁涨,我们就涨。”一位联合利华市场部人士对涨价的理解更直截了当。

“进字号”阴谋?

但在上述化妆品行业资深人士看来,兰蔻、碧欧泉等外资高端化妆品牌此轮的涨价,更多是行业内行为,将理由归咎于CPI的变化,“理由实在有点牵强”。

按照他的算法,“以活性剂为例,化妆品很少会用到活性剂,只在洗面奶里面用到一些,大约只有3%-4%用量,所以50%的涨价对于整个成本来说只会带来1 %-2%的影响。而化妆品的生产成本占最终售价的不到10%,在这十个点里面影响1%-2%,那么在整个化妆品售价里面只有千分之一到二的影响。”他认为,根据这千分之一的影响,而对价格调整10%-20%,很难让人信服。

面对质疑,欧莱雅给本报发来的声明表示,对于绝大部分产品,价格不但没有任何上调,甚至有些产品还调低了价格。“例如一个半月前,巴黎欧莱雅的洗发水产品就下调了价格。”

但上述业内人士指出,此轮涨价均是“进字号”产品(获得商务部进口产品批号的化妆品),体现出了外资品牌欲快速拓展市场并最大限度获取利润的企图。

“WTO 开放以后我们国家承诺要降低关税,国内的化妆品可能遇到一个很大的挑战。”但他认为,外资化妆品公司正是利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间段(新批准进口化妆品极难,国内品牌又没成长起来),加速垄断市场、增加获利,“进字号品牌大张旗鼓,快速拓展市场,加大市场投放、广告等等,然后又在消费者身上获取利润回来。”

他认为,此轮涨价最大的获益者将是水货店,“像SASA、千色店机会比较大,因为他们价格还是一样,这样可能会让一些原先去百货买的人转到这样子的一些店,本身入货价就比较低,或增加销量、或调高价格,也就给零售商年底送个红包。”

而宝洁对于“为何官方指导价未变,渠道却出现5元左右的涨幅”的回复也把责任推给了零售商,“价值不仅仅体现在产品价格上,且不同消费者对于价值也有不同定义……消费者所支付的最终价格由零售商决定”。

外資 化妝品 化妝 提價 敗給 CPI 還是 增加 掌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73

押宝网购“独木桥”富士胶片化妆品内地市场策略受质疑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10126/2199754.shtml

  每经记者 陈时俊 发自上海
2011年1月,经历了淘宝官方店上5个月的网络试销后,富士胶片正式宣布“在中国内地市场开展‘富士胶片化妆品官网+淘宝旗舰店’的网络销售”。
在大牌林立的中国化妆品市场,对富士胶片这张“新面孔”的质疑声并不小。
有业内人士对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目前中国化妆品行业比较庞大,各大化妆品巨头充斥其中,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此前毫无“群众基础”的富士胶片,却又采取网店销售的模式,消费者在短时间内并不一定会轻易尝试,要获得消费者的认可还需要一个过程。
专攻网络渠道
在后数码时代,以柯达胶卷、富士胶片为代表的众多老牌企业纷纷面临转型的压力。转型后,在医疗健康等领域加大投资的富士胶片,在谈及化妆品业务的具体投入及销售回报时,并未给出相关数字。
“可能尚未达到集团1%的销售收入”,该集团内部人士透露。
2010年9月,富士胶片旗下的化妆品品牌首次以在淘宝平台上开设专卖店的形式进入中国内地市场。早在2009年,该品牌的化妆品已在中国香港地区开设有实体店。
而试销情况似乎并不令人满意。
“其实光在网站上开通网店,把产品放上去,不做任何宣传的话,消费者一点都不了解产品,不会自发跑过来购买产品”,富士胶片株式会社副总裁青木良和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坦言。
在淘宝试销5个月后,富士胶片化妆品开设中文官方网站,通过2个网络渠道进行销售。与此同时,实体店的销售模式依然未被富士胶卷集团采用。“我们希望官网和淘宝旗舰店能够起到相互协同的作用,并通过各方面的宣传促销活动,将网络销路打开”,富士方面表示。
“与传统渠道一样,化妆品企业专攻网络渠道都有相关的风险。成功案例如雅诗兰黛,1年在淘宝平台的销售额可达到几亿元,一些不知名的化妆品企业也可依靠 网络渠道每年销量破亿。但也有许多失败的案例。”国内化妆品行业营销专家张兵武对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较之传统渠道,把‘宝’押在网络渠道上的机会与风险很难一概而论,需要结合不同企业的实际情况。”
张兵武指出,目前许多化妆品企业都是以“多渠道、多模式”的方法在进行销售,选择不同的模式与其战略和投入资金有着直接的关系。化妆品网络渠道的“方便、平价”的优势已渐渐被大众接受。
“日本模式”或难成功
有业内人士评价富士胶片化妆品在中国的销售为 “照搬日本模式”,即起初依赖网络销售渠道,随后根据销售反馈及市场研究发展实体店业务。然而,对于习惯进入百货商超选购化妆品的中国消费者,能否对富士 专攻网络渠道的策略 “买单”?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常轶智表示“很有挑战”。
“一是中国消费者能否在较短时间内完全认知其产品的技术诉 求,并且愿意使用其产品;二是网店的销售形式使得消费者无法现场体验其产品功效”,常轶智指出,“三是现在化妆品网购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富士胶片化妆品在 中国市场的销售还将面临兰蔻、雅诗兰黛、倩碧、碧欧泉等知名化妆品牌的挑战。”
“对于这些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很长时间、犹如巨人一样的竞争品 牌,我们不可能和他们采取同样的方法来竞争,我们必须要有我们自己的特点。在和消费者沟通的时候,表达产品优势方面的诉求,彻底地传递到消费者那里,让消 费者认知我们的品牌”,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横田孝二对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
横田指出,此前该品牌在日本的销售也是一开始在网络销售,后来才开设了店铺,“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内地开设实体店、开发针对中国的品牌或建立工厂的计划。不过未来也不排除进入电视购物、店铺销售等其他销售渠道的可能。”
对于富士的“过分乐观”,多名行业人士表示“网络渠道销售并不能完全取代传统销售,富士试图复制的‘日本模式’并不一定能在中国内地市场上奏效。”
日化业资深营销专家冯建军曾明确指出化妆品单一网络销售渠道的弊端。“原本网店渠道作为一个新兴渠道,很多企业也都认为这将是未来市场发展的一个趋势, 但是由于很多企业并没有建立和形成适合自身的目标渠道策略以及准入机制,仓促上阵、盲目竞逐,自然就造成了网店业务对于主渠道的反噬现象。”
“当前富士胶片化妆品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网购发展水平远不及日本规范,且消费者对于网购的‘习惯培养’也尚属于发展阶段,直接以网络销售作为唯一渠道具有很大的风险”,前述业内人士指出。

押寶 網購 獨木橋 獨木 富士 膠片 化妝品 化妝 內地 市場 策略 質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29

賬目化妝長科供股李嘉誠自拆招牌

2006-3-30  NM




上週四,長實及和黃公布全年業績。在會計藝術大師霍建寧把關下,兩公司繼續靠特殊盈利、物業重估及遞延稅項抵減等,成功遮掩了3G業務達三百六十三億元的虧蝕,交出所謂「超乎預期」的成績表。

集團主席李嘉誠在記者會上更表示,長實負債少、和黃手持逾千億元現金等云云,強調並無集資壓力。誰知語音未落,翌日凌晨一時,系內的長江生命科技即突然宣布供股。

長和系上次伸手向小股東要錢,已經是八七年的事。今回李嘉誠不惜自拆招牌,再次供股,投資者怨聲載道亦徒然。

長科上市四年來,股價長期潛水,一仙股息也未派過。所以一眾小股東收到供股消息後,均怨聲載道;有股民甚至在網上戲謔,該公司應改名為「長江生命科水」。

「十幾年前已經買長實,貪佢夠紮實,依家都賺咗幾倍錢。」向來是李嘉誠擁躉的散戶郭先生,先後買了長科及和記環球電訊,因而對記者大呻:「點知兩隻都唔掂!家陣仲話要供股,講真我幾失望,唔知李生搞緊咩!」

根據供股計劃,股東每持兩股長科,便可以六角五仙供一股,供股價有近三成折讓。消息一出,長科股價隨即下挫至八角多。以二 元招股價入場的郭先生決定放棄供股,怕股價供完再跌,他說:「再供落去都無咩前途,始終唔知間公司有無心做落去,或者遲啲放咗佢㗎喇。」

南征北討得個吉

長科上市時籌得二十六億元,四年下來,東征西討,收購了一堆肥料公司、園藝公司,甚至養草皮公司等。今日六成生意都與農業有關,與當初招股說要研發對抗癌症及愛滋病藥物等計劃,大相逕庭。但業務一直沒起色,上年亦要靠投資收益,才獲利千多萬元。

其實長科手頭有現金逾四億元,加上近十八億元的股票、債券等投資組合,應無重大財政壓力。一名華資證券行高層說:「行內都頭,點解長科選擇供股,而唔係賣咗手頭啲股票?我諗,可能係管理層預期本業有排未有起色,唯有靠投資收入嚟填數。如果唔係,業績年年見紅仲衰!」

連環分拆股民重創

除了長科外,郭先生之前買入和記環球,亦一樣損手收場,可謂連環中招。提起此事,他仍憤憤不平:「長科唔升,OK,投資無話實賺。但和電嗰單擺明玩財技,唔好話我知佢一早估唔到業務會重疊啊!」

話說○四年初,和黃借殼中聯系統,把固網業務上市,並將公司易名為和記環球電訊。宣布消息後不足二十四小時,和黃迅即以九角配股,郭先生因李嘉誠寶號而落疊。之後和黃自行分拆和電國際上市,去年中以業務重疊為由,將和記環球以六角五仙私有化。短短一年多,和黃以十足價錢賣股、轉過頭又七折買回,小股民反對亦無效。

貼大床賣印度股權

長和系靠左拆右拆公司上市,炮製盈利,小股民隨時下錯注。如今輪到和電國際,熱唱分拆印度業務上市。主宰電訊業務的和黃大班霍建寧,早前將逾百分之八的印度業務股權,賣予兩名印度籍人士Analjit Singh及Asim Ghosh。

Analjit Singh是和黃印度附屬Hutchison Essar的前董事,而Asim Ghosh則是該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和電國際為求兩人入股,不惜嫁女貼大床,幫二人做抵押向銀行貸款入股。就算此舉令和電國際的負債劇增一成、每年利息開支估計因而增加二千三百萬元,亦毫不計較。

自訂企業價值

霍建寧此招一石二鳥,賣股予兩個印度人,既可符合外資持股不得多於七成四的上市要求,另一方面,以十七億八千萬元出售逾百分之八的股權,亦間接定下了印度業務市值逾二百億元的指標。如果加上淨負債、少數股東權益及優先普通股,再減去現金等,里昂證劵估計其企業價值便高逾四百六十八億元。

這種自抬身價的招數,在打算分拆3意大利時,已經亮過相。當初投資銀行估值,說3意大利的企業價值只值六、七十億歐羅時,和黃便招來其御用保薦人高盛入股,以證明3意大利的企業價值高達九十億歐羅。

不過,高盛其實為自己留好了退路,訂明可於3意大利上市時,將股權轉股份;又或三年後,以原價加利息賣回予和黃。

再者,分拆印度業務,其實也有變數。和黃去年底賣掉一成九和電國際股權予埃及電訊商Orascom,但由於該公司同時是巴基斯坦及孟加拉等國的主要電訊商,印度國防部顧問其後即公開表示,擔心此舉危害國家安全。

變聯營負債減二百億

和黃將和電國際股權賣予Orascom,即獲七十多億元以幫補3G虧損。而且售股後,和黃持有和電國際的股權便低於五成,和電國際的身份便由附屬公司變成聯營公司

香港會計師公會財務報告準則委員會副主席丁偉銓指出:「如果係附屬公司,無論資產同負債,都須逐一呈現於母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內。但聯營公司就唔同,只須將該公司的凈資產(資產減去負債),以單一項目入賬。」

換 句話說,和黃此後毋須將和電國際近四百億元的負債再列於賬目內,造成和黃負債減少近二百億元的錯覺。但事實上,和黃的利息支出卻連年增加:前年,和黃向銀 行借錢,息率僅四釐,利息支出一百一十二億元;去年和黃的借貸成本增至四釐七,其利息支出大升三成七,至一百五十四億元。

降低前年盈利基數

和 黃的盈利,其實是靠特殊盈利、投資物業增值及遞延稅項抵減,粉飾一番。要解釋何謂遞延稅項抵減,可舉一個例子說明:譬如某人現正經營一盤虧蝕的生意,如果 他估計未來有機會轉虧為盈,到真的賺錢要報稅時,便可將以往的虧損當做扣稅額,減少屆時須繳付的稅款。某人基於以上的期望,把未來有機會省回的稅款,預先 列於現在的賬目上,就是遞延稅項抵減。

派去年成績表時,和黃重列○四年業績,卻將當時賺錢的期望調整,令前年遞延稅項抵減的收入減少二十億元。丁偉銓對此調整,感到疑惑:「增加或減少遞延稅項權益,可理解成對未來盈利預測睇法的改變,但一般只會以今年業績去調整,而唔會改番舊年條數的做法。」

再加上其他新會計準則的調整,和黃成功將前年盈利由一百六十多億元減少至一百三十億元,便可堂而皇之向外宣稱,○五年賺一百四十三億元,有一成一的增長。

出口術死撐3G

李嘉誠在今年長和業績會上,甚至主動透露自己剛去過意大利視察3G業務,又說:「明年我估計會更好,不論係客戶數目還是ARPU(客戶平均每月消費)值都增長緊,我哋正在選擇正確嘅(3意大利上市)時間。」

不過,有證券分析員看過業績報告後,卻踢爆說:「無錯,3嘅客戶係多咗,但上客成本都貴咗呢!每上一個客,和黃就要倒貼二千七百幾蚊;愈上客,愈蝕得勁。」

該分析員續說:「和黃說ARPU上升、愈來愈多客戶使用非話音數據,但我完全睇唔到咁嘅趨勢。○四年3嘅客戶平均月花五十二歐羅,其中十歐羅用喺非話音數據服務;去年就平均只係月花四十二歐羅,非話音數據服務一樣係十歐羅,我見唔到邊度改善咗!」

公布業績翌日,花旗證券更發出報告,說3G業務的虧損收窄輕微,去年仍然要蝕三百六十三億元,令人失望,預期和黃今年只賺二千八百萬元;遂繼續建議沽售此股,並將目標價由六十七元調低至六十三元五角。

和黃股價自公布業績後,一直逆市下跌。難怪霍建寧於本週一接見投資界時,已將焦點轉移至新買入的香水業務。皆因3G故事,勢難再打動證券行及基金經理的心。

九億窩輪變廢紙

九一年,李嘉誠麾下的長實,在和黃股價徘徊十一、二元時,曾發行兩批共值八億八千萬元的和黃認股權證(俗稱窩輪),令散戶損手。

第一批窩輪,售價二元五角,行使價十三元六角、九三年三月到期,換股的總成本為十六元一角;第二批窩輪則售三元八角,行使價十五元五角、九三年五月到期,即和黃股價升至十九元三角以上,投資者才有利可圖。

偏偏,和黃在九三年三月,卻公布差劣的業績。那時候,和黃的生意原本錄得一成增長,但集團決定在該年度,為當時表現不濟的赫斯基石油撇賬十四億多元,盈利因而倒退三成。業績退步,股價自然難望有大好表現,投資者手上的和黃窩輪,最終亦因而淪為廢紙。

相反,長實則可以在不失和黃股權的情況下,賣輪淨賺逾七億元。

業績照妖鏡

受惠新會計準則,投資物業及金融工具價值重估的盈利俱可入賬,令不少公司業績看似大躍進,但若撇除那筆紙上富貴,實質盈利大幅倒退,甚至虧損。


賬目 化妝 長科 科供 供股 李嘉誠 李嘉 自拆 招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35

台灣化妝品攻港「睫」足先登


2011-3-3  NM




台灣美女的超強化妝伎倆,早已令 一眾港女拜服,然而提起化妝品,香港人還是鍾情日本、歐美貨。不過,施美玲﹙Joanne﹚卻唱反調,開樓上鋪ENID﹙「台灣美妝專門店」﹚,大推自己 的一屋「台灣製造」化妝護膚品。曾月蝕五、六萬的她,定兩年時間給自己「止蝕離場」,轉而對準剛冒起的假眼睫毛市場,結果被莎莎、Colormix等大型 連鎖店看中,批發、零售一網打盡。開業剛一年,上月賺十萬元。

僅二十九歲的Joanne本身任職證券行副總裁,對投資自有一套,現在就利用市場學的SWOT方法,去分析這盤生意的強弱危機。優勢◆Strength◆

‧了解台灣文化

‧代理多個品牌

‧連鎖店客路

ENID位於銅鑼灣波斯富街的樓上鋪,五百多呎店面,三分一擺放假眼睫毛及周邊配件,「我哋睫毛品牌就有十三個,交叉款、濃密款、尖尾款,就連講求誇張的 舞台彩色眼睫毛都有得賣。」Joanne介紹,質料方面,除了人造纖維外,還有用真髮造的;不過論名貴,要數一對三百二十八元的西伯利亞水貂毛眼睫毛, 「佢總共有十個款式,全人手做,重複使用廿幾次都無問題,鑲埋水晶,好搶眼;麥當娜都戴過,不過佢嗰對成萬蚊,因為係真鑽石!」

Joanne工作需要經常走訪台灣,發現寶島化妝品又平又好用,便嘗試引入香港,可惜本港女性對台灣品牌最有信心的,大概只有面膜「我的美麗日記」和「廣源良菜瓜水」,公司虧蝕半年,唯有改以近年冒起的假眼睫毛生意作主打。

去年八月,Joanne參加一個天然產品展覽,認識了莎莎的採購經理,「佢哋想搵人做台灣sourcing,覺得我哋台灣網絡夠強,好適合,後來先睇中埋 我哋代理嘅AK精品假睫毛。」Joanne稱,這產品共十五款,莎莎只要了當中六款,但挑選過程卻十分嚴謹,前後花了三個月。隨後另一化妝品連鎖店 Colormix亦主動聯絡他們訂貨,公司營業額轉眼急增十餘萬,轉虧為盈。目前莎莎及Colormix各佔眼睫毛生意額四成及三成,其餘為其他零售店。

要成功碼實莎莎這大客,必須滿足他們一星期內按訂單送貨各分店的要求,「莎莎喺香港連澳門分店數目達七十四間,每間要求的貨量及落單時間不同,我哋收到柯 打,要即刻向台灣訂貨,確保準時送到各分店。」Joanne解釋,這樣做台灣供應商不用在香港留存貨,供應商按柯打數量在台灣分貨後才付運,貨到他們可以 立即分發各分店,兩方也可節省存倉成本。

Joanne知道產品款式齊全是行內一大優勢,所以亦努力爭取多家廠商的代理權。據她經驗,台灣人好驚與香港人做生意,怕俾人呃,所以每次鎖定目標供應 商,她都會親自過去跟對方傾,以表誠意,「攞貨前,我一早找清貨款,全部俾新台幣,唔係港紙,致勝關鍵一定唔可以怕蝕底。」至於一些廠商,為求促銷會把產 品價錢定得很低,又或批發價太「海鮮價」,由於無心打造品牌, Joanne很少會與他們合作。

香港匯款台灣,按次手續費逾二百元,每次找數匯一次錢並不划算;Joanne為此特別拜託一位相識四年的台灣朋友幫手,每次會匯十萬港元到她的戶口,「我不時留意住個匯價,一見啱水位,就叫佢幫手兌換,有時可以差成一、二千蚊o架。」這位朋友後來亦入股了公司,佔約一成股份。

弱點◆Weakness◆

‧兩地市場 存差異

‧鬧市鋪 租金貴

假眼睫毛及相關配件目前佔公司營業額達六成,不過,Joanne還不斷引入其他產品,「我要打造台灣化妝品專門店,不只是假眼睫毛專門店。」公司現 時售賣的品牌超過三十個,不過,由於在香港的知名度不足,較難打入市場,特別是護膚用品,Joanne坦言︰「客人心態是日本、瑞士的品牌一定好過台灣, 佢哋用開一個品牌,例如SK-II、Biotherm,通常都成套產品用,覺得啱自己,又唔敏感,好少會轉用第二隻。」

台灣通Joanne平時會好好利用台灣化妝產品的資訊透明度,「嗰邊好興電視及網上購物,我會瀏覽美容網站Fashion Guide同埋美容博客嘅網誌,了解行情。」不過,由於文化不同,台灣流行的產品,亦未必一定適合香港市場,「台灣用家好清楚產品入面的成分同效用,好似 有玻尿酸成分可以補濕,食咗藤黃果會令人有飽肚感覺等。」她早前見一款含有藤黃果的減肥糖於台灣十分好賣,於是入了一批三百盒,賣一百元,但卻嚴重滯銷, 「香港人都唔知咩叫做藤黃果!」

雖然現在主攻批發市場,為打造品牌形象,Joanne將鋪頭搬到波斯富街,租金三萬五千元,較工廠區的高昂,但零售生意每月僅四萬多元,當中更有六成來自 會員人數逾一千八百人的網上銷售,Joanne認為:「工業區無人會來睇,要建立品牌形象,就要揀銅鑼灣等購物旺區。」

機會◆Opportunity◆

‧拓多元化產品

‧博客助宣傳

Joanne知道香港女性對台灣護膚用品信心不足,所以亦有留意其他產品,「我依家開始搵一啲香港少見嘅產品,例如一款附有LED燈的唇彩,售價一百三十九元,開業至今已賣出約二千支。」

另外,香港假眼睫毛風剛吹起,潛在需求大。Joanne與本港美容網站Beautylife.hk合作,免費送出化妝品給博客試用,作軟性宣傳。目前定期 為ENID產品寫網誌的博客約五十位,「有些專長護膚,有些專長化妝,有些則是假眼睫毛,風格各有不同,所以要識得揀。」去年十一月,Joanne舉辦一 個「博客之夜」,請來台灣人氣美容博客「魚妞」來港,跟本地博客交流假眼睫毛心得,「原本打算搞一晚,點知好多博客都話要參加,最後要加多一晚。」 Joanne笑說。知道其中一名參加博客Kaman,網誌點擊率超過三百萬人次,並會拍片教人戴睫毛,Joanne即主動向她提供產品,間接宣傳。

威脅◆Threat◆

‧代理商起飛腳

‧瘦田有人爭

雖然目前與供應商合作無間,但Joanne的代理商合約原來很多只有一年,「始終係一種新產品,你唔擔保市場一定接受你啲貨,你點敢同佢簽長約?」不過, 若果把品牌搞起,難保廠商不會「吊高嚟買」,收取代理費或限定入貨量,對此,Joanne顯得一點也不擔心︰「好似眼睫毛AK,我幫佢銷貨到莎莎,就算合 約到期,佢都唔會唔同我續約,產品成功,除咗質素,亦因為我哋宣傳做得好,我有能力捧呢件產品,自然有能力捧其他!」

當記者問及產品的毛利、來貨價等,Joanne卻謹慎的說︰「數字真係講唔到o架!一來簽咗合約,二來講真嗰句我依家無競爭者,我唔擔保將來沒有,我唔想 佢哋拎住這些數字去台灣傾代理。」Joanne透露,台灣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化妝品牌面世;所以,競爭者要找尋同類型的產品打對台,絕對有可能。

Joanne會考有二十一分,但因家人認為「女仔不用讀咁多書」而無升讀預科,她半工讀,用七年時間完成遙距大學課程;原本打算做會計,當過會計文員, 「六千幾蚊人工,又要做reception,又要斟茶,又要聽電話,捱五年先考到個牌,幾耐先出頭?」於是轉行證券行做經紀,入行不到半年月入五萬,高峰 期月入二十餘萬,但也有試過只有二千多元收入的日子,Joanne坦言「係呢行做得耐,你會發覺股市係好虛,雖然依家個市差時,我都有一、兩萬收入,但個 落差實在太大。」在股壇繼續打滾同時,Joanne希望打響公司名堂,吸引加盟商加入,推廣「台灣製造」。

黐睫毛講技巧

開業資料﹙2010年1月﹚

租金*:$120,000

裝修家具:$200,000

入貨:$100,000

宣傳:$80,000

總投資:$500,000

*兩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2011年1月﹚

營業額:$280,000

租金:$35,000

人工#:$57,000

入貨:$80,000

雜費:$8,000

盈利:$100,000

#5名員工


臺灣 化妝品 化妝 攻港 足先 先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26

化妝品「劈價」天王 「卓悅」夫妻檔夠狼

20008-4  NM




▲原本連潔面乳爽膚水都搞不清的葉俊亨,今日對近千種化妝品牌瑯瑯上口,而鍾佩雲亦不再「婆仔」,敢大刀闊斧入貨。

   以「平霸」稱雄化妝品市場的卓悅,見歌星鄭秀文大賣廣告的SK-II 按摩棉受歡迎,於是食住上,上週六賣「行」報章廣告,以成本價發售,再次震撼全行。   在行內異常出位的卓悅,老闆原來是夫妻檔,而且均是「裝修」出身。男名葉俊亨,以前是家居「裝修佬」;女名鍾佩雲,一出道便是為女士們臉上「裝修」的 化妝小姐。經夫婦倆九年來的經營,卓悅至今已頗具規模,旗下有八間分店,年營業額逾兩億元。

 

▲今年三月,葉俊亨租下弼街舊店鄰鋪,擴充規模,疏導人潮。

▲賣廣告以成本價賣大熱產品,是卓悅慣技。

▲批發商曾因卓悅的一線品牌售價太低,要求落訂。

  出名賣平價日本貨的卓悅,門口貨架上總堆滿三、四十元一支沐浴露,十元八塊一支指甲油,吸引無數師奶學生妹。在門口搜索完畢,「扮靚兵團」便進軍店內,所以店內長年累月都人頭湧湧,收銀處更長期有六、七個顧客排隊等俾錢。

  「卓悅攞貨好『狼死』㗎!二、三線嘅洗頭水、沐浴露,一個貨櫃一個貨櫃咁入,仲勁過分店數目係佢幾倍嘅莎莎。」一名水貨化妝品批發商說。

  對於自己可以威脅行內老大哥,黑黑實實剪平頭裝的葉俊亨,永遠笑笑口說:「唔好咁講。」但一提到卓悅在行內已建立江湖地位,他又毫不謙卑:「我哋揀貨嘅眼光真係幾好㗎!首先係黐黑頭面膜,跟着是電眼睫毛機,最近是H2O 產品,賣到開晒巷,可以話開創潮流。」

  尤其是H2O ,該牌子後來簽了香港代理,代理與他們鬥價,葉氏夫婦倆異口同聲說:「未驚過!」但對於同行的競爭,二人可不這麼輕鬆。訪問期間,鍾佩雲的手提電話響個不 停,只聽見她說;「六折?好,照跟!」原來是員工周圍格價,發現有對手售價比卓悅更低,立即報料請示。

  至於同行非議卓悅「劈價」手法,葉俊亨大呼冤枉:「我唔會做蝕本生意,只係我攞貨貨量大,來價較低,定價自然也可以低啲。」

莎莎讓路 卓悅殺上

  卓悅數年間以「平霸」突圍,要多得莎莎太集中於OL 生意,放卓悅一條生路。去年莎莎勁蝕八千八百萬元,忙於重整業務,葉氏夫婦卻一擲四千萬元擴展領土,分店由兩間激增至八間,其中最令同業嘩然的,是進駐銅鑼灣記利佐治街「鋪王」。

  負責租鋪和公司財政的葉俊亨,一口氣數出各分店的面積和租金,說明選鋪宗旨:「以前這個鋪位月租百七萬,當然做唔住。我計過,無論間鋪位置幾好,人流幾多,總之每呎租金在三百元樓下便租得過,我哋唔會『拉大數』,要個蝕錢嘅靚位。」

  分店倍增,員工亦增至百五人,「這兩年擴張得咁快,控制員工的確係問題。我哋已經日日巡鋪,一見到有員工禮貌唔好,或者『斬』客,我都會發爛渣㗎!」

  夫妻檔每日都雙雙巡鋪,今日是旺角區三間分店,明日輪到尖沙咀店,後日便到銅鑼灣兩間分店,週末才與兒子一齊到元朗店,算是家庭樂。每到一間分店,鍾 佩雲會繞場一周,指着有問題的地方說:「嘩!這張poster 污糟晒,快啲換過第二張。」並向售貨員了解哪種貨最好賣,哪種貨滯銷。葉俊亨見到有貨品快賣清,就會脫去西裝外套,自己搬貨上架,或躲到一角包裝香水版。

  掌管年營業額逾二億元的化妝品王國,夫妻檔直言只想公司快高長大,沒空享受生活,平日午飯仍是啃麵包。多年來只搬過一次屋,由四百呎的旺角舊樓,搬到千二呎的沙田聚龍居。鍾佩雲仍在花園街買衫,會因為時常和批發商到海逸酒店傾生意,而申請有折扣優惠的Compass 信用咭。

  兩位老闆依然拼搏,死做爛做,全因不想多年心血付諸流水。

花園街夫妻檔崛起

▲頭上有一束束金色、紅色駁髮,衣著花碌碌的鍾佩雲,原來已經四十歲。提起威水史,她會繪形繪聲,手舞足蹈,明顯比年長三歲、答問題時總先諗幾秒的葉俊亨佻皮。

  鍾佩雲中學畢業便當化妝品售貨員,賣過Lancome 、HR 等法國名牌,做了十幾年。直至九一年誕下兒子,想自立門戶開鋪頭,方便照顧兒子,便與兩個舊同事,合資五十萬元,在佐敦吳松街開設第一間卓悅,面積只有一百呎。

  兩年後,兩位股東決定退股,回去當化妝品售貨員,由她獨力支撑 。「可能受丈夫感染啦,他是潮州人,總想自己做生意。」鍾佩雲瞄一瞄丈夫笑說。卓悅其後依然主力做水貨客,直至九五年富都酒店清拆,水貨客轉移住宿陣地,卓悅生意應聲下跌一半。

  她與丈夫商量後,決定另覓他鋪,選址花園街。而一向做裝修工程的葉俊亨,將生意交給下屬,自己全身投入卓悅。

  當時整條街都是賣衫褲鞋襪或是餸菜生果,只有卓悅一間化妝品店,二人原以為可以做獨市生意,豈料途人視若無睹,根本無人幫襯。

  後來葉俊亨發覺,隔鄰賣七、八十元一個手袋的小販,卻客似雲來,於是跑到香港製衣中心,入些仿皮手袋,以成本價掛在卓悅門口來引客。「結果顧客搶完手 袋後,會走入店內看看還有什麼筍貨。」這個經驗令葉氏夫婦學懂了一個道理:不單止滯銷的「死火貨」要減價,愈好賣的貨品更要減價,才可以客似雲來。

日本貨打響名堂

▲卓悅只得一間鋪時,葉氏夫婦由朝早九點,直踩到半夜一點,與仔仔只能相逢在鋪中。

▲第一間佐敦店開幕,主攻喜買法國名牌的水貨客,故取法文店名Bonjour (意即Hello )。

  卓悅的轉捩點,全因九六年尾,二人到日本訪友,發覺資生堂除了一線的化妝護膚品外,還有很多條線,另外又有很多得意產品,包裝精緻,於是託那位嫁到日本的朋友,到街頭化妝品零售店買貨,這間買幾打,那間買幾打,然後寄返香港。

  「我還記得第一擊是黐黑頭面膜,在日本賣一千日元,八折入貨,連埋運費和給朋友的佣金,成本便要六十五元,我賣六十八,報紙雜誌報導排山倒海,幾十打貨三日賣清,幾哄動呀!」提起光輝戰績,鍾佩雲一臉笑意。

  經此一役,二人便大膽引入洗頭水、沐浴露等貨種用來招客,亦引來同行照抄。又試過有一批電眼捷毛機無人肯要,鍾佩雲卻一口氣入了八百支,結果一個早上 給掃清光。「我站在鋪頭門口做示範,一邊眼用,另一邊唔用,途人見到效果咁正,十幾隻手伸埋嚟搶住要……後來無貨,顧客還要求我們收訂金,卒之一個月賣去 三萬支。」

  要葉氏夫婦想出卓悅最出位事件,二人可以數一大堆,最後得到的共識,是捨得賣廣告。「我們九七年中只得一間分店時,已經開始在雜誌賣全版廣告,簡簡單單列出幾款產品,標着『絕靚價』,其後不知多少同行跟風……宣傳真係唔慳得㗎!懂得宣傳,生意已經成功了一半。」

撰文:劉若文 攝影:黃偉傑ed_bn@nextmedia.com


化妝品 化妝 劈價 天王 卓悅 夫妻 檔夠 夠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32

來台掛牌 精品店化妝師紅木未演先轟動

2011-5-16  TWM




即將在五月三十日於興櫃掛牌的紅 木集團,未掛牌先轟動市場,主要是該公司創了幾個第一,是第一家純外資在興櫃掛牌公司,也是國內第一家道地的精品概念股。成立於一九九二年的紅木集團,以 專做高級精品店裝潢為主,LV、Gucci等國際知名品牌都是它的客戶。隨著亞洲地區對精品需求快速增加,扮演精品店化妝師的紅木集團,角色日趨重要。

紅木集團的創辦人是新加坡華裔商人蘇聰明,早年從一般的室內裝潢起家,在切入高級精品店裝潢後,現在已經是各大精品店拓點時,指定的裝潢公司。該公司靠著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兩處主要營業據點,將裝潢業務擴大到全球。

目 前,紅木集團的客戶群遍及世界二十多個國家,Hermès(愛馬仕)、LV(路易威登)、Cartier(卡地亞)、Armani(亞曼尼)、 Burberry、Gucci、Coach、Rolex(勞力士)、Prada等。紅木集團總經理Peter曾表示,在台灣掛牌後,希望利用資本市場擴充 生意,除了可擴展客戶,並希望打進大陸市場。

而從紅木集團的業績可以看出,精品生意跟景氣息息相關。金融海嘯前,該集團EPS(每股稅後純益)僅一.三三元,海嘯過後,業績快速成長,二○○九年營收十一.二億元台幣,稅後純益一.三二億元,EPS四.五元,一○年EPS也保持在四.二八元附近。


來臺 掛牌 精品店 精品 化妝師 化妝 紅木 未演 演先 轟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63

高端化妝品漲價潮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7/911388.html

「我們下面的品牌或多或少都有漲。」7月4日,雅詩蘭黛集團一位人士證實,集團所擁有的雅詩蘭黛、倩碧等品牌的部分產品自7月1日起進行價格調整。

雅詩蘭黛集團在中國出售的品牌包括雅詩蘭黛、倩碧、海藍之謎、魅可、芭比波朗、悅木之源等。產品在中國39個主要城市的高級百貨商店和香水店出售。

第二輪提價潮

雅詩蘭黛位於上海一專櫃銷售人員稱,雅詩蘭黛一些產品目前漲價幅度在8%-10%左右。以雅詩蘭黛抗皺滋潤眼霜為例,一瓶15毫升裝價格已經從 480元調到540元。而雅詩蘭黛的明星產品「小棕瓶」、「小藍瓶」系列,其50毫升裝將從880元、790元分別漲到940元、830元。

在今年年初,集團旗下的悅木之源和彩妝品牌芭比波朗的價格已經「在非常小的範圍內調整了一下」,但當時,包括雅詩蘭黛、海藍之謎等品牌均未有動作。

今年年初,包括另一全球化妝品巨頭歐萊雅旗下的蘭蔻、碧歐泉等知名高端化妝品品牌,以及香奈兒、迪奧等都上調零售價,漲幅在10%-20%之間。

雅詩蘭黛方面表示,價格的調整是綜合因素考慮的結果,包括原材料成本的上漲、人力成本以及運輸成本等等。

而歐萊雅在漲價前也公開表示,化妝品的價格受原材料成本、研發投入、人力及營銷成本、匯率波動、稅收、通貨膨脹及市場環境等眾多因素的影響,「對於部分新配方的新產品,發生價格調整是很正常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獲利空間受壓

「這是其市場操作空間縮水後的應對手段。」中國化妝品市場營銷研究中心副主任馮建軍分析。他表示,高端化妝品成本主要包括四方面,分別為廣告運營成本、推廣成本、人工成本和原材料成本。目前經濟環境下,這四大成本均有上漲,其中增長最厲害的應該是廣告成本。

馮建軍認為,高端化妝品的利潤空間一般為60%-80%,而前述成本的增長,則影響了20%左右的利潤。儘管如此算來,高端化妝品的利潤仍然豐厚,但由於其銷量增長空間不如低端產品那麼大,所以對於企業來說,維護原有的獲利仍然很重要。

他表示,高端化妝品由於幾乎都為進口商品,因此還面臨的一塊成本為關稅。目前進口化妝品有包括關稅、增值稅和消費稅等多種費用。其中增值稅為 17%,關稅從6%-10%幾不等,而消費稅從1994年起征,初期,彩妝類化妝品(包括香水)為30%,護膚類化妝品為17%。1999年,後者調整為 8%,隨後在2006年取消。但彩妝類產品的消費稅率則一直未變。

事實上,正因為我國這種化妝品稅收政策等因素影響,使得國內同類進口化妝品價格與境外相比,高出「一大頭」。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對於購買高檔化妝品的人來說,10%左右的漲幅並不難接受。企業提價更多的是商業策略上考量。


高端 化妝品 化妝 漲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26

讓全球化妝品大廠都少不了的台商包材大王 興中控股 小盒蓋創造一八○億的奇蹟

2012-7-30  TWM




興中控股 小盒蓋創造一八○億的奇蹟被私募基金TPG以六億美元購併的興中控股,是一家創業五十年的包材業台商,二代接班的執行長陳紹文帶領興中積極建構全球服務網絡,又持續研發專利、擺脫低利競爭,終於讓興中成為世界級的包材大廠。

撰文‧周岐原

七月十六日,美系私募基金德太資本(TPG Capital)被披露將以六億美元(約新台幣一百八十億元)完全收購興中控股,成為今年以來亞洲第四高價的購併案。

興中控股是一家專門生產化妝品包裝器具的台商,創業至今已有五十年歷史,一只要價上千元的電動睫毛膏等許多創新設計,都是由興中在幕後研發促成,因此世界 前三大化妝品牌:雅詩蘭黛(Estee Lauder)、P&G、萊雅(L’Oreal S.A.)全都是它的客戶。

但在此交易前,TPG在中國投資的是李寧、達芙妮等知名品牌,這家本來準備在台灣掛牌的老製造業有何過人之處,讓管理資產總額達五百億美元的私募巨人砸錢買下?

兼具規模、專利與獲利優勢答案有三。首先,規模夠大。興中是全世界第三大化妝品包材生產商,各種產品的年產能合計超過十億件,這是讓買家垂涎的第一個理由。

但興中不只衝刺產能,它也盡可能貼近客戶腳步,以速度降低被取代的風險;除了將大本營設在長三角地區,歷年來也在美國、墨西哥、法國、英國、韓國、以色列等國設廠或成立據點,連網站都登記在英國。經營徹底全球化,是這家台商最顯著的實力。

其次,夠專精。生產一般包材是以加工機具射出成型,然後等待冷卻處理,技術門檻並不高。一位興中的同業解釋:「將原料液化、拉型,然後精準達成品牌客戶開 出的一切規格,其實很困難!」他指出,做化妝品包材不僅要具備精準開模技術,為客戶量身訂做獨家造型,還得一邊控制塑料生產成本,同時確保內容物和外殼不 產生變化,傷害使用者皮膚,這就是考驗業者製程管理能力的關鍵。

專注在化妝品領域的興中為了提高競爭難度,近十年來不斷開發新產品、同時申請專利,從粉盒、唇彩、睫毛膏到盒蓋,公司已經在各式產品擁有超過一百件專利。

第三,夠賺錢。例如同樣是包材業者,興中本業的獲利能力就比國內飲料包裝大廠宏全更佳;公開說明書資料顯示,自二○○六年至○九年上半年,興中的營業利益率從一五.八%一路上升至二三.九%,都比宏全更高,原因何在?

「它(興中)的客戶都是歐美一線化妝品牌,加上生產流程要有很多精密設備,資產價值加上專利價值,獲利自然比其他同業好,」前丁家宜董事長莊文陽分析。

儘管公司不願證實任何細節,但是私募基金熱烈追求興中,在業界已不是新聞。去年底,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基金(Morgan Stanley Private Equity Asia,MSPEA)本提議以五億美元收購興中八成股權,但最終沒有定案,事隔七個月,興中不僅將股權全賣,「聘金」也多了一億美元。

二代接班成功 陳紹文創佳績由於TPG預定以股票、現金各半支付,交易一旦完成,興中控股執行長陳紹文和妻子程宗瑩(公司董事)持有的二○%股權,將換成約十八億新台幣以及等值股票。

這固然是一次漂亮的獲利退場,但是對將事業發揚光大的陳紹文而言,或許頗有感慨。

二十年前,陳紹文與兄長陳紹箕回台接掌父母成立的興中塑膠,當時業界的生態是化妝品大廠設計包材款式、下游只負責照樣生產,一旦油價上漲或品牌刻意打壓價格,大量使用塑膠原料的包材廠隨時無利可圖。

面對困境,陳紹文嘗試跨海到廣東設廠,同時大膽創新、爭取將本來屬於品牌的設計業務轉交由興中負責,又到美國、歐洲成立子公司,就近服務客戶,當前興中的全球化模式成形,這才逐漸扭轉業績經常波動的局面,讓營運轉危為安。

身為第二代,陳紹文絲毫沒有包袱,反而替事業一再拓展新局,他的管理風格既強調速度,也敢每年砸下數百萬美元投入研發,絕不讓化妝品包材事業成為流血的紅海。

一點一滴累積技術實力的結果,讓這條「護城河」逐漸加深、加闊,對手難以跨越,令最初以五千元新台幣起家的興中,成為全球化妝品包材業要角。

創造籌碼 傳統也有出頭天經營有成的興中,本打算將股票在香港掛牌,但因金融海嘯作罷;後來轉向回台上市,連代號「八四○七」、承銷價訂為一二○元都已選定,又因為法令有諸多限制未能如願,幾經波折,最後公司選擇賣給私募基金,這和另一家台商的歷史頗為相似。

一九九八年,英國大廠Rexam(雷盛)收購國內包材廠德奎三分之二股權,補足在化妝品領域的空白,這為Rexam後來登上世界第二大包裝企業打下堅實基礎。

從德奎到最近的興中,看似不起眼的包裝材料業台商,卻有能力在購併案中一再成為拿得好價錢的賣方,意味著只要具備足夠本事,即使是不吸引人的傳統產業,也能創造籌碼,成為國際大廠非買不可的對象!

興中控股

創立:1960年

資本額:新台幣18億元(2009年)年營收:約新台幣60億元(依公開說明書資料估計)

陳紹文

出生:1960年

學歷:上海交通大學EMBA

現職:興中控股董事長

全球 化妝品 化妝 大廠 少不了 的臺 臺商 商包 包材 大王 興中 控股 盒蓋 創造 一八 億的 的奇 奇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539

化妝品垂直電商的格局已定?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34238.html

業內人士認為,聚美與樂蜂能在垂直領域中脫穎而出,主要得益於兩家公司的資源與反應速度。電商作為零售業的一種,對渠道的依賴性非常強,對於聚美和樂蜂來說,當銷售上升到一定規模時,對其整個供應鏈的考驗非常大,這方面兩家公司都應對自如。同時,李靜運用自己的名人資源,陳歐也為自己代言,二者將營銷做得風生水起。

儘管聚美樂蜂兩家公司一直火藥味十足,頗有較勁的意味,但有業內人士認為,化妝品垂直電商格局已定,平台之爭已無懸念。樂蜂作為平台,其銷售額其實只是聚美的四到五分之一。

兩家作為平台的差異度其實並不高,甚至產品也大都相似,平台商可以較量的也無非是服務、物流和價格等等,只要知名度大,成功吸引消費者即可。在平台之爭中,聚美顯然已經具有壓倒性優勢。有消息稱,目前業內對於聚美的估值已經達到20億,

而樂蜂更像一個自品牌。樂蜂的優勢在於「靜佳」等自有品牌的經營,類似樂蜂打法的平台會有很多家存活下來。如果平台之爭繼續,樂蜂未來不排除老老實實回歸品牌經營的可能,自有品牌的未來也一樣有很多種玩法。甚至有人打了比方,聚美和樂蜂更像是京東和噹噹,儘管打得厲害,但噹噹最終不得不選擇到天貓開店。樂蜂雖然也是平台,但其平台優勢遠不如自有品牌優勢,樂蜂聰明的話也該多去平台開店。2012年,李靜在接受創業家雜誌專訪時曾表示,品牌要拿小火燉,但平台之爭中,快才是王道。

也有人認為,化妝品垂直電商格局未定,因為更大的平台競爭還在繼續。等京東,淘寶等大平台打出結果後才輪到它們論資排輩。唯有市場大,需求多,用戶量才會大,垂直電商才有出路。未來垂直電商可能更該擔心的是如何從京東淘寶口中搶食,養活自己。

垂直領域看似總有更多細分領域可以切入,即便是標準競爭也總會有差異化。但如果說聚美與樂蜂之間已經有了五倍以上的量級差,那麼行業排名第三第四的平台則更不具備存活的價值。如同許曉輝賣掉初刻,凡客步履維艱一樣,不論是服裝行業還是化妝品行業,產品第二的平台都沒有存活意義。

化妝品 化妝 垂直 電商 格局 已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06

日系化妝品為何不降價?

2013-04-01  TCW  
 

 

日圓貶值,央行總裁認為日系化妝品之類的進口品應該降價。經濟學對這種「該不該」降價的價值觀,沒什麼可說的,倒是「為什麼」進口商不會因此降價,卻可以提供解釋。

假設張三進口日系化妝品花十元,最後以十元售價賣出。今天日圓突然貶值,他獲得這批化妝品的代價降為六元,以十元賣出就賺四元,但這四元利潤是意外之財,張三不會因為這樣就改變行為,也不會因為這樣就降價。就如同你走某條路撿到錢包,你不會因為這樣就把這條路來回多走幾次,因為一次性的意外之財不會改變人們的預期,當預期不變,人的行為就不變。

但若日圓貶值成為常態,以後張三進口價就固定是六元,他賺得四元利潤變成預期內因素,這四元就不再是意外之財,而會改變他以及所有人預期,這四元就構成張三的「租值」。

租值的定義是「不影響供應行為的收入」。進口價六元,售價十元,則業者有四元租值。若售價八元,進口價六元,租值變成兩元,業者供應行為仍然不變,除非售價低於進口價六元,使租值為零或負,否則只要租值是正,業者仍會持續供應。

租值表面上是張三之利,但其實租值也是張三繼續經營的成本。成本永遠指的是「放棄的收入」。張三用六元進口十元賣出,他就享有四元租值,這四元租值會引來其他競爭者搶奪,這個爭奪會使張三整盤生意的價值因此上升。

由於日圓貶值成為常態,張三經營這門化妝品進口生意,在市場眼裡,其價值比以前多出四元。其他還未進入該市場的競爭者,若想進入此行業,可以選擇買下張三這盤生意,以占有這四元租值,但外圍競爭者願花多少錢?答案正是四元。因為若低於四元,其他人會出更高價標走;若超過四元,買下張三這盤生意就無賺頭,競爭之下,市場會把張三這整盤生意價值推高到四元為止。

如果張三繼續經營,那他就放棄外圍競爭者出四元買下他整盤生意的收入,放棄的收入是成本,因此這四元租值,乃是張三繼續經營的成本。事實上張三可以賣掉他的事業,拿走這四元租值而走人,但若張三繼續經營,他就放棄別人出四元買下他生意的機會??放棄的收入是成本,這就是「租值就是成本」的含義。

因此,為什麼日圓貶值,張三不將化妝品降價?答案是他降價還不如他直接賣掉生意。因為他若降成九元,只剩下三元租值,與其這樣,他還不如直接把這生意賣掉,拿走四元租值,因為在市場競爭下,張三的生意價值已比以前高出四元,何必還降價只賺區區三元?這就是「為什麼」張三選擇不降價的經濟解釋。

日系 化妝品 化妝 為何 降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133

化妝品和保險商的分歧(轉載) 沃倫小巴

http://xueqiu.com/6535937957/23832628
點評:「站在平安的角度,如果涉及到非主營業務(家化主營業務是日化產品)併購,我肯定要問應該使用什麼風險隔離手段。」一名叫作Ken Yan的PE投資人站在投資者的角度認為,「家化這樣的公司喜歡先說結論,再說數據。
     從PE投資角度來講,支持公司發展主業無可非議,多元化經營容易增加業務風險,另外PE投資歷來多會注重短期業績表現,這個古今中外大多皆如此。當然,為了公司發展,雙方應該多溝通,這就涉及到管理層融合的問題,股權收購最容易引發問題的導火線就在於企業文化、管理層的融合,因此雙方產生分歧也完全是情理之中。但是,如果雙方的合作志在長遠,的確需要坐下來好好談談。
      有媒體說中國平安出售家化的資產,究竟有沒有出售以及是否合理,那就要看所出售的的資產是什麼、出售的價格是否合理、出售以後獲得資金用途是否合理等方面來判斷了,旁觀者不應該隨意評論和謾罵。
=============================================================

據說再恩愛的夫妻一輩子也有100次想要離婚,50次想要掐死對方的衝動,這個比喻拿來形容實體公司與機構投資者之間的關係也再合適不過:國美電器與貝恩資本、雷士照明和軟銀賽富……近期,上海家化與平安信託旗下的平浦投資也發生分歧,雙方正在儘可能避免進一步激化矛盾,力求各取所需。

2012年12月18日舉行的平安入股家化後的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平安信託的董事長童愷作為平安代表終於進入上海家化董事會。然而該議案在原董事會表決環節卻出現一張反對票,「這是家化方面在表態,一方面是允許平安進駐,一方面也是讓監管部門以及各方面看看,這裡面存在爭議,」一名家化內部接近葛文耀、要求匿名的管理層人士告訴《商業週刊/中文版》,「我聽說證監會很快就打電話讓家化解釋一下,平安之後也聲明會嚴格遵照上市公司規定行事。」

上述人士稱,葛文耀最擔心的是「平安可能會打上市公司的主意」。董事會席位的反對票表明了其試圖降低其隱憂化為事實的風險,引起人們的警覺。為此,葛文耀不惜在自己2012年11月發佈的兩則微博中坦露心跡:「3月份開始,面對平安的無理和壓力,激發我只有把上市公司業務做得更好……」;「平安進來前,在『權益變動書』中向證監會保證要尊重上市公司的獨立性,你收購的是集團,只是間接擁有上市公司27.5%的股份,我這董事長代表廣大股東利益」。2012年12月24日,葛文耀還通過二級市場減持6萬股「自家股」。

家化和平安的聯姻始於一年多前。2011年11月,平安以51.09億元從上海國資委手中接過上海家化集團100%的股權,進而成為上海家化集團旗下上市子公司上海家化的最大股東,擁有29.15%的控股權。平安手握的家化資產非常優質,上海家化的股價在市場總體疲軟的情況下表現優異:從2011年11月至今股價上漲超過30%。

而葛文耀的擔心不無道理,據上述這名人士透露,平安在成為股東後不久,就提出能否出售家化的部分資產,甚至包括辦公樓。「這樣的事讓家化很多人都反感,你進來才沒多久,就想把我的辦公樓給賣了。」

平安入駐一年以來,家化業績不錯,據家化財報顯示:2012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35.4億元,同比增長23.5%;歸屬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為4.8億元,同比增長70.7%。

然而,對短期財務回報重視程度的不同也直接影響到雙方在戰略上的分歧,最顯著的矛盾體現在是否注資海鷗手錶這個項目。在2009年起就考察該項目的葛文耀眼中,海鷗手錶作為瑞士手錶的代工廠,具有核心技術,中國又存在巨大的腕錶潛力市場,如果借家化打造品牌和渠道之力,品牌附加值能夠大大提升;葛甚至憑藉國企領導的敏銳直覺提出「常委中有三個戴海鷗表」。但在平安的金融業思維模式中,首先要考量投資風險以及投資項目在財務數字上的直接顯現。

「站在平安的角度,如果涉及到非主營業務(家化主營業務是日化產品)併購,我肯定要問應該使用什麼風險隔離手段。」一名叫作Ken Yan的PE投資人站在投資者的角度認為,「家化這樣的公司喜歡先說結論,再說數據。

而平安這類投資者是先拿數據,存在溝通方式上的差別。」平安信託方面未就海鷗手錶項目向《商業週刊/中文版》做具體回應,只提及「自投資家化集團以來,平安恪守投資契約中的各項約定,積極兌現承諾」,然而同時強調的是對家化主營業務的支持力度:「未來,平安會繼續支持家化進一步圍繞主業做大做強,為各方股東創造更大的價值。」

回想一年多前,中國平安最終能夠在復星資本、海航商業等一眾投資者中脫穎而出,關鍵性因素正在於平安承諾未來5年會追加70億元,幫助家化打造時尚集團,闖入腕錶、酒店、珠寶等領域。「馬明哲見老葛的時候說,平安跟家化一樣,一直在做金融領域中的民族品牌,這點非常打動老葛。」上述那位接近葛文耀的人士說。

葛向來注重打造與外資品牌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因此對於上海家化集團的規劃是鑄造一個孵化器,在此平台上復興包括海鷗手錶、回力鞋等老品牌。在葛看來,在中國和印度這樣的新興市場,由於資源的高度壟斷,實現一個集團內部的多元業務發展是完全有可能的,這也是他想超脫日化產業,鍛造時尚集團的原因。「但機構投資者對此的困惑在於,要實現多元化的擴張,那管理團隊是不是已經多元化了,人才是否有足夠的儲備。」Ken Yan認為。

眼看家化對平安的期待逐漸落空,令葛文耀在2012年12月的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指出平安「前後態度常常不一」。

「如果只是股權層面注資,磨合期相對較短,但家化和平安之間涉及到了管理上的支持和戰略上的達成,磨合期就長了。」Ken Yan憑實際經驗分析。實際上在童愷成為上海家化董事之後,上海家化投資的任何項目在決議前會被平安獲知,家化的投資將受到約束:董事會決議,總經理2013年底前批准累積不超過2億元的項目投資,其中單項超過5000萬元就需書面報告董事,超過1億元就要上報董事審議。

而葛文耀也未就此打算放棄自己繼續打造民族品牌的夢想,他表示,自己將通過個人資源參與這一項目,為海鷗出謀劃策,以改善該廠經營。

總之 平安入主家化董事會後,加大了雙方在公司未來發展和投資戰略上的博弈,家化的未來取決於雙方磨合的成效。
化妝品 化妝 保險商 保險 分歧 轉載 沃倫 小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4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