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昆山富士康女工跳楼调查:加薪后增收填不上加班费减收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0810/1363493.shtml

每经记者 周洲 发自昆山
8月7日,夜幕笼罩下的昆山富士康吴淞江厂区 (以下简称昆山富士康)比白天反而热闹一些,成群的年轻工人在宿舍楼进进出出,厂区周围的街道充斥着各地的口音,而一些高声的嬉闹似乎是在宣泄着上班后的压力。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在深圳富士康“跳楼门”事件频发之后,昆山富士康几乎落实了深圳富士康的全部改进措施,如在员工宿舍楼加装“防跳网”、加薪和减少加班时间,在昆山富士康都得到了推行。
然而新的问题也由此而生。据目前在昆山富士康任职的汪晓彬(化名)告诉记者,自6月2日加薪以来,因加班时间变少,获得加薪30%的一线工人,月终收入 反而比加薪前减少了。他在分析8月4日女工刘明跳楼的原因时认为,“昆山生活成本较高,一个月1500元的工资,让这些孩子感到前景渺茫。”
凌晨3时的“意外坠楼”
昆山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李金海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8月4日凌晨3时,昆山富士康的一名女工跳楼,近30分钟后被送往医院,数小时后在重症监护室伤重不治死亡。李金海说,“警方初步结论是‘意外坠楼’,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中。”
昆山市玉山镇党委委员王云飞告诉记者,死者叫刘明,1988年出生,江苏徐州人,“刘明今年大学刚毕业,来昆山富士康属于实习暑期工。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姑娘,与同事的关系也处得不错,工作表现也很好,事发前也没任何异常。”
鸿海精密集团副总经理、新闻发言人丁祈安称,目前不清楚“坠楼”的原因,昆山市公安局正对此调查。
王云飞还对记者提及,当地警方在整理刘明遗物时发现了两种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但从刘明的日常表现看,看不出她有这类疾病的迹象。”李金海也证实了王云飞提及的在刘明遗物中发现精神疾病治疗药物的情况。
加薪30%后收入较前减少
深圳“连跳门”事件发生至第13起之后,富士康集团宣布将实施加薪,幅度为30%~66%。经记者调查,昆山富士康也实施了这一调薪举措。
目前在昆山富士康任职机械工程师的汪晓彬告诉记者,“我们从6月初开始确实加薪了,幅度在30%~66%之间。不过,那些加薪幅度为30%的一线工人, 加薪后的收入却可能比加薪前减少。”汪晓彬解释说,“富士康加班费占比很高,约有一半左右。这次虽然加了薪,但加班时间也比从前少了。在调薪前,基本工资 加上加班费,一线工人可以拿到2000元/月的收入;但加薪30%后,他们中很多人的收入变成了1500元。”
王云飞也向记者证实,昆山富士康减少了加班时间,“从每月超过100小时的累计时间,减少至每月不足80小时。”
在分析刘明“坠楼”的原因时,汪晓彬不认为是由于昆山富士康工作压力大,“实际上从6月份开始,随着加班时间的减少,工作压力比从前小了很多。可能是个 人原因吧,比如钱比较少,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汪晓彬还认为,从目前情况看,由于加班时间的同步减少,加薪对一线员工的生活没有起到改善的作用;而对昆山 富士康来讲,加薪提高了成本,致使利润率更差。从这一点来看,似乎两方都没有能够获益。
西进北上的产业转移路线
在深圳“连跳门”事件发生后,富士康集团启动了内迁计划,具体路线图概括而言即“西进、北上”。
事实上,“连跳门”事件和富士康集团内迁只是表面上的联动关系,真正值得注意的是,沿海地区的地价高企、要素成本高涨及产业结构调整,让以劳动密集型为特征的“代工帝国”富士康集团不再适应沿海经济发展模式的新定位,转而投向承接东部沿海地区产业转移的中西部地区。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院长史晋川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的长三角和珠三角正面临产业结构的调整,这种调整主要来自发展模式的变化和要素成本(包括工资、地价)的升高。在这种情况下,劳动密集型产业让位于收益更高的高新技术产业是必然趋势。”
史晋川认为,富士康已经从珠三角分步骤撤出,这对于经济发展模式类似、经济发展水平相当、要素成本大致等同、地利位置同类的长三角地区来说,珠三角今天 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大致就等于长三角的明天。“现在的区别在于,珠三角的产业转移已经拉开帷幕,而长三角尚未开始,但这仍将是一个大的趋势。”

昆山 富士康 富士 女工 跳樓 調查 加薪 增收 填不 不上 加班費 加班 減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31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