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38名副部級以上落馬官員涉案金額近30億元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523.html

2012年12月6日,中央紀委證實,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自這一天,以李春城案為起始,十八大之後的反腐之戰拉開大幕。

截止到2016年6月16日雲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受審,第一財經1℃記者根據公開資料統計,共有37名副省部級以上官員的職務犯罪案件或已經審理完畢或已經判決生效。另有十余名官員的案件業已進入司法程序。

在被統計的38名官員中,總計涉案金額近30億元。其中單獨涉案過億元的,包括周永康,受賄近1.3億元;白恩培涉嫌受賄近2.5億元;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受賄1.11億元;廣東省政協原主席朱明國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總計涉案金額2.32億元;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濫用職權罪涉案金額6.1億元;山西省委原副書記金道銘受賄近2.14億元;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寧市委原書記毛小兵受賄1.048億元,挪用公款涉案4億元;安徽省政協原副主席韓先聰濫用職權涉案金額2.22億元。

僅上述8人,涉案總金額合計超過20億元,白恩培一案僅受賄數額即占去其中12.5%。

被統計的38人中,除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只涉及玩忽職守罪被判5年有期徒刑外,其他案件100%涉嫌受賄罪,有6人除受賄罪外,還涉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6人涉及濫用職權罪;1人涉及挪用公款罪。

38人中,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武長順涉嫌罪名最多,有六個:貪汙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單位行賄罪、濫用職權罪、徇私枉法罪。

從刑期而言,受賄金額過億元的只有周永康案已經宣判,為無期徒刑,毛小兵、金道銘、白恩培、萬慶良均未有公開判決消息。因濫用職權造成6.1億元損失的陳柏槐,獲刑12年;因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22億元的韓先聰尚未宣判。

陳柏槐受賄金額最少,為283萬元,但因為濫用職權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受賄金額上排名倒數第二的是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陳安眾,為810余萬元,亦獲刑12年。

受賄或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金額在千萬級的被告人,一般因為犯罪具體法定或酌定量刑情節的不同,刑期在11年到17年之間。

中石油原副總經理王永春因為除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外,還涉及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數罪並罰的結果是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內蒙古自治區統戰部原部長王素毅則因為涉案法定或酌定量刑情節的原因,雖受賄金額只有1700余萬元,仍被判處無期徒刑,屬於受賄金額相應級別中獲刑最重者。

38 副部級 以上 落馬 官員 涉案 金額 30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963

一位副部級官員的經商及仕傳奇路

一位副部級官員的經商及仕傳奇路

記者 張劍

2016年12月16日上午8點,中央紀委在早間發布了一條重磅“打虎”消息:司法部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盧恩光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

回溯盧恩光仕途經歷,堪稱傳奇。他從一名民辦教師做起,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通過創辦校辦企業繼而擔任科技副鄉長,由此步入官場。在隨後的近10年中,他先後在家鄉山東省陽谷縣擔任鄉鎮和縣里的多個領導職務,最終進入山東省政協。

2001年,盧恩光進京就職。自此之後的15年中,他又橫跨媒體、地級市黨委副職、勞動保障、政法四個領域,在被調查前擔任司法部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已然躋身副部級高官行列。在進入司法部之前,盧恩光在每個工作領域、每個職務上的任職期不超過3年,輾轉騰挪的速度之快之頻十分少見。

盧恩光打造的山東省方舟集團公司(以下簡稱“方舟集團”)發展順利,早在近20年前就創下年銷售1.5億的記錄,成為當地龍頭企業。盧恩光被調查後,方舟集團回應稱,目前經營正常,但拒絕透露該公司與盧恩光的具體關系。

第一財經 1℃記者獲知,聊城市、陽谷縣的一些前官員已被要求協助調查,詳細講明盧恩光在山東期間被提拔的過程。

村內立碑表彰其“功業”

聊城市陽谷縣高廟王鎮劉化育村,魯西北大地上的一個普通村莊。該村最北面道路上,一尊德行碑矗立路邊。碑正面刻有“德被梓里”四個字,立碑時間為1998年11月。設立德行碑的來由是該村村委會及全體村民感謝盧恩光為家鄉做出的各項貢獻。

彼時盧恩光正擔任陽谷縣政協副主席,由他創辦的方舟集團正值生意興隆火爆之時。

位於該碑北側不遠的盧恩光老宅,早已無人居住,透過門縫依稀可見到院內長滿半人高的雜草。

盧恩光是地道的農家出身。劉化育村與盧家熟識的村民說,盧恩光的祖父年輕時帶著家人闖關東,其中包括盧恩光的父親。盧恩光在東北長大,初中時才回到村里。

劉化育村多名與盧恩光年齡相仿的村民告訴1℃記者,盧恩光初中時非常好學,數理化成績尤其優秀,還特別喜歡研究機械類物件,“大到電機,小到手表,他都想動手拆開再裝,裝了又拆”。盧恩光還試著繪制圖紙搞發明創造,家里一間屋中堆滿了各種由他繪制的圖紙。

公開簡歷顯示,盧恩光1965年出生,1984年到高廟王中學當了一名民辦教師,其學歷為大學。村里在1998年為他所立的德行碑上,也稱其是大學學歷。但盧恩光在高廟王中學的幾名同事卻有不同說法,有人認為他只是中專畢業,還有人認為他是高中畢業,“當民辦教師前,他肯定沒上過大學,19歲就大學畢業是明顯不合常理的”。

愛搞發明的民辦教師

盧恩光當初中教師,教過數學和物理。當時鄉鎮中學師資力量、教學用具均落後,學生能考上高中的僅兩成左右,很多學生畢業後即回家務農或外出打工。在同事們的印象中,盧恩光瘦高,好相處,教學表現與大家沒有多少不同之處。但盧恩光在教學之外,依然喜歡搞發明、研究,這是唯一與大家的不同之處。

當教師五六年後,1991年時,盧恩光在與同事閑談中提到,他教了幾年物理、數學,這兩門課需要繪圖的地方多,但是除了圓規、三角板等傳統用具外,老師和學生都沒有其他繪圖用具。他想在這方面想想辦法,搞出個繪圖儀來,方便教學使用。這一想法在同事中引發討論,支持者有之,說風涼話的也有不少,認為他不務正業。

最終,在校領導支持下,盧恩光在課余時間開始了研發。1992年上半年,一種多功能快速繪圖儀研發成功,在高廟王中學的學生中試用。隨後,這一教具很快在全陽谷縣的學校中推廣。由此,盧恩光在陽谷縣名聲大噪,獲得鄉、縣兩級領導的接見和表彰,他也借此結識了鄉、縣兩級的一些官員。

前述盧恩光的同事回憶稱,在這以後,盧恩光離開教學崗位,專事繪圖儀的研發和銷售。

1萬撬動20萬啟動資金

20世紀90年代初,正值鄉鎮企業蓬勃發展期。盧恩光沒有錯過機遇,快速繪圖儀的成功促使他決定辦廠以擴大生產規模,增加收益。1992年8月,高廟王科儀廠應運而生,盧恩光擔任廠長。

陳光(化名)是陽谷縣一名退休科級幹部,曾任鄉鎮企業主管部門副職,與盧恩光有較多工作上的來往。他曾視察、指導過盧恩光創辦的科儀廠的工作。盧恩光曾向陳光提及自己的起家之路:1992年8月,他準備創辦科儀廠時,手里並無充足資金。擔任村幹部的二叔盧道洲(音)出面湊了萬余元資金,但距離創辦企業所需資金相距甚遠。

盧恩光把這筆萬元資金用作“活動”費用,找到了縣里的銀行。經過一番“活動”,他用這筆資金,換來20萬元銀行貸款,成為了辦廠啟動資金。陳光當時就認為,這是盧恩光的過人之處,“這個人的思維大膽開闊,有長遠眼光,總能走在別人前面”。

科儀廠成立後,盧恩光沖在研發和銷售的一線,親自外出推銷產品。科儀廠還得到了陽谷縣政府的支持。陳光說,盧恩光經常到他的辦公室,有時是匯報工作,有時則是隨便來寒暄問候幾句。陳光也從同事處獲知,除了他的辦公室,盧恩光有空時還會找鄉、縣兩級各有關官員,要麽尋求支持,要麽向這些官員匯報企業生產情況。他也由此拉近了與領導的距離。

經過一年多的發展,科儀廠大有斬獲,產品獲得了山東省內很多學校的訂單。方舟集團官方網站稱,1993年,快速繪圖儀被定為山東省第一批星火計劃項目。除了在商業上收獲成功,1994年,盧恩光被任命為高廟王鄉科技副鄉長,這一本無實權的虛職成為盧恩光政壇的起始點。就在這一年,方舟集團也註冊成立。

陳光認為,盧恩光的過人之處其實更多的是一些小聰明,用於經商是可以的,此人沒有太多文化積澱,鉆營心理強,並不適合從政。“他當鄉里的副書記時,我就勸過他最好不要從政”。但陳光的勸說沒有阻止住盧恩光繼續升遷的意願。盧恩光敬重陳光,在一次閑談中回應了老領導對他的勸說,“我的家庭是傳統家庭,家里認為做官比經商好”。

口杯打造龍頭企業

多功能快速繪圖儀的成功,是盧恩光商業生涯的起始,也幫助他進入政界。但這種科教儀器的用戶僅有學校,即使銷量大,也屬於小眾產品。想在商業上取得更大成功,就必須研制面向大眾的產品。盧恩光最終選定了研制口杯。

陽谷縣多名退休官員告訴1℃記者,盧恩光當年在縣里的很多場合,講過自己研發口杯的起源。上世紀90年代中期,盧恩光發現了一個商機。他看到不少領導用罐頭瓶當作口杯,既不美觀,倒上熱水後又燙得無法端起來。

經過研發,1996年年末,一種口杯產品在方舟集團誕生,並被命名為“諾亞口杯”。方舟集團曾對外宣稱,“諾亞口杯”選用高級水晶玻璃為原料,采用雙層真空結構,能適應40-260攝氏度溫度巨變,具有保溫隔熱功能,杯蓋處有變色塗片隨時提示杯中水溫。杯底還裝有經精煉的麥飯石、木魚石等,具有保鮮、磁化、礦化、消毒的作用。除了宣稱的前述保健功能,諾亞口杯的雙層結構內還可以噴繪圖案,特別是根據個人需要定制噴塗各類圖案和文字,更加適合贈送。諾亞口杯的產業鏈由此形成。盧恩光還專門為諾亞口杯申請了8項國家專利,為產品的一部分關鍵技術制定了嚴格的保密措施。關鍵工序車間永遠大門緊閉,甚至謝絕各級領導參觀視察。

方舟集團並未對外披露過銷售業績,諾亞口杯為方舟集團積累了多少財富成為一個謎。1℃記者通過知情人士獲取了一份介紹方舟集團銷售業績的資料。該資料顯示,諾亞口杯在1997年即創下1.5億元銷售額的記錄。在很長一個時期,方舟集團成為陽谷縣乃至聊城市的龍頭企業,聊城市及下屬各縣市領導紛紛前來視察、考察。也有山東省的一些省領導前來視察。在陳光等退休官員看來,此時的盧恩光不再是小的鄉鎮企業主,結識的官員數量越來越多,級別越來越高,而諾亞口杯又是一種非常合適的聯絡感情的禮物,這成為盧恩光仕途升遷的極佳契機。

1997年,盧恩光已經從科技副鄉長轉任高廟王鄉黨委副書記,同時擔任方舟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屬於亦官亦商的角色。1998年2月,盧恩光升任陽谷縣政協副主席,不再在方舟集團任職。工商資料顯示,方舟集團目前的法定代表人為盧方立。

此時盧恩光的身份對外已不再是商人,但方舟集團這家由他親手打造的企業,此後究竟和他有沒有關系,有多少關系,並無詳細說明和記載。

12月20日下午,1℃記者來到方舟集團總部,反複尋找盧方立未果。一名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稱,盧方立不在公司,外出養病已有半個月,也無法聯絡公司其他領導接待記者。該工作人員稱,公司經營運轉正常,盧恩光曾經是這里的負責人,但已經離開十多年。當問及盧方立與盧恩光的關系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並不清楚。

“家賊”風波

正式進入官場,在政協副主席位置上,盧恩光並無實權。他在陽谷政界僅留下隨同其他領導到各鄉鎮考察這一印記。但一樁轟動當地的大案,讓陽谷縣的很多人對他記憶猶新。方舟集團稱此事為“家賊難防”。

1997年10月,山東省滕州市光明實業公司(下稱“光明公司”)經理俞成君,眼見諾亞口杯的銷售火爆,便找到方舟集團副總經理王文奎,出價30萬元,要王搞到“諾亞”口杯的生產技術。王文奎明知生產“諾亞”的接口技術是企業秘密,嚴禁泄露,但在30萬元的誘惑下,還是答應了。王文奎繪制了“諾亞”口杯生產線接口設備零件圖紙37張,前往滕州進行交易。但俞成君卻安排人秘密潛入王文奎住宿的賓館房間,將圖紙偷出並複印,隨後馬上冷淡王文奎,表示不再需要圖紙。

“黑吃黑”之後,王文奎雖然沒有得到30萬元許諾,但與俞成君關系也未完全僵化。在俞成君以利相許後,二人繼續合作。

光明公司很快生產出雙層玻璃杯,王文奎還向光明公司提供了諾亞商標的燙花紙,使得光明公司的產品與真品諾亞口杯在外觀上看不出差異。王文奎又安排其他幾人,用偷出的“諾亞”口杯的註冊商標、合格證、產品說明書及包裝箱,將假“諾亞”打扮得完全可以亂真。隨後,光明公司的假諾亞口杯大量上市。方舟集團打假辦在巡查市場時,竟然在距離本公司不遠的一家店鋪中發現了這些假諾亞口杯,遂向陽谷警方報案。

一家商業類雜誌在報道該事件時提及,方舟集團在1998年7月上旬發現這一線索,陽谷縣公安局緊急立案。“刑警們頂著炎炎烈日,喬裝打扮,晝夜盯守,秘密傳訊可疑經銷商”,很快就破獲了這起案件。1999年7月,案件在陽谷縣法院宣判,王文奎犯侵犯商業秘密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0年。俞成君等其他幾人也均被判刑。該報道提及,這次假貨事件給方舟集團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033萬元。

陽谷縣多名知情人士告訴1℃記者,王文奎在方舟集團曾是盧恩光的左膀右臂,兩人年輕時曾拜過把子。此事發生後,有人曾勸盧恩光放王文奎一馬,但遭到盧恩光的拒絕。還有人勸盧恩光對這件事冷淡處理,不要太過聲張。但王文奎落網後,盧恩光就安排人將消息向陽谷縣民間公開。此事也成為盧恩光在陽谷縣“立威”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外行社長

王文奎案尚未宣判前,1999年5月,盧恩光升任山東省政協科技開發服務中心副主任。1℃記者從山東有關知情人士處獲悉,這一職務其實也是榮譽性職務,並無具體實權和分管工作。知情人說,盧恩光越過聊城市這一級,直接進入山東省任職,背後的故事很難猜想。擔任副主任近一年多後,盧恩光升任該中心主任,官階已位居副廳級。

在山東省政協任職不到兩年,2001年3月,盧恩光結束在山東的政壇生涯,調入北京工作。他擔任的第一個職務為《華夏時報》的社長。《華夏時報》前身為《中國物資報》,2000年轉由中國殘聯主管,2001年1月1日更名為《華夏時報》。《華夏時報》最初定位為一份市場化的都市報,盧恩光於2002年4月出任該報的社長,行政級別已升至正廳。

盧恩光主掌《華夏時報》時,報紙創刊時間不久,正值創業摸索期。按照報業傳統運營模式,社長主要負責經營,探索報紙的盈利方向。華夏時報多名前員工告訴1℃記者,盧恩光來報社不久,從中層到基層,大家便看出此人完全是一個外行。印象最深的一個例子,盧恩光在一次與員工的座談中,了解員工收入情況。當得知采編人員的收入構成是底薪加稿酬時,盧恩光對這一當時在市場化媒體已普遍實施的薪酬制感到新鮮,大贊這種薪酬制有利於調動員工積極性。

盧恩光在報社聽得多,說得少。出席報社各項活動需要講話時,盧恩光完全靠念稿。在華夏時報任社長近2年,盧恩光沒有取得太多成績。2004年2月,盧恩光離開華夏時報。

雖然被員工認為是外行,經營報社也無建樹,盧恩光卻先後在多家核心期刊發表了關於報社經營的論文。其中包括題為《傳媒業經管人員的績效考核》、《我國報業集團的經營環境與經營對策》等。盧恩光在兩篇論文中旁征博引,並建構一些經營模式圖形。直到盧恩光離開華夏時報到四川遂寧任市委副書記後,他依然刊發了兩篇關於報業經營的論文。

在被員工一致認為是外行的同時,盧恩光進京後,也在繼續經營著自己的人脈圈。一名在京任職的陽谷籍官員張華(化名)告訴1℃記者,他與盧恩光在一次山東老鄉聚會上相識,當得知張華也是陽谷人且在中央機構任職,盧恩光異常高興,馬上要求互留電話。在隨後的交往中,盧恩光向張華展示過一本山東在京老鄉通訊錄,並希望通過張華結識更多山東籍在京官員。

但張華卻從陽谷縣的一些官員處得知,盧恩光進京後,不太願意再接觸陽谷老家的人,包括來京辦事的陽谷官員。“他對這些人能躲就躲,好像不想讓人知道他來自陽谷這一小地方。”

就在盧恩光任職華夏時報社長期間,大約在2003年下半年,張華接到盧恩光的邀請,一起參加一個晚宴。這個晚宴共有10人左右,張華一個也不認識。通過盧恩光介紹才得知,參加者全部是有關領導的秘書。晚宴結束,盧恩光與這些秘書合影留念。

一名聊城籍在京官員對1℃記者表示,盧恩光的朋友圈中包含了神秘富商郭文貴,由於同是聊城籍,盧恩光與郭文貴關系密切。

任期副部級一年即被查

在結束華夏時報任職後,2004年2月,盧恩光被任命為四川省遂寧市委副書記(掛職)。擔任這一虛職僅2年多,盧恩光便回京任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副理事長、秘書長。2007年6月,盧恩光回京,擔任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巡視員兼副主任,正式進入中央部委工作。2008年3月後,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與人事部合並為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盧恩光任勞動監察局巡視員兼副局長。

多名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知情人士回憶稱,盧恩光當時在部里公開露面並不多,僅記得他在單位期間與下屬相處融洽,說話也不多,但不管是對上級還是下屬,總是滿臉笑容。其中一位知情人說:“他當時給人的感覺是謹小慎微,不去得罪人”。

雖然在勞動保障系統任職,但鮮見盧恩光關於這一工作領域的論著。但就在這一年,盧恩光卻在兩個大學的學報上刊登了兩篇關於刑事訴訟法課題的學術論文,一篇為《論我國審前羈押制度的完善》,另一篇為《偵查訊問程序改革研究》。此時盧恩光也有了一個光鮮的學術身份——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博士後流動站研究人員。《論我國審前羈押制度的完善》刊發於2007年6月,1℃記者檢索發現,在盧恩光發表這篇論文前,已有至少6篇同題碩博士論文。盧恩光的論文字數僅4200多,抄襲率達到60%,文章結構、主要論點完全從先前的同題論文處複制,有些章節屬於一字不改照搬而來。

2009年5月,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任職僅2年多,盧恩光再獲升遷,被任命為司法部政治部副主任,後兼任人事警務局局長。沒有任何政法工作經歷的盧恩光一躍進入政法系統,並一改之前一直擔任虛職的局面,擔任起掌握實權的職務長達6年。張華等與盧恩光熟識的人士認為,現在看來,盧恩光任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期間,專攻法學方向,撰寫法學論文,應該就是在為未來轉入政法系統做準備。

2015年11月,盧恩光升任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官至副部級。上任後不久,2015年12月12日,盧恩光在《農民日報》撰文《把農民作為普法重點對象》,該文成為盧恩光最後一篇“著作”。出身農家的盧恩光在文中稱,“法律下鄉”是“三下鄉”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多年來,各級司法行政部門,按照中央部署,把農村作為普法重點地區,把農民作為普法重點對象,堅持開拓創新、註重實效,深入開展“法律下鄉”工作,深受廣大農民群眾的歡迎和擁護。

2016年3月2日至4月30日,按照中央統一部署,中央第六巡視組對司法部黨組進行了專項巡視。在向司法部反饋巡視中發現的問題時,中央巡視組指出,接到的關於司法部選人用人問題反映較多,對一些單位和黨員幹部隊伍管理松散,有的領導幹部違規兼職、檔案造假、瞞報個人事項等;一些單位公款吃喝、濫發津補貼,辦理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及罪犯轉押服刑等方面腐敗行為易發多發。

升任副部級僅一年多後,2016年12月16日,盧恩光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

一位 副部級 官員 經商 及仕 傳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943

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嚴重違紀被查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4月17日消息,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張化為簡歷:

張化為,男,大專學歷,副部級巡視專員。原中紀委第五室主任、中央組織部第一企業金融巡視組副組長。

2013年6月進駐中國人民大學巡視。 2014年7月28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進駐國家體育總局開展專項巡視工作,任巡視組組長。

2015年2月,任中央第十一巡視組組長,進駐中國國電集團公司開展專項巡視工作。

簡歷來自中國經濟網

中央 巡視組 巡視 副部級 專員 化為 嚴重 違紀 被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774

日派副部級官員訪台 挑釁北京

1 : GS(14)@2017-03-26 15:38:01

日本總務副大臣赤間二郎昨抵台灣,出席並主持一項推廣日本的活動。這是台日1972年斷交44年來,公開訪台的最高級日本官員。赤間昨強調,日台之間雖無官方關係,但有「實質關係」。北京外交界人士對《蘋果》指,日本此舉是在挑釁,北京不會視而不見。


斷交後最高級別官員

官方外交背景的「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昨、今連續兩天在台北舉辦「多彩日本」宣傳活動,赤間二郎昨抵達台北主持開幕式。他致辭時先以台語向民眾問好,指311大地震和熊本地震中獲不少台灣人支持,深感日台強烈連結,表達感謝;還說台日每年往來超過600萬人次,希望日後持續增加。有日媒指,自1972年日台斷交、日本轉與中國建交以來,顧及北京方面,日本一直避免讓政府高官訪台。這是日本斷交後首次有副大臣(副部級官員)因公務訪問。據悉赤間沒有與台灣高官舉行會談的計劃。被媒體追問赴台有何「困難」是否因中國,赤間稱「需要考慮國際形勢」;他說日本與中國的關係重要無庸置疑;而日本與台灣雖是非政府關係,但卻有實質上的關係。日本總務省宣稱,赤間此行不會與台灣高官會談,日本對台北及北京的關係並無改變。北京外交學院教授周永生對《蘋果》表示,日方此舉是挑釁行為,中方不會視而不見。台灣《蘋果日報》/共同社/本報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26/19970309
日派 副部級 官員 訪臺 挑釁 北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859

土豪買官至副部級始落馬

1 : GS(14)@2017-05-27 00:06:36

中紀委昨日公佈,對司法部前政治部主任盧恩光(圖)「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處分。盧是十八大以來司法系統首名落馬的部級官員。官媒指其年齡、學歷等個人資料全部造假,以金錢開道拉關係買官,由一個私企老闆搖身變成為副部級高官。中紀委指,盧恩光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及家庭情況等全面造假,長期欺瞞組織;加上金錢開道,一路拉關係買官和謀取榮譽;亦官亦商,控制多家企業,透過不正當手段為企業謀利益,對抗組織審查,以及涉嫌行賄犯罪。52歲的盧恩光山東陽穀人,原是當地農村的民辦教師(即非正規),後經商辦科學儀器廠、飲水杯廠,成為富甲一方富豪後,靠錢開路進入政界,從縣市到省、最後爬進中央內閣,成為勞動保障部副局長、司法部政治部主任。最離譜的是,只有農村民辦教師資格的盧,最後竟擁有「同濟大學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管理學博士學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博士」等耀眼的銜頭。中紀委網/財新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26/20034369
土豪 買官 官至 副部級 落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402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