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土耳其的“政治泡沫”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1162

直到最近,土耳其一直是伊斯蘭國家引入西方民主制度的成功表率,然而最近土耳其再次成為世界媒體的頭條卻不是什麽好事——經濟增長大幅放緩,經濟增長模式缺陷暴露,大面積的腐敗問題引發了嚴重的政治動蕩。 土耳其的腐敗問題牽連了若幹政府高官、部長的兒子、頂尖商人和市長,而腐敗的重災區正是本來希望促進城市發展的基建項目背後的賄賂行為。 當前土耳其的執政黨AK黨的格言本就是建造一個透明的政府,並打擊腐敗。然而,在上臺執政的超過10年時間里,較快的經濟增長掩蓋了推進重大結構性、體制性或法制改革的失敗。在缺乏結構性改革的前提下維持經濟增長,金融泡沫可能也是不可避免的。 雖然最近土耳其總理Erdogan為了打擊腐敗,大力推進調查行動,更已經抽出政府高官。然而,Erdogan同時還通過法案,禁止檢察官在沒有批準的情況下進行調查,記者也被禁止接觸警察,並要求不得報道任何會妨礙調查的內容。這很難說是一次司法和法制的改革,更多可能只是一場政治的苦肉計。 土耳其的情況在新興市場常有出現——以經濟的高增長為維持執政的合法性,馬里蘭大學經濟教授Kalemli-Ozcan把這稱為政治泡沫: 政治泡沫很可能在政治穩定和政府大力支持經濟的時期內形成。研究已經顯示,過去的新興經濟體危機都發生在政府對經濟的支持大增之後。平均來說,新興市場在爆發重大危機前的5年里,政府的穩定程度會上升超過50%。過去5年,AK黨的支持率就在50%左右。這種變化的一個解釋是,在新興市場經濟體里,人們更為看重政府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性。這增加了政府推遲改革的動力,因為改革將降低支持率,支持率降低也意味著連任的機會降低。因此,在局勢穩定和經濟增長的時期內,政治泡沫和金融泡沫可能是共生的。國內的信貸增長在短期內刺激經濟增長,但也會導致資產價格泡沫,其中最可能出現出現在房地產市場——特別是在缺乏任何國內的結構性改革的時候。 上世紀的拉丁美洲債務危機和亞洲金融危機已經明確地顯示了,在美國寬松周期過於依賴美元債務是危機爆發的根源之一。特別是本幣貶值的時候,美元負債將會拖死大量企業,而自去年6月以來,雖然土耳其央行積極幹預,但土耳其里拉已經貶值了15%,而且更嚴重的問題是,土耳其並沒有豐厚的外匯儲備,2013年11月的經常賬戶赤字已經沖高至占GDP的7.5%。 廉價的美元債務明顯是個陷阱,但大部分國家從來都不缺乏先踩入這個陷阱,再設法“亡羊補牢”的沖動: 因為預期將出現泡沫,過去幾年土耳其央行已經引入了一系列措施希望控制信貸增長。土耳其脆弱性的核心不單是信貸繁榮的程度和集中在建造業部門,而且還有這些負債的性質——也就是,企業部門美元化的高水平負債。...土耳其央行最新的金融穩定報告顯示,2013年外匯債務占總債務的58%。...另一個央行的研究顯示,2011年腐敗問題調查重災區的建造業部門外匯債務占總債務高達70%,而制造業企業的外匯債務比例也高達約50%。從債務的性質看,大部分建造業部門的債務都是短期的,用於滿足運營資金需求的。
土耳 耳其 其的 政治 泡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574

政變之後 土耳其的中資企業還好嗎?

自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已宣布土耳其進入3個月的緊急狀態以來,支持埃爾多安的遊行天天在伊斯坦布爾和首都安卡拉輪番上演。在當前土耳其動蕩的政治環境中,在土耳其紮根的中資企業還好嗎?

光伏企業遭遇雙重困境

2015年年初就到中電光伏土耳其工廠工作的孫政告訴本報記者,雖然目前工廠生產和銷售並沒有因為政變事件受到直接影響,但是原計劃7、8月正要啟動的土耳其1300萬美金投資發展項目目前舉棋不定。

孫政表示,企業目前在土耳其的發展遭遇兩方面的問題,一方面是在今年7月初,土耳其經濟部發布公告稱,即將對自中國進口的光伏產品實施反傾銷政策,可能在9月後中國生產的光伏組件不允許再進入土耳其市場。

針對已經在土耳其Tuzla免稅區設廠的中電光伏,土耳其政府雖然允許其組件在土耳其銷售,但是仍然要征收比土耳其本土企業高的增值稅。因此,為了徹底避免雙反政策的影響,中電光伏需要在土耳其境內開設新工廠,從而獲得與土境內光伏企業的同等待遇。

“另一方面,由於7月15日土耳其發生未遂的軍事政變,以及隨後整個國家進入為期3個月的緊急狀態,還有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將土耳其政府的信譽等級從BB+降至BB,種種負面消息讓很多投資者對土耳其本土市場望而卻步。”從孫政不加掩飾的憂慮中,可以看到問題的嚴重性。

目前中電光伏新的投資項目已經選定了廠址,原本準備本月或者下月就要啟動,現在也有點舉棋不定。此項100~200兆瓦組建的新項目總投資金額約1300萬美元。

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經商處的消息顯示,“今年以來,土耳其政府貿易救濟領域對中國出口產品動作明顯增多。其中,對原產自中國的混凝土泵和混凝土泵車、光伏組件和絎縫面料新立3起反傾銷調查,對我焊絲焊條、季戊四醇、輪胎等發起3起反傾銷期終複審調查,並對我甲酸鈉、空調水冷系統、無框玻璃鏡、鋼絲繩和傳送帶及相關部件等5種產品做出征稅或維持征稅的反傾銷終裁決定。”

地下天然氣儲庫項目進度受阻

“我們在政變當晚,立刻在項目現場召開緊急會議。而且那天晚上還有兩個員工正好從伊斯坦布爾機場回國,一時失聯,大家都非常緊張。在之後的幾天里,我們加強了項目現場的安保”。說起7月15日發生政變那晚的情景,從中國天辰工程公司在土耳其負責安全生產和安保的劉英傑的語氣中,依然可以聽出些許緊張和不安。

中國天辰工程公司鹽湖地下天然氣儲庫項目執行經理隋明新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政變後,我們的項目進度受到影響,因為重要的決策會議不得不推遲,貨物進不了,人員方面的計劃也被推遲。員工情緒不穩定,擔心安全。”在隋明新看來,目前項目推進的最大困難就是貨物不能及時到場,耽誤了安裝進度,有可能造成合同工期不能按時完成。

隋明新表示,目前公司對土耳其的發展策略基本沒變,但是對安全問題的顧慮還是很多,必須密切關註土耳其政府各方面的政策變化。同時他認為,“由於埃爾多安政府與美國、歐盟和俄羅斯的離間或交惡,這一事件對中國可能反倒是中土經貿關系發展的機遇。”

至於公司在土耳其開建的三大項目,天辰公司土耳其分公司商務經理李皓對本報記者表示,“除了合同金額逾5億美元,已經開工5年,2020年合同期滿的鹽湖地下天然氣儲庫項目之外,還有2014年開工,合同金額逾11億美元,年產250萬噸天然堿、也是全球在建產能最大的天然堿裝置及明年即將正式投產的ETI天然堿及自備電站擴建項目。”

中企員工很焦慮

近來,多變的土耳其局勢直接導致在土耳其的中資企業員工缺乏穩定和安全感。“在日常生活方面,因為公司不在伊斯坦布爾市中心,直接的安全影響等沒有,但是心理上的擔憂和不安還是非常明顯,”孫政表示。據他介紹,員工方面情況穩定,廠里50%以上的員工都支持現任政府和埃爾多安,不過,對生活在伊斯坦布爾親朋好友的安全等還是相當焦慮及關切的。

“我們辦公室和駐地位於安卡拉西城,附近也有軍隊基地、空軍訓練基地和一些政府機關。政變發生當天,軍機飛行和轟炸的聲音聽得都非常清楚,肯定是有一點害怕的。這一年土耳其兩大主要城市恐怖襲擊事件多次發生以後,自己現在出門也十分謹慎,盡量減少出門和乘坐公共交通的次數,給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李皓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另外,土耳其經濟近些年一直不景氣,這次政變肯定對經濟雪上加霜,我們所在的工程行業受到很嚴重的沖擊,未來的形勢很難講。以前都覺得土耳其有很好的發展前途,現在心里有太多不確定了。”

事實上,近些年中國和土耳其之間的經貿來往情況良好,在“一帶一路”政策的推進中,土耳其也是重要一站。此前在上海參加二十國集團峰會貿易部長會議的土耳其經濟部長澤貝克吉對媒體表示,有關埃迪爾內-卡爾斯和伊茲密爾-安塔利亞的高鐵項目已與中國方面進行了洽談和磋商。

土耳其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土耳其外國直接投資(FDI)在 2015 年達到 165 億美元,同比增長32%。制造業在去年成為土耳其外資比例最高的行業,其次是金融服務和交通運輸部業。西班牙在去年成為土耳其FDI的最大來源國,美國和盧森堡緊隨其後,中國排在德國之前,位居第九。

政變 之後 土耳 耳其 其的 中資 企業 還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62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