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晨昏共騎,雜牌軍變默契車隊

2014-06-09  TCW
 

「所有車友,終於排成一路整齊的隊伍了,畫面真是美!」巨大國際行銷副理李書耕讚嘆。透過無線電對講機,補給車上的隨行工作人員,響起一陣歡呼。原來,經過連日來晨昏共騎、彼此打氣,這支臨時成軍的自行車隊,在日曬雨淋淬煉下,騎出了團隊的共同默契。

任何人能力再高,都要靠團隊支援

許欽豪問:老闆不一定喜歡有主見的員工,我應該堅持自己想法做自己,還是順從上司?

劉金標答:我最怕遇到的員工,是叫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太聽話、沒有自己的想法。但這問題不能一刀切,話講回來,有創意的員工我會欣賞,但不會肯定他,因為,沒有一件事不是靠團隊完成的,任何人能力再高,都要靠團隊支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和看法,但一個事業,除有策略,也要有團隊組織,若每天比你厲害還是我有想法,組織根本動不了。所以,形成策略之前要先求共識,這要靠長期的默契培養。當然,跟團隊有時必須勉強自己,剛休息時我喝了咖啡,出發才騎十分鐘就想找廁所,但想到大隊人馬跟在後面,只好忍住,所以剛一到飯店,我就馬上直奔洗手間(大笑)。

第十二天》終點前,又一場雷陣雨

通過汐止火車站,離環島此行終點,也是出發點的國父紀念館,不到十五公里,一場午後雷陣雨急下,豆大的雨滴讓人睜不開雙眼,車隊被迫躲到路邊屋簷下,大夥穿起雨衣才繼續上路。

問標哥,二度挑戰環島成功就在眼前,卻又遭遇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心情如何?「我覺得很好玩。」他促狹的回答。

許欽豪問:人生到了您這個階段,最快樂的是什麼?

劉金標答:我認為最快樂,是選對了自行車這一行。說句玩笑話,如果當時選做漢堡,可能越吃肚子越大,今天可能沒有這樣的健康。

自行車本來是差不多要被淘汰的行業,早年去美國開拓市場,宴會上我伸手跟一個日本人握手,他不願跟我握手,因為台灣那時做的都是垃圾產品,產品怎樣,人格就是那樣,就像電影《致命的吸引力》裡頭提到的,MIT形象有多麼糟糕。

但經過四十年努力,當初向前總統李登輝建議政府做自行車道,現在花東自行車道已經建設得很不錯,自行車也進入時尚和運動生活,現在台灣更是全球自行車趨勢的發源地。在人們心中,騎車也不再停留在上坡、逆風踩不動,動不動落鏈,很無奈的刻板印象。

我覺得我很幸福,特別是七年前第一次環島回來,重新發現自我,原本認為自己老了,老人家有的毛病也有,這些都被否定掉了。從這個基礎上發展出來,變成願意學習新事物,因此釋放對產品和經營的熱情;也因為不斷學習,持續發現新的可能,包括自我體能的訓練和要求。很多人騎車騎一段時間就不騎了,只有我年紀這麼大還一直在騎,才變成今天這樣;如果中斷的話,就和一般老人沒有兩樣。

所以我一直說:「我沒有老過。」講起來不管從文法和邏輯上,都是不通的,你已經八十歲了,怎會沒老過?但確實,因為持續不斷學習,所以我的心態沒有老過。這樣不知老的感覺,很有趣。

總之,騎車帶來的好處,不只找回健康,包括很多年輕車友叫我「標哥」,大家琅琅上口很自然。老翁愛玩、好玩,說因此和年輕人沒有距離是騙人的,但距離至少縮短了很多。

這迴環島的路上,有很多不認識的人,沿途替我加油,是我做夢都沒想過的事。有人說因為你做自行車,環島是做行銷多賣幾台車,那也太小看我們公司年輕人的能力,我們捷安特大可不必老翁出來賣車。我只是釋放熱情,一切不是為自己,也不是為公司。

實際上,你走過的路就是你個人的品牌,我們一路走來都不是只為私利在做事,無私才是熱情真正的基因。我要當自行車新文化的傳教士,傳教士沒有熱情無法傳教,熱情是會擴散的,很多人看我這樣做很有意義。所以,桂盟總裁吳能明和我相約七年後,他八十歲、我八十七歲時,一起騎環島;今年十月,我還要去日本的島波海道騎,當地政府看我們在台灣很成功,請我們幫忙他們推廣自行車風氣,如今當地已是日本最負盛名的自行車聖地,愛媛縣中村知事來台灣看我,公開致詞時,還說我是他台灣的父親。

一個夢想,啟動另一個夢想,人生的過程,就像騎自行車上峰頂,每上一層,看到的風景又不一樣,沒有盡頭。

 
晨昏 共騎 雜牌軍 雜牌 默契 車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0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