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華電信新董事長除夕前上任 蔡力行:我們能做得比預估更好(046-047)

2014-02-10  TWM
 
 

 

撰文‧顏雅娟、何佩珊

4G是一場新的戰爭,中華電信無疑是這場戰役中的一大要角,能否維持既有優勢、再上層樓,要看的是他——中華電信新任董事長蔡力行。

二○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農曆年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卻是蔡力行到中華電信上班的第一天。台北難得露出夏日般的豔陽,但蔡力行沒有空閒停下腳步享受這一刻,在4G的新世代戰役,他選擇披掛上陣,而首日的工作,蔡力行不只要面對員工,還要親上第一線面對投資人、召開法說會。

這些工作,蔡力行再熟悉不過,五年前,當他還是台積電總執行長時,就扮演稱職的角色。五年後的今天,蔡力行以中華電信董事長的新身份又回到大眾面前,外界關注的是,他將如何在這時刻安內攘外,帶領中華電信打贏4G戰役?

先安內

上工首日 展現柔軟身段早上九點不到,蜂擁而至的媒體,擠滿在中華電信的大會議室,蔡力行整裝待發,與即將卸任的董事長李炎松,及中華電信總經理石木標有志一同,刻意地打了印有中華電信標誌的紅色領帶,表達團結的意圖已溢於言表。

接下印信的那刻,蔡力行感性地對著員工喊話:「我與中華電信的員工是一家人、是一個團隊,希望中華電員工能夠幫助我,在良好基礎下,一起往前走。」蔡力行會有這番致辭,其實並不意外,畢竟就在一個多月前,行政院甫拍板蔡力行的人事命令時,後續引發的軒然大波,還猶在眼前。當時,中華電信內部員工一講到蔡力行,便忍不住搖頭,「過去,他(蔡力行)就以鐵血管理著稱,現在員工最害怕的,當然就是中華電一直強調『幸福企業』的文化會有一八○度的轉變。」對於中華電信的員工來說,蔡力行是空降董事長,打從○八年中華電信前任董事長呂學錦之後,中華電信的董事長、總經理幾乎都是老中華電信人,即便是中華電信民營化之後,也僅有毛治國、賀陳旦,非出身於中華電信基層。

這次交通部長葉匡時找來蔡力行,引發中華電信內部員工不滿,自然不令人意外。為了表達反彈聲浪,中華電信工會甚至在一月八日發動遊行,走上街頭抗議,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氣憤地說:「空降(董事長)把陞遷空間都擠壓了,內部員工(的陞遷)就像一灘死水啊!」工會還一度揚言要包圍董事會,阻撓通過蔡力行人事案,甚至打算干擾交接典禮,就為了讓「新老闆」蔡力行難堪。

這些內部強烈反彈的聲音,蔡力行當然瞭解,也明白其嚴重性,畢竟,領導者的位置要坐得穩,安內是少不了的第一課。這個鐵律,蔡力行始終放在心裡,因為○九年金融海嘯後的台積電裁員潮,那個悲痛決定正是蔡力行做的,事後爆發的員工抗議,更成了壓倒蔡力行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他丟了台積電總執行長的位置。

這次,蔡力行絕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為了消弭員工對他空降的反彈,蔡力行還沒上任就想盡辦法放低姿態,展現前所未見的柔軟身段,在董事會前一週就主動致電工會代表朱傳炳,不僅開出至少五年不裁員的大支票,還承諾不減薪,就連員工最在乎的「最後一哩」議題,也對外釋出絕不主張切割。

在二十九日上任之前,蔡力行還事先到中華電總公司逐一拜會法務部、規劃部等數位執行副總,為的就是瞭解內部的營運狀況,也向這些高層喊話:「我們絕對有信心做得比財測預估更好!」法說會當天,下午兩點不到,蔡力行比預定時間早到現場,展現遊刃有餘的一面。雖然蔡力行自詡是中華電信「新兵」,但過去一個多月來,他可是做足功課,詳讀中華電信的財務資料,對營運狀況、目前市場的競爭態勢,都花了心思研究。即使面對資深員工、也是小股東的質疑,他也面帶微笑,沉穩地迴避可能的衝突。

後攘外

走向國際 再領大象跳舞?

整場四十分鐘的法說會,蔡力行的發言不過一分半鐘,他將舞台讓給更瞭解營運狀況的石木標,與中華電信執行副總兼財務長葉疏,就像蔡力行會議一開頭所說:「這是我上工第一天,話不多講,把舞台交給石總經理。」蔡力行並非沒有準備,路還長的很,往後他有更多的機會展現,就如同外界對他的期許,「十年前,新加坡電信比中華電信小的多;十年後新加坡電信走出新加坡,市值已經與中華電信不相上下,甚至超越,有蔡力行的中華電信,一定能更有競爭力。」一名電信業的總經理說。

結束交接典禮與法說會,即使隔天是除夕夜,蔡力行仍一早到公司,行程排得緊鑼密鼓,從行動通信、數據通信、國際電信、企業客戶到北區電信等分公司,他巡訪的腳步沒有停歇,逐一向留守的員工發紅包,就為了取得員工信任。

但也有人不看好,「中華電信的文化,不是一時半刻就改得了,蔡力行能有多大能耐,還有的瞧。」業內人士的評語,再直接不過。

確實,中華電信是一家員工人數超過兩萬人的公司,改革豈在一朝一夕。但蔡力行也不是省油的燈,過去,他讓台積電成功上演「大象跳舞」的一幕,迄今台積電員工還銘記在心,甚至在蔡力行離職的最後一天,製作紀念影片。

如今大象換成了中華電信,蔡力行能否再攀生涯顛峰,就看他怎麼帶領中華電信打贏4G戰役,再下5G。

蔡力行

出生:1951年

現職:中華電信第六任董事長經歷:台積電太陽能及固態照明董事長、台積電總經理暨總執行長、台灣半導體協會理事長學歷:美國康乃爾大學材料科學工程博士

 
中華 電信 董事長 董事 除夕 上任 力行 我們 能做 做得 得比 預估 更好 046 04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098

歐晉德辭董座 馬政府急出手 高鐵國有化 真能解救財務黑洞?(046)

2014-03-17   TWM
 
 

 

隨著歐晉德請辭董事長,政府啟動國有化高鐵的第一步。專家認為,必須節流,並活化土地資產,才能創造更多收益。

撰文‧周岐原

三月五日深夜十一點,高鐵公告董事長歐晉德辭去董座一職,這樁突如其來的人事異動,宣告馬政府正式出招,準備將高鐵國有化。

當前高鐵挑戰有二,首先是財務問題,其次則是遲遲未見進展的車站周邊土地開發問題。財務問題部分,以二○一三年上半年財報,高鐵累積虧仍高達五三四億元;其次,發行六年、本於○九年陸續屆滿的特別股,總金額約四○○億元,經延展十三個月,迄今高鐵公司仍未贖回。這些到期逾三年的特別股,積欠越來越多股息,成為高鐵一大負擔。

依目前所知的交通部計畫,除了由原期交所董事長范志強接任高鐵董座,另擬將高鐵的特許營運期延長,而為求公平,交通部也計畫提高官股比率,以使特許營運期延長的利益能夠全民共享,而非獨厚高鐵股東。「假設現在就確認延長特許年限,可以想見,高鐵股價勢必會飆漲好幾倍。那形同讓原始股東獲利,不符合公平正義原則。」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召委蔡其昌說。

延長特許營運期為何能讓高鐵轉危為安,說穿了,還是在於折舊。目前高鐵的折舊攤提是採「運量百分比法」,其計算方式,是以「估計在剩下的特許營運期當中會有多少運量」為分母,至於分子,基本上則是「當期實際運量」。在此之下,分母越大,每次所要攤提的金額越少;分母要如何變大呢?把特許期拉長,估計運量自然也就變大了。

這一招若能上路,當然能讓高鐵財報立刻美化,但別忘了,○九年高鐵就曾在折舊方式上做調整,如果交通部這一回國有化的想法,只是「延長特許期的必要公平配套」,恐無助於高鐵真正轉骨。

逢甲大學運輸科技與管理學系副教授李克聰指出,高鐵收歸國有作法正確,但更重要的還是要透過開發高鐵沿線的土地,才能開源。「土地開發是(高鐵建設)重要的一環,政府責無旁貸。」他說。

高鐵前董事長殷琪曾公開表示,對於高鐵「僅僅侷限在一個交通運具的角色中求取生存之道」感到遺憾;的確,如果政府不從更高層的國土改造角度思考高鐵土地開發之道,只是在最簡單的折舊問題上尋求短期解套,高鐵的後路,恐怕仍難自此一路暢通。

 
歐晉 晉德 德辭 辭董 董座 馬政府 出手 高鐵 國有化 國有 真能 解救 財務 黑洞 04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031

《餿油風暴1》稽查無方 只能靠不識字老農舉發 三管齊下 讓台灣不再「與豬爭食」(042-046)

2014-09-22  TCW
 
 

 

餿水油案情越演越烈,更荒謬的是,若非老農自行蒐證舉發,本案恐不了了之。除了痛罵政府無能、廠商無良,必須由稽查人力、廢油回收、毒油檢驗三管齊下,才能保護餐桌上的食品安全。

撰文‧何欣潔、鄭閔聲、賴若函餿水油案情如滾雪球般越演越烈,中央、地方都必須負責,長期未修改的油品檢驗方法,也是幫兇。這次事件爆發,外界普遍質疑屏東縣政府執法不力,才讓大量問題餿水油流入市面,但面對遍地開花的食安問題,整個政府從上到下,都有徹底改革的必要。

強化稽查人力〉

地方增設預算、前線人員

媒體報導揭穿餿水油醜聞的英雄,是一名「不識字老農夫」,他在二○一一年至一二年間,與另外兩名農民前後五次向屏東縣環保局檢舉,指主嫌郭烈成的地下工廠廢油汙染環境,但只看到環保局來過一次,由於多次檢舉無效,他遂自掏腰包買器材蒐證,去年十一月向台中市警方報案,警方蒐證後將全案報請屏東地檢署指揮偵辦,經半年多追查,終於破獲,逮到郭烈成、強冠公司及上下游業者,也讓屏東縣長曹啟鴻鞠躬道歉,五位局長下台負責。

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說明接獲檢舉處理情況,他表示,一○年十月,衛生局接獲檢舉,但郭烈成對稽查人員宣稱,他將收集的下腳料(剩餘肉品)煮炸成油脂後,供應高雄順德企業行做飼料或肥皂原料。衛生局函請當時高雄縣衛生局協助調查,高縣府於該年十二月函覆指出,油脂確實為化工及飼料用。

一一年一月至一三年七月,屏東縣衛生局又六度接獲檢舉,其中一一年三月稽查時,郭烈成有出面解釋工廠並未運作,只是儲存廢油,稽查員最後僅以廠外水溝有殘留動物油脂,開出一千兩百元罰鍰處分;之後五度稽查,工廠皆大門深鎖,只能在周圍水溝採樣,僅再開罰一次三千六百元。

屏東縣政府說辭與老農的爆料兜不攏,但顯然縣府在接獲檢舉時雖有出動,卻未盡力稽查。對此,鍾佳濱喊冤說,因衛生、環保單位查廠時未掌握明確違法事證,加上第一線稽查人員不具司法搜索權,才無功而返。

「這種食安稽查工作,宛如空手搏惡龍!」屏東縣衛生局食品安全科科長李佳芳感嘆,第一線人員手無寸鐵,常受廠商威脅,人力又吃緊,縱然有心替眾人揪出惡質廠商,也常心有餘而力不足。事實上,各級食安稽查人員發出這樣的心聲,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外界次次提出批判均宛如「跳針」,從未被徹底檢討改善。

早在一○年,監察院提出的《各縣市政府衛生局之預算與人力不足》報告就指出,各縣市政府衛生局編列之食品衛生業務經費偏低,僅為國際人口相當城市的八分之一,根本難以執行例行食品安全把關工作。

以一三年為例,各縣市食品衛生預算合計為十億三千餘萬元,折算下來,每名台灣人僅分配到五.七八元,被監察院評為「捉襟見肘」,根本無法應付層出不窮的食安事件。

向彰化學習,借調搜索權至於第一線稽查人員,國家給予的人力支援也少得可憐。根據衛福部食藥署的專案調查,一一年各縣市的食品衛生專責人力,全台僅有二一九人,歷經多次食安風暴後,一三年勉強增設為二四○人,人力依舊單薄,根本無法應付黑心廠商、落實稽查工作。

除了人員、預算不足,屏東縣政府再三喊冤的「稽查員不具司法搜索權」,也是老調重談。在去年的混油風暴,就有資深稽查員指出,如大統長基公司董事長高振利這類黑心食品廠商,對付稽查都很有一套,對稽查員動輒大聲斥罵,找民代關說、拒絕交出關鍵證據。但彰化縣政府衛生局並未氣餒,主動與檢察官合作,才連手破獲混油案。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表示,自從大統事件以來,「彰化衛生局一直與檢察官保持熱線,隨時交換情報,養成很好的默契,幾乎不會再發生稽查員被拒絕查廠、不得其門而入的問題。」由此可見,欲擺脫第一線稽查無力的困境,除了各級政府必須增列預算、加派人力之外,地方政府須改進消極心態,除各局處應加強聯繫、定期會報,也應效法彰化作法,在廠商拒不配合時,適度借重檢察官的搜索權限,才不致淪落到讓老農自行蒐證舉發,落入公權力失靈的窘境。

管制廢油流向〉

指定加工處理廠,如實登錄雖然屏東縣政府無法卸責,但長期怠惰的中央政府,同樣難辭其咎。除了未善盡把關職責的衛福部,本應掌握廢油流向的環保署,竟一問三不知。

然而,早在○八至○九年間,環保署便委託中興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廢食用油回收、PVC管制及一般廢棄物清除處理成本估算專案工作計畫》,研究清楚指出,根據現勘訪查與精密計算,台灣廢食用油產生量約八萬八千公噸,回收量約五萬八千公噸左右,但仍有許多未經申報的廢食用油,被轉賣給私人業者收購。

這份研究並警告:「廢食用油以往之回收管道,多由私人回收業者清運回收,並經簡單前處理後,即轉售予相關業者回收再製或再利用,因其仍具經濟價值,不被視為廢棄物,亦無相關法令規定,故其回收業者多不具清除機構資格,相關環境衛生情形及後續再利用流向亦無法掌握,是否因再製成回收油經攤販、夜市等途徑重複使用。」五年前的研究仿如預言,環保署卻置若罔聞,終於釀成大禍。根據環保署事發後的清查與統計,五年來的廢食用油量維持在六.七萬至八.八萬噸之間,官方有把握的回收數字,卻始終在六千八百至三.七萬噸左右,超過半數流向不明,今年上半年甚至有一萬一千餘噸銷往國外。而這些均是大型連鎖速食店與食品製造業的申報數字,還不包括餐飲住宿與小吃攤販業者數量,估計實際數字更為驚人,環保署迄今卻無法全數掌握。

擬配套,重啟生質柴油計畫此外,已推動六年的「生質柴油計畫」五月喊卡,更可能間接使得國內的廢油大量流入黑心工廠。

經濟部表示,生質柴油政策喊停,是因為有許多加油站反映,生質柴油會導致油槽的油泥累積、車輛濾網堵塞和熄火。台北科技大學化學工程與生物科技系教授陳奕宏質疑,政府僅因少數加油站反映便貿然停辦,「反而讓廢食用油流入不該使用的地方。」何況,同樣推行生質柴油的歐美日韓等國未見此問題發生,據他了解,台塑和中油直營加油站也都沒有發生類似問題,推測可能是某些加盟店的油槽儲存環境不良所導致。

「台灣的油槽多在地下,環境好壞差很多!」陳奕宏認為,當年經濟部在推動生質柴油作為燃料時,應該做好配套措施,仿效國外對於加油站的油槽環境、防治淤積方法做好規範,或許可以降低沉積物的問題。

他指出,經濟部能源局推行生質柴油政策,柴油配方改了三次,其中也牽涉到柴油含硫量的降低,因此是否因生質柴油導致油槽、油管阻塞等問題,仍需要時間釐清,但在這段時間內,無處可去的廢食用油將到處流竄。

無論如何,已經怠惰五年的環保署,應盡速著手制定辦法,仿效日本建立「廢油處理制度」,不但在每個環節詳細登載、記錄廢油流向,並規定廠商僅能將廢食用油運至指定的加工處理廠,且要如實登錄,違者便處以吊銷營業執照的重罰,才能遏止歪風。

前述研究也建議,應研發廢食用油的多元用途,飼料添加物、肥皂與機械加工用油,都是可行的方向。環保署實應積極作為,提高誘因,以鼓勵合法業者。

嚴格檢驗油品〉

定期檢討,加驗可疑物質末端的檢驗工作,也是一大漏洞。目前衛福部公告的油品檢驗項目,包括重金屬、黃麴毒素、酸價、苯駢芘與總極性化合物,這幾項不但與餿水油關係不大,廠商只要改變製程即可騙過檢驗儀器,專家也指出,餿水油中驗出苯駢芘的機率不高,總極性化合物也可以鹼化、物理性精製等方式來加以去除。簡言之,以現行衛福部的檢驗項目,很難檢驗出餿水油。

但早在一九八五年,知名媒體人楊憲宏便揭露,台灣已有餿水油流入市面,亂象若不能遏止,未來的台灣人將「與豬爭食」,如今不幸言中。

楊憲宏質疑,衛福部僅對一般油脂產生的有害物質進行檢驗,「就好像病人說他想檢查心臟病(餿水油),衛福部卻只幫他量身高體重(一般油品檢驗),就宣布他很安全,這樣對嗎?」綜合資深稽查人員與檢驗單位建議,未來衛福部應考慮加驗丙烯醯胺(acrylamide),方可大幅增加檢驗出餿水油的機率;專家分析,工業用豬油有屍體肌肉或內臟未去除乾淨的疑慮,讓微生物滋生,可能在加熱提煉油過程中,促進丙烯醯胺的生成。

此外,如果在豬油中出現雞、牛、魚等其他動物的油脂反應,也表示摻進了非法回收油,衛福部應盡速建立油脂資料庫,以利比對。檢驗項目也該定期檢討,以防黑心商家規避檢驗的技術推陳出新。對此,衛福部低調表示,會考慮納入研議。

沒人扛責任,食安永無寧日除了加強油品檢驗,醫師出身的立委蘇清泉,也向行政院長江宜樺提出建言,政府應比照「消防技師」制度,讓「食品技師」發揮應有功能,「全台目前有一千多名食品技師,權責與角色定位都不夠清楚,若能讓他們專責追查食品源頭,並簽名負責,由他們把關,可改善食安問題。」台灣在一年內接連爆發大統混油案與餿水油事件,消基會祕書長雷立芬痛批,行政院團隊自衛福部、環保署到海關都表現得荒腔走板,沒有擔當,中央政府各部會、地方政府各局處之間的橫向聯繫,也都大有問題。

她點名,衛福部長邱文達應下台負責,如果江宜樺認為邱文達須留任善後,「最高行政長官江宜樺就應下台負責。」否則台灣的食安風暴接二連三,消費者永遠沒有一口安心的食物可吃。

地方食安稽查

「缺人又缺錢」

各縣市衛生局人力從2011年全台219人,增至2013年的240人

缺人

稽查員1人把關 國人9.5萬人

缺錢

各縣市衛生局2013年

食品衛生預算10.3億元

5.78元/人

資料來源:監察院

近三年,颳起六次食安風暴

2011/5

塑化劑事件

以非法塑化劑取代棕櫚油製成起雲劑,以降低成本,波及飲料、糕點、麵包,恐影響生育功能。

2013/5

毒醬油事件

《今周刊》指出,「雙鶴醬油」因使用鹽酸去快速分解原料,造成致癌物單氯丙二醇含量超標。

毒澱粉事件

在粉圓、豆花、肉圓等澱粉類食品添加順丁烯二酸,經動物試驗證明對細胞有害。

2013/10

大統混油事件

以廉價棉籽油與葵花油冒充特級橄欖油,並添加銅葉綠素,恐造成人體肝腎負擔。

2014/4

肉品保水劑事件

在肉品中填充保水劑增加肉品重量以謀取暴利,保水劑中的磷酸鹽等物質,恐造成腎功能不全。

2014/9

餿水油事件

加工處理廢食用油、工業用油後,充當食用豬油販賣,內含過量鉛、苯芘恐傷害神經發展並致癌。

製表:張佳婷

餿油 風暴 稽查 無方 只能 靠不 識字 老農 舉發 三管 齊下 讓臺 臺灣 不再 與豬 爭食 042 04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46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