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Big Spender:煉光術師 光影窩居

1 : GS(14)@2014-09-07 12:22:05

甫踏入關永權的家,迎面是一張12人玫瑰木紋餐桌,餐桌上放上一列鮮花送香。鮮花上是一盞意大利Barovier& Toso吊燈,背後是一個度身定做、隱隱發光的酒櫃。四面牆壁掛上草間彌生、畢加索、馬蒂斯等畫作,不一定是那些千萬億元可望而不可即的作品,卻是藝術家的滄海遺珠,更見眼光和品味。心不期然想:「坐在這裏用餐肯定是一種窩心享受。」這時,關永權見我雙眼發亮,便笑說:「你應該估到我是住家男。」關永權是香港首屈一指的燈光設計師,曾替不少名人如李澤楷、李兆基等家居設計燈光。他另一身份是只招呼朋友的Italian Pasta Club主席,最愛家中宴客。「所以,我花了不少心思在餐桌,甚至肯定每一個訪客一進來便被餐桌吸引。」記者:蘇朗智攝影:劉永發



關永權是照明設計公司首席顧問,曾與世界不少鼎鼎大名的建築和室內設計師合作。1973年香港理工學院畢業,主修工業和空間設計,關永權本想當家具設計師,卻盲打誤撞入行,成就了另一片天空。「畢業後,有一間美國燈光設計公司聘請燈飾設計師,我以為可以設計燈具,入職後才知道那是負責設計酒店的燈光佈局、營造氣氛的工作,更發現當中樂趣。」


燈光賦予家具生命

關永權說,家居設計是一種身份,但不一定是奢華和炫耀,更重要的是恰如其份,而燈光則賦予家具生命。「光與影營造出氣氛。」不是要故弄玄虛。以往家住山頂,是一座殖民地色彩的建築,所以,昔日的家居設計偏向簡約,放上古董擺設以帶出classy的氣派。現在家住東半山複式單位,設計則變得現代摩登,低調中見奢華。「有錢不一定有品味,我曾經看過不少有錢人家居,那品味俗不可耐;當然,我不能告訴你是誰啦!」關永權哈哈笑說。酒櫃間隔開了飯廳和客廳。客廳的陳設又是另一種風格。意大利淨灰色布藝梳化,梳化後是一個不規則的展示櫃,櫃裏則放滿各式陶瓷器具,或茶壺或瓷碟,有新有舊,不中不西;焦點卻落在櫃旁兩座「芭蕾舞者」的雕塑,那是Richard MacDonald的作品。客廳沒有水晶吊燈。一扇落地大玻璃讓陽光灑個滿室,更見柔和舒適。只是好戲還在後頭。關上窗簾,按上燈掣,歡迎來到關永權的光與影的世界……



■飯廳設有不同的光源,天花射燈是工作燈,直接提供照明;牆壁的畫作則用上重點照明,加強了聚焦的效果;而酒櫃的是環境光,營造出氣氛,精采之處是燈光的組合照出不同層次和色彩。

「空間的氣氛和感覺隨燈光而變,它賦予空間不同的生命力,從而淨化身心。」

讓我們從頭踏入關家,今次的視線放在燈光設計上。玫瑰木紋餐桌也放上蠟燭,燭光照出一旁鮮花嬌艷,也是一種情調。鮮花上是一盞意大利吊燈,但關永權卻說:吊燈的作用可不是純粹提供照明,更大的目的是塑造飯廳一個摩登現代的感覺。「人們常常有個誤解,以為燈光的作用就是照明;其實,燈光的更大作用是營造氣氛。」真正的照明實是來自天花板上的射燈,四面牆壁的畫作旁的亦以射燈照着,讓人目光不期然停留在作品上。另外,背後那一個度身定做的酒櫃加入了燈光,隱隱發亮。「不同的光源也能塑造出不同的層次和色彩。」關永權補充說。來到客廳,這裏用上更多環境光,將燈射上天花板作反射,令燈光變得柔和,也可增加視覺上的空間感。客廳沒有水晶吊燈。人們最常見的謬誤是總愛在客廳中間放上閃令令水晶吊燈,以為這樣便可造出高貴氣派的感覺,「但問題是香港的樓底往往不太高,吊燈令人感覺累贅;而直接的燈光也使人看得不太舒服。」另外,客廳亦沒有放上座地燈或壁燈,「我信奉less is more,用最少的燈具,造出最豐富的光源。」沒有矛盾的,簡單亦可做出層次和深度,更視乎當中的配搭。「只要謹記一點,當你加入一個光源,但光源沒有帶來任何效果的,那便是多餘的。」


「燈光反映屋主的情緒,讓人們盡情發放情感。」

除了光,我們更應懂得欣賞暗。沒有光的地方,就會產生陰影,而陰影正好帶出光物件的立體感。「作為一個燈光設計師,陰影是更重要的設計元素。」接着便能帶出情感,當中,也關乎色溫。「黃色的燈光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白色的則多一份冷艷,或多或少能反應屋主的性格呢。」


登堂入室 光之旅程

■頂燈可突出藝術品的花紋和圖案,背燈則照出立體感。

■將燈光照上天花板作反射,不單營造出氣氛,也帶來視覺上的空間感。



■牆上的畫作則用上重點照明,加強了聚焦的效果。

■平平無奇的書架加入燈光,變得型格。



■工作間設於樓梯旁,善用自然光營造開揚輕鬆的氣氛。

■意大利吊燈可不是提供照明之作,更大的作用是使飯廳多一份氣派。

■全屋唯一一盞座地燈放在睡房內,為房間燈光帶來多一點變化。


山頂舊居

■山頂的舊居,本身是一座殖民地色彩的建築(室外),關永權便用上簡約的燈光效果,光與影、不同的色調塑造出屋主的個性。



最愛一角自然光好舒服

偌大的居所,總有一個屋主最愛流連的私人角落。關永權的favourite corner是客廳窗旁一張大得足以讓人躺下的梳化,不論看書、聽歌還是靜靜的發呆都好;特意設在窗邊,一扇落地大玻璃讓陽光灑個滿室,更見柔和舒適,看書看得累時,抬頭一看便見藍天很舒泰。



燭光晚餐人面紅潤漂亮

關永權也是餐廳老闆,他為旗下店子設計燈光,最討厭昏昏暗暗的用餐環境,強調用餐時最少知道放甚麼入口;當然,太亮也大殺風景欠缺情調。惟有出最老套又最管用的方法:燭光晚餐。真的,關永權說燭光的色溫偏黃偏暖,使人看起來臉色更紅潤更加漂亮,不論男女都受惠於燭光而顯得迷人。


作品呈現光與暗協調



東京 文華東方酒店

這酒店的燈光設計是less is more的最佳示範。不少人有個誤解,以為多一點燈光便可設計出豐富的光影效果,恰恰相反,太多燈光有時反而令物件變得平面,所以關永權常說,不會有任何多餘的燈光。



香港 半島酒店嘉麟樓

光與暗相輔相成,陰影更能突出光的變化,也能營造格調,但餐廳是用餐的地方,光暗度至少讓人能閱讀菜牌和看到吃的是甚麼,關永權笑說:「色香味俱全嘛!」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40904/18854553
Big Spender 煉光 光術 術師 光影 窩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41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