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未停歇的战争:杜鹃、竺稼北京谈判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1/zNMDAwMDE5OTkzNQ.html

随着“9·28”临时股东大会投票结果的公布,国美电器(0493.HK)控制权之争的第一只靴子已经落地,股权层面的不确定性已经消除,而董事会层面的争夺仍在继续。而这将取决于大股东黄光裕家族与二股东贝恩的进一步谈判。

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9月29日,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与国美电器大股东黄光裕家族的“当家人”杜鹃,在北京进行了见面会谈。国美电器大股东一方的新闻发言人向本报记者证实称,“大股东一方与贝恩的及时沟通确实存在,而且一直都在沟通”。

该人士称,此前一晚,在国美电器临时股东大会结果公布的当晚,竺稼就已经飞抵北京。当时,国美电器董事会主席陈晓与众多支持者,仍在香港为现有董事会能够保持稳定,举行了庆功酒会。

陈晓,是否出席了29日的国美电器两大股东的见面会?本报记者截至发稿时间尚未得到相关方面的确认。但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28日晚,在投票结果公布后不久,陈晓亦直接向杜鹃表达了继续谈判的愿望。

在国美电器董事会失去了“增发20%新股”的一般授权后,形势正发生着微妙转变。国美电器大股东黄光裕家族一方的公司利益诉求,已经转变为“在董事会增加合理数量的代理人”。该诉求能否实现,贝恩资本的态度至关重要。

而大股东黄光裕家族,可以继续留在谈判桌上的筹码是,其有权将372家国美电器非上市门店从上市公司中剥离出去。对于2至3年内便需寻求退出的贝恩来说,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和谈有基础

贝恩资本与国美电器大股东黄光裕家族一方的接触,已经有一月之久。

8月28日下午2时,黄光裕家族一方授权的资本市场委托人,在韩国三星投资银行总裁Paul Chong的安排下,于香港文化酒店和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会面。

其 间,竺稼希望该委托人向黄光裕家族传达“五项共识”。具体内容包括:贝恩资本不是本次争斗的参与者,本次争斗与贝恩无关;双方应在没有媒体聚光灯炒作的情 况下友好协商解决;请Shinning Crown就麦肯锡公司做的国美电器未来5年发展计划进行补充,提出更好的发展设想;贝恩不同意在现今的情况下再次增发股票,这样对公司及全体股东都不 利;贝恩同意黄家重新再任命两名董事进董事会,黄家要同意贝恩保持三名董事。

本着“五项共识”的原则立场,贝恩资本开始在国美电器董事会中发挥影响作用。29日,国美电器例行董事会,当时,黄光裕家族一方并不希望讨论增发相关问题。会后,竺稼向国美电器大股东一方授权的资本市场委托人确认,该次会议并未谈起增发问题。

此后不久,黄光裕家族的资本市场负责人黄秀虹与竺稼在深圳见面。双方按照贝恩一方提出的5项进行了数小时的磋商。不过,就陈晓的去留问题,双方未能达成一致。黄光裕家族坚持要求陈晓立即离任,而贝恩方面则主张分阶段实施这一计划。

不 过,双方仍对此前的“5项共识”进行了细化。具体内容包括:双方要想解决问题达成和解,必须是在没有媒体聚光灯的情况下进行,取消9月28日的特别股东大 会投票对双方的利益都有利,这样双方才可以在近期内尽快达成和解协议;贝恩同意黄家更换两名新董事,理由是从前的董事会黄家安排的董事有八名,贝恩占据三 席,黄家仍是多数。

在杜鹃出狱后的9月13日、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的9月25日,竺稼又两次与杜鹃见面。但最终,谈判由于黄光裕家族坚持陈晓离开而破裂。

不过,贝恩资本与黄光裕家族一定程度上,已经互相妥协。与之相印证,“9·28”投票前一日,黄光裕家族代表邹晓春对本报记者直言,“对于贝恩资本3名董事去留,希望股东自主选择,大股东不希望对其产生干扰”。

9月28日的最终投票结果显示,八项议案中,有一项获得了高达95%的投票支持率,那便是来自贝恩的竺稼出任国美电器的董事,显然,持股32.47%的黄光裕家族对此投出了赞成票。

而黄光裕家族最为忌惮的、国美电器董事会掌握的“增发20%新股”一般授权,也因获得55%的得票支持而被废止。显然,没有贝恩的支持,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虽然,杜鹃和竺稼之前的多次谈判未能阻止最终的对决,但在9·28之前,双方谈判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那就是,黄光裕家族和贝恩都支持的两项议案,必定能够通过。

重组董事会?

另外一只靴子,国美电器大股东一方期盼的“重组董事会,使得董事会体现大股东合理意志”,仍悬在空中。

虽然,黄光裕家族未能在9月28日实现重组董事会的目标,不过,根据国美电器股东大会的授权,国美电器董事会有权自主重组董事会。在9月29日的见面会上,这是竺稼与杜鹃之间最为重要的议题。

陈 晓是否会离开、何时离开、以何种方式离开,依然是其中的关键。此前的9月25日,杜鹃、黄秀虹、黄燕虹、竺稼、陈晓、郑建明等人在北京会面时,核心的议 题,便是陈晓去留以及董事会架构问题。当时,由于陈晓留任的希望与黄光裕家族要求其马上离职的诉求,无法调停,谈判最终破裂。

而“9·28”投票结果显示,由于未能得到贝恩的支持,黄光裕家族所有与重组董事会相关的议案,获得的其它股东的支持均小于10%。显然,持股10%的贝恩投出了否决的一票。

不过,这种失败,也成为黄光裕家族的一块试金石。投票结果显示,在重组董事会的7项上,黄光裕家族与陈晓为代表的董事会相比,获得的支持率相差不足4%。

按照国美电器公司章程,黄光裕家族作为国美电器单一大股东,可以再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那时,黄光裕家族只需要再获得不足2%的支持,就可以达到重组董事会的目的。9月28日投票结果公布后,黄光裕家族称,保留再次召集临时股东大会的权利。

当然,对黄光裕家族来说,在谈判桌上获得贝恩的支持,无疑是重组国美电器董事会更为便捷的途径。

杜鹃的筹码

黄光裕家族凭什么跟贝恩谈判?杜鹃知道,将非上市门店从上市公司剥离,将使得包括贝恩在内的所有股东的利益受损。

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非上市门店2009年为国美电器每年提供人民币2.335亿元的费用总额,而这些费用相当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的16.67%,极其可观。

一位前国美集团内部人士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国美电器众多分公司中,很多非上市资产都是非常优良的,大中电器、北京国美,都是国美集团业绩测评A+的资产。在国美集团零售资产中,A+资产只有5个。”

但此前,在黄光裕家族与国美电器董事会冲突最为激烈之时,国美电器非上市门店的剥离,已经迫在眉睫。

8 月30日,国美电器公告称,其于8月27日收到拥有并控制北京国美公司(非上市门店)的黄光裕家族发来的一封信函。信中表示,如果黄光裕家族8月4日提出 的五项议案在九月二十八日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上全部未获通过,将终止上市公司与非上市部分之间的管理协议,终止托管关系。

在公告中,国美电器董事会称,该托管协议的终止不但不会对上市公司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反而预计未来对上市公司会有诸多益处。

而国美电器公告未经披露的信息是,当时,国美电器董事会已经做出了“舍弃非上市门店”的决定。

知 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8月30日,以陈晓为代表的国美电器董事会向黄光裕家族发出了一封“致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函”,在该函件中的一节显示,“我司接 受贵司意见并在此同时通知贵司:我司决定将于2010年10月31日无条件终止执行(包括但不限于)总供应协议,总采购协议,2010年采购服务协 议,2010年管理协议等相关协议。贵司于2010年11月1日起自行管理非上市公司业务。”

也就是说,若黄光裕家族与贝恩不能就“非上市门店”问题达成新的一致,在一个月时间之后,国美电器将面临彻底分裂。

对此,本报记者求证了国美电器大股东一方的新闻发言人,该人士称,“目前,创始股东正在做非上市业务管理权收回的准备,包括人员、设备、购销合同,等等。不过,创始股东不希望国美出现分裂。”

深谙资本运作的贝恩董事总经理竺稼,显然了解非上市门店对国美电器股价的杠杆作用。但面对杜鹃重组董事会的要求,他亦面临艰难选择。


停歇 戰爭 杜鵑 、竺 竺稼 北京 談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95

资金入市未停歇:杠杆交易揭秘——没那么可怕

http://www.gelonghui.com/#/articleDetail/18524

作者:刘瑞、荀玉根

1. 预计 15 年两融规模将达 3 万亿。
 预 计 15 年两融规模将达 3 万亿。目前两融规模已达 2.2 万亿,市场担心两融是否还有增长空间。对两融规模有影响的主要是三项指标:①两融规模不大于券商净资本的4 倍;②券商杠杆率不高于 6 倍;③净资本不小于净资产的 40%。截止到 2014 年末,券商净资本、净资产、总资产规模分别为 6791.6 亿、9205.2 亿、40900 亿,对应杠杆率为 4.4 倍,净资本比净资产为 74%,距监管上限仍有较大差距,因此短期来看制约融资规模的主要是“两融规模不高于净资本 4 倍”这一要求。我们预计 2015 年末全行业净资本规模可达 1 万亿(预计 15 年证券公司通过再融资补充净资本 2000-3000 亿,利润留存约 1000 亿) ,两融规模理论上限约为 4 万亿,结合相关业务发展情况及杠杆率限制等指标,预计年末两融规模将达 3 万亿。

补 充资本金后券商两融瓶颈将被打破。从公司角度,截止 5 月末两融余额最高的五家券商为广发、银河、海通、申万宏源、招商;而参考 14 年末各公司年报数据,目前两融规模可能已经达到净资本 4 倍上限的公司是华泰、国信、招商、广发、光大。而这些券商在今年都有 IPO 或再融资计划,融资完成后净资本制约将暂时消除。


2. 预计场外配资规模约 1-2 万亿,监管影响可控。
我们预计目前场外配资规模约 1-2 万亿,其中银行资金是主力保守估计约 1 万亿,民间配资约 2000-3000 亿。目前来看,存在监管风险的主要是伞形信托和 P2P 配资。

伞 形信托规模预计 2000-3000 亿。伞形信托是在一个主信托账号下,通过分组交易系统(主要通过恒生 HOMS)系统设臵若干个独立的子信托,每个子信托便是一个小型结构化信托,每个子信托都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结构化信托产品,单独投资操作和清算。相较传统 结构化产品,伞形信托有两大优势:首先,是降低了融资门槛,劣后资金规模下限从 3000 万降至 300 万甚至更低;其次,伞形信托可以随时增加子产品,不用再设臵产品合同,而单一信托产品做完之后需要再次向监管部门备案、审批,速度较慢。也正因为如此,伞 形信托的风险管理难度大大加强,预计目前伞形信托规模约 2000-3000亿。

P2P 配资仍是百亿量级。P2P 配资是股民在线提出配资申请,互联网平台帮其融资扩大操作资金, 其资金来源一部分是通过网站发布一定金额的借款标, 从网络筹集资金,另一部分则是通过线下渠道获取民间资金,再出借给股民。目前 P2P 融资的配资比例一般是 1:3-1:5,起点金额最低可以到 1 万元。由于 P2P 配资运作极不规范,可能存在无法及时止损、非法集资、捐款跑路等风险,也是监管管控的方向。不过目前 P2P 配资的规模还比较小,我们预计仍是百亿量级。



3. 杠杆交易占比已在下降,资金入市未停歇。

杠杆交易占比已在下降。根据统计,目前融资交易占比为 16.9%,与年初高点 27%相比有明显下降。而且在监管层对两融和场外配资等业务的规范监管下,金融机构对两融、配资的风险管控进一步加强,担保折算率和配资比例已经有所下降,投资者风险意识增强,整体风险可控。

资金入市并未停歇。尽管监管导致杠杆交易占比下降,但资金入市并未停歇。年初至今银证转账净额+新发基金+两融余额+沪港通四项合计入市资金达 5.2 万亿, 5 月以来共计流入 2.1 万亿。在杠杆融资监管加强的背景下,资金入市节奏并未放缓。


4. 牛住梦想,守筹捡筹 。
(1)这是一次高原反应的呕吐。这是一次高原反应的呕吐。 “三根阴线改变理念” ,连续下跌后不安很正常。牛市的中期调整需要很强的政策事件改变市场预期,当下的回调只是过快上涨后的高原反应。 (2)牛市趋势并未改变。牛市趋势并未改变。这是中国梦牛市,储蓄率与投资率裂口拉大,资金汹涌澎湃。3 月来市场第二次加速上涨,资金入市平民化,杠杆占比被摊薄。政策环境未变,势不变。 (3)守筹、捡筹。守筹、捡筹。牛市震荡是布局好时机,转型牛的成长仍是主战场,如互联网+、中国智造、医疗服务,主板机会体现为政策催化的主题,如大上 海、国企改革。(海通证券)

資金 入市 停歇 交易 揭秘 沒那 可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852

“故事薈”停歇:樂視估值是否推倒重來?

上市六載有余,樂視網(300104.SZ)憑借一個個激情澎湃的“故事”成為A股市場的明星,即便“任性”前行中遭遇重重質疑,也總有一批樂粉堅挺擁護。而如今,實際控制人賈躍亭發信承認樂視存在缺錢等問題,一路在蒙眼狂奔,並未形成真正的生態化反。那麽,投資者們還會相信這“眼淚”和煽情嗎?

在賈躍亭近6000字的全員內部信中,有一部分重點提及上市公司,似有穩定市場“軍心”之意。大致意思在於告訴A股股東們,樂視網業績將會進入跨越式增長期,其未來會將更多精力放在上市公司,並主張把成熟的、進入利潤增長期的業務放到上市公司里。

然而,11月7日樂視網的股價跳空低開低走,資金大規模出逃。賈躍亭這封看似“誠懇”的信也未打動多數業內人士,在他們看來,賈躍亭的信變相承認了樂視生態的超長戰略是“錯誤”的,而資金並不會為“錯誤”買單,樂視以後能掙錢也是以後的事,短期內想改變資金的看法很難。

在市場的絕大多數“看空派”之中也有部分“堅挺派”,以為目前已到抄底之時。但多方機構人士並不以為然,均認為,風險尚未完全釋放,股價還存一定下跌空間,投資需要再觀察樂視未來承諾兌現情況。

股票很怕“真缺錢”

股價重挫、質疑再起,司空見慣的樂視這次並未在官方回應之後就此平息。11月6日,賈躍亭的一紙“反思”長文再度將市場引爆。

賈躍亭在近6000字的全員內部信中,首先宣告生態戰略布局完成,樂視模式被認可,然而下文便轉折進入“招罪”的反思模式。在文中,賈躍亭承認外界一直以來質疑的資金鏈緊張問題,“我們蒙眼狂奔、燒錢追求規模擴張同時,全球化戰線一下子拉得過長...相對應的是我們的資金和資源其實非常有限”。

深圳市上善若水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總監侯安揚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到目前為止樂視的商業模式都並未證明有效且可行,賈躍亭的信實際在承認,樂視發展遇到了各種問題,資金壓力很大。

“賈躍亭的公開信說明他在向市場妥協,但市場是‘很壞’的,你光承認問題沒用,沒用實際的解決方案,是很難穩住(資金)的。”上海一私募董事長如是認為。

針對樂視出現的問題,賈躍亭在文中做出“檢討”並表示,樂視將進入“告別燒錢擴張聚焦現有生態”的第二階段,具體而言,在新階段里,7大子生態縱深發展、非上市公司板塊業務要以經營為導向、上市公司要以實現全面盈利為目標;子生態之間必須強強化反,不斷創造全新生態價值。同時,賈躍亭計劃通過推動組織變革來解決問題。

這在上述私募董事長看來,賈躍亭的這一解決方案是在變相承認,之前樂視生態的超長戰略是“錯誤”的,盤子鋪太大,資本決策出了問題。

不過,對於賈躍亭的此封長信,也有中立派。在一位資深基金經理看來,樂視發展到這個階段,跟互聯網、經濟形勢有一定關聯,互聯網企業剛開始之時會講故事,且相對容易募集資金,而現在整個經濟形勢出現變化;不過樂視發展到現在,花了很多錢,但確實也沒有給股東回報,沒有讓股東看到現金流和利潤,也是時候應該調整戰略,進入到新的階段。

上述基金經理認為,賈躍亭的此次公開信誠懇、穩定人心之意均存在,其現階段最希望的應該是穩定股價。

安撫A股股東之用意在賈躍亭的長信中已顯現一二。在信中,賈躍亭首先以上市公司即將跨越式增長的業績來穩定投資者,並自責過往兩年對上市公司關註不夠,“新階段,我會對上市公司樂視網投入更多精力,加速幾個優勢板塊的發力”,並表示計劃把成熟的、進入利潤增長期的業務放到上市公司里。

然而,資本市場這次或許並不會為樂視的“錯誤”買單。“市場資金會打壓樂視承認的錯誤,樂視以後能掙錢也是以後的事,短期內想改變資金的看法很難。”上述私募董事長稱。

估值再造

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資金正在陸續逃離樂視。11月7日,樂視巨額成交19.11億元,較前一日成交額放大七成以上,但當日多達1.65億主力資金逃離樂視網。東方財富網數據顯示,10月25日至今,樂視網持續被主力資金拋售,10個交易日主力資金已累計出逃超15億元。

就盤面來看,在賈躍亭長信公開的次日,即11月7日,樂視網開盤即大跌5.06%,隨後盤中一路低位震蕩前行,股價一度跌至37.03元,跌幅達6.75%,最終收報37.85元,跌幅4.68%,當日樂視網市值蒸發達36.83億元。實際上,《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發現,從11月2日樂視網遭遇大跌以來,已累計下跌14.62%,蒸發市值128.31億元。 此外,被樂視收購的酷派集團(02369.HK)也受到牽連,股價遭遇重挫,全天跌17.56%。

對於樂視近期以來的“跌跌不休”,不止一位專業人士表示,除非樂視再找到大金主,不然並沒有很好的方法可以短期拯救股價。

“之前布局鋪太開,又做手機又造汽車,尤其造汽車是耗費重金的布局,現在看到情況不對想掉頭是行不通的。”前述私募董事長認為,賈躍亭已經將整個樂視的樣子造成了航空母艦,這決定樂視的每一個戰略布局都必須具備前瞻性和可行性,2015年樂視瘋狂布局,但彼時市場不缺錢,且認可預期帶來的股價效應,但目前市場環境巨,造成樂視各方面又都“缺錢”,高股價下,資金扛不住下跌,尤其自帶杠桿的資金。

侯安揚認為,公募等機構投資者肯定會用腳投票,有些已經叛逃。wind資訊數據顯示,今年三季度末,機構共持有樂視網1.94億股,相較二季度末的2.14億股少近2000萬股;三季度末持股市值為85.79億元,而二季度末持股市值為112.99億元;三季度末機構持股占樂視網流通股比例為15.36%,相較二季度末有所減少。

“守了2年,賠了3萬。由樂迷轉樂黑,由樂黑轉路人,走了。”有投資者如是稱。另有投資者認為,樂視網變相承認資金鏈斷裂,股價即便腰斬仍然嚴重高估,賈躍亭的信存有作秀之嫌,目的是讓廣大供應商別去逼債,股民別再拋售。

當然,在市場的絕大多數“看空派”之中也有部分“堅挺派”。“能認識到些問題,並虛心解決,此股還有救”、“我習慣超短線交易,但是為了支持樂視,我就做一次中長線”、“賈總在內部信中告訴我們,樂視開始不燒錢了,上市公司要開始大幅盈利了。不信就用腳投票,相信就底部買入。我相信賈總,所以低位逐步加倉,抄底開始了”。市場中也不乏類似的投資者聲音。

然而,機構人士並不認為現在的樂視網股票適合買入。侯安揚認為,樂視的股價還有繼續下調的空間。他同時分析稱,目前樂視的狀況同樣亦會使得靠講故事來擡高股價的公司,股票同樣下挫。

“從投資價值的角度來看,目前樂視網是偏貴的,需要進入重新驗證期。目前的利空因素還沒有釋放完全,股價還有一定的下跌空間。”上述資深基金經理認為,投資樂視網股票,需要再觀察決定,看樂視目前承諾的能否兌現已達到心里預期,並結合當時的投資環境等多方面因素來考慮。

(本報記者趙星巍對本文亦有貢獻)

故事 停歇 樂視 估值 是否 推倒 重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540

鬥士陸奇: 一直向前 從未停歇 | 人物

3個月前,陸奇卸任百度總裁兼COO的消息在中國互聯網圈引發了一場陸奇爭奪戰,當時市場最大的聲音是——得陸奇者得AI天下,而AI是各家都押寶的未來。投資圈還傳出“陸奇只要創業就給10億美元天使”的消息。

李開複曾評價說:“陸奇是少數這種有戰略技術眼光,又能執行得很好的人,他加入任何一個公司,都是對這個公司的加分。”只是等到陸奇最終選擇走他師兄李開複做投資的路子,出任Y Combinator(下稱“YC”)中國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之後,業界又是一片感嘆陸奇“低嫁”的惋惜之聲。

現年57歲的陸奇,早年畢業於複旦大學,此後就讀於卡內基梅隆大學,獲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1998年加入雅虎,後一步步晉升為執行副總裁。2016年,從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的位置上離職後,於次年加入百度。他曾被譽為“矽谷最有權勢的華人”。

《約翰•克里斯朵夫》是陸奇學生時代喜歡的一本書,書里那句“人生是一場不停的,無情的戰鬥”,像是陸奇一路走來的真實寫照。從複旦到雅虎、微軟,再到百度、YC,已經57歲的陸奇一直保持著向前的戰鬥狀態,幾乎從未停過。

複旦“陳景潤”

1961年,陸奇出生在上海,小時候被父母送到江蘇小鎮的爺爺家里,由於營養不良,陸奇體格孱弱且視力不佳。

年輕時,他曾經求職造船廠工人,卻因身體不行遭拒。恢複高考後,又因視力不佳無法從事物理實驗,最終,他努力考上了複旦大學的計算機專業。

在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編著的《智能革命》一書中,有這樣一段描述:1987年,在複旦大學的校園里,有一個和陳景潤一樣瘦削、戴著大框眼鏡的青年,每天背著一個很大的書包行走在校園里,精神抖擻,喜歡思考在外人看來很玄奧的問題,同學們都喊他“陳景潤”。畢業的時候,陸奇曾在畢業紀念冊上寫下了一個“陸氏猜想”:HI=>C⊃HB(式中:H:Human I:Intellectualized C:Computer B:Brain)。意思是人類終將使電腦智能化且使其遠勝人腦。

那時的陸奇只有一個朦朧的感覺,“計算機給我們帶來非凡的知識和體驗。當時我們在計算機系寫下棋程序,雖然是很簡單的棋,給我的直覺就是,只要給我們足夠的時間,以後一定可以做得比人更聰明,我當時有這樣的直覺,所以我就這樣寫了。”

之後不久,他遇到了來複旦講課的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圖靈獎獲得者埃德蒙•克拉克(Edmund Clarke)。陸奇的提問和研究領域給克拉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於是後者邀請陸奇申請自己的博士項目。當時在大學任教的陸奇月薪僅有幾十元人民幣,克拉克免去了他“高達”45美元的申請手續費,並提供了獎學金。很快,陸奇奔赴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系深造。

1996年,獲得卡內基梅隆大學的計算機博士學位的陸奇,曾向同就讀過卡內基梅隆大學的“師兄”李開複請教未來的就業方向。當時李開複建議他選擇美國西海岸矽谷的技術類和 IT 類公司,他也最終聽取了這個建議,加入了 IBM 公司的 Almaden 研究實驗室。

1998年加入雅虎。在雅虎的十年時間,陸奇從普通工程師一直做到搜索和廣告技術的執行副總裁的高位。

在美國科技圈,陸奇是有名的“工作狂”——早上4點起床回郵件、跑步,6點已經開始工作。一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陸奇最令人佩服的地方在於:“長年堅持不懈的自律。”

2008年前後,微軟收購雅虎並整合雅虎的搜索業務因為楊致遠的反對而最終擱淺。但讓時任微軟CEO的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興奮不已的是,他替微軟將當時執掌雅虎線上業務的陸奇攬入麾下。至此半年後,微軟就推出了由陸奇一手打造的Bing搜索。

很快,負責Bing、Skype以及微軟最重要的現金流Office的陸奇成為鮑爾默執掌微軟時期的四大藩主之一,而其他三位藩主都是在微軟任職20年多年的老將。

鮑爾默在2013年8月就宣布退休,隨後將近半年時間,微軟的CEO處於空檔期。最終,在微軟工作了 22 年的印度裔理工男納德拉成了微軟史上第三任CEO,並且在短短四年時間內帶領微軟完成了一個巨大的轉型,將微軟的市值從2000多億美元帶向7000多億美元。在納德拉“去鮑爾默”的過程中,即使很多鮑爾默時代的老臣都被清洗,但陸奇依然被委以重任。

尋他千百度

2017年1月18日,身穿藍白花色 T 恤的李彥宏和襯衫、牛仔褲打扮的陸奇先後走進百度大廈里名為“青玉案”會議室,這是剛剛入職百度的陸奇第一次在媒體亮相。

李彥宏和陸奇相識於上世紀90年代末的矽谷,當時李在infoseek做搜索,陸在IBM做研究,後來互聯網大潮風起雲湧,一個回到中國創業做百度,一個進了雅虎。

近幾年,每年夏天李彥宏和陸奇等一幫朋友都會在美國找一家酒店封閉交流技術的趨勢和產業的發展路徑,李彥宏也從陸奇身上學到不少東西。2016年的時候,李彥宏曾在一個比較大規模的內部會議上講到一個理念,“ Data is new resource code”,這句話其實就是陸奇說的。

李彥宏甚至說,對人工智能領域的了解不及陸奇的十分之一。有陸奇助力,相信百度的人工智能平臺將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陸奇用天時、地利、人和三個關鍵詞來描述自己加入百度的原因。“世界有很大的兩個波浪,一個是信息工業的崛起,一個是中國的崛起,如果有機會和一個公司一起參與這兩個波浪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位百度高管對第一財經記者評價,陸奇之於李彥宏,如同逍遙子張勇之於馬雲、劉熾平之於馬化騰,充當了“左膀右臂”的角色。李彥宏曾給了陸奇這一被外界稱作“矽谷最有權勢華人”史上最大的權力——包括向海龍、張亞勤、朱光,當時仍在百度任職的王勁以及吳恩達等在內的百度現有各業務群組及負責人都將直接向他匯報工作,陸奇向百度集團CEO李彥宏直接匯報。

百度引入陸奇背後的雙重意味在於:一方面,李彥宏將抽身並站在更高的戰略層面把控百度未來;另一方面,也彰顯出百度轉型人工智能的決心。

李彥宏曾說,以陸奇的能力完全能承擔百度的管理、運營各個層面,未來百度主要業務基本上都交到陸奇手中,自己則抽身並把精力放在公司戰略、企業文化、人才培養和吸引上。

對陸奇而言,初入百度的情形和他當年加盟微軟“臨危受命”的局面類似,在他加入百度的此前一年里,百度經歷的挑戰並不算小——從遭遇百度貼吧、魏則西風波,到百度兩名副總裁王湛、李明遠相繼離職,再到從業績上經歷了連續兩個季度的凈利下滑,營收在第三季度出現近年以來首次下降。從資本市場的表現來看,曾經的 BAT 三巨頭中,百度的市值與騰訊、阿里的距離正在拉大。

“任何一個公司都是一個長久的過程,有時候可能會犯一些錯誤,最重要的是,趕快把這個錯誤里面最最重要的東西學習、總結經驗,不斷地執著追求,推動創新,時間長了以後,一定會對社會有很強大的貢獻。”談及百度的挑戰,陸奇這樣說。他還說,自己過去的工作經歷最大的體會是:“一家公司要做到真正強大,既要保持文化的核心,也要勇於探索和改進。 ”

“三把火”

擔任百度集團總裁兼COO的不到500天時間里,大洋彼岸的中國互聯網圈終於直接感受到了“矽谷最具權勢的華人”——陸奇的影響力。

陸奇在上任後迅速燒了幾把火,裁撤醫療事業部和遊戲業務,整合人工智能團隊。例如,百度成立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由陸奇親自掛帥;深度整合包括NLP(自然語言處理)、KG(知識圖譜)、IDL(深度學習研究院)、Speech(語音)、Big Data(大數據)等組成百度AI技術平臺體系(AIG);以及全資收購渡鴉科技公司、矽谷科技公司xPerception。

他還把百度業務劃分為“四象限”。所有業務將按照坐標劃分,縱坐標分為關鍵使命(“夯實移動基礎”)和非關鍵使命(“決勝AI時代”),前者與搜索相關,後者與人工智能相關。其次橫坐標再將業務劃為“主航道”和“護城河”,主航道為百度戰略級業務,護城河為主航道提供支持,保駕護航。

此後陸奇亮相上海車展,宣布了開放自動駕駛平臺的Apollo計劃的重磅消息;又為進入智能家庭領域的度秘DuerOS站臺。

陸奇多次公開露面背後,透露出的一個信號是:百度正在為自己積累數年的人工智能尋找更多的場景落地,並且通過場景和產品找到商業模式。

一位百度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工作態度上,陸奇常說 “Head above cloud,feet on ground”。做人工智能不僅要想得足夠長遠,還要腳踏實地。

一個細節是,陸奇從去年年底開始在百度內部推行“新風會”,改善底層員工和高層的對話機制。

在知乎問題“陸奇是個怎麽樣的人”中,一位自稱來自百度基礎架構部、知乎 ID為“張雲聰”的用戶舉過這樣一個例子:“我在內網發了個帖子,探討公司搜索業務發展的一些方向性問題,在Qi的新風會提問區提問之後,被Qi看到了,竟拉了公司搜索和feed的幾個負責的大佬,和我花了一個小時當面討論我的帖子。”

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陸奇在百度人工智能的變革時期起到了重要作用——在百度內部敢於“揮刀”,組織架構調整與裁撤業務,打破官僚文化,同時清晰搭建了百度AI路線。互聯網評論人士洪波認為,百度的聲譽和股價的重新上升,陸奇貢獻巨大。

直到今年5月18日下午,上任百度總裁486天,百度以內部信宣布了陸奇卸任的消息,引發業界熱議。

伴隨著陸奇的卸任,百度損失了一位“頂尖的戰略家兼執行者”,但百度AI正走上發展的快車道,李彥宏或將重回一線。

有人又將一年前陸奇加盟百度後,同為微軟前高管的“打工皇帝”唐駿給陸奇的一封公開信翻出。當時的唐駿表達了一個“過來人”的看法:第一,不計名不計權;第二,不計較分工;第三,不計較得失。“對你來說,最大的可能就是未能完成你自己給自己的百度使命。”沒想到,唐駿一語成讖。

下下簽?

陸奇在離職百度的時候曾對外表示是家庭原因,而現在,曾經公開表態不再做職業經理人的陸奇有了一長串的新頭銜:全球知名創業投資及加速器YC的中國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以及YC全球研究院院長。與陸奇的新頭銜一起宣布的還有YC終於落地正式進入中國的消息。

科研出身的陸奇喜歡結構化地做選擇,依據漏鬥理論將所有的考量、價值觀和理想組成一個大漏鬥,被篩下來的選項就是最終的選擇。

這一次,陸奇再次用天時、地利、人和來解釋自己的選擇。天時地利,是陸奇認為繼續在大公司做大規模、強度高的工作已經不適合自己。而市場正處在大規模技術驅動創新的前夜,想要直接參與這次創新大浪潮的他認為YC這樣專註創業投資及加速器的公司是最好的選擇。而人和的因素是陸奇和YC總裁Sam Altman早在2005年相識,認為彼此誌同道合。

業界不解的是,YC的中國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這個新身份相比陸奇之前在雅虎、微軟和百度的輝煌戰績多少有點寒磣。更何況,現在的時間點並不是做投資的好時機。

如今的中國創業市場,資本寒冬、基金募資困難等唱衰聲音一直存在。而孵化器的日子也不再是李開複剛創辦創新工場那時候的榮光。事實上,創新工場的孵化器功能也在被不斷淡化,現在的李開複已經把更多精力轉向了早期投資,畢竟相比滿天撒網的孵化器,後者更專註和高效。

雖然YC投出過短租平臺Airbnb、雲儲存服務供應商Dropbox、數字支付供應商Stripe等明星創業企業,但如今的中國互聯網創業者更明白的道理是——學好文武藝,賣給BAT。

對於入選項目,YC之前的慣用打法是會選擇性提供12萬美元的投資,換取7%的股權。而這一方式,在目前創投遍地的中國市場並沒有明顯競爭力。

對此,陸奇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也多次強調要適應中國本土的情況。“YC中國會繼續采取用一筆資金換取一定比例的股份擁有的方式,但是具體用多少資金換取多少百分比股權,這個需要考慮當地化,要適合中國的國情。”

陸奇正式加盟之前,YC傳出過多次要進入中國市場的消息,但一直沒有落地。

“很多美國企業都想進中國,但要在中國成功很不容易,很關鍵的一點是要找到一個人。”陸奇認為這個人除了能夠組建團隊,還要既能秉承公司全球的使命,又能在中國有高度的自主快速運營的能力。

其實,YC 孵化的創業公司中不乏來自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據TechCrunch 報道,YC 在2016 年孵化的創業公司中,有40%來自海外。

而中國前往YC鍍金的知名項目之一就是渡鴉科技。渡鴉科技在2017年2月被百度以9000萬美元的價格全資收購,創始人呂騁攜團隊正式加盟百度,並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總經理,向陸奇匯報。

當時百度高管們的希望是這家智能音箱制造商可以成為百度人工智能戰略的關鍵,但是百度最終在今年7月確認呂騁離職,這距離陸奇的離開不到一個半月。

對於中國市場而言,YC總裁Sam Altman認為陸奇就是那個不二人選,而陸奇認為這是他當下最合適的選擇。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彭海斌

鬥士 陸奇 一直 向前 從未 停歇 人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50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