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余罪》是周星馳式電影:小痞子也有一顆英雄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728

《余罪》劇照(電視劇劇照/圖)

周星馳式電影如《食神》、《武狀元蘇乞兒》、《喜劇之王》、《功夫》等影片無不是“小人物”與“大英雄”的矛盾與變化。

《余罪》為我們捕捉到了一個小人物走向大英雄的邊界時刻。事實上,善與惡、小人物與大英雄總是容易表現的,難的是小人物與大英雄的邊界,以及人性善惡在“看不見”邊界地帶的猶疑和抉擇。這個時刻的存在,讓《余罪》超越了一般警匪劇,具有某種深沈而動人的力量。

“知道”(nz_zhidao)為你揭開《余罪》動人的周氏情懷。

《余罪》第一季剛剛火熱播畢,第二季也由於遭受盜版嚴重打擊而在12號提前全集上線。該劇改編自網絡原創文學作家常書欣所著同名小說,在愛奇藝播出後引發了廣泛關註。目前該劇兩季在愛奇藝點擊率已近10億,豆瓣評分8.6分,口碑爆棚,不少網友表示,12集是一口氣看下來的。《余罪》到底是一部什麽類型的網劇?它令人欲罷不能的魅力又在什麽地方?

《余罪》劇照(電視劇劇照/圖)

立得住的小痞子

《余罪》講述的是一個警校學渣混混余罪,機緣巧合下被迫被選為臥底,藏身在大毒梟身邊搜集情報,幫助警察破案的故事。很顯然,從類型片角度看,《余罪》是一部警匪劇。

何為警匪劇?就是以警察和匪徒為主線的影視作品,根據題材不同可分為諜戰型和對戰型警匪片。諜戰型警匪片,就是我們常說的臥底片,如《無間道》《竊聽風雲》,也包括《余罪》;對戰型警匪片,則如《英雄本色》。

有城市的地方就有犯罪,有犯罪就會有警察和罪犯作鬥爭,因此警匪片是一種全球化的題材,像好萊塢、中國香港的警匪片都頗具盛名。觀眾喜歡看警匪劇,首先是因為這種題材本身強烈的戲劇沖突,警匪之間的鬥智鬥勇險象環生、引人入勝。

但這並不是唯一原因,最傑出的警匪劇里,不僅有好看的戲劇沖突,更要有立得住的人物。就像《無間道》,它之所以成為警匪片難以逾越的高峰,正在於它超越了警匪片的內涵,深入到複雜的人性深處,以“貓”、“鼠”身份互換之後的兩個人去揭示“我是誰”的人性哲理命題,無論是劉健明還是陳永仁,都超越了簡單的善惡,他們是複雜而具體的生命個體。

在《余罪》中,主人公余罪也是個立得住的、鮮活靈氣、飽滿豐富的人物。余罪不是我們常見的“高大全”英雄式人物,他一出場就流露出一股痞子氣。他因鬧事差點被開除,進入選拔後就開始偷奸耍滑。教官要求俯臥撐出汗浸濕身下的紙才能停下,余罪就用辣椒發汗來偷懶;在為期四十天的城市獨自生存訓練當中,在身無分文、甚至衣服被搶光的情況下,依靠小聰明和歪門邪道,活得有滋有味;之後還利用訓練組,聚集起自己的“小團夥”,和考核組反著幹起來了……這樣的小人物居然能成為警察?

這不禁讓人想起周星馳式電影。《食神》、《武狀元蘇乞兒》、《喜劇之王》、《功夫》等影片無不是“小人物”與“大英雄”的矛盾與變化。

《喜劇之王》里那個被所有人瞧不起,被劇組當臭蟲般對待、連個飯盒也不給的不起眼臨時演員尹天仇,也在默默地堅持著夢想,“其實我是一個演員”,把《演員的自我修養》當做作重要的家當,維持著自己內心的尊嚴。

《功夫》里,包租公婆、裁縫兔子以及一群豬籠城寨居民,這群看上去再普通不過的草根民眾,到了關鍵時刻,卻爆發出巨大的力量,而星爺飾演的阿星更是以一記從天而降的如來神掌,解決了與火雲邪神的對峙,平凡的他那一刻如同宛若李小龍再世。還有《百變星君》里吊兒郎當被命運捉弄一夜身無分文的富二代,歷盡磨難卻永不放棄找到屬於自己的親情和愛情。《九品芝麻官》里的包龍興不顧個人安危,為了正義和尊嚴,與朝廷權貴們一爭高下。

周氏電影中的小人物,他們憤世嫉俗,放浪形骸,百無聊賴,但他們渴望著尊嚴,堅持底線與原則,盡管世事殘酷,他們都未曾停步;無論奔波淒苦,他們從不回頭。這大概就是小人物身上的光輝吧。

余罪身上也是充滿著這種人性光輝。他表面上看吊兒郎當、痞氣十足、貪生怕死,但他本質上並不壞,他夠熱血善良、有原則講義氣,對心愛的女人純情忠貞,對兄弟朋友兩肋插刀,甚至為此鋃鐺入獄。總而言之,余罪是那種好里面帶點小壞,小壞又不掩蓋他的好的小人物。他的痞子氣,非但不令觀眾討厭,恰恰相反,缺點的存在讓余罪這個人物形象顯得真切真實,因為這個世界上也許就不存在沒有任何瑕疵、十全十美的人。

余罪就如同我們身邊的某個人,那麽熟悉的小人物,他們在生活中醜態百出,焦頭爛額,可我們卻能感受到他們生活的無奈,因為我們自己也不過是些沒有放棄生活的小人物。也因人物的真實,余罪的每一次抉擇、每一次糾結、每一次痛苦,都輕易引起觀眾共鳴。

《余罪》劇照(電視劇劇照/圖)

小人物走向大英雄

余罪之所以是個小人物,不僅是他性格里有小壞,也在於他的胸無大誌。他對此並不避諱,一開始他就坦誠自己之所以上警校,只是想當個小片警,這樣就可以護著賣水果缺斤少兩以次充好的老爹。可當他因天賦異稟而被許平秋選中當臥底時,他又該何去何從?

不出意料,他一開始就拒絕了,他屢次強調自己本是貪生怕死之人。當他被許平秋“設計”入獄面臨著當臥底或者當牢頭的二選一選擇時,他甚至向許平秋放話,他寧願當個牢頭。因為學籍和警銜都沒有命重要,他寧願進監獄也不想去送死,老爹只有他一個兒子,要靠他養老送終。

但小人物性格里的善良和正義,以及師姐林宇婧的男友死於販毒案的事,讓余罪最終成了一名臥底。當然,在成為臥底後,他的第一個原則還是“活著比什麽都重要”,他提出了一切對保護自己生命有利的條件,並且表示,一旦他認為自己的生命遇到了威脅,就要立刻撤出。

余罪怕死,事實上,每個人都怕死。正因為余罪的怕,同樣身為肉眼凡胎的我們才能體悟到,臥底這份工作的危險,以及一個怕死之人做下這個決定所需要的勇氣、所承擔的壓力。

臥底生活的確步步驚心。余罪雖然口口聲聲說怕,在每次精神瀕臨崩潰邊緣時都想著不幹了,但他還是忍受住臥底生活的血腥和殘酷,忍受住一次次毒打和考驗;在每一次執行任務時,他還是冒著生命危險費盡心力將消息傳遞出去,甚至還因此差點丟了小命。

他那麽怕死,可在死亡面前,身為警察的責任感和正義感卻令他一次又一次地戰勝對死亡的恐懼。在每一個這樣的危機時刻,責任、守護人民的安全等這些關鍵詞,不再只是空洞的詞匯,這些詞匯背後,一個怕死的靈魂最終戰勝了自己的恐懼和顫栗——因為正義和職責。

《余罪》正是這樣一步一步,讓一個小人物,升華為一個大英雄。余罪的英雄主義並不是拔高式的“高大全”,他不像好萊塢大片的英雄如美國隊長、鋼鐵俠那般義無反顧、視死如歸。“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往往在一開始就能顯露出作為英雄的潛質,他們是神一般的存在,主宰自己的命運,改變現狀、力挽狂瀾。

但小人物沒有超人品質,他們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自身的缺點和劣勢讓他們的每一次轉變都顯得尤其艱難,也正因為艱難,更顯難能可貴。余罪的英雄主義是小人物式的,是小人物在面臨生死抉擇時,戰戰兢兢、遲疑不決,但正義和良善的力量最終壓倒了恐懼和怯懦,集體的利益壓倒了對個人利益的考量。在抉擇的天平向正義傾斜的那一刻,他散發出的人性光輝就是英雄主義。此時,余罪不但完成了自我命運的轉變,也完成了自我人格的升華。這種變化彰顯了正能量的主題也使得人物更加的豐滿。

《余罪》為我們捕捉到了一個小人物走向大英雄的邊界時刻。事實上,善與惡、小人物與大英雄總是容易表現的,難以表現的是,善與惡的邊界,小人物與大英雄的邊界,以及人性在“看不見”邊界地帶的猶疑和抉擇。這個時刻的存在,讓《余罪》超越了一般警匪劇,而具有某種深沈而動人的力量。

《余罪》已經上線的第二季,也更加註重刻畫人性的深刻與黑暗,持續關註。

號外號外!

2015年,“南周知道”app誕生,這是南方周末面對數字化轉型,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體產品。

深度!絕對原創,後臺解密

有料!嚴肅知識,八卦內幕

定制!為你而生,述你所想!

想要報題嗎?掃二維碼,馬上下載“南周知道”客戶端。

知道ios版本

知道安卓版二維碼-豌豆莢

余罪 周星馳 電影 痞子 也有 有一 一顆 英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25

《余罪》憑啥成了網劇黑馬?難道僅僅因為張一山?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04/157146.shtml

《余罪》憑啥成了網劇黑馬?難道僅僅因為張一山?
娛樂資本論 娛樂資本論

《余罪》憑啥成了網劇黑馬?難道僅僅因為張一山?

《余罪》雖然前兩季已經在市場上獲得良好的口碑,但據了解它的投資回報率並不高。

今夏最火爆的網劇非改編自網絡作家常書欣同名小說《余罪》莫屬,這部成本300多萬的網劇創下20億點擊,也捧紅了小童星張一山,在《家有兒女》之後,成功塑造亦正亦邪的“賤人余”。

《余罪》的火爆是個巨大的意外,投資方在前期甚至因題材太敏感都不敢高調宣傳,《余罪》是在《盜墓筆記》《太子妃升職記》後的第三部現級網劇。

《余罪》的成功說明並不是只有大IP、大明星出演的網劇才會取得成功,這種“現象級”網劇的難以預測和難以複制正是當下網劇大戰中吸引人的地方,也正是仍有源源不斷的中小玩家入場的原因。

娛樂資本論也曾在自己的河豚微課活動上,邀請了《余罪》制片人楊春曉為小娛群的粉絲講課,聊聊這部小成本網劇是如何成為一部現象級網劇的。

“老傅,你別讓我給你寫減刑建議書的機會都沒有啊。”

“小二,即使天下人負我,我也不會負天下人。”

這是余罪和傅國生在第二季結尾的對話,讓這部警匪片增添了更多不一樣的色彩。從五月在愛奇藝上線以來,《余罪》的話題熱度一直居高不下,不論是題材、劇情還是演員演技都成了議論的中心點。

《余罪》第二季已經更新到第六集,愛奇藝會員已經可以觀看完整劇集。前兩季點擊總量超過了20億,微博話題閱讀量達到了13億之多。

觀眾愛上了一個痞子臥底,演藝圈又俘獲了一枚實力新生男演員,據悉張一山的檔期已排到明年。《余罪》似乎沒有費多大勁就贏來了一片喝彩,然而第一季被花式稱贊,第二季卻開始跳水。劇情的反轉引來很多觀眾的吐槽,表示反派全員智商集體下降,豆瓣評分也從第一季的8.4分降到了7.1分。

觀眾對第二季的質疑,首先在於對原著的改動很大,很多人覺得臥底行動的情節設定不夠嚴謹,反派的智商好像全員下降。基於此,《余罪》制片人楊春曉的看法是“大家過於嚴肅的將其當成純寫實的推理劇來看了。”而在小娛看來,《余罪》第二季的改編妥當與否,或許還得考慮市場與政策的影響。

雖然如此,觀眾對於第三季的呼聲依然很高。據悉,在前兩季的基礎上我們將會看到一部不一樣的《余罪》。

那麽,《余罪》到底是個什麽樣的故事呢?靜悄悄的上線,而後引爆議論,《余罪》在網劇圈攪動了不淺的一池水。

填補了警匪題材網劇空白

《余罪》的火熱有人說是不經意,也可能是早有“預謀”。

2014年拿到劇本的改編權,從籌備到上線一年半時間,《余罪》做的準備時間並不短。“劇本創作了半年,籌備工作用了三個月,開機到殺青110天,”楊春曉說。

初期編劇和制片團隊都意識到小說改編劇本的難度,加上里面有很多涉黃涉暴的情節可能面臨審查,更增加了改編的困難。但楊春曉表示,團隊看中了《余罪》好的故事結構和豐滿的人物形象,讓他們有創作的動力。

在《余罪》之前,市場上幾乎沒有警匪題材的網劇。團隊在項目初期做市場調查時發現,臥底題材很受觀眾喜愛且處於市場空白的狀態。“硬漢題材不好做,但在前期籌備的時候預期到了市場應該會喜歡這一類型的網劇”,楊春曉表示。

編劇於渺出身警察世家,在劇本創作的過程中提供了很多真實的案例,這也為劇本的填充打下了基礎。

為了規避審查風險,在劇本改編的時候去掉了一些涉黃涉暴的情節以及比較殘忍的犯罪手法。比如余罪作為一個警察在臥底的時候,一些不能符合警察形象的粗俗行為在劇中都經過了改編。

對於演員的選擇,楊春曉表示由於預算有限主要啟用了新人演員,這算是一次大膽的嘗試。而張一山飾演的余罪,成就了這部網劇最大的亮點。為了肌肉的線條更好看,張一山從接到角色後提前半年每天都到健身房健身。

張一山和余罪可以說是相互成就。張一山多年的演藝經驗讓他對余罪的這個角色拿捏得很到位,他塑造了一個和以往觀眾心中固有形象不一樣的警察。

“自來水”讓《余罪》火了 

《余罪》好像是突然就火了,前期沒有看到多少動靜,一上線就炸開了。娛樂資本論了解到,其實余罪在最早有準備一套成型的營銷方案,只是沒有刻意運作。和初創期考慮的一樣,擔心題材可能會遭到審查,所以《余罪》靜悄悄地上線了。

但在該劇播出一周之後,各方的評論開始出現,初期準備的營銷方案根本不需要了。微博上開始有很多的“自來水”,路人、觀眾和粉絲都開始在議論這部別具一格的警匪劇。楊春曉說:“微博上的話題討論與傳播,甚至超出了開始的營銷預期。”關於《余罪》的相關討論話題也多次占據微博熱門話題榜,不少網友表示被張一山的演技圈粉。網友根據《余罪》和《家有兒女》改編的故事,傳播量都不少。

據楊春曉介紹,他們就借著這東風讓《余罪》持續發酵。通過專業的輿情監控人員,跟著網友的反饋和引導做營銷。比如在微博上發一些張一山的表情包,或劇集的集錦來獲得粉絲的持續追捧和轉發傳播。

《余罪》的營銷費用占成本的20%—40%,主要集中在網絡媒體上,愛奇藝作為主投方,為《余罪》留出來更多推廣版面。當然,這些都是劇集上線後才進行的,前期的靜悄悄,卻得到了觀眾的熱捧。而制片方可以做的,當然就是借著這張感情牌來促進余熱的不斷發酵了。

隨著網劇熱潮湧起,資本也聞風而動,各大影視公司開始大投入,借助大IP,啟用大明星,換取高點擊率。但從目前的數據來看,《余罪》這部中小成本的網劇並沒有被大制作,大IP給掩埋,反而成功逆襲。

《余罪》的火爆並不是偶然的,好劇本是從來都是一部劇占領高地的根本,而《余罪》的團隊最先就是看中了原著的好故事和人物關系。雖然第一季和第二季的口碑有嚴重跳水的跡象,但是仍然不影響《余罪》在網劇圈是一個好故事的說法。

題材的新穎也是吸引觀眾的很大因素,張一山的演技俘獲了一片迷妹,其他演員的並無大的漏洞可以挑剔,這些都是《余罪》可以在自己不動而得到觀眾和市場口碑營銷的原因。

而《余罪》的制片方在初期大概是不自信的,前期沒有宣傳營銷,在第劇中也基本沒有看到多少廣告植入。而如今經過市場的熱炒,第三季我們或許會看到不一樣的《余罪》。

制片人楊春曉單飛成立影視公司

關於《余罪》第三季的籌備情況,楊春曉表示都還沒有具體討論。制作團隊以及導演人選,也都還不能確定。但她對第三季的內容和營銷模式,有了很多新的規劃。

《余罪》雖然前兩季已經在市場上獲得良好的口碑,但據了解它的投資回報率並不高。一集制作成本也達到了常規電視劇的制作成本,加之沒有廣告收入,顯然這個新生IP目前收獲最多的還只是口碑。楊春曉告訴娛樂資本論,出於目前的狀況考慮,《余罪》第三季會有新的營銷模式。

另外為了彌補前兩季的空缺,第三季會有全新的廣告植入模式。前兩季的火熱也必定會吸引廣告商的湧入,《余罪》的第三季就有了更多的選擇。另外,制片方還會和平臺進行商業合作,這也會是營收的一部分。

前兩季的沈澱,追捧、質疑還是吐槽,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余罪》之後,網劇圈開始湧現警匪題材的片子。比如同樣改編於常書欣作品的《警察鍋哥》,《十宗罪》等網劇也即將上線。

事實上楊春曉在《余罪》播出前就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想入非非影業,目前想入非非影業已經發展到十多人,並著手投入一些網劇和網大項目。一部叫《站住!狗東西》的網大即將在7月上映,這部網大電影也由《余罪》的原班人馬參演。

作者:陳夢茹 葉露編輯:黃周穎 吳立湘 本文首發:娛樂資本論(yulezibenlun)

網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余罪 憑啥 啥成 成了 了網 網劇 黑馬 難道 僅僅 因為 一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067

《余罪》幕後大佬朱曄:16億出手儒意影業,領投微影,收購合潤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11/157309.shtml

《余罪》幕後大佬朱曄:16億出手儒意影業,領投微影,收購合潤
娛樂資本論 娛樂資本論

《余罪》幕後大佬朱曄:16億出手儒意影業,領投微影,收購合潤

朱曄認為,影視投資入口高,出口低。

熱播網劇《余罪》的投資方名單中,有一個稍顯陌生的名字——天神娛樂。

鮮為人知的是,《余罪》這個IP早在3年前,就被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買下,而在《余罪》之前,朱曄更加廣為人知的身份是“巴菲特的信徒”,2015年,他曾以234萬美元的“天價”拍下與股神巴菲特的午餐。

最終,朱曄找到新麗傳媒的老板曹華益完成《余罪》的拍攝。誰也沒想到,他的第一個影視項目就成了“爆款”。類似這樣的“傳奇故事”,在天神娛樂短短幾年的發展史中,幾乎是接二連三地出現:

比如,他曾讓光線的王長田賺到幾十億元——早在2012年,光線投資1.25億元,拿下天神12.5%的股權(當時的天神只是一家頁遊公司)。2014年,天神借殼上市成功,不到3年,天神娛樂市值已經接近240億,不僅讓王長田大賺一筆,也成為當下影視圈一個不容忽視的“玩家”:

他曾買下儒意影業49%的股權,不到1年後又賣出,凈賺3億;

他曾領投微影時代C+輪,4億換3.43%股權;

他還幾乎是全資收購了影視植入公司合潤傳媒,很多熱門標的也都有天神娛樂的身影。

近期,天神娛樂還與國內一家頂級電視劇制作團隊頻傳“緋聞”。

那麽,朱曄究竟是誰,他為何能有這樣的好運氣?他的天神娛樂又將去向何處?

“柯利明能持續不斷地跟你說兩三個小時電影,完全不知疲倦”

在不少圈中人看來,朱曄擅長資本運作,以“資本玩家”的身份行走江湖。7月初的一次對話,讓我們對朱曄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在北京天神娛樂的辦公室里,這位34歲的北京人抽著雪茄,對面墻上懸掛著他與巴菲特的合影漫畫。

這位資本家對小說和劇本頗有心得。“我一直是個網文愛好者,也有很多網文圈的朋友。小說《余罪》的版權在兩三年前就已經被我買了,是當時起點一個編輯推薦的。《盜夢空間》和《星際穿越》,這些劇本我都看了,真心覺得非常棒。”

事實上,買下《余罪》之時,朱曄對影視行業還沒有任何經驗。

從遊戲圈跨界到影視圈,天神娛樂采取的辦法是——利用投資公司作為敲門磚,積累行業資源。

2015年11月,天神娛樂旗下的並購基金,以13.26億元,買下儒意影業49%版權,後者曾出品過《偽裝者》《瑯琊榜》《致青春》等熱映作品。

“我們很感謝儒意影業的收購案,是小柯(柯利明)帶我入行。”朱曄如此評價自己投資的第一個影視公司儒意影業:“投資儒意影業之後,我們才認識了行業里越來越多的大佬。”

他評價柯利明——這是一個異常專註的人,並且對電影有足夠的熱愛,甚至想要把這件事做一輩子。

“我跟柯利明在一起,說電影,我永遠說不過他,而且他是那種能持續不斷地跟你說兩三個小時,完全不知疲倦的人。投資,當然就是要投這樣的人。”朱曄說。

緊接著,天神娛樂在今年4月斥資4億元,成為微影時代C+輪融資的領投方,占股3.43%。在此前一輪又一輪的融資中,微影時代的投資方幾乎都是VC或是產業基金,天神娛樂的加入,成為微影時代股東中第一家上市公司。

“我們相當於做了一個定價。”朱曄說,微影時代投後估值116.61億元,這之後,淘票票、貓眼分別完成新一輪資本運作,估值都是以此作為參照。

不僅如此,天神娛樂之後,國內影視類上市公司也越來越熱衷於投資票務平臺,例如,博納影業、華策影視投資淘票票,光線傳媒甚至直接拿下貓眼的控股權。

“在微影,淘寶和糯米這三家對比的情況下,我覺得我偏向微影,源於我對騰訊更了解,也源於我對林寧的認可。而且,微影收購了格瓦拉,獲得了一支特別好的產品團隊,我恰好又是格瓦拉的忠實用戶。”

今年6月,天神娛樂在影視行業再次布局,幾乎是全資收購了影視植入領域排名前列的公司——合潤傳媒。

合潤傳媒總經理王一飛從事植入廣告近十年,他告訴娛樂資本論,“我們很早就接觸了朱總,也會推薦一些業內好公司給天神那邊,上次介紹了一個朋友,沒想到幾天朱總就給投了。”

“我們和天神是去年開始接觸的,那個時候朱總就經常征求我們意見,這個企業並進來對我沒有沒有協同性,怎樣產生協同性等問題。”王一飛說。經過長達半年的接觸,合潤傳媒最終以7.4億的價格出售96.3%的股權。

股權投資“收官”,項目投資“啟幕”?

外界將朱曄視為“巴菲特的追隨者”,但他表示,與巴菲特價值投資的理念不同,他更喜歡的是“趨勢投資”。

“在行業上升曲線底部殺進就行了,如果是在曲線中段也可以盡量砸進去,在高位的時候盡量不碰或者退出。”朱曄說。

他拒絕對近日16.17億轉手出售儒意影業的做法進行過多的解釋。但他“趨勢投資”的理念,或許是這項交易背後的一個註解,至少,持有儒意影業有一年不到的時間之後,天神旗下的並購基金已經凈賺3億元。

朱曄對娛樂資本論坦言,未來不會輕易投資更多的影視公司,原因是,現在整個影視行業的估值已經在高點,上市公司影視並購也相對困難,用他在此前一場論壇上發表的觀點,那就是“資本的入口越來越高,而出口越來越低。”

“我自認為有投資的天賦。”朱曄說:“天神娛樂從不到300萬投入,到如今240億的市值就是最好的案例。而且我從來沒有出手過天神娛樂的股權,平時的日常開銷都是通過其他的一些投資案例來實現。”他隨手舉了幾家遊戲公司的投資個案,單筆收益都在幾百萬到上千萬。

在經歷過儒意影業、微影時代、合潤傳媒等多家影視行業公司的投資案例,朱曄決定親自下場制作內容。

但他說:“我沒打算通過作品掙錢。” 

在朱曄的規劃里,爆款影視作品能夠幫助天神娛樂打開知名度,通過這種知名度再“反哺”諸如金融、教育等能夠長久發展的企業,這些行業的收益可能更大、更具有持續性。

“我們的節奏是一年一部電視劇,兩三年一部大電影,只要出好的作品就好。“朱曄說。

如今,天神娛樂旗下成立了天神影業,將陸續開發《將夜》《黑鍋》《余罪》大電影、網劇《余罪2》、原創IP《傲劍》等。

他在采訪中還表示,自己正在投資一家影視制作公司,希望未來能幫助天神娛樂制作細節考究的優質內容,可以有侯鴻亮一樣的細心和耐心去做事情的人。

從300萬到240億,借殼上市成為關鍵一步 

縱觀天神娛樂近年來的表現,仿佛闖入影視圈的一支神秘力量。朱曄從哪里來?天神娛樂為什麽這麽有錢?

當年,朱曄從300萬資金起步,通過《傲劍》一款爆品遊戲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傲劍》是天神開發的一款ARPG武俠類網頁遊戲,《傲劍2》的月流水曾一度超過3000萬元。

2012年光線傳媒以及子公司光線影業共斥資1.25億入股天神娛樂,拿下12.5%的股權。這家公司隨後借殼科冕木業登陸資本市場,完成公司發展歷程中的關鍵一躍。

“借殼上市是我們公司發展的重要一步,有了資本更大的平臺。”朱曄在和娛樂資本論的談話中承認了上市對於天神娛樂的重要性,正是有了這一平臺,天神娛樂才能從頁遊《傲劍》起家,發展到今天近240億的市場規模。

“頁遊的生命周期相對較短,一款產品可以成就一家上市公司,也可以迅速衰落,尤其在手遊的沖擊下。”一位熟悉天神娛樂的人士向娛樂資本論的表示,天神娛樂也同樣面臨著這個問題,自從《傲劍》之後,遭受再造第二個爆款以及手遊陣痛期困擾,上市的資本運作“挽救”了它。

天神娛樂從2014年借殼開始後,不斷地對外投資並購,擴大自己的產業鏈條。通過優質的手遊研發、發行公司、互聯網廣告公司資產註入,解決了遊戲產品、運營以及變現等問題,避免走上頁遊公司“短命”的怪圈。

如今,光線傳媒依舊是天神娛樂的股東。朱曄說:“長田總經常和我們交流,也會推薦一些好的公司給我們,比如鄧超的橙子映象。”在他看來,現在還沒有和光線產生協同效應是自己沒有想好怎麽做電影,正在一步步積累資源。

事實上,影視領域的布局,只是天神娛樂整體布局中的一小部分。在線教育、金融等領域已成為朱曄圍獵的新領域。

“現在,一方面我們想做好產品,另一方面也想在資本市場上有動作。”天神娛樂創始人朱曄在辦公室里對娛樂資本論表示,不時會看一眼對面墻上懸掛的與巴菲特的合影漫畫。

“這是吃飯之後別人送我的,”在今年同樣的午餐被拍出了345萬美元價格,隨後朱曄發朋友圈稱:“突然有種凈賺110萬美金的感覺”。

“巴菲特的成功,其實本質就是投資了美國。”朱曄說,天神也希望投資更長期發展的行業,做時間的朋友。

“影視投資入口高,出口低”

娛樂資本論:天神之前都是投公司的,現在開始投項目,是一個什麽樣的考慮?

朱曄: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投公司實際上是敲門磚,核心還是自己得有選材、制作、發行的能力,通過投資獲得資源後自己做。

娛樂資本論:可以簡單聊聊對王長田的印象嗎?

朱曄:長田哥非常勤奮、努力,因為我在他那個年齡我不會像他那麽努力,然後他在他們的領域里面非常專註,這都是他非常強的優點。

娛樂資本論:下一步選擇讓你投資影視公司,你會選擇什麽樣的公司?

朱曄:頭部的影視制作公司,事實上我們已經投了一家,但是現在沒有公告,我們認為這是國內一支最好的制作團隊。

未來我們要做出有質量的作品,我們希望有一支穩定而且具有專業素養的團隊,《余罪》雖然做得不錯,但是其實是取巧的,在細節上並不經得起特別強的考究,我們需要一支專業化的團隊能在細節上考究。

娛樂資本論:那你怎麽看這種制作團隊的商業價值?

朱曄:我們所有一切的思考在影視行業不完全在於它的商業價值,核心思考的是我們怎麽能夠體現給我們的用戶和觀眾最好的內容,這是我們第一性的思考,我們在這個領域第一重要的原理。

娛樂資本論:你怎麽看現在很多公司投工作室這樣件事?

朱曄:有機會的話當然可以投資,核心取決於價格。如果能培養做經紀公司培養新的人,我覺得可以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但是已經特別貴的話,沒有必要,風險也高,萬一哪天出事了呢?然後其實你的回報也低,因為你投進的時候已經不便宜了。入口高同時出口又低,又何必呢? 

朱曄 天神娛樂 余罪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余罪 幕後 大佬 朱曄 16 出手 儒意 影業 領投 投微 微影 收購 合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19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