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再揭休眠公司掠水陳茂波涉瞞稅200萬

2013-09-12  NM


壹號頭條
再揭休眠公司掠水 陳茂波涉瞞稅 200萬

暑假過去,陳茂波低調地從外地返港復工。為了替梁振英盲搶地,他欲打郊野公園主意,卻自製政治炸彈,再度將輿論焦點投放在他是否勝任發展局長的問題。

或許,這位新鮮出爐的史上最低民望局長曾以為,梁班子刻意炒作林慧思老師事件,已成功將公眾視線從其囤地自肥醜聞轉移過去,忘記了其品格和利益衝突問題,以及他一直迴避解釋的連串疑團。

然而,一群決意把陳茂波拉下馬的會計師鍥而不捨,從陳茂波、許步明夫婦建立的 BVI「抓銀」王國之中,找到一間名為「達崇」的公司。達崇長年「休眠」,理應謝絕任何經濟活動,卻被揭發曾擔任另外三間公司的董事,三公司其間多番買賣商業單位、住宅物業和車位,其中一宗交易獲利五千萬元。

若達崇收取三間公司任何利益,陳茂波必須為達崇的「偽裝休眠」負上刑責。會計師更懷疑,陳氏家族公司透過複雜的公司擁有權安排,瞞稅最少逾二百萬。據悉,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已介入相關案件。

  陳茂波上月四日撞車受傷,十三日起放假半個月,本月二日才恢復上班,之後一直未有出席公開活動。本週一,記者發現他中午近一時在灣仔君悅酒店出現,神情輕鬆。據了解,他上週曾會晤部分建制派人士商討新界東北項目的進展,與會者形容他有點拘謹,但陳暗示,捱過囤地醜聞後一切已回復正常,將堅持履行發展局長職務,絕不辭職。

然而,桐油埕始終是裝桐油,經歷「劏房」、「酒駕」及「囤地」醜聞的陳茂波,復工後未能如他所願,重新上路。他週日在官方網誌撰文,刻意把郊野公園佔地由四成誇大到七成,替梁振英搶地試水溫,全城怒轟。堂堂掌管全港土地規劃發展的高官搞錯郊野公園的面積,盡顯其庸碌無能。

郊野公園失言事件亦加強了一批會計界「有心人」的決心,他們正努力找尋有力證據,對陳茂波窮追猛打,誓要把他轟下台。

循農地租金追查
本刊七月底率先揭發,陳茂波利用「不活動公司」( Dormant company),精心部署出售古洞農地圖利大計。及後會計界的「有心人」再循此線索鑽研,找到數張六十元的租金收據後,發現陳氏將持有農地的「國萬實業」申請為休眠狀態後,卻持續至少一年半收納地租卻未進行申報,既違反《公司條例》又涉嫌瞞稅。

國萬曾發表聲明回應稱,簽訂租約只為保障公司對農地的權益;收取每半年六十元象徵式租金,根本不足以支付每年商業登記證費,強調不存在任何利潤和瞞稅的情況。然而,聲明迴避了最基本問題,即國萬作為休眠公司進行經濟活動,卻未作申報,違反《公司條例》。

其實,國萬平租農地的例子僅反映陳茂波家族「抓銀」秘技的冰山一角。本刊根據會計界人士提供的資料,發現陳茂波九六年七月成立一間名為「達崇有限公司」的私人公司,由他及許步明任董事,大股東卻是囤地醜聞中曝光的英屬處女島( BVI)公司 Orient Express( OE), OE及後被揭股東是陳的妻子許步明(九成)及兒子陳天行(一成)。

達崇成立僅四個月,同年十一月陳茂波及許步明向公司註冊處提交申請,將達崇凍結為不活動公司,經十七年休眠期後,至今年六月始恢復正常;不足一個月後再申請轉為休眠,八月二十日再終止休眠狀態,部署和國萬如出一轍,安排同樣耐人尋味。

   
陳茂波由經營劏房、醉駕到囤地,已盡失民心,人民力量矢言追擊陳茂波會絕不手軟。(王偉洪攝)

  
譚香文質疑陳茂波違反《公司條例》兼瞞稅,她與人力成員會再就達崇涉嫌違法事宜報警。(黃雲慶攝)

達崇休眠做董事
陳茂波今年暑假外遊時,會計界有心人努力翻查資料,至近日發現,達崇休眠期間,○四年四月起加入由許步明出任董事的「于嘉(香港)有限公司」、「偉活發展有限公司」及「添協有限公司」,出任公司董事( Corporate Director),涉嫌違反公司條例。

《公司條例》第 344A條規定,私人公司宣布成為不活動公司後,不能收取任何收入及需要停止運作,好處是毋須繳交稅務報表和周年申報表。

本刊追查後發現,達崇未入主前,「于嘉」及「偉活」九二年及○二年分別購入銅鑼灣均峰商業大廈 C及 D室、禮頓山七座高層單位和兩個車位,其中禮頓山單位是陳茂波夫婦報稱的居所。現已解散的「添協」,○二年六月則以一千四百三十一萬元購入北角港運大廈高層 5至 6室,及至○八年二月連同另一間公司「德潤發展」,把同層 1至 6室以八千二百二十八萬元售出。

賣樓獲利五千萬  

上月初捲入囤地風波的陳茂波駕車與的士相撞,受傷送院,引來大批記者追訪,其後一直未有出席公開活動。

陳茂波○八年二月接受《明報》專訪時,曾分享買賣港運大廈商業單位的投資經驗,透露○二年趁樓市低潮購入上址作辦公室,及後○四年買下相鄰單位;至○七年底再出售物業。

恰巧的是,德潤發展○四年七月以一千七百萬元購入 1至 4室,時間上與陳茂波購入「相鄰單位」極為吻合。德潤發展大股東是一間名為 Alpha Nexus Investments Ltd的 BVI公司,董事是 Alpha Nexus和梁美嫺,估計陳茂波極大可能是德潤發展的幕後股東。以添協及德潤發展購入 1至 6室的總價三千一百多萬元計算,陳茂波料在此交易中最高獲利約五千萬元。

倘若純粹以出售港運六個單位之中的三分一推算,添協料獲利逾一千三百萬元。會計界人士指出,綜合相關資料顯示,這筆款項一旦全數以花紅或董事袍金方式,轉入休眠狀態中的達崇,便能把有關支出扣稅。故此,截至○三年四月仍擔任達崇董事的陳茂波,除了涉嫌製造虛假文件,違反公司條例外,更涉及瞞報千三萬收入,「從稅務上而言,佢咁樣左手交右手,跟住可以有千幾萬唔使報利得稅。」以現時利得稅 16.5%計算,涉及稅款高達二百一十六萬。

手法跟國萬雷同
一直追擊陳茂波的人民力量前立法會會計界議員譚香文表示,日前收到會計界朋友提供達崇的資料。她質疑,陳茂波家族以不活動公司為旗下三間公司出任董事,涉嫌違反公司條例、瞞稅,單從動機而言亦有問題,不排除想掩飾股權及資產變動情況。「你話正常會唔會放個植物人入公司做董事?佢依家係擺間『植物人公司』入去……佢同國萬有雷同地方,可能係向公司註冊處作出一個不符事實嘅申報,即係發假誓。」

譚香文亦指出,達崇作為休眠公司,沒有任何理由為三間從事經濟活動的公司出任董事:「如果有收董事袍金同花紅,咁我要問有冇向稅局申報,冇就好似另一間公司(國萬)干犯瞞稅囉!」她特別提及,梁振英去年三月二十五日當選特首,買賣港運大廈獲利的添協卻在之後第十一天,即四月五日解散,令人懷疑陳茂波是否知悉有機會加入新一屆政府,所以及早進行部署。

   
再被揭發違反《公司條例》及瞞稅,勢必被泛民進一步進擊。(羅國輝攝)

  
曾擁有古洞地皮的 Orient Express屬 BVI公司,股東身份一直成謎,但其後有傳媒揭發 OE實為許步明及兒子陳天行(右)持有。

人民力量續追打
人民力量本月二日以國萬處於休眠狀態下收租,涉嫌發假誓及瞞稅為由,分別向警察總部、破產管理署和稅務局投訴舉報。譚香文透露,警方將就六十元古洞農地租金問題先立案調查,人力稍後亦會就達崇涉嫌違法事宜報警及投訴。這一輪新醜聞連環爆發後,「倒波」罪證或繼續湧現。

陳茂波在會計界行走江湖多年,更透過成立香港專業聯盟,為業界爭取利益,為何界內仍有人矢志追擊他?知情人士透露,這批「有心人」具泛民背景外,部分是陳茂波○四年及○八立法會會計界選舉的殷實支持者,「佢哋喺阿 Paul上任發展局長後,對佢嘅醜聞連環爆發好失望,覺得佢所作所為嚴重影響會計師嘅專業形象,佢哋覺得拉佢落馬先可以挽救業界嘅名聲!」

對於陳茂波不足半個月內接連被揭家族公司涉嫌瞞稅,立法會會計界議員梁繼昌認為,陳必須徹底交代他是否多間與家族公司有密切關係的 BVI公司的幕後股東,以及這些公司和新界東北項目內的土地權益關係:「總之佢間公司做董事去收到錢,就一定係犯咗例,有冇分董事袍金唔知,有冇賣樓收到錢又唔知。」

「犯規就係犯規」
梁繼昌質疑陳茂波設立大量公司的原因:「一個普普通通嘅人,你使唔使搞十幾間公司去遮遮掩掩,呢啲非常之令人懷疑佢舉動,點解要搞十幾間公司,難聽講句係咪幾百億未開頭?如果你係富豪,你搞海外公司就話,你得幾塊地皮咁搞,唯一目的係唔想人知,有乜理由你要搞海外公司,唔將你嘅物業用香港公司擁有,香港公司同海外公司分別係香港公司透明度高,出面人睇到晒㗎嘛。」

他質疑,「達崇」多次申請及取消休眠狀態,令人懷疑背後動機:「最重要 Dormant company定義,係其間唔可以有 relevant accounting transaction(有關會計交易),即係錢銀收入同支出,無論乜原因,就算係陳茂波喺國萬講嘅原因(收取小量金額),都絕對唔係原因喇,犯規就係犯規。 Dormant即係乜都唔做,唔使交財務報表,唔使做核數報告,你睇佢呢間公司(達崇),一時又幾個月 Dormant,一時又幾個月再 active,跟住又 Dormant,佢好似想利用法律罅,盡量唔想做報表。」

公民黨的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則指出,不活動公司停止運作期間擁有收益,一定會有問題,「佢可能係想慳稅,交少咗稅,咁咪要交番。」

新界東北被拖累
陳茂波能否繼續「艱險我奮進」,立法會下月復會後的新一輪「倒波」行動,可謂至為關鍵。梁繼昌強調,泛民待立法會復會後,一定對陳茂波連串醜聞追究到底,絕對不因暑假休會多月而手軟,並指他一日不向公眾全面交代,新界東北發展項目肯定寸步難移。

「泛民多數由人民力量牽頭,但點樣配合人民力量要傾傾。陳茂波局長喺新界東北項目嘅利益系統,一日未澄清有冇利益衝突前,我諗所有關於東北嘅舉措,我哋都好難去贊成,絕對唔會有可能囉!」譚香文亦指,泛民應提出引用特權法調查陳茂波,一旦被否決亦要再提不信任動議,「一定要將佢拉落台!」

陳茂波抓錢網絡
陳茂波及許步明多年來建立的抓銀王國,最大特點是利用親人及友好,組成不同形式的公司網絡。本刊翻查資料發現,單是陳茂波其中十間公司,便動用十名親人擔任董事,父、子、妻、舅仔、老襟、姨甥,盡為其用。

以陳茂波和許步明姐夫區長城兄弟區長善九四年出任董事、○九年解散的貫日國際有限公司為例,九五年許步明及區長城加入任董事,至○九年三月由陳茂波等人全退任董事,由其胞弟陳劍波出任,直至公司同年十一月解散為止,但貫日成立以來持有兩個位於大角咀道的物業,分別在九七年十一月和○七年二月,轉售予相信是陳茂波胞妹的陳靜娥的投資公司及陳茂波外甥區紹恩,後者更持有單位至今。

   
陳茂波「用人唯親」注:以上各人曾經或現在擔任公司董事△陳茂波本人曾經或現在擔任董事*已解散

  
陳茂波與許步明(左)是中大師兄妹,出身基層的他曾被外家嫌窮,首次置業也要靠岳母借出首期。(陳茂波○六年提供)

  
陳茂波出世紙的資料顯示,其父親為陳繼光,陳繼光九七年曾與「梁粉」陳家駒合組公司,疑是代替陳茂波持有。

陳擅長金蟬脫殼
此外,于嘉、偉活及添協與陳茂波家族大部分公司一樣,均以屬 BVI的 OE作為大股東,而陳雖則在○三年四月一日辭任達崇董事,但接任的是他曾持股的「匡成公司事務有限公司」,「匡成」大股東卻是許步明常用的海外公司 Strategic Assets Holdings Limited,另一間和古洞農地有密切關係的「匡成顧問有限公司」,陳茂波去年七月二十五日便把個人持有的 99.99%股份轉到該公司。

由此可見,陳氏家族不斷狂玩資產大挪移遊戲,擅長的招數是「金蟬脫殼」及「用人唯親」,表面上是退下火線,陳茂波與絕大部分公司不存在股權及營運關係,實際上透過親友遙控,真正大權仍牢牢掌握手中。

陳茂波○六年接受本刊專訪時曾提及,他年幼時家貧,母親又患病,其父陳繼光卻仍去打麻雀,故此非常不滿父親的所作所為。然而,本刊早前報導陳茂波和另一「梁粉」陳家駒合作搵錢,而陳繼光和陳家駒早於九七年九月合組達冠有限公司,公司創辦時陳家駒佔股七成半,陳繼光則佔兩成半。

   
七月下旬爆出囤地醜聞後,陳茂波當時連日出席立法會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公聽會,也被泛民議員追擊。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在陳茂波囤地醜聞後寸步難移,最新曝光的瞞稅問題或進一步拖垮此項大計。

看更老父開公司  

陳茂波○六年接受本刊專訪時,透露兒時家貧,「眼裡只有錢」,曾有人用一毫子利誘他帶白粉,他也答允。

令人奇怪的是,當時陳繼光作為一個年逾七旬、陳茂波結婚時他在證婚人一欄報稱任職看更( caretaker)的長者,竟能跟新昌集團的高層合作開設公司,可見陳茂波對至親亦「用到盡」。

陳茂波囤地自肥醜聞發酵接近兩個月,面對公眾及泛民主派要求他下台的壓力有增無減,源於他連番解釋都是不盡不實,如今連同已曝光的達崇涉及瞞稅問題,更是疑點重重,包括:一,他涉及多間 BVI及海外註冊公司,股東、董事及業務資料不詳,令人懷疑他根本就是有關公司的實質持有人;二,這些公司是否如國萬一樣持有新界東北發展項目的農地;三,其妻胞弟許嘉麟曾破產,但購入國萬 37.5%股份的資金(二百七十萬)來源;四,達崇以不活動公司任董事,其間是否有收入,為何需要連番恢復運作及休眠?

陳茂波已成梁振英政府最大負資產,若他不盡快完整交代和釐清,恐怕無法挽回公眾信任,勢必拖累政府的覓地建屋大計。

達崇有限公司   

12/1992
達崇未成立前,「于嘉(香港)有限公司」購入銅鑼灣禮頓道 21-23號均峰商業大廈高層 C及 D室

7/1996
達崇成立

10/1996
委任陳茂波、許步明為董事;股東是 Orient Express Holdings Inc

  
達崇休眠十七年
12/11/1996
公司休眠

  
6/2002
「添協有限公司」以$1,431.8萬購入北角英皇道港運大廈高層 5至 6室

  
(蕭正新攝)
10/2002
「偉活發展有限公司」以$1,749萬購入跑馬地禮頓山 7座高層單位及兩車位

1/4/2003
●陳茂波辭任董事
●「匡成公司事務」委任為董事

1/4/2004
達崇成為「偉活發展有限公司」、「于嘉(香港)有限公司」、「添協有限公司」董事

7/2004
「德潤發展有限公司」以$1,700萬購入北角英皇道港運大廈高層 1至 4室

2/2008
「添協」及「德潤」以$8,228萬出售港運大廈六個單位

5/4/2012
「添協有限公司」解散

23/11/2012
匡成辭任董事

  
21/6/2013
公司恢復活動

19/7/2013
公司再次休眠

20/8/2013
再次恢復活動

再揭 休眠 公司 掠水 水陳 陳茂 茂波 波涉 涉瞞 瞞稅 2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093

中國4000條遊艇70%長期休眠 俱樂部大面積虧損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4/4605076.html

中國4000條遊艇70%長期休眠 俱樂部大面積虧損

一財網 劉瓊 2015-04-12 23:33:00

但目前中國內地遊艇行業的怪現狀是,鄺向榮說,企業一窩蜂地賣高端商務遊艇,遊艇俱樂部定位模糊、盈利模式單一,豪華遊艇俱樂部會員不足、經營困難,政府相關政策、基礎設施、服務配套等方面不夠完善等,中國遊艇消費市場有待培育。

擁有私人遊艇,每年能享受幾段藍天白雲陽光海水的愜意假期,對於中國普通白領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和富豪生活方式。

有35年遊艇經驗的香港遊艇會會員鄺向榮不這麽認為。“在很多地方,遊艇消費根本不是“高大上”,而是中產與普通老百姓都可以買得起、玩得起的休閑娛樂方式。”在日前舉辦的第二十屆中國(上海)國際遊艇展上,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但目前中國內地遊艇行業的怪現狀是,鄺向榮說,企業一窩蜂地賣高端商務遊艇,遊艇俱樂部定位模糊、盈利模式單一,豪華遊艇俱樂部會員不足、經營困難,政府相關政策、基礎設施、服務配套等方面不夠完善等,中國遊艇消費市場有待培育。

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船艇分會會長楊新發對記者表示,中國遊艇行業20年的奢華導向現在應該轉型,企業應探索高中低檔並存的差異化產品與服務,滿足市場層次化需求。

遊艇俱樂部為何大面積虧損

來自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遊艇建造企業120多家,出口各類遊艇300多萬艘,內地註冊的遊艇數量約4000艘,主要分布在海南、深圳等地。

值得註意的是,目前全國有80多個遊艇俱樂部和7000多個泊位建成,並且2014年海之藍遊艇會的調研報告顯示,全國計劃修建的泊位有37000個,“也就是說泊位數和擁有遊艇的數量差距在擴大”,鄺向榮說。

在這4000多條遊艇中,上海某遊艇研討會調研的數據還顯示,處於長期休眠狀態的遊艇占比高達70%,而國內大部分遊艇俱樂部大都處於虧損狀態。

“這樣的經營狀況並不奇怪,內因與俱樂部的經營模式、定位、經營成本等相關,外因與政府支持、消費觀念與文化相關。”上海一位遊艇俱樂部經營者李靖(化名)告訴記者,國內遊艇俱樂部經營模式有兩類,一類是房地產開放商投資建設碼頭,硬件投資大,回收慢,主要為配套高端房產,提升房地產的品味特色,靠房地產利潤來支撐,而非遊艇俱樂部本身運營來掙錢。這些遊艇俱樂部通常將遊艇當做奢侈品來打造,實際上,高端商務遊艇的消費人群有限,用傳統會員制很難盈利。

另一類自主經營的有實力遊艇俱樂部,由於國內地方投資政策等原因,短期內也很難收回投資。李靖透露,一些地方政府對遊艇產業的期望值過高,對當地遊艇俱樂部設立要求企業達到一定的投資規模,占地面積、容積率達到一定的標準才能獲批,這使得企業在項目之初就大規模投入,在某種程度上也導致企業的經營成本過高,前期大規模虧損。

相比而言,在歐洲、澳洲等水上休閑運動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大部分遊艇俱樂部水域土地租金相對較低,且被允許其按照市場運作情況逐漸擴大規模,建設室內、室外配套措施,企業的靈活度更大,能更早進入運營良性循環狀況。

香港遊艇會如今有會員12000人,其中活躍會員有5300人,年營業額達到2億港元,俱樂部在維多利亞港的黃金位置,但交給政府的租金僅需1元/年,並且多年沒有漲價,這也讓俱樂部的經營成本降低。

而由於定位為高端奢侈品,鄺向榮了解到,內地成熟的遊艇俱樂部的會員規模也僅有300人左右,會員不多導致主要以會員消費為主要盈利模式的遊艇俱樂部舉步維艱。他還發現,中國內地遊艇行業的怪現狀包括,一窩蜂地賣高端商務遊艇;房地產商為賣房造勢,碼頭只提供名貴的泊位,而這些泊位實際上大量空置。

此外,泊位被房地產商壟斷,有些中產階級買得起遊艇但交不起會籍及泊位租金。鄺向榮告訴記者,香港遊艇會的會費為30250港幣/年,而國內的遊艇俱樂部的會費一般在30萬人民幣到100萬人民幣左右,“內陸遊艇俱樂部會費至少是香港遊艇會的10倍,但服務是否好10倍很難說。”鄺向榮表示。

遊艇行業中低端市場潛力大

“中國國內的遊艇行業還太不接地氣,制造的產品、提供的服務都盯著高端市場。”楊新發也認為,讓一般人玩得起遊艇,才是推動中國遊艇業快速發展的關鍵。

一些企業已經註意到新趨勢。上海萊悅遊艇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李曉紅從2006年開始創辦現在的遊艇俱樂部,“前些年一些企業主消費遊艇更多是炫耀性的消費,但是,現在更多開始理性消費”。

李曉紅經營的俱樂部目前在國內有上海等4處連鎖項目。不僅僅像傳統的遊艇俱樂部以發展會員,通過會費、遊艇租賃、泊位租賃等來維持生存,李曉紅介紹,萊悅目前探索的盈利模式還包括遊艇俱樂部管理輸出,將遊艇與度假、賽事組織、活動等結合等。

此外,萊悅還推出多人分時共享購艇計劃(由多位出資人通過共同出資購買同一艘遊艇,並由俱樂部統一管理,使不同出資人在不同時間獨立且公平地使用遊艇,從而避免遊艇閑置、降低玩艇成本),有些價格較低的帆船項目只需幾萬元就可以參與,一般白領完全可以接受。

新西蘭經濟發展部部長Steven Joyce 告訴記者,在新西蘭,人們已經將遊艇帆船等水上休閑生活方式作為生活的一部分,不需要政府特別推動,船艇產業已經成為新西蘭除了農業之外的第二大制造業。

“中國的海岸線比新西蘭的還要長,中國遊艇產業發展有很好基礎,” 鄺向榮認為,同時,國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經濟帶的人均GDP已經達到8000美元,消費升級給遊艇產業的發展創造了很好條件。

正因如此,遊艇產業近年來也逐漸吸引了中國企業的目光,除了目前遊艇概念相關的上市公司上海佳豪(300008.SZ)與太陽鳥(300123.SZ)外,一些企業近年來也通過收購海外遊艇企業的方式逐漸進入這一市場。

2012年山東重工濰柴集團以3.74億歐元取得了意大利知名遊艇公司法拉帝75%的控股權;2013年萬達集團宣布投資3.2億英鎊收購英國最大的豪華遊艇制造商聖汐公司91.8%股權;而謀求企業轉型升級的新大洲A(000571.SZ)在2013年下半年便向意大利遊艇制造商SL公司增資2000萬歐元,獲得其至少21.74%的股份。

另一些企業則以與外資遊艇企業合作的方式,共同開發中國遊艇市場。新西蘭SEALEGS遊艇公司中國區首席代表章賢告訴記者,中船重工目前正在與SEALEGS合作開發一些公務艇項目,但也註意到民用休閑娛樂艇市場正在日益壯大,也在開發儲備中。

編輯:任小璋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中國 4000 遊艇 70% 長期 休眠 俱樂部 俱樂 大面積 大面 虧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381

獲689捐款寸心行動 營運兩年「休眠」首年旅費行政費佔開支八成

1 : GS(14)@2017-02-02 02:30:35

■梁振英曾承諾將政府所派的6,000元捐給由劉迺強(右圖)任董事的「寸心行動基金」。



【本報訊】特首梁振英早前稱當年無領取政府派發的6,000元,卻迅速被踢爆曾承諾將款項捐給慈善機構「寸心行動基金」,聲言幫助內地學童。《蘋果》調查發現,這個左派背景的慈善機構運作模式特殊,首年資助內地學童的開支少於兩成,四成開支用作資助本地學生送款往內地,兩年後因無法籌得送款所涉的旅費而暫停運作至今,令人質疑善款是否用得其所。記者:陳建平梁振英早前間接向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發炮,批評全民派錢理念,強調自己2011年並無領取6,000元,但瞬即被傳媒揭發當年他曾承諾會將該6,000元捐給寸心行動。當時他呼籲全港中小學生,捐出部份利是錢協助有需要的內地人。



■寸心行動曾安排香港學生親自送款給內地兒童,最終因費用太高而停止。寸心行動網站圖片

5董事為左派人物

查冊顯示,寸心行動成立於2011年2月,獲稅務局確認為慈善團體毋須交稅,5名董事以左派人物為主,包括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港區人大代表楊耀忠、港大前副校長李焯芬等。根據官網介紹,寸心行動主要資助內地兒童讀書以及協助綠化沙漠地帶,更會贊助香港兒童親身到內地送款,以教育他們珍惜資源。當年《文匯報》報道,機構的善款不會扣除行政費用,全數捐贈有需要地區。不過,記者翻查機構年報,發現寸心首年度的善款收入是30.4萬元,支出為20.7萬元,其中最大筆開支是交通費,高達8.6萬元,佔總支出約41.5%,其次才是資助內地學童的開支3.7萬元,佔比17.9%;法律會計費和印刷費也分別佔比近10%及7%。換言之,寸心行動每花100元,只有17.9元直接交到貧童手上,另外有41.5元花在港童及職員的機票車費上,餘下40.6元主要為行政及宣傳費等。第二年度的財務報表也有類似情況,最大筆開支是旅費7.7萬元,佔總支出約45.8%,其次才是對抗沙漠化的開支約7萬元,佔總支出約41.3%。直至第3年度(2013至14年度),寸心行動突然「休眠」,全年只有800元善款收入,而且再無任何慈善活動開支;2014至15年度雖重獲1.3萬元善款,但仍然無自行舉辦活動,只有一筆「慈善捐款」支出11.3萬元,致令該年度出現11.2萬元虧損,淨流動負債為11.5萬元。記者日前曾致電寸心行動,職員稱現時機構已無運作。寸心行動以電郵回覆指,首兩個年度分別帶領13位及17位師生家長前往甘肅送款,機票費用分別是7.3萬及7.7萬元,強調款項來自董事籌款而非公眾捐款。寸心又指,後來發現送款行程所費不菲,所以2013年度起暫停所有項目,2014年度的「慈善捐款」則是直接捐予30名內地學童。



資不抵債「好奇怪」

有會計師表示,以往較少見到慈善機構資不抵債,而且寸心在收入銳減下仍捐11萬元予內地,認為其財務狀況「好奇怪」。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認為,既然寸心獲稅局豁免交稅,理應活躍地參與公益活動;若現時機構已進入冷凍期,稅局應基於公眾利益研究是否取消其免稅資格。本報曾多次致電楊耀忠及李焯芬查詢,但沒有獲回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201/19914222
689 捐款 寸心 行動 營運 兩年 休眠 首年 旅費 行政 費佔 開支 八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8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