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內憂外患 知乎要草根還是要精英?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08/09/230899.html

一家被冠以「中國Quora」光環、少有推廣卻已贏得口口相傳的社交問答網站,在飛速發展一年半後,陷入內憂外患的成長煩惱;一個運營能力堪稱優良的團隊,卻依然躲不過與生俱來的發展困境。這就是知乎網當前所面臨的環境。

從內部講,知乎的用戶活躍度出現下降,高質量回答開始減少;在向更多領域拓展的路上,面臨的運營壓力逐漸凸顯;弱關係鏈下如何提升用戶粘性成為知乎的挑戰。

從外部看,今年6月新浪微博推出的社交問答「微什麼」或將成為知乎又一塊心病。目前「微什麼」尚在內測中,帶有社交元素和大量高端用戶的新浪微博入局,會不會對知乎造成致命一擊?

無人知曉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知乎正如少年維特一樣陷入成長的煩惱。在內容質量與用戶規模,小眾領域和商業探索之間的矛盾與掙扎中,少年知乎該如何前行?

運營煩惱:優勢難破IT圈用戶熱戀度漸失

「知乎很招人喜歡。在上面拋出和某個產品、某個公司有相關的問題,該公司的產品經理、CEO、創始人都能回答。」這是知乎用戶的共同看法,「當你想找到最專業的人或有一個很棒的問題,你會想到知乎。」

近一年來,憑藉創新工場李開復等IT意見領袖的影響力,知乎推出後迅速聚攏高端用戶,形成專業格調,用戶達30萬,媒體稱譽其為「資訊海洋中的珍貴浮標」。

雖然用戶有口皆碑,但和所有創業者一樣,在路上的知乎煩惱也隨之而來。

2011年年中,知乎紅極一時,當時李開復、洪波等業內人士基本每週都會在知乎上回答問題,而眼下,李開復在知乎的最新回答則停留在2個多月以前。 從Alexa排名看,知乎用戶UV和粘性在2011年年中達到高峰後一路下滑,整個網站的TrafficRank也呈現微降態勢。

少年知乎之烦恼:窄众牢笼难破 或受微博冲击

知乎在Alexa排名上的PV/UV趨勢圖(騰訊科技配圖)

少年知乎之烦恼:窄众牢笼难破 或受微博冲击

知乎在Alexa排名上的TrafficRank趨勢圖(騰訊科技配圖)

一位內部員工透露,知乎早期回答率在80%左右,現在則低於70%,而且高質量回答內容正在減少,用戶不再狂熱,一些早期用戶甚至出現逃離。

「現在知乎上內容同質化,充斥著大量不靠譜的問題和回答。很多專業回答都是一些偽大師論調,光說不練,徒有理論,長此以往,所謂的專業只會流於形式。」一位移動互聯網領域的產品經理如此說道。

除了內容質量問題外,團隊運營能力成為知乎的另一個挑戰。

創業之初,知乎的話題僅侷限在IT、商業等窄眾群體。2011年12月,知乎推出領域功能,鋪展到互聯網、創業、科技、商業、社會人文、電影、圖書、體育等更多分類。

然而,時至今日,這種拓展並不算成功。有網友反映,在知乎的音樂·電影·圖書這一領域中,同一個問答在熱門問題區多次重複出現,這對用戶體驗無疑是巨大傷害,無論是算法還是人力的問題,都從側面反映出知乎的運營不力。

少年知乎之烦恼:窄众牢笼难破 或受微博冲击

知乎音樂·電影·圖書領域首頁8月6日下午截圖(騰訊科技配圖)

這印證了部分行業人士此前的擔憂:知乎團隊在IT圈擁有很強的資源和人脈優勢,但擴大到其它領域後,整個團隊的業務水平、知識結構和資源體系都會存在很大的問題。

據瞭解,無論是知乎背靠的創新工場還是周源的團隊(周曾在《IT經理世界》雜誌社任3年記者,聯合創始人成遠曾是《商業價值》記者)都是多年混跡於IT江湖,這使得其在IT領域的優勢明顯大於其他領域。

知乎今日的用戶和運營煩惱或許在誕生之時就已注定。2010年6月,問答模式的鼻祖Quora在美國正式閃亮登場,給此前低迷的問答市場帶來一陣驚喜。

因為幫助用戶解決了搜索引擎難以勝任的高端複雜問題的問答,2010年,Quora估值已達8000萬美元,兩年後的2012年5月,Quora月獨立訪客達150萬,獲B輪融資5000萬美元。

知乎正是藉著Quora的熱風於2011年年初在國內搶先推出。然而,無論是Quora還是知乎都面臨著精英用戶維持的難題和商業模式探索的困境。

對於知乎的快速崛起,一位問答類網站創始人告訴騰訊科技:「理論上,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社交問答的內容提供者,但真正能提供有質量內容的只能是少數。 開始之初,知乎的模式新穎,回答者願意嘗鮮,又因為聚集一批IT、商業領域高端用戶,對於提問者產生很強的吸引力。IT、商業領域的人擁有較強的話語權和 傳播力,這使得其能在短時間內火熱。但長久而言,高端人士時間和精力有限,高質量內容難以持久。」

拋開對人類知識和經驗系統性梳理和分享的理想不談,作為一個創業團隊,無論是知乎還是Quora都需要提升市場份額,最終給投資者和創業團隊帶來回報。

要持續做大市場份額,就需要引入更多領域和用戶,知乎拓展領域也有這樣的考慮。但作為一個注重氛圍和問答質量的問答社區,如何把握用戶規模與氛圍之間的平衡,成為考驗知乎團隊的重要問題。如果更多人參與,代價是內容質量與格調的降低,導致的結果可能是精英問答者的逃離。

知乎的領路人Quora也面臨同樣問題。據美國媒體報導,有分析師預測Quora將很快面對垃圾郵件和系統垃圾信息的挑戰,這曾是雅虎知識堂(Yahoo!Answers)癱瘓的主要原因;等有一天它變得非常龐大時,這個網站將失去它現有的大部分魅力。

不僅如此,人們對社交問答的追逐能維持多久?經過一段時間後,成為鎖定的小社區,話題重複,缺乏新血液,看似多元的社區很可能走向封閉。

「從實用性來講,Quora的一些答案可有可無,也不那麼有趣。弱關係下,一些急需解決的問題難以獲得高效的回答,加上嘗鮮的人群沒有足夠的忠誠度,他們也並不願意為此支付費用。」上述分析師說,社交問答網站商業模式的遙遙無期讓創業者們倍感壓力。

一位海外媒體觀察人士曾發表文章稱,社交問答的商業模式不應該建立在規模的基礎上。只要能聚集起小部分精英,這個社區就會有極大的價值,但一旦社區 中的閒雜用戶比例過高,其價值就大打折扣。「它可能會變成用戶短期追逐的時尚玩意兒,但不是一個趨勢。當用戶的興奮感逐漸消失,難以找到商業模式的社交問 答網站最終將陷入衰退,甚至跌入死亡低谷。」

外在煩惱:微博攜大量用戶入局先發優勢能否持續?

知乎的煩惱不僅來源於內部運營壓力和商業模式困境,外部的對手迅速殺入這一領域,讓暫時走在前列的知乎繃緊神經。

2011年5月,繼盛大員工創辦問答網站米飯後,百度新知也切入知乎的問答領地,而之前人人網旗下的商務社交網站經緯也早已推出問答服務。目前來看,這些對知乎並不構成威脅,眾多對手中,最後入局的新浪微博可能才是知乎的最大對手。

「沒想到新浪微博切入如此之快!一個問答類創意或將被新浪扼殺!」2012年7月,當新浪微博加速內測問答社區「微什麼」時,有觀察人士發出如此感慨。

2005年,隨著新浪愛問推出,新浪已經在問答領域撒下棋子,多年躊躇不前之際,此番可謂借微博捲土重來。曾經號稱要挑戰門戶網站的博客中國,就在發展即將迎來爆發之際遭遇新浪博客截殺,最終隕落。知乎會成為下一個嗎?

在知乎上,這一問題被廣泛討論。眾多觀點大致分為兩派:

第一派,威脅論。長遠來看,「微什麼」會從側面對知乎產生影響。新浪微博有現成的眾多高端核心人物資源,普通用戶基數較大,問答可人人參與,「微什 麼」的出現可能奪走知乎上大量非知識性問答的用戶。持此觀點的人士認為,微博和社會化問答網站都屬於興趣導向,微博涵蓋了社會化問答功能,有了長微博,就 能夠更充分的表達、回答和交流。知乎通過專業的意見領袖擴大了品牌影響力,而以名人效應帶動產品,則是新浪最為擅長的手法,僵持戰中必將對知乎形成威脅。

相反的一派則認為,僅憑用戶群和社交元素,新浪「微什麼」難以對衝擊知乎。

他們的理由是:知乎是一個有著精英氛圍的社區,營造的是認真、嚴肅的回答,對專業性的需求較好,對運營能力要求較高。新浪微博讓用戶養成的是快餐模 式,很難沉澱下優良的答案。如果新浪微博一手搞偏生活領域的問答,一手通過加V用戶走知乎的專業高端路線,兩種不同格調的產品很難融入,用戶也容易分裂。

在他們看來,新浪「微什麼」未來將更多偏重大而全的生活領域,對知乎不會形成殺傷力,反而可能是分流百度知道的部分用戶。

另有行業人士對騰訊科技表示,此番新浪推出「微什麼」或許醉翁之意不在問答,而在於反哺微博,「眼下,新浪微博的大量精英的熱情正逐漸減退,問答是一個刺激這些高端用戶的產品,讓其重溫指點江山的感覺,最終把他們繼續留存在微博之中」。

截稿前,騰訊科技登陸發現,新浪「微什麼」中內容質量還遠不及知乎。值得一提的是,新浪微博應用拓展半死不活的案例頗多,如分類聚合社區、微群、私信聊天、微博商城等,同樣的戰術指導下,「微什麼」要獲得成功並非易事。

但無論結局如何,潛在威脅已經出現,知乎的煩惱也隨之而來。

「我們還在調整,不斷的試錯。」面對這些問題,知乎CEO周源很坦然。他說,知乎還處在發展的求索路上,它需要走的路還很長,希望它能化解暫時的煩惱,在解決別人問題的同時成功為自己找到答案。


內憂 外患 知乎 乎要 草根 還是 精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887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要出國懟Quora?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mote/2017/0320/161976.shtml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要出國懟Quora?
羅超 羅超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要出國懟Quora?

知乎去SXSW很可能是為了提升海外影響力和知名度,為即將進行的全球化布局做鋪墊。

中國互聯網企業正在世界級舞臺上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至少從CES、MWC這些國際展會來看,中國互聯網企業的身影正越來越多。今年SXSW(西南偏南)也首次迎來了中國面孔,知乎、摩拜單車、出門問問等中國公司出現在這個活動上,知乎CEO周源還在這里進行了他的第一次英語演講。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也要出國懟Quora了?

知乎周源CEO周源在SXSW演講

相對於強調科技的CES、MWC而言,從純音樂節發展而來的SXSW更像是一個“混合爬梯”。30年來,音樂、娛樂、科技在這里混搭,這幾年科技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SXSW迎來了奧巴馬、Lady Gaga、奧尼爾等大咖,是Airbnb、Meerkat(移動直播)、Twitter等創新公司所重視的舞臺。今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紛紛赴美亮相SXSW,表明中國互聯網公司走出去的意願正日益強烈,與全世界創業創新者交流,這種現象與王興等人提出的“中國互聯網下半場的機會之一在於全球化”形成呼應。

中國互聯網公司參加SXSW不會只是為了“交流”,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他們飛躍重洋自然還有其他目的。至少從知乎CEO周源的演講內容來看,他去SXSW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演講的最後,周源表示“隨著 AI 技術的進步,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彼此之間也可以消除語言的障礙,提一問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來回答。這是一件值得追求,很酷的事情。”由此可見,知乎去SXSW很可能是為了提升海外影響力和知名度,為即將進行的全球化布局做鋪墊。

為什麽知乎出海是必然?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先推翻一個自己幾年前的論斷,那就是“內容文化型應用很難出海”。

國際化、全球化在互聯網行業已不是什麽新鮮話題。過去中國全球化最成功的互聯網業務,要麽是BAT用錢鋪路的國際化業務,要麽是獵豹、美圖、UC以及手機公司這樣的工具型業務。並且就算是BAT的業務,也是地圖、支付、IM和安全這樣的工具型應用率先實現了國際化。由於語言的障礙和文化的隔閡,知乎這樣的知識型產品走全球化之路存在天然壁壘。

幾年前,國際化程度較高的獵豹移動CEO傅盛曾分享,獵豹清理大師能夠在國際化上取得成績,很重要原因是,它是工具型應用而不是文化型應用。中國制造風靡全球因為工具屬性強而文化屬性弱,因為功能性產品,不同地區的需求差異更小,而不同國家(地區)的文化差異卻很巨大,並且文化內容型應用需要深度運營。因此,文化內容型應用成功國際化的很少。反過來看,美國有幾個文化內容型應用在中國做得很好呢?做得很好的都是Windows、Office、Android、Chrome這類工具。一到門戶、視頻、社區這樣的內容型業務上,都是中國土著占優。這是幾年前,我認為內容文化型應用很難出海的邏輯。

然而世界是變化的,移動互聯網今非昔比,當初認為工具更容易出海的傅盛,正帶著獵豹在美國力推LIVE.ME直播平臺。以知乎出海這件事情來看,我認為至少有這些證據表明它將出海:

1、知乎擁有一定的海外用戶基礎。

我瀏覽知乎時發現,知乎已有不少海外用戶,以華人群體居多,很多討論,往往可以看到uber、airbnb、Facebook、Google等海外公司的員工來回答,還有留學生玩知乎。

在知乎上“知乎的海外黨到底有多強?”這個問題中,提問者這樣描述這群海外用戶:

“看到有人說知乎頭號實力集團—— 海外黨對於知乎,如同猶太院外集團之於美國。 知乎的海外黨的確人數和實力上占據一定地位,但是真的就像這位朋友說的這樣嗎?”

這個問題有100多個答案,不少來自於“海外黨”,排在最前面的答案點贊數近1000,點贊最多的有5000多個,由此可以窺見知乎上的海外用戶確實已成規模,這些用戶就是知乎國際化的種子用戶——如同知乎2010年上線之初的200多位用戶一樣。

2、知乎在內容上已在“全球化”。

知識是無國界的,Wikipedia有85%的內容是非英語內容,書店的外文編譯或原版書籍占據相當比例。

知乎也在積極引入海外內容,比如知乎LIVE甚至在近期請來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E.Stiglitz,包括之前的《血戰鋼鋸嶺》導演梅爾吉布森、Google X創始人Sebastian Thrun等大咖,效果超出預期,JosephE.Stiglitz的《特朗普上臺,中國該往何處去》LIVE參與者達到13683人。既然知乎面向海外內容生產者的強運營已經開始,那麽走出去也是順水推舟。這些國際大咖的知識可以分享給海外用戶,這些國際大咖的群體可以擴大,而全球化的內容布局也有利於中國用戶獲取更多知識。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也要出國懟Quora了?

歪果仁在知乎開LIVE

3、背靠中國內容出海大環境。

2016年,中國內容產業迎來複興,BAT都在布局、內容創業如火如荼,中國出現了許多創新玩法,比如微信公眾賬號、分答、知乎LIVE、移動直播、個性化資訊等等。馬化騰在兩會提到,中國在數字文化產業方面已處於世界前列,接下來要全球化,知識經濟算數字文化產業的細分。獵豹移動在美國力推LIVE.ME移動直播取得一定成效,其直言要將中國內容市場的成功經驗複制到海外;UC近日則在印度公布了自媒體戰略,將這個中國概念帶到了印度市場。

此前,在全球化上最為激進的內容平臺非今日頭條莫屬。這個新銳小巨頭,早在2015年就啟動了國際化布局,投資印度版今日頭條Dailyhunt,今年春節收購美國移動短視頻平臺Flipagram,張一鳴去年底更是明確,全球化是今日頭條2017年核心戰略之一。

因此,既然直播、自媒體資訊平臺可以出海,同屬於內容平臺的知乎,為什麽不可以呢?

4、互聯網下半場大家都得出海。

移動互聯網進入下半場已是業界共識,王興等人都認為,全球化將是下半場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共同選擇。大家的理由都是相似的:一是中國本土市場人口紅利消失,要想得到增長,必須去海外謀求發展。二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國際化更容易,AppStore和GooglePlay構建的分發機制、人工智能技術加速消除語言認知障礙、用張一鳴的話說是“信息流、物流、人流、資金流在全球範圍內配置的頻率和顆粒度越來越低,配置的成本也越來越低。”所以,BAT的業務、投資和人才都在全球化布局,ofo、滴滴等新銳公司還在創業就想到海外去,知乎們還有什麽理由不去海外尋找機會呢?

知乎出海面臨的挑戰是什麽?

內容平臺都在出海,但還沒有一家取得有說服力的成績,大家都在嘗試。對於知乎來說,出海的挑戰可能比許多平臺都要大一些。至少我認為會有這些挑戰:

1、與昔日老師Quora的正面交手

美國版知乎Quora上有一個問題很有意思“為什麽Quora上全是關於中國和中國人的問題啊?”,現在,中國版Quora知乎也要進入美國市場了。

周源在多次采訪中坦陳,Quora是知乎的老師,知乎學習並參考了Quora的信息邏輯。Quora成立時間更早、全球化程度更高。 2016年,Quora每月已有1億訪問量,其中一半來自美國,還有15%來自印度。不過,這不是Quora會贏得問答之戰的理由,畢竟之前知乎和它在平行世界,並未正面交手。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也要出國懟Quora了?

Quora創始人安吉洛

知乎的產品形態已經跟Quora越來越不同。 知乎在功能層面已經進行許多本土創新,它有電子書、知乎Live、知乎日報、知乎專欄等產品,日報和專欄Quora有對應產品,但做得更晚。融資層面知乎比Quora步伐更快,今年1月知乎完成1億美元D輪融資估值10億美元,而Quora 最近一輪融資在2014年,8000萬美元融資估值9億美元。如果不考慮這兩年的增量,知乎體量已超過了Quora。

而從基礎指標來看,Quora一年前宣布,它的MAU突破1億,但是知乎MAU已經超過2億(DAU 1600萬)。背靠著中國的互聯網人口紅利以及本土內容市場的崛起,知乎已經實現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類似的故事不斷上演,今年,微博憑借著本土創新和中國市場紅利,市值超越了Twitter。

知乎體現出本土創新的優勢,但與Quora在全球舞臺交手能否占優還有待觀望。並且,美國問答市場並不只一個玩家,Quora之前,有Yahoo Answer、Ask.com等平臺,垂直領域還有類似於程序員問答社區StackOverflow。Quora 2013年年宣稱在問答領域沒有對手,顯然是不符合事實的,知乎如果進入海外市場,同樣需要面臨上述平臺的競爭。還有當知乎出海之時,大本營競爭正日益激烈,不論是百度知道的反擊,還是微博和頭條推出的問答服務,知乎都不能視而不見。

2、社區模式出海的老大難問題

今日頭條、獵豹內容出海,相對社區而言更容易,畢竟它們更多是內容分發,而不是社區。涉及到社區,規則、氛圍、文化,諸多因素會讓運營變得更複雜一些。正是因為此,我們很少見到成功國際化的社區,但卻能見到許多本地化的論壇,甚至不同城市的論壇都能取得成功。

知乎已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問答社區。在年初融資成功的內部信上,周源說,知乎在2016年從問答社區成功轉向知識平臺。而在SXSW,周源演講則表示知乎要構建一個 Marketplace for knowledge,有點像一個知識的 AppStore,讓更多的人可以參與進來,讓知乎成為一個更大更有價值的平臺。如果說知乎是知識的AppStore,做一個連接生產者與消費者的平臺,國際化的挑戰就會小很多。如果知識在中國可以成為市場,那麽,在海外同樣可以。正如天貓、Amazon等電商業務可以全球化一樣,市場全球化比社區容易,因為前者比拼的是效率,而後者比拼的則是運營,國際化前者更容易解決。

因此可以預見的是,如果知乎出海,必然會首先將知識付費產品如Live服務出海,而不是將知乎最原生的社區模式複制出去,這樣也可以避免跟海外Quora、Ask.com、Answer直接交鋒。

中國互聯網進入大航海時代,知乎也要出國懟Quora了?

知乎LIVE,中國式創新

3、完全不同的市場遊戲規則

最容易遇到的問題是知識產權問題。中國的知識產權環境正在變得更好,但距離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還有差距,比如在AppStore,如果LOGO涉嫌侵權,就有可能被下架,用戶對於這類行為也很反感。知乎在中國很重視版權,但是知乎上的內容生產者本身也可能會存在圖片、文字等內容的侵權,這種知識產權問題在海外的解決會更棘手,至少有很多不同點。除此之外可能還有類似於名譽侵權、隱私泄露等類型的糾紛。當然,市場規則不同,也是所有中國公司出海將會遭遇的坑,不少中國企業在國外被巨額罰款、陷入專利糾紛甚至被用戶巨額索賠,都體現出國內外的規則差異。

4、不得不考慮的投入產出比

一個是投入,國際化意味著要進行多語言的內容運營,產品、技術和運營諸多維度都要有相應準備,而這意味著前期規模性的投入;一個是產出,知乎在中國變現有許多探索,周源也曾強調過,2017年知乎的三大目標之一是實現規模化的廣告營收能力,到了海外,中國的LIVE等模式是否還能生效?

因此,知乎出海可能會選擇知識付費產品,卻不會直接將LIVE搬出去,而是會根據海外用戶的付費習慣量身定制產品。知乎還可能會通過AI技術來提高多語音運營的效率,對於知乎而言,如何盡可能少的投入同時在海外探索出知識變現模式,或者說將中國的成功經驗複制到海外,是一個挑戰。

對於知乎來說,全球化會讓其用戶進一步增長、內容進一步充實,讓中國領先的知識經濟惠及全世界更多人。對於中國知識生產者來說,他們有機會獲得全球範圍內的讀者,中國的知識消費者則會獲取全球範圍內的知識。對於互聯網行業尤其是內容平臺來說,知乎的出海會讓“中國互聯網出海隊伍”又添一員。因此,我很期待知乎邁出這勇敢的一步,與Quora一較高下。

知乎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中國 互聯網 互聯 進入 大航 時代 知乎 乎要 出國 Quora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11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