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行三會四部委聯手發布大波試驗區政策:5年形成現代農村金融體系,3至5年打造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體系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2/4724463.html

一行三會四部委聯手發布大波試驗區政策:5年形成現代農村金融體系,3至5年打造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體系

一財網 李德尚玉 2015-12-11 19:20:00

12月11日,央行聯合發改委、財政部、農業部、商務部、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印發《吉林省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方案》,以及聯合外匯局印發《浙江省臺州市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試驗區總體方案》。

12月11日,央行聯合發改委、財政部、農業部、商務部、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印發《吉林省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方案》,以及聯合外匯局印發《浙江省臺州市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試驗區總體方案》。

“通過開展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力爭用5年左右的時間,在試驗地區形成多層次、廣覆蓋、可持續、競爭適度、風險可控的現代農村金融體系。”《吉林省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方案》提出。

《浙江省臺州市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試驗區總體方案》也提出“通過3至5年的努力,顯著提高小微企業融資覆蓋率,降低融資成本,擴大融資規模,提升金融服務質量,優化金融生態環境,積極打造融資便捷、服務高效、創新活躍、惠及民生的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體系。”

5年形成現代農村金融體系

“鼓勵縣域法人金融機構將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於當地貸款,將相關考核結果納入地方人民政府對金融機構的激勵政策體系,充分發揮各項政策的綜合引導作用。”《吉林省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方案》的出臺,為適應農業適度規模經營、新型城鎮化建設、農民財產性收入增加等新情況新趨勢新要求,進一步提升吉林省農村金融服務能力和水平。

《吉林省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方案》主要目標為:通過開展農村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力爭用5年左右的時間,在試驗地區形成多層次、廣覆蓋、可持續、競爭適度、風險可控的現代農村金融體系,符合現代農業需求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更加豐富,金融惠農的政策體系更加高效,農村金融可獲得性進一步提高,金融服務滿意度明顯提升,試驗地區經濟社會實現健康快速發展。

主要任務包括:完善農村金融組織體系,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務。發展供應鏈金融服務新模式,多種形式支持農業適度規模經營。開展農村資源資本化改革,擴大抵質押擔保物範圍。發展農村互聯網信息服務,加快普惠型金融服務體系建設。加快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提高涉農資產證券化水平。構建新型農業保險體系,優化農業風險分擔機制。

3至5年打造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體系

而《浙江省臺州市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試驗區總體方案》的出臺,為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體制機制改革,加快推進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創新,提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水平,優化小微企業融資環境,促進普惠金融發展和實體經濟轉型升級。

其主要目標:通過3至5年的努力,顯著提高小微企業融資覆蓋率,降低融資成本,擴大融資規模,提升金融服務質量,優化金融生態環境,積極打造融資便捷、服務高效、創新活躍、惠及民生的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體系,及時總結評估、適時複制推廣,為全國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

編輯:聶偉柱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一行 三會 部委 聯手 發布 大波 試驗區 試驗 政策 形成 現代 農村 金融 體系 打造 小微 企業 服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397

“三會”主席履歷高度相似 助力大金融監管時代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52541.html

“三會”主席履歷高度相似 助力大金融監管時代

一財網 宋易康 2016-02-22 22:08:00

“三會”主席的“共享履歷”的新局面是否會助力以央行為主導的“大金融監管體系”的推進?今後,“三會”在監管思路和戰略協同上也將有更多認同和默契。

“農行走出了三位‘三會’一把手。”在劉士余將出任中國證監會黨委書記、主席職務消息公布之後,有農行內部人士不無欣喜地說。劉士余這一角色的轉變,使得現任三會主席都遵循了從央行,到農行,再到“三會”一把手的工作軌跡。

的確,此前,農行前董事長項俊波出任保監會主席;農行前黨委書記、行長尚福林先後出任證監會主席、銀監會主席。

有業內人士則指出,“三會”主席擁有更多共性,尚福林、項俊波與劉士余都是央行出身的領導幹部。其中,尚福林在央行工作長達23年,劉士余也任職央行18年,只有項俊波在央行時間稍短,任職央行3年時間。

“三會”主席的“共享履歷”的新局面是否會助力以央行為主導的“大金融監管體系”的推進?今後,“三會”在監管思路和戰略協同上也將有更多認同和默契。

“三會”主席履歷高度相似

興業銀行、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三會”主席都來自農行,可能與農行發展史和上市過程有關。

“三會”主席中,與農行淵源最深的當屬現任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他從2007年6月出任農行黨委書記、行長,之後於2009年出任農行董事長。直到2011年10月調任保監會主席。在項俊波掌舵農行四年多時間里,他主導了農行的兩地上市。2010年7月15日,農行在A股上市,7月16日,農行在H股掛牌。

魯政委對本報記者表示,農行的上市一定程度上是作為大型國有銀行市場化改革的收官之戰。過去由於農行主要經營農村領域的貸款,網點多、人員多,在四大國有銀行中,農行的資產質量並不出色。但中央希望農行在上市時能夠打的漂亮, 所以為了推動農行的改制上市,將很多尖兵都集中到農行。

對於目前“三會”主席的工作履歷,顯然,尚福林、劉士余與項俊波均在央行擁有更加豐富的工作經驗。銀監會主席尚福林畢業後便被分配到中國人民銀行總行,1994年出任央行行長助理,1996年任人民銀行副行長,直到2000年調離央行,共在央行工作長達23年。

劉士余也在央行任職長達18年,從1996年進入央行,劉士余歷任銀行司助理巡視員、副司長,銀行監管二司副司長、司長,辦公廳主任,行長助理。2006年6月,劉士余任央行副行長,分管支付司、條法司等部門。只有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央行任職時間稍短,自2004年7月至2007年6月出任央行副行長。

進一步對比“三會”主席的履歷,尚福林與劉士余經歷更加相似,兩位不但都在央行有十多年供職經驗,且都擔任過央行副行長、農行領導,此外還曾履職證監會主席。值得註意的是,尚福林是前7任證監會主席中任職時間最長的一任。

尚福林曾在《求是》雜誌撰文指出,對於不合規的金融創新,金融監管機構必須及時說“不”,他稱,金融創新應建立在合法合規的基礎上,不能超越法律和監管的“紅線”。監管者應當維護良好的市場秩序,防止違規監管套利,嚴厲查處創新中的違法違規行為,督促銀行合規創新。

相似的觀點也多次出現在有著互聯網金融“大家長”稱號的劉士余口中。2014年2月,時任央行副行長的劉士余在《清華金融評論》發表《秉承包容與創新的理念 正確處理互聯網金融發展與監管的關系》一文,劉士余指出,機構法律定位不明,可能 “越界” 觸碰法律 “底線”。互聯網金融應該有兩個法律上的 “底線”:一個是不能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另一個是不能非法集資。

相似履歷助力大金融監管新格局

早在2013年,為進一步加強金融監管協調,保障金融業穩健運行,2013年8月15日國務院發布批複,同意建立由人民銀行牽頭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但2015年中國股市的劇烈震蕩暴露出“一行三會”溝通和協調上的問題,在新的經濟金融形勢下,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或面臨調整。對此,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院丁誌傑教授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在2015年資本市場波動中,杠桿交易直接助推了前期股市快速上漲和後期指數暴跌。場外配資來源複雜,包含銀證保和信托的結構化產品,P2P、眾籌等互聯網金融渠道,各管一段的監管機構無一了解場外配資全過程。

金融監管改革已經成為2016年金融改革中的重要一項。據境外媒體報道,中國正就合並證監會、保監會與銀監會成為單一監管委員會進行討論。而在此前公布的“十三五”規劃中,“改革並完善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發展的金融監管框架,實現金融風險監管全覆蓋”已經成為重要內容。

另據媒體報道,國務院辦公廳已經將其經濟局六處獨立,設立金融事務局,即秘書四局。屬於正廳(司、局)級部門,主要負責涉及“一行三會”的行政事務協調,巧合的是,據市場消息,或將出任主持工作的李振江也為農行原副行長,不過,農行對此並未確認。

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丁誌傑表示,從“一行三會”的監管體制上看,尚存在信息不暢、責任分割不明確等問題,這些問題並不會因為“三會”領導相似的背景、履歷就能迎刃而解。

以互聯網金融P2P行業為例,2015年出現的諸如E租寶、金賽銀、MMM等問題平臺的跑路或倒閉現象來看,都是出現在行業監管真空地帶,“誰批的孩子誰管”似乎也是“一行三會”體制下的又一難題。

魯政委稱,一個綜合化的監管體制要具有統分結合的特征,統是確保沒有遺漏和死角,分是在統一後仍然不喪失專業化的水平。所以一方面不僅需要“每個孩子”都有人管,還要確保創新生出來的“新孩子”也有人管。這就需要監管從業務的實質看,而不是從姓銀行,姓保險,還是姓券商來看。

在近日召開的一場“宏觀審慎政策框架與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內部研討會上,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指出,從國際監管經驗來看,如果要重構新的金融監管框架,無論是微觀審慎政策還是宏觀審慎政策,一種值得考慮的思路是把工作機制落腳到三個委員會上,即:貨幣政策委員會、金融穩定委員會以及公平交易委員會。

黃益平認為,未來無論是維持現在的“一行三會”格局還是建立大一統金融監管框架,或者采用宏觀審慎與行為監管雙峰模式,都可以考慮把以上三個委員會作為內核工作機制,這樣可以既保證其專業性與獨立性,又有利於各個領域之間的信息共享與監管協調。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三會 主席 履歷 高度 相似 助力 大金 監管 時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389

“一行三會”越來越留不住人,原因據說是為養家糊口

一大波“一行三會”官員離職潮越來越引發市場關註。

金融體制改革逐步推進,新型金融業態方興未艾,造成的金融監管層的人事變動還在持續。《第一財經日報》盤點近年來中國監管高層離職動向,發現“一行三會”離職官員分為三個走向:一是去往國際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二是監管系統內部調動,如央行官員去往證監會,或去往互聯網金融協會;三是轉向金融機構,如銀行、保險、基金、證券甚至互聯網金融業等。

有去往金融機構的央行離職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半開玩笑地表示,離職原因很簡單,“為了養家糊口”。這無意中透露了監管機構收入低,內部缺少激勵和約束機制,走向市場化機構成為金融精英的“無奈之舉”。也有內部人士稱,央行官員加入市場機構很正常,雙向流動有助於央行官員理解市場,也有助於市場人士理解政策。

央行精英加速流動

隨著8月伊始,姚余棟向《第一財經日報》確認辭去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職務,出任大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央行高層集體“下海”的消息又添一樁。

央行高層大變動要從2014年末說起。當時,時任央行副行長的劉士余卸任,履職農行董事長。2016年2月,劉士余任中國證監會黨委書記、主席。

2014年末,金中夏辭去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職務,任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執行董事。

2015年2月,胡曉煉辭去央行副行長一職,任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央行行長助理金琦於年初卸任,擔任絲路基金董事長;5月,支付結算司副司長周金黃從央行離職,出任華瑞銀行副行長。

2015年10月,1966 年出生的央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局長焦瑾璞卸任,擔任上海黃金交易所理事長。在中國黃金市場國際化進程的關鍵時刻,此次人事變動,預計將推動上金所加快打造“上海金”品牌。

而2016年以來,央行前副行長、61歲的李東榮當選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首任會長。互聯網金融方興未艾,隨著國家級行業協會成立,李東榮正試圖為亂象叢生的互聯網金融行業立“家規”。

包括姚余棟在內,央行今年多次開啟了官員轉“首席”模式,赴市場化機構任職。央行貨政二司原處長、青年經濟學家伍戈離職,出任華融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和總經理助理;3月,央行金融穩定局金融體制改革處李超出任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

證監會人事調整未完

近日,證監會國際部主任祁斌離職赴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即“中投”)擔任副總經理的消息,再次引發市場對證監會內部“人才流失”的關註。

祁斌的下一站是中國“主權基金”中投,而證監會機構部主任梁永生則是調往江蘇證監局任職。業內消息顯示,今年6月離開的證監會上市部副主任陸澤峰,下一站可能是到大學任教,亦不是到金融機構“淘金”。

自2014年底以來,隨著市場向好、金融機構業績爆發,以及金融反腐的深入推進,金融監管部門出現一波密集離職的熱潮。據本報記者統計,僅2015年前5個月,證監會就有7名局級幹部離職,這樣的級別和規模比較罕見。

2015年1月,證監會宣布免去江向陽辦公廳副主任、黨委辦公室副主任兼新聞辦公室(網絡信息辦公室)主任職務,隨後江向陽赴博時基金擔任總經理一職。

2015年3月,證監會創新業務監管部原副主任王歐離職,去了中投公司的專項投資部。同時,證監會黨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原辦公室主任韓燕也從原崗位離開。

到了2015年5月,證監會又有三名局級幹部同時離開,他們分別是稽查局原局長歐陽健生、證券基金機構監管部原副主任徐浩、私募基金監管部原副主任楊文輝。

證監會的“離職潮”在2014年就已現端倪。2014年11月赴大成基金擔任總經理的羅登攀,此前曾任規劃委專家顧問委員、機構部創新處負責人;同赴大成基金的還有周健男,離職前在上市部任職。

有媒體統計發現,2014年全年,證監會約有30名處級以上幹部離職,其中大多數投身市場機構。可以看到,2015年下半年證監會人員離職相對較少。上述證監系統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是因為下半年證監會出臺了一項政策,規定處級以上幹部離職之後,3年內不得在監管對象內部任職。

雖然無法證實該政策的出臺是否為了限制人員離職,但客觀上確實遏制了“離職潮”。

近期證監會內部人員離職更多的則是系統內的人事調整。今年4月,深交所總經理宋麗萍出任中國上市公司協會黨委副書記;今年5月,上證所理事長桂敏傑退休;6月,鄭商所黨委書記、理事長張凡離任。有證監系統內部人士預計,這一輪人事大調整可能還沒有結束。

銀監官員“下海”:去往金融機構居多

《第一財經日報》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2015年以來銀監會系統共有6位官員“下海”,而這一輪銀監會官員“下海”更多屬意銀行。

“監管官員下海一方面考慮薪酬問題,另外一方面則是個人的發展問題。”一位股份制銀行人士如是評論,他表示,監管指派官員到機構的,則是考慮個人本身的綜合素質,與機構的“契合度”多高。

2016年6月,銀監會副主席周慕冰轉戰農行任董事長,這是2015年以來最高級別的銀監官員從監管轉向金融機構。

2015年6月,銀監會原非銀部主任李伏安正式出任渤海銀行董事長,他從河南銀監局去銀監會非銀部僅一年時間。

2016年7月,有媒體報道上海銀監局副局長蔣明康加盟均瑤集團,均瑤集團則是民營銀行溫州民商銀行的發起人,蔣是否任職溫州民商銀行目前並未有確切消息。

“民營銀行走向常態化,需要更多的銀行業高管人才,以後監管或者其他銀行高管流動還會更加頻繁。”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表示,另外,互聯網金融往往以更高的薪水和更多的發展空間來挖人。

2015年4月,銀監會創新部副主任楊曉軍出任陸金所副董事長、黨委書記;不過不到一年,2016年3月,楊曉軍卻加盟了玖富集團出任總裁。

某大行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分析稱,監管官員“下海”可能會獲得比在監管機構更多的薪酬和更多的空間,不過如果調整不好角色的轉換,也會“水土不服”。

除了銀行業金融機構和互聯網金融,信托公司也是一個去處。7月26日,大連銀監局發布消息稱批複了葉淩風華信信托副總裁的任職資格,葉原是銀監會信托部基金監管處處長。

保監會:離職者走向創新化機構、職位

2011年以來,保監會就屢見“下海”例子,回顧此前,機構仍是重要選擇之一。而近幾年的趨勢是,無論是機構和職位都緊跟保險行業的發展趨勢,呈現向創新型機構和崗位轉型的特點。

據《第一財經日報》不完全統計,近年來已有10余名保監會官員“下海”。

事實上這並非新鮮,例如早期的陽光保險集團董事長張維功曾任廣東保監局局長、百年人壽董事長何勇生曾任大連保監局局長、中華聯合保險董事長李迎春曾任安徽保監局局長、生命人壽保險公司副董事長方力曾任人身險監管部副主任一職等等。

隨著這兩年資本密集投入保險業,新籌建的保險公司亦希望“搶奪”人才,對於保險高層人才的需求亦日益旺盛。近幾年來,保監會官員入駐保險企業任高管已成潮流。從2011年初至今,包括閆波、丁昶、張宗韜、趙小鳴等在內共有10多名保監會官員先後下海,轉投長安責任保險、華泰保險等保險機構任高管。

近日,曾“下海”華泰財險的張宗韜以華農保險擬任總經理的身份,出現在了6月的一場車險討論活動中,其職業履歷覆蓋監管層參與商車費改制度設計、財險公司實踐等,職業軌跡也較為鮮明。

而地方保監局亦屢有“下海”案例,比如,江西保監局原局長張興出任大眾保險董事長,吉林保監局原局長劉德江掛帥都邦保險董事長等。

一行 三會 越來越 越來 不住 原因 據說 是為 養家 糊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656

安倍晉三會見王毅 稱願與中方加強對話管控分歧

據外交部網站報道,2016年8月2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集體會見出席第八次中日韓三國外長會的中國外長王毅、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和韓國外長尹炳世。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集體會見中國外長王毅(中)、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和韓國外長尹炳世(左)

安倍表示,日中韓三國的經濟總量占世界五分之一,肩負著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重要責任,三國保持合作尤為必要。希望三國落實好此次外長會成果,為 年內舉行領導人會議做出積極準備,進而改善雙邊關系,促進地區發展。日方願從長遠角度出發,與中方沿著建立戰略互惠關系的方向,增進信任,加強對話,管控 分歧,為構建面向未來的日中關系而努力。即將召開的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對世界經濟可持續發展意義重大,期待屆時赴華出席峰會,日方祝願峰會成功並願為此提 供盡可能的協助。

王毅表示,中日韓三國在彼此關系存在困難的情況下召開此次外長會,保持了三國合作的基調與勢頭。中方為此提出了促進政治、經貿、人文、可持續發 展的“四輪驅動”合作主張。中方樂見日方作為二十國集團成員為峰會成功發揮積極和建設性作用。今年還將有一系列中日韓三方共同參與的重要多邊會議,希望中 日韓三方本著“正視歷史、面向未來”精神加強合作,為地區和平發展以及彼此關系的改善做出努力。

安倍 三會 王毅 稱願 願與 中方 加強 對話 管控 分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817

一行三會:實現精準金融服務 打贏脫貧攻堅戰

根據國家扶貧日活動安排,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國務院扶貧辦在北京共同舉辦了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的金融扶貧”為主題的金融扶貧平行論壇。全國性銀行業金融機構、證券業協會、有關保險公司負責人參加了論壇。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楊子強、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歐青平出席論壇並講話。

楊子強指出,中央作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以來,人民銀行等金融部門緊緊圍繞“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加強金融扶貧的頂層設計和工作部署,推動金融扶貧信息共享,完善貧困地區金融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健全激勵約束機制,聚焦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精準金融服務,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強有力支撐。

當前我國進入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中央及時精準地提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金融部門要做好金融對扶貧投入的加減法,通過優化資金投入結構,提高金融扶貧質量和精準度,優化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各金融機構要按照“五個一批”的要求,更加註重精準對接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特別需求,踐行普惠金融,註重金融服務的多樣化供給,強化市場化機制建設,提高貧困人口金融服務的可及性和獲得感。同時要推動建立健全風險分擔機制,發揮社會各界扶貧的整體合力,加強部門協調聯動,提高金融扶貧質量和效果。

陳文輝指出,保險業金融機構將不斷健全貧困地區保險服務網絡,進一步深化銀保合作,完善脫貧攻堅金融服務。歐青平對如何發揮部門政策合力,更好實現“精準”扶貧,改進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金融服務提出了意見建議。

國家開發銀行、農業發展銀行、郵政儲蓄銀行、中國人民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中國證券業協會以及貴州農村信用聯社有關負責同誌分享了他們在金融助推脫貧攻堅方面的工作經驗和做法。銀監會普惠金融部李均鋒、證監會辦公廳曾彤、保監會財險部何浩、扶貧辦開發指導司吳華、中國人民大學馬九傑、河北省扶貧辦王留根、貴州省金融辦李瑤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的金融精準扶貧進行了交流討論。

一行 三會 實現 精準 金融 服務 打贏 脫貧 攻堅戰 攻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154

保監會陳文輝:“一行三會”一直在緊鑼密鼓制定資管監管統一框架

2月22日下午15:00,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2016年保險業監管和改革發展情況及今年監管工作安排”的發布會,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副主席黃洪、副主席陳文輝、副主席梁濤參加了會議。

21日網絡傳一份由一行三會共同起草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被認為未來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有望統一監管。對此,在發布會上,保監會對此作出回應。

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表示,事實上央行牽頭,一行三會一直在緊鑼密鼓的制定監管框架的統一設計。因為整個資管業務,是有個共同的規律,所以統一的監管規則,非常有必要。資管業務占保險業務的很小一塊,但是也存在著問題,我們也不主張多層嵌套,包括杠桿率過高,下一步會有一個統一的規範。

保監會 陳文 一行 三會 一直 在緊 緊鑼 鑼密 密鼓 制定 資管 監管 統一 框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493

王兆星:“一行三會”要建立更加有效的協調配合機制 消除監管真空

“第一個問題,目前金融創新是否已經過度,還是嚴重不足和嚴重滯後?第二個問題,在當前更加強調防範金融風險的背景下,要不要繼續支持和繼續推進金融創新?第三個問題,在總結歷史經驗、教訓基礎上,未來銀行業金融創新的方向和重點在哪里?第四個問題,銀行監管部門在金融創新過程的角色和職責是什麽?”

3月24日,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在“2017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暨中國金融論壇年會”發表講話時開頭就提出了前述四大問題,他表示,銀行監管始終面臨非常重大的挑戰,如何處理支持實體經濟和防範金融風險的關系,以及如何處理支持金融創新和加強金融監管的關系,是兩個重要方面,具體則包括上述四大問題。

目前金融創新是不是已經過度?還是仍然嚴重滯後、仍然有很大的空間?

最近幾年,金融創新日新月異,在資本工具、資產證券化、互聯網金融等方面更的創新,還產生了很多類金融機構和類金融業務,影子銀行快速發展,體系外金融野蠻生長。王兆星認為,一方面這些創新有利於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等,不過出現了很多金融風險和金融亂像,給金融體系、銀行體系安全穩定帶來一定的沖擊甚至是威脅。

面對金融創新與金融風險,王兆星在談及銀行監管角色和職責定位時則提出,首先要加強加強和補齊金融監管制度和規則的短板,填補金融規則、制度、標準的空白,使所有的金融活動、金融風險都在金融規則和制度的監管範圍內。

其次銀監會要加強和保監會、證監會以及人民銀行的溝通和協調,要建立更加有效的協調配合機制,推動信息有效共享,消除監管真空和監管空白。

再次則是要確保金融機構的創新風險可控,對所有金融活動過程當中的風險及時識別、及時判斷、及時評估、及時控制和有效防範。

“監管部門要對金融機構進行穿透式的監管。

當然,銀行面臨的風險也會來自於國際,要對國際風險及時監管,加強和東道國監管當局的監管合作和信息分享。”王兆星稱。

對金融風險的防範與監管需要加強,是否會放緩金融創新的步伐?對此,王兆星在前述會議上表示,真正服務實體經濟、服務金融消費者、風險可控和受到有效監管的金融創新還遠遠不足,表現在有助於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產業向中高端發展、中國金融由大國變成強國等方面的金融創新仍然不足。

因此,王兆星同時也提出,在防範金融風險更加重要的背景下,應該繼續大力推進金融創新,鼓勵和發展金融創新,提升經濟、金融乃至銀行業的核心競爭力,以及國際競爭力,尤其是有益於提升對實體經濟服務能力和改進金融消費者服務質量水平的創新。

此外,談及未來銀行業金融創新的方向和重點,王兆星也提出四大方面。

首先,要不斷增強對實體經濟的服務能力,不斷改進和提升對金融消費者、對金融投資者的服務能力和水平。其次,為了更好防範金融風險,需要更加先進、更加有效的金融工具、金融手段、金融方式、金融模型以及風險管理體制機制。再次,金融創新應該服務和支持產業向中高端發展,有利於發展綠色經濟、普惠金融,改善對中小企業的融資能力,以及對“三農”更好的服務和支持。此外,要提升中國銀行業的影響力和在金融全球化過程當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也需要銀行業提高創新能力,推動中國從金融大國邁向金融強國。

王兆 兆星 一行 三會 建立 更加 有效 協調 配合 機制 消除 監管 真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729

一把手月內三會雷軍,有夢想的武漢請“小米掌門”回家

“願你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一個月前,雷軍在微博上這樣深情地寫道,配圖是武漢大學老圖書館。

雷軍初次創業的合夥人李儒雄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武漢大學老圖書館正是他和雷軍30年友誼的見證者,亦是他們創業起航的地方。

雷軍在武漢大學老圖書館前留影,“歸來仍是少年”。

30年過去了,已成為中國互聯網手機領軍人、小米科技創始人的雷軍,在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陳一新“力邀百萬校友回漢發展”的召喚聲中重回武漢。雷軍不僅有了一個新頭銜——武漢“招才顧問”,還與長江產業基金共同發起募集規模為120億元人民幣的長江小米產業基金,該基金將用於支持小米科技及小米生態鏈企業的業務拓展。雷軍表示,小米5年內將投資100家生態鏈企業,並著重推動小米事業在武漢的發展。

不止雷軍,武漢市為了爭奪全球頂尖人才,在全國率先成立“招才局”。陳一新說,武漢要把招才引智列為“一把手工程”,與招商引資“一號工程”相互策應、共同發力,打造武漢趕超發展“雙引擎”。

除雷軍外,泰康保險董事長兼CEO陳東升,武漢唯光新能源執行董事程一兵,信中利創始人、董事長汪潮湧,海康威視董事長陳宗年,卓爾控股董事長閻誌亦成為武漢首批“招才顧問”,他們將為武漢引進一批世界頂級產業科學家、創新創業領軍人物和城市合夥人。

“我的第一家企業在武漢”

5月3日下午,武漢市委中心組(擴大)專題報告會上,雷軍做了一場名為《小米的互聯網+方法論》的主題演講。剛一上臺,雷軍便開門見山地說:“我是湖北人,我是武漢大學畢業的,我的第一家企業在武漢。”

“昨天我去東湖開發區,他們準備了一份材料,還有我30年前的名片,所以我對武漢的感情非常非常深,我也非常希望能為家鄉做一點事情。”演講中,雷軍提到了一張老名片,這張名片所顯示的公司——武漢現代電教技術研究所三色計算機部(下稱“三色公司”)——正是雷軍與大學同學李儒雄、王全國等人聯合創辦的,亦是雷軍所說的“我的第一家公司”。

李儒雄向第一財經記者回憶稱,1989年,他和雷軍相識於武漢廣埠屯電子一條街。“當時,全校只有圖書館有電腦,雷軍總是偷偷地把圖書館的門閂拔開,以便夜里能鉆進圖書館繼續用電腦。”李儒雄說,大三開始,自己和雷軍走得更近了,“我們一起來到廣埠屯電子一條街給店鋪打工”,在這里認識了九州電腦公司的技術負責人王全國。大四畢業後,“我們仨和另一個兄弟一起,成立了三色公司”。

李儒雄說,上世紀90年代初期,大學生還能包分配工作,周圍很多人並不支持他們自主創業。但雷軍很堅持,因為在大學期間,《矽谷之火》一書對雷軍影響深遠,該書講述了比爾·蓋茨、喬布斯等傳奇人物早年的創業故事。從那時起,雷軍就立下誌願:你要是有夢想不妨一試,那樣你也許真能辦成一家世界級公司。

在武漢光谷,招才顧問雷軍揮筆留言。

然而,創業很艱難。為了生計,三色公司賣過電腦,做過仿制漢卡,甚至接過打字印刷的活兒。“最大的一單生意是賣了一臺電腦、一套WPS軟件和一臺打印機給一個單位,賺了幾千塊錢。”李儒雄回憶,當時不要說公司運營,即使他們生活上也面臨著等米下鍋的局面。一天,4個人待在一起面面相覷,忽然一個夥伴開口說自己可以去找食堂的大師傅打麻將,贏些飯菜票回來。

武漢的夏天炎熱難耐,四個年輕大小夥兒擠在10多平方米的辦公室里,白天寫代碼,晚上席地而臥。夜里睡不著,雷軍便爬起來繼續編程序。雷軍始終夢想著寫一套軟件運行在全世界的每臺電腦上,夢想著創辦一家全世界最牛的軟件公司。

就這樣維持了半年時間,三色公司實在運營不下去了,他們決定散夥。清點公司資產時,雷軍和王全國分到了一臺286電腦和打印機,李儒雄分到了一臺386電腦。

“每天有12個小時在招人”

三色公司的失敗改變了雷軍的創業理念,他沒有立即開啟第二次創業。他意識到,中國的大學教育在素質和能力教育方面相對偏弱,這樣出來創業的話,成功率很低。

認清現狀後,雷軍大學一畢業便北上加盟金山軟件股份有限公司,一幹就是16年,其間見證了金山IPO上市。

直到2011年8月,雷軍攜小米手機高調亮相,正式拉開了其二次創業的序幕。據介紹,小米從2011年年底起步,只用了兩年半的時間便擊敗了蘋果、三星、華為和聯想,成為了當時中國市場第一、世界第三。

截至2016年年底,小米科技旗下生態鏈企業已達77家,其中5家成為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企業。“今年我們預計有90%的把握破1000億元(銷售規模);從過去四個月的業績來看,搞不好會突破1100億元。”

在武漢演講時,雷軍反複提到,小米的成功首先離不開人,離不開技術的創新。“一新書記讓我幹招才顧問,我想人才是把所有事情做好的前提,沒有一流的人做不好一流的事。”雷軍坦言,小米手機能成為中國第一,本質上是他們這批人平均有20年的產業經驗,小米比金山幹得快,最重要的原因是找了一批優秀的人。

“很多創業公司問我你是怎麽找人的,為什麽你能找到這麽優秀的人,是不是你雷軍很厲害。”雷軍直言說,當時他列了一張表,一個一個地打電話,“我給人打電話介紹我是誰,我想幹什麽事情,你能不能給我15分鐘的時間在電話里聊一聊,如果你電話里覺得靠譜我們能不能一起喝杯咖啡、吃個飯……”

“當時我每天有12個小時在招人。”雷軍回憶,為了挖一名優秀的硬件工程師到小米來,自己在兩個月的時間里,與對方談了17次,平均每次10個小時。

雷軍身上這股“玩命幹”的倔勁深深打動了陳一新。

從今年4月8日到5月3日,在不到一個月時間里,陳一新三會雷軍。陳一新認為,雷軍的成功不是偶然的,這既是他二十多年如一日,擼起袖子玩命幹不懈奮鬥的結果,也是他勇於探索創新,摸索建立起一整套企業的先進經營戰略的結果。

而雷軍則積極響應“百萬校友資智回漢”工程,在陳一新率團拜訪小米科技北京總部的5天之後,他就帶領他所掛帥的小米、金山和順為資本三個公司的高管團隊來到武漢。

小米科技3月底剛舉行了新品發布會。

5月3日,小米科技和湖北省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與長江產業基金共同發起募集規模為120億元人民幣的長江小米產業基金,該基金將用於支持小米及小米生態鏈企業的業務拓展。小米生態鏈以“入資不控股,幫忙不添亂”為投資邏輯,以工程師為主要投資團隊,矩陣式全方位孵化。長江小米產業基金將助小米生態鏈成為全球智能硬件領域產品出貨量最大、布局最廣的生態系統。

設招才局搶奪頂尖人才

栽下梧桐樹,引得金鳳來。市場經濟的競爭,歸根到底是人才的競爭。誰擁有了一流的人才,誰就在競爭中贏得了主動。

“面對國際人才流動增加的戰略機遇和日趨‘白熱化’的區域人才競爭態勢,我們必須搶占先機、贏得主動,決不能錯失機遇、坐失良機。”因武漢馬拉松比賽而被網友稱為“一號運動員”的陳一新認為,要建設現代化、國際化、生態化大武漢,關鍵在人才。引進一名高端人才,就能集聚一個創新團隊,培育一個創新企業,甚至帶動一個創新產業。

大力推動武漢馬拉松的陳一新有“一號運動員”之稱。(網友漫畫)

為此,武漢市於4月8日成立招才局,旨在把以往分散在組織、人社、科技、經信等部門的涉才工作統籌整合起來,減少職能交叉,形成工作合力。

“我走南闖北幾十年,第一次看到在機場迎接我們的是(武漢市)人社局局長和(市委)組織部部長。”獲聘為武漢招才顧問的陳東升感慨地說,一開始聽說武漢要成立招才局,還以為是要招商,沒想到是為了人才。

目前,武漢市正抓緊研究制定全國一流的“招才引智”系列配套政策,營造引才留才用才的優良軟環境,破除體制機制的障礙和壁壘,向用人主體放權,為人才松綁,為武漢趕超發展提供更強大的人才和智力支撐。

把手 月內 三會 雷軍 夢想 武漢 小米 掌門 回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221

拆局:三會組「超級監管機構」 助整頓跨界亂象

1 : GS(14)@2018-03-06 03:43:15

【明報專訊】中央設立金融「超級監管機構」的說法醞釀多時,坊間亦一直認為,去年成立由人行牽頭的金融發展穩定委員會(金穩委)便是超級監管機構,但真正的超級監管機構應該是國家金融總局。

如此一來,人行與金融總局的分工及地位更清晰,估計未來金穩委仍然由人行牽頭、金融總局及相關部門人員組成,這樣的話,早前市傳國家主席習近平經濟顧問劉鶴以國務院副總理身分兼任人行行長及金穩委主任的安排便順理成章,人行的地位相信也會比金融總局為高。至於金融總局掌舵手,最新說法是由中銀監主席郭樹清出任。由於郭樹清曾任中證監主席,在三會合併的管理經驗上較劉士余有優勢。

傳劉鶴掌人行 郭樹清任金融總局舵手

今次整合三會的契機,可說是近幾年股市、銀行及保險業多次發生跨界亂象。2015年股災,三會各自為政,救市失效;後來部分險企像安邦、寶能借「救市」之名,頻頻「野蠻舉牌」利用險資入市,就連劉士余也忍不住公開炮轟。這些險企的資金來自高槓桿的萬能險產品及銀行理財衍生品,又涉及銀行表外業務。在2016年寶能與萬科的股權爭奪戰,在市場都明白這是一個金融混業問題時,偏偏中證監、中保監與中銀監在各自監管的範圍內都找不出問題,間接突顯跨部門的監管存在漏洞。

在中央防範風險的大原則下,勢難繼續容忍金融業跨界漏洞。其實自中保監主席項俊波去年落馬後,遲遲未宣布新人選,可見中央當時已有意整合三會。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618&issue=20180303
拆局 三會 超級 監管 機構 整頓 跨界 界亂 亂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282

三會合併機會大 摘牌前市民留影

1 : GS(14)@2018-03-12 01:59:59

【明報專訊】早前有消息稱中銀監、中證監及中保監將會合併成金融業監督管理總局,三會的名牌隨時成為歷史。昨日更有內地網民在微博上宣稱中保監已提前摘牌。

不過本報記者走訪位於北京金融大街的中證監、中銀監及中保監,發現「三會」其實均未摘牌。只不過中保監大門隔離一個側門沒有掛上牌子。保安解釋,該門的中保監牌子其實去年已摘除。

另一方面,在中證監和中銀監門口,可見不斷有人站在牌子前拍照(見圖),該處保安表示,近兩天確是較多人在此留影,但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而拍照留念。

[2018兩會]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933&issue=20180306
三會 合併 機會 摘牌 市民 留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596

銀監保監合併 三會變兩會 主責執法 法規草擬收歸人行

1 : GS(14)@2018-03-19 04:26:07

【明報專訊】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昨日提請人大審議,其中金融機構亦有調整,中銀監及中保監將合併成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簡稱銀保監),中證監則繼續保留,令施行15年的「一行三會」架構變成「一行兩會」。

明報記者 陳子凌、歐陽偉昉

除了合併,人行與新的銀保監職能也有調整,銀監及保監原本擬訂銀行業及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以及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將劃歸人行。另外,合併後的銀保監,主要職責是按照法律法規統一監管銀行業和保險業;維護兩個行業合法穩健運行;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及維護金融穩定。

保監銀監原由人行分割出來

中保監及中銀監分別成立於1998年及2003年,均是從人行相關職能部門分割出來。當年制定「一行三會」架構的核心概念,就是「分業經營,分業監管」。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之所以堅持分業監管,是因為他早已警告混業必亂,但隨着近年中央提倡金融創新,金融市場混業經營、資金交錯等情况漸普遍,加上在2015年A股股災,以及之後萬能險盛行、險資大手入股上市公司等情况下,分業監管弊端浮現,促成今次的金融機構改革。

A股股災揭分業監管弊端 促成改革

雖然兩監合併似是權力壯大,但銀保監仍是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加上原有起草關鍵法規和審慎監督的職能移交人行,某程度上是壯大人行而削減銀保監權力。人行行長周小川在上周五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國務院去年7月提出成立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統籌相關監管部門,其辦公室設於人行,表明了「人行將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起更重要作用」。海通證券分析師姜超認為,通過是次改革,以金穩委和人行為主導的金融監管框架逐步成形。

評級機構穆迪則認為,銀監保監合併將會實現統一監管,縮小監管套利空間,尤其是在影子銀行活動方面,有助抑制涉及銀行和保險業的通道業務。至於部分職能劃歸人行,將使貨幣政策與監管政策更加協調一致,有利於維護金融穩定。

海通證券:金穩委人行主導監管框架成形

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人行研究局前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表示,是次改革有望解決此前金融監管機構設置的問題,尤其是把涉及宏觀政策制定的功能劃歸人行,有助避免政策多頭管理和信息衝突。人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表示,改革集中整合監管資源,充分發揮專業化優勢,強調了分離發展與監管、分離監管規例制定與執行,使監管部門專注於監管執行,提高專業及效率。

[2018兩會]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649&issue=20180314
銀監 監保 保監 合併 三會 兩會 主責 執法 法規 草擬 收歸 人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78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