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隨時受不了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262
 因為手賤,我敲了行字在微博上。內容如下:「看到張雨綺說我的夫。只好哼起了劉海砍樵。《白鹿原》什麼的,興趣好低。書也沒看,那一類小說全沒怎麼看過。嗯,我畢業證上是文學學士。」


  事情的起源就是看到張小姐支持她先生王全安,經受「一次又一次的審查」,最後感慨「我知你已盡力我的夫」時,我燃起了家鄉情。想起了那個著名的花鼓戲裡的唱詞「胡大姐,我的妻,劉海哥,我的夫」。


  順便又想起小說《白鹿原》。自己只看過一小節,覺得忒無聊—對西北派頑強的生殖力類農村題材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每次看到一幫人喊史詩,總是想小聲地補充,加個你妹就真實多了。


  但是,貶低它們的同時,我也完全不想抬舉都市派,市民派小說。


  籠統地得罪人的話,我對當代文學都沒啥好感。但我的文憑又歸到了文學學士範疇內,所以我還想嘲笑一下我們的教育—沒讀過幾本文學作品的人,也能順利結業。多麼好混。


  這段話裡我大概就是這麼幾個意思。雖然充滿了怨念,但因為既沒有@事主,又沒有轉發量,所以也就尋常牢騷罷了。


  可沒料到很快引來了一堆斥罵。幾個《白鹿原》的小說粉,大概「隨時受不了」這種詆毀,向我發起攻擊—首次感受到幾十年前的文學作品的威力,我真是低估了它們,以為這類東東都入土為安了呢。


  攻擊的主要邏輯是,你有本事寫一個出來。另外一種則是,喲,您趣味可真高。第三種是:文學學士有什麼了不起,二本的都能算學士。


  以上幾種,我最覺遺憾的是第三種。天可憐見,這年頭,還會有人拿文學學士當顯擺物嗎?


  一開始我還想好好說話,忽然,惡向膽邊生,我也「隨時受不了」了。有個人讓我有本事拿個茅盾文學獎啊,我就說茅盾文學獎算個P啊。


  有人說你有本事寫個讓我們大多數普通的中國人都認可的文字來。我就說為毛要寫出讓你們認可的東西來啊,你們是給了我錢還是付了我房補啊。


  這樣的鬥嘴既無聊又消磨精力,很快我就不耐煩了。改用直接刪除再拉黑的戰術。一口氣拉黑了十幾人。前所未有的體驗。所謂「宏拉黑」也就是這樣吧。


  但是,清淨之後又顯蕭瑟。想一想,掐架總是來也匆匆,散也匆匆。


  大概每一場掐架都遵循著這樣的路徑。1.有人隨時受不了 2.立即口吐惡言 3.引來另外隨時受不了的人拳腳相向 4.互毆,打不死你 5.死的死傷的傷 6.各自休養生息 7.未來再起波瀾


  這麼說來,倒挺具有動物性。離「你看我理你麼」的境界相去真是太遠。


  巴菲特說人生就像滾雪球,重要的是找到很濕的雪和很長的坡。我的坡怎麼來得那麼陡和短呢?而且「一滾就到懸崖邊」?

 

 

富大人
《第一財經週刊》編輯,吐槽一線工作者。
聯繫方式:fuqiaolin@yicai.com


隨時 受不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02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