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流水線上做特效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233
 在三里屯中宇大廈三樓的一間辦公室裡,兩座艾美獎獎盃被擺放在顯眼的位置。


  獎盃的得主是一家名為Base FX的特效製作公司,它的製作和管理團隊全在北京。今年5月,Base FX與特效巨頭工業光魔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這意味著它們將參與更多好萊塢大片的特效製作。工業光魔是由著名導演喬治·盧卡斯於1975年創立的特效公司, 它曾壟斷了好萊塢70%的電影特效工作。


  近三年來Base FX一直保持超過50%的增長率,這並不是業內增長最快的,但創始人Christopher Bremble的策略是讓Base FX成為內地規模最大的影視特效製作公司。據其提供的數據,去年Base FX收入達到4000萬。從前三個季度的財務狀況來看,Bremble預計今年公司的總收入將在6000萬元至7000萬元之間。


  目前Base FX有大約250名員工,明年這個數字將超過300。公司之前已經完成了《碟中諜4》、《金陵十三釵》和《四大名捕》等等數十部電影的全部或者部分特效。


  「這類公司的壽命一般不超過6年,如果把範圍縮小到中國,那就是不超過3年,」Bremble始終保持著對這個行業風險的警惕,「這不是賣自行車那樣的生意,你賣的是人們在非常特定的情形下才需要的東西。它需要高資本投入,非常不穩定。」


  這正好是Base FX成立的第6年。2003年,33歲的Bremble來到中國。他此前的身份是好萊塢的一名編劇和導演,先後在Fox Family和Showtime Network供職。那時候內地的特效行業才剛剛開始—除了幾家國有特效企業,只有一些零散的工作室和培訓機構。


  Bremble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他聚攏一批特效師開始接一些零散的項目。三年之後,Bremble拉來在海南認識的朋友謝寧,兩個創始人帶著12個特效師開始了Base FX的生意。


  一開始Bremble依靠好萊塢的人脈為公司找來項目,但也只是上不了院線的B級片。即使後來接到HBO這樣的大客戶,也是從最低端的活兒幹起。「比如擦掉錄像鏡頭中的時間碼,再把頭髮一根一根補齊,」Base FX副總裁謝寧說,「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就是體力活。」


  但內地低廉的成本還是讓Base FX逐漸體現出優勢。按照當時的美元匯率,Bremble的報價僅為美國公司的1/8。即使現在有人民幣匯率上升、人力成本和場租上漲的因素,Base FX和美國公司的價格還是可以拉開差距。


  2008年,Base FX大概已有50名員工,Bremble組織所有人進行了一次投票,以決定公司保持現狀還是擴大規模。如果保持現狀,大家可以生活得比較舒服,只接熟手的 項目就好;公司擴大則意味著要不斷嘗試更新更大的項目,並面對更高的風險。在創始人看來,電影特效是一個不可控的行業,它不像快消品可以事先精確地算出一 個產品需要多少人工多少天。通常情況下,每一個項目就是一個新的難題。


  最後所有人都在郵件投票中選擇了擴張,Bremble和謝寧開始弱化對項目的取捨。在「活得舒服」的工作室中,創始人樂於接收重複性的特效場景。Base FX為了能夠拿到儘可能多的片子,會選擇沒有嘗試過的項目,「為此我們有時候會接一些爛片。」


  事實上從創業開始,創始團隊就帶有將公司做大的野心。公司成立之初,Bremble讓員工放棄國內通行的3D製作軟件Maya,轉而學習 Houdini。如果說Maya可以為製作人員提供諸如「波浪」效果的套件,Houdini則給你一個包含扳手和鐵鉗的工具箱,在處理複雜特效時更具開放 性。


  Bremble從國外得到的另一個經驗是流程化。在國內規模不大的工作室中,為了節約成本,每個員工往往擔任著「多面手」的任務,一個項目會儘可能讓更少的人去完成。


  Base FX的做法則是讓員工變成細分的標準工種,在標準化的環境中工作以提高整體效率。2009年,Bremble建立了流程管理部門。現在這個部門的負責人是劉魯,他與同事負責聽取製作部門總監的意見,並為其製作合適的流程工具。


  「想像成一個製造流水線,」劉魯說,「產品從你觀看的角度來說是影視作品,但在我看來它就是一個數據流。」


  Base FX要求每一個模塊都要形成數據,為此購買了流程管理軟件。劉魯對其重寫,將包括員工對一個場景的製作時間、使用軟件、文件格式和用戶反饋等等模塊全部納入其中。


  Base FX有10個製作部門,大的項目會調動所有部門一起協作,這就涉及到每個環節和上下游的傳遞過程。例如動畫部門,在它的上游還有模型、裝配和貼圖幾個環節,每一個環節都會有隨時更改重新提交的可能,動畫也需要和它們不斷交互反饋。


  在流程管理標準化之前,動畫主管張景瑞傳統的做法是郵件通知。他意識到這個方法的到達率有問題,不是所有人都會看郵件或是在製作過程中有所注意,總會出現因為調取文件不同而丟失成果的情況。


  新的流程管理規定是更新只能存放在文件夾最外一層,而動畫環節也只能調取到這一層的文件。


  最後實現的效果是,一個製作人員輸入幾個數字開始他今天將要工作的場景,流程管理軟件將這個成品的存放位置、參考數值、文件格式和使用工具規定好,不再讓員工從腦中調取「應該怎樣做」的記憶,並預估出一個項目完成所需要的時間。


  預估時間非常重要。因為涉及招標,特效企業要事先提交方案和具體報價,這就要求Base FX得知道完成一個項目所需要的成本,而Base FX是以項目天數去收費的。


  為了儘可能的提高效率,Base FX還在每個部門設立了技術指導的職位,負責技術研發。比如狼群在沙漠裡奔跑,腳下揚起塵土的效果,如果讓特效師在每個腳掌落地時做出飛揚的塵土,面對群 狼「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Base FX研發出的解決方案是做出工具,讓計算機根據狼群的速度、體重、重力加速度等參數自動計算模擬出每隻腳掌踏到地面後揚起的塵土動態,然後再讓特效師進行 微調,「可以省去80%的工作量」。


  「如果不建立流程化的制度,Base FX絕對發展不到現在的規模。」謝寧說。即便如此,因為客戶會不斷的提出和修改要求,Base FX還是經常不能按照計劃完成項目,從而造成項目堆積和拖延的情況。這也是Bremble反覆強調的「風險」所在。


  Base FX設有項目管理部門,這裡的員工負責制定計劃和項目數據的管理。製作部門所有的行為都變成數據存放在服務器中,項目管理人員根據記錄跟進流程。「製作當 中一定會出問題,包括項目之間也會有衝突。」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前員工對《第一財經週刊》說。當項目堆積起來,一個人協調六七十名製作人員的進度也曾讓 他「非常崩潰」。


  除了繼續修正流程沒有別的辦法。劉魯對現在的標準仍不滿意,比如這一行業的國外公司有名為Surfacing的部門,在Base FX被拆成了材質和燈光兩個部分,拆分傳遞的效率不如一個部門的整合,但他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去改變這個習慣。


  在進入每個項目之前,劉魯的部門要開發許多對應的工具。工具是一套程序,最簡單的例子是數據轉換,以及為上百個系列產品重命名的應用。流程的建立讓 Base FX有了與亞洲其他公司競爭的底氣,「雖然制定流程需要多出一些開支,但最終我們還是能比韓國公司便宜20%。」Bremble說。


  知名度的轉折點出現在2010年9月,Base FX為HBO電視迷你劇《太平洋戰爭》製作的貝里琉島登陸鏡頭拿下了當年的艾美最佳特效獎。這部劇成為了日後Base FX的一張名片,它的製片人是史蒂芬·斯皮爾伯格和湯姆·漢克斯。


  在此之前工業光魔已經注意到了Base FX並開始與Bremble接觸,公司也有了像HBO這樣穩定的客戶。但這個行業有一些連好萊塢也無法避免的事情—公司最初兩年因為項目斷檔導致資金無法周轉的情況,謝寧已經不太數得清有多少次了。


  公司變大之後,類似的風險隨著人員和設備開支的增多而變得更高。就在一年前,Base FX為了接下《復仇者聯盟》的特效推掉了很多訂單,工作開始的兩天前他們才知道這個項目已經給了別人。Bremble立刻尋找後備項目,卻又發生了延付的 狀況,Base FX資金鏈再一次出現危機。


  「要找到第二天就能開工的工作非常困難,比如我現在已經預定到2015年的訂單了,」Bremble說,「我的一些員工可能並不明白,當你為一個行業,尤其是電影行業服務,你並不能指望客戶按時付錢。」


  因為斷檔而產生的人員流失是Base FX的一大困擾。同時這個行業本身的流動率很高,國內培訓質量跟不上,公司在急速擴張的同時無法及時補進人才。從2009年開始,Base FX成立了一個名為Base Camp的部門,負責新進人員的培訓。


  Base Camp提供為期三個月的課程,每期通過面試招進15個已經分配好部門的新員工,不收費,學員也沒有薪水。除了基本的軟件技能之外,Base Camp的導師主要講授流程和上下游溝通的課程,保證課程結束學員能立刻上手。


  這些學員每個月都面臨一次淘汰考核,最終會淘汰掉1/3的新人。相較於國內大部分止於技術操作的課程,Base FX更注重拆解問題和實際處理能力,「如果公司是個水球隊,那我們招這些人進來不是教他們游泳,而是講游泳池是怎麼回事,水球規則是什麼,手勢是什麼意 思。」謝寧說。


  在規模擴大之後,謝寧希望每個新進人員都要通過Base Camp的培訓和篩選。但細分的標準化讓已經在職的老員工則面臨另外的問題—技術瓶頸。 相對於小工作室的多面手狀態,Base FX的員工只能在自己的部門中重複工作,這也導致不少年輕人入職一年之後跳槽到其他特效公司或者自己創業。


  謝寧給出的解決辦法是跨部門培訓,讓有轉崗意願的員工得到技術指導,並且促進部門融合,鼓勵員工瞭解自己上下游的技術領域,「但員工也要有定位,是喜歡獨立打造一輛自行車,還是想參與到寶馬的生產中去?」


  人力佔據了這家公司70%的費用開支。與工業光魔的合作讓Base FX有了繼續擴張的底氣,工業光魔為他們提供技術指導和好萊塢的客源,而Base FX則為這家特效巨頭打開中國市場。因此,未來Bremble將提高國產電影客戶的比例,將海外和國內製作從原來的4︰1提升到1︰1。


  Base FX成立的6年時間,Bremble只接受了一筆來自好友的小規模啟動資金,但為了2015年擴張到至少600人的規模,他現在已經開始準備自己的下一輪融資計劃。


流水線 流水 上做 特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70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