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否極泰董寶珍:我是投資哲學家(下) 王星Vincent

http://xueqiu.com/4883834810/22253205
雪球投資人訪談系列#   在國內公募券商派云集的私募圈,「草根」出身的@董寶珍 先生無疑是個異類。基本上沒受過什麼專業投資訓練的他,僅僅通過自己的努力,不僅在早期創辦了知名投資網站」凌通價值論壇「,還於2010年成立自己的私募基金否極泰,在過去大盤低迷的兩年內為其合夥人帶來超過20%的回報。

然而,董寶珍先生這種」土八路「的風格卻也給他帶來了不少爭議。有人認為他的所謂的」精神文化經濟學「根本就是大忽悠,並且「否極泰」這兩年超額的回報只不過是由於重倉$貴州茅台(SH600519)$的「巧合」。甚至最近和@楊韜 先生 茅台的」裸奔」約賭也被批評為「下三濫的炒作」。

董寶珍先生學計算機出身,1994年進入券商做一名普通的技術工程師。1998年,董先生從券商離職,在家鄉內蒙古包頭一邊賣軟件一邊炒股謀生,順便寫寫投資博客。一次偶然的機會,董先生接到一個來自英國華人的電話,對方表示很欣賞他的博文,同時鼓勵他建立一個投資交流網站——也就是凌通價值網的前身。在做網站的過程中,董先生慢慢開始發現自己的天賦。隨著網站的規模的影響越來越大,他也開始意識到幫別人管錢也可以成為一種正當的職業。

2008年,董寶珍先生之身來到北京,以觀眾的身份參加了央視的一期對話節目。正在這期節目中的一段簡短髮言,讓他被央視製片人相中,並邀請其作為嘉賓與當時《證券法》起草委員會的專家一期錄製了一期關於股市的節目。節目播出後,董先生的名氣大震。

同年,」出了名「的董先生正式從老家內蒙古包頭搬到了北京,開始加大運營凌通價值網的力度。2010年1月,董先生正式成立合夥制私募「否極泰」。成立之初,董寶珍先生曾經重倉$貴州茅台(SH600519)$$大秦鐵路(SH601006)$$中國平安(SH601318)$等金融類股票。但從2011年開始,董先生就開始斬倉金融。財報顯示,否極泰目前茅台持倉佔比超過60%,剩餘大部分為大秦鐵路。

在將近3個小時的訪談中,董寶珍先生一直宣稱自己是投資哲學家和藝術家。他表示自己目前基本上已經不看」現象「,只從」哲學層面」解決問題。每天早上,董寶珍先生都要騎30公里的自行車,找一個沒人的地方靜待和思考哲學。他說自己主要的娛樂方式是就是」思考玄之又玄的問題「。

董先生認為自己天生就是一名」價值投資者「,這表現為在日常生活中對品牌有著天然的反感:目前他使用的手機還是一款10年前的老諾基亞。草根出身的董先生還非常喜歡和社會最底層的人打交道:為了瞭解某款酒的銷量,他甚至會去超市花3個小時幫女售貨員搬酒。而對一些「衣冠楚楚」官場上的人,董先生甚至有些本能的反感。

在董先生的高中同學和長期合作夥伴賈曉波先生看來,董先生性格最重要一個特點就是「偏執」。當然這種性格優點就是對自己非常的自信。按照董先生自己的話說,他是中國價值投資者裡唯一「玩真的」的人,為他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可以「玩命」的。

下面是和董先生的訪談整理,供大家參考。由於篇幅比較長,特分上下兩篇。
本篇為下,上篇請見http://xueqiu.com/4883834810/22253174

主要觀點:
1)    我的終極目的是成就哲學體系,我死了以後我不容忍別人說是董寶珍有多少錢,我希望別人在我墓碑上刻上,此人是投資哲學家和投資藝術家
2)   投資確定性要來自於歷史和文化,因為歷史文化是唯一不能再生的
3) 我從來不買小公司。因為小公司都在自由競爭階段。我有個理論叫太子理論,我只買太子。為什麼?因為太子是確定的皇帝,而且我這個太子的兄弟要少。你別一百個兄弟。
4)中國最好的「小盤」成長股是貴州茅台。
5)把價值和趨勢結合是胡鬧,你不要試圖給老虎插上翅膀
6)我不會介意單持一隻公司, 因為我們大部分人的重大利益都是不能分散的。習慣性分散是一種自我欺騙。
7) 我從來不估值。我就是看好,然後差不多就行了。
8) 我認為看盤是在沒有規律的地方尋找規律。
9) 風險就是你不知道,不清楚,不瞭解的東西。對風險的管理就是永遠不進入這個領域。
10) 我是不信任人的,我不靠人,我認為優秀的管理層是風險。因為他終究會不優秀的,他終究會病的。
11)一個擁有無限兵員的將軍永遠打不了敗仗。很多將軍失敗是因為沒兵可派了。所以投資人一定要在場外建立外生性資金,借錢就是外生性資源之一。
12) 有些變化是隨機的,必須以承受來應對。這時候合夥人素質就很關鍵。就像諸葛亮,背後站的是劉備就能成,站的是劉備的兒子,必敗。
13)非智力管理是投資的核心


問:從2010年開始否極泰的累計回報率達到了21.75%,遠超過同期滬深300的-11.24%,這個業績您覺是偶然還是必然?包括您基本上就是重倉茅台。
答:我現在也在求證。我覺得必然的成分多一些。我持股主要持有茅台,但我持有茅台是我十幾年積累的一個綜合反應。我已經意識到,物質性生產企業,沒有辦法長期賺錢。我原來買過中興通訊,那是一家很好的公司,把美國人打的滿地找牙,國際化做的很好。但我最終發現,生產任何物質性產品的公司都不行,都不好。所以我就想要避開物質性的。我還買過TCL,當初歐洲收購失敗的時候我2塊錢買的,最後跌到1塊多。所以就覺得物質性商品是絕對不能玩了,因為物質過剩。你看東南沿海企業說垮就垮。再有品牌的物質性企業,人力成本一漲你就不行了。所以我就意識到了,就回歸非物質,回歸到哪呢?就是文化和歷史。我找茅台主要通過財務數據,說它毛利率90%,後來就發現,毛利率這麼高不正常啊。按照經濟學規律,這麼高的毛利率應該回歸社會平均回報率啊,它怎麼10多年還沒回到啊。然後就說腐敗啊,腐敗造成的。後來我就研究,從理論上說不是腐敗造成的。腐敗者為什麼不買二鍋頭呢?所以他不是腐敗,是什麼?後來我就意識到了,是歷史和文化。我05年就意識到了這個,但當時買的很少。投資人真正的難度是知行合一,知道可能03年就可能知道,但你2013年才可能做到。我05年就意識到了,我就少買點。但是後來認識的深度實際上就是這樣的。我的理念就是集中投資於可理解的有真正有競爭優勢的公司身上。茅台就是這樣一個公司,我正在加大對這個公司的投入。中國也沒有比我持倉茅台比例更多的了。林園持有60%,我也跟他差不了多少。如果它繼續下跌我還會追加。

問:不怕一隻股票風險有點大?
答:我不會介意單持一隻公司。因為我們大部分人的重大利益都是不能分散的。我們只能有一個學歷,最多弄個第二專業。我們的工作也是一個,我們的家庭,一個妻子,很多重大利益都不能分散。習慣性分散這種是一種自我欺騙,你分散就沒風險了麼?因為我信任,我瞭解,所以我就集中投資。所以我現在不能保證現在的投資收益是必然的,但是我是由於長期思索後的必然行為。我在挫折失敗和反覆折磨以後發現,只能回歸這種文化。下一步我們準備投資中藥,東阿阿膠,還有旅遊景點什麼的。假如香山要上市,長城要上市多好。每幾年提提價,遊客再增加點就好了,成本不增加嘛。它就是很簡單的。否極泰這個成績,不能保證完全是規律性的,但它是我長期思考的結果,不是隨機的。

問:成立否極泰以後第一個投資就是茅台?
答:第一個是投資茅台和$瀘州老窖(SZ000568)$

問:我看您報告後來還買了很多,包括大秦鐵路,銀行,券商您也買了?
答:金融我賣掉了。我在2011年春天賣掉了,我是立斬金融,就留了一個中國平安,最後我連平安都斬掉了。否極泰成立以後,初期三分之一持有金融,2011年的春天我就力斬金融,理由很簡單,是因為我自己的能力圈,我理解不了金融。金融實在太複雜了,中國政策與金融有關,美國鬼子咳嗽一聲,又得漲一把。所以我最後撤出金融完全是能力圈的問題。巴菲特是能理解金融,我是理解不了的。

問:您的能力圈是?
答:就是消費。之所以說這是我的能力圈,不如說這個行業簡單。我又回到最簡單的領域和公司。包括旅遊景點,也都是公用事業。都很簡單嘛。我的能力圈就是最簡單的東西,我不假設我是萬能的上帝。我只能假設我是普通的常規人士。我就是投資可理解的常規的消費,公用,景點,公園啊。

問:說說您的具體估值方法?PE,PB,現金流折現什麼的用麼?
答:我從來不估值。我就是看好,然後差不多就行了。就是「看好+差不多」。我不計較技戰術,我不買高估,不買70倍市盈率就可以了。我看25倍和15倍市盈率也差不了多少。形成這觀念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我曾經想把握最佳時機,結果是勞民傷財無所得,最佳時機得不到。第二點就是長期實踐告訴我,真正安全來自於資產,企業。你持有的是黃金就夠了,只要價格別貴的離譜就行。

問:這麼說投資很簡單?就是找幾個能坐地收錢的東西,別太貴買入並持有,就完了?真這麼簡單麼?
答:形式上非常簡單,但是形式背後卻很難。在可用文字描述的投資就是這樣的,你看這段文字就這麼簡單。可是我們做起來,知易行難。難就難在我們的心裡面,我們的內心要回歸修身養性啊。投資人要成為一個哲學家,成為一個思想品性很好的人。我們真正的難度在於落實。

問:那您每年做完幾個投資決策以後,每天您都幹嘛呢?
答:我每天早晨就要騎30公里自行車,一個小時或者一個多小時,騎到郊區,沒人的地方。我每年計劃里程是1萬公里。騎完以後,我要到一個無人的地方,靜待一個小時。我就在那待著,不想,放空,呆一個小時。我就溜躂溜躂,看看釣魚的,看看兩個鴨子戲水啊,或者隨機看看天空中飛的燕子,挺好的。有時候看看螞蟻打架,呆上一個小時。剩下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就開始思考問題了。

問:思考什麼?
答:我開始思考所有的問題。包括我很多文章,就是在那個時候寫好的。我會記下提綱,回去以後工作人員幫我打印,我口述。我所有文章都是說出來的。我不寫字。整編以後發布。我也會看反饋,如果有不同意見我再重複思考。下午我就處理行政事物,公司這些事唄。我上午就是思考,下午做行政事務。為了思考,我會沉靜一個小時,思考一個小時,有時候2個小時。

問:您也不看盤,交易呢?
答:交易我一年都沒有一個來回。平時也沒有什麼可忙的。我們沒有什麼交易,我也不看盤。我認為看盤是在沒有規律的地方尋找規律。短期變化是無規律的,你何苦在無規律的時候尋找呢。所以下午我就處理一些行政事務,我就跟同事們談一談。

問:您調研麼?
答:調研。如果有事的話,我會去公司。比如我比較關注蘇寧電器。我現在有一個計劃,就是走訪50家蘇寧店。這50家我都隨機走。我就去看看,願意和我說說就說說。包括我買了茅台,看見超市了就去走走看看。有有價值的信息我就採集,沒有我就走一把。不把變化當做一回事。我基本上不看即時新聞。我就看企業成長之道。我看所有的財務報表,我不看間接分析。券商報告全部不看。我不看任何第二者,第三者的信息,包括媒體的信息我也不看。媒體就是年輕姑娘寫的,她也不懂。我就是把公司信息看好了,之後就走基層,剩下就是管理自己。最近我大量的精力都用在研究中國哲學。包括黑格爾哲學,我都幹這個了。我認為終極競爭力都是來自於哲學。

問:您認為自己是投資家還是哲學家?
答:我是投資哲學家。我有時候也認為自己是投資藝術家。

問:但是您是學理工科出身的?
答:我現在已經放棄理工科思維了。因為理工科在股市上是不對的。理工科像是刻舟求劍。但股市是活物,有生命的,是藝術感覺。我是一個投資哲學家,我要通過哲學提高自己的能力,讓它藝術化,對自己有一種樂趣,對社會有一種回報。另外,我最重要的是為了我的追隨者,他們在我什麼也不是的時候,押注了我,包括後來我沒做好,也沒批駁我,我的終極目的是把我追隨者的目的實現了。我自己沒有願望。我不覺得有錢沒錢有什麼差別,沒錢無所謂,樂呵就行。有錢有時候可能是累贅。但我對我的追隨者要有經濟回報,包括精神回報。做不到這一點我就很失敗了,與我個人來說我無所謂。

問:您的理想是什麼?想過退休麼?
答:我的理想就是哲學家和藝術家。我不想退休,我現在不斷鍛鍊身體。我有個願望,就是活的比巴菲特長。為什麼不退休,因為投資是中老年的運動,越老越值錢。只要不得老年痴呆症就行。所以我現在主要是防止得老年痴呆症。主要工作是鍛鍊身體,把追隨者的利益得到保證。

問:按您剛才的說法,好像您每天思考投資的時間也不是很長吧?
答:是啊,每天就1-2個小時就行了。我是基於哲學去解決投資中的問題,在哲學中尋找藥方,同時我也就學習了哲學。我是一個實用主義哲學愛好者,當我遇到某個投資問題的時候,我首先回歸的是哲學。我不在具體問題層面找辦法。包括我現在就對安全邊際進行哲學思考。你說安全邊際的「安全」是絕對的還是相對的?大部分人認為是相對的。我現在就在做一個追問。因為絕對和相對的差別就相當大了。如果是絕對的,就是說信賴度相當高了,如果是相對的,你就還得分散啊,策略啊,這些很必要了就。我的意思是為放棄「術"尋找哲學依據。如果他是相對的,你還得用分散投資啊,分佈建倉啊,這技術性就很重要了。如果是絕對的,那就完全是道了,道就是不用技術了,低了我就買,道法自然嘛。只要是相對的,就必須學習技戰術,如果是絕對的就不需要學。那麼這樣,所有的技術問題實際上終究還是通過哲學問題解答的。我思考的時間短是為了必須靠短時間提升質量。一個人一天要工作6個小時那是沒有質量的,尤其超級腦力勞動,會把身體折騰垮的。必須短平快,集中優勢兵力。不要每天盲目的工作,短時間高質量的工作就可以了。所以我有意識的調整到那樣的。一天1-2個小時思考投資的東西。

問:那您晚上幹嘛?
答:晚上必須休息。10點鐘必須睡覺。我從來都不在11點以後睡覺。我生活必須規律。原來不懂的也亂過。現在是規律性工作。

問:有什麼業餘愛好麼?
答:唯一的業餘愛好就是思考。我的娛樂方式就是閱讀哲學,思考玄之又玄的問題。我除此之外沒別的愛好。

問:哲學領域您比較欣賞的人?
答:我比較欣賞老子的智慧。老子是超級智慧。我也比較欣賞孔子的責任感。孔子就是教化天下。其實孔子的哲學思想並不高,他就是教你怎麼做人,他的責任感真強。他到處被人輕視。但是他為了社會,責任感很強。然後我也比較喜歡德國的黑格爾,他真的是一生為了思想,簡直就是個思想狂。他如果不思考簡直就活不成似的。這些思想狂魔我都比較喜歡吧。

問:您覺得哲學最後解決的是什麼問題?
答:人為什麼而活著。現代社會有車有房,就是好,其實不是。人輕鬆愉快才是好。但是輕鬆愉快就窮了,比如西藏。現在就是經濟高度發達,本身對人是一種異化。其實最幸福的人是非洲人,他們的幸福感最強。某種程度上講北京、上海的幸福感很低,所以從哲學上講,北京上海不一定是一種進步。

問:怪不得您也不在城區待著。
答:是,我不愛在人多的地方帶著,也不愛和人交往。所以很多人說我人品不行。因為我沒有一個腦細胞用於讓你對我有一個良好的印象。我對這一套很反感。

問:您朋友會不會擔心您研究哲學越研究越深,結果對現實沒有什麼興趣了?
答:這個有兩個答案。我終極目的是為天下立學術,服務社會。我不以隱居為目的。我躲在一個地方是為了清淨的工作和思考,最後終究還要服務社會。我死後500年我希望我寫過的東西還有人看,我終究還是要回歸社會的。

問:您準備寫點什麼流芳百世的東西?
答:就是東方哲學與價值投資嘛。我通過學習中國哲學,我的民族自尊心大幅提高。我認為中國必須學習美國民主科學是對的,但是美國也一定要學中國的這一套。中國這一套有好東西,不是全是糟粕。

問:您大學學什麼?
答:計算機啊。

問:從學習計算機到研究哲學,為什麼會有這麼大轉變?
答:我不知道,我也不認為需要一個答案。人走到這一步,越走越愛走。理科對富國強兵有好處,生產核武器必須要讓理科生來。我們從明朝開始落後,主要是因為沒有演化出現代科學來。所以從這個意義講,我們必須學習科學。中國人都學我這套,那完了。堅船利炮我們都得用科學那一套,但是現在科學有點極端化了,什麼都科學了,連風險他都能計算。能計算的風險就不叫風險了。風險就是你計算不出來的東西。很多東西都不能量化。

問:您覺得投資是科學還是藝術?
答:藝術為主。科學主要是財務學和企業管理方面的知識。量化科學不超過三分之一。三分之二都是藝術。這就是個人的經驗。很多職業都有這個特點,你看醫生,很多都靠經驗。

問:您之前說過巴菲特的投資方法實際上和中醫是一樣的,那為什麼中醫沒落了?
答:這是個悲劇。第一因為中國沒落了,連魯迅這樣的人都有意無意的說中醫是騙子,所以他認為中醫所有的東西都是壞的。而西方打的我們屁滾尿流的東西咱們沒有,所以認為西方都是好的。歐洲中心論對中國人都有影響。中國人都認為自己的東西不好,他拋棄了不該拋棄的東西。倒洗澡水的時候把小孩也倒了。第二中醫不能提供一個模式,完全靠一個醫生的經驗。就像巴菲特說的,判斷一個流氓行為沒法量化,只能憑感覺,就是這個意思。中醫被淘汰,是因為西方太猛烈入侵中國,把中醫順手給淘汰了。另外就是中醫太難理解了,大眾很難理解。西醫很容易,驗血,血壓,中醫是要家傳,而且極難成功。但是中醫肯定會崛起,世界正在認知,我對此不擔心。中醫會崛起的。

問:在投資裡您是怎麼定義風險的?
答:就是你不知道,不清楚,不瞭解的東西。對風險的管理就是永遠不進入這個領域。我曾經講過一個道理,就是防火是管理風險的根本手段。一旦火著起來的時候,世界上最好的消防隊也毫無意義了。風險是不確定,不知道,不明白,不瞭解的未知世界,別進去就行了。我游泳不被淹死的唯一辦法是什麼呢?就是我永遠在沒腰的池子裡游就可以了。如果我在5米深的池子裡,進入了,我要游泳技術提高,我要帶上游泳圈,所有這些手段都不能排除被淹死的風險。所以就說你不進入深水區就是最根本的手段。不進入風險是最高的境界。防病重於治病嘛。一有病了咋治都不好治了。防止它發生是最高境界。所以立足點要放在不進入風險來考慮。只有絕對確認才下手。

問:這個絕對確認的機會很少吧?
答:機會是很少很少的。價值投資所以都是很少頻繁交易,而且是集中投資偏多的。一旦你大量介入不同公司,實際上你已經完全沒有控制風險的能力了。控制風險就是專注。

問:什麼叫徹底瞭解?
答:徹底瞭解不是指現象層面的,現象層面是無限的,主要是本質,在基因層面的。

問:什麼叫基因層面的?
答:基因就是你這個企業在邏輯上就具有越來越好的本質性依據。就像一個鋼鐵廠,它就沒有越來越好的本質性依據。即便這個經理是世界上最好的經理,也不行的。有的企業它就在基因層面上就很健康,就越來越好。一個基因不行的企業,後天吃什麼都不行。我們就要買天生的好公司,不是後天人為努力的。我講一個道理,馬英九的爸爸是蔣經國的秘書,連戰的爸爸也是蔣介石的智囊,宋楚瑜他爸爸也是將軍,你買天生就好的。你像我為什麼我沒有當國家主席,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爺爺和我爸爸就沒給我創造條件。

問:能舉個例子麼?可口可樂算天生好公司麼?
答:$可口可樂(KO)$算是後天的,還是做出來的。現在成為至尊了,它其實是做出來的。我強調的是天生就好。就像長城這個景點,它跟經營管理毫無關係,它天生就賣門票,就有人去。

問:但國外很多景點其實是免費或者說收費很低的。未來中國景點有沒有可能也免費或者限價?
答:那是人家的文化,國情決定的。長城我相信未來不會免費。包括咱們博物館現在很多免費了,我相信長城,兵馬俑不會免費。免費就麻煩了,那麼多人湧進去,太恐怖了,應該是用經濟手段限制人數,但是這我也不敢保證。我只是為了說理,就是這個東西天生就越來越好,不靠人力後天的東西。

問:那如果一個公司基因好就一定能成麼?
答:如果基因是由歷史文化造就的,它就應該能成。因為歷史文化都有幾千年了,這個壁壘是絕對壁壘。只要某個東西曆史積澱夠了,就注定了。比如景山公園,明朝的皇帝吊死在上面了,它就注定了。人們為了感受皇帝吊死的場景,就要來。中國有13億人,需求是無限的。這樣就基本上不用費腦筋研究管理層。這樣就是使問題簡單了。但是這種太少了。所以必須集中投資。這種東西太罕見了,不是天天有。找到一個不容易,找到一個就得集中於它。我是不信任人的,我不靠人,我認為優秀的管理層是風險。因為它終究會不優秀的,終究會病的。喬布斯不就是麼。喬布斯去世以後很難說公司的方向在哪裡。雖然說它很可能越來越好,但很難說呀。

問:是不是可以總結說是只要是老祖宗的東西就好?
答:不應該簡化到這個程度。應該是以歷史文化為依託,滿足人的精神需要的公司。精神需要是可以永遠提價的,去一趟長城,這個價格是和成本無關的,是由社會消費水平決定的。

問:像迪斯尼這種?
答:對!美國的迪斯尼。美國人買迪斯尼,就是這個意思。比如老祖宗的東西臭豆腐,就相對不太好,它不是精神的,也和地域性有關係。所以不是泛泛老祖宗的東西,是要以老祖宗的歷史文化為依託,滿足人們的精神感覺。比如「我終於登上了長城「,這種感覺你收他多少錢,他不是特別介意。你要是吃一大碗麵多收他點錢,他可能就介意了。登個長城拍照,他不介意。你比如埃及金字塔,都成為埃及的經濟支柱了。它的旅遊業就是圍繞金字塔展開的。咱們說今年如果金字塔漲點錢,你會說漲點就漲點吧,和五千年的東西感覺一下,沒什麼。所以我這種投資風格,它不可能是有大量的投資對象的,但是這種風格也不具備普遍推廣性,要是對哲學歷史不瞭解,他也沒辦法做。

問:您怎麼看借錢投資?
答:在某些時候,借錢投資是理性的。比如黃金價格在1塊錢1斤的時候,你不借錢就傻嘍。借錢炒股對不對這個問題本身就沒法回答,70倍市盈率你借錢不是傻子麼?但是現在我認為借錢炒股是趨於理性的,我也在借。此一時彼一時。都說別人恐懼我貪婪,你怎麼理解這個貪婪?貪婪是不顧一切的擁有,現在你的自我本金沒了,如果黃金還賣1塊錢1斤,那你就借吧,衣服都賣了吧,褲衩給我留下就行。這個是理性的。

問:不怕再跌麼?
答:這就是價值投資者的基本信念。價值投資者有一個信念就是跌到一定程度一定會反轉。股市不是直線式下跌,價值投資者的基本信念就是不會跌沒了。格雷厄姆就是這樣,越跌越安全。借錢就增加了爆倉風險,但你借30%就行了。如果借30%,股價再跌一多半,你才有爆倉的風險。我覺得股價如果再跌一多半,就說明中國完蛋了,是不是又到文化大革命了。

問:如果再跌一半也就回到一千多點吧?
答:中國股市不能再跌了吧,再跌跌到平均4-5倍市盈率?那怎麼了?中國怎麼了?中國不過了?價值投資有個基本信念,就是股市是圓的。

問:如果出現系統性風險,中國會不會變成日本?萬一陰跌幾年怎麼辦?
答:我不知道這些風險。就我來說,我在這個點位不考慮這個問題。如果是我的話,這個點位,我會借點錢。我不考慮其他的。我只信仰我自己的邏輯,就是跌多了就得漲。我的邏輯就是這樣的。跌多了就得漲,至於你再怎麼折騰,我沒有能力考慮。

問:您博客裡寫到過說「價值投資=安全邊機+資金管理」,這裡面的資金管理應該怎麼理解?
答:我指的是戰略性資金管理。就是你一定要有外生性資金,增量資金,有外面的現金流。現在大家把資金管理理解為你現在有100萬,你這100萬怎麼分倉,這怎麼做都是帶著鐐銬跳舞。他沒辦法展開,市場也沒法預測。最好你有外援,外面的增量。最好有巴菲特那種,這點很關鍵的。道理很簡單,一個擁有無限兵員的將軍永遠打不了敗仗。很多將軍失敗了是因為沒兵可派了。所以投資人一定要在場外建立外生性資金,所以借錢就是外生性資源之一。比如我就不相信大秦鐵路能從8塊錢跌到6塊錢,雖然我不相信,但客觀上跌到5塊8了,好了,這時候8塊錢你看好,那5塊8不更看好了麼?錢沒了。你就用場外資金,最好是巴菲特那樣的,沒有固定利息。

問:您是從來都滿倉麼?
答:我現在傾向於從來滿倉,因為我要棄術,棄戰術。我要用戰略謀劃,只要我不眼瞎就行,我也不高估買,不70多倍建倉。我在合理價格買就可以了,等待自然演化就行了。有些東西你也干預不了。有些變化是隨機的,必須以承受來應對。這時候合夥人素質就很關鍵了。必須找你真正合夥人。諸葛亮是成於劉備,敗於劉禪。同樣的諸葛亮,能力沒變化,但是後面站著誰影響了他。站的是劉備就能成,站的是劉備的兒子,必敗。所以資產管理者不是來錢就要,必須找到你的劉備。跟你的劉備在一起。公募基金業績差的原因就是背後一堆劉禪。這個是必須考慮的。發生一些風險性波動正常的很,這是資本市場,不是保險公司。

問:您覺得思維方式比思維要重要?
答:是,比如不去看短線就是一種思維方式。因為思維方式是認為短期變化無規律可循。咱們中國股民是很勤勞的,幾乎每人工作十多個小時,問題是思維方式不對,正確的思維必須是,什麼東西是有能力認知的,哪些東西根本就是人力解決不了的。中國股市就是很多投資人根本沒有在思維方式上下功夫。包括股市不能量化,這是基本思維方式和原則,如果認識到,你就不再計算了,不用K線、計算機算了。基本原理決定了很多事情你根本不用去幹,但大家都沒明白這個基本原理,都是在黑房子裡找一隻黑貓。就是在沒規律的地方尋找規律,而且每天累的夠嗆。人們不知道哪些東西是人力無法勝任的事。所以思維方式很重要,先建立起思維方式,哪些事情是能想明白的,能認識的,哪些事情是不值得你思考,你也思考不了的,這些問題搞清楚,你再思考。到那時候,你思考的要素就很有限了。就很容易了。比如我,別人說你怎麼每天就思考1個小時?我認為一個小時就夠了。所以不介入亂七八糟的問題,自然就高效率了。

問:T先生Z先生對您的啟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4923240102dvvc.html

答:投資就是人生。投資根本不是技術活。多少投資人在股市傾家蕩產,人生為之改變,得到成功了,駕馭不了自己,又失敗了。投資對人性的綜合考評。投資終極考驗的是人品和人生。投資即是人生。進入投資界就是要想要一個嚴厲的考官考驗自己的人生。如果不進入投資界,當公務員可能你很平淡的。但只要做投資,就必須接受資本市場,接受嚴厲嚴格的考評。對此我自己也有理解,資本市場非常殘酷的對我進行了考評,摔打,包括我有時候覺得玩不動了,但最後我沒有放棄,又堅韌的摔倒了又爬起來,爬起來又摔倒。別人覺得你好的時候,誇一誇,你馬上又掉下來了。

問:您之前有過這麼多挫折?
答:有啊,沒有哪能成長這麼快。剛入行的時候比較多。那時候在家裡玩,挫折比較多,有時候也得賠錢,那些都是早期的過程,但是後期我走向價值投資以後,相對就好多了。我進入價值投資以後就沒有遭遇滅頂之災。進入價值投資以後覺得價值投資真好,沒保證賺大錢,但是基本封殺賠大錢的空間了。不像T先生,Z先生一樣,要了他們的命。整個投資是人生的洗禮,稍微有人生缺陷能要了你的命啊。很多人,性格窄小就憋死了。T先生受到的挫折更狠,但性格讓他又站起來了。所以是人生,人性的考驗。

問:說說對您影響比較大的人吧?
答:我媽媽。我媽媽是退休工人,只有小學文化。但是我媽媽不僅塑造了我的肉體也塑造了我的精神。我所以是我,是由於我媽媽塑造的。我媽媽有兩點讓我終生難忘。我媽媽一生不謀私利,她沒有琢磨過自己的利益,一生都在照顧身邊的人。雖然很多時候她照顧不了,沒有這個能力,但是她沒有謀自己的事情。第二我媽媽終身遭受挫折,從來沒有向挫折低頭。她從小沒有母親,長大了計劃經濟子女多,我們家四世同堂,我媽媽是主要勞力,操勞這麼大一個家。包括後來我爸爸又去世了。人們感受不到的痛苦,她都是笑面承受的。

從生活上,我的人生受三個女人影響。我媽媽,我愛人,我女兒。她們將描畫我的人生。我小孩上小學。我愛人跟一個瘋狂的哲學家生活在一起,並不是什麼好事。

問:您怎麼形容自己的投資風格?
答:在沒有風險的時候不顧一切的下大注。我是一個下大注愛好者,我不搞分散投資,我嫌那個麻煩。我在沒有風險的時候下大注,在絕對機會的時候下大注。很多人認為沒有絕對機會,我覺得有。我們等的就是絕對機會。我們的機會就是絕對機會。

問:這種絕對機會可能10年一次吧?
答:真正的大師可能就是10年玩一次。咱們不是真正的大師,恰恰差在這個。

問:那您做了私募以後,就沒法這麼玩吧?
答:是。但是我是傾向於抱住真正的黃金,就夠了。如果跌停了,我可以透支,我可以賣掉衣服。所以如果這一步我看走眼了,我就殺生成仁了,認了。我為我的認知負責。我不能懷疑我自己。我是信任我自己,有能力知道誰貴誰賤,誰好誰壞的。如果我連這個信念都沒有了,那我就不敢下大注了。如果我最後下大註失敗了,我殺身成仁以謝天下。我就要這樣的。現在中國投資人習慣不敢相信自己的了。不相信自己是投資人的通病。你看準了就一定要大力度投入。我下大注一定是100%有把握的。我不是嘗試,我如果只有95%的把握,我一分都不投,我投的時候一定是有把握的。

問:您就不怕自己會有思維盲點?
答:天行有常,我是以道取勝的。我是靠規律制勝的。中國有一句話,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他在家裡頭帷幄運籌就決勝於千里之外了。他是靠什麼決勝的?他不是靠研究具體問題取勝的,中國戰略家不靠這些,中國戰略家靠謀略,天時地利人和。中國戰略家特別強調謀,謀就是不靠接近現場,這種是非常抽象的,不用到現場去,它就能知道。

問:您就這麼自信說一個人就能什麼都想通了?
答:你沒有辦法避免思維盲點,因為世界是無限複雜的。在現象層面沒有人能確定知道無限信息。但是本質是可知的,比如說有人今天頭疼腦熱,掉頭髮,耳朵癢,這些都是現象。中醫認為是五臟關係失和,它所有的病都是調理五臟。中醫觀點是強調本質不強調現象。強調現象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現在西醫都是這樣的。根本是回歸本質才能知全局。真正知道是知道本質了,所以現象不可知,也沒必要知,我回歸本質嘛。

問:那回到投資,您說喜歡有不斷漲價的能力,提供精神層面需求的這種東西,它會不會隨著時代的進步有改變?
答:不會的,只要中國文化不喪失,就不會變的。包括現在人們喝可樂,跳街舞,等這些人老了以後,30-40歲差不多都會回歸。

問:您這麼樂觀?
答:我非常樂觀,但是我不保證我是正確的,不過我信仰我自己。如果我錯了,我跟@楊韜 先生打賭嘛,我光屁股跑一圈就行了。我信任自己,我怎麼認知就怎麼幹,有些是錯的,錯了以後改了就行了。

問:您自己的性格缺點?
答:我的性格有這麼幾點。一個是剛愎自用,自以為是。我自己有個特點。除非我自己琢磨明白了,否則我不聽任何人的說法。我也不太聽別人意見。另一方面,我比較自我陶醉。我這下跟你說話,我是不在乎你的感覺的。我完全陷入我自己的感覺。我是在給自己說,好像忘了你們存在,完全陷入自己的感覺中了。但是隨著年齡增長,會不斷調整,但是性格改不了。

問:您性格的優點呢?
答:我是中國價值投資真正玩真的人。我是真正的求索者,真是為此消得伊人瘦啊。雖然我沒瘦,那麼胖,但我真的下了心血。

問:但您思考的都是哲學問題呀?
答:對,思考哲學問題是更高深的。我就是咬住一個問題窮追猛打,完全是求真的。我是赤子一般的真人。我完全不在意別人說什麼。我是真正玩真的,為自己喜歡的事情,玩了命了。給你講個事,有一天我突然從外面回家了,我愛人問我:「怎麼了,你出什麼事了。」我說:「沒什麼事啊!」我愛人:「那你怎麼哭了?你臉上有淚痕。」我說:「我剛才想一個問題我想明白了。我激動的落下了眼淚。」我太投入了。但這個事跟巴菲特比不了。巴菲特問自己的小孩說:「你是誰家的小孩啊?」小孩說:「爸爸,你不認識我了?我是你的小孩啊。」巴菲特工作的連他兒子女兒都不知道是誰家的了。真正投資者是真正的很執著的很啊人!哪會每天作秀啊。當然,我這兩天光屁股打賭是有點作秀,但我也是為了我的思想。

問:您和合作者賈曉波老師是怎麼分工的?
答:我基本上作為演說者,他是聽眾,然後他挑刺。他能聽明白我的問題,還能夠知道我錯在哪。他本身也很懂投資,但他本身不誇誇其談。他相當於一個訓獅子的,馴服了我這個獅子。 對於我來說,尋找一個聽眾是很難的,我找不到一個很好的聽眾。這個聽眾像一個捧哏的似的,有時候他語氣不太認同,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參考資料
1) @賈曉波 先生談董寶珍 (賈曉波先生是董寶珍的高中同學和常年合夥夥伴,目前負責凌通價值網和否極泰基金的運作)
問:你平時主要是為董老師提供一些幫助?
答:也談不上幫助。97年吧,就已經開始認識了。認識以後就一直一起做點事。

問:您怎麼看董老師性格?
答:他是一個激情的人。他比較專業,除了睡覺吃飯,都在想問題。他可以說除了投資,其他的事情,他都不管。就是不顧家,完全的投入到投資裡面去。其他事情不想,包括我們都做不到這一點。

問:他性格上的優點和缺點?
答:優點和缺點實際上是合一的,說直白一點就是偏執一些。專一就是偏執。這是性格兩面,有利也有弊。但是成功必然是相信自己才是成功。股價跌下來,你自己判斷到底是相信自己還是相信別人,這個時候是絕大多數人都做不到這點。

問:您在你們倆合作中主要起到一個什麼作用?
答:我就是提醒提醒他吧。有時候他可能陷入到裡面去。我就去在他陷入偏執的時候稍微掰回來一點。他偏到一定程度我就拉回來。

問:你倆平時主要怎麼討論問題?
答:我們倆也不開會,就在馬路邊走一走說說就完了。

問:您倆是中學同學?有沒有董老師小時候的段子?
答:是高中同學。我們記得我們上物理課的時候,老師講課的時候,他說老師我有點問題,就直接上去和老師一起在黑板上討論。這麼多年他性格一直沒變。也稍微成熟了一些,變得比以前不容易著急了,以前特容易著急。

問:有沒有擔心自己考慮哲學問題太多,最後不識人間煙火了?
答:投資實際上也得瞭解社會。假如把他關在荒島上,就思考哲學,我覺得還得接觸社會。這方面他做的也不錯。比如最近我們做酒企業的股票,他就去超市看看。他這方面挺下功夫的,4-5個小時跟售貨員在一起,幫他們搬東西,因為賣酒的都是姑娘,體力差一點。

問:董老師善於和人打交道麼?
答:我覺得還可以。他特別善於和底層的人打交道,討厭和虛偽的人在一起。他跟超市下層的人特別親切,反而和衣冠楚楚官場上的不會接觸。他跟農民,馬路上擺攤的,超市裡員工都聊的比較熟。

2)投資業績
查看原圖查看原圖
截止2011年底持倉(目前持倉變化不大,來源否極泰年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687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