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巴菲特私人橋牌賽:門檻最高的撲克牌比賽 slamnow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54e96a01014ym2.html
 這幾天Buffett Cup 在進行 BBO有轉播。  

作者:福布斯中文網
      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是一位著名的世界級橋牌玩家,每週總要在牌桌旁度過12個小時,而且經常是跟比爾·蓋茨一起玩牌。他還主辦了巴菲特杯橋牌賽(Buffett Cup),這項賽事與萊德杯高爾夫球賽(Ryder Cup)非常相似,只不過它比的是撲克牌。「每手牌都令我著迷。」最近在解釋他的這項愛好時,他這樣對我說。但一件不太為世人周知的事情是,過去7年以來,他近乎悄無聲息地成為這個星球上門檻最高的撲克牌比賽的主辦者。
Img353169133.jpg

  雖然世界撲克巡迴賽(World Series of Poker Main Event)依然是最負盛名的比賽——這個長達10天的狂歡會可以連續數月滿足娛樂體育節目電視網(ESPN)的深夜節目需要——但它也對任何一位身揣1萬美元,懷抱夢想的人士開放。
  相比之下,由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旗下經營私人飛機業務的子公司主辦的奈傑特撲克邀請賽則有一道更難跨越的門檻:參賽者必須擁有奈傑特公司(NetJets)少量股份(最少20萬美元),此外,主辦方還邀請了個別持有侯爵公務機卡的大戶參加這項賽事。
  無論高達50萬美元的總獎金多麼誘人——冠軍可以選擇龐巴迪環球5000私人噴氣機價值15萬美元的10小時的乘坐權。前10名均可獲得令人興奮的獎品——這項賽事真正的獎賞是以自我意識來衡量的。如同世界撲克巡迴賽一樣,德州撲克只不過是種講究下注和虛張聲勢的遊戲,此類賽事對人類原始本能的吸引力與古代的生存搏殺遊戲並無二致:贏得最終勝利靠的是智慧和膽略。
  由於參賽者完全是由各色成功人士(其成功的原因各有不同,但絕不是因為撲克牌玩得好)構成,所以在牌桌上的你爭我奪就如同世界撲克巡迴賽某項賽事冠軍的手鐲那般真切。此外,巴菲特主宰這項賽事的一切方面。除了主持人和吉祥物之外,他還有一個最受矚目的身份:參賽者擊敗的目標——把這位奧馬哈先知橫掃出局就相當於在一場慈善高爾夫球賽中擊敗著名高爾夫球手傑克·尼克勞斯。
  今年6月份,我努力爭取到了240個參賽名額中的一個。這項賽事是一場奢華的週末餐飲娛樂活動的核心部分,於一個週六舉行,時長約7個小時,今年的頭牌人物是著名笑星傑瑞·宋飛。雖然比我參加過的其他公司級賽事長很多,但相較於世界撲克巡迴賽猶如馬拉松般的賽制,這項比賽的時間要短很多。換句話說,這是一場不是特別正規的正規比賽。
  但千萬不要對大多數參賽者這樣說,因為其中許多人為此一整年都在磨練自己的牌技。比賽前一晚,承接這場賽事的永利拉斯維加斯酒店(Wynn Las Vegas)撲克牌廳就擠滿了進行最後熱身的小股東們。早上10點鐘整,當比賽正式開始時,所有24張牌桌已經座無虛席。記分牌列舉出各種統計數據,經常在電視上作分析評論的職業撲克牌選手菲爾·戈登(Phil Gordon)在一旁即席點評。
  這項邀請賽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或許在於它的獎金發放制度:從巴菲特、奈傑特公司CEO喬丹·漢塞爾(Jordan Hansell)到NBA球星文斯·卡特(Vince Carter),每張起始桌上都坐著一位戴著袖標的知名人士。將他或她(雖然約95%的玩家是男性)擊敗可以贏得滿堂喝彩,以及一件價值5,000美元的獎品。
  非常不幸的是,我的賞金目標並不是一個容易上當的傻瓜,而是喬丹·邁耶斯(Jordan Mayers),這位財富經理曾在去年獲得這項賽事的第六名,也曾獲得過世界撲克巡迴賽的獎金。我並不是沒有搶得先機:我的頭三張有一張7,加上手裡的一對,擊中暗三,誘使邁耶斯投下他的大部分賭注。這項戰術最後反而害了我,邁耶斯在河牌圈時竟然亮出了一手同花順(運氣,抑或超人的手法?這也許正是撲克牌為什麼如此有趣的原因吧)。
  一瞬間的功夫,我從積極主動的獵頭者轉變了被獵捕的弱勢一方。在接下來兩個小時的大部分時間裡,我只是竭力嘗試著存活下去,慢慢贏回我的籌碼。進軍最終牌局的前景現在已不可能實現了,我給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一定要比巴菲特晚離開牌桌。
  巴菲特並不諱言自己的橋牌技術,但每當說起他的撲克實力時,巴菲特總是非常謙虛:「在比賽開始5分鐘後,你就會在場邊發現我的身影——如往常一樣,首輪出局。」在比賽前發給我的一封電郵中,他這樣寫道。他後來這樣詮釋了兩種紙牌遊戲的差異:「對於撲克,我沒有同樣大的興致。」從氣質方面來說,這是有道理的。對於手中的頭寸,巴菲特最青睞的持有期間是「永遠」;玩撲克卻講究即時利用或捨棄。就轉變為偉大的撲克玩家而言,交易員的幾率要遠遠大於投資者。
  這一點在我的牌桌上得到了證實。一位來自紐約,名叫伊森的私募基金經理很快就被橫掃出局,具有交易員背景的邁耶斯則不斷累積籌碼。多個參賽者倒下之後,牌桌開始合併。我打眼望去,巴菲特身上的亮綠色襯衫在整個房間裡格外醒目,他正握著自己的籌碼——比最開始時高出一點。
  為了讓比賽繼續進行,每30分鐘或更短的時間,參賽者就需要在發牌前強制性下注,有效地消滅了一些「散兵游勇」。大半個早上都是一手爛牌的我急於扭轉局面,便開始拚命詐唬,效果倒也不錯,我成功地贏回了一些籌碼,基本上回本了。隨後災難就來臨了:手裡拿著雜色Q-6的我一再詐唬,最後對上了一位從事出版業的企業家布拉德·梅菲爾德(Brad Mayfield),他的底牌是一對J。為了唬住他,我丟出了手中所有的籌碼,他接招,我完蛋了,最終獲得了一個極其平庸的名次:第181名。
  巴菲特堅持了更長時間。一位名叫丹尼斯·瓊斯(Dennis Jones)的醫藥企業家差不多在一小時之後將他趕出了牌桌,贏得了阿斯蓬酒店(L'Auberge d'Aspen)為期4天的居住權,以及一項足以讓他誇耀後半輩子的戰績。巴菲特最終位列第121名,在當天剩餘的時間裡,他基本上都是在不厭其煩地擺好姿勢,與任何一位提出要求的參賽者拍照留念。
Img353169134.jpg

  到下午稍晚的時候,10位決賽選手在一個猶如小型圓形劇場的牌桌旁依次落座,牌桌上空還配有電視攝像頭。巴菲特此時已經換掉了他那件耀眼的撲克襯衫,專心致志地觀看比賽過程。他有加油鼓勁的對象。最終剩下來的兩名選手分別是深陷困境的前新澤西州州長、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和曼氏全球金融公司(MF Global)前CEO之子傑夫·科爾津(Jeff Corzine),以及雅虎公司(Yahoo)前總裁,現任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董事的蘇珊·德克爾(Sue Decker)。這是交易員之子和投資者顧問之間的對決。「你知道我支持誰。」巴菲特大笑道。
  經過30分鐘的拉鋸戰,雙方均成功抵擋住了對方的消去打法,其後,局面演變為德克爾的同花Q-10與科爾津的雜色A-J對決,雙方的籌碼基本持平。這一圈的公共牌既沒中同花順,也沒中對子,最後由科爾津贏得了比賽和飛行時數,德克爾則心滿意足地贏得了蘇格蘭斯基波古堡(Skibo Castle)之旅和一桶達爾摩威士忌。
  2013年再見吧。在美國經濟迎來後危機時代的2010年,奈傑特公司曾暫停了這場賽事,但很快就受到其客戶群的強烈抗議,以至於巴菲特不得不出面宣佈奈傑特撲克邀請賽將成為一項每年固定舉行的賽事。「我明年還會回來的,我要堅持下去,直至進入最後一輪決賽。」週六晚,在宋飛頒獎之前,他對一眾參賽者這樣說道。「到那時候,常敗球隊小熊隊(Cubs)應該也贏得世界大賽冠軍了吧!」
巴菲特 巴菲 私人 橋牌賽 橋牌 門檻 最高 撲克牌 撲克 比賽 slamnow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3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