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0年革命 十年同一 Supper Moment 2016年10月28日

1 : GS(14)@2016-10-30 22:33:04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335121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十年對很多人和事而言,都是重要關口。在樂壇,不少歌手都會趁入行10周年舉行演唱會,今年的代表,就有由陳仕燊(Sunny)、梁耀鵬(阿雞)、張祖光(CK)及陳鴻達(阿達)組成的Supper Moment。
很多人都誤以為,Supper Moment是出道只有短短幾年的組合,3年前憑《無盡》打響名堂,MV的點擊率過千萬次,繼而在「叱咤頒獎禮」奪得多項大獎……實際上,他們在樂壇已不經不覺捱了十個年頭。
文:Vivian
圖:林俊源、陳奕釗
髮型:Nasaki Chu
化妝:Onki Lau
場地 : apm Neway


無心插柳之樂隊
回想十年前的8月,CK、阿雞和阿達三人組成Supper Moment的前身Lunch Box,當時純粹只為夾band而夾band,從沒想過會推出唱片投身樂壇。由於欠缺主音,於是找來工作時認識的Sunny加入。「當時連隊名都無,因為無打算出show,只是大家圍埋一齊夾band,先嘗試寫一些屬於自己的歌,寫唔到,就唱cover歌,到08年,開始想參與一些演出及音樂比賽,才正式命名為Supper Moment。」
四人憶起首次獲勝的音樂比賽,是《原音2008》,以木結他作比試,雖然面對不少年資較深的前輩,但竟意外勝出,Sunny表示:「我們都估不到,那次奪獎,相信幸運成分佔大多數。之後09年自資做demo碟,免費派發,但當時製作很多『甩漏』,到10年再儲多些歌,終於決定正式推出第一張專輯。」
正式由地下走上地面,當時除了四子外,還需有一位伯樂才能成事,所指的就是唱片公司老闆Gary。Sunny稱:「我們四個都認識Gary,剛巧他想籌辦唱片公司,於是跟他一拍即合,亦因為這個契機,我們展開了以音樂作為職業的生涯。當時大家都尚未轉做全職音樂人,各自有自己的工作,例如我在社福機構工作、阿雞任職電腦程式員、CK是通利琴行職員,而阿達則是售賣海鮮,每當出show,我們都要請假,但心態上已經是全職了。」


難捱 但捱得開心
簽約唱片公司,並不代表所行的路變得一帆風順,很多樂隊成員都要面對經濟壓力,Supper Moment也不例外,特別是2010至13年期間,除了缺錢,更缺資源。Sunny說:「做首4張碟時,錄音器材不足,要出外租studio,找人幫手,錄音時間又短,兩、三小時內一定要錄好,加上本身又有工作,日間返工,晚上要練習、錄音和創作,那個階段真的頗辛苦。就算後來推出《世界變了樣》,我們已辭去本身工作全力搞音樂,但仍需要藉著教導學生去維持生計,CK一日內教8個學生,我就一日內教五、六個。」有多拮据?阿雞笑稱:「試過銀行戶口數字不足1元,當時就會望一望自己的結他,想一想要放售哪一支去捱過難關。」Sunny亦嘗過戶口只剩$500的日子,「不知學生幾時會交學費,當時樂隊又無收入,所以幾徬徨。」不過,四子直言,雖然捱得辛苦,卻始終感覺開心。
成軍十年,創作了不少作品,當被問到最滿意的作品時,四人不約而同首選最新派台的《同一》。「這首新歌所做的音樂,貼近我們未來會走的路線,我們想做一些大家可以想像到live會怎麼玩的歌曲。誠然,我們以往的歌曲是比較容易入耳,但現在期望樂迷會一邊聆聽,一邊幻想Supper Moment在台上是如何演繹,而之後的新碟,亦會以這種live show的形式製作,務求整張唱片的感覺,是一場show的rundown。」


回歸band show表演形式
下月,Supper Moment將舉行兩場成軍10周年演唱會,門票一早售罄,甚至一票難求,毫無票房壓力,讓四子可全心專注於準備工作,就連Sunny也表示,以往辦過幾次演唱會,從沒試過可以這麼早便開始彩排,「今次演唱會好有planning,要感謝音樂總監王雙駿,他豐富的經驗,令演唱會進度變得很順利,由編排rundown,到整個show的器材位,他都很清楚。唯一起初開會時有個細節會較難抉擇,那就是道具、服飾和嘉賓等,最後,我們決定不再花時間和精力在這方面,要重回band show最簡單和最舒服的形式表演,希望樂迷可以體諒,容許我們自私一次!」阿雞亦表認同:「今次演唱會流程有起承轉合,我們不想中途有嘉賓突然走出來,擔心會破壞了氣氛。」Sunny補充:「我們試過擔任其他歌手組合的嘉賓,結果反而令對方覺得不好意思,我們怕會出現同樣情況,於是決定一個(嘉賓)都不邀請。當然,會請他們來睇show,在台下一齊見證10周年時刻。」
演唱會名為《溫柔革命》,原來甚有意思,概念也是來自Gary。Sunny憶述早期一次訪問中,Gary已定義Supper Moment在樂壇所做的事,正是「溫柔革命」,「他所講的內容及想表達的是,以前樂隊文化跟主流有很大對立,但現在的音樂世界,是不再分主流或非主流,大家都用同一個平台——網絡世界,『溫柔革命』是想給樂迷多一個選擇,以前是傳媒餵音樂給樂迷,現在是樂迷選擇音樂。」


永遠的良師益友
訪問中,Supper Moment多次提及Gary,可想而知這位伯樂對他們影響至深,可惜,Gary於今年7月已因病離世,以致他們痛失陪伴多年的戰友。Sunny稱:「心情固然沉重,但不會沉重一世,相信Gary都不希望我們過於悲傷。我們無時無刻想念他,最感激是他教導我們處事方式,實在畢生受用。唱片公司名叫『紅線』,令我感覺冥冥中自有安排,Gary離開之前,他已經穿針引線,大量工作包括演唱會很多細節,他都已經一早安排好,雖然之後的10年,我們要靠自己了,但前10年,能夠跟一位很好的老闆共事,令Supper Moment大概知道往後要怎樣走。」
在CK心目中,Gary除了是老闆,更是老師、朋友和拍檔,「他的理念,統統實踐在公司的幾隊band身上。在Supper Moment當中,除了有我們四個的想法,亦有很多他的想法。」阿達在訪問中憶起前陣子的聯想,「Gary年輕時其中一個偶像是李小龍,我覺得他亦度過了一個像李小龍的人生,雖然突然離開,卻留下了不少哲學,我們認為,在這個年代,Gary代表著一些信念。」CK表示:「我甚至乎覺得他是一個傳奇,他帶3隊樂隊,坦白講,在主流音樂世界裡,3隊都幾『不倫不類』,誰會料到,今日我們做到少少成績。」阿雞稱:「我自己都覺得無可能,2010年簽約時,只想可以part time做音樂已經心滿意足,估不到五、六年後,可以在會展開show。」
Sunny仍記得簽約第一年,Gary向他們訂立目標:3年內要做一個star hall演唱會,「當時我們四個心想根本沒可能,亦不明白他為何有這分信心,結果3年之後,真的做到。他竟然有預知能力,縱使他及後聲稱只是『隨口噏』……但無可否認,是Gary為香港樂壇帶來另一種唱片公司的文化:不要為市場做音樂,而是用音樂創造市場,並實踐到幾隊組合身上。而時至今日,至少我們四個還在,可以繼續做。」樂壇以至娛樂圈向來是長途賽,有信心繼續走下去,Supper Moment最終可以走幾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19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