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鉻污珠江源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92662&time=2011-08-19&cl=115&page=all

劇毒鉻渣污染南盤江,驚心現實隨之暴露:已有工業廢礦處理無序、新增污染排放失控
財新《新世紀》 記者 於達維 張豔玲 見習記者 屈運栩

 

  地處云貴高原中部、云南省東部,被稱為珠江源第一市的曲靖,自古號稱從中原進入云南的第一關。兩個月前,5000餘噸劇毒工業廢料,逃過層層監管,被兩個無知的閒散青年為了幾萬元的獲利傾倒在河道邊。珠江源生態環境受到極大威脅,整個下游也人心惶惶。

8月10日,云南省曲靖市,鉻渣清理完畢後,表層土壤還是會滲出各種顏色的有毒物質。東方IC


  儘管曲靖政府已進行處理,目前也尚未確認造成嚴重污染,但信息未能及時向社會公開,鉻化物隨意堆放的歷史遺留問題,以及環保部門監管不力等等,諸多問題引人深思。

  從目前的監測數據上看,珠江上游的水質並未有明顯的惡化。但污染事件已敲響了警鐘:珠江源污染隱患重重,治理工作任重道遠。

「誰毒死了我的羊」

  6月7日、8日兩天,曲靖久旱逢雨。6月11日,午飯後,家住曲靖市三寶鎮張家營村的陸紀財,讓在他家打工的親戚和村裡另一戶村民張忠德一起,去山裡放羊。

陸良化工的鉻渣就堆在南盤江邊上,防護措施只是一堵矮牆;其對面的水泥廠則與江面毫無防護措施。於達維 攝


  下午3點左右,二人放羊來到山上一個叫做黑煤溝的水塘邊,羊看到水就跑去喝,但喝水後開始痛苦嘶叫,草也不吃。當晚11點左右開始有羊死亡,獸醫站的醫生來打了針也沒有用。畜牧站的醫生確認:羊是中毒了。

  陸紀財的妻子楊石喚告訴財新《新世紀》,她兒子蓋房、結婚時,家裡欠下了十幾萬元的債,今年因大旱又沒種煙葉,養羊是家裡主要收入來源。「看到 這麼多羊死了,當時我就氣哭了,誰毒死了我家的羊?!」她清點了一下,當時上山的51隻羊,有38只死亡,還有13只奄奄一息。張忠德家的羊死了26只。

  第二天早上7點半,這事報到了政府。經過當地環保部門的調查,確認這些羊是鉻中毒。在羊喝水的水塘邊,發現了許多青黑色的鉻渣。由於雨水沖刷,鉻渣中的劇毒成分流入了水塘。

  張家營村委會主任李財安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這些鉻渣其實很早就發現了,但不知道有害。第一車何時運來不清楚,至遲在4月底的時候,護林防火員已經在山裡發現一堆青黑色的礦渣,當時以為是垃圾。

  此後一個月中,張家營村又陸續發現了許多鉻渣,幸好今年入汛以來一直沒有降水,山上的這些鉻渣才未造成嚴重危害。

  在三寶鎮發現鉻渣傾倒後,曲靖市環保部門又相繼在越州鎮和茨營鄉發現了更多的鉻渣堆,總量超過5000噸。當地政府為此調動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清理這些鉻渣,並對受污染的水體進行處理,以避免危害擴大。

  8月16日上午,財新《新世紀》記者來到越州鎮寨上村的秦家墳。土路兩邊曾經是2000多噸鉻渣的堆放地,目前留有鏟走渣土後留下的痕跡。泥地上,偶爾還可以發現從土壤中滲出的金黃色的鉻鹽。

  在一條幾乎垂直的乾涸的溪流河道邊,曲靖市麒麟區環境監察大隊副隊長尹正武說,這地方是最難清理的,因為鉻渣沿著河道撒了下去,廢料中的六價鉻有劇毒,水溶性強,一旦下雨將隨著溪水流入下面的水庫,而下游水庫與南盤江相連,南盤江正是珠江源頭之一。

  尹正武稱,當時寨上村把閒著的勞動力都召集起來,大約兩三百人,幹了三四天才清理乾淨。「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裡發現什麼寶貝了。」

  鉻渣清理完畢後,大家都以為事情已經平息,等待事故責任認定後,對村民給予賠償。

  相關賠償卻兩個月遲遲沒有進展。8月12日,《云南信息報》 發表題為「5000噸劇毒鉻渣來了,羊死了,豬死了,水也不能喝了」的文章,引發全國媒體,特別是珠江下游的廣東媒體的關注。

  當地水庫被鉻污染的水,在處理「達標」後,直接排入珠江源頭南盤江,更引發下游廣西、廣東居民的擔憂。

鉻渣何來

  8月13日,曲靖市政府對這一污染事件發出通報,指出非法傾倒的鉻渣來自於云南省陸良化工實業有限公司(下稱陸良化工)。

  通報指出,此前陸良化工未經環保部門同意,與貴州興義三力燃料有限公司(下稱貴州三力)簽訂鉻渣運輸協議。兩名運輸人員吳興懷和劉興水在承運過 程中,因節省運輸費用的眼前利益驅動,在曲靖市麒麟區三寶鎮、茨營鄉、越州鎮的山上傾倒劇毒工業廢料鉻渣140餘車(茨營鄉1車、三寶鎮40車、越州鎮 100餘車),共計5222.38噸。

  通報中強調,不存在鉻渣直接傾倒進南盤江和水庫的情況。現吳興懷、劉興水兩人已被檢察機關批准逮捕,正在按司法程序處理。

  陸良化工公司位於陸良縣西橋工業區,是滇、桂、黔三省區唯一的鉻化工生產企業,主要產品包括重鉻酸鈉、鉻酸酐、重鉻酸鉀、氧化鉻綠。

  該公司出產的鉻鹽產品,可用於給不鏽鋼鍍鉻防鏽,提高光潔度,但生產過程中有大量的鉻渣產生。大約生產每噸鉻鹽產品要排放2.5甚至3噸高毒性鉻渣。這些鉻渣大多就地堆放在廠區周圍,僅有少數採取築壩封存等方式進行防護。

  8月15日下午,財新《新世紀》記者來到陸良化工的鉻渣堆放場,堆放場周圍豎著幾塊「鉻渣堆場、禁止放牧」的石碑。在佔地數畝,高近10米的渣土堆上,陸良化工的工人正在打木樁,渣土堆邊上,一輛卡車已經拉來一車石棉瓦,準備建渣土堆的頂棚。

  陸良化工總經理湯再楊稱,這個渣土堆在20多年前這個廠剛成立的時候就有了,他們2003年收購這個廠的時候,渣土堆已經有28.84萬噸,到目前還剩一半。收購之後的新鉻渣都進行了綜合利用,沒有堆在這裡。

  據湯再楊介紹,陸良化工於2008年建成投產了14萬噸堆存鉻渣無害化利用項目,每年可處理2萬噸鉻渣。不過,這樣的處理能力遠不能滿足該公司的鉻渣處理需求,因為每年新產生的鉻渣有3萬噸。

  湯再楊表示,一期工程是立窯,處理能力比較有限,年處理能力只有2萬噸;二期回轉窯工程完成後,年處理能力可以達到8萬噸,鉻渣堆三年內應該可以處理完。

  出於加快鉻渣處理速度的考慮,今年年初陸良化工開始尋找能夠接受鉻渣的處理企業。

  經辦此事的該公司副總經理左祥林向財新《新世紀》記者出示了一份《鉻渣供給合同》,其中約定:貴州三力作為乙方,負責找車運走鉻渣進行處理,並 確保運輸過程中的安全;陸良化工作為甲方對乙方的運輸過程進行監管。陸良化工負責為乙方的運送車輛裝車,並承擔100元/噸的運輸費用。運輸過程中出現交 通和污染事故,由貴州三力負責處理。

  「這是一份無效合同!」曲靖市環保局一位工作人員說,因為貴州三力根本就沒有鉻渣處理資質。

  關於這一合同,貴州三力負責人徐先生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表示,合同只是意向性的,「我們想搞一種提煉,做無害化處理,就搞了點樣品過來,發現無害化做不了,成本太高;提煉也沒什麼價值。後來就沒拉,合同就沒執行,也沒有派車去。」

  左祥林承認,貴州三力確實沒有直接向他們要貨,只是涉案的兩名運輸員,吳興懷和劉興水稱貴州那邊要貨,就讓二人拉走了,之後也沒過問。「這是我的失職。」左祥林說。

  據曲靖市麒麟區公安分局當時辦案的楊警官介紹,劉興水和吳興懷是表兄弟,二人均初中未畢業,也無正當職業。早前做過倒車拉煤的生意。吳興懷偶然 聽一個在陸良化工開裝載機的朋友說,廠裡有很多礦渣需要運出去,廠裡倒貼運費,礦渣還可以再賣錢。吳覺得這其中有賺頭,就通過其朋友接下這個生意,表示可 以將礦渣往貴州送。

  根據劉興水的交待,他們運了一次下來,發現陸良化工給的100元/噸的運費不夠成本,拉到貴州三力的實際運費為105元/噸,即使再補貼20元/噸,兩人也覺得沒有賺頭。

  二人商量,乾脆把礦渣倒掉,直接賺陸良化工給的100元/噸的運費。於是他們找了11個司機和11輛大貨車,從陸良化工拉了5000多噸的礦渣,都直接倒在了當地。扣除給司機的35元/噸的費用,他們二人每噸可以賺65元。

  根據曲靖市政府的通報,劉、吳二人的第一次傾倒是4月28日,直至6月12日。通過核對陸良化工鉻渣出廠的過磅單,不包括運到貴州的50噸,劉、吳二人共運走5222.38噸鉻渣,全部傾倒在了曲靖當地。

  到6月17日全部清理工作完成時,曲靖市相關部門共清理鉻渣及受污染的泥土總計9130噸,全部運回了陸良化工的專門堆放點。

  財新《新世紀》記者獲知,6月14日曲靖公安機關就已經拘留劉、吳二人;7月21日,以涉嫌污染環境罪將二人批捕。

  但至今,陸良化工相關責任人未被追究刑事責任;當地環保部門的失職也沒有受到任何追究。

隱患重重

  自上個世紀50年代起,中國陸續建了70餘家重鉻酸鈉化工企業,重鉻酸鈉是鉻鹽系列產品的母產品,用途廣泛,企業效益好但污染嚴重。在生產金屬鉻和鉻鹽過程中產生的鉻渣,是一種毒性較強的危險廢物。

  至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政府開始重視鉻渣污染的控制,全面整頓鉻鹽行業,逐步關停並轉了40多家鉻鹽企業。企業關閉後,卻留下大量「無主」 鉻渣堆。上海、天津、蘇州、錦州、包頭、武漢、青島、杭州、瀋陽、江門、長沙、廣州、韶關、鄭州等20多個城市遺留有600多萬噸鉻渣。

  2005年,國務院曾向全國發出通知,要求所有歷史堆存的鉻渣要在「十一五」末全部實現無害化處置,但是時至今日,這一任務並未完成。

  在中國的危險廢物分類中,將浸出液中鉻含量超過10毫克/升,或六價鉻含量超過1.5毫克/升的危險廢物,列為有浸出特性的危險廢物,主要來自於鉻化合物生產、皮革加工、電鍍行業、顏料行業和金屬鉻冶煉。

  對於危險廢物的處理,如果需要運出廠區的話,一方面要找到有可以進行無害化處理資質的企業,另一方面要執行《危險廢物轉移聯單管理辦法》,由環 保部門開具五聯單,並對運輸全過程進行跟蹤。此外,鉻渣露天堆放,受雨雪淋浸,所含的六價鉻會溶出滲入地下水或進入河流、湖泊中,污染環境,以多種形式危 害人畜健康,因此鉻渣的堆存場必須採取鋪地防滲和加設棚罩等措施。

  但陸良化工的鉻渣外運時從未開過五聯單,而且鉻渣堆也一直就露天放在南盤江邊。曲靖市環保局長楊樹先表示,出廠要開五聯單,但是,這個制度實施後,該廠從未開過五聯單。他解釋稱,以前給鐵廠、水泥廠的鉻渣,是在廠裡進行解毒後運出去的,沒有六價鉻,不是危險品。

  陸良化工董事長徐建根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該公司需要等到二期改建工程完成,大約三個月後才能具備全面處理廠裡廢渣堆的能力,但這也只是短期能力。而整個南盤江流域有近400萬噸的含有六價鉻的渣土,都是上個世紀六價鉻未列入毒害品的時候造成的。

  徐表示,全國其它地方還有300萬噸「無主」的鉻渣,沒人處理。政府對此應該給予足夠的重視。

  財新《新世紀》記者在現場看到,雖然目前陸良化工的鉻渣堆已經進行了防護,但是它的一側,就是珠江的源頭南盤江。渣堆和江面之間,只隔著一堵矮 矮的牆。在江的另一面,是一家水泥廠,水泥廠旁邊是一個路面瀝青攪拌場,在攪拌場和南盤江之間,一個面積幾百平方米的水塘裡,積滿了白色的泥漿,泥漿池和 江面之間沒有任何防護措施。

珠江源環保之困

  南盤江為珠江正源,是珠江水系主要河流,發源於云南曲靖,流經貴州、廣西,最後從廣東省入南海。南盤江一旦污染,將直接影響下游廣東省珠江流域水質。

  據云南省環境保護廳8月13日發佈的信息,珠江上游南盤江出云南省境水質優良。監測數據表明,今年1至6月,南盤江出云南省境水質優良,水質類別保持在Ⅱ類至Ⅲ類,未檢出六價鉻。

  截至8月17日,珠江流域下游的廣西、廣東環保部門未檢測出六價鉻超標問題。廣州自來水公司稱供水正常可放心飲用,並提高了對水源地六價鉻和其他重金屬的檢測頻率。

  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副總工程師郭軍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表示,水利部已經派出專家,檢測結果非一兩天能得出。現在就下結論,有點倉促。

  她認為,云南當地的監測範圍有多大?當地共清理鉻渣及受污染泥土9130噸是不是就是全部?檢測了幾毫米?水體採樣采了多少?污染程度跟污染事 件是相關的,土壤污染多深都要詳細檢測,現在顯示水質是安全的,但現在是汛期,是否因被稀釋了監測不出來?是否會污染地下水,檢測手段對不對?這些問題顯 然都值得質疑。此外,當地監測過程、方法也都應該公佈出來。

  陸良化工所在的西橋工業區,坐落在南盤江邊。2007年,作為陸良縣政協委員的興隆村前任村委書記,曾有提案,指稱興隆村由於工業污染導致癌症病人增加 。

  財新《新世紀》記者看到,興隆村周邊有陸良化工的廠區,另有云南銀河紙業、龍源鋅業、龍海化工、東陸冶煉廠、富強磷石膏廠等排污企業。資料顯示,西橋工業園區始建於上世紀60年代末,經多次整治,目前還有化工、造紙、冶煉等九家企業,是全縣主要的工業集聚區。

  村民王孔祥稱,當地得癌症的,這幾年相對以前急劇增多。「南盤江的水很臭,不僅不能喝,用來種田都怕有問題,污染是明擺著的。」

  興隆村原本生產優質大米和其他禽畜、水果,現在不僅產量嚴重下降,而且根本賣不出去。

  村民袁潮啟說:「我們這裡用南盤江灌溉的作物,我們自己都不吃,都是賣給你們城裡人和當官的吃。」

  村民們就環境問題向有關部門多次反映,陸良縣環保局等有關組織也曾到該村調查,但環保局稱,水源質量和空氣質量確實不達標,但不能確定患癌死亡的村民就是與這些工廠的生產排放有關係。

  興隆村村民則稱,2006年以來該村癌症死亡37人。對於前村委書記反映的情況,陸良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曾經對興隆村進行過挨家挨戶的調查,調查結果稱,從2002年至2010年,只有14人得了癌症,其中11人已經死亡,結論是:該村死亡情況與其他村無顯著差異。

  不過,統計材料上有一個奇怪的現象:統計中癌症的種類上多數是肝癌,佔了六例;發病率最高的肺癌,卻一例也沒有。而在另一份2008年到2010年底的死因統計中,呼吸系統疾病是比例佔第二位的死因,達24.4%。

  對此,陸良縣疾控中心錢鑫主任稱:「當時統計的結果就是這樣,我們統計必須要有醫院的診斷記錄,沒有的話不算數。」

  2010年10月,由云南省人大常委會環資工委牽頭,17家省級部門聯合組織了20家省級新聞媒體對珠江源的污染問題進行調查,當時發現,南盤江流域的漁民由於污染問題已經放棄了養殖業。

  云南省人大常委會環資工委法規處處長華榮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云南正在致力於南盤江流域環境保護立法,目前立法正在調研、論證階段,收集專 家、學者的意見。他說,南盤江流經云南省的多個州、市和縣,各方的意見比較多,還沒有能夠取得統一的意見。其實就立法而言是可以很快完成的,但關鍵是立法 後能不能夠真的實行,「因此我們一直採取慎重的態度,現階段還沒有開始實質的起草工作。」

 

鉻汙 汙珠 江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8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