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環境部明令禁止環保“一刀切”、 防止出現“高級黑”

“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敷衍環保督查的行為,不僅被生態環境部明令禁止,相關責任人也將被問責。

生態環境部今天(28日)公開《禁止環保“一刀切”工作意見》(下稱《意見》),以防止一些地方在督察進駐期間不分青紅皂白地實施集中停工停業停產行為,影響人民群眾正常生產生活。

根據黨中央、國務院批準,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將於近期陸續進駐河北、內蒙古、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東、廣西、雲南、寧夏等10省(區),對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並針對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的重點領域開展專項督察。

《意見》稱,督察進駐期間,被督察地方應按要求建立機制,立行立改,邊督邊改,切實解決人民群眾生態環境信訪問題,切實推動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查處到位、整改到位、問責到位。在整改工作中要制訂可行方案,堅持依法依規,加強政策配套,註重統籌推進,嚴格禁止“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敷衍應對做法,堅決避免集中停工停業停產等簡單粗暴行為。

去年12月28日,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副主任劉長根表示,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前後,確實存在個別地方,尤其是個別基層黨委、政府,由於擔心督察問責,不分青紅皂白,采取緊急停產、停業等簡單粗暴方式應對督察,給人民群眾生產生活帶來不便。

“這是對中央環保督察的‘高級黑’。”劉長根說。

2017年12月28日,環境保護部月度新聞例會現場。圖為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副主任劉長根。攝影/章軻

劉長根分析,關於“一刀切”的反映主要有兩種情形:

一是隨著環保督察執法的深入推進,督察震懾、警示效果日益顯現,在個別地方出現的“高級黑”。他說,從實際情況看,發生這種情形是個別的、局部的、短時的,是典型的地方環保懶政行為。“對此我們堅決反對,發現一起糾正一起,並要求地方舉一反三,嚴肅處理。”

二是隨著中央環保督察的全面鋪開,震懾作用進一步加強,各種利益訴求紛繁複雜,一些微博、微信等自媒體不時誇大事實,進行不實炒作,混淆視聽。劉長根表示,“對於這種問題,中央領導同誌也很重視,專門做過批示,我們專門組織去調查,一個一個調查,要求地方查清情況、澄清事實,及時發布真相,並依法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比如,在第三批中央環保督察時有輿論反映浙江紹興造紙企業停產導致紙制品價格大幅上漲。經過查實,3600家只有1家環保違法違規企業停產,沒有影響紙制品價格。

上述《意見》明確,對於工程施工、生活服務業、養殖業、地方特色產業、工業園區及企業、采砂采石采礦、城市管理等易出現環保“一刀切”的行業或領域,在邊督邊改時要認真研究,統籌推進,分類施策。對於具有合法手續且符合環境保護要求的,不得采取集中停工停產停業的整治措施;對於具有合法手續,但沒有達到環境保護要求的,應當根據具體問題采取針對性整改措施;對於沒有合法手續,且達不到環境保護要求的,應當依法嚴肅整治,特別是“散亂汙”企業,需要停產整治的,堅決停產整治。對於督察進駐期間群眾環境信訪問題,既要推進問題整改,也要註重政策引導,在整改工作中盡可能避免給人民群眾生產生活帶來不良影響。

《意見》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邊督邊改既是加快解決群眾身邊環境問題的有利時機,也是傳導環保壓力、壓實工作責任的有效舉措。被督察地方既要借勢借力,嚴格執法,加快整改;也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有序推進。在具體解決群眾舉報生態環境問題時,要給直接負責查處整改工作的單位和人員留足時間,禁止層層加碼、避免級級提速。

《意見》要求,被督察地方黨委和政府應從加強政治和作風建設的高度,就禁止環保“一刀切”行為提出具體明確的要求,並向社會公開;要依托一報(黨報)一臺(電視臺)一網(政府網站)加強對督察整改、邊督邊改情況的宣傳報道,及時回應社會關切;要加強對環保“一刀切”問題的查處力度,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嚴肅問責,絕不姑息。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也將把環保“一刀切”作為生態環境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典型問題納入督察範疇,對問題嚴重且造成惡劣影響的,嚴格實施督察問責。

環境部 環境 明令 禁止 環保 一刀切 防止 出現 高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92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