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含恨40年 鄒文懷情婦私生子現身

2005-6-23  NM




在港九擁有三間大型醫務所的「天 一醫療機構」,因其全日廿四小時開診模式,愈做愈出名。而想出廿四小時醫療這條生意橋的「天一」創辦人,原來竟是電影大亨鄒文懷從未曝光的私生子、四十二 歲的鄒重[王基]醫生。四十二年來,鄒文懷並無親自教養過這名私生子,更不讓世人知道有他的存在。這私生子自小含恨卻十分爭氣,不靠父蔭,只靠自己一雙手 建立起醫療王國,每月收入至少一百萬元。反觀卅五年前創辦嘉禾電影公司的鄒文懷,其電影 王國近年已嚴重萎縮,他更已步入半退休生活,逐步將自己所剩無幾的電影業務,交予由正室所生的女兒鄒重珩打理。正當「天一」前景無限,鄒文懷的電影王國卻 江河日下,從無問過鄒文懷借一分一毫創業的鄒重王基,要以實力告訴這個當年拋棄情婦與兩名私生子的電影霸主:我唔使靠老豆!上週六晚上十時,記者到鄒文懷 位於山頂白加道的住所找他,求證私生子一事。鄒太袁曦華應門,表示鄒已更衣準備就寢,只可以隔著門透過電話跟記者傾談。記者直接問鄒文懷對私生子、即「天 一醫療機構」創辦人鄒重的事業有何看法時,他沒半點遲疑並語帶自豪地說︰「他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用不著我來說吧!」記者又問︰「那你在經濟上有沒有支持 他?或者給他做生意的意見?」他頓了一頓說︰「這兒子很獨立,不用我幫忙。他是醫生,我做電影,我根本不懂他那行,事業是他自己創的。」

我 想認但不敢認雖然鄒文懷親口證實與鄒重的父子關係,但同一個晚上,這位被老父形容為「獨立有成就」的私生子接受本刊訪問時,卻未敢直認二人的關係。即使簡 單如回應父親給他的評語,他仍是如履薄冰:「如果我話:聽見佢咁讚我,我好開心,又怕佢老人家(鄒文懷)話:『我冇咁講過。』如果我話no comment(冇意見),你又會話我連屋企人都唔認;我講嘢有限制,希望你唔好令我太難堪。「你哋可能會鬧我係衰仔,老豆都唔認。但希望你明白,你提呢 啲嘢,會有人唔開心㗎,我唔想有人唔開心。」他所說「唔開心」的人,相信是指鄒文懷正室袁曦華。記者後來致電已七十多歲、多年來在公開場合與鄒文懷有影皆 雙的袁曦華,問她對鄒重的評價,一向予人形象很有教養的她靜默了數秒,便卡嚓一聲掛了線。

姨媽湊大小孤雛鶵為鄒文懷生下一對私生子(鄒重兄 長鄒重玨,現時在美國任職土木工程師)的,原來是五十年代尾的一名女作家,名伍淑芳。可惜在鄒重四歲時,她已因病身故,一對小孤雛是由母親的姐姐楊潔芳一 手湊大。她和伍淑芳是同胞姐妹,生父姓楊,但因母親改嫁當時甚有名氣的《良友畫報》創辦人伍聯德,淑芳自願改姓伍。鄒氏兄弟雖有一個電影大亨父親,但成長 過程卻全沒有沾上父親的財勢。記者登門造訪鄒氏兄弟的姨媽楊潔芳,一問及鄒重的母親時她便悲傷地說︰「我妹妹死咗三十幾年啦……死時重只有四歲,哥哥重玨 也只得七歲,兩兄弟都由我一手湊大。」然後她帶記者進入一個房間,房內掛了鄒母的遺照。「妹妹去得很突然,她那天早上送重上幼稚園時還好好的,但中午突然 說不舒服,我趕去看她時,她已經死了,到現在也不知死因。」她黯然地說。

死後要乞求名份記者問她伍淑芳舉殯時鄒文懷是否在場,她臉色一變, 氣憤地說︰「我不想提這人,妹妹替他生了兩個仔,但他竟然連一個名份也不願給妹妹。喪禮是他出錢,但要用女家姓,我們苦苦哀求,他才肯讓我們用『鄒府治 喪』!就連墓碑上刻『鄒母』兩個字,也要講數,他最怕被人發現妹妹跟他的關係。」積了多年的辛酸,終於一下子爆發。老一輩的電影人都知道,鄒文懷一向最欣 賞才女,而伍淑芳當年正正就是一名才女。「我們有三姊弟,淑芳排第二,我們在上海長大,妹妹讀完高中後,大約是五一年吧,才到香港定居。」伍淑芳來港後, 在一份晚報當記者,筆名藍茵,並在這時邂逅已婚的鄒文懷。當時伍淑芳已有夫婿,但鄒文懷照追可也,不久伍淑芳更和丈夫離婚。幾年後,該晚報結業,鄒文懷便 安排她到邵氏宣傳部工作。「我知道妹妹跟鄒文懷拍拖,晚晚跟他吃飯約會,我勸她想清楚,但她當時愛得激烈,哪會聽得入耳?六○年,妹妹生了重玨,三年後再 生重[王基]。」

家用每月得一千巧合是,六三年三月二十日,伍淑芳於九龍法國醫院生下重,幾日後,鄒文懷正室袁曦華也進了同一醫院,產下女 兒重珩,可見鄒文懷當時非常風流。然而兩個同年同月出生的兄妹,童年的命運卻判若雲泥。「淑芳剛去世時,鄒文懷每星期會探兩兄弟一次,但三個月後,變了一 個月才探一次,之後變一年探一次,後來更加不見人影。不是我要求,他也不會出現!」伍淑芳死後,兩兄弟便交由外婆周慕懿照顧,但沒多久,周慕懿也因病離 世。楊潔芳說到這裡,顯得甚為激動,眼泛淚光說︰「我媽媽過身,鄒文懷連一個花牌也沒送,甚至連問候電話也沒有,兩個小朋友之後怎麼算?他完全不聞不 問!」當時已跟丈夫分開、要獨力照顧兩個女兒和一個姪女的楊潔芳,惟有負起照顧兩兄弟的責任。「我一個女人要照顧五個細路,辛苦到不得了!」她說鄒文懷每 月給她一千元家用(計算歷年通脹後,相等於今天八千多元),但扣除學費和請工人照顧孩子的費用,已所剩無幾。「他也不是每個月準時給家用,而是經常要我打 電話催促他,他才叫秘書送支票來,那乞錢的感覺一點不好受。而且一千元家用幾年不變,他從不考慮物價會上漲,兒子長大開支會增加,每次都要我主動開聲他才 加錢。直至兩兄弟讀大學,家用才加至八千元。」

禮物要執二攤楊潔芳說,鄒文懷雖然身家豐厚,卻很少在兩個私生子身上花錢,即使禮物,也只是 將別人送給他的東西轉送給兒子。「好像重玨想要一隻手錶,很渴望爸爸跟他去挑一隻喜歡的,但鄒文懷只將日本影星勝新太郎(以扮演盲俠著名)送給他的手錶拿 給重玨,那款式根本不適合小朋友。其他東西如衣服、收音機等等,全是別人送給他而他又用不著的,才會拿過來。」說到最後,楊潔芳士地說︰「我敢說,如果重 沒有今日的成就,鄒文懷一定仍不肯認他!」樣貌酷肖鄒文懷、但童年卻得不到父愛的鄒重承認,由讀書至長大後創業,他都只能靠自己:「你問爸爸的名氣對我有 無幫助?由讀書至做事,爸爸的名氣根本無位可以入。我細個時一點也不勤力,但中五會考中、英、數陶A,於是以為讀書好易。結果到中六考高考時不合格,要重 讀一年。但我係一個唔肯認輸的人,所以決定揀最難的科目去讀,結果考入中大生物系,讀了一年才轉往醫學院。」

我要做天下第一八七年中大畢業 後,他被派往威爾斯醫院的麻醉及深切治療部:「麻醉並非大科,叻仔不願做,但我反而學會重視如何為病人減去痛楚,使我對病人的醫療需要有新的體會。」八九 年,他發覺麻醉科始終不是自己興趣,於是膽粗粗出來私人執業:「初時在尖沙咀柏麗醫務所租個房間開業,因為大樹好遮蔭,做了兩年,再聯同朋友合辦了高怡醫 務所,專走中產路線,我自己又請多一個醫生仔打工。」十年醫生路雖然為他帶來穩定收入,但經營生意的遺傳因子卻在他體內蠢蠢發作。為了不想平淡地度過生 命,他在○○年憑著一雙手,建立一間廿四小時的醫務所,並取名「天一」,寓意為天下第一。「當時我手上一些積蓄也沒有,因所有物業已變成了負資產。於是我 問財務公司攞盡私人貸款去創辦『天一』。當時全憑高怡醫務所所賺的錢去養活整間『天一』,所有收入便用來還債及做生意,但半年蝕足一百二十萬。那時真的很辛苦,每晚睇症到凌晨,回家後還要寫『天一』的中英文網頁及公司簡介資料,睡覺時已是凌晨四時。」

要 學父親不服輸或許要彌補自小失去雙親照顧的遺憾,他對於自己一手創辦的「天一」,投放了很多感情:「我細個時,是非對錯的觀唸好強。小時想做占士邦、警 察,有好多idea,可能這驅使我要改革醫療市場。『天一』之所以有今日,全因有人情味,我哋會俾醫生賺外快,診所姑娘全部有花紅分,過節時會派、派月 餅,員工生日會有利是。」創業雖然辛苦,他說從來沒想過問有財有勢的父親借錢,即使如何艱難,他也儘量不刻薄員工:「每次創業時資金都很緊,特別是○三年 沙士時,『天一』剛剛開了旺角分店,但生意卻少了三分一。當時我堅持每月全數出糧給診所姑娘和清潔阿嬸,但就和供應商與醫生逐個傾,睇嚇佢哋肯通融幾多, 雖然求醫生難過問屋企人借錢,但我情願求醫生。」他還自嘲這種不服輸性格是來自父親:「可能遺傳關係,即使無資金,我都唔會同人講閉翳,到好閉翳時,外人 未必看得出。」

從無想過搞電影整條創業路,為父的鄒文懷恍如無聞:「雖然爹哋係做生意,但佢無教我點做,我只能在旁邊睇。我一直當他是偶 像。」因此他做生意的手法,也暗藏了父親的影子。例如鄒文懷曾出品「忍者龜」公仔,而鄒重[王基]亦為「天一」訂造了一批公仔La La Couple,作為「天一」的象徵。鄒文懷一手創立電影分紅制,鄒重讓診所員工在賺錢後分紅也是照辦煮碗。每當鄒重[王基]講及「天一」時,他總是予人一 種與傳統醫生不同的感覺,例如他會將病人稱為顧客:「以前啲客放工後急急腳走去睇醫生,現在可以食完飯咬住牙籤睇粒暗瘡。我成功改變顧客的購物習慣,有個 住在油麻地的病人,因為夜收工,所以十五年無睇醫生,當『天一』開業時,他說好囉,以後有醫生睇啦。」說來有點自豪。已上軌道的「天一」,連同由「天一」 持有的高怡醫務所,目前每月為他賺取至少一百萬元的純利。對於老父的電影事業,他則說:「我從來無想過要做明星或導演,雖然我喜歡影相和睇戲,甚至有研究 電影,但作為生意,以現時的市道來說,還是避之則吉。」

崩潰中的電影王國真是知父莫若子,鄒文懷的電影王國,確實正慢慢步向崩潰。嘉禾自零 三年拍了一套《行運超人》後便沒有拍攝任何電影,只餘下電影融資、電影發行和影院經營業務,近年引人注目的大動作只有透過CEPA在深圳萬象城設立電影 城。一手創辦這個曾經光輝一時的電影王國的鄒文懷,名義上雖仍擔任嘉禾主席,但實則已將整個王國逐步交給由正室袁曦華所出的,現正擔任嘉禾執行董事的女兒 鄒重珩。可是鄒文懷的餘蔭,相信並不能庇護鄒重珩多久,因為這個有三十五年歷史的電影王國,去年虧損達一千七百多萬。九四年十一月嘉禾上市時, 鄒文懷身家估計近六億,但現時他手上持有兩成四嘉禾的股權,現在只值七千八百萬(以本週二收市價計)。截至本週二收市時,嘉禾股票對上一次有成交已是上週 四的事。鄒重珩本身是美國史丹福大學電影碩士,丈夫陳英明則讀舞台設計出身,曾在陳果電影《香港有個荷李活》擔任男主角,並獲提名金馬獎影帝,最終落敗。

臨 老炒樓勁損手七、八十年代嘉禾可謂稱霸影壇,因為鄒文懷極有生意頭腦,創立分紅制,編導和演員在片酬之外另有花紅,「有錢齊齊搵」,打破邵氏一向的僱傭關 係,成功撬走不少電影人,而且善於將旗下電影推銷到海外,賺取賣埠收益。七一年鄒文懷簽下李小龍,每套戲片酬不過七千五百美元,可是當年一套《唐山大兄》 卻創下三百多萬的票房紀錄。之後鄒又拉攏到笑匠許冠文兄弟,《鬼馬雙星》、《半斤八》大收特收,而八十年代成龍的一系列電影票房動輒過千萬,九三年《忍 者龜》一片更為嘉禾帶來二億進賬,加上鄒文懷在東南亞如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都設立了龐大院線,奠定了鄒文懷影城大亨的地位。可是嘉禾到此,其實已開到 荼?癒C同年年底寫字樓炒風熾熱,鄒文懷以嘉禾名義,用呎價一萬五千元,高價掃入尖吵嘴康宏廣場廿八樓全層,作價四億一千七百萬元,而且更向滙豐做了三千 一百萬美元(約二億四千萬港元)按揭,但不久康宏樓價大跌六成,九八年時整層物業只值一億五千六百萬。九九年鄒文懷終於支持不住,斬纜將康宏廣場物業以一 億三百萬元售予鷹君集團,勁蝕三億!除炒樓損手外,自九八年開始,嘉禾已多次被惡意收購,幸得好友李嘉誠入股支持才得以力保江山,不過嘉禾卻自此元氣大 傷。論前景,未必及得上私生子鄒重[王基]的醫療集團。

睇症細心一Call即到上週二早上十時,記者到鄒重王基位於佐敦的診所睇症,發現他 為每個病人診症的時間頗長,而且提問很生動。記者表示耳水不平衡引致頭暈,他託了托眼鏡問︰「是否經常頭暈?每次暈多久?有沒有一支歌仔那麼長的時間?」 然後繼續追問記者的病歷,十多分鐘後他斷症說︰「你這種是姿勢性暈眩,並非耳水不平衡。」接著又用上十分鐘分析頭暈的成因。到第二天,鄒重王基本來在法國 醫院巡房,不回診所睇症,但記者傳呼他留言表示很不舒服,他立即回覆,並緊張地叫記者在診所等他,他會立即趕至。半小時後,他駕著平治房車匆匆到達,果然 一call即到。

鄒重[王基]有冇遺產分?律師許天福表示,要是鄒文懷已經立了遺囑,而沒有把私生子鄒重[王基]包括於受益人之列,鄒重 [王基]於法律上便沒有承受遺產的權利。另外,根據《遺囑贍養條例》,要是鄒文懷生前一直每月供養鄒重[王基],那麼,即使沒把鄒重[王基]列入遺囑受益 人,鄒文懷百年歸老後,鄒重[王基]也應繼續按月得到這筆生活費。至於目前鄒文懷每月支付給楊潔芳的八千元是否屬於供養鄒重[王基],就要由法庭判斷。可 是,若然鄒文懷沒有立遺囑或留下了遺囑內容以外的財產,則會根據《無遺囑遺產繼承條例》分配:鄒太會先得到五十萬的淨款額,剩餘遺產的一半亦會由鄒太以信 託形式持有;另一半則由他的後嗣平分。這情況下,私生子亦能分到同等遺產。

@請參考>@


含恨 40 鄒文 情婦 私生子 現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