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影視行業出現“語言空轉”現象 範疇術語華而不實被詬病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03/1100995.html

原標題:看不懂的“新詞奇象”讓影視出現“語言空轉”

“亂拳打死老師傅”幾乎成了影視圈的碎碎念。事出有因。3天不更新業界新聞,許就錯過了“新詞”發布,甚至產生閱讀障礙。

圈內最新潮的發言是這樣的:“九千歲極難取悅。他們看得透融梗、撞梗,戳得穿摳像、倒模。但只要九千歲站定CP,那些IP就有屠榜可能。”嚴格說來,這段話對漢語的使用極不規範,讓閱讀者如墜雲里霧里。偏偏,這樣的“新詞奇象”在近來的影視圈愈演愈盛,幾乎已是“行家必背 (備)”。

蔚為壯觀的“新詞奇象”里,有些是新業態使然。而另有些被複旦大學中文系教授申小龍視為“語言空轉”的表征。“當創作者沒有真實感悟但又想遮掩空洞時,語言就開始空轉了。”面對此類外表時髦的“新詞”,他提醒道,“任何樸實的言說者,無論專攻何種術業,都需要與流行但華而不實的範疇術語,保持審慎的距離。”

“日日新”不是流於表面的塗脂抹粉

不可否認,隨著互聯網時代開啟,影視確乎一個“茍日新,日日新”的行業,也的確催生了新現象、新詞匯。

但許多時候,一些所謂新詞並非技術叠代的伴生物。最熱火朝天的例子莫過於“IP”一說。追溯“IP”的發跡史,它本棲身於互聯網,後面常與“地址”相連。但自從“IP”中關於知識產權的一部分意思被發掘,這兩個英文字母搖身成了影視圈的高頻詞,不僅統領所有的網絡小說,還大包大攬地指代一切可供改編的原作,出版物、繪畫、音樂、甚至一個概念符號都被納入其中。可瞧瞧那些“IP”的擁護者所言,“《西遊記》 是最大的IP,張藝謀的 《大紅燈籠高高掛》 《紅高粱》 都是IP電影”,恰恰證明,影視人口中的“IP”不是新物種,它在內涵上也並不大於“可改編的原作”。

在申小龍看來,當人們偏愛某些徒有其表的“新詞”時,“語言空轉”就發生了。其內因不外乎三種———從業者沒真正弄懂一種想法,而又想把這種想法表達出來;創作者沒什麽真實感悟,但又想在語言形式上遮掩自己的空洞;理論研究者出於懶惰或媚雅的心態,只顧操弄時髦的概念術語,而罔顧這些詞對於事實的理解究竟有什麽價值。

在影視圈,還有不少“新詞”都能在經典的話語體系里找到原身:“人設”是角色形象設定,“CP”指人物關系配對,“IP買手”“劇本醫生”幹的就是文學策劃和編輯的活。去除塗脂抹粉的功效,這些詞的意思未變,它們所“服務”的影視創作的基本法則也一以貫之。

有專家認為,所有的文藝創作,內容始終是黃金屬性,不然400多年前莎士比亞的劇作打動不了幾個世紀的人。“新詞”只見一時美貌,內涵才能砥礪恒久時光。

囂張的詞語面具背後,藏著“忽悠”的高音喇叭

既是空洞無意義的,“新詞”憑何泛濫? 申小龍從學者的角度分析,“語言空轉”一定程度上折射浮躁的心態,“在囂張的詞語面具下,真實的自我遁形了”。好比“九千歲”,令人咋舌的比喻本體其實是90後和00後的並稱,它完全是由個別盲目迎合年輕人的從業者所炮制的低姿態。當委身資本的人習慣性虛張聲勢,“九千歲”和“霸屏”“炸裂”“屠榜”等詞,多多少少都有虎皮大旗的影子。

編劇余飛站在從業者的立場談得更鞭辟入里:“來路可疑的詞語面具背後,其實藏著一只高音喇叭,最終目的不過是忽悠業內,搞暈觀眾,掩蓋真相。”

“融梗”“撞梗”,乍一看,容易讓人會錯意,以為是“融會貫通”或者“巧遇”的新提法。可揭開它們的老底,“梗”指代影視劇里的橋段,“融梗”是把已有的各家橋段拆裝整合的戲法,“撞梗”則寫著“你融我融大家融”之後相遇時的尷尬。直白點說,“融梗”就是抄襲的高階版本。“融梗”與抄襲如有區別的話,差異僅在於前者抄襲的手法更隱蔽。即將開庭審理的 《錦繡未央》 原作涉嫌抄襲一案中,寫作者秦簡(本名周靜) 可謂“融梗”的代表。已公開的證據顯示,周靜在全書294章中只有9章原創,其余285章至少融合了209本書的各種“梗”。她借來 《長歌天下》 的故事框架,整段複制 《香墨彎彎畫》 對於服飾的描寫,又把 《逆水寒》 《雍正王朝》 《瑯琊榜》 等廣為流傳的情節隨意嫁接到文中。周靜曾辯稱,“融梗”不同於抄襲,頂多算是借鑒。但明眼人都能看穿———從抄襲到借鑒再到“融梗”,詞語帶來的羞恥感在遞減,它們所掩護的抄襲手段卻在升級。

為什麽中國電視劇年產1.5萬集、電影一年上映超300部的成品隊列里,雷同絕不巧合,創新程度不足10%? 為什麽被註了水的大數據、鏈條化的“造假產業”風生水起? 風靡的“新詞奇象”或可解答———當誇誇其談的推廣功夫蓋過內容創作的筆耕不輟,當“語言空轉”為造假打著掩護,影視藝術的匠人匠心太難安放。

“新詞”背後

融梗:被美化的用詞,掩蓋不了的抄襲

早在2015年12月,網絡論壇上就有網友發帖指證某網絡小說作者為“融梗大王”。漸漸地,這一說法被不少涉嫌抄襲的人用作擋箭牌———是“融梗”不是抄。

但這改變不了事實,“融梗”從本質上就是更高明的抄襲,將其他作者的橋段,拆分整合融到 自 己的作品里。可以說,“融梗”是被美化的用詞,但掩蓋不了的,是寫作者背後惡意抄襲的行為。業內痛恨抄襲,更痛恨“融梗”,因為“融梗”比抄襲更難發現,也更難舉證。按這兩年始終致力於抄襲打假的編劇余飛所言,“融梗的作者能把原文改得一字不重,讓軟件沒法監測,但無論從人物關系架構還是戲劇沖突的設置,其實都是抄襲了原作”。

為了抵制“融梗”這樣的抄襲行為,網友自發制作並普及“調色盤”的概念。簡單說,“調色盤”是涉抄文章與原文進行比對的表格,制作者會用色條來標註出抄襲的相同點。

九千歲:一個詞盡顯對收視率的無底線迎合

今年的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上,劇評人李星文援引某些行內人說法“現在得九千歲者得天下”,引起一陣嘩然。此處“九千歲”指代90後和00後的並稱。炮制出該詞的人認為,現在的影視行業,應該都看年輕人的臉色,應該以年輕人的喜好、品位來為他們定制作品。在這些人眼中,90後、00後是大IP的忠實擁躉,最喜愛的題材是玄幻、仙俠,最追捧的則是高顏值偶像明星。於是,“九千歲”的鼓吹者直接或間接推動過度娛樂、脫離現實、追捧明星等創作傾向。

但在同一個論壇上,導演郭靖宇回應道:“我從不知有九千歲,也不認為90後、00後就是淺薄的代名詞。千萬不要低估中國之少年。”在他看來,所謂“九千歲”只是某些人偽造的年輕人的審美,其背後是對收視率、點擊量的無底線迎合。

屠榜:虛張聲勢,為假數據提供溫床

這個詞最早出現在網絡遊戲中,指戰勝了各個排行榜上的玩家。近兩年,“屠榜”屢屢出現,一來因為各類排行榜單數量泛濫,良莠不齊,為一些自吹自擂的“爆款”提供滋生的溫床;二來,因收視率、點擊率深陷造假漩渦,網上動輒出現“百億網播量”俱樂部,各類影視宣傳手段在互相攀比中節節升高,形容詞非頂級不能用。於是,“屠榜”“爆款”“劇王”成了爛大街的自賣自誇。

IP:一年半時間,從紅透半邊到人人慎言

在2014年之前,IP見諸新聞,多半指IP地址、網絡電視等。據公開信息,2013年底,奧飛動漫加快產業布局的消息中,第一次把IP當作知識產權寫入了企業公告。此後,樂視、華策、騰訊等影視或娛樂互動公司,先後將此概念運用到電影、電視、動畫、網絡小說、遊戲等產業領域。只是,2014年5月之前,IP影視的報道,多數出現在財經版面。

2014年6月的上海國際電影節,輪番登臺演說的影視公司負責人紛紛將“IP開發”當成最時興的概念。他們給IP下了這樣的定義:可改編,有粉絲基礎,有全產業開發的可能。從此一發不可收拾,IP成為影視從業者言必提及的熱詞。一家影視公司手握多少個IP、大IP、超級IP,幾乎成為衡量企業競爭力的一桿標尺。

但隨著電視熒屏迅速被網絡小說改編劇填滿,電影銀幕又接連被粉絲電影、綜藝電影等IP電影的變身占據,從2015年開始,逐漸有輿論提出反對意見。及至2016年,“IP開發過度將損害原創力”“天價IP標誌著行業的泡沫”“IP功利化是抄襲泛濫的根源”等聲音不斷湧現。當年下半年,《幻城》《青雲誌》等IP劇在收視與口碑兩端的失敗,更讓“IP藥效失靈”的說法不絕於耳。

只用了一年半時間,IP已從紅透半邊到人人慎言。

影視 行業 出現 語言 空轉 現象 範疇 術語 華而 而不 不實 實被 詬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17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