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017年社交產品關鍵詞:騷浪賤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21/162017.shtml

2017年社交產品關鍵詞:騷浪賤
判官 判官

2017年社交產品關鍵詞:騷浪賤

人為什麽要社交,這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本文由判官(微信ID:lvkeapp2015)授權i黑馬發布。

前幾天,我在文章《從直播app開始,什麽產品都可以自稱社交產品了》里回顧了2016年直播與社交產品的關系。不得不說,直播作為一種產品形態,2016年一路紅紅火火恍恍惚惚,反而超越了作為基礎產品分類的社交和媒體娛樂的界限,作為業內人士的筆者,對這一盛況也略感意外。基於此,我對於2017年的社交產品展望,盡量避免談具體的產品形態,而試圖從底層邏輯和表現形式去歸納一些規律。

去年年初的社交產品展望中,本人表達過“社交產品想做大,必須占據IM這一底層功能;想從騰訊和陌陌手里搶IM用戶,等技術和設備換代的時候再說”。今年兩會期間,馬化騰與媒體溝通時,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並表示其焦慮來自於要抓住下一撥技術換代。

站在當下的時間點來看這一切,大原則仍然是正確的。不同的是,漸進式的技術演變中,一些技術漸變帶來的新的用戶場景,疊加上年輕的用戶群體,已經足夠激發出所謂的技術半代變化。用最近臭大街的一句話說,移動互聯網社交產品的下半場,今年也來了。有趣的是,這句話是王興說的,但這個半代變化帶來的下半場紅利和美團關系不大。

技術漸變,指4G和4G+網絡普及,數據資費持續下降,同時手機在顯示、運算、攝像頭等硬件能力上足夠強大;而年輕的用戶群體,是指90後用戶對於現有產品體系的喜新厭舊,以及社會變遷帶來的人的三觀和社交、消費行為變化。如今的年輕用戶喜歡什麽樣的社交產品,我概括為“騷浪賤”。

所謂“騷”,是指產品及產品提供的場景吸引人。所謂“浪”,是指產品有利於用戶張揚個性,有存在感。所謂“賤”,是指產品好玩,有趣。

無需多解釋,大家也知道微信與騷浪賤這些特性無關。這里有產品帶隊人的年齡偏大帶來的保守問題,也有用戶群體過於龐大帶來的去個性化問題。大家使用微信,只因為這是聯系朋友最直接最有效的平臺。但,在陌生人社交的場景中,以及年輕同齡人互動的場景中,恕我難以認可微信是適合的平臺。

人為什麽要社交,為什麽需要社交產品,這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在之前的社交產品分析中,我曾經簡單粗暴給社交產品分類成基於興趣的,和基於性吸引力的。現在看起來,這麽分沒問題,不過,兩種需求,現在在同個產品中,經常並存或者交替出現了。

我看別人的文章有個習慣,一是把馬斯洛模型拿出來的,基本就不用看了。二來動輒舉國外產品例子來論證copycat的產品有前途,基本也不用看了。人性固然相同,但人性透過文化表達出來的需求,在不同國家和地區千差萬別,更不用說經濟發展階段帶來的大環境區別。如果copy to China真的那麽靈驗,那王興應該已經創業成功三次了。原教旨主義的照搬美國模式,最後多半是要悲劇的。王興第三次抄來團購模式的時候,終於參透了這個道理,做了很多本地化的工作,所以活到了現在,當然,不再講團購的故事卻掛著個帶“團”的名字,還是很尷尬的,這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美團當然不是社交產品,拿它舉例子是因為,這幾年國內從美國抄來的、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產品,實在是太多了。社交領域也是一樣,一個Snapchat紅了,一堆產品抄起來,什麽閱後即焚啊,story啊,學的有模有樣,最後依然逃脫不了集體撲街下場。唯一一個活的很湊合的FaceU,還是來自於一個習慣於每兩年放個大禮花然後融一輪資的年輕團隊。當然,人家很謙虛地把自己歸類於攝影錄像類產品(蘋果App Store分類),這個也沒什麽錯,畢竟Snapchat也自稱是一個相機公司呢,連產品分類一起抄,才是真誠的。

很多人認可Snapchat騷浪賤的產品形態,以及其對年輕用戶的吸引力。可惜的是,Snapchat內化的美國青少年的成長文化,卻不是中國青少年所具備的。比如閱後即焚,Snap pay這類功能,在美國是青少年交換不可描述的照片和交易大麻用的。這種功能拿到中國,有什麽意義呢?想想美國派、EuroTrip之類的美國青春電影的場景會不會出現在大陸地區,基本就明白我想表達的意思了。

既然是面向國內用戶做產品,還是要考慮國內用戶的生活場景和需求。某圖團隊去年底推出一款面向中學生的移動社交產品,首次啟動的引導視頻長達三分鐘,內容生動十分感人。進入產品後界面花花綠綠,各種動效和聲效十足,還大量運用諸如“認領cp小夥伴”這種年輕人耳熟能詳的概念。幾個月過去了,打開產品,不出所料淪為機器人和spam的集中營,令人尷尬。這種形式上騷浪賤但骨子里只是個拉皮版微信的思路,顯然也是無法顛覆微信的。

我們可以看看今年有什麽好玩的產品形態,以及這些產品在國內可能會出現怎樣的本地化。

Houseparty,一個一言不合就視頻的產品。打開App後會對通訊錄好友發起最多八個人同時在線的視頻通話。因為是熟人社交場景,所以用戶表現一般還算得體。國內的抄襲品已經上線,並做了一定的本地優化,比如利用微信而不是通訊錄拉好友。這顯然是個挺酷的功能,但是否足夠騷浪賤,還是需要結合一下國情來討論。個人感覺,如果結合棋牌類遊戲,可能會是個不錯的場景,否則單純的視頻群聊難以長久。

Monkey,一個視頻版Tinder,隨機視頻聊天,限定時間溝通。目前國內好幾個產品在抄,也有很多老產品加入了類似功能模塊。可惜的是,以國內的情況,很大可能性造成網絡露陰癖出沒。這個對用戶的冒犯自不必說,審核壓力也會很大。這個場景的騷浪賤指數是不錯的,但過猶不及,對於遛鳥俠的打擊是第一要務。

不難看出,今年的新興社交App,包括火了一年的手機直播,都離不開視頻技術的加持。這是個不錯的方向,代表對手機硬件特性和使用場景的充分利用;但同時帶來的技術和審核門檻,也宣告著移動互聯網草根創業時代的結束。那種幾個人搞定一個爆款產品的好時光,可能一去不複返了。

但是,轉換一下思路,如果產品的表達方式不止局限於App,在現有的微信和QQ這種社交平臺上借雞生蛋,同樣會派生出很多新的玩法。可惜目前為止,微信上借助公眾號出現的幾個社交方向,還只是停留在流量生意的高度,而且本質上也還是約炮。約炮的平臺沒法做大,因為正經不起來啊。正經就不好玩,好玩就沒法正經,要正經的話,不如去相親好了。其實就是黑箱操作,要賺錢就制造信息不對稱,要做大就消除信息不對稱,至少是表面上要做出消除的姿態。生意固然好,能不能做成事業,隨緣吧。為避免廣告嫌疑,這里不提具體公眾號名稱。

文末突然很想啰嗦幾句題外話。最近幾年,做社交產品顯得愈發艱難。因為離錢遠和大平臺黑洞效應,資本和創業者也逐漸看淡這個領域,去追逐各種風口和熱點。有的時候,感覺自己在社交方向的堅持,好像是頭文字D中拓海開著那輛AE86豆腐車,經年累月在盤山道上飛馳。風景是美好的,可惜無人同行,有時甚至會懷疑自己練就的是否是屠龍之技。所謂英雄寂寞,就是因為等待。

很幸運的是,我並沒有等的太辛苦,並且等到的是一群聰明而優秀的人。現已加盟某低調互聯網公司,開始了一段新的旅程,繼續漫漫社交產品修行路。

判官:十余年移動產品經理工作經驗,曾從事手機及ROM行業,現專註於社交產品

社交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2017 社交 產品 關鍵詞 關鍵 騷浪 浪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08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