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獨立遊戲開發者夾縫求生

在今年的美國舊金山遊戲開發者大會GDC南展館入口處的Xbox展位上,有一張中國人的面孔。這里是GDC會場入口展區最居中的展位,也是整個GDC期間人流最集中的區域之一,因此分外醒目。

他叫丁勝,經過層層篩選,他所在的上海胖布丁遊戲工作室新發布的遊戲《小三角大英雄》成為微軟獨立遊戲支持計劃ID@Xbox中近500款參展候選作品中脫穎而出的20個遊戲之一,也是唯一的國產作品。

此前,很少有中國獨立遊戲開發者團隊在GDC這種重量級的行業大會上獲得如此大的曝光。

在中國,像丁勝這樣的獨立遊戲制作團隊數以千計。和商業遊戲開發者不同,他們不是特別追求收入,更加註重遊戲的原創性和玩家體驗。與AAA級大作幾千萬美元的投入相比,獨立遊戲開發者每項遊戲的開發成本最多不會超過幾百萬美元,這也讓他們的生存遭到考驗。

咨詢機構IHS遊戲行業分析師崔辰毓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端遊的開發基本都被發行商壟斷或者收購了,剩下的小的獨立遊戲團隊的重要市場則是面向海外發行。”

要品位還是生存這是個問題

“我們都知道,如今要想獲得玩家的關註,實在太困難了。制作個人品位的遊戲風險更大,不過這能夠為你帶來的潛在獎勵也會更大。如果你不願意冒險,不想做一些有趣的事情,那又為什麽要做一個獨立遊戲開發者呢?”在GDC會議期間,知名遊戲工作室Necrosoft總監布萊登·謝菲爾德(BrandonSheffield)說。

隨著移動平臺和遊戲開發工具的平民化,制作遊戲的門檻降低了,獨立遊戲開發者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為活躍。不過這也導致市面上的遊戲質量良莠不齊,出現了許多同質化作品。

謝菲爾德相信,如果獨立開發者希望變得更成功,也有必要將個人品位融入到遊戲中。但在殘酷的中國遊戲生態環境中,他的“品位說”有些太理想化了。

中國遊戲行業的現狀是,用戶還不習慣為下載遊戲付費,這也導致現在很多獨立遊戲開發者依靠自有資金越來越難,也開始尋求融資。

成立於2009年的椰島遊戲目前已經獲得兩輪融資。公司有29人,主打遊戲《超脫力醫院》累計下載超過600萬,流水超過1500萬元人民幣。椰島遊戲聯合創始人、首席運營官陳聞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之所以能堅持到今天,是因為我們擅長做別人不做的事情,能夠把遊戲的獨特之處打磨到極致,在某些沒有人鉆研的細分領域下功夫。獨立遊戲開發者想要成功,就必須不走尋常路。”

從做蘋果iOS和谷歌GooglePlay上面向海外市場的手遊起家,椰島遊戲2014年攜第一款遊戲《決戰喵星》回歸中國內地市場,並於同一年在微軟Xbox和索尼PS上發行了從手遊移植過來的主機遊戲,同時開始自主研發PC端遊,並於去年新增了遊戲發行業務。陳聞坦言,在國內渠道為王的遊戲生態下,這些年可謂是“逆境求生”。

渠道為王逆境求生

遊戲開發者能賺多少錢?

目前包括微軟Xbox和索尼PS在內的主機遊戲開發者和平臺的分成一般是“三七開”,開發者拿“七”,平臺拿“三”,手遊開發者和平臺的分成是“五五開”。不過有時候平臺也會要求開發者自行承擔稅費,再加上一些遊戲還在打折促銷,分到開發者手中的錢就非常有限了。

以胖布丁工作室的遊戲《南瓜先生大冒險》為例,丁勝給記者算了筆賬:付費下載是30元人民幣,有時會折掉20%~30%,在索尼PS上的銷售大約為2萬份,平臺方再拿走30%,最後賺到的全部也就幾十萬元,基本和一款遊戲投入的成本持平,有時甚至還虧錢。

中國遊戲市場仍有機遇,比如玩家對於原創內容需求的增加以及對遊戲質量要求的提升,催生了國內優秀的獨立遊戲開發者數量的增長。而且蘋果商店、微軟和索尼的平臺都會給到優質內容相當大的支持和推薦力度。

“只要你的內容足夠好,能為這些平臺帶來價值,它們就會推薦你,這是花錢也未必能買來的。”陳聞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好的發行商是願意為好的遊戲預付金和版權,來幫助你‘回血’的,而且如果企業擅長使用社交媒體,也能嘗試找到核心的用戶主動為自己喜歡的遊戲做免費的宣傳。”

對於資金問題,胖布丁工作室創始人CEO郭亮向第一財經記者坦言:不傾向於找投資人,是因為不想向他們承諾盈利前景,只想把手頭的遊戲做好。

夕陽下,郭亮邊開車,邊笑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遊戲開發和拍電影一樣,本質上不是資本運作的事情。資本運作只是個概念,電影的靈魂是導演,遊戲的靈魂是制作人。資本從某種程度會幫到我們,但是也會束縛我們,今天別人給了你3個億,他是想讓你明天幫他賺30個億。我們不想為錢所累。”

很多資深遊戲人士都一致對第一財經記者表達了“遊戲和電影行業相似度極高”的觀點。遊戲引擎Unreal開發平臺Epic公司員工、資深玩家謝添敏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獨立遊戲更追求創意,商業化遊戲就更像流水線作品,品質雖有保障底線,但也很難有驚喜。相信大多數人更期待看到優秀的獨立遊戲。”

換句話說,獨立遊戲開發者的成功是極其偶然的,supercell也好,憤怒的小鳥也好,它們都是成千上萬個遊戲公司中脫穎而出的一兩家。

資本寒冬下等待春天

如果說陳聞和郭亮還在以“獨立遊戲”為傲,在中國遊戲圈,還有一批人認為,“獨立”和“初創”、“規模小”、“沒經驗”、“預算少”、“品質沒保障”等字眼畫上等號。

曾任歐洲遊戲開發公司CCP中國創始人、現晨遊科技CEO熊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會比較謹慎使用獨立遊戲開發者形容我們公司,因為我們還是要從商業的角度去做決策的。不管是在遊戲圈還是投資圈,這一稱號都好像是降低了自己的實力,尤其是現在資本非常謹慎的時候。”

這一方面和限制跨界投資的政策有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投資人缺乏對獨立遊戲的理解。盛大遊戲前CEO、現豐厚資本創始合夥人譚群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遊戲生命周期在縮短,大公司有頭部IP可以活得很好,創業公司就很艱難了。

東方明珠遊戲業務事業群Xbox業務部及遊戲生態孵化部總經理屠梓浩認為目前遊戲市場競爭相當激烈,小型遊戲企業以及獨立遊戲開發者經營難度很高。“很多小公司或獨立遊戲制作人的策略就是做好產品後直接將某些平臺或渠道的授權賣給大公司,再獲得一定比例的流水分成。”

不過,也有投資人認為,文化娛樂產業資本依然對遊戲行業感興趣,其一是遊戲周邊服務行業,比如模擬器和電競數據分析等,以及和遊戲運營優化相關的企業;其二是遊戲產業的上下遊,比如IP和視頻相關。

為了培養更多優秀的獨立遊戲制作人,遊戲平臺已經聯合政府加大對產業的投入和扶植。

屠梓浩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們計劃3年投資超過4億元人民幣,用於遊戲產業孵化。盡管目前中國主機市場較手遊和端遊市場來說還處於初期階段,但是上升趨勢不可忽視,而且會慢慢適應中國市場遊戲內付費的模式。”

他透露,東方明珠已經在張江成立MR和遊戲生態孵化基地,並正在計劃於漕河涇、嘉定、楊浦、閔行等地成立孵化基地,計劃兩三年內招募200至300家遊戲企業,為它們提供租金及稅收減免和軟件開發等技術方面的支持,還會幫助優秀企業尋求融資。

中國 獨立 遊戲 開發者 開發 夾縫 求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25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