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19只基金“排隊退市” :業內看空高價保殼

自華安基金打響2017年公募產品退市第一槍後,又有公司在商議清盤旗下基金產品。

在監管指導基金發行節奏後,新發產品數量驟減,但存量迷你基金的殼價值並未走高。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的多位業內人士看來,迷你基金因費率和基金契約的限制不太可能受到機構資金的過分青睞,另一方面保殼的成本並不低。

截至去年末,219只基金資產凈值跌破了5000萬元的清盤紅線。未來一段時間極有可能會新的擬清盤基金從中產生。

又一只基金擬退市

國聯安中證股債動態策略指數基金(下稱“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近日發布公告稱,鑒於目前市場環境的變化,為維護基金份額持有人利益,根據有關規定,本基金管理人決定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審議該基金合同終止的議案。

依據基金四季報,截至2016年末,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的資產凈值為311.42萬元,屬於業內典型的迷你基金的標準。而根據《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規定,開放式基金的基金合同生效後,連續60日基金份額持有人數量不滿200人或者基金資產凈值低於5000萬元的,基金管理人在經證監會批準後有權對該基金作出清盤決定。

對於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而言,接下來,一旦出席會議的基金份額持有人(或其代理人)所持表決權的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清盤,那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將很快步入退市流程。

對於為何選擇清盤,國聯安基金市場部人士向第一財經回應道,選擇清盤主要原因是目前這只基金規模較小,一是考慮基金的指數許可使用基點費及其他運作成本,二是不利於基金指數跟蹤策略的實施。因此,綜合考慮,主要是為保護基金份額持有人利益的角度出發,根據合同,提議終止本基金基金合同。

據基金中報顯示,截至去年6月末,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總份額366.6萬份,整個上半年基金公司取得的報酬僅為2885.43元 ,如此收益遠不及一個基金經理或者研究員每月的績效收入。實際上,在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運營過程中,盡管體量屬於小微,但涉及到投研、審計等多方面投入必不可少,基金公司一年投入與產出比可能超過百倍,顯然是一門賠本賺吆喝的買賣。

實際上,自2014年,匯添富基金首開行業先河,選擇主動清盤旗下匯添富理財28天基金之後,行業內清盤事件已經屬於一種正常現象。自此以來,行業內清盤基金數量超過了50只,其中光2015年一年便有31只產品進入清盤流程。而國聯安股債動態基金也並非是今年第一只清盤的基金。1月10日,華安中證細分地產ETF發布公告,宣布將在2017年1月13日終止上市。

保殼的意義?

2017年,當證監會調節新基金發行節奏之後,新基金申報與發行變得困難。盡管近來多家基金公司仍發行了多只產品,且其中存在委外定制產品,但這些基金產品均於去年11月前後獲批,它們的發行僅僅是獲批的存量殼資源的得到釋放。

第一財經獲悉,眼下基金公司承接委外的平臺仍是存量的殼資源,一方面通過已獲批而未發的新產品開展業務,另一方面借助已發行過的“次新”定制基金繼續接納外部機構資金。眼下,有些基金為此還在進一步修改合同,降低管理費。

盡管如此,迷你基金並未受到機構資金的多少青睞。從大環境來看,今年基金公司委外業務收縮被業內人士認為是大概率事件,監管政策、固定收益市場表現以及銀行等渠道自身的風控管理要求均不支持進一步擴張委外業務。

華南一家基金公司內部人士稱,市場上小微基金的數量眾多,讓迷你基金承接委外資金可能性並不大,要承接委外必須要轉型,它必須要變更基金合同和降低費用。

但在該人士看來,迷你基金轉型委外定制的並不容易。一方面,迷你基金盡管資產凈值規模並不大,但仍有可能擁有上千或者上萬戶的持有人,這些人或許並不同意基金修改契約,甚至會給托管行和渠道施加壓力,而從托管行總行層面來說,其並不同意自己托管的基金產品進行隨意轉型。

“審批變更註冊、修改基金合同跟新報一個新產品的審核時間是一樣的,加上托管行等其他平臺花費的走流程時間,實際上比新發基金所花的時間更長。”在該人士看來,現在情況如此,未來隨著監管一系列調控政策的出爐,迷你基金更不太可能受到機構的青睞。

離開了機構的潛在需求,對於迷你基金而言未來能否做大取決於後發的業績優勢。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稱,基金公司會對小微產品進行評估,如果短期業績不興,但未來有發展潛力,基金公司還是會願意保住這個殼資源;但如果基金公司預期產品長期表現萎靡的話,那主動清盤或許是一種好的選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42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