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人赴美生子數量激增 非法移民整頓、購匯受限成隱憂

“爆炸式的增長。”美國星貝月子中心負責人Phil向第一財經記者如此形容赴美生子產業的狀況,從兩三個到十幾個、幾十個再到最後超出自己團隊的運營負荷不得不挑選客人以控制人數。

年僅30歲的Phil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他的公開昵稱是“洛杉磯小奶爸”。事實上,維護好微博和微信的運營就是他們團隊平時最為重要的市場宣傳活動之一,通過高頻率的案例、圖片來吸引潛在客戶。百度廣告是另一種市場推廣方式,但每單次點擊30元的提成收費讓多數月子中心難以承受。

這是一條由數百家零散的月子中心撐起的產業。全美母嬰協會2013年的一項調查統計,2013年美國月子中心的經營模式大致有七種,價格低廉的民宿經營模式,占比為13.8%、公寓式月子中心為20.5%、合住HOUSE月子中心為19.8%、酒店經營模式為14.6%、高端獨棟別墅包棟模式為16.4%、高端會所經營模式為10.7%。這些月子會所每次服務的價格大多在2萬到4萬美元,上不封頂。

“最早的時候來回美國的航班最多兩三個孕婦,但現在動輒就是十幾、二十個;因為業務的擴增,這里的醫生很多都會把隔壁房間買下來打通用來做辦公室,候診的時間也比以前大大增加。” Phil稱,兩三年前他的客人多數來自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但如今包括新疆、甘肅、寧夏等城市也加入其中。

洛杉磯更是由此隱藏了一條每年高達幾十億美元的 “赴美生子產業鏈”,月子中心、華人醫院、華人超市、購物中心、旅行社、移民公司、海外房產公司都成為產業鏈中的一環:有媒體曾經做出不完全統計,十年之間赴美生子的人數翻了百倍有余:2007年,中國內地每年赴美生子的人數僅為幾百人,但到了2010年,這個數字躥升至5000人,2014年達到了5萬,而剛剛過去的2016年更是將這一統計數據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月子會所的吃住加上醫院、機票的開銷,30萬~40萬元人民幣的總開銷對於國內的中產階層家庭來說並非不可承受,而這,也幾乎成為了移民美國最廉價和方便的途徑。

美國憲法規定,“凡在美國出生或歸化美國的人,均為合眾國和他們所居住州的公民。” 這意味著,任何在美國出生的兒童生來就是美國公民,不需考慮其父母的國籍,從他們來到世間那一刻起,便有機會享有美國的教育、福利與居住環境。

“絕大多數人不是被迫選擇來這里生孩子,很多是從教育等方面考慮,想給自己的孩子多一個選擇。”Phil說。

“我覺得美國現在仍然擁有全球頂尖的教育,而美國的大學在錄取時美國公民和外籍學生的錄取比例是大不相同的,他們給予美國公民更多的名額,學費也相差好幾倍,所以我選擇了去美國生小孩,哪怕最後他不去美國讀書,國際生的身份去讀取國內的大學也比高考擠破頭要容易得多。”一名已完成赴美生子的女士對記者表示,已經在上海給孩子落了中國戶口,在她的規劃中,等到孩子讀完高中再將其送出國門。

不過,第45任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表示,將下重力氣對非法移民進行整頓,而在這其中就包括“將廢除外國人在美國出生即自動取得公民身份的法律,以及對合法移民進行更嚴格的限制”。

“美國的落地生政策是寫在憲法之上的,作為一個國家的基本大法,特朗普想要修改幾乎不可能。即便政策在將來的某天有改動,這一天也相當遙遠,在美國修改憲法是相當慎重、耗時漫長的。”Phil透露,“不過他可以通過命令海外領事館不予簽發、撤回註銷簽證以及邊境不予放行等形式來變相實施。”

令Phil更擔心的是數月之前中國政府的購匯新政,用他的話說:“錢管住了,很多事情就不好做了。”

對於這些大大小小的月子中心而言,協助赴美生子往往只是產業鏈的一部分,除此之外,美國買房、移民、購物等,各個環節都將這一產業鏈的價值推得更高。

在新的購匯政策下,除了購匯的用途、額度、攜帶現金金額變得更嚴格之外,在海外投資購房也被明令禁止於購匯用途之中。

星貝月子中心大約有5%的客人最終會選擇在美國購買房產以及移民,這兩者比單純的月子中心利潤更高,而現在這些客人因為購匯新政不少產生了動搖。

“單純在月子中心的開銷也就三四萬美元,但是在美國購物就是豐儉由人的事情。以前很多客人可以隨身攜帶幾萬美元過來,但現在不行了,需要你不停地去還信用卡,有一些大額的購物也會因此受到限制。”Phil說,對於有意於未來移民美國,為了更好的教育、空氣、環境而選擇赴美移民的中國夫婦而言,一旦購匯受限,便意味著這樣一種新的移民方式於他們而言,又多了一道隱形的風險。

中國人 中國 赴美 生子 數量 激增 非法 移民 整頓 購匯 受限 隱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18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