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柯P:每個人都故意把自己弄得很忙、瞎忙

2015-05-25  TCW

放眼全台灣政壇,最喜歡談企業管理工具的政治人物,非台北市長柯文哲莫屬了。

他從競選期間就強調,要把KPI(關鍵績效指標)等企業管理技術帶到市政府。上任後也常說,自己用人講究KPI,因為「外科醫生最看重結果(績效)」。

但他上任已約一百五十天,卻給人衝撞勝於建設的印象;行政院執行KPI六年,民調卻越來越低,他能避免同樣狀況嗎?

在炮打BOT等四大案之際,柯文哲接受本刊專訪,談未來北市府的KPI。以下為訪談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我們看到行政院各部會的KPI總共有七百多項,但很多都是例行事務……

台北市長柯文哲答(以下簡稱柯):那就不要訂啦!刪掉就好了。

問:市府的KPI,你一定不會讓底下的人把例行事務填上去?

柯:理論上應該是每個單位自訂KPI,市長室派一個長官加上研考會的人去跟他check(查核)KPI合不合理,我們會先top-down(由上而下)公布普及的KPI重點項目,每個局處按照重點項目去訂,最後再交上來,我們再審核一遍,再bargain(議價)、調整一遍,我想這個都有標準程序啦。

問:目前行政院做的KPI,與升遷、考績沒有連結,北市府會怎麼做?

柯:如果你打一個分數,這分數跟你的升遷、考績、獎金都不連貫的話,那打這分數幹什麼?所以我要求警察局說,我們要訂一個分數,第一名十四分,十四個分局,最後一名一分。積滿幾分的人可以升官,我沒有說一定最高分的人能升官,但是最起碼,你只有在前面三分之二,才可以提報列入考慮升官。

有一次警察局送了報表上來,十四個警察分局的KPI,年底都有分數,這跟警察分局長的升遷有沒有關係?那時候我就開罵,那個某某分局,你這個包娼包賭的,這打最後一名,為什麼他們升官了?我說通通都追回來。績效制度建立的重要,就是說它要有effect(效果)。

問:但是政治上的事情非常龐雜,你怎麼去證明哪個有效?

柯:我要講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把每天的事情做好。

問:無頭蒼蠅,也可以把每天的瑣事做好啊!

柯:所以說,這也是另外一個大工程。今天前面有一個會議,是在討論整個台北市政府的薪資制度,我們今年要先解決一件事情,叫「冗事」,先不解決「冗員」,先解決冗事。

我當市長,每一道公文(呈到市長時)上面有二十個印章,需要二十個印章?那二十個印章真的每個人看嗎?我就受不了,那這樣好了,科學家的精神,先選三個單位,兵役局、地政局、大地處,開始試辦公文簡化運動。

我們要解決「冗事」,我開始把那些software(軟體)灌到他們腦袋裡面,我今年都不裁員,我先讓他輕鬆,安心的去做簡化。

這個政府為什麼做KPI會失敗,因為真正的Infrastructure(基礎建設)沒有建立,第一,每個人都把自己故意弄得很忙,瞎忙,總是冗事一堆。

第二,我們的KPI跟他的升遷跟考績、獎金、甚至面子都無關啊,因為KPI沒有公告。

問:你覺得政府推KPI有什麼好處?你又不能解雇公務員……。

柯:有一次民政局長請我去跟調解委員會吃飯,吃完飯後我說每一個區要有一個報表,一個是量(多少件),一個是成功率,這兩個數字就是KPI。結果我發現有的區(成功率)是八○幾%,有的區六○幾%,如果哪個區是最差的,那就表示調解委員會要換人。

你當調解委員,怎麼你的案子都不成功?你德高望重但調解案子都沒有成功,德高望重有什麼用?這就是用數字管理的精神啦。

最起碼,「霍桑效應」(編按:管理心理學用詞,指知道自己被關注而會努力表現),比方說調解委員會的成績,我一上網給他公告下去,他就會改進,為什麼?因為當你被注視的時候,你的行為就會改變。所以雖然那個是義務職,但是區長在聘人的時候就會考慮,調解委員就會比較,潛意識會比較認真做,年底會有個分數給人家看。所以有時候跟升遷有關,跟獎金有關,最起碼,跟面子有關。

問:目前台北市政府績效報告既沒有公開上網,也沒有編製書面給大家看,為什麼不公布?

柯:為什麼?因為根本沒有! (市長辦公室主任蔡壁如在一旁補充,市府內部往年雖有績效報告,但很零散,也沒有分數。)

文官制度還是要重新建立。我連(各局處)首長上課都還沒算,現在只開始要副局長到專門委員這一組要上課,要上「平衡計分卡」,一些管理的課。

其實KPI應該是說,最高級的首長、市長室要開始想願景是什麼,可是當你那底下通通不懂的時候,就要開始上課了。所以我跟你們講喔,百廢待舉。

問:今年都快過一半了,請問你今年考績怎麼打?

柯:那還是沒辦法啊,先照原來的啊。

現在每個人都問我說,除弊、興利。像台北市政府要出租場地,如果是用價格標,這樣簡單,大家來拚價格嘛,如果不是價格標,要用最有利標,那評分項目的prototype(標準形態)就要做出來,你不能每次表格都不一樣。

所以你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Infrastructure。KPI的目的是為了提供方向,(但)我們現在連Infrastructure都沒有。

每次人家問我,你當市長的願景有什麼?坦白講,我現在是鴿子飛出籠子而已,這什麼意思?鴿子飛出籠子的時候要先繞兩圈,才開始飛,因為那兩圈是在搞清楚方向。

問:那你是要告訴我們,你第一年KPI掛零嗎?

柯:單單這種Infrastructure要建立,我都想它不知道一年做得完做不完?今年的重點是Infrastructure,還有一個是企業文化的建立。

問:到年底怎麼檢驗你做到Infrastructure跟企業文化?這兩件事就算有K,也沒有P、沒有I啊。

柯:我跟你講,我們這個國家(指政府)就根本還不配有KPI,因為Infrastructure都還沒建立。第一,講實話的企業文化沒有建立,第二,法治的文化還沒有建立。

像貴子坑鄉村俱樂部,就是一個典型的KPI指標。它在台北市都市發展局建管處被查到十八處違建,已經處理完成十二次,十二次都有結案報告,有拆前的照片,拆後的照片。為什麼拆了十二次?有高爾夫球場、游泳池、湯屋、餐廳、旅行社,我氣到抓狂罵他「你在搞什麼鬼」!我拆一次就要把它全拆掉,建立一個值得人民信任的政府,是我今年最重要的政治工程。

問:這個就是你KPI的K(關鍵)嗎?

柯:應該是讓老百姓相信他們本來應該相信的價值嘛!一個貴子坑鄉村俱樂部,拆十二次拆成這個樣子,你覺得這個政府有誠信嗎?你覺得人民會相信政府嗎?

所以二二六專案(拆違建)自己就拆了,因為他知道這次關說沒效,讓人民開始相信政府說,「欸,這政府是玩真的。」

當這個案子成功了以後,後面才有KPI。你現在說KPI,他根本不相信,K個屁啊!

問:處理財團的四大案,你怎麼訂KPI呢?人民看久了會不耐,覺得怎麼沒有告訴我一個成果?

柯:所以我的民調會繼續掉啊!這非常清楚啊!因為滿意度等於實際值除以期望值,我現在期望值太高了。但是我也想過,反正喔,有七十就好(指民調支持度七○%)。

問:還會有七十嗎?你KPI出不來,繼續掉就沒有七十。

柯:問題是這叫決心,如果做第一任、想第二任,以前為什麼做不好,關鍵就在這。

問:但現在很多你原本的支持者,對你都很失望?

柯:不會,你放心好了。我們非常清楚人民對我們的期望,因為這個期望,我們不會去貪汙、懶惰。其實現在大家對柯文哲不是失望,是在觀望。


每個 人都 故意 自己 弄得 得很 很忙 忙、 、瞎 瞎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695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