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阿里COO張勇:用生態競逐互聯網下一個15年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10/147587.html

    再過不到24小時,第6屆“雙11”購物節將在數以億計的鼠標點擊和手指滑動下開啟。這將是阿里巴巴成功登陸紐交所後的第一個“雙11”,“全球化”成為最新的期待。  本文趕在“雙11”之前,在阿里杭州西溪園區對阿里巴巴集團首席運營官(COO)張勇(花名逍遙子)進行了一次專訪。分管著淘寶、天貓、聚劃算、國際業務、無線業務等全部交易線的逍遙子,可謂是對阿里業務最熟悉的人。
 
  張勇說,“雙11”中激發的各種需求促使阿里巴巴不斷完善自身的雲計算、物流等基礎服務,業務間的協同讓生態系統良好運轉,轉而更好地滿足新的需求。“如果阿里巴巴是一個自營模式,那就不會有這個生態系統,就不會有‘雙11’。”今年初曾說阿里巴巴要從“IT時代走向DT(數據)時代”的馬雲,最近在阿里內部的最新提法是,“未來幾年內,要把一切業務數據化,一切數據業務化。”
 
  下一個15年,以數據為底層土壤的生態系統,將是阿里巴巴競逐互聯網叢林的一把利刃。
 
 
  沒有生態,就沒有“雙11”
 
  “雙11”前夕的張勇尤為忙碌,他在公司里的時間被各種戰略會議、下屬匯報等銜接得“滴水不漏”。但他對記者說,並沒有將“雙11”視為壓力,“可以把它看成過年,回饋消費者。”
 
  今年“雙11”的目標預計是多少億?張勇6年來無數次面對這個問題。他說,馬雲最近也在向他過問這個數字。張勇說,數字只是一個結果,“雙11”不能被數字捆綁,而應該是一個快樂的過程。
 
  目前,“雙11”的狂歡已成為阿里生態的一個縮影,如果站在“上市後第一屆‘雙11’”的角度,回頭看阿里巴巴15年的發展,是一個自身業務在生態上迅速聚變的過程,更像是一個星系的演變。電子商務的初級形態好比混沌的宇宙,從最初的爆炸點開始,阿里巴巴的自身裂變和生態聚變交織進行,過程中圍繞用戶不斷有新物種誕生、繁衍。
 
  1999年,電子商務在中國還是一個新鮮詞,以在線國際批發為核心業務的alibaba.com在這一年上線,同年建立的還有內貿交易平臺1688.com。工廠、內外貿商戶、渠道商、認證公司、電商培訓等角色陸續被納入其中,圍繞B2B構建起一個生態圈。
 
  2003年,淘寶網成立。在活躍的個人交易中,擔保交易(支付寶)和IM工具(阿里旺旺)隨之誕生,網絡信用體系雛形初現,快遞業的發展隨之提速。圍繞著C2C,淘女郎、設計師、TP服務商、ISV軟件開發商、電商投資者等一系列新物種應運而生。在線廣告平臺阿里媽媽在2007年的上線則催生了一大批淘寶客。
 
  在具有決定性的2008年,B2C淘寶商城(即後來的天貓)開通,品牌商、授權經銷商、分銷商開始聚集。同年,決定阿里生態基礎的雲計算開始萌芽,大數據的價值逐漸被挖掘,並於兩年後在大數據基礎上開始探索貸款業務,試水互聯網金融,構建電商的“左膀”——金融。2013年,菜鳥網絡誕生,打造電商的“右臂”——物流。
 
  2011年,阿里分拆淘寶、天貓和一淘,將零售市場(淘寶、天貓)和批發市場(alibaba.com和1688.com)的生態圈打通,從C端需求出發構建CBBS電商生態系統,開始步入大阿里時代。同時,以手機淘寶為主要入口的無線端增速加快,大量商家逐漸聚集在移動端生態上。
 
  進入2014年,阿里生態在文化、娛樂、金融的自身擴張中開始迅速以資本的力量吸納外部物種,銀泰、UC、高德、優酷進入電商平臺,而天貓國際的上線加速生態系統向國際市場的拓展。
 
  “生態不是人為規劃和管理出來的。”張勇認為,阿里的生態是在“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願景下自然演變的結果,這個生態的核心是利他、透明和分享,生態的優勢能將各個業態和物種納入到平臺上,進行社會化大協作,“如果阿里當初是一個自營模式,就不可能產生‘雙11’。”
 
  一個例子能反映這個生態的能量。張勇透露,今年“雙11”,有幾萬家天貓店鋪使用了由幾百家遊戲工作室開發的互動小遊戲,消費者在店鋪里玩遊戲互動。“事實上大家都在為‘雙11’做事,而不只是阿里在做。”
 
  “我們搭臺,大家唱戲。實際上這個臺也是拼起來的,我們只是搭了一小塊臺,沒想到今天變成這麽大。”張勇比喻道。
 
  在自然界的生態系統中,有空氣、水、土壤等無機環境,也有由各種細菌、真菌、蚯蚓等組成的分解者,這個不起眼的分解者卻在生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如果把阿里的生態系統類比成自然界的生態,今天這個生態系統里的生產者和消費者的種群已經足夠龐大,那麽誰來扮演好分解者的角色呢?
 
  張勇說,互聯網使商業行為得以透明化,今天生態系統內各角色所做的行為能被其他人看到,並對其今後的行為產生影響,因此這是一個適者生存的市場選擇過程。阿里在其中的角色是發起者和推動者,讓生態中向善的力量(比如良好的信用體系)得到弘揚,不好的會被自然淘汰。
 
  下一個15年的數據競逐
 
  與騰訊和百度相比,阿里巴巴並不是一家在產品上擅長的公司,其優勢得益於生態,以及在生態中積累的數據。
 
  最近在阿里巴巴內部流傳著一張新的架構圖,可以視為上市後對公司未來架構的一次重新勾勒。
 
  從這張圖看,阿里的未來再清晰不過。依托於雲計算的大數據是未來阿里巴巴一切業務的核心,金融和物流好比左膀右臂,輔佐塔尖上的電商生態,這個三角形區域再向外延伸,形成一個象征和美的圓,健康(比如投資中信21等醫療領域布局)和快樂(阿里的數字娛樂、影視文化)將是阿里未來投資和布局的兩個方向與訴求,而這一切都是放在全球化的視野下通盤考慮的。
 
  馬雲最近說:“未來幾年內,要把一切業務數據化,一切數據業務化。”這句話可以理解為,讓阿里巴巴各線業務所產生、積累的大數據來豐富阿里的生態,同時讓生態蘊含的數據產生新的價值,再反哺生態。
 
  幾天前,阿里巴巴發布了上市後的首份財報,移動端收入大漲10倍,成為擡升股價的主要因素,其中也蘊藏著大數據的力量。
 
  張勇說,阿里將流量監測數據開放給商家,可以在後臺清晰地看到流量來源和移動端的占比。用戶在移動端的瀏覽更加碎片化,因此與PC端相比,商家需要在更短的時間內迅速抓住用戶的眼球,這就要靠大數據的挖掘和推薦,而不能大家看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內容。
 
  “沒有之前這5年的‘雙11’,就沒有阿里雲。”張勇透露,今年“雙11”將有90%以上的訂單產生在阿里雲上(商家把店鋪接入阿里的聚石塔平臺上),假如一秒鐘內有1000個人同時在一個店鋪內下單,商家後臺的響應能否精確識別,是對雲平臺的最大考驗。
 
  在未來的投資方向中,馬雲圈中的是與健康和快樂有關的領域,以實現讓商業模式和社會責任的結合。他說:“在中國,環境問題、不安全的食物等,會讓我們在十年後付出代價。我也不希望我們有個淺薄的腦袋,所以我們要投資文化產品。如果不做這些,十年後我們會陷入麻煩。”
 
  “中國人口是美國的四五倍,但票房只有人家的十分之一。”在張勇看來,未來電子商務消費的內容會越來越廣,在滿足日用百貨、電子產品等這些物質需要的基礎上,像電影這種精神層面的需求會越來越多,這也是阿里為何在娛樂領域(主要是Digitalcontent,即數字內容)布局的原因。
 
  “當然我們要做的並不是在網上賣幾張票,而是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的方式產生更多用戶需要的優質內容,推動內容制作、發行、營銷和消費方式的變化。”張勇說。
 
 
  張勇透露了一個有意思的數據,目前阿里的手機客戶端的每日流量高峰出現在晚上9點到11點,而不是白天。阿里的作用是幫助用戶打發時間,讓購物成為一種生活樂趣,所以才有馬雲在一些場合所說的“淘寶其實是一家娛樂公司”。
 
  另外一個人人都關心的社會化問題是健康。張勇認為,目前中國圍繞醫療、醫藥的服務供給方式離互聯網相差很遠,比如用戶的健康檔案在各醫院之間是割裂的。阿里對健康領域的定位不是簡單的網購藥品和遠程掛號,而是通過大數據改變醫療服務的供給和獲取,提高醫療管理的效率,用互聯網和大數據的方式解決社會上的一些痛點。
 
  面對下一個15年的互聯網競爭,張勇稱,阿里巴巴的模式是從商業場景切入到用戶服務,多年來的商業大數據積累對公司未來生態的發展和用戶服務的價值會越來越大,“阿里巴巴是今天全球最大的移動電商,同時也是最大的商業數據公司,這是其他任何一家公司無法比擬的。”
專訪 阿里 COO 張勇 生態 競逐 互聯 網下 一個 1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5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