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海嘯後重生 補習界「Big 4」開創i tutor平台

1 : GS(14)@2010-12-27 15:48:42

2010-12-18 iM

一晃眼,因雷曼爆煲而觸發的全球金融海嘯已過了兩年。但偶然途經中環,仍會見到身穿紅字白袍的人在銀行靜坐,又或者聽到鄰座的陌生人竊語當年如何一鋪清袋。總之,金融海嘯是港人最不堪回首的陰霾歲月。

但世事總有例外,前雷曼員工Plato(韋百濤),在山雨欲來的日子,以第一身寫下「抄雷曼的家」系列文章發布網上,贏盡亂世蟹民的共鳴。

兩年後的今天,他仍不時「自揭瘡疤」,把當年的慘痛經歷重複再重複,似要將傷痕揚到最耀眼處,警剔自己,點化世人。

如此反常,緣於當天之驕子跌落凡塵的剎那,突然看到世界上除了名利以外,其實還有更多可能性,遂決心趁年輕往外闖闖。離開ibank後,

他與3位同樣在金融海嘯中載浮載沉的好兄弟組成了補習界「Big 4」,開創本港首個讓學生親自挑選補習導師的itutor網上平台。

老套說句:沒有過去,哪有現在?沒有歷過陰霾,又如何得知晴天的明媚?itutor四子的故事,或者可以給芸芸在金融海嘯中跌過痛過的人,帶來一點啟示。

人生上半場

實在不得不佩服Plato的勇氣,莫說任職雷曼,曾幾何時就連問人家「你有無買雷曼」,相信也沒幾個肯承認。難得他一來就大剌剌告訴你,當年在雷曼做Sales,負責推銷衍生工具。不怕被罵「騙子」嗎?他咯咯笑:「怕甚麼怕?我可是另類的雷曼苦主呢!」

畢業於美國卡尼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Plato,2004年底回港,經朋友指導,致電幾家投資銀行毛遂自薦,最後被雷曼選中,展開為期4年的ibanker生涯。那年,剛好是香港經歷沙氏後的一年,社會經濟慢慢重拾正軌,他入職時部門才得4人,不久便擴張成一個40多人的團隊。

處於風眼學懂苦中作樂

前景雖樂觀,但他亦不諱言「份工好?命」。每日朝八晚九;跑數壓力大,市況起跌又牽動神經,人也變得瘋狂。他坦言,那些年間與朋友見面的時間銳減;安樂窩迫不得已成了酒店,就連最愛的興趣班也沒機會參加。但逢見到「高五位數」的糧單,退意就會一掃而空,加上身邊朋友都是行內人,如此的非人生活也都變得順理成章。

工作至2008年中旬,雷曼受次按及金融信貸風暴影響陷財困,單在該財政年度的第三季,已錄得高達39億美元的虧損。引用Plato的說話,當時很多員工都已經「聞到味」,只是大家都偏向相信公司最終會被收購,心神才稍定下來。

「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公司日日股價可以突然升20%或者跌20%,身處風眼中,解釋不了就惟有接受,慢慢變得麻木。」有天,他放工後興致勃勃相約朋友打籃球,突然接到短訊:「雷曼究竟發生甚麼事?」他按開Blackberry一看,公司股價跌了40%,苦笑?把機關掉,世界依然平靜,但心中首次出現暗湧:「我覺得自己好身不由己,點解前途好似操控在別人的手裏?」

踏入9月,有關雷曼的壞消息沒停過,股價繼續應聲下跌,Plato跟大部分同事一樣,手頭再無工作可做,終日游手好閒,悶極便「蛇」到附近戲院看齣電影,或者相約朋友High Tea。「既然事情去到能力範圍不能改變的時候,不如就學下苦中作樂。」

他說心中有一幕經典場面多年來都揮之不去,就如那種「生命只剩下一小時」的況味。「某個下午,反正無事,就與幾個同事Happy Hour。你猜當時怎樣?酒吧裏竟然過半數都是熟口熟面的雷曼人,大家交換一個眼神,咧嘴苦笑。聽說有同事不願去,部門頭兒就硬把他拉下來。哈!末日將降,大家都抱?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

中秋節回公司收拾細軟

那一趟,Plato說自己喝了但沒醉。沒醉,就得用最清晰的視覺去見證公司倒閉。雷曼宣布破產的前一天,正好是中秋節,Plato出席了友人的婚禮,席上好友紛紛上前問候,但他總是答道:「沒甚麼,反正公司遲早被收購,最多做個二等公民!」

盡興一晚,醒來時世界已變成兩樣。他擦擦眼睛看新聞,盛傳會收購雷曼的美國銀行(BoA)轉投了美林懷抱。不一會,新聞亮?「雷曼將於今晚宣布破產」的標題。心神未定,電話就響起來:「你還是趕快回公司收拾細軟吧!否則公司一旦被封,甚麼也拿不回!」

一路上,已陸續收到同事的Goodbye Email,心情愈發沉重。回到公司情況更糟:「中秋節的辦公室本應只得小貓三、四隻,那天卻十分熱鬧。大家一身便裝,有些隱形眼鏡也懶得戴,有些推?旅行?方便攜帶。事出突然,有同事連小孩都帶回來,坐在一旁等媽媽……」

再到下午,公司樓下便圍了一大堆傳媒,專纏向手執紙皮箱的人「套料」。你呢?「我倒幸運,早把東西運上車,再見到記者時已兩手空空,他們只覺得我是個普通西裝友。」

作別ibank重掌前途

熬過了9月,雷曼終被日本的野村控股收購,所有員工悉數留任。正當同事們努力盤算以後日子如何之際,Plato卻念念不忘被「抄家」一幕,情況有如戰亂,再強悍的大將都變得脆弱不堪。

「以前一直以為自己好掂,但公司話執(笠)就執,半點不由人。加上作為ibanker除了錢以外,其實沒太多留戀。人生苦短,若叫我再花5年做同樣的事,把人生再次放到別人的手裏,我實在千萬個不願意,那刻,我覺得一切都夠了!」

於是,他趕緊打好辭職信,又把曾經一星期穿足5天的西裝藏到衣櫃最深處,關上櫃門,作別ibanker生涯。及後,他找來了同樣有心創業的3位好友,創辦了香港首個「自助餐」式的補習導師配對平台itutor。拐一個彎,向完全不同方向的人生再出發。

「雷曼」,是不少港人心目中的「妖魔」。今天看來,這「妖魔」即使做了100件壞事,但在Plato身上,最少曾做過一樁好事!讓他經一事長一智,因雷曼之名,過度人生的另一個階段,看見了另一番風光。

一本書改變人生

除了雷曼的幕幕動魄驚心,促成Plato離開投行,當時他讀的一本書:保羅.科爾賀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The Alchemist),亦給予他莫大啟發。無獨有偶,這書正是視帝黎耀祥的最愛讀物。

故事講述牧羊少年放棄安逸生活,透過不斷解讀四周環境的預兆,展開金字塔尋寶之旅。故事的中心思想是「天命」,意思是如果你全心全意希望完成一件事,上天就會在客觀環境下給予你提示,讓你達到目標。背後帶出的信息是,只要有決心,便能排除萬難,將壞事看成為警戒,將好兆頭看成強心劑,寓意做事要堅持到底,不可輕言放棄。

Plato說:「這本書有很多鼓勵人心的金句,看到有用的句子時,我會用熒光筆標示,方便日後查看。以前讀書經常『間書』,但連興趣書都間,就真的只此一次!」

Cold Call 投身 ibank

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無論ibank這行如何難捱,但對不少年輕人來說,還是非常嚮往。Plato說,如果年輕人想入行,可即管試試一個聽上來很「兒戲」的方法:Cold Call。他解釋,不少投行人事流動頻繁,所以經常出現空缺。

他又以自己剛回港的經歷說明,他謂當年回港想入行,朋友建議可以致電有興趣的投行,問問人事部有否相關空缺,然後簡介個人履歷,公司覺得適合便會安排面試。

「我最初都半信半疑,想不到接待處問也不問就將我轉介到人事部,後來還因此而得到幾次面試機會,最後有雷曼及另一間給了我Offer,而我就選擇了雷曼。」他提醒,在行動前要先清楚了解公司背景,即使投資部門亦有不同工種,最好選擇自己喜歡且有把握的一類,千萬別盲目地「為做而做」。

----------------------------------

人生下半場

告別雷曼,已是年前的事。話說他找來了3位好朋友創立「itutor」,決心闖一番跟ibank完全不相干的事業,躍躍欲試成為網上補習天王。

究竟為何是itutor?若你試在搜尋網打「補習網」,0.42秒彈出了240萬個結果,即使當中只得1%是本地同行,itutor仍要面對兩萬多個競爭對手。一班聰明仔,為何傻呼呼跳入「紅海」?

Plato解釋:「有次坐巴士,見到一個普普通通的補習網站竟有錢賣流動廣告,當時心想,這行可能真是有利可圖。」itutor成員之一,Plato的雷曼前同事Derek亦謂,大學時期,每個同學手頭皆有4、5份補習,聽過最高紀錄同一時期補7份,加上香港家長愈來愈捨得花錢在子女身上,補習班和興趣班總排得密密麻麻,原以為爭得頭崩額裂的市場,原來隱藏?不少商機。

打破框框學生自選導師

礙於香港租金太高,傳統的補習社模式早已被攆出考慮之列,而恰巧幾人又有IT背景,故計劃順理成章被轉移網上作業。確定路向後,4人遂深入研究坊間補習網的營運模式,又四出收集用家意見。及後發現,時下補習網的做法太過墨守成規,導師在網上登記,雙方訂立合作協議後,補習社就會將旗下數十個導師與學生配對。如此一來,家長和學生的選擇變得非常局限,而合約又往往對導師諸多掣肘。

針對這個缺點,四子創作出「你的導師,由你話事」的口號,開宗明義要打破昔日框框,將選擇權歸還學生。itutor另一成員Jesse解釋,導師毋須與公司簽訂任何合約,亦可同時在其他補習機構招收學生。導師登記後,可自行填寫學歷、補習經驗和擅長科目等,將最好的一面呈現人前。而學生則可隨時上網查看資料,自行挑選最合心意的導師,更可透過網頁的對話功能直接與導師對話。換言之,他們只作為一個宣傳平台招攬補習老師,教學雙方的細節他們並不會參與其中。

Plato笑說:「打個比喻,坊間的補習網就如餐廳,你需要吃甚麼由侍應分配給你;而itutor就是自助餐,我們將所有好吃的都放到?上,你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來拿取。重點是自助餐一般較貴,但我們的服務就比傳統補習機構便宜,每次介紹都是劃一收200元。」不錯,現時有不少補習網都會向導師收取大約兩星期學費,即約1,200元作為介紹費用,相比下這頓「自助餐」的確抵食!

自創評分制口碑系統化

不過,當代入家長角色,便會擔心隨隨便便都能登記成為導師,質素定必良莠不齊,選擇更見困難。最後一位成員子豐不疾不徐地回應,itutor仿效了eBay等網站,並自創一套獨特的評分制度,將口碑系統化。

凡經itutor促成的補習個案,學生除可在網上留下評語及感想,亦可在網上就導師的態度、守時程度、責任感、對補習科目的學識、了解學生需要及令學生成績續改善這6方面進行評分,經量化後得出客觀評分(最高5分)供用家參考。

6月開業至今,itutor已累積了近300位導師和過百學生,但他們坦言,網站目前仍處於起步階段,大家都沒將「賺錢」看得太重,打算給予時間慢慢發展。之所以時間充裕,全因這盤生意的成本實在夠低。Jesse說:「最大的支出是當初的網頁設計和宣傳,若果沒有任何宣傳計劃,每月的成本可以低至二、三百元。」

問及最難忘的時刻,四子異口同聲說:「當然是造成第一單生意啦!」話說網站開通後幾星期的某一天,Plato閒賦在家登入itutor,發現一位導師和一名學生正透過網上系統對話,已談到時間、地點等細節,他立即自床上跳起致電其餘三人,讓大家一起隔空參與這次歷史性時刻。「很搞笑!就像追看人家拍拖表白一樣,事成那刻,雖然大家身處不同地方,但都開心到一起叫出來。」

再問itutor有否終極目標,四子同樣口徑一致:「當然是上市啦!」如斯合拍,不拍檔搵錢實在浪費!

﹏﹏﹏﹏﹏﹏﹏﹏﹏﹏﹏﹏﹏﹏﹏﹏﹏﹏

Derek Wai

前雷曼員工,於雷曼破產前已離開該公司,轉往另一投行從事股票買賣,經歷金融海嘯亦無恙,一直工作至今。

「雷曼爆煲當日,晨早收到Plato的短訊:『我?救唔返啦』,心即時沉了下去。那段日子,經常擔心今天你被炒,可能明天就輪到我,無形的壓力實在非言語能表達。現在回頭看,覺得自己很幸運,既可留在行內,亦在這幾年得到很多機會,學到不少新事物。」

Jesse Co

金融海嘯前任職投行,及後被公司解僱,天之驕子頓成無業遊民,現於上市公司從事企業融資工作。

「當時情況是,大老闆一要你走,保安就在房門外侍候,押你回去拾細軟。返回自己座位時,電腦已開不了,看?一?的私人物件,真的沮喪到極點。幸好那時部門老頂走過來,說可替我暫存部分物品,想不到如此小恩小惠,竟成了當日慘痛經驗的亮點,讓我記足一世!」

Che Fung So

金融海嘯時在美資投行工作,見證2007年的經濟高峰,又親眼目擊2008年香港經濟如何直插谷底,喜見今年一切開始重回正軌。

「雖然不至於像Plato那樣親身經歷雷曼,但亦不敢排除有天會重蹈他的覆轍。所以下班時就經常跟同事開玩笑,說如果明天我回不了來,就此作別啦!雖然現在一切已事過境遷,但仍不時會想,當時有事總好過40歲時才一鋪清袋。」

Plato Wai

金融海嘯時,於雷曼兄弟控股公司任職股票衍生產品銷售部分析員,及後離開金融界,與朋友創立itutor。

「雷曼宣布破產後,甚麼都叫停,同事就組織了黃昏Drink Team。難忘銅鑼灣酒吧內,大家一起舉杯Cheers!『雷曼大班的最後一夜』,特別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眾人面對困難,不單沒有大難臨頭各自飛,反而互相關心,互相幫助,頓覺人間有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27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