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誰“殺死”了WePhone創始人?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10/165055.shtml

誰“殺死”了WePhone創始人?
創業家 創業家

誰“殺死”了WePhone創始人?

蘇享茂以一種極端的方式讓世人認識了他。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王巧

9月7日,WePhone的創始人兼開發者蘇享茂在Google+留下一份網帖,講述了自己遭“婚騙”的經過,並且稱他即將離開人世,對於WePhone APP 也將無法正常運行他很抱歉。而昨日,蘇享茂哥哥蘇享龍在微博中證實,蘇享茂已於9月7日淩晨5點跳樓身亡。

蘇享茂在網貼中指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是因為和前妻的一份“萬惡的離婚協議”。在和前妻翟欣欣離婚前,他遭到了後者的要挾:1.指出蘇享茂有漏稅行為,要舉報他;2. 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後者暗示蘇享茂,可以利用親戚舅舅(公安局不小的官員)關系可以讓他的產品下架,讓蘇享茂傾家蕩產。

蘇享茂稱,因為他已不再喜歡翟欣欣,而且在協議離婚期間遭到了對方的“騷擾”和“恐嚇”,最終還是簽署了離婚協議。

根據蘇享茂在網帖中發布的內容顯示,簽署離婚協議的日期為7月18日:男方需無條件將海南房產過戶女方,否則支付300萬賠償;此外,男方無條件支付女方1000萬補償,已付清660萬錢款,余款340萬需要在120天內付清,否則每天利息10萬元。

蘇享茂還指出,他與翟欣欣是通過一家婚戀網認識的,在結婚前,他已在對方身上花了幾百萬。

而就在蘇享茂發布網帖的當天,百度渣男吧有一名新註冊小號“實話110010”發帖,稱蘇享茂為“騙子渣男身患重度乙肝”,“長期在世紀佳緣等相親機構與女孩相親騙色”,並附上了蘇享茂本人照片。

最新動態

盡管未能證實“實話110010”的真實身份,但多方信息也證實了蘇享茂和翟欣欣是通過世紀佳緣網認識的。

9月9日,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在新開通的微博中介紹了更多細節:這是蘇享茂第一次結婚,雙方在今年3月30日通過世紀佳緣網VIP服務介紹認識,6月7日領證,7月16日達成離婚,18日辦理離婚手續。

據其介紹,蘇享茂和二人婚姻關系短暫存續期間,蘇享茂為女方購買海南清水灣住房一棟,特斯拉電動汽車一臺,匯款若幹次,累計花費近1300萬元。

針對“實話110010”發帖內容,蘇享龍在微博中指出,蘇享茂確為乙肝病毒攜帶者,但並非乙肝患者,且在交往時蘇已就此和女方溝通。

9月10日下午,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發布了第二條微博內容,再次質疑世紀佳緣,“對你,也許只是一單生意,於人,卻是整個人生。”

事發後,最早曝光了此事的Devlink創始人姝琦、朱峰告訴創業家&i黑馬,目前,蘇享茂的家人已經就此事報警,並聘請了律師協助處理此事。

創業家&i黑馬獲悉,蘇享茂的親友希望遵照蘇享茂的遺願,繼續運營 WePhone 這個項目,並且考慮利用部分收入成立一個公益基金,對同樣遇到心理、情感、婚姻困擾的人士予以幫助,讓蘇享茂的悲劇不再發生。

疑點頗多

蘇享茂遭 “敲詐勒索”?

根據蘇享茂的網帖,在簽署離婚協議前,他確實遭到了前妻翟欣欣的要挾,即蘇享茂明確判斷出了前妻的違法行為:

1、以舉報蘇享茂個人漏稅行為相要挾。2、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翟欣欣舅舅劉某某在公安局工作。翟某某用這兩點威脅蘇享茂,稱要讓其產品下架、傾家蕩產,並且索要1000萬、三亞的房子。

據其發布的聊天截圖顯示,翟欣欣要求蘇享茂給自己1000萬“精神損失賠償費”和三亞的房子,不然就走“正規渠道”,但由於蘇享茂並沒有那麽多錢,於是翟欣欣要求他先將660萬匯款給自己,剩下的打成欠條,之後可以協議離婚。

蘇享茂在發帖中還指出,對方“還請了素質低下的流氓律師各種恐嚇我”,簽署離婚協議後,蘇享茂意識到協議的“每個字都精心設計,關鍵是,她明顯準備在我付款全款後繼續各種舉報我,所以加了一句‘男方債務與女方無關’”。

對此,律師three詩睿指出,就從網傳的離婚協議來看,朝陽區民政局的章和當事人雙方簽字指紋一應俱全,協議本身真實性應無問題。

但是,針對翟欣欣1000萬為精神損失費一說,從法律角度講,“精神損失費”並不成立。依據民法通則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有關司法解釋,翟欣欣提出的所謂“精神損失”情形並不符合司法解釋中的任何一種情形。

相反,翟某的行為可能構成了敲詐勒索嫌疑。

據Three詩睿介紹,事發後,一社區律師群里就此事討論,蘇享茂之後本可以以女方存在欺詐或者脅迫行為為由,向法院起訴要求變更或者撤銷財產分割協議的。

、前妻

根據蘇享茂發帖,他與翟欣欣領證前,後者坦白了她已經有一次短暫的婚史,並且是以告男方獲利20萬後結束的。

蘇享茂也坦言,他對此作以容忍。在此後一個多月的婚姻生活中,蘇享茂稱他發現翟欣欣愛撒謊、極有心機,“讓他有種恐怖的感覺”,最終選擇了協議離婚。

而就其曝光的聊天細節,不少人指出,翟欣欣更像是背後有團隊在支持的騙婚行為。

創業家&i黑馬綜合知乎作者殷浩天以及蘇享茂發帖等內容總結出以下疑點:

1. 當事人雙方在世紀佳緣認識,此前沒有任何交集;

2. 婚前相處階段,女方在試探男方的財力問題後,從“有好感”到“一見鐘情”;

3. 婚前婚後的反差,讓一個男人感到恐怖;

4. “帶人來我家騷擾”和“流氓律師”的存在,與其此前在照片中透露的個人社交圈情形有出入;

5. 對男方一款主要市場在國外的app經營了如指掌,精準抓住了他的兩個要害,並且對其施加心理壓力;

6. 有後臺的舅舅——“警監”,很有可能只是包裝的一個騙子而已;

7. 女方既已吃定男方,本可大享其成而不至於殺雞取卵,唯一的解釋就是她還得給背後的團夥創造收益。

事發後至今,蘇享茂的親朋好友一直在微博、微信等渠道找尋翟欣欣的蹤跡,至截稿,蘇享茂一位不願具名的朋友告訴創業家&I 黑馬,一直沒有找到翟欣欣的消息。

三、世紀佳緣失職?

9月10日下午,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發布了第二條微博內容,其中,直接質問世紀佳緣:“現在我們身心疲憊,無力指責,就想問一下世紀佳緣,當你手握信息的時候,怎能利用別人的信任,把別人的兄弟,姐妹導向不歸之路。對你,也許只是一單生意,於人,卻是整個人生。”

博文中,還發布的兩張圖片信息是蘇享茂回顧他與翟欣欣認識過程及自己對翟欣欣行為的分析:1.翟欣欣將自己的婚姻狀況從離異寫成了未婚;2.年齡從86年11月寫成了87年1月;3.戀愛經歷不是她說描述的那麽簡單;4.用世紀佳緣服務的時間:後來得知至少有3年。

這是蘇享龍第二次明確質疑世紀佳緣,第一次是在9日下午:“女方之前有過極其短暫婚史,但她和世紀佳緣網站均沒有披露。”

9月10日早晨,世紀佳緣通過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經核實,WePhone的創始人蘇享茂及前妻翟欣欣系世紀佳緣會員,並完成了實名認證。目前,世紀佳緣正在配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取證工作。

對此,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藍天彬對創業家&i黑馬表示,因為世紀佳緣網是根據雙方提交的資料認證,女方未披露個人婚姻歷史,從司法實踐來看仍舊比較難以認定世紀佳緣網的責任,世紀佳緣網主要是一種發布信息平臺的作用,並不一定保證真實信息。但作為第三方網站,應履行必要的審核義務,加強審核資質。

WePhone不合規?

根據蘇享茂生前在Google+留下的網帖顯示,他之所以最後無奈選擇“離開”,是因為遭到了前妻的要挾,而被要挾的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創辦和開發的WePhone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

公開資料顯示,WePhone是一款移動社交應用APP,用戶能夠向其他 WePhone 用戶免費發短信和打電話,也可以用很低的費率撥打全球任意非 WePhone 用戶的移動和固定號碼。

該APP是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開發。該公司成立於2012年12月,法定代表人為蘇享茂,註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蘇享茂100%持股。

在網帖中,蘇享茂稱“在酒店里多了幾天後,身心疲憊,最後竟然無頭無腦地簽了那個萬惡的離婚協議”。

蘇享茂並未就WePhone是否合法做出解說,不過,根據他發布的跟前妻的聊天信息顯示,盡管他本身並沒有1000萬,但最終簽署了離婚協議。而且,支付前妻所有財產,最終導致“資金鏈斷裂”,WePhone無法正常運營。另據獵豹移動CEO傅盛透露,事發前的一個月,蘇享茂曾計劃將WePhone出售給獵豹移動。

事發後, Devlink創始人姝琦、朱峰告訴創業家&i黑馬,關於WePhone接下來的運營,相關技術、法律專家講著手評估,並且確保其後續在法律框架下合法、合規運營。

對此,藍天彬指出,關於創始人運營合法性的問題,目前較難認定為非法,企業涉及罪與非罪的灰色地帶情況較多。但不少網友和專業人士指出,即便是走法律程序,蘇享茂就此付出的代價也遠比失去生命要小。

“事情真的沒蘇享茂想的那麽絕望,偷了多少稅趕緊補上去,爭取從輕發落;敲詐勒索是犯罪行為,這是公民常識;被脅迫簽署的離婚協議書是可撤銷的。總之,該補的補,該救的救,該贖的贖。” 律師張強在知乎上表示。

在這里,創業家&i黑馬也想提醒所有創業者:有可以重來的創業,也有可以重來的婚姻,但沒有重來的生命。無論如何,事情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麽糟糕。

WePhone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殺死 WePhone 創始人 創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272

誰“殺死”了WePhone創始人?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10/165055.shtml

誰“殺死”了WePhone創始人?
創業家 創業家

誰“殺死”了WePhone創始人?

蘇享茂以一種極端的方式讓世人認識了他。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王巧

9月7日,WePhone的創始人兼開發者蘇享茂在Google+留下一份網帖,講述了自己遭“婚騙”的經過,並且稱他即將離開人世,對於WePhone APP 也將無法正常運行他很抱歉。而昨日,蘇享茂哥哥蘇享龍在微博中證實,蘇享茂已於9月7日淩晨5點跳樓身亡。

蘇享茂在網貼中指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是因為和前妻的一份“萬惡的離婚協議”。在和前妻翟欣欣離婚前,他遭到了後者的要挾:1.指出蘇享茂有漏稅行為,要舉報他;2. 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後者暗示蘇享茂,可以利用親戚舅舅(公安局不小的官員)關系可以讓他的產品下架,讓蘇享茂傾家蕩產。

蘇享茂稱,因為他已不再喜歡翟欣欣,而且在協議離婚期間遭到了對方的“騷擾”和“恐嚇”,最終還是簽署了離婚協議。

根據蘇享茂在網帖中發布的內容顯示,簽署離婚協議的日期為7月18日:男方需無條件將海南房產過戶女方,否則支付300萬賠償;此外,男方無條件支付女方1000萬補償,已付清660萬錢款,余款340萬需要在120天內付清,否則每天利息10萬元。

蘇享茂還指出,他與翟欣欣是通過一家婚戀網認識的,在結婚前,他已在對方身上花了幾百萬。

而就在蘇享茂發布網帖的當天,百度渣男吧有一名新註冊小號“實話110010”發帖,稱蘇享茂為“騙子渣男身患重度乙肝”,“長期在世紀佳緣等相親機構與女孩相親騙色”,並附上了蘇享茂本人照片。

最新動態

盡管未能證實“實話110010”的真實身份,但多方信息也證實了蘇享茂和翟欣欣是通過世紀佳緣網認識的。

9月9日,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在新開通的微博中介紹了更多細節:這是蘇享茂第一次結婚,雙方在今年3月30日通過世紀佳緣網VIP服務介紹認識,6月7日領證,7月16日達成離婚,18日辦理離婚手續。

據其介紹,蘇享茂和二人婚姻關系短暫存續期間,蘇享茂為女方購買海南清水灣住房一棟,特斯拉電動汽車一臺,匯款若幹次,累計花費近1300萬元。

針對“實話110010”發帖內容,蘇享龍在微博中指出,蘇享茂確為乙肝病毒攜帶者,但並非乙肝患者,且在交往時蘇已就此和女方溝通。

9月10日下午,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發布了第二條微博內容,再次質疑世紀佳緣,“對你,也許只是一單生意,於人,卻是整個人生。”

事發後,最早曝光了此事的Devlink創始人姝琦、朱峰告訴創業家&i黑馬,目前,蘇享茂的家人已經就此事報警,並聘請了律師協助處理此事。

創業家&i黑馬獲悉,蘇享茂的親友希望遵照蘇享茂的遺願,繼續運營 WePhone 這個項目,並且考慮利用部分收入成立一個公益基金,對同樣遇到心理、情感、婚姻困擾的人士予以幫助,讓蘇享茂的悲劇不再發生。

疑點頗多

蘇享茂遭 “敲詐勒索”?

根據蘇享茂的網帖,在簽署離婚協議前,他確實遭到了前妻翟欣欣的要挾,即蘇享茂明確判斷出了前妻的違法行為:

1、以舉報蘇享茂個人漏稅行為相要挾。2、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翟欣欣舅舅劉某某在公安局工作。翟某某用這兩點威脅蘇享茂,稱要讓其產品下架、傾家蕩產,並且索要1000萬、三亞的房子。

據其發布的聊天截圖顯示,翟欣欣要求蘇享茂給自己1000萬“精神損失賠償費”和三亞的房子,不然就走“正規渠道”,但由於蘇享茂並沒有那麽多錢,於是翟欣欣要求他先將660萬匯款給自己,剩下的打成欠條,之後可以協議離婚。

蘇享茂在發帖中還指出,對方“還請了素質低下的流氓律師各種恐嚇我”,簽署離婚協議後,蘇享茂意識到協議的“每個字都精心設計,關鍵是,她明顯準備在我付款全款後繼續各種舉報我,所以加了一句‘男方債務與女方無關’”。

對此,律師three詩睿指出,就從網傳的離婚協議來看,朝陽區民政局的章和當事人雙方簽字指紋一應俱全,協議本身真實性應無問題。

但是,針對翟欣欣1000萬為精神損失費一說,從法律角度講,“精神損失費”並不成立。依據民法通則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有關司法解釋,翟欣欣提出的所謂“精神損失”情形並不符合司法解釋中的任何一種情形。

相反,翟某的行為可能構成了敲詐勒索嫌疑。

據Three詩睿介紹,事發後,一社區律師群里就此事討論,蘇享茂之後本可以以女方存在欺詐或者脅迫行為為由,向法院起訴要求變更或者撤銷財產分割協議的。

、前妻

根據蘇享茂發帖,他與翟欣欣領證前,後者坦白了她已經有一次短暫的婚史,並且是以告男方獲利20萬後結束的。

蘇享茂也坦言,他對此作以容忍。在此後一個多月的婚姻生活中,蘇享茂稱他發現翟欣欣愛撒謊、極有心機,“讓他有種恐怖的感覺”,最終選擇了協議離婚。

而就其曝光的聊天細節,不少人指出,翟欣欣更像是背後有團隊在支持的騙婚行為。

創業家&i黑馬綜合知乎作者殷浩天以及蘇享茂發帖等內容總結出以下疑點:

1. 當事人雙方在世紀佳緣認識,此前沒有任何交集;

2. 婚前相處階段,女方在試探男方的財力問題後,從“有好感”到“一見鐘情”;

3. 婚前婚後的反差,讓一個男人感到恐怖;

4. “帶人來我家騷擾”和“流氓律師”的存在,與其此前在照片中透露的個人社交圈情形有出入;

5. 對男方一款主要市場在國外的app經營了如指掌,精準抓住了他的兩個要害,並且對其施加心理壓力;

6. 有後臺的舅舅——“警監”,很有可能只是包裝的一個騙子而已;

7. 女方既已吃定男方,本可大享其成而不至於殺雞取卵,唯一的解釋就是她還得給背後的團夥創造收益。

事發後至今,蘇享茂的親朋好友一直在微博、微信等渠道找尋翟欣欣的蹤跡,至截稿,蘇享茂一位不願具名的朋友告訴創業家&I 黑馬,一直沒有找到翟欣欣的消息。

三、世紀佳緣失職?

9月10日下午,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發布了第二條微博內容,其中,直接質問世紀佳緣:“現在我們身心疲憊,無力指責,就想問一下世紀佳緣,當你手握信息的時候,怎能利用別人的信任,把別人的兄弟,姐妹導向不歸之路。對你,也許只是一單生意,於人,卻是整個人生。”

博文中,還發布的兩張圖片信息是蘇享茂回顧他與翟欣欣認識過程及自己對翟欣欣行為的分析:1.翟欣欣將自己的婚姻狀況從離異寫成了未婚;2.年齡從86年11月寫成了87年1月;3.戀愛經歷不是她說描述的那麽簡單;4.用世紀佳緣服務的時間:後來得知至少有3年。

這是蘇享龍第二次明確質疑世紀佳緣,第一次是在9日下午:“女方之前有過極其短暫婚史,但她和世紀佳緣網站均沒有披露。”

9月10日早晨,世紀佳緣通過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經核實,WePhone的創始人蘇享茂及前妻翟欣欣系世紀佳緣會員,並完成了實名認證。目前,世紀佳緣正在配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取證工作。

對此,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藍天彬對創業家&i黑馬表示,因為世紀佳緣網是根據雙方提交的資料認證,女方未披露個人婚姻歷史,從司法實踐來看仍舊比較難以認定世紀佳緣網的責任,世紀佳緣網主要是一種發布信息平臺的作用,並不一定保證真實信息。但作為第三方網站,應履行必要的審核義務,加強審核資質。

WePhone不合規?

根據蘇享茂生前在Google+留下的網帖顯示,他之所以最後無奈選擇“離開”,是因為遭到了前妻的要挾,而被要挾的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創辦和開發的WePhone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

公開資料顯示,WePhone是一款移動社交應用APP,用戶能夠向其他 WePhone 用戶免費發短信和打電話,也可以用很低的費率撥打全球任意非 WePhone 用戶的移動和固定號碼。

該APP是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開發。該公司成立於2012年12月,法定代表人為蘇享茂,註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蘇享茂100%持股。

在網帖中,蘇享茂稱“在酒店里多了幾天後,身心疲憊,最後竟然無頭無腦地簽了那個萬惡的離婚協議”。

蘇享茂並未就WePhone是否合法做出解說,不過,根據他發布的跟前妻的聊天信息顯示,盡管他本身並沒有1000萬,但最終簽署了離婚協議。而且,支付前妻所有財產,最終導致“資金鏈斷裂”,WePhone無法正常運營。另據獵豹移動CEO傅盛透露,事發前的一個月,蘇享茂曾計劃將WePhone出售給獵豹移動。

事發後, Devlink創始人姝琦、朱峰告訴創業家&i黑馬,關於WePhone接下來的運營,相關技術、法律專家講著手評估,並且確保其後續在法律框架下合法、合規運營。

對此,藍天彬指出,關於創始人運營合法性的問題,目前較難認定為非法,企業涉及罪與非罪的灰色地帶情況較多。但不少網友和專業人士指出,即便是走法律程序,蘇享茂就此付出的代價也遠比失去生命要小。

“事情真的沒蘇享茂想的那麽絕望,偷了多少稅趕緊補上去,爭取從輕發落;敲詐勒索是犯罪行為,這是公民常識;被脅迫簽署的離婚協議書是可撤銷的。總之,該補的補,該救的救,該贖的贖。” 律師張強在知乎上表示。

在這里,創業家&i黑馬也想提醒所有創業者:有可以重來的創業,也有可以重來的婚姻,但沒有重來的生命。無論如何,事情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麽糟糕。

WePhone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殺死 WePhone 創始人 創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47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