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929年美國股災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0aaj1.html

在世界其他國家,發生過多起因股市而引起的經濟災難,最典型的要數1929年美國股災。


1929年10月29日

在這個被稱作“黑色星期二”的日子裏,紐約證券交易所裏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拋售股票的旋渦之中,這是美國證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是美國歷史上影響最大、危害最深的經濟事件,影響波及西方國家乃至整個世界。此後,美國和全球進入了長達10年的經濟大蕭條時期。

美國做了個噩夢

危機已經那慕盜伲嗣僑疵揮凶⒁獾健?926年秋,在20年代的投機狂潮中被炒得離譜的佛羅里達房地產泡沫首先被刺破了。然而,這絲毫沒有給華爾街的瘋狂 帶來多少警醒。從1928年開始,股市的上漲進入最後的瘋狂。事實上,在20年代,美國的許多產業仍然沒有從一戰後的蕭條中恢復過來,股市的過熱已經與現 實經濟的狀況完全脫節了。


1929年3月,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對股票價格的高漲感到了憂慮,宣佈將緊縮利率以抑制股價暴漲,但美國國民商業銀行的總裁查理斯·米切爾從自身利益考 慮,向股市中增加資金投入以避免下跌,股票經紀商和銀行家們仍在極力鼓動人們加入投機。甚至一些著名的學者也失去了冷靜。其中最為典型的是耶魯大學的歐 文·費雪,這位大經濟學家不僅自己融進了投機者的行列,而且還在公開演講中宣稱:“股票價格已達到了某種持久的高峰狀態。”

不過,也有不少人保持著冷靜的頭腦,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的父親約瑟夫·甘迺迪就是及早從股市中脫身者之一。他對自己說,如果連擦鞋匠都在買股票,我就不想再呆在裏面了。這個明智的選擇使他提早撤出資金,為其家族的未來奠定了基礎。


1929年夏,股票價格的增長幅度超過了以往所有年份,崩潰已經近在眼前。9月3日,華爾街的一位統計學家羅傑·巴布森在華爾街的金融餐會上說了一句 話:“股市遲早會崩盤!”這句話被《道鐘斯金融》發表。其實,這位先生在此前的兩年中一直重複著這句話,卻只被人們當做笑談,沒想到這次竟一語成讖,千古 留名。此話不久就傳遍了全美國,投資者信心開始動搖,股市立刻掉頭向下。

股市下跌的消息驚動了總統胡佛,他趕緊向新聞界發佈講話說:“美國商業基礎良好,生產和分配並未失去以往的平衡。”有關的政府財政官員也出面力挺股市。但此時人們的神經已經異常脆弱,股市在經過曇花一現的上揚後,就開始了噩夢般的暴跌。

跳樓的不僅是股指


1929年10月的最後10天,集中了證券史上一連串著名的日子。


10月21日,紐約證券交易所開市即遭大筆拋售,全天拋售量高達600多萬股,以致股市行情自動記錄器到收盤1小時40分後才記錄完最後一筆交易。


10月23日,形勢繼續惡化,《紐約時報》指數下跌31點。


10月24日,這一天是股市災難的開始,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四”。早晨剛剛開市,股價就如決堤之水轟然下泄,人們紛紛脫手股票,全天換手1289.5萬 股。紐約數家主要銀行迅速組成“救市基金”,紐約證券交易所總裁理查·韋尼親自購入股票,希望力挽狂瀾。但大廈將傾,獨木難支。


10月25日,胡佛總統發表文告說:“美國的基本企業,即商品的生產與分配,是立足于健全和繁榮的基礎之上的”,力圖以此刺激新一輪投資。然而,過了一個週末,一切挽救股市的努力都白費了。


10月28日,史稱“黑色星期一”。當天,紐約時報指數下跌49點,道鐘斯指數狂瀉38.33點,日跌幅達13%,這一天,已經沒有人再出面救市。


10月29日,最黑暗的一天到來了。早晨10點鐘,紐約證券交易所剛剛開市,猛烈的拋單就鋪天蓋地席捲而來,人人都在不計價格地拋售,經紀人被團團圍住, 交易大廳一片混亂。道·鐘斯指數一瀉千里,至此,股價指數已從最高點386點跌至298點,跌幅達22%,《紐約時報》指數下跌41點。當天收市,股市創 造了1641萬股成交的歷史最高紀錄。一名交易員將這一天形容為紐約交易所112年歷史上“最糟糕的一天”。這就是史上最著名的“黑色星期二”。


11月,股市跌勢不止,滑至198點,跌幅高達48%。

翌年,股市憑藉殘存的一絲牛氣,在1~3月大幅反彈。並于4月重新登上297點。此後又急轉直下,從1930年5月到1932年11月,股市連續出現了6 次暴跌,道·鐘斯指數跌至41點。與股災前相比,美國鋼鐵公司的股價由每股262美元跌至21美元。通用汽車公司從92美元跌至7美元。

在這場股災中,數以千計的人跳樓自殺。歐文·費雪這位大經濟學家幾天之中損失了幾百萬美元,頃刻間傾家蕩產,從此負債累累,直到1947年在窮困潦倒中去世。

不堪回首二十年

這次股災徹底打擊了投資者的信心。人們聞股色變,投資心態長期不能恢復。股市危機、銀行危機與整個經濟體系的危機,是個相互推動的惡性循環,股市暴跌後, 投資者損失慘重,消費欲望大減,商品積壓更為嚴重。同時,股市和銀行出現危機,使企業找不到融資管道,生產不景氣,反過來又加重了股市和銀行的危機,國民 經濟雪上加霜。由於美國在世界經濟中佔據著重要地位,其經濟危機又引發了遍及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的大蕭條:5000萬人失業,無數人流離失所,上千億美元財 富付諸東流,生產停滯,百業凋零。

紐約股市崩潰發生之後,美國參議院即對股市進行了調查,發現有嚴重的操縱、欺詐和內幕交易行為,1932年銀行倒閉風潮,又暴露出金融界的諸多問題。在痛 定思痛、總結教訓的基礎上,從1933年開始,羅斯福政府對證券監管體制進行了根本性的改革。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以法律為基礎的監管構架,重樹了廣大投 資者對股市的信心,保證了證券市場此後數十年的平穩發展,並為世界上許多國家所仿效。這樣,以1929年大股災為契機,一個現代化的、科學的和有效監管的 金融體系在美國宣告誕生。經歷了大混亂與大崩潰之後,美國股市終於開始邁向理性、公正和透明。此後,經過羅斯福新政和二次大戰對經濟的刺激,美國股市逐漸 恢復元氣,到1954年終於回到了股災前的水準。
1929 美國 股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1

鄭氏家族在周大福(1929)上市的時候能夠拿回多少錢?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看過周大福的招股書,但應該最少也有人知道他們在上市時派發了不少股息和賣出一些股票,套回不少款項,但其實還有一樣東西是大家不知道的,就是他們對公司的資金擔保也可以拿走,也套回不少錢。現在筆者來談談他們究竟大約可取回多少錢,他們取錢的方法大約有3個。

A. 特別股息

不計平時所派發的股息,根據招股書「概要」一段稱,他們上市前有2個派發股息的紀錄:

i.  首次公開發售前股息

「2012財政年度上半年,我們的控股股東 CTF Holding 獲宣派及派付股息3,300.0百萬港元(「首次公開發售前股息」)。首次公開發售前股息以聯席全球協調人及其聯屬實體提供為數3,300.0百萬港元的定期貸款(「首次公開發售前銀行貸款融資」)悉數撥付。」

ii. 中期股息

「此外,於2011年11月16日,董事會向控股股東CTF Holding宣派2012財政年度上半年中期股息1,200.0百萬港元(「中期股息」)。中期股息將以我們的可分派溢利支付,並以經營所得現金流量或備用內部現金資源撥付。」

可以見到,他們共可透過派息取回45億。

B. 減持股份

根據「法定及一般資料」一段,他們「倘發售量調整權獲悉數行使,將出售合共最多210,000,000股股份。倘超額配股權獲悉數行使,售股股東將出售合共最多157,000,000股股份(假設發售量調整權不獲行使)或最多189,000,000股股份」,最後在股份分配時,他們最終沒觸發調整權,另外,如超額配股權生效都只能以15元售出1.575億股,最多套現23.635億元,但以現時跌破招股價情況,套現也頗為困難。

C. 經營資金之釋放

根據「財務資料」一節,可分為應付關聯公司款項,銀行擔保及黃金借貸擔保。

i.  應付關連公司款項
這部分金額款項包括(i)周大福企業集團提供的貸款,用作應付我們營運資金需求及拓展我們的零售點網絡;(ii)應付本公司董事近親成員之款項;及(iii)應付其董事身兼本公司董事的實體之款項,至2011年9月30為止,合計86.093億。

為降低此部分的金額,周大福在於2011年11月16日與一間主要金融機構訂立融資協議,獲取本金總額達51.015億的有抵押定期貸款融資額,目的是減低上市前應付關聯公司款項。於2011年11月22日,已動用貸款45.093億,估計餘下大約41億。

這部分資金其實是利用控股股東周大福新世界的股票來作為抵押品的,並在周大福上市後解除。但翻閱新世界供股的時間表,供股的付款期限是11月22日,以其當時持有1,616,317,555股計算,扣除包銷佣金後,他們所付出的金額大約是44.76億元,和動用償還關聯方款項的金額相近。但在CCASS紀錄中,亦無明顯的異動。

不過間接來說,仍可認定利用周大福的銀行借貸得來的資金來應付新世界供股,然後利用這些新世界的股票做擔保支持周大福借出這款項,一來可減少關連交易,二來協助新世界籌集資金,改善財務比率,三來銀行角度來講只是關連戶的一出一入,對他們沒大變化,並可把其他股東的資金變作他們銀行存款,變相提高存款金額,至於有否降低資金成本,相信要他們才知道。

ii. 銀行擔保

根據資料,他們的貸款可分為無抵押及有抵押,資料如下:

a. 無抵押銀行貸款包括:

(i)一家中國附屬公司與中國主要銀行訂立的短期循環信貸融資,該等信貸融資額度以人民幣計值;                

(ii)其中一家香港附屬公司與國際主要金融機構(包括聯席全球協調人及其聯屬實體)訂立的短期循環信貸融資額度,該等信貸融資額度以港元計值。融資額度用作撥付營運資金、購買材料及支付首次公開發售前股息。部分香港無抵押銀行貸款由周大福企業擔保,這部分其中41億由控股公司周大福企業支持。

b . 有抵押銀行貸款包括:

(i) 國際主要金融機構(包括其中一位聯席全球協調人)訂立的短期循環信貸融資。我們的有抵押銀行貸款由周大福企業擔保,並由關聯公司擁有的若干資產作出抵押。該擔保及抵押品將於上市前解除,並由本公司提供的擔保取替,全部24.5億由控股公司周大福企業支持。

在上市後,這部分擔保會解除,金額合計65.5億。

估計新世界發展和周大福用銀行的喜好應該相若,根據新世界發展年報公司資料中的往來銀行的資料全球聯席協調人估計,那一位聯全球協調人應該是匯豐。

iii. 黃金借貸擔保

據招股書稱,黃金借貸包括與中國及國際主要金融機構(包括其中一位聯席全球協調人)訂立的有抵押及無抵押短期黃金相關融資額度。我們利用黃金借貸減少融資成本,此乃由於黃金借貸的利率一般較銀行貸款為低,並可減低金價波動對黃金存貨的影響。

其中,有部分與國際主要金融機構(包括其中一位聯席全球協調人)訂立的若干黃金借貸由控股公司周大福企業擁有的若干上市證券(若干董事於其中擁有實益權益)及銀行存款抵押、或由由周大福企業擔保,又或兩者皆有,亦可分為有抵押及無抵押,詳情可細閱(ii) 銀行債務一節。

在2011年10月31日,由周大福提供擔保品金額合共27.197億元,在上市後也會解除。

這3部分合計137.79億元,如全部償還關連方款項,金額會達178.79億,為三部分中之最大者,其中86.093億元為實際的資金支持,92.697億元為擔保,而上市集資的金額亦只是152.57億,可見實際上,周大福上市的目的非僅為股東套現,可能只是把周大福獨立出來,減少同系間資金的互相擔保,讓未來的資產劃分較容易,順便也可為套現的資金找些新出路。

以上所有項合計,他們最多共可取回資金達154.728億,解除資金負擔92.697億,合計釋放出247.425億現金及資產。另外,以現價14.08元計,鄭氏家族及相關股東亦可取得價值1,260.16億的股票,以上合計的利益達到1,507.585億,使個人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來說,上市可以減輕個人財務負擔之餘,亦可使自己多了一批可變成現金的股票,上市的魅力就在於此。

鄭氏 家族 在周 大福 1929 上市 時候 能夠 拿回 多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90

1927-1929年美國藍籌股大牛市歷史回放(和現在一樣一樣的) 金石楊天南

來源: http://xueqiu.com/1175857472/33827504

1927-1929年美國藍籌股大牛市歷史回放(和現在一樣一樣的)
2014-12-09 21世紀網



【導讀】文中提到的藍籌股行情,權重股拉指數,天量成交數據,融資融券,和現在一模一樣。

文:向小田

1927年美國全年的股票市場都在升溫。統計所有的證券經紀人貸出的貸款數據,從年初的28.18億美元上升到年末的35.58億美元,足足增加了7.4億美元。而且1927年12月3日,在紐約股票交易市場里的股票交易量再度創造了歷史新高。持有股票的人群迅速擴大,不管是紐約,還是舊金山這樣繁華的大都市,甚至在平原地區的那些鄉村小鎮,股民也比比皆是,這些股民們晚餐後所談論的,永遠都是一個話題:股票。美國從上到下都在支撐股市往上漲,一旦出現疲軟現象,柯立芝總統和財政部長安德魯·梅隆就會發表講話,適時給股民吃下一顆定心丸。
  
和股價一路飆升情況相反的是,1927年下半年的時候,商業活動的情景則是一落千丈,而且那種頹勢簡直難以挽回。就在1928年2月,紐約的慈善協會會長寫了一份報告:“目前的失業率是戰後這段時期最高的,創造了歷史紀錄。”在這樣的情況下,股評家和一些分析人士都開始不斷地向股民發出警告,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也表示:“目前,股票的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狀態,股市正以一種很不理性的狀態下運行著,而且誰也不知道,我們需要花費多大的力氣才能把現在的股市調整到它的正常狀態。”但這樣的警告並未引起重視。
  
瘋狂的3月
  
1928年3月1日,穆迪再次宣稱:“只有在貨幣變得過剩以後,銀行不得不鼓勵信用擴張,那麽公眾才可能逐漸地改變目前這種熊市的心理狀態。在隨後的3月3日,哈佛經濟協會也分析道,“從2月份的股市行情可以看出,股市交易目前正進入再度調整階段,在股市中期,股價不可避免地要向下滑,但是應該不會造成大幅度的跌落,也不會因此而演變成股市的大蕭條。”
  
3月4日這一天,已經是柯立芝總統宣稱“不會參加1928年總統大選”以後的好幾個月了,但是對於他“棄選”的言論人們都有點不大相信。讓市場充滿期待的是,從1921年到1928年,曾經為哈定和柯立芝兩任政府擔任商務部長的胡佛,他的參選,給大牛市也增添了新的狂熱因素。當天,通用汽車的股票開盤價為139.75美元,就在開盤兩小時以後,股價迅速升至144.25美元,這樣的現象說明從前一天收盤以來,凡是購買這個公司股票的股民們就已經獲得了5美元以上的收益。統計3月4日的股票交易量,這一天的總量不超過120萬股,可是通用汽車的股票就幾乎占到了總數的1/3,於是1928年春季的那場投資熱潮也拉開了序幕。
  
領漲的是通用汽車的股票,該股每天都會上漲2美元以上,股價紀錄被一天天“刷新”。受到這個股價的影響,其他公司的股價,比如美國鋼鐵公司、美國收音機公司、蒙哥馬利·沃德公司的股價也穩步上升。到了3月9日這一天,通用汽車的股價突然猛漲了9.25美元,這樣的現象讓股評家們無不大跌眼鏡。到了星期六,美國無線的普通股又一次創造了12.75美元的增幅,這個增幅超過了通用汽車公司,很是驚人,最後這只股票以120.5美元的價格收盤。
  
這樣的瘋漲,實在令那些一慣小心謹慎的銀行家們和股票預測專家們感到困惑。“到底是怎麽了?當前貿易疲軟、信用膨脹,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居然還會出現如此高的驚人的股價,人們是不是都瘋了?”這是很多人心底的疑問。另一方面,財力雄厚的投機商們不約而同地嘲笑這些專家:“你們真是太保守了!像你們這麽膽小的話,怎麽能夠賺到大錢呢?”這些人以威廉·杜蘭特、阿瑟·卡頓、費雪兄弟以及約翰·拉斯科布為代表,他們不顧股價高企,瘋狂地買進,他們認為現在國民生產停滯的現象只是暫時的,沒過多久經濟就會好轉。所以他們對汽車行業里的通用股價非常看好。
  
可是他們還不知道,無線電產業正在一條成熟的道路上越走越順,利潤非常穩定,而且隨著科學的進步,美國無線電公司很有希望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一家無線電公司。汽車和收音機是在戰後10年間才出現的新事物,而就是這兩種產品迅速地走進了千家萬戶,可見這兩個行業的發展有多麽迅速了,所以,投機者最青睞這兩個行業。
  
到了此時,股市讓一個人在一夜之間變成百萬富翁的例子越來越多,這樣的誘惑讓大多數美國民眾無法抗拒,誰不想迅速地致富呢?所以,只要股市有上漲的現象,大多數民眾就會立刻買進股票,並且根本不會去研究和預測未來的情況,更加不願意聽預測專家的話。正因為如此,這些投機巨頭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們知道,現在股民們的熱情是不會熄滅的。
  
3月12日這一天是星期一,人們一大早拿到報紙就詫異地發現,各家大報的頭版頭條刊登的都是有關股市的報道。而且從這一天的早上開始,股市又瘋狂上漲,其中美國無線電公司股票的開盤價是120.5美元,而收盤價是138.5美元,所有的股票都普遍看漲。臨近收盤的時候,股票交易廳里面的行情顯示器顯示這天的總交易量是387萬股,而實際上真正的交易量更大,因為市場交易比行情顯示器要快6分鐘,而交易所仿佛一下子成了戰場。
  
3月13日,美國股民的心情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這天早上,美國無線電公司的開盤價竟然是160美元,甚至比前一天的收盤價還增加了21.5美元,令人非常驚訝。持有美國無線電公司股票的人暗自慶幸自己發了一筆橫財。可是到了上午,股票交易所的官員們發布了一條聲明,當即給股民們潑了一盆冷水。這是一份關於股票交易所官員要調查當前股市中是否存在技術壟斷的聲明,於是,一些股民開始拋售無線電的股票,使得股價跌至140美元,到了下午,從股市上傳來一個新的消息:有一位大戶經紀人由於進行違規操作被清戶,這是個好消息,因此無線電股價回升至155美元,這比前一天還是高出了7.5美元,股民們這時才長長出了一口氣。不過,這一天的交易量實在太大,行情顯示器跟實際交易相比,整整滯後了12分鐘。
  
從這一天開始,股市變化時而讓股民們心花怒放,時而又讓他們感到心驚肉跳,3天後,行情顯示器因為交易量巨大而滯後了將近33分鐘,而人們對股票的期望值也逐漸提升,甚至有人還喊出了“達到日交易量500萬股的目標不是一個夢”這樣的口號。
  
3月20日,各只股票又開始普遍上漲,其中美國無線電的股票漲了18美元;美國通用股價漲了5美元。到了3月26日,股市的總交易量再次創歷史新高。可是正當人們滿懷期待時,27日,股市又出現一股拋售狂潮,誰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這股拋售狂潮使得通用汽車的股價暴跌。這樣的情況之下,唯有大量地買進才可能遏制股票下跌的勢頭。所以27日這一天,股票市場的總交易量一下子達到了479萬股。
  
全民癲狂
  
到這時,全美範圍內都掀起了一股投機熱潮,每個人的腦子里都在思考著如何能通過炒股而一夜暴富。這真是一個全民皆股的奇特時代,連那些給金融家開車的司機們,也會豎著耳朵聽後座上他們的雇主們談論有關伯利鋼鐵公司的股票走勢,而不能專心駕駛,因為他可能正好買進了50股。
  
這樣的情景持續了好幾周。有幾只股票表現特別優秀,成了人們關註的焦點,後來居上的蒙哥馬利·沃德公司的股票就是其中一只。除此之外,航空公司的股票漲幅也很大,就在5月份的其中一個星期內,萊特航空公司股價上升了34.75美元,至190美元;而柯蒂斯公司的股價上升了35.5美元,至142美元。由於每天都有巨大交易量,紐約證券交易所只得破例多次在周六停盤,只是為了讓那些每天不得不進行超額工作的股票經紀人能夠喘口氣。當然,這些經紀人依舊放貸,其放貸量也有增無減,這樣的突發情況導致了信用膨脹繼續擴大。
  
這樣的情形把美聯儲的官員弄糊塗了,因為他們早在2月份,就已經再把貼現率從3.5%上調到了4%,就是為了讓過熱的投資能夠稍稍地降溫,可是他們驚奇地發現,這樣的投資熱潮不僅沒有降下來,反而愈演愈烈,特別是普通個股也瘋狂上漲,簡直太不符合邏輯了,而且違背了經濟學的原理。
  
對於調控的失敗,美聯儲官員很不甘心,於是到了5月份,他們再把貼現率上調至4.5%,他們潑出的這盆“涼水”的確讓股市發生了短暫的震蕩,可是很快又開始沸騰了起來。為了遏制瘋狂的股市,美聯儲的官員把1927年全年的政府公債悉數售出,可是不但沒有控制住股市,反而使得政府的公債市場遭到了重挫,這一下美聯儲的官員們真是無計可施了。
  
1928年5月下旬,股市一路高歌猛進的勢頭終於有所減緩,預測專家認為這輪牛市也是走到盡頭的時候了。到了6月份,股市再度出現了大幅下跌的現象,金融巨頭賈尼尼所有的意大利銀行股這一次也未能幸免,突然崩盤讓股民蒙受巨大損失。6月11日當天,在舊金山證券交易所,賈尼尼所有的意大利股票直跌了100美元,他控股的另一家銀行所發行的股票也跌了86美元,而美國銀行跌了120美元,至於聯邦安全銀行,下跌了80美元。但是在紐約的那些場外交易市場,由於賈尼尼控股的銀行股票由200美元降到了110美元,導致小股民大量破產,就連賈尼尼本人也站出來說:“現在的股價實在高得離譜了”,希望股民有所警惕。但這樣的建議還是有許多人聽不進去,他們認為這只是暫時的低谷,他們認為,最終估價一定會朝著1000美元的目標大步前進。
  
到了6月12日,華爾街又遭遇了一輪拋售潮,所有的股民都瘋狂地填寫著需要出售股票的委托,頃刻之間,股票交易所的交易量就達到了500萬股。行情顯示器也滯後了將近2小時。這股寒流導致美國無線電公司這個曾經突破了200美元的“明星股”也無法幸免,下跌了23.5美元。然而,這次波動並未持續,分析家也再一次看走了眼,因為6月13日,股市又重新漲了起來。就在6月14日,胡佛如願獲得了競選提名,股市也開始轉暖,大多數股價仍然保持在較高的價格,大牛市仍然轟轟烈烈地繼續上演著。
  
股市的興旺和經濟好轉的現象讓赫伯特·胡佛對總統競選更加自信,1928年11月6日,他以絕對優勢完勝1928年選舉,當美國民眾走上街頭為胡佛當選總統進行慶祝時,各地的股市也像是坐上了火箭,升得很高。這次當選讓人們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住了恐慌心理,對於大牛市更加有信心,股民們的新期待就是“再繁榮4年”!
  
在胡佛擔任總統的第一天,各地股市又出現了暴漲行情,一些領漲股甚至攀升了5美元至15美元,那一天的成交量大約有400萬股。而年初時,股市預測家還認為日交易量500萬股不可能。可是現在,日交易量500萬股幾乎成了家常便飯。到了11月23日那天,股市交易量竟然達到了700萬股,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蒙哥馬利·沃德公司的股價也從春季的200美元漲至439美元,銅業、航空公司的股價也越來越高。對於股市的高回報率,美國民眾都很有信心,他們大膽地貸款,把貸來的錢都放入股市當中,雖然這種活期貸款利率高至8%到9%,可是人們根本不在乎。

糾結的美聯儲
  
好景不長,剛剛進入12月,股市就像中了邪,股價開始全面暴跌,很多股票下跌幅度比6月份還要大,但之後又開始回升了。但是美聯儲官員越來越坐立不安。他們意識到,膨脹的投機活動使得越來越多的國家剩余資金流向股市,同時,信用膨脹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於是,美聯儲再次提高了貼現率。但這種做法並未讓投資熱降溫,貼現率達5%以上,投資熱不退反升,讓美聯儲陷入兩難境地,因為急需上調貼現率,股市可能受到巨大沖擊,而且這一措施雖然能夠打擊投機活動,但同時也拖累那些正常經營的企業,甚至導致整個國家經濟停滯。而且,讓美聯儲更加擔憂的是,黃金此時在美國大量聚集,給全球貿易帶來了不良影響。另外,政府也得通過貸款來募集資金,如果貼現率不斷上升,將使得政府要為此支付更高的利率。在美聯儲眼里,此時的股市狂熱也許只有美國遭遇一場巨大災難時才能降溫。
  
美聯儲始終不甘心一直這樣被股市牽著鼻子走,他們聚集了全國許多經濟學家想出了一個有創意的方法,那就是“釜底抽薪”:禁止美聯儲會員銀行把聯邦儲備的銀行資金放貸給證券經紀人。1929年2月2日,美聯儲發布了這條禁令。兩周後又追加一份通知說,“要盡可能阻止各家銀行的聯邦儲備資金以有價證券的形式流入投機者手中。”與此同時,美聯儲逐漸降低公開市場上那些自由出售的各種有價證券的數量,希望能夠不再上調貼現率。
  
事實上,美聯儲通過截斷資金的方式起了作用。股市一夜之間哀鴻遍野,而美聯儲乘勝追擊,把活期貸款利率再次上浮。到3月下旬,股市投機熱終於被控制住,可是資金短缺問題開始凸現出來,因為,美聯儲的新政使得活期貸款利率不斷上升,從12%、15%、17%還沒有停止,3月26日,甚至達到了20%!這個利率是戰後10年來活期利率最高的時候。而當天,股市交易量高達825萬股,創造了1928年11月以來最高紀錄。那些中小股民的郵箱被催繳保證金的信件塞得滿滿的,此時,一些人甚至有感,大牛市終於走到了盡頭。
  
雖然小股民絕望了,但是銀行家們不願意坐以待斃,對於美聯儲的新政,他們看法不一。3月26日下午,他們齊聚一堂,商量怎樣挽救岌岌可危的股市。花旗銀行行長查爾斯·米切爾當天對外宣布,該行會撥出2000萬美元提供給人們做借貸之用,其中500萬活期貸款利率只有15%,另有500萬利率為16%,其余最高利率不會超過20%。正是花旗的這一舉措,讓民眾情緒穩定下來,也給了美聯儲一記耳光。
  
股市再次一點點回升了,美聯儲官員也終於明白:美國民眾對於股市的信心並沒有喪失,也就是說,大牛市還氣數未盡,可能只有真的出現一場大災難,才能讓大牛市徹底冷下來。接下來的幾個月,股市起伏不定,到6月份時,股價再度上漲,標誌著美聯儲新政徹底失敗。
  
到了1929年9月,大牛市終於達到了頂點,這時胡佛進駐白宮也已6個月,他簽署了一系列法令:成立了維克山姆委員,對禁酒令嚴格執行;還成立了一個農產品市場法案,防止過剩現象等。而這時的股票大廳里,道瓊斯指數在9月3日這天達到了頂點,但很多人並不清楚這一事實,他們仍然期待著股價會繼續上漲。終於到了10月24日,也就是黑色星期四,這一天的交易大戶主要是肯尼科特銅業和通用汽車公司,他們分別達到了2萬股,拋售股票的人從早上11點就不斷湧入交易所,恐慌持續蔓延,大崩盤正式到來。
1927 1929 美國 藍籌股 藍籌 大牛 歷史 回放 現在 一樣 金石 天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881

1929 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j5t.html

有朋友留言說,這個哈佛經濟學會不存在,後人偽作,我沒有考證,就不做修改了。

哈佛經濟學會:
  1、1929年11月,本次衰退,無論是股市還是經濟,都不是經濟崩潰的先兆;
  2、12月,我們預計明年春天經濟會得到恢複,而且在秋天會得到進一步改善;
  3、1930年1月,有跡象表明本次衰退最嚴重的階段已經過去了;
  4、3月,根據過去的收縮期來判斷,制造業現在肯定已經處於恢複之中;
  5、3月,前景依然有利;
  6、4月,春季複蘇到5月和6月應該會明確無誤;
  7、5月,這個月或下個月,經濟將進一步好轉,並且在第3季度或年底強勁恢複到大大好於正常的水平;
  8、6月,盡管經濟在恢複過程中出現一定的反複,但很快就會有所改善;
  9、7月,意外的因素推遲了複蘇的到來,不過有跡象表明立刻就會出現持續好轉;
  10、8月,本次蕭條差不多氣數已盡;
  11、11月,我們現在已經接近蕭條階段的尾聲;
  12、一年後的10月,本次蕭條明顯有可能趨於穩定;
  13、該學會被迫解散.

 

現實:

1929年10月19日美國紐約市場就出現了拋售股票浪潮股價大跌
1929年10月19日,美國紐約市場就出現了拋售股票浪潮,股票價格大幅度下跌。到10月24日,舉國上下謠言四起造成金融不穩,被嚇壞了的投資者命令經紀人拋售股票,導致美國股市崩潰。到這天結束時,已經有11個金融家自殺。

胡佛政府救市1929年10月21日紐約證券交易所開市即遭大筆拋售全天拋售達600多萬股
紐約證券交易所開市即遭大筆拋售,全天拋售量高達600多萬股,以致股市行情自動記錄器到收盤1小時40分後才記錄完最後一筆交易。

美國股市黑色星期一1929年10月24日這一天是股市災難的開始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四
早晨剛剛開市,股價就如決堤之水轟然下泄,人們紛紛脫手股票,全天換手1289.5萬股。紐約數家主要銀行迅速組成“救市基金”,紐約證券交易所總裁理查德·韋尼親自購入股票,希望力挽狂瀾。但大廈將傾,獨木難支。

美國股市黑色星期二1929年10月25日胡佛總統發表文告力圖救市
10月25日,胡佛總統發表文告說:“美國的基本企業,即商品的生產與分配,是立足於健全和繁榮的基礎之上的”,力圖以此刺激新一輪投資。然而,過了一個周末,一切挽救股市的努力都白費了。

美國股市黑色星期二1929年10月29日最黑暗的一天到來了
早晨10點鐘,紐約證券交易所剛剛開市,猛烈的拋單就鋪天蓋地席卷而來,道·瓊斯指數一瀉千里,至此,股價指數已從最高點386點跌至298點,跌幅達22%,《紐約時報》指數下跌41點。當天股市創造了1641萬股成交的歷史最高紀錄。這就是史上最著名的“黑色星期二。

股市連續6次暴跌1929年11月 股市跌勢不止滑至198點跌幅高達48%
翌年,股市憑借殘存的一絲牛氣,在1~3月大幅反彈。並於4月重新登上297點。此後又急轉直下,從1930年5月到1932年11月,股市連續出現了6次暴跌,道·瓊斯指數跌至41點。在這場股災中,數以千計的人跳樓自殺。

 

今天回首翻看當時的資料,令人驚奇的發現:在崩潰之前,整個市場基本一致唱好,從政客到經濟學家,從大券商到小股民。每當市場陷入混亂之時,總有人站出來說“這是牛市”,從瘋牛到慢牛。

 

以上文字均摘自網絡。

 

1929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210

轉載:1927-1929年美國藍籌股大牛市歷史回放 海濱政經述-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myy.html

摘自豆瓣,作者Eric

1927年美國全年的股票市場都在升溫。統計所有的證券經紀人貸出的貸款數據,從年初的28.18億美元上升到年末的35.58億美元,足足增加了7.4億美元。而且1927年12月3日,在紐約股票交易市場里的股票交易量再度創造了歷史新高。持有股票的人群迅速擴大,不管是紐約,還是舊金山這樣繁華的大都市,甚至在平原地區的那些鄉村小鎮,股民也比比皆是,這些股民們晚餐後所談論的,永遠都是一個話題:股票。美國從上到下都在支撐股市往上漲,一旦出現疲軟現象,柯立芝總統和財政部長安德魯·梅隆就會發表講話,適時給股民吃下一顆定心丸。
  和股價一路飆升情況相反的是,1927年下半年的時候,商業活動的情景則是一落千丈,而且那種頹勢簡直難以挽回。就在1928年2月,紐約的慈善協會會長寫了一份報告:“目前的失業率是戰後這段時期最高的,創造了歷史紀錄。”在這樣的情況下,股評家和一些分析人士都開始不斷地向股民發出警告,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也表示:“目前,股票的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狀態,股市正以一種很不理性的狀態下運行著,而且誰也不知道,我們需要花費多大的力氣才能把現在的股市調整到它的正常狀態。”但這樣的警告並未引起重視。
  瘋狂的3月
  1928年3月1日,穆迪再次宣稱:“只有在貨幣變得過剩以後,銀行不得不鼓勵信用擴張,那麽公眾才可能逐漸地改變目前這種熊市的心理狀態。在隨後的3月3日,哈佛經濟協會也分析道,“從2月份的股市行情可以看出,股市交易目前正進入再度調整階段,在股市中期,股價不可避免地要向下滑,但是應該不會造成大幅度的跌落,也不會因此而演變成股市的大蕭條。”
  3月4日這一天,已經是柯立芝總統宣稱“不會參加1928年總統大選”以後的好幾個月了,但是對於他“棄選”的言論人們都有點不大相信。讓市場充滿期待的是,從1921年到1928年,曾經為哈定和柯立芝兩任政府擔任商務部長的胡佛,他的參選,給大牛市也增添了新的狂熱因素。當天,通用汽車的股票開盤價為139.75美元,就在開盤兩小時以後,股價迅速升至144.25美元,這樣的現象說明從前一天收盤以來,凡是購買這個公司股票的股民們就已經獲得了5美元以上的收益。統計3月4日的股票交易量,這一天的總量不超過120萬股,可是通用汽車的股票就幾乎占到了總數的1/3,於是1928年春季的那場投資熱潮也拉開了序幕。
  領漲的是通用汽車的股票,該股每天都會上漲2美元以上,股價紀錄被一天天“刷新”。受到這個股價的影響,其他公司的股價,比如美國鋼鐵公司、美國收音機公司、蒙哥馬利·沃德公司的股價也穩步上升。到了3月9日這一天,通用汽車的股價突然猛漲了9.25美元,這樣的現象讓股評家們無不大跌眼鏡。到了星期六,美國無線的普通股又一次創造了12.75美元的增幅,這個增幅超過了通用汽車公司,很是驚人,最後這只股票以120.5美元的價格收盤。
  這樣的瘋漲,實在令那些一慣小心謹慎的銀行家們和股票預測專家們感到困惑。“到底是怎麽了?當前貿易疲軟、信用膨脹,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居然還會出現如此高的驚人的股價,人們是不是都瘋了?”這是很多人心底的疑問。另一方面,財力雄厚的投機商們不約而同地嘲笑這些專家:“你們真是太保守了!像你們這麽膽小的話,怎麽能夠賺到大錢呢?”這些人以威廉·杜蘭特、阿瑟·卡頓、費雪兄弟以及約翰·拉斯科布為代表,他們不顧股價高企,瘋狂地買進,他們認為現在國民生產停滯的現象只是暫時的,沒過多久經濟就會好轉。所以他們對汽車行業里的通用股價非常看好。
  可是他們還不知道,無線電產業正在一條成熟的道路上越走越順,利潤非常穩定,而且隨著科學的進步,美國無線電公司很有希望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一家無線電公司。汽車和收音機是在戰後10年間才出現的新事物,而就是這兩種產品迅速地走進了千家萬戶,可見這兩個行業的發展有多麽迅速了,所以,投機者最青睞這兩個行業。
  到了此時,股市讓一個人在一夜之間變成百萬富翁的例子越來越多,這樣的誘惑讓大多數美國民眾無法抗拒,誰不想迅速地致富呢?所以,只要股市有上漲的現象,大多數民眾就會立刻買進股票,並且根本不會去研究和預測未來的情況,更加不願意聽預測專家的話。正因為如此,這些投機巨頭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們知道,現在股民們的熱情是不會熄滅的。
  3月12日這一天是星期一,人們一大早拿到報紙就詫異地發現,各家大報的頭版頭條刊登的都是有關股市的報道。而且從這一天的早上開始,股市又瘋狂上漲,其中美國無線電公司股票的開盤價是120.5美元,而收盤價是138.5美元,所有的股票都普遍看漲。臨近收盤的時候,股票交易廳里面的行情顯示器顯示這天的總交易量是387萬股,而實際上真正的交易量更大,因為市場交易比行情顯示器要快6分鐘,而交易所仿佛一下子成了戰場。
  3月13日,美國股民的心情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這天早上,美國無線電公司的開盤價竟然是160美元,甚至比前一天的收盤價還增加了21.5美元,令人非常驚訝。持有美國無線電公司股票的人暗自慶幸自己發了一筆橫財。可是到了上午,股票交易所的官員們發布了一條聲明,當即給股民們潑了一盆冷水。這是一份關於股票交易所官員要調查當前股市中是否存在技術壟斷的聲明,於是,一些股民開始拋售無線電的股票,使得股價跌至140美元,到了下午,從股市上傳來一個新的消息:有一位大戶經紀人由於進行違規操作被清戶,這是個好消息,因此無線電股價回升至155美元,這比前一天還是高出了7.5美元,股民們這時才長長出了一口氣。不過,這一天的交易量實在太大,行情顯示器跟實際交易相比,整整滯後了12分鐘。
  從這一天開始,股市變化時而讓股民們心花怒放,時而又讓他們感到心驚肉跳,3天後,行情顯示器因為交易量巨大而滯後了將近33分鐘,而人們對股票的期望值也逐漸提升,甚至有人還喊出了“達到日交易量500萬股的目標不是一個夢”這樣的口號。
  3月20日,各只股票又開始普遍上漲,其中美國無線電的股票漲了18美元;美國通用股價漲了5美元。到了3月26日,股市的總交易量再次創歷史新高。可是正當人們滿懷期待時,27日,股市又出現一股拋售狂潮,誰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這股拋售狂潮使得通用汽車的股價暴跌。這樣的情況之下,唯有大量地買進才可能遏制股票下跌的勢頭。所以27日這一天,股票市場的總交易量一下子達到了479萬股。
  全民癲狂
  到這時,全美範圍內都掀起了一股投機熱潮,每個人的腦子里都在思考著如何能通過炒股而一夜暴富。這真是一個全民皆股的奇特時代,連那些給金融家開車的司機們,也會豎著耳朵聽後座上他們的雇主們談論有關伯利鋼鐵公司的股票走勢,而不能專心駕駛,因為他可能正好買進了50股。
  這樣的情景持續了好幾周。有幾只股票表現特別優秀,成了人們關註的焦點,後來居上的蒙哥馬利·沃德公司的股票就是其中一只。除此之外,航空公司的股票漲幅也很大,就在5月份的其中一個星期內,萊特航空公司股價上升了34.75美元,至190美元;而柯蒂斯公司的股價上升了35.5美元,至142美元。由於每天都有巨大交易量,紐約證券交易所只得破例多次在周六停盤,只是為了讓那些每天不得不進行超額工作的股票經紀人能夠喘口氣。當然,這些經紀人依舊放貸,其放貸量也有增無減,這樣的突發情況導致了信用膨脹繼續擴大。
  這樣的情形把美聯儲的官員弄糊塗了,因為他們早在2月份,就已經再把貼現率從3.5%上調到了4%,就是為了讓過熱的投資能夠稍稍地降溫,可是他們驚奇地發現,這樣的投資熱潮不僅沒有降下來,反而愈演愈烈,特別是普通個股也瘋狂上漲,簡直太不符合邏輯了,而且違背了經濟學的原理。
  對於調控的失敗,美聯儲官員很不甘心,於是到了5月份,他們再把貼現率上調至4.5%,他們潑出的這盆“涼水”的確讓股市發生了短暫的震蕩,可是很快又開始沸騰了起來。為了遏制瘋狂的股市,美聯儲的官員把1927年全年的政府公債悉數售出,可是不但沒有控制住股市,反而使得政府的公債市場遭到了重挫,這一下美聯儲的官員們真是無計可施了。
  1928年5月下旬,股市一路高歌猛進的勢頭終於有所減緩,預測專家認為這輪牛市也是走到盡頭的時候了。到了6月份,股市再度出現了大幅下跌的現象,金融巨頭賈尼尼所有的意大利銀行股這一次也未能幸免,突然崩盤讓股民蒙受巨大損失。6月11日當天,在舊金山證券交易所,賈尼尼所有的意大利股票直跌了100美元,他控股的另一家銀行所發行的股票也跌了86美元,而美國銀行跌了120美元,至於聯邦安全銀行,下跌了80美元。但是在紐約的那些場外交易市場,由於賈尼尼控股的銀行股票由200美元降到了110美元,導致小股民大量破產,就連賈尼尼本人也站出來說:“現在的股價實在高得離譜了”,希望股民有所警惕。但這樣的建議還是有許多人聽不進去,他們認為這只是暫時的低谷,他們認為,最終估價一定會朝著1000美元的目標大步前進。
  到了6月12日,華爾街又遭遇了一輪拋售潮,所有的股民都瘋狂地填寫著需要出售股票的委托,頃刻之間,股票交易所的交易量就達到了500萬股。行情顯示器也滯後了將近2小時。這股寒流導致美國無線電公司這個曾經突破了200美元的“明星股”也無法幸免,下跌了23.5美元。然而,這次波動並未持續,分析家也再一次看走了眼,因為6月13日,股市又重新漲了起來。就在6月14日,胡佛如願獲得了競選提名,股市也開始轉暖,大多數股價仍然保持在較高的價格,大牛市仍然轟轟烈烈地繼續上演著。
  股市的興旺和經濟好轉的現象讓赫伯特·胡佛對總統競選更加自信,1928年11月6日,他以絕對優勢完勝1928年選舉,當美國民眾走上街頭為胡佛當選總統進行慶祝時,各地的股市也像是坐上了火箭,升得很高。這次當選讓人們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住了恐慌心理,對於大牛市更加有信心,股民們的新期待就是“再繁榮4年”!
  在胡佛擔任總統的第一天,各地股市又出現了暴漲行情,一些領漲股甚至攀升了5美元至15美元,那一天的成交量大約有400萬股。而年初時,股市預測家還認為日交易量500萬股不可能。可是現在,日交易量500萬股幾乎成了家常便飯。到了11月23日那天,股市交易量竟然達到了700萬股,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蒙哥馬利·沃德公司的股價也從春季的200美元漲至439美元,銅業、航空公司的股價也越來越高。對於股市的高回報率,美國民眾都很有信心,他們大膽地貸款,把貸來的錢都放入股市當中,雖然這種活期貸款利率高至8%到9%,可是人們根本不在乎。
  糾結的美聯儲
  好景不長,剛剛進入12月,股市就像中了邪,股價開始全面暴跌,很多股票下跌幅度比6月份還要大,但之後又開始回升了。但是美聯儲官員越來越坐立不安。他們意識到,膨脹的投機活動使得越來越多的國家剩余資金流向股市,同時,信用膨脹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於是,美聯儲再次提高了貼現率。但這種做法並未讓投資熱降溫,貼現率達5%以上,投資熱不退反升,讓美聯儲陷入兩難境地,因為急需上調貼現率,股市可能受到巨大沖擊,而且這一措施雖然能夠打擊投機活動,但同時也拖累那些正常經營的企業,甚至導致整個國家經濟停滯。而且,讓美聯儲更加擔憂的是,黃金此時在美國大量聚集,給全球貿易帶來了不良影響。另外,政府也得通過貸款來募集資金,如果貼現率不斷上升,將使得政府要為此支付更高的利率。在美聯儲眼里,此時的股市狂熱也許只有美國遭遇一場巨大災難時才能降溫。
  美聯儲始終不甘心一直這樣被股市牽著鼻子走,他們聚集了全國許多經濟學家想出了一個有創意的方法,那就是“釜底抽薪”:禁止美聯儲會員銀行把聯邦儲備的銀行資金放貸給證券經紀人。1929年2月2日,美聯儲發布了這條禁令。兩周後又追加一份通知說,“要盡可能阻止各家銀行的聯邦儲備資金以有價證券的形式流入投機者手中。”與此同時,美聯儲逐漸降低公開市場上那些自由出售的各種有價證券的數量,希望能夠不再上調貼現率。
  事實上,美聯儲通過截斷資金的方式起了作用。股市一夜之間哀鴻遍野,而美聯儲乘勝追擊,把活期貸款利率再次上浮。到3月下旬,股市投機熱終於被控制住,可是資金短缺問題開始凸現出來,因為,美聯儲的新政使得活期貸款利率不斷上升,從12%、15%、17%還沒有停止,3月26日,甚至達到了20%!這個利率是戰後10年來活期利率最高的時候。而當天,股市交易量高達825萬股,創造了1928年11月以來最高紀錄。那些中小股民的郵箱被催繳保證金的信件塞得滿滿的,此時,一些人甚至有感,大牛市終於走到了盡頭。
  雖然小股民絕望了,但是銀行家們不願意坐以待斃,對於美聯儲的新政,他們看法不一。3月26日下午,他們齊聚一堂,商量怎樣挽救岌岌可危的股市。花旗銀行行長查爾斯·米切爾當天對外宣布,該行會撥出2000萬美元提供給人們做借貸之用,其中500萬活期貸款利率只有15%,另有500萬利率為16%,其余最高利率不會超過20%。正是花旗的這一舉措,讓民眾情緒穩定下來,也給了美聯儲一記耳光。
  股市再次一點點回升了,美聯儲官員也終於明白:美國民眾對於股市的信心並沒有喪失,也就是說,大牛市還氣數未盡,可能只有真的出現一場大災難,才能讓大牛市徹底冷下來。接下來的幾個月,股市起伏不定,到6月份時,股價再度上漲,標誌著美聯儲新政徹底失敗。
  到了1929年9月,大牛市終於達到了頂點,這時胡佛進駐白宮也已6個月,他簽署了一系列法令:成立了維克山姆委員,對禁酒令嚴格執行;還成立了一個農產品市場法案,防止過剩現象等。而這時的股票大廳里,道瓊斯指數在9月3日這天達到了頂點,但很多人並不清楚這一事實,他們仍然期待著股價會繼續上漲。終於到了10月24日,也就是黑色星期四,這一天的交易大戶主要是肯尼科特銅業和通用汽車公司,他們分別達到了2萬股,拋售股票的人從早上11點就不斷湧入交易所,恐慌持續蔓延,大崩盤正式到來。
轉載 1927 1929 美國 藍籌股 藍籌 大牛 歷史 回放 海濱 政經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494

「炮手」謝國忠:中國經濟 似1929美國大蕭條序幕

1 : GS(14)@2016-07-11 23:34:26

【明報專訊】“ 恒指上周一上升264點後沽壓湧現,全周下跌230點,今期封面故事專訪具分量的專家為讀者分析後市。曾準確預測中國股巿大跌、被內地傳媒稱為「炮手」的獨立經濟師謝國忠認為,中國政府過去多年大印銀紙所造成的資產泡沫正在爆破,擔心重現美國1929年後大蕭條的景况。另外,雖然美國經濟前景較中國佳,惟富蘭克林鄧普頓副總裁Jonathan Curtis認為,美股目前估值偏高,故旗下基金早在上月英國脫歐前已增持現金,準備在下半年的波動市中低吸優質股。 ”

先後於2007及2011年準確預測中資股大調整的獨立經濟師謝國忠,近年一直是中國經濟的大淡友。他接受《Money Monday》專訪時,提到其最新觀點——熊霸天下。他認為,隨着資金不斷從中國流走,過去由貨幣氾濫造成的資產泡沫正在爆破,中國股市、匯市及樓市將會相繼大跌。相比之下,美國經濟於2008年金融海嘯後經歷多年去槓桿,目前已經相對安全,他建議可持有美元避險。明報記者 葉創成

謝國忠認為,目前中國的經濟軌道與1929年美國股災引發大蕭條時相似,便是經歷多年的寬鬆貨幣政策令信貸氾濫後,市場曾廣泛預期資產價格會只升不跌,引致投機炒賣猖獗,惟最終結果是股、匯、樓等資產泡沫先後爆破,並且迎來持續長達10年的經濟不景氣。

根據彭博數據,內地廣義貨幣供應(M2)由2008年底的4.75萬億美元,增至去年底逾13.9萬億美元,累積升幅近兩倍,惟期內GDP累計增長只有1.38倍,可見信貸膨脹速度遠高於GDP增長速度,故謝國忠的分析有數據支持。

更令人擔心的是,在經濟增長面對放緩壓力的情况下,內地人民銀行今年初又再大規模放水,1月人民幣新增貸款及社會融資規模分別達2.51萬億及3.43萬億元人民幣(見圖),同為月度歷史新高,在2月略為收緊後,3月又再大規模放水,影響所及,首季人民幣新增貸款及社會融資總額分別達4.61萬億元及6.59萬億元人民幣,同創季度歷史新高,期內M2按年增長高達13.5%。由於內地GDP首季只有6.7%增長,故信貸膨脹速度遠高於GDP增長速度的趨勢,在今年首季不單未有改善,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迹象。

貨幣供應增速快過GDP 醞釀危機

雖然4月及5月人民幣新增貸款分別為5560億及9860億元人民幣,社會融資總量更連續兩個月按月下跌,分別只有7510億元及6600億元人民幣,惟市場估計人行在6月已再加強放水力度,繼續靠「印銀紙」支撐經濟增長。國家統計局將於本周公布第二季GDP及M2數據,讀者可以留意。

謝國忠分析,中國信貸氾濫的情况並非始於金融海嘯後,而是源於計劃經濟問題,亦為經濟埋下計時炸彈,「早年中央將GDP增長目標定為『保八』,其後又制訂2010至2020年GDP『翻一番』的目標,所以近年一定要把GDP增長保持在6.5%或以上。只要有這些政策目標,貨幣政策就要圍繞着這目標制定。」

信貸氾濫導致的結果是資產泡沫,謝國忠認為,經過多年急升後,內地股市、樓市及人民幣匯價均處於不合理的偏高水平。雖然理論上在資產泡沫爆破前可以愈吹愈大,惟轉捩點於2014年下半年開始——內地出現走資潮。中國外匯儲備於2014年6月由歷史高位4萬億美元回落,至上月減少至約3.2萬億美元,反映期內從中國流走的資金高達8000億美元,「箇中原因主要是海外熱錢將部分投資出售變現後,由人民幣兌回美元撤離;部分跨國企業則在出售投資項目後匯錢離開,而內地企業償還美元債務金額高達3000億美元;另一部分是個人基於移民或其他原因把錢轉出國外」。

資金持續外流 致泡沫爆破

根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上周公布,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一年內,中國買家斥資273億美元買入29,195套美國物業,連續4年成為購買美國物業的外國投資者之冠。中國人期內在美國購買物業的中位數為54.2萬美元,較期內當地物業中位數22.3萬美元高逾1倍,反映中國購買力來自精英階級,以吸納豪宅為主。

謝國忠預測,資金從中國持續外流的趨勢將會持續,故不論股市、樓市及人民幣匯價都無可避免地出現大調整,「所有資產都是連在一起的,危機很難避免。因為是中國政府先把泡沫搞大,就會有危機」。與美國1929年股市大跌揭開序幕的經濟大蕭條比較,他認為,中國政府目前不斷在操縱市場,令調整期更漫長,「在中國這個地方,很多東西是可以由政府操控的,例如經濟數據是可以操控的,國有企業破產與否也是由政府說了算」。

政府無力托市時 A股始見底

股市向來是對經濟前景最敏感的探熱針,上證指數於去年6月12日於5178點見頂後,反覆尋底,今年1月27日最低報2638點,近月略為反彈,上周收報2988點,從高位大跌42.3%。謝國忠將目前內地A股走勢,與美國1929年股市泡沫爆破後的情况相提並論,當時道指由1929年9月30日的高位381點,持續下跌近3年後,於1932年7月8日最低報42點始見底,跌幅高達89%(見圖);雖然該指數跟着數年反覆回升,惟至1938年底僅收報154點,經歷迷失10年,這次股災亦標誌着美國及全球廣泛地區在上世紀30年代出現持久的大蕭條。

雖然內地A股過去5個多月略為反彈,惟謝國忠認為這是政府托市所造成的假象,估計升勢無以為繼,「股市最近上漲只是政府用自己的錢在買(股票),等這筆資金用完之後,股價在未來一兩年應該還是要跌下去的。股市最後見底,是等政府沒再去托的時候就真正見底。」

指脫歐成全球焦點 人幣趁機加快貶值

去年6月A股泡沫爆破後,不足兩個月後出現人民幣貶值浪潮。人民銀行於去年8月11日突然就人民幣進行匯改,單日調低中間價1136點子或1.8%,扭轉市場此前對人民幣只升不跌的預期,過去11個月人民幣持續受壓,中間價上周收報6.6853點,期內兌美元貶值幅度高達8.5%。

自從英國於6月24日宣布公投脫歐的結果以來,人民幣中間價至今貶值1.6%,跌勢有加快跡象。謝國忠分析,人幣貶值是中國政府支持的,而且會繼續貶值,「過去兩星期全球焦點在英國脫歐,而並非在人民幣之上,人民幣即使貶值大家也沒注意。我覺得中國政府判斷這是人民幣貶值的好機會,選擇在此段時間把人民幣加快貶值」。

過去一年內地股市及人民幣匯價先後失守,惟期內一線城市樓價仍然堅挺,深圳、上海及北京住宅樓價均錄得可觀升幅。市場普遍認為,內地物業主要由當地居民持有,在政策支持下,樓價仍然易升難跌,惟謝國忠對此觀點並不認同,「每次大家都在找理由,希望支持泡沫延續下去。但現實是要『物有所值』,不值錢的東西到最後也是不值錢,不會因為它是由本地或外國人持有,便有不同的結果。」

美經濟風險低 美元相對安全

假如中國資產泡沫一如他所料正在爆破,投資者應如何部署呢?謝國忠表示,美國經歷2008年金融海嘯後,基本奉行去槓桿化措施,故過去8年美國整體(包括政府、企業及個人)債務基本上沒有顯著上升,故美國經濟出現系統性風險機會不大,美元亦是相對安全的資產,「任何貨幣出現問題,都是因為債務過多引起,所以目前持有美元相對安全;換另一個角度來看,過去兩年美元匯價處於上升階段,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封面故事]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072&issue=20160711
炮手 謝國 國忠 中國 經濟 1929 美國 大蕭條 序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17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