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金屬資源(1636)利用: 俞建秋的翻身之術

關於這隻所謂環保股,我是對他盈利過份依賴政府補貼有些憂慮,但對這位創辦人俞建秋更加憂慮。

這家公司的前身,為美國上市的古杉能源,前身為在2001年、位於綿陽三台縣成立四川古杉油脂化學有限公司,創辦人以造假數聞名天下的福建福清市人俞建秋,在2007年12月,成功以9.6美元發行1,800萬股,成功集資1.734億美元,他身家當時達到30億元。


圖中為俞建秋

公司主要是以地溝油加工成生物柴油為主,上市前業績表現良好,營業額及盈利連年增長,純利率接近40%,現金接近3億,無銀行債務,符合福清市報表的風格。但是在2008年9月,每日經濟新聞揭露公司以空貨車運油、以及購油成本低出市場40%的情況,有虛增業績的嫌疑,公司不能澄清情況,最後業績開始變臉,並連年虧損,公司股價大跌,公司亦一度進入低價停牌警示,最後ADR 10合1,並購入現時上市的廢銅料加工業務。

至於公司把現金虧光後,在2012年最後以每ADR 1.65元私有化,所花的資金只是2,100萬美元,大約1.6億港元。在私有化成功後,生物柴油業務因污染關係完全停產,銅業業務則透過多項收購打通上下游,愈做愈大,現在一上市,市值已經達到20.98億至25.17億,集資約4.8億至5.8億,短短2年間,一個接近一文不名的生物柴油業務,頓即變成環保及電訊概念的公司,可見福清人的造數和包裝技巧真是驚人,但是敬請大家小心小心了,但亦可以知道世上人的記憶真是短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122

中國金屬資源利用(1636): 面價和底價

前文已有提及他們的過往實在是有做假的歷史,當然現在我們亦不可相信他們的業績。

上市第一年,毛利已開始走樣,但靠著一大堆當地政府的補貼增加的支持,業績尚能維持。但去年上半年開始,公司稱中國經濟增長放緩,銅產品需求下降,銷量減少,發出盈警。不久,又稱增值稅減少,又影響盈利,在前天,公司發出盈警,稱公司會虧損

這此外,俞先生亦陸續透過發行新股等方式對部分國企取得部分資金,列之如下:

(1) 2015年3月27日,公司向華融發行2億人民幣可換股債券,換股價1.4元,可換得180,519,643股,同時把手上的3.62億股作為抵押。實際上可以當作是俞老闆以2億人民幣把約5.42億股的所有權出售予華融,實際成本約每股43.68仙。

(2) 2015年6月16日,公司和四川長虹訂立年度銷售合同,稱公司每月會向四川長虹供應不少於6,500萬人民幣產品,全年則不少於8.4億人民幣,至於四川長虹則提供1億人民幣的預付款,不久俞老闆則提供1.47億股作為保證會退回1億人民幣預付款的抵押品,即四川長虹取得的抵押品成本為80.61仙,較上一次高36.33仙或4.55%。

(3) 2016年1月22日,公司和冀中宏遠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簽訂認購協議,以每股2.41元認購73,250,735股新股,合計約1.76億,同時俞老闆同時轉讓82,790,366股予該公司。同時,俞老闆同意冀中宏遠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有保證回報,不足回報者則需要補償。同時冀中宏遠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可以透過受託人以設立信託或資產管理計劃買入該等股份,相等於冀中宏遠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可以利用其他方式出資以購入該等股份,或者可以空手套白狼。如果假設俞老闆這批股份也是免成本轉讓的,相等於每股成本為1.131元,較第一次高69.43仙或158.92%,亦較第二次高30.70仙或40.31%。

至於冀中宏遠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背景如下:
      冀中宏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中宏远”),是经国家工商总局核名、登记于上海市工商局宝山区分局的大型贸易公司。公司经营范围为金属材料及制品、矿产品及制品等的批发与进出口,目前以有色金属、石油与化工产品等大宗商品贸易为主营业务。
      冀中宏远由国有独资公司冀中能源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际物流集团”)与上海大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大钰”)共同出资设立,其中国际物流集团持股51%,上海大钰持股49%,其属于国有控股企业。
      冀中宏远之控股股东——国际物流集团,是河北省国资委直属特大型能源企业冀中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一级全资子公司,为国家AAAAA级物流企业。由于冀中宏远的国有控股企业身份,所以,公司在成立之初即建立了科学、完善的现代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其完全依照国家法律和市场规律进行经营管理。
      冀中宏远另一股东——上海大钰,是一家上海大型国际化贸易公司,开展大宗商品贸易多年,积累了大量国内外客户资源、专业人才和丰富的行业经验,已拥有广阔的国内外市场。
      冀中宏远自成立以来,由于其国有控股企业身份,国际物流集团的大力支持,以及上海大钰广阔的市场与成熟业务团队的不懈努力,其各项业务的开展均十分顺利,业绩持续、快速攀升。

這3次取得的資金合計約5億,其中大股東已經用收購等方式陸續取走約2億,列之如下。
(1) 2015年4月22日,公司向關連人士即俞老闆的女兒購入四川省保和富山再生資源開發有限公司的30%股權,作價約1.35億人民幣。


(2) 2015年8月5日2015年12月31日,又向俞老闆的女兒們購入綿陽鑫環鋁業有限公司並需進行增資,合計作價2,960萬人民幣。

從以上之事件看見,筆者相信,這公司之後會進行一場大收購或者進行一些突如其來的大開支,把剩餘的約3億都洗走,從而把這家公司變成切切實實的印鈔機,如果不夠錢,會再用之前的方式來繼續換入資金,至於如果玩,筆者就等看表演了。

至在這些老闆看來,股票已經變成一個對數轉錢的遊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23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