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鴻海郭台銘長子 虎父王子 郭守正揭祕(072-081)

2014-10-27  TWM
 
 

 

鴻海四兆帝國的接班大業即將啟動?

過去被外界認定是浸淫文創、不想接班的郭台銘長子郭守正,首度對外告白:「我要爭取接班!」一句話顛覆了外界原本的想像。

在父親巨大身影下,《今周刊》首度揭開他的神祕面紗,這位首富之子,行事作風平民,他常搭捷運,一件POLO衫穿了多年,一只公事包拎到泛黃起毛,還捨不得丟。

這位昔日的文青,能否成為鴻海帝國接班人?

撰文‧劉俞青、梁任瑋

研究員‧黃家慧

如果在台北捷運車上,看到一位身高一八三公分、長相酷似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年輕人,手上拎著一只泛舊的公事包,和朋友有說有笑地一起搭車,別懷疑,他是郭台銘的兒子郭守正。

沒有錯!這位將來最有可能承接父親鴻海帝國的首富之子,就和你我一樣,穿著尋常的POLO衫,偶爾也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上下班。

在父親召喚下,郭守正決定扛下重責大任,將鴻海重返3C零售通路的指標案──「台北資訊園區」這個案子做好。他的第一張成績單,是他取得父親肯定的重要關鍵,也是他未來能否接班的關鍵一役。

入秋的十月中旬,外頭陽光還是很熾熱,台北市新生南路上的「台北資訊園區」(外界稱「台北秋葉原」,郭守正定位為「三創生活園區」)大樓前,一輛大型吊車在陽光直射下,正吊起一落落的鋼架;走進大樓裡,每個櫃位上,各個小型裝潢工程也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一切的趕工,只為了十二月底、耶誕節前將開始的試營運。

「這裡還要裝上LED燈、那邊要裝觸控儀板……」一樓賣場裡最大的櫃位是「中華電信」,負責裝修的設計公司人員在現場指揮,工人正不斷把許多IC板搬進來。

「Jeff天天在這裡盯場,他盯很緊。」一位現場的工作人員表示。

員工口中的「Jeff」不是別人,就是郭守正。他不只親自在現場盯進度,而且是從賣場的定位規畫、招商、到最後的營運,全心投入,甚至在大樓還沒有完工前,他索性就在旁邊租了一間臨時辦公室,當作他的臨時調度中心,員工跑進跑出也比較方便。

「我們確實都在這邊全面趕工。」鴻海公關室主任朱文敏證實。團隊全面待命,不敢稍有閃失,也反映出郭守正心中的焦慮與在乎,因為這是他返回鴻海集團的第一役,這一仗,全部的人都睜大眼睛等著看。

「台北資訊園區」是二○一○年六月,鴻海集團旗下的三創數位公司與台北市府正式簽約的BOT案,總投資金額為三十八億元,由三創數位取得五十年的營運權。

他,回鴻海擔任要職這個「特助」不一樣 可以代表鴻海簽約、致詞原本三創數位董事長是由賽博數碼董事長張瑞麟擔任,而郭守正則是在一二年下半年,悄悄回到鴻海集團,並且在父親郭台銘欽點、郭守正自己極力爭取下,決定從鴻海失敗過多次的「通路賣場」出發。父親的安排,無非是希望給郭守正多一點揮灑空間。

花了三、四個月的時間,郭守正與前董事長張瑞麟交接,並且在去年一月,「台北資訊園區」上梁典禮上,郭守正首度以三創數位董事長頭銜現身,外界認定,這是他回到鴻海體系、準備接班的第一步。這一年他三十七歲,距離他回來台灣,已經整整九年。

「在我心中,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我一直都在鴻海。」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他首度澄清。

今年三十八歲的郭守正,讀到國中時在郭台銘安排下,赴美念書,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念工業工程管理學系。○四年回國,與在美國念書結識的妻子黃子容結婚;回國後,他看準趨勢,選擇在文創領域中創業,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同一時間,這位王子也捲起袖子,在鴻海深圳工廠裡一待就是好幾年,所有「接班」該有的歷練,他一件沒少過。

我們訝異這段從來沒有對外透露過的「基層經歷」,郭守正揮揮手說「這其實沒什麼。」除此之外,郭守正在集團內的頭銜與職務,也越來越浮上枱面,除了擔任三創數位董事長,他同時在集團內擔任「董事長特助」。雖然郭台銘有多位特助,但是郭守正這位「特助」,畢竟不同於其他人。

去年三月,他首度以「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特助」的身分,在北京與樂視網簽約合作,不僅在中國媒體見證下,在合約上親筆簽下自己的名字,更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代表鴻海集團上台致詞。儘管這場簽約活動因為在中國進行,在台灣沒有引起太多媒體注意,卻是郭守正邁向接班之路的里程碑。

差不多就在同一時間,郭守正還提筆寫了一封信,向他過去在文創公司的同仁們告別,信中提到,時候到了,他必須「回去」承擔一些責任;但同時他也再三保證,過去他開設的這些文創相關公司,業務不會縮減,請大家放心。

「郭守正要接班?」這個問題令外界好奇,在鴻海內部,當然更是高度敏感。有人揣測,是否郭台銘已經積極為接班展開布局?其實,連郭台銘自己對外,針對「接班」一事,在不同時間點、不同的心情下,他的說法也都反覆不一。

○八年金融海嘯之前,他曾具體地說:「今年四月一日,我將退居第二線。」到了小女兒妞妞出生,他開心地說,「要一直拚到妞妞出嫁。」而最近,他短短時間內又反覆兩次,一次說「自己很快要退休了,要交棒給年輕人。」一次又說「不會很快退休。」郭台銘究竟要何時退休?要如何退休?答案至今仍只有「他」自己心底最清楚,他嘴裡的說法也許不一,但「作法」或許透露了些許端倪。

過去八年,郭守正是快樂的文創人,他優游在自己文創的世界裡,成立「藝墨文創管理集團」,旗下有電影發行公司、出版社、動畫公司,也做電視製作,也確實闖出一些成績,例如他出資拍攝的電影《奇蹟的夏天》,就曾經得過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但也賠掉不少錢,燒掉許多資源;得失之間,有著他對文創的熱情與付出。

但也許是時候到了,也許是父子間的默契,最近兩年,郭守正接班的「事蹟」越來越多,他邁開步伐,一路從遠方一步步走近郭台銘的身邊。

他,得拿出本事服人郭董告誡:「你沒有戰功,我要怎麼給?」除了一肩扛起「三創生活園區」的營運大任、代表鴻海對外簽約之外,內部人士透露,只要和數位內容、通訊相關的業務,包括這次4G的標售,與最近可能重燃希望的中嘉案,郭守正都是專案小組的成員之一,參與研議,然後再向專案負責人、也是亞太電信董事長呂芳敏報告。據一位友人透露,就連鴻海在日本的堺工廠事務,郭守正都有參與,由此可見,郭台銘想讓這位長子多多見習、接受各種磨練的用心。

但在父親的心底,這個每年全球四兆元營收、一二○萬名員工的帝國江山,要交給專業經理人?還是郭守正?郭台銘在內部會議上不只一次說過:「你要有戰功我才能給,你沒有功,我怎麼給?」甚至一急起來,直言:「你這個人啊,怎麼教不會!」屬虎的郭台銘教訓兒子,一句句,或許令人氣餒,但卻是愛之深,責之切,是父親對兒子的殷切企盼。「接班」兩字不說出口,但周邊人都感染了氣氛。

這三、四年來,鴻海集團架構悄悄變化,「邦聯制度」隱然成形。如網路連接事業群切割成立FIT,由鴻海老臣盧松青帶頭負責;電信業務由亞太電信呂芳敏領銜;做PCB的臻鼎、做LED的榮創,都陸續獨立切割。

郭台銘讓各種業務、老幹新枝都各有一片天,未來,鴻海將逐步轉型成為控股公司,讓專業經理人各擁一片天,但集團由控股公司的形式掌控各事業群,郭董如果有一天退休了,是不是會把核心控股公司──「鴻海」留給兒子郭守正負責?答案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他,低調不愛出鋒頭被不認識他的同事當維修工人 也不以為意郭守正,身高一八三公分,他站在那裡,不用開口,活脫就是郭台銘的翻版;但除了外表,他幾乎沒有一處像郭台銘。

「Jeff不快樂!」父親巨大的身影,從來沒有一刻不在郭守正的心底。一位他多年好友直言,從小,郭守正幾乎是在「父親缺席」的環境下長大,郭台銘自己也坦言,鴻海創業前三年,他幾乎每晚都睡在工廠,那時郭守正才兩、三歲,正是啟蒙的年紀,郭守正在母親林淑如一手照顧下長大。

當時家裡經濟還很拮据,這也養成郭守正從小節儉的性格,直到上了小學,郭台銘才買第一間房子。

從這裡也可以理解,為何他會喜歡坐捷運、衣著樸實了。據友人透露,有時和郭守正一起搭捷運,他對一路可以不被認出來,感到小確幸。在朋友眼中,他是溫暖善良的大男孩,只要談到自己喜歡的文創、電影,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他愛看書,更愛電影,信手拈來,可以大聊許多冷門的外國電影。

但多數的時候,他都低調不多話,「缺乏存在感」到幾乎讓人忘了他的存在,曾經有一次,甚至被不認識他的同事,當成來修影印機的工人,他也不在乎,捲起袖子真的換起墨水匣來。

但兩年前開始,這個大男孩的人生,有了明顯的變化。郭守正擱下熱愛的文創,越來越走進爸爸主導的「鴻海帝國」,外界用「接班」、「王子」形容他,在這個以製造業起家,所有成本必須計算到一角、一分的世界,與他過去熟悉的文創領域有著天壤之別。

一開始,郭守正上班,延續過去在文創公司一樣,每天早上穿著大件的POLO衫、過膝的短褲,腳上穿著球鞋,踏進鴻海位在新北市土城總部五樓的「總裁辦公室」,和身邊一群穿著標準襯衫加西裝褲的鴻海高階主管,顯得很不一樣。

如果當天早上有會要開,他在開會前不久才踏進辦公室,開完會就離開辦公室。有時「郭董」臨時要找他,還要叫人打手機問他人在哪裡,這在治軍嚴謹、號令天下的鴻海裡,也讓人有些側目。

但認識郭守正的人都知道,他絕對不是拿喬,或自以為是。這位「小王子」為人客氣溫和,「幾乎沒有看過他發脾氣」,會有這樣和鴻海人截然不同的行事風格,純粹只是還沒適應鴻海文化罷了。

他,歷經陣痛磨合期回答郭董不滿意 要他當四百員工面前「罰站」郭守正當然也察覺這之間的落差,他一度和他的好友、宏碁電腦創辦人施振榮的二兒子施宣麟(目前自行創立運動行銷公司)一起自嘲:「我們是接班失意二人組。」「但無論如何,Jeff心中最在乎的永遠是父親,所以,他回來了。」他過去的合作夥伴在旁觀察說。

好友說,只要爸爸一句肯定,郭守正就會很開心,他的個性單純善良,也不諳商場險惡。所以,即使明知有明顯的落差,但郭守正終究是歸隊了。

歸隊之初,這對父子都經歷一段陣痛磨合期。

有一次,郭台銘在土城總部的大禮堂,召開三、四百人的大型會議,由郭台銘親自主持。郭董開會喜歡點人起來回答問題,如果回答不滿意,就會要人站著開會。那天剛好點中了坐在第一排的郭守正,郭守正立刻起立回答,但答案顯然讓郭董不甚滿意,只見郭台銘不假辭色,按照往例直接說:「你站著!」就這樣,郭守正在好幾百名同仁面前,足足站了二十分鐘。

類似的經歷還不止一次。又有一次,由於鴻海召開重要會議都有專業攝影師全程錄影,而這群攝影師團隊的負責人就是郭守正。偏偏當天會議的攝影師,肩上架著攝影機不拍發言人,而是對著郭台銘猛拍,郭台銘說了兩次,攝影鏡頭還是不動如山,郭董一時火大,又是叫負責人郭守正「去罰站」。

「總裁不是不留情面,他只是要告訴大家,在鴻海,『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Jeff絕對沒有特權。」一位曾經長時間待在郭台銘身邊的人觀察。

他,慢慢學會算成本辦公室租不出去 才知「不是有設計感就值錢」郭董的態度如此,屬下大將當然也「公事公辦」,這是鴻海既有的文化,卻也讓郭守正經歷了震撼教育,其中最重要一堂課,就叫「成本概念」。

例如去年他回歸集團後,包括三創在內所有他負責的公司,都陸續搬回台北內湖鴻海大樓,其中三樓、五樓都是由郭守正的公司向鴻海承租。

但後來由於人員有所調整,因此有部分辦公室的空間剩出來,郭守正就想把這些騰出的空間轉租給在同一棟大樓的亞太電信。由於文創出身的底子,因此這兩層樓的裝潢都比其他樓層顯得較有設計感,郭守正因此認為,可以略微提高一些租金出租。

沒想到,精打細算的亞太電信卻毫不領情,覺得過多的裝潢對營運一點都沒幫助,更不想以較高的租金承租,因此拒絕了郭守正。至今,這些辦公室還是空在那裡,也讓郭守正領教了鴻海嚴控成本的概念另有一次,三創承作台北花博夢想館的部分業務,其中有一部分3D投影設備,需要提供一百台的大電視,當時郭守正請集團內負責該業務的同仁幫忙,對方也承諾沒問題。但不知是彼此認知錯誤還是溝通不良,活動結束後,該部門按照定價,寄來帳單,讓郭守正驚覺,「原來不是贊助,是要給錢的。」幾次下來,郭守正也慢慢學會進入狀況,例如這次的重頭戲──「三創生活園區」,根據參與的人士透露,郭守正學著抓緊成本,原本要用歐洲進口的木架,台灣製的價格只要歐洲進口的三分之一,他開始懂得從善如流,乖乖照辦。

而過去以鴻海人的標準,顯得「有些閒散、不算勤快」的個性,在這次主導負責秋葉原的案子時,也全部消失無蹤,郭守正不僅戰戰兢兢,甚至以前難得見到的焦慮,都寫在臉上。

「這個案子前後不知改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Jeff全力投入。」三創數位的員工透露,郭董私底下對郭守正的殷殷關切,在這個案子中顯露無遺。據透露,郭守正規畫的每個版本,郭台銘不僅親自看過,也都有許多意見,郭守正也都聽進去,並且盡量按照意見改善,力求把案子做到盡善盡美;而父子情深,在籌辦園區的過程中,彼此心中也都有許多感受。

他,越來越進入狀況郭台銘對他要求嚴格 但也會適時幫他一把不過,枱面上,郭董還是郭董,據了解,其中還有一段插曲,去年底,由於「台北資訊園區」的投資金額不斷追加,財務有些緊迫,依鴻海規定,各子公司財務必須各自獨立負責;但按照三創數位的資本、營運計畫,對銀行負債已經到頂,最後不得已,在不得違反鴻海內規的情況下,由財務長「錢媽媽」黃秋蓮跳出來,提出一個權宜之策,就是由母公司鴻海背書保證,才讓銀行點頭願意提高對三創的貸款金額;但這筆追加的負債,還是記在三創的頭上,未來還是要郭守正自己還清,老爸可是不幫忙。

這就是郭家父子,彼此都在乎對方、深愛對方,但在父親建立的龐大帝國底下,一切得照規矩走。按「郭董事長」的規定,只有立下戰功者,才論功行賞;但在「郭爸爸」的心底,多麼想多幫兒子一把、推他一下。而當兒子的,縱使對軍令如山的公司制度再無奈,都得從千里之外歸隊,接下父親的使命。

這對父子繞了一大圈,最後能否心靈交會,時間,會證明一切;這位外表溫和的王子,能否接下虎爸的帝國霸業,五十五萬名股東拭目以待。

郭守正

出生:1976年

現職:三創數位董事長、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鴻海董事長特助學歷: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工業工程管理學系家庭:2004年與妻子黃子容結婚,育有3子1女按「郭董事長」的規定,在鴻海只有立下戰功者,才論功行賞;但在「郭爸爸」的心底,多麼想幫兒子一把。

這對父子在繞了一大圈之後,能否心靈交會,時間會證明一切。

鴻海帝國拓展新業務郭守正進入接班梯隊── 集團目前事業體與負責人

郭台銘

3C零售通路

郭守正

電商通路

蔣浩良

數據中心、雲端計算

吳惠鋒

消費性電子

戴正吳

連接器、零組件

盧松青

平板電腦、電子書

陳振國

富智康、手機

池育陽

總財務長

黃秋蓮

面板

段行建

生技醫療

吳良襄

電信、網通

呂芳銘

PC、NB

簡宜彬

機器人、蘋果產品

徐牧基

虎爸給虎子5大磨練啟動接班之路—— 近期郭守正參與鴻海重要事務

1.打造台北秋葉原

3C通路是鴻海的全新業務,郭台銘欽點郭守正打造高規格賣場、主導招商及開幕後的營運

2.與樂視網合作

代表鴻海與樂視網簽約,目前已與樂視網在中國共同合推超級電視3.搶標4G、入主亞太電信與事業群總經理共同主導參與投標,

並參與買家洽談重要會議

4.接掌永齡慈善基金會、永齡教育基金會鴻海透過永齡基金會從事慈善與教育活動,郭守正將代表郭台銘出席基金會活動

5.收購中嘉

與事業群總經理共同研議收購事宜

整理:梁任瑋

老爸鋪路文青變帝國王儲── 郭守正大事紀

遇見趨勢

投入數位內容

1988年

國中時,在父親安排下,赴美讀書

2001年

與黃子容在好萊塢共同成立獨立製片公司Cherry Sky Films

2004年

返台與黃子容結婚

在父親同意下投入文創,成立首映創意(動畫公司)

2005年

創立山水國際娛樂(電影公司)

2006年

出資拍攝電影《奇蹟的夏天》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

第一個孩子出生

2007年

因為疼愛孩子,成立「故事島」故事屋成立「藝墨文創管理集團」(文創相關公司的母公司)

2008年

和王偉忠等製作人成立「風賦國際娛樂」

積極爭取準備接棒

2011年

7月「台北資訊園區」(三創生活園區)舉辦動土典禮,當時在集團內還沒有正式頭銜的郭守正意外現身

2012年

任「台北資訊園區」總規畫師,向接班之路挺進

2013年

出任鴻海子公司三創數位董事長,接下「三創生活園區」開發營運大任

「三創生活園區」上梁

6月,接永齡基金會董事長

停止多家文創公司營運

2014年/8月

賣掉絕色影城

2014年/12月

「三創生活園區」開幕

集團之外事業也有一片天

── 郭守正夫妻的創業成績公司業務資本額職務首映創意動畫製作4.55億元董事,妻子黃子容擔任監察人藝墨文創管理肖像授權、

品牌推廣2800萬元

山水國際娛樂電影發行8000萬元推守文化圖書雜誌出版7300萬元風賦國際娛樂電視製作600萬元妻子黃子容擔任監察人故事島教育服務3000萬元

整理:黃家慧

何時交棒?郭董隨時有新想法── 郭台銘近年「退休與接班」發言20012008年交棒時,接班人必須有管理年營收500億元的實力,且每年要達到成長30%的目標2003退休後,我要買個小島當島主20082007年尾牙,宣布鴻海下放權力給事業群,讓旗下12位總經理成為接班人2008年是我退而不休的一年我將退居第二線,從此只回答是非題2009除了蔣總(蔣浩良),其他幾位和我一樣,都近退休年齡了股價不回來,我就不退休2010將一直工作到一歲女兒妞妞結婚為止2012我內心有個數字,不達目標不退休2014絕不輕言退休,也不能講要退居二線,不然股票又要跌了;但培養年輕人的方向絕不會改變不久後,我也快退休了,鴻海正在培養年輕人,我已經想好對策了!

鴻海已經在培養年輕人,未來將走向邦聯制,目前已有具體的對策

還不會這麼快退休

整理:黃家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645

父母反對也要衝 美國MBA辭工作賣咖啡(076-081)

2016-05-16  TCW

「妳好,我是《商業周刊》記者,」我遞出名片。

「啊,不好意思,我沒有名片。」高琬婷不好意思的搓著雙手。

身高近一百七十公分的她,彎下腰,蹲在糕點櫃後,將一塊塊她親手做的蛋糕,珍視的放在盤子上,端到我的面前。

「真的要聽姊姊的話,去菲律賓了嗎?」我問。

她並未正面回答,只是笑著反問我,「如果是妳,妳會想去那邊嗎?」

其實,當我走進店裡那一刻,已經知道答案。

這是平日下午,從咖啡廳一樓的吧台望出去,前方正好是一座公園,大片草坪上,孩童追逐,老人做體操,上班族悠哉走進店裡。五十坪大空間裡,坐著的大多是學生,閒聊的中年婦女,點一杯六十元的拿鐵,就擁有一下午的自在。

每個角落都有店主人的小巧思,站立的看板上頭畫著幾隻貓,收銀台前的小立牌用法文寫著Bon Appetit(用餐愉快),身後的展示架上,七彩繽紛的手工糖霜餅乾,是小朋友最喜歡的甜點。

「這是我最不聽話的一次」

乖乖女開咖啡廳,全家人跳腳反對

「這我有信心,做得比別人都還好吃,」這塊起司蛋糕,是她得意的代表作,為了找出最完美的口味,反覆嘗試十幾種不同的食材比例,花了快兩個月,才研發完成,還有人穿著廚師服,騎摩托車直接到她店裡來看是怎麼做的。

她開在台中的咖啡廳坐落於住宅區,不像二十七歲時,在紐約看到的蛋糕店那麼時尚、氣派,但卻是一個年輕女孩逐夢的小天地。

開咖啡廳,是台灣年輕人創業首選之一。根據財政部統計,二〇一四年,全台咖啡廳超過二千一百家,和二〇〇八年相比,成長逾四成。但年輕人嚮往的小確幸,看在締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四、五年級生眼裡,卻少了點企圖心。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的一番話,批評年輕人以開咖啡廳為滿足,很不可思議,「應該以世界為創業的舞台,不可以有島國思維。」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也呼籲:「我們不能只有小確幸,也必須要有大志氣。」

主流媒體形塑下的小確幸,似乎與逃避、退縮、失敗畫上等號;企業大咖的批評,更引發社會對成功價值觀的論戰。

但自認屬於小確幸的高琬婷,卻跟刻板印象不太一樣。她開咖啡廳不是為了逃避,而是心底深藏已久的夢想。

她排行老三,如今四個小孩中,只剩下她留在台灣,姊姊高子甯和哥哥都在菲律賓,妹妹在美國工作。她從小聽話,唯一一次叛逆,就是前年八月離家,和男友到台中開咖啡廳,「這是我從小到大最不聽話的一次。」

當我們問起高子甯,怎麼看待妹妹遲來的叛逆?她回答很直接:「我們家沒有人支持她,不會經過她的店,也不會想去。」

「想學糕點,不需要大學畢業,也不需要家裡栽培妳念到MBA,做糕點高中畢業就可以了,」「妳賣一杯咖啡六十塊,每天是要賣幾杯,才可以賺多少錢,」姊姊認為開咖啡廳,是投資報酬率極低的選擇,無法接受妹妹如此天真。

家人期待的劇本

留美回國,進上市公司捧金飯碗

和姊姊一樣,高琬婷也很國際化,從大學擔任英文社社長,畢業後赴美取得德州農工大學康莫士分校企管碩士,返台後到日月光上班,擔任公關專員,每月加獎金領約五萬元,負責接待海外客戶,住家裡的她,工作三年多存下近一百五十萬,比起許多年輕人手頭寬裕。

即便不像姊姊事業成功,但遞出上市公司名片那一刻,父母神情還是挺驕傲的。

就在一切按照規畫,到大企業上班,努力表現爭取升遷時,她卻聽內心總有個聲音,「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她想起小時候跟在媽媽身邊一起做糕點的時光。

曾經,高母也熱中學做糕點,當時才國中的她,跟在一旁忙進忙出,從烤箱端出一盤盤餅乾,分給全家人吃。她清楚記得,那種從揉麵團開始,靜靜的看著它在爐子裡長大,半天後才盼到出爐的成就慼。

高中時,她會買食譜偷偷研究,大學時,自己跑去學爵士鋼琴、學編曲,常常一彈就是一個晚上,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偶爾上台表演,感受到自己的才藝,也能帶給別人快樂。

「我好喜歡弄這些有的沒的,可能沒辦法為我帶來財富,可是我覺得內心很快樂,我可以把它做得很好。」她拿著剛學會、才做好的餅乾,笑著對我說。

擺脫換名片的生活

薪水砍半,反而過得更快活

因此,她萌生辭職念頭,上班時省吃儉用,心想:「存一筆錢,就可以進入我要的軌道。」

決定離職前,她報考加拿大的藍帶廚藝學院,備妥報名資料,健康檢查也做了,沒想到,全家人都反對。

「那只是個訓練的學校,不拿文憑,那妳高中就可以去啦,這些年在幹嘛,大學四年,出國兩年,不是都浪費掉嗎?除非妳像吳寶春一樣比賽得獎,不然妳做糕點要幹嘛?」滿腔的熱情,被家人狠狠澆了一桶冰水。

出國練廚藝的路行不通,她決心把當年在紐約看到的蛋糕店,付諸實現,辭職和男友到台中創業,一個人主攻咖啡,一個負責糕點,還成立蛋糕品牌Chense Mia,透過臉書接訂單。

一開始,她怕家人反對,不敢透露拿出五十多萬元存款投入開店,雖然她是咖啡廳三位股東之一,每個月領三萬元薪水,只比以前的一半多些。

但她很開心,「終於擺脫那種每天交換名片的生活,」她回頭看自己的臉書,發現自己以前很多抱怨,「以前像在動物園裡,被關在籠子裡面,現在是在野生草原,想奔跑就奔跑,想吃草就吃草。」

開幕那天,她在臉書上傳朋友送上的花籃照片,許多朋友幫她打氣。但怎麼盼,每當她從吧台往外探頭,就是盼不到家人走進門的那一天。

大小姐變打雜工

以前逛街花數萬,現在十元也計較

開店前一年,爸爸和姊姊都不願來她的店。高子甯即便收到妹妹傳的訊息,「要不要來台中玩,順便暍咖啡啊?」她也是「已讀不回」,希望以冷處理,讓妹妹知難而退。

唯有媽媽狠不下心,店剛開一個月時,便瞞著她跑去台中一次,雖然當時女兒不在店裡,還是以行動支持,點了杯拿鐵和貝果,深怕貼心的女兒離家工作,累壞了、餓著了。

得不到家人認同,她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再加上,小確幸也面臨考驗,野生動物並非都自由自在,「每天都

追著錢跑,」她坦言。

以前,她是父母的寶貝女兒,一雙手白白淨淨,不用做家事,遑論分攤家計;現在,為了實現夢想,連買一個碗,差十塊錢都得跑四、五家店比價,洗碗、刷廁所樣樣來,泡在水裡的手紅腫凍傷,甚至因為作息不正常,免疫下降,身上長帶狀皰疹。

為了拚事業,姊姊在菲律賓得了氣喘,妹妹在台灣得了皮蛇,雖一個管三百名員工,一個管五位員工,但似乎,爸媽當年白手起家的拚勁,在姊妹身上重演。

每天、每個月,賺或賠,一切擺在眼前,逼得她開始學會精打細算,「現在不像以前,是老闆給妳薪水,是妳要給人家薪水,有時候還要拿自己的薪水去貼人家的薪水。」夢想,並不只有甜蜜,更多的是承擔。

「她開店以後真的變很多,」反對的背後,姊姊對她極為不捨。

高子甯說,過去姊妹上街購物,可以十分鐘花掉好幾萬,妹妹第一次到菲律賓找她,衣服、鞋子、化妝品,一大卡行李箱還裝不下;現在,全家人去歐洲玩十天,她只帶一卡登機箱,把生活縮到最簡單;平時為了省錢,連手機上網都沒辦,保養品也不買了,「我們看了怎麼可能不心疼?」

她千方百計勸妹妹一起到菲律賓,得到的投資報酬率更高。但骨子底,姊妹都有不願為了現實妥協的性格,「只要努力,不至於到窮愁潦倒,沒有生意就去發傳單,拉客人嘛!」高琬婷這麼說。

她和男友開始想突破點。例如,自己研發菜單,到台北學做熱食餐點,報名乙級烘焙考試,每天待在不到兩坪的廚房內,反覆練習每一道考題,六小時內做三十個麵包、五個蛋糕、四個派,用糕點打開客源,加上咖啡品質逐漸穩定,在社區建立口碑,每月營收超過五十萬元,損益兩平。

姊姊送名車,我送蛋糕

父親的認同,盼了一年半才等到

儘管度過財務最艱困的時刻,她最期望看到的客人,還是沒出現。

她選在父親生日前,花了三倍的時間,做了一個果嶺蛋糕,送給愛打高爾夫球的爸爸,上面還有小小的高爾夫球和球桿。

父親還是一句讚美也沒說,但他打開蛋糕那一刻的眼神中,「他很surprise,我終於覺得,心結是可以隨著時間化解的。」

不像姊姊送爸爸百萬名車,她只能送上親手做的果嶺蛋糕。但無論是名車與蛋糕,都是姊妹對爸爸的心意。

我們和高父碰面,問起這果嶺蛋糕,他靦腆的笑說,「老歲仔呷這太甜,呷抹落起啦!(年紀大吃這太甜,吃不下去啦)」當我們走進星巴克,高父凝視著糕點櫃,「阮台中彼個查某囝(我台中的女兒),她做的核桃派是滿好吃的喔。」他有些驕傲的說。

她用各種方法軟化父親的心。終於,父親走進了女兒的店裡。

「為了等這一天,等了好久……。」她永遠記得那一刻。

開店快滿一年半,高父終於來到女兒的店,他看了看,這和他一手建立的泵浦車事業比起來,規模怎麼比也比不上。

看著父親坐在店外,遲遲沒定進去,高琬婷便緩緩走向前,邀請這位最重要、等待最久的貴客,歡迎光臨。

「結果爸爸看了一眼,只說『這裝潢無(不)錯喔』,」她說。父親誇獎的不是咖啡好暍或蛋糕好吃,只淡淡的說了這句,便轉身下樓。台灣典型上一代的父親,不善於直接表達,卻間接表達接受了女兒的選擇。

父母反對變支持

從不肯踏人,到全家在咖啡廳烤肉

這段人生中唯一的叛逆期,她時時刻刻在「自己的夢想」和「家人的期待」這座天平兩端,小心的維持平衡。

去年,她曾想再開第二家咖啡廳,姊姊依舊不贊成,亙百反對。

但其實,「我有準備一筆錢,她如果要開,是可以馬上support她的。」姊姊說,「終究是自己的妹妹啊!」

再多的反對,卻也因為割捨不掉的親情,走向和解。去年中秋節,姊姊號召整個家族十多人,特地從中壢到台中妹妹的咖啡廳裡烤肉,這也是高琬婷開店兩年來,最熱鬧的一晚。

當客人走進店裡,想要全心招待家人的高琬婷說,「不好意思,我們打烊了。」結果全家人都跳起來,直呼沒有打烊,殷勤招待客人入內。這一刻,家人都變成妹妹的行銷部隊。

那夜,愛暍咖啡的姊姊,走進咖啡廳吧台,第一次跟在妹妹身邊,一步步學蒸奶泡、煮咖啡。為了這杯幸福的拿鐵,姊妹倆等了超過一年。

雖然,高子甯仍不放棄勸妹妹到菲律賓,除了酒店,甚至想開公司讓她管理;媽媽也盤點家中資源,動念把家中二樓當成中央廚房,讓妹妹發展糕點自有品牌,採線上訂購,媽媽、爸爸、傭人,全部一起幫忙。

而妹妹為了爭取自立的籌碼,正計畫到法國上餐飲設計課程,精進自己的實力。

這道人生選擇題,仍在兩代、姊妹間,持續角力著;但因為有愛的支持,這兩種不同的選擇,終於有了對話的可能性。

我的小確幸,一點都不傻

「學糕點,不用念叨MBS」、「易貝咖啡60塊,賣幾杯才賺?」面對家人質疑,她說這些「可能沒辦法帶來財富,可是內心快樂。」

我也是白手起家的女老闆

小確幸不等於退縮!比起姊姊的泵浦帝國,高琬婷的王國僅是兩層樓的小店面,但產品創新、成本控管可是樣樣都不少。

撰文者 康育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15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