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台灣要捕到 最後一尾黑鮪魚?

2012-11-05  TCW
 
 

 

台灣討海人是海上成吉思汗,卻曾被國際組織祭出最嚴重制裁。有一百六十艘大型遠洋漁船,在國際組織監督下,從大西洋召回強制拆解,損失超過百億元,留下台灣遠洋漁業史最不堪回首的一頁。

同時,黑鮪魚正快速消失中。十三年前,小琉球船長的基地東港,釣上逾一萬多尾的黑鮪魚,但十三年後的今天,全東港釣起的黑鮪魚剩下四百三十九尾,按此比例算,不出幾年,小琉球船長很有可能釣起太平洋上最後一尾黑鮪魚。

敢面對不堪的過去,才能走向未來。台灣漁民可以用鬥志,走向三大洋征服海上的鮪魚,現在開始,也應努力贏回尊敬。

惡名一:非法「洗魚」,逃避捕撈限制

第一個要徹底檢討的是,非法「洗魚」該停止了。世界各國為了保護受到高度捕撈的鮪魚,有所謂的捕撈限制配額。二○○五年,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ICCAT)就對台灣採取制裁,將大西洋的大目鮪捕撈配額,從一萬四千九百噸減為四千六百噸,並強制減少台灣船隊。

原因是,台灣籍漁船將漁獲搬到別國籍漁船上,使用它國配額,或是在大西洋捕獲的鮪魚,謊稱是在印度洋、太平洋捕獲,「洗」成不同洋區,逃避限制配額的規定。

這是一個非常不光榮的過去,因為台灣在ICCAT的大目鮪魚配額,高居大西洋第三,僅次於日本跟歐盟,有機會成為世界的主導者,卻自甘墮落成破壞者,這是可恥的過去。

但這樣的爭議事件尚未停止,二○○九年,綠色和平組織又在中西太平洋海域,當場觀察到台灣漁船的非法情形。雖沒有被國際組織裁罰,但不守法、超額捕魚的形象很難洗清。

對此,小琉球船長林漢德說,以前老一輩船長認為靠天吃飯,哪需要管什麼配額,所以,今年他們在東港成立鮪延繩釣協會,就是要宣導遵守國際規範,希望漁民釣到就要申報,能捕多少就捕多少。

惡名二:只抓不復育,傷害生態環境

第二是台灣不該只做大規模工業化捕撈,在資源保護與生態復育太少。綠色和平組織就要求,台灣停止大規模工業化捕魚並停用人工集魚器。美式大型圍網船是台灣的另一個主力,由財團經營、基地在前鎮。

綠色和平組織海洋專案主任顏寧指出,這種漁船一次下網就能圍出六十個足球場大小、深度三座摩天輪的高度,一艘一年的捕撈量,足以供給十五萬個台灣人一年食用的海鮮,但台灣船隊不僅用這種大型工業化方式捕魚,還用人工集魚器來提高漁獲量,就是假造魚礁吸引魚群聚集。

但這種方式能提高漁獲,卻可能捕到鮪魚幼魚、海龜、鯊魚、蝠魟等物種,對生態永續造成破壞。美式大型圍網捕魚雖是全球化問題,但台灣應走在前面,努力成為第一個改進者,採更生態永續方式捕魚。

諷刺的是,過去十年,台灣努力方向似乎錯了,顏寧指出,從二○○二到二○一○年農委會的遠洋漁業一百一十六億元預算中,僅不到三%用在可能有助於遠洋漁業資源管理的事情,寧可把錢花在補貼漁船的燃油,花在資源保育上的很少。

惡名三:用破壞性漁法,市場恐淘汰

第三是,台灣應該推動永續漁法,否則將面臨被國際市場淘汰的命運。台灣絕大多數人不關心海鮮是不是永續漁法捕來的。綠色和平組織調查,台灣消費者買海鮮時,關心是不是永續捕撈法的人不到一%。

例如,當台灣北海岸一帶用焚寄網(強烈燈光)捕魚時,對於海洋生態已造成嚴重破壞。顏寧說,受到強光吸引的大魚、小魚浮上水面時,眼睛可能破裂,最後不管有沒有被抓,都是死亡。除此之外,台灣沿岸的底拖漁業,則是直接剷平海底捕魚,也是破壞性的漁法。

遺憾的是,台灣唯一禁止焚寄網的海域就是小琉球所在的屏東縣海域。琉球鄉衛生所主任洪國清說,每個地區傳統漁法不同,不能說禁就禁,問題是政府應輔導業者轉型,不能等小魚沒了,自然就沒大魚。

這不是台灣自身的問題,綠色和平組織指出,去年英國所有超市已承諾未來只採購永續漁法捕撈的鮪魚,今年北美和義大利也將跟進,陸續淘汰破壞性漁法漁業。顏寧說,台灣是世界鮪魚主要供應國,不加緊腳步改變,會被國際市場所淘汰。

而這一天,恐怕會比最後一尾黑鮪魚被釣起的那一天還要早來臨。

【延伸閱讀】美式大型圍網捕撈法,最破壞生態 ——3種鮪魚捕撈法

1.鮪延繩釣釣一次約花2到3小時,除鮪魚也可釣起旗魚、鯊魚

2.美式大型圍網以中小型鮪魚、鰹魚為捕撈目標,有大小魚通吃、過度捕撈爭議

3.鮪鰹竿釣台灣發展最少一般多釣鰹魚或鮪魚

資料來源:農委會、台灣區鮪魚公會整理:呂國禎


臺灣 灣要 要捕 捕到 最後 一尾 尾黑 黑鮪 鮪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643

黑鮪魚13年捕獲量 從1萬尾變200尾

2013-05-27  TCW
 
 

 

一場浩浩蕩蕩的護漁秀後,低迷氣氛此刻卻深深籠罩在東港以及專門捕黑鮪魚的小琉球漁民之間,因為海上的黑鮪魚越來越少,不只今年捕不到兩尾以上黑鮪魚的漁民都得面臨血本無歸的下場,會不會有一天黑鮪魚季將完全落幕,才是大家擔心的事。

鮪魚季,變調一公斤一千四百元,貴到吃不起

回到二○○一年,東港因為黑鮪魚大豐收,辦起了俗稱黑鮪魚季的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當時一公斤黑鮪魚拍賣價才近四百元,漁民從海上釣起大量便宜又好吃黑鮪魚,讓東港成為全台灣知名的觀光景點,來自台灣各地的饕客、觀光客擠得東港水洩不通,黑鮪魚成為東港三寶之一。

但現在,當黑鮪魚每公斤拍賣價創下一千四百元的歷史新高,吃得起的人少了,光是在東港華僑市場叫賣,都是看的人多買的人少,因為一台斤黑鮪魚生魚片三千元、五千元起跳,乏人問津下竟然發生一尾黑鮪魚一星期賣不完的窘境,也因此以黑鮪魚聞名的東港開始出現了不賣黑鮪魚的海鮮餐廳了。

我們的黑鮪魚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了?牠跑到哪裡去了?

農委會漁業署以及舉辦黑鮪魚季的屏東縣政府聲稱黑鮪捕獲量減少係氣候變遷、漁場限縮與作業漁船數量變少所致,甚至推說黑鮪魚因為地球暖化洄游更偏菲律賓,台灣漁船不敢進入菲律賓沿海。

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甚至掩飾問題嚴重性。綠色和平組織舉出北太平洋鮪類及類鮪類國際科學委員會(ISC)發布的評估報告:太平洋黑鮪數量從一九五二年至二○一一年間已減少了九六.四%。

整個一億五千萬平方公里的太平洋上,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許建宗推估,大約還剩下一萬尾成年的黑鮪魚,還比不上台灣一年捕捉量。甚至可以說,這一萬尾不小心讓台灣人全碰上,兩個月內就能全部抓光。

所以,台灣去年僅抓到了七百零七尾黑鮪魚並不異常,學者更認為未來將是一年又一年的持續創新低。

更嚴重的大問題是,台灣釣起的黑鮪魚越來越小了,以往東港常出現五百公斤的龐然大物,因此東港魚市場從人工搬運,改成特別做了吊車來吊這種大型黑鮪魚。當大型吊車吊進場時,整個市場往往為之震撼歡呼。

但這樣的場面不見了,就連三百公斤以上的黑鮪魚都非常少見,現在抓起的多數是一到兩百公斤,許建宗說,「這代表我們抓到的是剛剛『轉大人』的黑鮪魚。」這很嚴重,代表我們等不及黑鮪魚長大到台灣東部海域談戀愛與繁殖,就把牠們給殺了變成生魚片。

專長漁業受氣候變遷衝擊研究的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副教授呂學榮說,黑鮪魚明顯越捕越小,這是族群發生了問題,不是地球暖化的問題。

黑鮪魚,消失懷孕的母魚還沒生,就被吃下肚

台灣在黑鮪魚一生中,剛剛好碰上了牠們的繁殖期,這段期間的黑鮪魚吃得又胖又大,全身都是油脂,是最好吃的黑鮪魚,這是老天給台灣的厚禮,但美味背後也代表著殺戮,因為這群黑鮪魚可能來不及繁衍下一代就被我們釣上船了。

這是台灣必須思考的問題:在經濟利用與海洋資源管理之間取得平衡,該考慮限時、限量、限大小捕撈,甚至還可能要暫停黑鮪魚捕撈,讓黑鮪魚有機會繁衍。

當然族群增加不是台灣一個國家能辦到的,這群黑鮪魚還要面臨一場國際各國的大獵捕與殺戮。因為真正捕黑鮪魚最多的不是台灣,日本捕獲量高達一萬八千公噸、墨西哥在六千到九千公噸之間,韓國則是一千六百公噸,捕獲量都遠超過台灣。

真正可怕的是他們的捕獲的尾數,原來,韓國捕一千六百公噸的黑鮪魚的背後,其實是用大型圍網、拖網捕捉剛剛出生不久的三到四公斤的黑鮪魚,換算下來一年韓國相當於抓了五十多萬尾的黑鮪魚。

黑鮪魚僥倖逃過了日本與韓國的圍捕,又一個月後剩下的黑鮪魚會陸續跨越太平洋,游到另一端的墨西哥、美國加州南部沿岸,墨西哥會用破壞性更強的大型圍網漁船捕捉不到一歲的黑鮪魚,換算下九千公噸,竟然是抓了一百五十萬尾的黑鮪魚。

也就是說,墨西哥一年捕獲的黑鮪魚尾數是台灣去年捕獲尾數的兩千多倍,即便黑鮪魚要到三百公斤以上才是最美味。但這些國家照樣將一尾才三到四公斤的黑鮪魚變成餐桌上的食物,對於黑鮪魚族群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原來,黑鮪魚在太平洋洄游過程中,處處都是可怕的陷阱與殺戮,碰不上一個真正友善的國家。

雖然我們無法限制或一味期盼別人良心大發,但台灣卻像是鴕鳥將頭埋在土裡不願面對真相,還在黑鮪魚捕獲配額上,做了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國際將保育工作交給台灣,台灣可以自我管理黑鮪魚的捕獲量,但政府卻大幅拉高配額,到了根本不可能會超過的數量。

原來,台灣今年自己給自己的配額是六百艘漁船,每艘漁船給黑鮪漁業證明書(CDS)及十張黑鮪標籤(tag),也就是這六百艘每艘共可以從太平洋上捕起六千尾的黑鮪魚。

管制額,離譜今年可以捕六千尾,根本達不到

呂學榮說,訂了這麼高的配額,到目前跟實際捕獲量只有一百一十九尾相比,六千尾變成遙不可及的目標,捕獲量與配額這麼大的落差,代表這樣的配額管理毫無意義,根本不能發揮限量管制與資源管理的功能。甚至還讓漁民有錯覺,以為海上的黑鮪魚還很多,每艘都能抓到十尾後才能停手,這無異是害漁民慘遭套牢,沉浸在過去黑鮪魚的嘉年華會舊夢上,最後恐怕個個都是抓不到魚而賠大錢。

甚至海上還存在幽靈船,許建宗說,政府只管漁船卻不做海洋資源管理,造成了幽靈船現象,規定漁民淘汰舊船之後才能造新船,有些漁民就謊報舊漁船沉沒或損害,造了新漁船但舊漁船卻仍在外海照常使用,只要不回港就不會被發現,導致台灣漁船數量加倍卻一樣管不到。

幽靈船搭配毫無意義的配額,等於鼓勵漁民過度捕撈。許建宗說,台灣應從海洋資源管理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管漁船數量、訂沒意義的配額,應該找出取得多少海洋資源才是平衡點,超過了就馬上禁止。

事實上,許多國家已承認黑鮪魚數量大減的事實。許建宗說,由二十五個會員國組成的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先從黑鮪魚的幼魚下手,自二○一一年開始將中西太平洋黑鮪魚幼魚捕撈量,削減到二○○二至二○○四年平均漁獲量以下。

也就是,墨西哥必須減少二千公噸、日本三歲以下黑鮪魚幼魚年漁獲量,從當前六千一百公噸減少二六%,降到四千五百公噸的水準。唯一例外的國家是韓國,繼續維持一年一千六百公噸的捕獲量。

同時,日本花了大錢做黑鮪魚研究與復育。許建宗說,日本光是發展黑鮪魚完全養殖,就進行五個三年一期的計畫,一期經費高達五千萬美元,換言之日本已經花了十五年、七十五億台幣在研究黑鮪魚的完全養殖上,成為全球第一個能夠從養殖到繁殖都人工化的國家。雖然日本完全養殖的實際商業價值仍低,但這樣的做法,也讓國際各國思考另一條新的出路。

黑鮪魚消失不能有藉口,這將是全球與台灣都要共同面臨的議題:太平洋黑鮪魚非常稀少,再不減少殺戮恐怕要釣起最後一尾黑鮪魚了,到時不是要討論停辦黑鮪魚文化觀光季,而是要永遠落幕了。


黑鮪 鮪魚 13 捕獲量 捕獲 萬尾 尾變 2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49

槍.海權.黑鮪魚

2013-05-27  TCW
 
 

 

五月十五日,南海海域,我海空軍聯手護漁。海軍派出最大、排水量達九千六百噸的紀德級軍艦,率領著拉法葉隱形戰艦、諾克斯巡防艦,空軍則出動幻象兩千、經國號戰機,這場演習喊出:經濟海域往南推進兩百海里,直逼菲律賓。

消息傳到南台灣的東港、小琉球,漁民爭先恐後連忙運補油料、魚餌、搶漁工,一艘接一艘的漁船,搶著出港到黑鮪魚洄游帶捕魚。小琉球漁會總幹事蔡寶興說:「破天荒有軍艦護航,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能出去的都出去了。」

一場台菲的海洋黑鮪魚大戰上場,台灣東南部與菲律賓東方海域,密密麻麻布滿了六百多艘漁船以及台灣海軍艦隊、海巡署公務船,在黑鮪魚洄游台灣海域的最後一個月,一場西太平洋的黑鮪魚大獵殺,正要展開。

人頭,比鮪魚魚頭還多海空軍大陣仗護漁,卻只抓回六條

然而,五月十六日早上的東港魚市場,滿心期待的漁民又失望了。原本,他們以為軍艦保護下,可以安心捕魚滿載而歸,但一艘艘漁船進港後,才僅僅卸下六尾的黑鮪魚。今年至今,台灣東港捕獲黑鮪魚數量持續創下歷史新低,總數僅僅一百一十九尾,對比曾有一天之內三、五百尾黑鮪魚入港拍賣的紀錄,如今,魚市魚販的人頭比鮪魚魚頭還要多。

這也造成了東港華僑市場的黑鮪魚生魚片應聲大漲,油花最多的黑鮪魚松阪生魚片,一台斤喊價新台幣一萬元、次之的大腹生魚片每台斤六千元,最終到消費者口中,頂級黑鮪魚生魚片不是一口三、五百元,而是一口兩千元。

這才是真相。黑鮪魚消失,激化了台灣與菲律賓隱藏三十年多年的漁業糾紛。

十四年前,光是小琉球、東港的漁船,每年可以釣到一萬一千多尾的黑鮪魚,去年竟然才釣起了四百多尾;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許建宗推估,今年釣到兩百尾黑鮪魚算不錯了。

魚變少了、不斷增長的需求卻推高魚價,創下歷史新高,一口要價新台幣兩千元的海洋戰爭正在進行。從台灣、菲律賓重疊的經濟海域到帛琉、諾魯的太平洋島國,到太平洋另一端的中南美洲的墨西哥,甚至北大西洋的冰島跟歐盟、格陵蘭都打起了搶魚之戰。

這一場海洋戰爭,先從菲律賓惡劣的海盜行為,以及走險路成為世界第三大海洋強國台灣漁民的故事說起。

對台灣來說,幸運的是,全球有六成以上的鮪魚,產自靠近台灣的中西太平洋,然而,其中體型最大、老饕眼中最美味的繁殖期黑鮪魚,卻在台灣與菲律賓重疊海域一帶,甚至就在菲律賓的領海內。

台灣漁民冒險到菲律賓海域、甚至進入別人領海捕魚,其實是存在已久的事實。

三代漁民,一個命運冒險跨域,船上放六千美元備用

許建宗說,靠近陸地的食物(浮游物)比較多,吸引魚類聚集,所以鮪魚也跟著來獵捕其他魚類,因此每年台灣黑鮪魚季,牠的洄游路線就是沿著菲律賓東邊的陸地走,甚至就在菲律賓的領海內。

「這是黑鮪魚的天性,沒辦法改變。」漁民想捉黑鮪魚,就必須到靠近菲律賓海域,甚至靠近陸地,三十多年來一直如此。然而,台灣漁民抓鮪魚賺錢,菲律賓則靠抓進入領海的台灣漁船發財。小琉球船長林漢德說,從他祖父、爸爸到他這一代,都是這樣捕黑鮪魚,也都曾被菲律賓海軍、公務船或民兵開槍打劫。

因此,台灣漁船船上一般要放六千美元到一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十七萬元到二十九萬元),隨時準備被菲律賓軍方抓到時,要付贖金,遇到貪心的菲軍,不僅拿了船上美元,還將船押往菲律賓方向,一路討價還價,新台幣兩百萬元甚至八百萬元、一千萬元,直到家屬匯錢才放人。

這樣的情形,台灣政府、農委會、國防部、海巡署都知道,卻始終沒辦法跟菲律賓談定漁業合作,任由漁民跟菲律賓私了,長期下來,也演變成為台灣漁船抓海上黑鮪魚,菲律賓則把台灣漁船當黑鮪魚抓。每年黑鮪魚洄游季,南海海域都要上演兩個月的黑鮪魚戰爭。

而且情況越來越險峻。今年到廣大興號事件發生前,六百多艘漁船才捕到五十多尾,高達九成的漁船是空手而歸。我們到東港一問才知道,在這之前的帛琉鮪魚季,小琉球、東港漁民的收穫也很差,不僅漁獲量少,而且一趟出海虧損上百萬元的耳語不斷。

十艘有九艘漁船抓不到魚,就付不出更多美元或高額贖金,菲律賓民兵、水警、海軍收入,頓時減少。這讓菲律賓公務船難得見到一艘肥羊上門,就追得更兇,台灣漁船只能逃得更快,最後,變成菲律賓海軍猛烈開火的海盜行為。

在小琉球船長眼中,廣大興號事件不是首例,甚至不稀奇。但黑鮪魚大幅減少,在抓魚與搶船雙方都賠錢的情況下,台灣船長跟菲律賓累積三十多年的恩怨情仇,一口氣爆發了。

然而,戰場不僅是黑鮪魚,也不限於台菲之間海域。據聯合國統計,全球八五%的經濟魚種已被過度捕撈。人類主要食用與捕撈的四種鮪魚中,大目鮪、黃鰭鮪與長鰭鮪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中,若持續捕撈,將有絕種危機。

地球人口仍在持續增長、金磚四國的崛起,對於魚類、對於海洋資源的需求卻更加飢渴。因此,東港的黑鮪魚價格是十三年前的五倍,去年太平洋地區的黃鰭鮪魚價格漲了八成多,就連捕獲量最大、而且沒捕獲量限制的正鰹,也漲了超過五成,創下正鰹有史以來的新天價。

稀少、高價,讓海洋大戰無法避免。

台灣很小,不僅領土很小、連經濟海域還跟別人重疊,卻是世界上的海洋強國。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台灣在鮪魚捕獲量居全球第四,僅次於日本、印尼與西班牙。

台灣大型的圍網漁船排名世界第四、中小型鮪延繩釣船隊僅次於日本排名世界第二。遠洋漁業年產值超過新台幣四百億元,這還不包括登記為外國籍、實為台灣人經營的船隊,實際產值加計有千億元的水準。

海,都是別人的比北市還小的島,海域竟然大過台灣

因此,正在上演的海洋戰爭,對台灣衝擊遠大於世界各國,這已經不單是漁人在海上的搏鬥,而是國家對國家的海洋之戰。

最激烈的戰場,是鮪魚資源最豐富的中西太平洋,占了全球六成的鮪魚供應量。它看起來很大,但卻是海洋強權的舞台、太平洋島國的海上金庫。太平洋有一億五千多萬平方公里,但實際上,台灣漁民能自由捕魚的地區卻很小,到處被劃滿了各國的經濟海域,漁民們不能進入別人的經濟海域捕魚。

其中,產鮪魚最豐富的四個帶狀公海,其面積僅僅四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只有太平洋的三%,而其餘地區不是他國的經濟海域,就是遠離陸地、魚群不集中而很難捕到鮪魚的海洋。

對台灣漁民來說,往東走,碰到的是屬於日本的海域,僅僅一百一十公里,相當台北到台中的距離,這是日本的與那國島,日本在這裡劃了一個兩百海里經濟海域,台灣漁船闖入捕魚雖不會被搶,卻會被罰錢與驅趕。

再往東到關島、塞班島到廣闊的太平洋,這個海域,美國是老大,除了夏威夷、關島、塞班島之外,還有一個鮪魚資源豐富的美屬薩摩亞群島。這個小島面積比台北市還要小,卻擁有十二萬平方公里的經濟海域,比台灣整個國家的領海面積來得大。

更誇張的是法國,擁有一個盛產鮪魚的大溪地,連同周遭散布一百多個島嶼,劃起的經濟海域超過四百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一整個歐盟,法國本土的八倍大、也讓法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的經濟海域國家,僅次於美國。

這些國家所占有的小島,不但能發展觀光產業,還因此享有捕魚權。譬如,美國擁有薩摩亞小島捕魚權,就能在這裡經營世界第三大的大型圍網船隊,平均一艘船的一年捕獲量,相當於十五萬台灣人一整年吃的海鮮。強權國家擁有海域,自己經營船隊,從海洋獲取資源。

沒辦法發展強大船隊的太平洋島國,則是出租自己的海域收租金,甚至還可以聯合起來關閉公海。二○一一年,包括帛琉、巴布亞新幾內亞、密克羅西尼亞、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馬紹爾群島、吐瓦 魯及諾魯等八個太平洋島國或地區,就組成諾魯協定:所有進入這八個太平洋島國或地區專屬經濟海域捕魚的漁船,均不能在緊鄰這八個國家的公海捕魚。這些島國甚至宣布,提高入漁費以遏止捕漁船隻進入,避免更多的漁船掠奪海洋資源,宣布明年起漲價,一艘漁船一天的作業費本來是五千五百美元(約合新台幣十六萬元),本打算漲價到八千五百美元,在捕魚國家抗議之後,始緩漲至六千美元(約合新台幣十七萬九千元)。

擁有海洋,就有龐大的經濟利益。別小看這些島國,在地圖上很難找到的吉里巴斯島,其經濟海域範圍卻高逾三百五十萬平方公里,是陸地總面積的四千三百一十倍,全國有四分之一收入,靠收取入漁作業費用。

魚,越搶越兇3D捕魚法,一網打盡

也就是說,整個太平洋魚群最豐富,過去可供世界各國自由捕魚的地區,現在被限制了。這就是因為海洋資源而興起的海洋戰爭。

殘酷的是,海洋大戰現在還打起了科技戰。因為魚源日漸稀少,捕魚的國家只好用更先進的技術捕更多魚,才能避免虧損。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助理教授陳永松說,比起台灣用鮪延繩釣釣黑鮪魚,大型圍網漁船在太平洋的捕撈,對於生態破壞更加嚴重。

林漢德說,現在美國、日本的大型圍網漁船,是直接用高科技的衛星監測找鮪魚,走到哪、捕到哪,非常精準;當衛星發現鮪魚之後,直升機、小艇聯合出動,用3D的方式在捕魚。這種漁船一次下網就能圍出六十個足球場大小、深度三座摩天輪的高度,鋪天蓋地獵殺鮪魚,搶海洋資源比陸地還要兇,而且是大小通吃,不管大魚小魚、鯊魚、海龜通通入網,一艘一次的捕獲量,遠遠超過一艘小琉球漁船一年捕獲量。

當魚越來越少、價格越來越高,高科技的海洋戰爭,雖讓日本、美國、西班牙、台灣、韓國各國在漁獲上有所突破,但最終倒楣的還是海洋裡的魚類。

而許多國家,甚至包括台灣,為了爭奪,也不惜違規、犯法。二○○五年,台灣是第一個嚴重違法被嚴厲懲罰的國家。那時,我們的漁船將漁獲搬到別國籍漁船,使用他國配額;或是將在大西洋捕獲的鮪魚謊稱在印度洋、太平洋捕獲,意圖以不同洋區的漁獲來逃避配額限制。

終究引起日本不滿舉報,結果造成台灣有一百六十艘漁船,從各大洋被召回台灣拆解,還從此被限制台灣漁船總數不得增加,只能汰換一艘舊的,才能再造一艘新的,並限制總噸位數不得增加,不可以造更大的船。小琉球船長、僑委會僑務委員陳媽興說,這等於綁了台灣漁民的雙手。

配額限制,管到誰呢?韓國造假、中國收購,各出奇招

不只台灣。去年年底,綠色和平組織東亞分部首爾辦公室發布《韓國遠洋漁業:非法、犯紀、人權醜聞》,原來,韓國漁船竟然犯下高達三十四起的非法作業、違反國際法規、藐視人權事件。

其中包括去年韓國鮪魚船隊的主要經營者東遠(Dongwon Industries)集團,該集團根本沒有得到合法作業許可,竟然持偽造文書,假裝得到合法許可,在西非海域作業,經查獲之後被美國、歐盟與非洲國家懲罰,拒絕東遠的船隻入港卸貨,同時罰了兩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五千九百萬元)。

除了拿假文件捕魚,許建宗說,韓國還曾在太平洋黑鮪魚主要捕撈國家的工作會議上說謊,短報黑鮪魚捕獲量只有七百公噸,被日方代表當場糾正,拿出韓國出口到日本的黑鮪魚資料,舉出一年韓國光出口到日本的黑鮪魚就有近一千六百公噸,怎麼可能才捕到七百噸。

近年來,韓國船隊在海上快速崛起,但現在也成了走險路的國家。

然而,過去兩年來,真正打海洋戰爭最激烈的是中國,其甚至收購台灣漁船成為太平洋上的新海上勢力。在FFA(南太平洋論壇漁業局)統計管轄範圍內,二○一○年前,中國只有一百零七艘鮪釣船,專門捕撈大目鮪與黃鰭鮪,台灣則有二百二十一艘,但去年,中國已經達到了二百四十一艘,在鮪延繩釣這個領域,成為快超越台灣的新海上強權。

不僅如此,自二○一○年開始,中國還向萬那杜、索羅門買了超過兩百張的執照,每張每年價格五萬美元,同時,中國政府還對每艘漁船補助每年三十萬美元的燃油、造新船享○.五%貸款利率的優惠,向國際遠洋擴張,用政府的力量打遠洋漁業戰。

全球鮪魚捕獲量有配額限制,但太平洋島國的鮪魚捕獲量,背後其實給了崛起的中國。於是海洋戰爭變成代理人之戰,中國變身為其他國家的船隊,享捕獲量沒有上限的優惠,繼續搶奪海洋資源。

「台灣、菲律賓的黑鮪魚之爭,只是冰山一角,當海裡面資源越來越少,紛爭不會減少,只會更多。」許建宗說。

贏得尊重,唯有保育台灣沒靠山,只能自己拚

當然,台灣必須勇敢面對過去曾違法捕魚、在夾縫中走險路成為世界三大海洋強國的事實。所以台灣要做的,不是用軍艦、飛機、飛彈護漁,而是不再當海上的掠奪者,繼續違法捕魚,否則不僅菲律賓要抓台灣漁船,印尼、越南海軍、索馬利亞海盜,也視台灣漁船為肥羊。

過度捕撈,也會造成美國、日本、西班牙與法國等海洋強權盯著台灣,一旦又違規被查,台灣配額就被砍,還會被強制拆解船隊,被排擠在國際海域之外。

這是場海洋資源大戰,沒有強大武力與龐大經濟海域的台灣,沒有別的出路,只能做好管理好海洋資源工作,復育與保育將勝過用軍艦與戰機護漁。對政府而言,唯有保護得了海上的魚,才能讓漁民們繼續生存,在海洋大戰中不被打壓,並贏得尊重。

【延伸閱讀】冰島漁船大戰英國軍艦 改寫全球遊戲規則

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六年間,北大西洋的冰島與英國為了鱈魚打三次、前後近二十年的鱈魚戰爭。可說是近代最著名的海上資源戰爭,也創造了經濟海域的出現。

當時冰島剛脫離丹麥獨立,連海軍艦隊都沒有,主要經濟來源就是鱈魚資源,但歐洲各國鱈魚漁場也在冰島海域,尤其是英國,大規模且瘋狂的在冰島海域捕撈鱈魚。為保護自己的海洋資源,冰島先後多次宣布擴大領海區域及專屬經濟海域,並要求各國船隻停止過度的捕撈行為,最後達到兩百海里。

為此,英國甚至出動海軍艦隊護漁,逼沒有海軍的冰島屈服,沒料到冰島竟用漁船對抗大英帝國艦隊,三次戰爭小蝦米都不畏強權,最後感動世界各國,逼英國不得不讓步,而且承認冰島的兩百海里的經濟海域。

這場鱈魚戰爭改寫海洋遊戲規則,此後世界各國紛紛宣布經濟海域兩百海里成為國際公約,也證明在海洋大戰中不是靠船堅炮利就能勝利,而是誰尊重海洋資源與保育誰就能贏得支持。

不過二○○八年金融大海嘯後,破產的冰島又靠海洋資源鯖魚翻身,但自行大幅增加鯖魚捕撈量,引來歐盟不滿被懲罰禁止入歐盟港口卸貨,逼冰島自行讓步宣布今年減少捕撈量。(文●呂國禎)

【延伸閱讀】致命困境:海權被擠壓到處被劃滿經濟海域,連比台北市面積小的島國,其經濟海域都比台灣還大

困境效應 1 公海禁捕魚台灣漁船與諾魯協議會員國簽漁業合作協議,2010年起,在此水域的所有公海,都不能圍網捕魚

困境效應 2入漁費驚人台灣大型圍網船隊、57%延繩釣漁船都在此海域作業;其中大型圍網船隊,年繳入漁費至少新台幣3億元

吉里巴斯3群島陸地僅812平方公里,經濟海域卻是4,310倍、逾350萬平方公里,2010年收取入漁費新台幣11億元,占GDP的1/4

美屬薩摩亞面積197平方公里比北市還小,卻有12萬平方公里經濟海域

法屬玻里尼西亞(大溪地)共100多島嶼,圈起超過476萬平方公里海域,面積相當於歐盟,是法國本土8倍大

資料來源:WCPFC、漁業署、對外漁業合作發展協會、綠色和平、環境資訊中心、世界銀行、外交部領事事務局全球資訊網整理:陳筱晶

 

海權 黑鮪 鮪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50

激進「黑鮪魚」 踩上椅單挑蔣介石子

1 : GS(14)@2016-02-02 15:57:07

2012年蘇嘉全曾作為副總統候選人陪蔡英文競逐,結果落敗。投票結果出來當晚,台北大雨,本報記者曾在民進黨造勢會場直擊蔡、蘇在雨中向數千眼泛淚花的支持者慷慨陳言:「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4年後果然翻盤,蔡、蘇各得其所。蘇嘉全出身屏東鄉下,因面色黝黑加上主政屏東時推銷黑鮪魚有成,而獲「黑鮪魚」綽號,其實他是激進派;1988年行憲大會曾拉隊闖會與警衝突,與國民黨立委互罵。其時國安會秘書長、前總統蔣介石之子蔣緯國抗議,蘇嘉全在椅上挑機:「要單挑就放馬過來!」1990年,蘇嘉全因杯葛議事被驅逐出場,時任總統李登輝邀請國代餐會被民進黨國代「要人」未果,時任綠委黃昭輝當面帶頭連續掀翻總統餐會七桌酒席,湯水翻落一地。有台灣輿論指,王金平任17年立法院長,有獨特的「朝野協商風格」,表決法案時顧及在野黨立場,堅持所有黨團都同意才能表決避免遭杯葛,故有「公道伯」之稱。但蘇嘉全曾是議會的激進派,如今角色轉換任議長,「屏東黑鮪魚」如何翻轉國會,有待觀看。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02/19475559
激進 黑鮪 鮪魚 踩上 上椅 單挑 蔣介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04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