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比下周星馳 黃渤兩年吸150億票房

2013-12-02  TCW  
 

 

二十多年前,他只是個跑遍中國各地的駐唱歌手,甚至當過工廠老闆。想一圓星夢,還因為長得太醜,被北京電影學院拒於門外,如今,他卻是全中國最知名的男演員。

黃渤,這個名字,對現在的中國電影業來說,就是票房保證。這兩年以來,他演出的《人再囧途之泰囧》、《西遊‧降魔篇》等片,票房累計逾新台幣一百五十億元(見一百三十四頁表),成績是當今華語影壇之冠,連中國喜劇大師葛優、香港喜劇天王周星馳,都沒有這樣的吸金能力。

不只票房破紀錄,演技也備受肯定。二○○九年黃渤以《鬥牛》一片拿下金馬影帝,今年也以《西遊‧降魔篇》的猴妖一角,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即使演出不到十分鐘,是本次入圍者中戲分最少的一個,卻仍吸引評審目光。他也是全片最搶眼角色,導演周星馳看了都大嘆,「黃渤把我終結了。」

曾經,走過絕望日子四處走唱,卻等不到發片

不管是成名作《瘋狂的石頭》裡面的混混,或《鬥牛》的農民,還是《一○一次求婚》中苦命追求林志玲的工頭,擅長詮釋各種小人物的他,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卻說「我是笨鳥先飛過。」

笨,是黃渤對自己的形容;醜,卻是演藝圈對他的第一印象。這兩項特質加起來,怎麼看都是一盤死棋,而黃渤卻靠一股撐到底的勁,找到了活路。

電影中,經常演窮人的黃渤,其實家裡並不窮,父母是青島政府官員,只求兒子考上一流大學,當個知識份子。但他從小愛玩、成績差,唯一擅長的只有唱歌,早早便打定主意要當歌手。

於是,念中專(編按:等同於台灣高職)時,他組團到各地駐唱,除了西藏、新疆等地,每個省分都走過,幾年下來,眼看身邊一起做秀的朋友,有些都發唱片了,自己即使錄了一箱箱的卡帶,向唱片公司毛遂自薦,卻總是石沉大海,「(心情)難過的就是……,每天都是這樣,好像離夢想越來越遠了,你會問自己,我要這樣嗎?我一定要在外面這樣跑嗎?」

看不到希望的日子,讓黃渤也曾一度放棄,回鄉開工廠掙錢,但放不下星夢的他,只當了兩年老闆,又跑到北京繼續唱歌,直到二十六歲那年,一通電話,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終於,等到大銀幕演出經歷比人多,不用演就像

「一通電話說,『過來演戲吧,』就開始另外一回事了。」在朋友的介紹下,黃渤拍了導演管虎的電視電影《上車,走吧》,只因為裡頭需要一個會講青島話的售票員,無須太多演技,但沒想到,這一試,讓黃渤找到唱歌以外的另一片天—演戲。

但他不高、也不帥,自嘲「有人一回頭,觀眾就迷倒,而我一回頭,人家只想笑。」也曾被質疑入錯行、長這樣也想當明星,在帥哥、美女林立的電影圈,連續報考兩年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都落榜,考到第三年,才錄取新成立的配音班,拿到入行的第一張門票。

不像有人一演戲就暴紅,黃渤自認不是天才型演員,能演活小人物,成為中國草根形象代表,他笑說,全因為那段不順遂的日子,讓他懂得默默觀察,「這是幸運,老天爺讓我去學了好多東西,我見過的東西遠比銀幕呈現的精彩。」

他腦中有個資料庫,放著早年「走江湖」所認識的各類人物,從小販、農民到黑道大哥,只要碰到類似角色,不像其他演員還得刻意模仿,這,就是他的人生經歷,不用演就像。

始終,堅持做到極致一場客串戲,演出五種風格

如果說黃渤的人生際遇,為他開拓了另一條路,不賣高富帥,演好平凡人,反而更寬廣,那麼要做到第一,靠的卻是他那股不平凡的堅持。

「一般演員再努力,可能連導演心中的六○%都達不到,他卻要求做到一○○%,拍好了還會問,『導演,我們可不可以再來一次?』」曾與他合作《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的導演蔡岳勳回憶,即使在第二集中,黃渤只是客串,但一場被綁匪脅持的戲,他卻有哭的、怕的、生氣的,還是被打一拳後再反應等各種表演方式,「別人頂多想一種,他可以想出四、五種,連導演也想不到。」

《一○一次求婚》導演陳正道也說,黃渤對自己的要求,早已超過一個演員,反而像導演,當戲拍到午夜十二點,大家都累了,「他卻找我到房間繼續聊,看哪裡還可以怎麼演,常常從房裡出來都已經天亮了。」甚至有場他跑到馬路上擋卡車的戲,其實後製就可以達到效果,黃渤卻堅持本人上陣,「他認為這樣才真實,就叫司機儘管開,後來真的差一點撞到,連司機都覺得遇到瘋子。」

即使現在名利雙收,但這種為了一個小小的表情和動作,即使搏命演出也不願鬆懈的態度,其實,全來自黃渤心裡的不安全感。

「一開始真的是不安全感,我還能不能夠再好一點?後來變成一種習慣,其實不是不好,就是希望能夠更好。」

等了十年,才換來一線機會,又因為外型劣勢,讓他得竭盡全力演,才有辦法出頭,於是,再次失去舞台的恐懼,是促使他把表演做到極致的動力。

在《鬥牛》中,黃渤飾演一個全村人都被日本軍殲滅的養牛工,全片超過一百分鐘,幾乎都是他與一頭牛的獨腳戲。原本預計四十五天完工,後來拍了四個月,加上拍攝地點在一個山中村落,戲中黃渤為了躲避追擊,常從山下跑到山上,從屋頂再鑽到水溝,還曾有一個五分鐘長鏡頭,一天內重拍了一百三十幾次,他也不曾喊放棄,「拍到第三天我就累吐了,整部戲跑爛了三十七雙鞋。」

不只體力操到極限,這部戲最難之處,是與牛對戲,為了演活角色,黃渤從早到晚與那頭牛相處,從吃草、反芻等各個動作都得細心觀察,甚至連牛走路時重心在哪條腿上,要如何讓牠聽話,都是學問,「只要牠一停,你就得停,就這樣一百多次、一百多次的磨,我真的都可以去養牛了。」

「演到後來是一股勁,我不信這戲拍不成,跟牛較勁,跟導演較勁,他問我有沒有可能做到?可以啊,我就去了。」

從不安全感轉變而成的這股勁,讓他憑《鬥牛》拿下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他的名字也立刻傳遍兩岸三地影壇,從一個被大家看衰的小演員成為影帝,去年至今,更有八部電影在中國上映,比數量、比票房,很少有人贏得了他。

未來,改寫影壇生態突破外在,磨成一線明星

如今,甚至連當初淘汰他的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都說,未來將打破以往只挑外表的標準,反而像黃渤這種有個人特色的人才,還比較吃香。

人生繞了一大圈,才出現一線曙光,所以他把自己逼到極致,即使現在已是華語影壇一線演員,黃渤仍淡淡的說,「我看我演的喜劇,從來沒笑過。」因為,他腦海裡浮現的,永遠只有還不夠好。

訪問時,黃渤一身黑衣、黑帽,戴副墨鏡現身,標準明星打扮,但,他左手卻戴了串剛從西藏求回來的串珠,認真的跟我們說,「要多久一個珠子才能磨成這樣啊?這是念了幾十年、每天幾十遍它才能這樣,你不覺得很神奇嗎?」

原本漆黑、不起眼的串珠,在不斷磨練後才能發亮,這也是黃渤告訴我們的人生故事。

【延伸閱讀】他一演出,幾乎是破億票房保證—黃渤近2年電影票房紀錄

2012年─

片名:《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 票房(新台幣):4.3億

片名:《飯局也瘋狂》 票房(新台幣):2億

片名:《黃金大劫案》 票房(新台幣):7.1億

片名:《殺生》票房(新台幣):9,500萬

片名:《人再囧途之泰囧》 票房(新台幣):59.3億

2013年─

片名:《西遊‧降魔篇》 票房(新台幣):59.3億

片名:《101次求婚》 票房(新台幣):9億

片名:《廚子.戲子.痞子》 票房(新台幣):12.8億

累計─票房(新台幣):154.75億

資料來源:中國時光網 整理:康育萍

比下 周星馳 黃渤 渤兩 兩年 年吸 150 票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188

章子怡黃渤入夥:偶像派?StarVC是實力派、是入口!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1013/152338.shtml

200910916175

一年多前由黃曉明、李冰冰和任泉創立的Star VC今天正式升級,迎來了章子怡、黃渤兩位重量級明星成為新的合夥人。根據2015福布斯名人榜數據顯示,黃曉明、李冰冰、章子怡、黃渤四人收入加起來超過2億元,並投了“融360”向互聯網金融進軍。

從這一天開始,Star VC的“戰略半徑”一下子加大了。

李冰冰在微博中表示,“歡迎子怡和黃渤的加入!如果說一年前Star VC創立是一次旅行的開始,你們就是旅途中最棒的相逢。”

一年多前,我在評論中提出,Star VC是“勢能投資”模式,從一年來Star VC涉足的領域來看,這幾位娛樂圈的大咖玩投資也絲毫不業余,而且將自身的“勢能優勢”發揮的恰到好處。

Star VC的升級最該緊張的是其他VC,因為Star VC不僅有錢有名,在專業程度上也不輸專業投資公司。這就好象一個集偶像派與實力派於一身的明星,不紅都難。

【用影響力對接互聯網,投資變現水到渠成】

近年來,投資領域的火熱程度備受關註,即便是在所謂“寒冬將近”的當下,也有大批創業公司融了ABC好幾輪。然而,專註於互聯網及各個細分領域的VC受知識結構、背景經驗的限制,總是未能全面發掘有成長潛力的初創公司。

Star VC的“勢能”則來自於五位合夥人各自的影響力、判斷力、人脈,以及此五人獨有的娛樂圈超級經驗。

換句話說,Star VC是借“勢能投資”的優勢,走與其他VC完全不同的差異化投資之路。

“差異化”是其中最為值得關註的點。如果將眼光離開BAT等平臺型大公司,會發現實際上傳統領域的投資人在投互聯網項目的案例中,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這里的成功不一定指的是上市,也有大批公司很賺錢卻很低調)。

一些初創公司往往是在最開始接受了來自傳統領域的資金,直到擁有一定的知名度之後,才被互聯網VC所關註到。

說到底,互聯網的各個領域都是商業,脫離不了經濟規律,也逃不過行業頂尖人士的眼光。譬如對融360的投資,不僅體現了Star VC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的野心,更體現了他們的眼光。

Star VC的五位合夥人無疑就是娛樂圈金字塔頂端的那個少數群體,他們對行業趨勢、經濟大勢、商業環境的了解,以及對獨有信息、特有人脈、高端風向的掌握,都決定了Star VC的投資變現只是水到渠成之事。

當然,這種玩法兒是超級明星特有的玩法,其自身的影響力就是價值所在。用這種影響力去對接互聯網或其他行業,就相當於航船出海的第一動力。

【獨一無二且不可複制,入口效應引發價值大爆炸】

明星做投資的不少,尤其是港臺明星,炒樓、炒商鋪、開夜店酒吧那都是投資;也有明星收藏古董,投資藝術,收購股權,也賺的盆滿缽滿。但明星組團投資,像一個投資公司那樣運作,卻幾乎沒有。

如果將Star VC也看成是一個產品,這個產品本身就極具投資價值。

在互聯網產品普遍進入“入口稀缺”的市場格局之時,Star VC或是一種另辟蹊徑的嘗試。將五位明星合夥人的影響力放大到極致,就自然形成了平臺,有了平臺就有了入口。這與阿里影業邀高曉松做董事長的邏輯如出一轍。

可以預料到的一點是,這一平臺是一塊土壤肥沃的處女地,一些與娛樂、視頻相關的產品或能從中找到自己獨特的定位。

毫不誇張的說,Star VC有望成為投資圈的另一極,這是入口效應之下所產生的價值大爆炸。

【結束語】

前段時間,Star VC創始人之一的任泉不聲不響地參加了今年的博鰲論壇,參與青年領袖圓桌會議環節,與會嘉賓還包括大名鼎鼎的企業家董明珠、雷軍等。

自從完成長江商學院的學業後,任泉開啟了一場“脫娛入商”的華麗轉身。事實上,在經濟趨勢之下,參與這種身份轉換的明星不在少數,包括Star VC的其他合夥人李冰冰、黃曉明、章子怡、黃渤,都在從娛樂金字塔的一端轉向商業金字塔的那一端。

盡管轉換跑道的嘗試並不會一帆風順,但Star VC已經漸成具有獨特氣質的一家專業投資公司,並且將這五名合夥人的影響力充分發揮,料將在日後的商業格局之中,占據顯要之位,就好象他們當中的四位實力偶像派(李冰冰、黃曉明、章子怡、任泉),和一位偶像實力派(黃渤)已經取得的成就那樣。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王冠雄,文中所述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i黑馬立場。

章子怡 章子 黃渤 渤入 入夥 偶像 StarVC 實力派 實力 、是 入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4290

任泉李冰冰黃渤親自揭秘:從明星到投資明星到底有多遠?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0-25/956067.html

近年來,演藝明星跨界投資圈已不稀奇。在這樣一個高風險的行業,作為外來者的“明星投資人”能成為未來行業內的“明星投資人”嗎?任泉、李冰冰、黃渤告訴你:從明星到投資明星到底有多遠?

日前,由任泉、李冰冰和黃曉明3位演藝明星發起的風險投資機構Star VC,又新添了黃渤和章子怡兩位新股東,並宣布投資首個互聯網金融項目——在線金融搜索平臺“融360”。

近年來,演藝明星跨界投資圈已不稀奇。在這樣一個高風險的行業,作為外來者的“明星投資人”能成為未來行業內的“明星投資人”嗎?

拍《少年包青天》出名的“公孫策”、曾被業內譽為“四大小生”的任泉,因電影《雲水謠》榮膺第12屆“中國電影華表獎”及第29屆“大眾電影百花獎”的李冰冰,獲得12.66億元內地票房《人再囧途之泰囧》的主演黃渤,日前接受了《經濟日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互聯網+”成為投資方向

“融360”是一家第三方互聯網金融比價平臺,經過幾年的發展,業務範圍從單純的信貸產品搜索發展為橫跨信貸、信用卡、理財的金融產品全搜索。Star VC為何將進軍互聯網金融的“第一槍”給了這家平臺?

任泉用“一見鐘情”四個字來形容與“融360”聯合創始人、CEO葉大清的第一次會面。“我跟葉大清特別有緣,去年我們在一次財經論壇上有過10分鐘的一面之緣,而基本上我們倆在5分鐘內敲定了這次的聯姻。”任泉說,他投資時會將“看人”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儒雅的葉大清吸引了我,我覺得儒雅的人工作起來也比較踏實可靠,應該說我在用這種方式尋找合夥人。當然,我也有專業的團隊幫我繼續後面的投資事項。我們團隊也非常看好互聯網金融這一領域,融360能夠更簡單地讓大眾享受到更便捷的金融服務。在傳統金融行業不斷變革的今天,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橋梁。所以Star VC與融360展開了進一步的合作。”任泉說。

除了互聯網金融,Star VC還看好“互聯網+”的不少領域。任泉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目前傳統行業都在與互聯網的融合當中,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作為一個投資人,他希望能夠好好把握“互聯網+”的機遇。

“現在我們已經投資了一些前景不錯的項目。”他向記者介紹Star VC的投資領域時充滿自信。“秒拍是一個短視頻互聯平臺,後來我們又開發了小咖秀,目前非常受年輕人歡迎。每個人都是生活中的表演者,所以這個軟件一經發布就變成了向朋友展示自己的一個互動體系;而韓都衣舍的優點是能夠為不同的人群提供個性化、定制化的服務,不論你高矮胖瘦都能選到適合自己的衣服;明星衣櫥是一個教你簡單穿衣的互動社區,這里你可以找到更多的時尚搭配。同時這也是一個互動社群,也是社群經濟的另一種延伸。”任泉繼續介紹說,堅果是一個劃時代的智能硬件,它把人從很多體積大的、功能繁雜的電器當中解放出來,不需要電視或者音箱,它可以更好地為你服務,同時具有非常小的體積。目前,他們團隊也推出了新的產品,如:堅果P1可以放在隨身的提包當中,實現“哪里都是電影院”的效果。

在李冰冰看來,作為一個投資人,最需要的是敏銳的觸角和卓越的膽識。“能在眾多項目當中發現好項目的潛能並評估可操作性,是一個複雜而又專業性很強的過程,從而在此基礎上體現出決策能力。”“現在是大數據的時代,但在某些方面個體信息仍然是碎片化的。Star VC的優勢是具有社會化的整合能力。”她認為目前Star VC的課題就在於整合更多的碎片,讓更多的潛在可能性浮出水面。

李冰冰透露,他們最近特別看好一些互聯網改變生活方式的項目,比如韓都衣舍、融360等,可以讓生活更方便快捷,社會資源更優化配置。“還有一些項目迎合了新媒體時代用戶的細微需求,例如秒拍等社交類互聯網應用,也是現在投資市場的藍海。在利用‘互聯網+’積極發展眾創、眾包、眾扶、眾籌等新模式的大背景下,創新創業型的社交類互聯網應用更是充滿商機。”李冰冰說。

“粉絲經濟”的優勢

時間回到2013年,在電影《中國合夥人》剛剛上映的那個夜晚,任泉與上海戲劇學院的同班同學李冰冰一起去看了這場電影。雖然整個觀影過程他們沒有一句對話,直到電影結束後,任泉卻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李冰冰哭紅了眼睛。而此時的任泉,在心中萌發了一個想法:不再單兵獨戰,找到明星合夥人,這個人就是李冰冰。

對於為何選擇任泉當合夥人,李冰冰回憶說:“我大學畢業那年,同班同學任泉想開餐館,向我借了4萬塊錢。當時任泉說‘這錢按入股算’,我其實並不看好,當時就想著是對好朋友的支持,最後也沒要股份。後來,不到一年時間,任泉的店就回本了。給我後悔的呀,我對投資概念的理解最初就是來源於任泉。”

任泉牽頭設立的Star VC不僅吸引到了黃曉明和李冰冰,也吸引了黃渤和章子怡。黃渤談起自己為何加入時說:“與任泉是從《熱辣壹號》開始合作,平時也和他聊過幾次,由於每個人有不同的資源和擅長的東西,組成一個團隊力量也更大,大家共享資源的同時也是整合資源的過程。”

明星創業往往能夠吸引很多粉絲的關註,隨之而來的“粉絲經濟”也頗為可觀。由於黃渤、章子怡的加入,任泉很是樂觀。“我們5位合夥人加在一起的粉絲就有將近兩億人,這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數字。”

關於黃渤、章子怡加入後,Star VC的股份比例分配問題,任泉回應道,“我們的股份依舊會平分,5個人各有不同的資源和特色,股份比例都一樣。只不過,因為其他4位目前主要身份還是演員,拍戲比較忙,所以Star VC的日常經營打理主要由我來負責。當然,我也會得到一份工資,年薪120萬元左右。雖然比我之前拍廣告、拍戲少賺很多,但我不後悔目前的選擇”。

5位明星工作這麽忙,股東們平時通過什麽形式商討?“現在交流方式有很多,我們有一個微信股東群,每天在群里交流各種信息。當然我們也會喝喝咖啡、吃吃飯什麽的,但是基本都會把需要確認的事情放在前面,工作的事兒說完了再閑聊,這樣大家也能更輕松愉悅地聊天。”李冰冰笑著說,大家都是多年的朋友,自從有了Star VC之後,平時都很忙的大夥兒也有更多的機會聚在一起了。

與其他明星以合夥人的形式投資,是否面臨一定的風險和瓶頸?如何規避風險?在李冰冰看來,風險和瓶頸在任何投資行為當中都是存在的,她覺得最好的規避方式就是多學習、多和同行交流。“還有就是合夥人之間需要彼此充分的信任,我們幾個股東都是認識十幾年的朋友,大家都比較爽快,為人處世也比較相似,互相之間很合拍,這個也很重要。”

回應業界質疑

投資本身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明星投資成功率如何?目前,投資圈對明星做投資也存有質疑。海納亞洲創投基金一位投資人認為,演藝明星當投資人,雖然有一些獨特的優勢,但也存在專業性不夠高的劣勢,而且由於明星往往白天忙於拍戲,因此沒有專業投資人那麽靠譜。

有人說,明星做投資,主要是靠外貌賺錢。李冰冰對此表示“不同意”。她認為,明星投資人最重要的優勢在於他(她)的公眾影響力。“以前我們都管自己叫‘演員’,現在有了‘明星’的概念,‘明星’天然地具有引導大眾消費的能量和公眾影響力,我們需要為這種能量找到有價值和意義的出口予以回饋。以前常見的方式,就是品牌代言或者合作。Star VC看上去只是明星轉型做風險投資人,但其實是改變了原本藝人收取代言費為品牌背書這種相對簡單直接的明星商業價值運作模式,而是把明星變為企業或者創業者的夥伴甚至是參與決策的人。這改變了娛樂圈商業價值開發的遊戲規則,而這個改變也是有擔當和溫度的,甚至是‘顛覆性’的。”

據李冰冰介紹,Star VC成立後的第一天就收到了1200多份計劃書,很多都是沖著明星的知名度來的,但他們團隊的定位不僅於此。“明星的身份,只是我們區別於其他投資人的一個優勢,在投資中本質上來說我們還是一個‘投資人’,我更願意和創業者談項目的前景,而不是聊怎麽利用明星的身份為品牌背書。”李冰冰說。

“明星就是明星,投資人就是投資人,針對項目和投資本身要嚴格按照程序規範地操作。”黃渤這樣看待明星和投資的關系。

據介紹,Star VC已經列出了幾類“不投”的企業,如:不是大眾需求不投、不需要品牌支持不投、對員工不好的公司不投等。與此同時,Star VC還列出除了資金充足之外的核心競爭力,如人格的魅力、產品品質的認可、適當的宣傳等。

“如果想做到更好,我們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任泉坦言,“現在我把演員的身份放在一邊,希望自己更加專註於投資領域。由於Star VC剛成立1年時間,我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向別人學習,然後通過思考慢慢沈澱。以演員的身份來說,我現在是一個‘明星投資人’,希望未來我能成為投資行業內的‘明星投資人’”。

達晨創投南方片區TMT投資部總經理程仁田建議,明星投資人可以與知名的創投公司合作投資,這樣專業性會更強;同時,明星投資人應該投資自己熟悉的領域,如影視、娛樂行業等。

 
  • 經濟日報
  • 姚茂敦
  • 溫濟聰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任泉 李冰 冰黃 黃渤 親自 揭秘 明星 投資 到底 多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6142

還沒想好片名就已瞄準暑期檔 黃渤轉型導演首秀靠譜嗎?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2-01/1189408.html

每經實習記者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溫夢華

沈寂許久的黃渤,昨日(1月31日)突然出現在北京,帶著電影體驗會和舒淇、王寶強、張藝興等新電影主創,黃渤以導演的身份站到了C位。

這些年來,作為演員的黃渤,穩紮穩打幾乎沒有失過手,成為少數與“爛片”絕緣的內地男演員,但轉型導演,是跟風“演而優則導”還是會給觀眾帶來驚喜,目前還不得而知。

每經記者通過發布會得知,黃渤的這部新片包括內容、類型、質量等目前都處在“保密”階段,甚至連電影名字都還沒有想好,“電影的名字不如電影本身重要“,黃渤對現場媒體表示。

▲黃渤以導演身份和舒淇、王寶強、張藝興等新電影主創現身北京發布會(圖/主辦方供圖)

明星轉型導演,也誕生不少爛片

近年來,華語影壇明星當導演漸成風潮,其中湧現了一些優秀作品,比如趙薇的《致青春》、徐崢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吳京的《戰狼》在商業上尤其成功。隨著越來越多的演員轉型導演,也誕生不少爛片。



▲徐崢導演的《泰囧》累計票房超12億元(圖/CBO中國票房)

拿2017年舉例,演員轉型導演不盡如人意的更多。從大年初一王寶強的《大鬧天竺》開始,徐靜蕾的《綁架者》,黃磊的《麻煩家族》等,口碑之低都足以列入年度爛片前列。

更多的是沒有掀起水花的,比如黃磊導演的《麻煩家族》,票房3232萬元,豆瓣評分4.6;黎明導演的《搶紅》票房1625萬元,豆瓣評分只有3.1;蔡康永的《吃吃的愛》票房2730萬元,豆瓣評分5.4;王嘯坤的《有完沒完》票房3740萬元,豆瓣評分5.4;高曉攀的《兄弟,別鬧!》票房1209萬元,豆瓣評分3.3;李晨導演的《空天獵》和吳君如導演的《妖鈴鈴》也是雷聲大雨點小,豆瓣評分分別只有5.1和4.7。高調上映,低調下線,成為這些演員導演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


▲《麻煩家族》豆瓣評分僅4.6分(圖/豆瓣)

這種現象到了2018年還將繼續發生。由張歆藝執導的電影《泡芙小姐》將於2月9日上映,郭德綱導演的《祖宗十九大》更是野心勃勃地殺入春節檔,與《捉妖記2》《唐人街探案2》《西遊記女兒國》一較高下。

▲張歆藝執導的電影《泡芙小姐》(圖/官方劇照)

據了解,黃渤的新片定於2018暑期檔上映,出品方與宣傳方皆出現了光線傳媒的身影。

明星追逐導演夢,光線曾是造夢者

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曾說,“中國需要200位以上的成熟導演,才能應對突飛猛進的市場需求”,事實上光線也是一直在不遺余力地圓各位演員的導演夢。

成功的先例便是2013年趙薇《致青春》和2014年鄧超《分手大師》的票房,光線嘗盡了甜頭,也加快了步伐。可惜後面蘇有朋的《左耳》、鄧超的《惡棍天使》、王寶強的《大鬧天竺》都陷入了口碑爭議,只有一部蘇有朋《嫌疑人X的獻身》在豆瓣上評分6.4分超過了及格分。

▲鄧超執導的《分手大師》由光線傳媒制作出品(圖/貓眼專業版)

強硬的資本介入,急功近利撈快錢的心態,只會導致項目的過早崩壞,那麽為什麽還會有越來越多的演員對導演這個行當趨之若鶩呢?

一:有一大批明星希望轉型。

從趙薇、徐崢、楊采妮、鄧超等例子來看,轉型導演的多是娛樂圈里的中生代藝人,他們在原有領域已頗有建樹,卻苦於難以突破瓶頸,因此,轉型當導演,或多或少能解決他們的瓶頸問題。近年來在導演領域已經風生水起的徐崢就曾表示,在他們這個年紀當演員,很多導演已經不會主動找他們主演電影,也很難遇到合適的劇本,與其繼續面對尷尬,還不如升級當導演,為自己拓寬演藝事業的版圖。

當然,“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演員領域待久了,難免也想為自己升級。王寶強在談到自己轉型當導演的原因時就直言不諱,這些年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導演的權力太大,在片場演員就是孫猴子,再大牌也蹦不出導演的手掌心。

二:做生不如做熟。

明星做導演卻擁有天然優勢,這畢竟是本專業的事。從演員來講,多年的演藝經驗讓他們對導演工作比外人熟悉,其次,豐厚的人脈資源也是他們的一大優勢,在演員、監制等方面,藝人都可發揮優勢。

而從投資方和發行商的角度來看,比起扶植新導演,與明星導演合作的風險更低,明星自身的人氣所引發的話題及市場號召力,遠比一個年輕導演來得更強。

三:制片方為賺快錢推波助瀾。

當然,也不是所有明星都有著一個“導演夢”,很多時候,電影公司的推波助瀾也是明星走上導演路的一大原因。

近幾年來明星當導演頻頻創下的票房奇跡,讓電影制片方不敢忽視明星身上的影響力,導致越來越多的電影公司不再有耐心去培養新導演,而是紛紛邀請明星當導演,甚至不惜犧牲作品的質量。

黃渤作為一個緋聞極少,演技極佳的演員,首先新作品在賣相上是很有觀眾緣的,從另一方面說,2017整年沒有出爆款的光線也急再用佳作來證明自己。

還沒 沒想 想好 片名 就已 瞄準 暑期 黃渤 轉型 導演 首秀 秀靠 靠譜 譜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71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