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黃宏生老婆入貨時機準 李華華

>2008-06-02  Appledaily

公 司管理層增持股份,同埋公司回購番自己股份,獨立嚟睇唔係乜嘢特別嘅事,上市公司都時有發生,但差不多同期發生就會惹嚟不必要嘅遐想。

大陸《每日經濟新 聞》就對創維數碼(751)4月底起分十次回購咗1147.2萬股,用咗差不多974萬銀有質疑,因為創維執行董事喺公司回購之前,亦都分咗十次增持公司 股份。

華華睇番港交所(388)資料,執行董事林衛平,亦即係鶽家坐緊監嘅大股東兼前主席黃宏生(圖)位太太,喺2月1日至4月15日,合共用咗 315.37萬銀分十次增持421.6萬股,每股平均價約0.748元,以創維上星期五收市價0.88元計,鶽421.6萬股賬面大約賺咗55.65萬 銀。本來管理層增持股票係對公司投予信心一票嘅表現,華華亦唔係話嗰位執董趁公司回購撈番一筆,不過換轉華華就唔會喺咁敏感時候去增持,以免招人話柄啦!
中環 在線 黃宏 老婆 入貨 時機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4

中環在線:黃宏生有望年底放監 李華華

2009-04-16  AppleDaily






 

坐 咗監4年幾嘅創維數碼(751)創辦人黃宏生,有望年底提早放監。早排創維新產品記者會上,高層放風話黃宏生有望今年底提前假釋出獄,重新帶領創維打天下 咁話。黃宏生04年11月被廉署拘捕,06年中被高院裁定串謀盜竊同詐騙上市公司資產等4項罪名成立,判監6年。


就算今次佢唔提前假釋,扣除節日假期,出 年就期滿出獄。聽創維主席兼CEO張學斌講,黃宏生精神唔錯,好了解公司最新情況,因為佢定期每半個月審閱公司文件,仲堅持喺公司內部刊物寫專欄,鼓勵員 工喎。華華相信,黃宏生假釋後都有排忙,因為家陣創維業績麻麻,佢一度寄予厚望嘅手機業務,最後要以一蚊賣盤,搞到血本無歸,機頂盒業務分拆上市又遙遙無 期。睇嚟,黃宏生都要花一段時間搞番好間公司。
 



中環 在線 黃宏 有望 年底 放監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58

中環在線:黃宏生出獄創維股價急升贈興 李華華


2009-07-07  AppleDaily





 

創維數碼(751)噚日逆市上漲12.9%,除咗有五月份電視機銷售數據撐起股價,兼聽日審議截至今年3月底止全年業績外,不得不提另一「誘因」,就係坐監4年幾嘅集團創辦人兼大股東黃宏生提前出獄。

公司發通告講近況

創 維噚晚特登刊發通告,話從非正式渠道得悉,黃宏生已經喺上個禮拜六返到自己屋企,但係集團唔清楚詳情,亦未得到任何正式通知。另外創維揀正噚日午飯時間披 露五月份數據,電視機總銷量繼續受海外業務拖累,按年跌30%至46.5萬部,內地銷情越賣越好,平面電視銷量激增2.8倍,賣咗31.3萬部,保持倍數 增速,市佔率長居三甲之內,唔知係咪趁勢為黃宏生冲走衰氣呢?路邊社消息話,好多報道謠傳黃宏生幾時放監,為正視聽,決定披露佢嘅近況。出年係創維上市 10周年,適逢中央為振興經濟,推出「家電下鄉」同埋「以舊換新」等政策刺激內需,唔知黃宏生喺獄中有冇靜思良策,帶領創維步向下一個10年呢?李華華 LiWaWa@AppleDaily.com



中環 在線 黃宏 生出 創維 股價 急升 升贈 贈興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529

套现9亿港元 黄宏生大幅减持创维


http://www.21cbh.com/HTML/2010-4-14/yOMDAwMDE3MjYyOQ.html

出狱后仍被创维内部人视为“精神领袖”的黄宏生,作出大幅减持的决定。
4月13日,创维数码(0751.HK)在短暂停牌后发布公告称,其已经接到控股股东Target Success Group (PTC)Limited的通知,后者已通过里昂证券(CLSA)配售合共1亿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3.957%。
虽然该公告没有透露创维数码控股股东具体的配售价格,但有消息称其配售价格为9港元,较创维数码前一天收盘价(9.48港元)折让5.06%。PTC是创维创始人黄宏生及其夫人林卫平百分之百控股的投资公司。据此推算,黄宏生此次大幅减持共套现约9亿港元。
受到大股东高位减持的影响,创维数码的股价在4月13日复牌后一度下跌4.01%至9.1港元。
记者了解到,此次减持后,黄宏生及其夫人林卫平(创维数码执行董事)还通过Target Success Group (PTC)Limited持有创维数码约33.45%的股份,依然是创维数码的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从2009年7月30日开始林卫平就分多次减持了创维数码的股票,其持股比例从原来的39.38%下降到37.44%。另外,包括创维数码董事局主席张学斌、执行董事丁凯、杨东文、苏汉章,以及财务总监梁子正在内的高管都先后多次减持公司的股票。
对于高管和大股东集中减持的原因,东方证券分析师陈刚认为,从2008年8月开始创维数码等香港上市的消费电子股都出现了强势反弹的态势,其中2009财年上半年业绩增长近5倍的创维数码的股价从最低的0.28港元上升到今年3月最高的9.88港元,其增长幅度超过35倍。
记者了解到,不仅是高管,创维—RGB中国营销中心的一些大区负责人本来每人拥有40万股期权可以分四次行权,其中部分高管在去年11月选择了行权,而有些人则在今年4月初完成了行权。
对于这次大股东的减持,创维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黄老板一直是公司的精神领袖,其减持短期内对投资者和员工的信心有一定冲击。”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由于黄宏生已经将自己的未来投资规划放在了职业教育等新领域,这次减持套现的资金就是为了投资新的领域。

套現 港元 黃宏 大幅 減持 創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157

創維創始人黃宏生復出 投身汽車領域

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2856&PHPSESSID=08be387289b471286730fde1a10db9ac

  

創維集團創始人黃宏生自2009年7月從香港出獄後,一直未在創維集團和中國家電業復出。日前,《中國企業報》記者從可靠渠道獲悉,黃宏生已全面投身於汽車領域,短期內將不會在創維集團以任何形式復出。

  目前,黃宏生組建了創源天地控股公司,以此為平台在江蘇省南京市溧水縣成立了南京創源天地汽車有限公司,並聯合南京東宇汽車集團、廈門金龍聯合汽車三方重組南京金龍客車製造有限公司,黃宏生親自擔任南京金龍客車公司董事長。

  對此,創維集團新聞發言人李從想向《中國企業報》記者表示:「這是老闆的事業,與創維無關。」

  今年8月,南京創源天地汽車公司在南京溧水縣舉行了10.5米級純電動城市客車的新品說明會。一位參與了產品說明會的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企業 報》記者,黃宏生在會上向南京和溧水的兩級政府領導表示,創源天地控股公司將投入資金100億元實施新能源汽車規劃,在溧水建設新能源汽車基地。

  早在2010年8月,創源天地控股公司投資1億美元在溧水設立了創源新能源汽車投資主體——南京創源天地汽車有限公司。目前,該公司已經研發了 10.5米級純電動城市客車、12米級混合動力城市客車等5款新能源客車。隨後,《中國企業報》記者從南京市工商局瞭解到,該公司成立於2010年12月 21日,法人代表為黃穗晶。一份資料顯示:黃宏生的胞弟黃培升的女兒也叫「黃穗晶」。

  不過,黃宏生的汽車版圖並非只在新能源客車項目。《中國企業報》記者從南京國資委全資控股的南京東宇汽車集團獲得一份資料顯示:經過長達近半年 的磋商談判,今年1月初創源天地汽車與南京東宇汽車集團、廈門金龍聯合汽車達成了重組南京金龍客車的協議,標誌著黃宏生全面佈局汽車領域。

  重組後的南京金龍客車將以客車製造為基礎,打造以新能源汽車開發與製造、小型車開發與製造、關鍵零部件開發與生產的汽車產業集團。三年內形成單班年產3萬輛客車、輕卡、SUV的生產能力,五年內完成7萬輛年產能力,實現收入150億元。

  當年,黃宏生出獄後曾有知情人士透露:「黃老闆的家電情結還很濃厚,不排除今後重新在創維集團復出。」不過,近年來創維在以張學斌、楊文東為首 的職業經理人團隊的推動下,不僅在彩電主業上保持著穩健的發展,還積極向冰箱、洗衣機等白電以及平板電視、手機為代表的數碼通訊領域的擴張,打造綜合性家 電集團企業。

  今年6月,黃宏生則以創維創始人的身份,與創維首席執行官張學斌、創維總裁楊東文等高管共同出席創維液晶電視、冰箱擴產項目在溧水舉行了簽約儀式。黃宏生還在現場表示:「此舉意味著創維集團迎來了第三次創業。」(來源:中國企業報)

創維 創始人 創始 黃宏 復出 投身 汽車 領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59

黃宏生 再一次放下創維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3-31/100375262_all.html

 黃宏生最終還是不甘心只做創維的「甩手掌櫃」。

  自2009年7月保釋出獄以後,創維集團創始人黃宏生一度沉寂。然而,不出業界所料,這只「無法停止奔跑的羚羊」,選擇了在新能源汽車領域解決自己的「手癢」「技癢」「心癢」。目前,56歲的黃宏生,身份是南京金龍客車製造有限公司(下稱南京金龍)董事長。

  出獄之始,媒體對黃宏生是否會與創維的職業經理人們上演「奪權大戰」充滿擔憂,而今形勢似乎明朗了很多。

  「南京金龍是黃先生個人的投資行為,與創維沒有任何關聯。」創維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學斌告訴財新記者,黃宏生當前正沉浸在他的新能源汽車世界裡,「創業激情不減當年,依然只爭朝夕」。

   不過,南京金龍還是強調了自身的創維背景與股東實力。《南京日報》的一篇報導稱,2月15日,在一個開工奠基儀式上,黃宏生透露,未來五年公司將在南京投入100億元建新能源汽車基地,把「創維新能源汽車」打造成家喻戶曉的品牌。

  南京金龍的官方網站上也顯示,「2011年公司(創維集團)借大發展的機遇,投入50億元,成立了南京創源天地汽車有限公司,決心打造全國最大的綜合性汽車產業基地和最大的新能源汽車研發與生產基地」。

  在消費電子行業,黃宏生的成就毋庸置疑,但是進軍新能源汽車又將如何?且不說汽車行業競爭對手強大許多,在這個「新興產業」發展方向和政策導向尚不明確之時大手筆投資,黃宏生是在只爭朝夕地豪賭嗎?

「不得已」的成功

  黃宏生在中國工商業界的影響力,並非僅僅來自白手起家的創業經歷,而是2004年底他突陷囹圄,作為民營企業的創維也沒有樹倒猢猻散;其身在獄 中三年有餘,企業保持了正常運轉,且在行業第一陣營裡的地位還有提升。據奧維諮詢的數據,2011年,創維數碼液晶電視的銷量和銷售額在國內分別位於第一 和第二。

  中國企業家們對職業經理人有著條件反射般的不信任,也因此,黃宏生和張學斌等職業經理人之間的故事,經常作為一個罕見的「正面教材」被推到前台。

  創維最終形成全權委託職業經理人治理的模式,對黃宏生本人來說也絕非易事。

  通過電子貿易一步步艱難起家的黃宏生,擁有大多數民營企業家的共性——強勢。經歷無數摸爬滾打闖出一番天地,黃宏生們難免更加相信自己的經驗和 判斷,這也同時意味著,他們對與自己節拍不合、理念不同又不太聽話的人容忍度很低。2000年11月,時任創維營銷總經理陸強華率眾出走。這是一個將創維 的營收規模從數億元做到了40多億元的營銷強人,離開的理由很簡單:與黃宏生意見不合。

  陸強華的這次出走,應該說給了黃宏生極大的觸動。當2001年3月曾在中南財經大學任教的職業經理人張學斌加盟危機中的創維時,黃宏生就在主觀上選擇學習「放權」。他同意了張學斌剛一上任就成立彩電事業部,並主管這個部門的經營權、人事權、財務權的要求。

  事實上,在張學斌看來,黃宏生的改變,在2000年創維數碼(00751.HK)上市以後就已經開始了。「上市公司的治理要求創維內部必須改 革,比如職業經理人制度,需要大家形成一個共識,把其中的利害關係釐清,把管理機制、激勵機制建立起來。讓職業經理人靠制度、靠流程來管理企業,不能因為 某一個人而對公司造成致命性的傷害。」張學斌認為,在這個過程中,黃宏生做了不少讓步。

  容忍職業經理人的分權,無疑是痛苦的。但是,黃宏生的付出,讓他獲得了迄今其他中國民營企業家沒有能夠達到的成功。

  2004年11月,在香港廉署一次「虎山行」行動中,黃宏生和三名公司執行董事及財務總監突遭拘捕,他被控從創維數碼全資子公司創維集團有限公 司賬戶中盜竊公司5000萬港元轉至自己母親名下——黃宏生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一手創建和打造的公司上市後就不再是個人私產,他的「大股東佔款」行為在 香港會招致牢獄之災。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黃宏生邀請在業界威望極高的深圳市電子商會會長王殿甫來創維「救火」,接替自己出任創維數碼董事局主席,穩定大局。70歲的王殿甫和創維的合同簽了兩年,據稱當時取保候審的黃宏生還很樂觀,希望王殿甫能撐上一兩年,等事件結束後自己可以重新出山。

  然而,2006年7月,他被裁定串謀盜竊及詐騙上市公司資產等四項罪名成立,獲刑六年。

  黃宏生不得不將權柄交到以張學斌為首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手裡。他們也沒有辜負黃宏生的重託。為保證公司的現金流和穩定的利潤,張學斌大刀闊斧「做 減法」,先後砍掉創維的光電、小家電等,專注黑電業務,創維以「穩步推進」的經營風格,一步步走上彩電主業的最前沿,總營收從2004年的105億港元升 至2008年的150億港元。

  張學斌後來不禁感嘆,分不清這其中到底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

放下創維

  2009年7月,黃宏生獲保釋出獄。「國王」將如何與創維的「英雄」共處?黃宏生是否會從職業經理人手中要回創維的權力棒?這家大難餘生的企業是否會陷入權力動盪?這是很多業界人士談論的話題。

  時間證明,作為創維的創始人和第一大股東的黃宏生出獄,並未給以張學斌為首的創維管理團隊造成心理威脅,沒有破壞創維職業經理人管理制度,反而如帕勒諮詢資深董事羅清啟所言,對鼓舞創維士氣產生了正面作用。

  這一年的11月,張學斌第一次提出了創維的千億規劃,「5年內實現500億元,10年內實現1000億元的銷售目標」。創維開始由守轉攻,從 「做減法」轉為「做加法」,先後成立創維電器、創維冰洗和創維LED照明等公司,積極向冰箱、洗衣機等白電以及平板電視、手機為代表的數碼通訊領域滲透擴 張。

  在此過程中,黃宏生未再插手創維的治理架構和經營戰略,張學斌依舊掌握董事局主席和總裁的大權,並於今年2月15日提拔另一位學者型職業經理人、接替張學斌負責創維彩電事業本部的楊東文,升任創維數碼行政總裁。

  黃宏生的一位同行朋友向財新記者指出,黃宏生在獄中時,尚且能信任創維的職業經理人團隊忠實履行委託責任,出獄後這種信任關係只會更強;另一方 面,當前消費電子行業的主流熱點和發展趨勢,與黃宏生入獄前相比已經有了很大變化,黃宏生自認對行業形勢的理解和把握能力不會比經理人「做得更好」。

  在消費電子行業裡,一直流傳著一個神話:這個江湖中只有兩種企業,蘋果或其他。

  蘋果公司借「軟件+硬件+服務」的商業模式,從IT跨越至通信,並雄心勃勃地以iTV涉足消費電子領域,整個3C產業的競爭日益從硬件轉向軟件、內容和服務,讓原本就在技術和內容上慢幾個節拍的中國家電企業面臨更為激烈和殘酷的競爭。

  當年名震一時的「華南理工三劍客」中另外兩位校友——TCL的李東生、康佳的陳偉榮,近些年已有步履維艱之困。

  在黃宏生入獄幾年,李東生先是併購湯姆遜以失敗告終,被認為TCL未來重中之重的多媒體業務始終虧損嚴重;康佳的日子更為艱難,從主業來講,康佳去年是六大國產彩電企業中第一個陷入虧損的企業,其跨界投資房地產、手機、汽車電子等行業也未見起色。

  此時此境,黃宏生重回創維已然意義不大,三年牢獄自省,已經讓他有足夠的魄力拿得起、放得下。

「投資人」做成了「老闆」

  2009年黃宏生保釋出獄,很多人猜測他可能會和很多企業家二次創業一樣,成立一隻基金做做投資。

  2010年4月,黃宏生和夫人林衛平拋售了創維1億股股份,套現約9億港元。黃宏生果然拿這筆錢成立了一個創源天地投資公司,四處尋找項目。但他最終並沒有成為一個瀟灑的天使或PE投資人,而是將「投資人」做成了「老闆」。

  2010年8月,創源天地成立子公司南京創源天地汽車有限公司;2011年1月,創源天地汽車有限公司與廈門金龍聯合汽車工業有限公司、南京東 宇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共同出資組建南京金龍客車製造有限公司,先期註冊資本7500萬元。其中黃宏生控股60%,親自擔任公司董事長,進軍新能源汽車。

  據南京金龍一位跟隨黃宏生多年的創維老員工介紹,選擇在南京做新能源汽車,是因為黃宏生心頭有做實業的情結,他認為只有製造業才算真正的做事業。

  投資100億元在新能源汽車領域,這無疑是一場賠率極高的賭局。新能源汽車由於其價格昂貴、充電困難、性能不穩定等原因,儘管在中國已有十多年的發展,但至今無法商業成功,甚至連產業方向都不明朗,黃宏生為何選擇在這樣一個產業裡復出?

  放下創維,拿起新能源汽車,二次創業的選擇,顯然與黃宏生的性格有極大的關係。白手起家的黃宏生個性堅韌執著,做事全力以赴,雖然當年他是「三劍客」中最晚進入彩電行業的,卻是最早一個將企業做上市、最早賺得大筆財富的人。

  剛起步時的創維,和當下的新能源汽車業務一樣,也面臨著人才、技術等多方面的難題。但黃宏生相信自己能成功。他曾在早年的一次演講中提 到,1991年香港著名的彩電企業訊科集團因財政困難,急於出讓,爭購者如鯽而至,黃宏生用了半年時間一個一個遊說,將該公司30餘名懷才不遇的科技人才 招入旗下,並出讓15%的股權吸引他們技術入股。

  1999年加入創維的南京金龍電動城市客車公司執行董事任衛鋒曾向媒體表示,出獄以後的黃宏生,更加低調,更加穩健,但企業家的創業激情依舊。而新能源汽車,無疑給了黃宏生再次證明自己、成就自己的機會。

  當然,此時的黃宏生與第一次創業時的「赤手空拳」已然不同,在南京做新能源汽車,也有佔足天時地利人和之便的考慮。

  2014年,南京將舉辦第二屆青年奧運會,南京市政府已計劃採購新能源客車。對南京金龍來說,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商機。同時,創維的冰箱、洗衣 機基地也在南京,這為其開展新事業時的用工成本、物流、人才等方面帶來便利。據介紹,目前南京金龍的純電動車、混合動力車和天然氣車的樣車都已打造完成。

  家電企業造車,前有春蘭、美的、波導、奧克斯等或國營或私企之覆轍,至今尚無一例成功。但黃宏生自認是個「喜歡笑到最後」的人。多年前,在北京 大學的一次演講中,他曾表示:「人如果總是躺在功勞簿上,不求新的突破,便會泯然眾人矣⋯⋯我寧願選擇螺旋式上升的人生曲線,也不選擇平直的生活道路。」

  黃宏生

  生於1956年,海南臨高人,是創維創始人、大股東,原創維集團兼創維控股董事局主席,第十屆 全國政協委員。1989年,黃宏生在香港註冊成立遙控器廠,取名創維,後來成為中國一線彩電製造商;2000年,創維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募集資金10億 港元。2006年7月,黃宏生因串謀盜竊及詐騙上市公司資產等四項罪名被香港法院判處六年監禁,2009年7月獲保釋出獄。現任南京金龍客車製造有限公司 董事長。


黃宏 再一 一次 放下 創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17

黃宏生與時間賽跑 東方愚

http://www.zhanghua.cn/?p=5294

因為要將上市公司「一拆三」,創維自2013年伊始,就成為家電行業關注的焦點。在創維的整個業務版圖中,彩電所佔的比重超過8成,緊接著便是數字機頂盒和液晶器件。年初的時候創維即發佈公告稱,兩塊業務將分別在A股和H股上市,方式分別為收購一間A股上市公司和在港IPO(首次公開募股)。

57歲的創維幕後掌門黃宏生從監獄裡出來已經四年了。他為什麼要現在分拆上市?從商業的角度考慮,分拆能夠明晰各業務板塊的責權利,避免厚此薄彼,而兩個或三個獨立的融資平台,也更利於未來發展;另外,創維人如今像和尚唸經一樣天天嘮叨著「2015年500億,2020年1000億」的營收目標——黃宏生回母校時被問到自己的「中國夢」時甚至也是談的這個——分拆上市無疑能夠起到強心劑的效果。

其實另外兩個「迫不得已」的因素更值得一提。一是2015年後國內的有線機頂盒將消失,互聯網革命讓硬件選擇推出舞台或是變身軟件服務商,要知道創維機頂盒業務在全球市場中的份額是22%,必須盡快謀變。二是黃宏生在獄中就提出來要分拆手機業務上市,目的是為了激勵中高層,通過打造一個或多個內部創業平台來提振士氣。當然創維手機業務越做越差,後來乾脆賣掉了。但黃老闆的承諾大家都聽到了。當年分拆事大,得等他老人家出獄後通盤運籌,大夥兒幾乎望穿秋水,終於,創維靚麗的2012財報出來了,總營收378億港元,增長34%,機頂盒和液晶器件業務增幅分別超過30%和18%。時機成熟了!

十年練一劍。創維是第一家老闆出事但企業運營平穩的中國大型上市公司。2004年黃宏生被捕時,離創維發生「陸強華事件」(總經理陸強華帶領創維團隊核心成員及片區經理共逾百人集體離開)才4年時間,儘管黃宏生因此逐漸意識到自己專斷、傲慢的性格,並於2002年拿出1億股股票期權分配給管理層及骨幹員工,但彼時並沒多少人——甚至包括黃宏生、林衛平夫妻自己——對創維的未來有信心。可「奇蹟」還是發生了。

若說「黃宏生應該感謝牢獄之災」可能有些損,但假設黃宏生沒有被捕,而一直任董事局主席至今,很難說創維的成績單比現在我們看到的要優異多少。一個有著超強控制慾且高高在上的人,即使意識到了自己的性格缺陷,你希望他能夠在較短的時間裡成功控制自己的控制慾,可能只能有兩種辦法,一是讓他的夫人或情人制服他,二是把他關到籠子裡,一般而言,後一種辦法比前一種更奏效。

黃宏生是個幸運兒。如果完全說成「時勢造英雄」並不貼切,但鐵窗生涯確讓他以比較高的效率完成了自我革命。

最有意思的是按照香港法律,黃宏生出獄後並不能夠馬上重掌創維帥印。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專斷脾性的「報復性反彈」的可能性。他已經能而且也只能像《締造蘋果神話》一書作者傑弗裡•揚描述當年經歷了風浪後的喬布斯一樣「不再是一位站在河邊根據自己的命令改變河流流向的『統治者』,是一艘順流而下的小船的船長,他引領著這條船的前行,他的身後是喊著號子拚命加油的船員」。

不能回創維當董事,卻能到南京做金龍客車的董事長。黃宏生出獄後還佈局新能源客車,並很快有了實際行動;那麼,如果創維公司能夠一年內完成「一拆三」,加上2014南京青奧會將給新能源客車的契機,外加黃宏生以私人名義投資的地產業,一個架構清晰、多維立體的黃氏帝國已現雛形。

但他絕非高枕無憂。2013年8月6日,創維機頂盒業務借殼上市的事情終於有了實質進展。不過尷尬的是,一週後,創維宣佈推遲液晶器件在港上市計劃。原因無非是市場低迷,投資機構對這一行業態度謹慎且不看好這個時候融資。也就是說,「一拆三」暫時變為「一拆二」。而即使現在如火如荼的機頂盒業務,除了要和政策及時間賽跑外,值得思考的是,我們看到的創維不管如何重組,卻依然是一個硬件公司。現在面對樂視、小米等互聯網公司推出的「盒子」產品,儘管創維也曾推出「酷開TV」以迎合「云時代」的潮流,但無論是在資本投入、合作方式以及商業模式上,它都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再大氣的電視、再清晰的屏幕,如果沒有好的內容支撐,被拋棄的幾率也是比較高的。

這又得回到黃宏生個人經歷上。對於出生於1950年代、經歷過文革的那批中國企業家來說,他們對實業的感情非常深厚——充其量加上房地產業。就算麾下高手如雲,但如果舵手擁抱互聯網的意願並不強烈,你也會幹著急沒辦法,因為於舵手而言,那是一個不可捉摸的全新世界。從創維作為一個「後來者」殺入白電業就可見一斑:「黑白配」可以理解為產業佈局,但選擇2010年這個時刻,更多的可能是看到了白電的高利潤率可以為創維的「千億大計」貢獻能量。這是不是一種盲目的多元化?莫衷一是。但顯然創維人以及黃宏生現在需要經常自問一句俗不可耐的諺語:不要走得太快而忘了為何而出發。

黃宏 生與 時間 賽跑 東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110

黃宏:演員就是一個模仿別人的事業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4314

黃宏。(新華社記者 李琰/圖)

離開春晚5年後,演員黃宏重新出現在公眾面前,不過這一次是在電影銀幕上。

“你最好不要用‘複出’這樣的詞,就是順其自然。”接受采訪時,黃宏特意糾正南方周末記者的說法,“其實到我們這個年齡,可演的人物已經不是很多了,有合適的就參與一下,沒有合適的,我們就可以做幕後。(幕後)還沒有合適的,我們還可以做觀眾。”

在演員這個職業,今年57歲的黃宏不算高齡。不過他在五十多歲的年紀擺脫春晚小品明星的身份,在非喜劇電影里出演男一號,確是他同齡人中少見的轉型。

黃宏在電影《血狼犬》中扮演新疆護林員朱廣生,他養了許多狗,與偷獵盜伐的壞蛋頑強鬥爭,為此遭遇了人身威脅、家庭破裂和破產風險。

“西北人我沒演過,西北和東北人的區別,這是一個挑戰。”出生在哈爾濱的黃宏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還有一個是悲劇和喜劇的不同,這個人物還是具有悲情色彩的人物,對我來講也是一個挑戰。”

第一天到劇組,黃宏跟一只演戲的大型犬打招呼,結果差點被咬到喉嚨。黃宏還冒著被母狗攻擊的危險,拍攝給母狗接生的鏡頭。片尾的狼狗大戰也是實拍,黃宏被一群狼困在一輛面包車里。為了吸引“狼演員”攻擊他,黃宏一度搖下車窗,直到一只狼真把爪子從窗縫伸進車里。

在日本和歐美,狗狗電影早已發展為成熟的商業類型片,黃宏的新片則多了一份主旋律的色彩。影片最後雖然也是俗套的義犬舍身救主,但是黃宏扮演的主人公內心充滿矛盾:狗的對手是狼,狗死了他當然心痛,但狼死了也是大自然的損失。

“《一條狗的使命》《忠犬八公》這些電影,主要是把犬擬人化了。你把這個動物換成鳥也行、貓也行、馬也行。”片中飾演反派的劉向京演過著名的國產動物電影《白馬飛飛》,“但是《血狼犬》你給它改成別的試試?改不了。”

影片中劉警官到朱廣生家調解糾紛時賴著吃飯,錯拿了狗用的飯盆,吃完後才知道,非常氣憤。朱廣生頭也不擡地說了一句:“狗比人幹凈。”“他不是光說,他給狗接生完,把手一擦就吃東西,妻子說‘老朱洗洗去’,他說‘不用洗,這狗下出來都幹凈得很’。”導演劉建華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我們在整個創作過程當中一直是圍繞著一個戲核來做的。”編劇劉夏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句話是法國政治家羅蘭夫人的名言:“我接觸的人越多,就越喜歡狗。”

演員,就是“過好別人的日子”

從1989到2012,黃宏連續24年登上央視春晚舞臺演小品,這個紀錄至今無人超越。他演過洗車工、裝修工、出租車司機、修車攤老大爺甚至“橫漂”。“演員這個行當沒有什麽了不起的,就是一個模仿別人的事業。當然要有你自己的創作。但是你要盡可能地用你的經驗和技巧過好別人的日子。”黃宏忽然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比如你今天采訪的這個狀態,我就會記到心里,如果一部戲演采訪者,我會學你這個樣子。”

黃宏的成名作是《超生遊擊隊》。早期從央視電視晚會走紅的小品,大多並非專為晚會準備,而是已經在其他舞臺演出、打磨得比較成熟的作品。《超生遊擊隊》1989年已在全國小品大賽獲獎,1990年在央視元旦晚會播出後立刻就火了,以至於黃宏演出完就在北京街頭被觀眾認出來。同年春節聯歡晚會,黃宏演出了《超生遊擊隊》的姊妹篇《難兄難弟》。

隨著黃宏連續上春晚,沒有那麽多“老本子”可演,他每年都要花三個月時間,為央視春晚搞定制創作。1996年黃宏自編自演的小品《今晚直播》,就扮演了一個“為了演出好小品,成天到晚瞎捉摸,做夢都在搞創作”的小品演員,創作是“在家里生憋出來的,都要謝頂了”。

此前多位業內人士批評黃宏的小品表總是上臺先喊“四六句”,在這個小品里,黃宏以此自嘲,向“妻子”炫耀自己的表演經驗:“一火遮百醜……有人說我節目淺,上臺我就大聲喊,別管聽清聽不清,先把觀眾給造懵。”除夕當天彩排,觀眾鼓的都是倒掌,演員憋出來的小品臨時被拿下,於是他第一次“被迫”在家過年。小品的最後,黃宏立誓要在新的一年深入生活搞創作,殺回春晚。

這個“元敘事”風格的小品在黃宏作品中並不起眼,它揭示的創作困境卻有如讖語。1996年以後,黃宏的春晚小品很難超越《超生遊擊隊》和《打撲克》等前作。2010年央視春晚,黃宏的小品《兩毛錢一腳》因為版權風波,在直播前3天被拿下。黃宏沒有像十幾年前他扮演的小品演員那樣就此回家過年,而是火線趕工,創作排練出一部新作品,趕上了當年的春晚。

“那樣的小品很無奈,那種(情況)盡量少發生。《美麗的尷尬》是72小時把它創作出來的。”黃宏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當然也是一個信任,電視臺和春晚導演的信任,但這個壓力太大。”

壓力還來自網絡段子和流行語,它們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央視春晚,觀眾的態度也從驚喜變成了厭倦和調侃。他們甚至每年預測,春晚的幾大小品演員今年會說哪句流行語。2011年春晚,黃宏說出“神馬都是浮雲”,貼吧頓時一片歡騰:“終於出現了”“該來的總會來的”。“也挺好的,因為它總要發展的,”如今黃宏釋然地說,“但是我更希望現在的作品更能反映一點生活。”

2012年黃宏在央視春晚演出小品《荊軻刺秦》,扮演一位橫店影視城的工作人員。就在這一年,黃宏被任命為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真的開始專註影視工作,他的春晚登臺紀錄也就此終止。

“還是有一些不錯的作品,但也有一些不如意的作品,”黃宏這樣評價他自己的小品,“小品誕生於那個年代,誕生於春節晚會。現在的喜劇發展得很快,很多新的喜劇出現,我們那個是落伍了。”

如今的黃宏成了央視春晚的觀眾,“吸引我的,我可能會看下去。”他覺得2014年沈騰的小品《扶不扶》不錯:“它從生活出發,我們對於扶與不扶(摔倒的老人)的這種很戒備的狀態,一種不正常的生活狀態,他抓住了,給它變形了。但是變形沒有失去‘真’的那個核,‘誇張不變形,變形不失真’,它還有‘真’的一面,反映了一個社會問題。”

一部爛電影,一定是人物非常簡單

黃宏1995年首次“觸電”,在峨眉電影制片廠的抗日喜劇電影《巧奔妙逃》里扮演八路軍“臥底”秦貴。《巧奔妙逃》是網絡評分最高的國產抗日電影之一,黃宏和魏宗萬扮演的中國百姓面對日軍審問時胡謅的“彈棉花”歌,至今被影迷們津津樂道。影片對日本軍官佐佐木的刻畫也沒有一味醜化和標簽化,他對音樂的熱愛和對戰爭的厭惡令人印象深刻。

黃宏對自己的表演並不滿意。“現在我都不敢看,自己看著很難受。”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這個片子在當時是達到了一種喜劇效果,但是我覺得我的表演有許多問題,比如誇張過度,比如表演不統一。”

告別央視春晚舞臺之前,影視只是黃宏的一項副業。他在《巧奔妙逃》之後又演出了幾部影視劇,其中一半也是喜劇,但是這些作品的網絡評分沒有超過《巧奔妙逃》。

2012年黃宏出任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後,再也沒有演過小品和喜劇電影。黃宏賴以成名且得心應手的行當,從此在他的事業中消失了。通過黃宏的“斷舍離”,他在八一廠時的一些同事也逐漸改變了“看到他就想笑”的先驗印象,開始適應黃宏作為廠長的形象。

黃宏的名字出現在所有八一廠電影的出品人一欄,這些電影主要是軍事戰爭題材的。

“實際上中國戰爭片從武器裝備的各個方面,我們不占優勢,”談到今天的戰爭電影該怎麽拍,黃宏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我覺得還是要拍戰爭的艱難,拍英雄主義。中國戰爭片的優勢在於人,頑強的性格,不怕死的精神,中國的戰爭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我們有許多戰爭,打過一仗讓敵人怕了幾十年。所以最重要的是要把人物拍得豐滿了。一部好的電影不是情節有多麽曲折,而是人物有多麽複雜;一部爛電影一定是情節非常複雜,人物非常簡單。”

實踐這種觀念並不容易,在豆瓣網,黃宏擔任出品人的12部有評分的電影,其中10部的平均評分只有3.46分(滿分10分)。

另外兩部則高達7.7分,分別是多方聯合出品的《智取威虎山》和小成本文藝片《我不是王毛》。 黃宏認為,《智取威虎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它借助了我們的京劇《智取威虎山》和老電影《林海雪原》,還有人們對楊子榮、對這段故事的看法,那麽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加上現代特技,讓現代觀眾看起來就很搶眼。”

《我不是王毛》在黃宏看來是一部非常難得的戰爭戲。這部戲投資不到300萬,取材於編劇李海江的家族故事,在李海江的家鄉流傳了很多年,黃宏拿到劇本,“一氣讀完”。“我讀完以後就覺得它很有內容,跟以往的抗戰片不一樣,劇本紮實,人物寫得好,不表面化,”黃宏與素未相識的李海江見面,得知劇本有現實原型,“它富有生命,不是憋在賓館里能寫出來的,它是很接地氣的。”

八一廠也參與出品過一些都市題材的商業類型片,黃宏從觀念上對這種電影並不贊同:“這個類型化了,我們都按照這個走;那個賣錢了,我們都按照那個走。如果都是可以效仿的,那就一定是肥皂劇,一定是克隆劇,這樣的劇不值得推崇。”

黃宏參與出品的商業類型片中,陣仗最大的是2013年的賀歲電影《越來越好之村晚》,影片雲集了香港影星梁家輝、郭富城、吳君如 ,內地影星章子怡、景甜、張譯、徐靜蕾、 佟大為、王珞丹、王寶強,甚至還請來了老戲骨倪大紅和“達康書記”吳剛,當時被業內稱為“賀歲版的《建國大業》”。結果這部大年初一上映的電影首周票房不到1000萬。

“當時創作得比較急,要趕在春節(上映),”黃宏感到遺憾,“我覺得問題在作品身上。一部電影還真不是湊熱鬧的,還是需要打磨的,需要一個長期的創作過程。”

黃宏 演員 就是 一個 模仿 別人 事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48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