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必和必拓找到高瑞思接班人

2013-02-25  NCW
 
 

 

平和內斂的安德魯取代了敏銳強勢的高瑞思, 必和必拓的管理內閣將出現改變,更值得觀察的是必和必拓與中國的關係變化◎ 本刊記者 蒲俊 文pujun.blog.caixin.com 市場 對 于 必 和 必 拓(BHP Billiton)的 CEO 人選更迭早有預期,2012年11月7日,公司宣佈已開始尋找現任 CEO 高瑞思(Marius Kloppers)的繼任者。四個月後——這個時間比一些業內人士的預測 更短——必和必拓宣佈高瑞思將於今年5月10日離任,繼任者安德魯 · 麥肯齊(Andrew Mackenzie)來自公司內部,目前是有色金屬部門 CEO。

這家礦業巨頭2月20日同時宣佈了截至2012年12月31日的半年業績。公司期內營收322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4.1%,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同比降29.3% 至132億美元,淨運營現金流同比減少近半至64億美元。盡管難稱亮眼,考慮到大宗商品價格下降和美元疲軟,這一結果並不令市場意外。消息宣佈當天,必和必拓在澳大利亞股票交易所的股價微跌0.9%收于38.65澳元 /股。

高瑞思表示,選擇何時離任是困難的,但現在是個好時機。有熟悉必和必拓的人士用激流勇退來形容這一決定。

有趣的是,安德魯· 麥肯齊正是高瑞思從對手那裡挖過來的。這是他在2007年10月就任 CEO 後的最早決策之一,為了挖到人,高瑞思還給了安德魯長達一年的假期。現在,安德魯的接任和他在油氣領域的深厚背景讓人們有理由相信,必和必拓將在能源業務上繼續 發力。安德魯本人亦表示將延續公司的戰略——擁有並安全運營大規模、低成本、長壽命的資產,並注重在商品種類、地域和市場上的分散。

與高瑞思敏銳、激進、強硬的作風相比,技術出身的安德魯更加內斂和平易近人,這或許會為必和必拓的管理風格帶來變化。和力拓(Rio Tinto)銳意開拓中國市場的投資,並試圖在全球建立與中國的合作不同,在高瑞思時代,必和必拓一直小心保持與中國的距離,僅將其視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需求方。

安德魯到來後,未來中國在必和必拓的全球戰略中將處於何種位置值得觀察。

高瑞思激流勇退

近期礦業公司頻頻換帥。2012年10月26日,英美資源集團(Anglo American PLC)CEO 辛西婭 ? 卡羅爾(Cynthia Carroll)宣佈辭職。今年1月17日,力拓宣佈了令市場震驚的140億美元大規模非現金資產減值,CEO艾博年(Tom Albanese)因此去職。

兩拓換帥僅隔一月,容易引起比較。收購加拿大鋁業和莫桑比克煤炭項目帶來的資產減計使艾博年的離任 “被炒”意味明顯。而高瑞思的離任已有數月鋪墊,董事會對他在任期內的表現亦給出了相當肯定的評價。

董事長傑克· 納賽爾(Jac Nasser)表示, “高瑞思在全球金融危機前被任命為 CEO,盡管面臨困難的外部環境,但他和其團隊仍為股東創造了超過其他同業公司的回報,同時將公司帶入美國頁岩油氣等投資領域。他留下的是一個更為安全和強大的必和必拓。 ”傑克· 納賽爾在被問到這一交接時點由誰決定時稱,董事會和高瑞思對此一致同意。對時點選擇,一位必和必拓內部人士對財新記者分析認為, “這是各種因素結合在一起,他(高瑞思)可能覺得現在不錯,大家對他也比較認 可,接下來市場走勢有很大不確定性” ,但“董事會是決定因素,尋找繼任者的工作一直在做,他們有公司發展和資本市場的要求” 。在他看來,同時公佈業績和管理層變更並無特殊含義。

“五年半的CEO任期在礦業企業中不算短,或許還超過了平均值。 ”礦業獵頭公司 Swann Global 亞洲地區執行董事戴碧特(Peter Arkell)告訴財新記者, “高瑞思有能力繼續前行,但更換領導人將使企業受益。 ”高瑞思的前任顧之博(Chip Goodyear)在任約五年,前前任Paul Anderson在任四年。

高瑞思任職 CEO 期間,趕上了全球礦業的超級繁榮周期,過去十年,必和必拓的股東回報年復合增長率達26%。

從2007年到現在,盡管必和必拓的股價起起伏伏與當初變化不大,但總共通過現金股息和股票回購為投資者提供了363億美元的回報,回報率達到49%。

數字上的確領先于同業。

高瑞思留下驕人業績,也招致不少爭議。他曾極力推進必和必拓與力拓合併未果。2007年11月和2010年8月,必和必拓先後謀求收購力拓和加拿大鉀肥公司 Potash,但沒能通過歐盟反壟斷審 查和加拿大政府的批准。高瑞思氣勢逼人但壯志未酬,不過事後亦有觀點認為 後兩筆交易沒成給必和必拓在金融危機期間保留了更多的轉圜餘地。

高瑞思的另一大手筆是改變鐵礦石定價機制——終結長協定價,轉向現貨 和公開市場,用他的話說,這更加“準確” 。這一舉措曾引起中國鋼廠和鋼協的強烈反對,但基於指數的現貨交易以及交易平台已成為現實,被市場接受。

最近一年多,鐵礦石價格劇烈波動,回歸均值成為高瑞思的判斷,並將目光更多投向油氣和鉀肥等領域以分散風險,收購了以北美頁岩油氣等一系列資產。但由於天然氣價格下降,去年必和必拓對其頁岩資產進行了數十億美元的減值,而高瑞思也因此放棄年度獎金和分紅。來自投資者的壓力不小,他們希望從這家全球以產量計最大礦業公司獲得更好的回報。在接受財新記者專訪 時,高瑞思曾解釋稱,盡管天然氣價格下跌,但隨著技術進步,頁岩油產出增加,油價將使這些資產獲得支撐。

高瑞思的離任是否也在為這些並購的失敗以及資產減計付出代價?傑克·納賽爾予以否認, “在尋找繼任者過程中我們都很清楚,沒人抱持這種意見” 。

戴碧特認為,在礦業這個周期性行業,領導人要能處理當下壓力並作出基於長遠考慮的大決策。現在看來最好的決定也許會隨著環境變化變成錯誤,團結投資者、市場和員工才是真正考驗。

對高瑞思的評價需要更長的時間。

告別必和必拓CEO 的高瑞思才50 歲出頭,不少礦業人士認為他還會有事業的下一站。 “但也不容易,什麼樣的公司敢請他?什麼樣的公司他能看得上?”前述熟悉必和必拓的人士指出。

顧之博在離開必和必拓後曾收到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的橄欖枝,但這個看起來門當戶對的組合最終未能成真。

安德魯 ·麥肯齊懸念

2月20日必和必拓中期業績分析師會議上,高瑞思回憶了他和安德魯的第一次見面, “是在合資企業背景下,我是必和必拓代表,他是力拓代表。我們共同解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從那以後我就想同他成為同事” 。

安德魯今年56歲,出生于蘇格蘭柯金蒂洛赫(Kirkintilloch) ,一個距離格拉斯哥不遠的工業城鎮。他在力拓工作時間不長,2004年4月進入力拓任工業材料部門 CEO,2007年6月擔任鑽石和市場部門 CEO,11月離開。在經歷了一年假期後, 2008年11月加入必和必拓。

在力拓之前,安德魯在 BP 工作了約20 年,歷任首席油藏工程師、首席技術官和集團副總裁(分管石化業務) 。技術背景濃厚,是地質學學士、化學博士。

這樣的履歷在礦業界十分獨特,橫跨油氣和礦業領域上下游,並具有市場經驗。 “礦業和石油業務的結合將帶來 強大效應,油氣業務是必和必拓的核心組成部分,從這種協同效應中能創造價值。在我看來,必和必拓在這些方面已做了很多,但還可以更多。 ”安德魯在確認成為下任必和必拓CEO 後,做出上述表態。在前述分析師會議上,安德魯還強調了控制成本的決心。這也延續了高瑞思在告別鐵礦石高增長後的策略。

“這種體量的公司,很難會有大的方向上的變化。 ”前述必和必拓內部人士和數位接受財新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都認為,必和必拓的戰略十分清晰,以鐵礦石、銅為代表的基本金屬和油氣作為業務支柱。

據財新記者瞭解,安德魯在擔任必和必拓有色金屬部門CEO 時,主要負責的業務包括銅、鈾和非油氣勘探等。

目前公司最大銅礦項目——位於智利的埃斯孔迪達(Escondida)正以年復合增長10% 的速度擴產,並將持續一段時間。從中期報告看,銅業務的銷量增速在必和必拓所有業務板塊中排名第一。

德意志銀行一位礦業領域分析師認 為,必和必拓接下來的增長將更多地來自基本金屬、鉀肥、油氣業務,這是安德魯的專業所在。市場對於其任命的看法也普遍較為積極。

安德魯會帶給必和必拓哪些變化?

管理風格也許是其中之一。高瑞思敏銳、強硬,氣場強大,讓下屬有些戰戰 兢兢,他甚至還曾規定過員工辦工桌的清潔程度——必須每天清理,只允許保留八樣物品。而在接觸過安德魯的人看來,他要平和內斂許多。澳大利亞《時代報》 (The Age)援引了接近此次換帥 人士的說法, “高瑞思智商比天高,而情商並沒有,安德魯的情商更高一些,他善於與人相處。 ”戴碧特則認為,高瑞思時代的必和必拓更流程化,安德魯可能會給個人更多嶄露頭角的機會。

必和必拓一開始就傾向于從公司內部尋找繼任者。 “高瑞思的幾個副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一位服務過必和必拓的人士在去年年末曾向財新記者表示。這其中當然包括安德魯,也包括黑色金屬和煤炭業務負責人馬科斯 ? 蘭多夫(Marcus Randolph)以及鎳和鋁業務負責人阿爾伯托 ? 卡爾德隆(Alberto Calderon) 。未能成為 CEO 接任者的內部候選人可能會離開公司,這在2007年高瑞思上任時就曾發生過。

這位前必和必拓人士認為安德魯的挑戰之一來自他的背景——不那麼熟悉鐵礦石。同時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必和必拓在中國傾向于收縮,把中國僅僅作為一個銷售市場,沒有像力拓那樣致力于經營某種長期戰略關係,這一政策會繼續還是改變,值得觀察。

高瑞思還留下了龐大的資本支出計劃,過去數月因現金流等方面考慮,在西澳大利亞黑德蘭港(Port Hedland)外港的建設和加拿大的 Jansen 鉀肥項目被暫時擱置,南澳大利亞的大型銅及鈾礦項目奧林匹克壩(Olympic Dam)也在尋求成本更低的開發方案。安德魯無疑瞭解這些項目,他能否為這些項目帶來新的進展,亦為市場關注。

必和 和必 必拓 找到 高瑞 瑞思 接班人 接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2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