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無常中的正常 韋家輝

1 : GS(14)@2011-03-09 23:17:05

http://www.eastweek.com.hk/index.php?aid=11209
通常酒醉的人會說「我無醉」,有病的人會說「我無病」,韋家輝創作的電影經常被形容為「走偏鋒」、「唔正常」,他堅
稱:「我正常。」「有些類型的戲很多人拍,我會問能否拍不同的東西?能否有點破格?百厭點,有個性一點。」他多年來付諸實行,以前在電視台拍劇集,度出有
掟仔落街的《大時代》;《大隻佬》明明講健美先生,他忽發奇想注入「惟有孽隨身」的佛偈。「電影是有生命的,像一顆種子,以為會長出橙,結果種了蘋果,未
必如你想像一樣。」在韋家輝眼中,創作過程猶如天馬行空地飛,即使結局失控,「由得佢囉!」有「不正常」才有新鮮感,在夢工場內,硬要界定創作者是正常還
是不正常,似乎才是不正常。


韋家輝曾經只拍「另類」電影,「無市場的話很快會被叮走」,拍攝《孤男寡女》始令他離開人生低潮。
原來韋家輝不是信佛的。
很多人看過他的戲,都留意到《誓不低頭》的「因果」、《大時代》的「宿命」、《大隻佬》的「惟有孽隨身」、《再生號》的「輪迴」,統統和佛學有關,便以為他信佛,但他搖搖頭說:「我信有主宰,但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佛教徒。殊途同歸。」
人生本無常,二○○一年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襲擊,韋家輝身在美國,「老闆請我們去拉斯維加斯,入住的Villa窮奢極侈,周圍的客人畀貼士都是幾十元美金。」
出事前,他在偌大的房間看《圓覺經》,閱讀佛經,感受與環境的反差。「一切也是鏡花水月,臨走時發生『九一一』,人生無常的畫面出現眼前,我更滯留在多倫多。」當時有傳恐襲下一個目標是多倫多,「我覺得主宰者知道我需要這樣的體驗去創作,所以安排我去那個環境感受吓。」
「無論作品有多天馬行空,一定與生命出現過、相關的東西刺激你才諗到,不可能無中生有。」他說。
宗教、哲學等課題首次在他生命中出現,是黃大仙,他是「黃大仙契仔」,「我農曆生日是黃大仙誕,阿媽契咗我畀黃大仙,屋企會拜觀音,過年一定跟阿媽去黃大仙廟。」

身後掛滿他和杜琪峯的電影作品,由《一個字頭的誕生》到近期上映的《單身男女》,他的電影既偏鋒也大眾化,「我們都是TVB出身,向來都是近觀眾的。」

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禮人人舉杯暢飲,韋家輝卻顯得格格不入,「我不喜歡應酬,每次應酬之後都要花很多時間才可以獨處、沉澱,才恢復工作。」
探索無常
從小開始接觸,他形容某些信念已經「入骨」,「小時候住華富邨,有次行雷,好大聲,劈死了一隻海龜。」他跑到海邊看,目睹幾個大男人從海邊把海龜搬上岸,龜殼裂開。「當時我諗為甚麼要劈中牠?這隻龜做過甚麼?很希望了解背後原因。」
韋家輝愛思考探索,小學已獨自到圖書館看書,「我對兒童圖書館無興趣,覺得成人圖書館的書有趣一點。」他愛看科學書,有關恐龍如何絕種、地球是怎樣形成、近視能否治癒等課題的書,他愛不釋手。

入行二十年,韋家輝以《神探》一劇於○八年奪香港金像獎最佳編劇。
家中有四兄弟姐妹,他排行第二,胞弟是演員韋家雄(《真情》裏的「大力」)。「人生無常」很早在他生命中出現,十歲左右,爸爸突然離開屋企,「他上大陸做生意,有另一個家庭,好瀟灑地一個人走了。」
父親原本開塑膠廠,家境不俗,「以前有私家車,突然間屋企好窮,無咗個爸爸,成日見到唔開心的媽媽坐着發吽,會諗好多嘢,想幫她分擔。」人生哲理,慢慢在韋家輝體內萌芽。
父母離婚後,舉家遷往土瓜灣,好讓母親與親戚有個照應。他唸孔仲歧紀念中學,中五畢業後,到舊碧麗宮戲院停車場做收銀兼看更,「做停車場唔可以做一世,悶得發慌,全部報紙看完,連鋪垃圾桶那張都看了,給我看到無綫請見習編劇。」
大時代
韋家輝的大時代,由這一刻開始。
應徵既要投稿又要面試,被問對當時熱播的劇集《上海灘》有何意見,「我返工無睇過,只對預告片有印象,所以說:『那時上海不是這樣的吧?』」見他的其中一人,正是《上海灘》編劇梁健璋。
「他說請我與否只是一念之間,因為我是marginal的一個,其他人的學歷都比我好。」當時無綫編劇訓練班幾個月一期,每期要請五個人,韋家輝成為那期第五位入職的員工。
入職後,他嶄露頭角,為期半年的訓練班未完,梁健璋就把他抽調出來幫手寫《飛越十八層》,連課堂也不用上,「他是第一個發現我有創作天份的人,我提出的都用在劇本上。」
「好順暢,好多人讚,當時我發現人是需要返去自己的世界,如果有樣東西人人都覺得很難,但你很容易就做到,那就是你的世界。」如魚得水,韋家輝創作無數,個個月爆show,「標準是每月五十個show(一小時當兩個show計算),我好多年都有一百個。」

九二年韋家輝編寫《大時代》,劇情極端,突破電視肥皂劇框框,成為韋的代表作。
「當年編《流氓大亨》,大結局在周六、日播,我去媽媽屋企食飯,走的時候聽到全個屋邨響起主題曲,然後很多人一齊落樓走,你就知道很多人睇埋自己套戲先肯走。當一樣嘢hit,真係feel到。」他帶點自豪地說。
「在電視台,預先寫的劇本要放上架,我的劇本一放上去就被人搶來當小說看,連副導演要拿來做嘢都無。」他八一年入職無綫,由編劇升為編審再升為監製,炮製無數經典劇集,包括《新紥師兄》、《誓不低頭》、《義不容情》等,九○年被亞視高薪挖角。
「八九民運令我很激動,很想拍有關文革的劇集,恰巧林建岳去了亞視,有彈藥挖人。」他過檔的條件是要拍文革題材,拍了《還看今朝》,收視達廿七點,創亞視的收視紀錄。
無綫急急找韋家輝回巢,拍出另一經典《大時代》。「回想都覺得好離譜,劇本百厭得可以踢出校,七點播,第一集就掟啲人落街,度啲咁嘅嘢,炒得。」然而,公司內部審查後竟然接受,觀眾更是着迷,「天時地利人和,才可以出到街畀大家睇,容許我咁百厭。」
他更改寫電視台的運作模式,容許「飛紙仔」,即臨入攝影棚才出劇本,「老一輩都是返朝九晚六,我們卻帶頭組成夜晚的創作小組,累了瞓椅子,天光就刷牙,睇住其他同事相繼上班。」

一邊行路一邊度橋,韋家輝笑言度《神探》時應該嚇親不少途人,「我會無啦啦做埋動作,一路行一路開槍,砰砰砰,像一個傻佬。」
「是騎虎難下,我們不是去玩唔交稿,個個通宵度劇本,做到成隻殭屍咁。」無綫內外的同行都知道他的瘋行,影帝周潤發把他拉入電影圈,「是時候了,唔同周潤發拍,他就要去荷李活。」
完成《和平飯店》編導,他開始拍心目中的「電影」,「有些戲已定型,港產片就一定是這樣?我想用電影感強啲的拍攝手法去做,想破格。」當年流行《古
惑仔》系列,標榜黑社會有情有義型到爆,他卻拍了《一個字頭的誕生》,描繪「二打六」古惑仔的荒謬,令韋家輝在電影圈中冒出頭來。
「有人話我的戲唔正常,有些則說布局複雜到傻,甚至話我是傻的。我覺得好正常,有時嫌它不夠複雜。」他的作品最初不太被觀眾接受,到外地影展走一圈,好評開始出現,影評人也漸漸喜歡這種「另類」。
即使叫好也未必叫座,他笑言,尤其是去完影展的電影,被人接受時,在本地早已落畫,「與拍檔兼老闆商量,不如拍回比較接近觀眾的電影,百厭的則偶然
玩吓。」結果二千年的《孤男寡女》大收,「我們的路很難行,無市場的話會被人叮走,即使那年不轉方向,最終有一天要貼近觀眾,取回參賽權。」

《大隻佬》原本是關於健美先生的喜劇,但後來韋家輝在四川的樂山大佛前,聯想起劉德華的大隻佬造型,毅然決定把劇本改為說禪的武僧故事。
兩段婚姻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韋家輝被選為「焦點影人」,開幕電影也是票房有保證的愛情片《單身男女》,百厭腦袋與商業元素結合,就是現在的韋家輝。「時下拍都市愛情片,都是拍即食、短暫的,既然咁多人拍,我們就拍長情的。」
他感情專一,與現任妻子結婚廿年。經歷兩段婚姻,他說不因為花心,而是瘋狂工作所致,「是不應該的,每個女人都不會頂得順。」前妻也是編劇,他跳槽到亞視時住銀禧花園,辦公室在樓下,偶爾返家沖完涼就走,瞓覺都在辦公室。
「即使家在樓上,她都要專登約我食飯,食完我又走去開工。掛住太太,但是打緊仗,無得退。」五年婚姻關係就此結束。
第二任太太是梁健璋的秘書,曾在朋友的製作公司工作,「我們相遇之前,已經在人海中的隔籬左右,等待一個機緣,『』一聲就會遇到。」他的愛情故事,猶如電影情節,「上天主宰就是最好的編劇,有啲嘢估不到。」
韋家輝的創作一樣叫人估不到,「電影就是天馬行空,想到怎麼拍就怎麼拍,讓它變化,去到最尾失控,由得佢囉。」

韋家輝不信佛,但相信上天有主宰,電影滲入佛理,目標簡單,希望人反思生命。
2 : 龍生(798)@2011-03-10 00:45:32

神話級高手
愛極了他的大時代, 精彩絕倫!!!
3 : GS(14)@2011-03-11 07:41:18

個訪問幾好睇,但我覺得他最好唔好結婚
無常 中的 正常 韋家 家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304

煽情監製:韋家輝度橋「總之要掟仔落街」

1 : GS(14)@2015-04-22 22:31:50

■韋家輝當年加入TVB後,曾被喻為「新王晶」。資料圖片


昨凌晨《大時代》重播逾41萬人收看,《大時代》靈魂人物、監製韋家輝昨亦透過助手回覆:「好開心咁多年前嘅作品仲有人鍾意,當年用倒敍方法一開頭就掉啲仔落街幾冒險,估唔到今日變咗經典。」2011年他於《焦點影人韋家輝》一書的訪問提到入行時仍是一張白紙,靠看影帶及劇本增進知識,將電影方法用在電視中。他舉例《大時代》首集的劇情:「一開始就想到要掟仔落街,那時的電視劇多用對白推展劇情,而我則先從影像去想,總之要掟個仔落街,甚麼原因掟就慢慢再度。」



26歲升做監製

韋家輝畢業後第一份工是在銅鑼灣碧麗宮戲院做停車場管理員,之後轉職TVB見習編劇,他透露:「記憶中在TVB上課沒多久,被視為可能是『新王晶』,上課後一個多星期便被調入戲劇組,首套劇是《過山車》,之後是《飛越十八層》。」到26歲從創作組升任製作組的監製,之前並無先例。他表示在年少時覺得很多部電視劇都不夠盡:「那時會問自己『換轉我來做會如何?』到有機會便盡情發揮,於是有《流氓大亨》、《誓不低頭》,那時我綽號叫『煽情監製』。」之後電視大戰展開,韋家輝拍《大時代》,他說:「現在回望會訝異,只有20多歲很自信,只知要贏。」採訪:李森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422/19120813
煽情 監製 韋家 家輝 輝度 度橋 總之 要掟 掟仔 仔落 落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808

特稿:容得下韋家輝的時代

1 : GS(14)@2015-04-22 22:31:57

無綫在深宵時段翻播23年前的《大時代》,掀起全城煲劇熱,連罷睇無綫多年的觀眾都要食回頭草。《大時代》被捧為劃時代神劇,有人認為是劇情破格角色鮮明;有人說「四條Queen」藍潔瑛、李麗珍、周慧敏、郭藹明索到爆;亦有說是「丁蟹效應」、「大奇蹟日」變成股壇術語。杜秋棠卻認為原因只得一個─那時代容得下韋家輝。我夠膽講,假若韋家輝生於今日,劇集能否拍得成已存疑。回溯九十年代,港人深信獅子山下精神,肯捱肯搏便有出頭。那年頭,向上流動機會高,韋家輝年僅26歲便擔任監製。放諸今日,你認為高層有器量膽識讓後輩「任意妄為」?況且以今日自我審查標準,會容許首集便來個掟仔落樓戲份?主角丁蟹居然是奸角?咪癲啦。韋家輝在sell橋時,已被高層ban到心灰意冷。還有,當年亞視仍有能耐挑戰無綫慣性收視,才會激發起台前幕後創新求變。反觀今日免費電視戰乏善可陳,無綫在零競爭下,只會越做越求其。只有那時代,才容得下韋家輝的狂妄。只有那時代,才成就出《大時代》的經典。撰文:杜秋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50422/19120807
特稿 容得 下韋 韋家 家輝 輝的 時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809

韋家輝親解構 《大時代》以後 電視劇之死

1 : GS(14)@2015-06-17 12:27:32

2015-06-06 iM


從《大時代》的股票交易所,到近年電影《單身男女》的投行世界,韋家輝寫劇本,似乎對金融題材情有獨鍾,現實是入行前他只曾在戲院做過停車場看更,中環世界其實離他很遠。4年前他接受本刊專訪時提及,全因太太和朋友多從事金融行業,才能把這些場景寫得細緻,金融世界的高低跌碰,更可刺激他的創作:「今日講到像末日一樣,轉頭又可完全翻身,這些跟人生或愛情都很相似。」

當年他在電視台寫的Melodrama(俗劇)如《義不容情》、《流氓大亨》,盡情將命運、人性等主題發揮,甚至為他帶來「煽情監製」綽號。《大時代》下周劇終,神劇愈接近落幕,愈是感概,靈魂人物韋家輝在劇集重播後,未有如台前演員露面談舊作,或者如老拍檔杜琪峯般,趁機向娘家進諫。為何香港電視劇,愈來愈難炮製經典呢?

低調的韋家輝,2011年獲香港國際電影節選為「焦點影人」時,曾在當年出版的特刊,罕有談及香港電視劇之痛,也許已經道出為何過去培育無數精英的少林寺,只剩下23年前的舊作當遮醜布:「《大時代》雖然能出街,甚至變成經典,但當時絕對可能拍到一半,TVB內部審閱時叫停。如果有導演或演員投訴太殘暴,亦有可能拍不下去。」

他憶起拍攝時形容如「接生」,出街前都未知作品會否胎死腹中。他在書中說,八十年代無綫曾有「故事創作人」(Storymaker)崗位,當年他不用寫分場細節,只需帶一班師弟,構思故事劇情發展,「很快就有自己的東西在作品」。不過升任監製後,他親身感受到高層掣肘,對電視台新一代監製的處境,他感同身受,慨歎要自主更加困難:「我算幸福,有話事權,說要開拍甚麼通常通過,但一眾高層在場,你一言我一語,刪改了很多東西……現在高層賜條蹺給你,不接受也不行。」

韋家輝1981年進編劇班後,上課十多天就因諗頭多多,破格提拔到戲劇組。創作大膽、百厭又火速上位,劉天賜叫他做「韋小寶」。由編劇到編審,再擢升為監製,韋家輝只是用了7年時間:「慶幸當時主事人如劉天賜,容許有一小撮『生番』,嘗試新事物不會死得徹底,其他部門亦崇拜『生番』,讓你變得大膽。」

他的創作班底在書中說,雖然韋家輝不會如拍檔杜琪峯破口罵人,但跟他寫劇本更累人,每個字甚至標點符號都要「磨到最好」。編劇彼此間已互有默契,不可說半句無聊話,每當韋家輝開口,大家立即用錄音筆記下每個重點,再去寫劇本工作。

過往韋家輝拍電影,許多時候都是邊拍邊修改,可以先拍半頁寫好的劇本,看到畫面後再在現場續寫。這本特刊寫於2011年,該年起他開始北上拍戲,十多年來堅持的風格亦悄然改變:「合拍制下劇本要先送審,離題太遠會好麻煩……《大隻佬》、《我左眼見到鬼》,有賭有鬼都唔得。」《高海拔之戀II》、《單身男女》等近作,可以說是韋家輝編劇作品的分水嶺,見證着他由本土色彩濃的作品,轉為炮製愛情電影,進軍內地市場。
韋家 家輝 輝親 解構 大時代 以後 電視劇 電視 之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047

韋家雄護花阻偷拍

1 : GS(14)@2017-01-24 03:00:14

■韋家雄在港鐵捉住偷拍女子的大叔,網民激讚見義勇為。「離地公社」圖片



昨日facebook專頁「離地公社」流傳一段韋家雄力阻中年大叔在港鐵偷拍女子片段,片中聽到一女子以英文力斥大叔偷拍,在旁的韋家雄即抱不平指住大叔說:「你影人哋唔啱吖嘛!」不少網民大讚韋家雄見義勇為。韋家雄昨透露事件發生在兩個多月前,乘搭觀塘線往九龍塘途中發生:「最初聽到好嘈,開頭唔知發生乜嘢事。」他指有女子搶走大叔手機,大叔反衝上前搶,韋家雄於是出手阻止,他說:「我都估到係偷拍,見個男人衝埋去,我就掹住佢唔畀佢傷害個女仔。」他指該女子將大叔所拍照片刪掉後推大叔落車,未有報警。採訪:嵐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123/19905647
韋家 家雄 雄護 護花 花阻 偷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811

唯有虐隨身 韋家雄

1 : GS(14)@2017-06-26 02:54:58

2017-06-14 EW

「如是因,如是果,昨日因結成今日果,任何力量都改變唔到……」韋家雄哥哥韋家輝於○三年拍《大隻佬》時,片中劉德華跟自己的惡念如是說。

凡塵世事千絲萬縷,因與果,都是源自那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韋家雄自己也很相信這套,尤其是廿年前父親離世時,更讓他體會至深。「我爸爸喺我十歲時,拋妻棄子,有咗另一頭住家,佢嗰陣時係塑膠廠老闆。到佢入醫院臨終前,佢要揸的士搵食,因為糖尿病,盲咗又鋸咗對腳,好痛苦!嗰陣我同我阿哥去探佢時,已經完全唔認得佢。」那個時候,他正因為《真情》「大力」一角,人氣急升;韋家輝亦早已是著名編劇。「如果我爸爸當年唔係拋妻棄子,我哋幾個兄弟姊妹同阿媽就唔會咁窮,我就唔會咁早出嚟做嘢,唔會識到帶我入行做打燈、攝影嘅朋友,亦都唔會去考亞視藝訓班;我哥哥就唔會去停車場做賣飛、送汽水,唔會夜晚無聊打開報紙,見到編劇訓練班招生,走咗去做編劇,然後就唔會有《新紮師兄》、《義不容情》同《大時代》!

「正如我爸爸當年唔係咁絕情,唔肯畀阿叔(韋建邦)喺工廠做啤工,我阿叔之後就唔會搞《龍虎豹》呢本書,所有歷史都會改寫晒!」因為失去過,所以學懂甚麼叫珍惜;因為貧窮過,所以明白甚麼叫謙卑;更因為親眼見證過報應和因果,所以,快將五十二歲的韋家雄很清楚當下應該要做個怎麼樣的人——這一切,同樣源自那一念。

何謂凍?

近日一個非牟利創作計劃《夢者舞台DStage》,找來了韋家雄的人生經歷作為藍本,拍攝微電影。事實上,他的成長或是演藝歷程,的確夠晒「人生如戲」。「如果畀我揀拍我邊段人生,我會揀我嘅童年時代。」他的父親是塑膠廠老闆,一家六口原住華富邨,有私家車出入,但在他十歲時,父親卻跟另一個女人遠走高飛,頭也不回,家庭經濟直插谷底,貧窮得在他讀小六、十一歲時,已開始要當非法童工,每朝上學前到酒樓賣點心幫補家計。

「嗰陣朝朝早凌晨三點,我就要由(紅磡)山谷邨行半個鐘去土瓜灣酒樓返工。屋企窮到,冬天我有件絨校褸着已經好好,但件褸開胸嘅,行去酒樓嗰半個鐘,真係抵唔到凍,如果好彩嘅,一落樓喺街執到啲報紙,我就會搓軟佢塞入衫裏面,真係保到暖㗎!」母親要獨力撫養四兄弟姊妹,生活逼人,教仔女只能靠打和鬧。「十七、八歲時,我都係瞓緊地下,冇牀;有時寧願夜晚去公園瞓長櫈,都唔想返屋企,冬天嗰陣,我都係執啲報紙捲住自己保暖。所以,你問我知唔知點做好凍嘅戲,點謂之『凍』,我可以話你聽,我真係知!」點認啫?

雖然生活清貧,猶幸四兄弟姊妹長大後,也各自找到了出路,哥哥韋家輝成為了編劇;妹妹韋家華則投身了電視幕後工作;而韋家雄自己,則於八九年修讀亞視藝員訓練班入行,當了好幾年閒角,才於九四年獲其時任亞視監製的戚其義賞識,讓他在《戲王之王》中,跟呂頌賢和江華齊齊孭重飛。

「後來阿戚(戚其義)去咗TVB,有次喺超級市場撞到,佢就引薦咗我入去。」兩年後,高層曾勵珍找他加入《真情》,飾演「大力」,令他正式入屋。而就在這時,他收到了父親那個情婦的電話。「佢話我哋知,阿爸入咗醫院,叫我哋去睇佢。我同阿哥去到醫院,先知佢因為糖尿病,盲咗一段時間,對腳已經截咗肢。

「我唔覺得嗰邊屋企對佢好好囉,佢本來係塑膠廠老闆,乜嘢環境先要去到揸的士搵食呢?我哋去咗兩、三次,係最後一次,佢要走,先第一次見到嗰啲所謂嘅細佬,後來佢哋想認番我哋做幾兄弟㗎,但點認啫?都冇感情!做朋友就得,唔通即刻喊晒嗌『細佬』咁咩?劇本都寫唔到出嚟,觀眾會鬧㗎!」要點戇?

因為「大力」一角,他認識了蝦叔關海山這個好老師。「佢教我要點樣處理一個角色,係佢令我對演戲開咗竅,令『大力』呢個人物立體化!」角色深入民心,為他建立了戇直的形象,此後幾乎所有劇集,角色性格都是戇直底。「大大話話,我都戇咗十年,一直都諗有冇第二個方法去戇,好彩之後好幾年,我啲角色先叫做多啲變化。」雖然演繹的角色不再單一,但亦有令他心灰意冷的時候。「好多年前拍過套戲,個角色之前殺人唔眨眼,跟住見到個護士受傷,又騰晒雞,其實係咪第二個角色嚟㗎?哈哈!同監製講,佢話:『呢場戲我度嘅,有乜問題呀?』我咪照做囉,仲有乜嘢好講呢?」直至年前拍《梟雄》,遇着了黃秋生,終於為他打了支強心針。「嗰半年,佢成日叫我放開啲去做,畀番啲信心自己,我咪盡情去做囉!有場戲,佢呢一秒先同我講緊笑,下一秒一roll機,我要同佢講一大堆對白,講佢恩人死咗,講咗兩句,已經見佢兩泡眼淚喺度!嘩!好大壓力!嗰堆對白係我㗎!一NG就死!

「秋生真係好犀利,總之一埋位,佢就係『喬傲天』,唔理對手係主角定臨記,佢都照畀戲你,呢啲咪影帝囉!」主也角?

一五年底,韋家雄終於憑《梟雄》這個「麥瀚林」角色,奪得「最佳男配角」獎。「之前提名過好多次,都係冇結果,嗰年攞到,真係要多謝秋生哥,係佢提得我多,令到啲人先留意多咗我。」查實,他確是稱得上是「綠葉王」,皆因他一直以來都在當配角。「好耐之前,我已經冇諗做主角呢樣嘢,如果人哋要畀你做主角,十幾廿年前都畀你做咗啦!

「對我嚟講,個個角色都係主角,分別只係你演一百場,我演十場咋嘛,都係演戲!畀你演一百場,都拿捏唔好個角色,咁都冇用㗎!但如果一個配角,二十集裏面只係出四場戲,但個角色拿捏得好,反而啲觀眾已經好記得!你睇吓《人民英雄》,金燕鈴只係出咗一、兩場戲,已經攞到『最佳女配角』,人哋講親都係話:『金燕鈴嗰套《人民英雄》呀!』」即使明知現今這個演藝圈只會捧靚仔、小鮮肉,但他卻依然樂觀。「我相信呢個圈係容納到任何人嘅,葉德嫻都做到《桃姐》,做到女主角啦,點解一定要係花旦先得呢?係咪?」踏實的人,總會活得比較自在。

向左走 向右走韋家雄坦言,他很着緊網民的口碑和評價,「真係好重要㗎,因為我冇辦法叫佢哋話我好定唔好㗎嘛!」在網絡世界中,他除了演技一直備受讚賞外,今年初,更因為一段他在港鐵車廂內,指摘偷拍少女阿叔的短片,而獲網民稱他為「真漢子」。「我見住個男人想對個女仔動粗,咪阻一阻佢囉,後尾先知原來佢偷影咗個女仔,想搶番部電話。都係咁啱得咁橋啫,可能當時好多人都想出手,只係我出得比較快啫。」甚得網民歡心,他謙稱實情是網民教曉了他很多,「好似個『J』字,成日見佢哋乜嘢『J』嚟『J』去,邊個好『J』,我後來問人先知,原來係成個人類繁殖過程!哈哈哈!仲有乜嘢『呢個韋家雄向左走向右走乜乜乜』,都係人哋話畀我知,『向左走向右走』原來係個粗口字嘅代碼,哈哈哈!啲網民真係好有創意!」一理通百理明,所以訪問這天,再教他網絡另一潮語:「單手打字」,他一聽就明白了,真係醒!

撰文☆周彩霞 攝影☆梁比利 設計☆美術組
唯有 隨身 韋家 家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05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