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青岛港牵手招商局 整合集装箱码头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2-21/158583.html


12月18日,招商局集团总裁傅育宁在青岛宣布将与青岛港、马士基码头、泛亚国际、迪拜世界以及中远太平洋等五家港口运营企业共同出资70亿元,组建一家新的合资公司,整合并运营目前青岛港前湾南岸的9个集装箱泊位。

“我们和三国五方走在一起,不仅仅是为了应对金融危机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实现了强强联合,会形成一个有效的合作平台。”傅育宁道。

而对青岛港来说,牵手招商局之后,前湾港区集装箱码头的整合之路才终于进入收官阶段。

据 招商局集团副总裁胡政介绍,此次合资成立的青岛前湾联合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是由青岛港集团、迪拜环球港务集团、中远集团、丹麦马士基集团和香港泛亚集团 共同组建的青岛新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责任公司(简称“QQCTN”),和香港招商局国际投资设立的青岛港招商局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简称“CMT”) 共同组建而成,双方在合资公司分别持股50%。

双方提供的资料显示,合资公司运营管理范围陆域面积达到2.44平方公里,泊位数9个,设计吞吐能力是545万TU。

青岛港的集装码头主要集中在前湾,北部有三国四方组建的QQCTN,南岸泊位则被招商局、美国环球等码头运营商所抢占。随后,在青岛港集团的主导下,青岛港的集装箱码头资源开始了整合发展之路。

2000年2月19日,青岛港集团与当时的世界第二大航运公司英国铁行集团(后被迪拜环球港务集团收购)共同投资1.7675亿美元,成立青岛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责任公司(简称“QQCT”),合资经营岸线长度为766米的前湾二期集装箱码头。

2003 年7月21日,QQCT吸引了丹麦马士基集团和中远集团的目光,四家企业联手经营位于前湾港区北岸的前湾二、三期集装箱码头,QQCT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集 装箱码头公司之一。2009年6月29日,QQCT与香港泛亚集团共同投资14亿美元成立QQCTN,由"三国五方"共同开发建设和经营管理前湾四期集装 箱码头的10个深水泊位,QQCT和泛亚分别持股80%和20%。

傅育宁没有回避双方最终牵手的原因主要金融危机,傅称经历了20年的高速增长之后,中国集装箱业务从2008年三季度开始受到了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业绩比以往下滑20%以上,虽然在宏观政策的拉动下,11月底已收窄至15%,但仍然面临港口吞吐量过剩的严峻挑战。

至于新公司未来会不会通过资本市场寻求更大发展,傅育宁称三国六方都有雄厚的资金实力,短期内没有去资本市场融资的必要。



青島港 青島 牽手 招商局 招商 整合 集裝箱 集裝 碼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76

青島港暫停礦石出港 調查貿易融資騙貸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2856

據英國《金屬導報》(Metal Bulletin)報導,青島港上週開始專項檢查,調查通過重複質押倉儲收據獲取貿易融資的行為。同時, 有業內人士對路透社表示,青島港現已中止鋁和銅的出港。該調查將打擊本已低迷的礦石市場。調查結束後,一些外資銀行可能會停止為中國企業進口大宗商品提供融資。 

英國《金屬導報》稱,青島港上週即已暫停礦石出港。青島港是中國第三大外貿港,也是鐵礦石、鋁、鋁土礦、煤炭的重要吞吐港口。目前,貿易商、倉儲公司、以及銀行都在觀察調查進程。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文章中有提到,過去幾年,重複質押倉儲收據獲取貿易融資成為國內影子銀行的重要一環。有貿易商利用同一批礦石,在多家銀行獲取貸款。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稱,青島港實際在港礦石數量低於應有礦石數量。該人士稱,此前得到的消息是鋁和銅的缺口分別未8萬噸和2萬噸,但真實缺口可能更大。 「這些礦石要麼是不在青島港,要麼根本就沒有 -- 有些文件被反覆使用了三次。」

「銀行非常擔心他們貸款會有損失,」一位在新加坡的倉儲公司員工告訴路透社。

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一旦調查結束,礦石市場前景堪憂。許多西方銀行都會停止為中國企業進口礦石提供融資。

青島港 青島 暫停 礦石 出港 調查 貿易 融資 騙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0945

【麻煩大了】青島港的「深水炸彈」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1440

誰幹的?這是誰幹的?

在膠州灣,一宗由氧化鋁以及電解銅引發的騙貸風暴,令才赴香港上市一週的青島港(06198.hk)抓狂不已。

2014年6月6日,青島港上市首日就發佈了一則澄清公告,「5月31日,青島港大港分公司接獲相關公安機關的函件,指出其正在調查一宗指稱欺詐案件,涉及一名貨主以第三方貨運代理的名義儲存於大港分公司的若干鋁及銅產品。公安機關要求大港分公司協助調查,特別是協助盤點涉及的金屬產品。」

儘管一直自詡為全球第七大港和中國第三大外貿口岸,但有著122年歷史的青島港,此前的上市之旅並不暢順。2013年6月啟動的改制,經一路保送五個月內倒是大功告成,振華重工等6家基石投資者乃至招商局、馬士基等錨定投資者,基於多年合作關係也算送了順水人情。不過,雖然只有24.93億港元的集資淨額,但公開發售認購股數隻接到15%的訂單,這讓青島港著實臉面無光。

還好,6月6日流血上市總算是功德圓滿。誰曾想,IPO前一週離奇的報案和隨之而來有關港口方面查封倉庫禁止大宗商品出港的傳言,還是掀開了原本隱秘的創可貼。上市首日破發很可能是未來若干出血點的集結號。

在青島港眼中,這種拿捏時機的渾水式攻擊,顯然是做空者蓄謀良久的伏擊戰。理由大致兩點:其一,倉單做假多次貸款絕非青島港獨有,兩年前發酵的鋼貿危機中,長三角地區方是重災區;其二,鋁、銅之類大宗商品進出口亦非青島港強項,特別是享有「洋山溢價」的上海港,才是融資銅的重鎮——其洋山保稅倉內一半庫存皆與此有關,為何反在青島港上市敏感時刻視線轉移?

頓覺六月飛霜的竇娥一心想懲處萬惡的張驢兒,然而且慢,事發半個月,愈來愈多的疑點正浮出水面,一些試圖被掩蓋的真相也露出端倪。這起由青島本地「不出名的中小型民營企業」牽出的「幾個億」的騙貸案,其波及範圍和震級烈度很可能已遠遠超出青島港所能把控的範圍了。

首先捅破窗戶紙的是擁有百年歷史的英國《金屬導報》,該報於6月3日率先披露了這宗利用大宗商品的融資詐騙,並指出「消失」的金屬總價接近3億美元。果然薑是老的辣,這家以刊載全球金屬價格並能間接影響金屬價格走勢著稱的老牌媒體,無疑得到了準確線報。

青島港是如何回應的?只是裝卸與倉儲服務提供者——與我無關;配合警方調查——與我無關;港口仍在正常運轉——與我無關。甚至被媒體曝出利用信息不對稱以一張倉單從四家不同銀行成功貸款的青島德誠礦業,也被有意無意描述成一個小角色。

一個遠在歐洲的媒體,一個似乎是不值一提的公司,比起達到千億級規模的鋼貿信貸鏈條斷裂導致的全媒體圍觀,似乎只是小浪花而已。

偏偏事不遂人願,南非標準銀行跳將出來,迅速聲稱針對青島港方面可能存在的「違規行為」展開調查。緊接著,曾經作為該銀行大股東的渣打銀行宣佈緊急暫停對大宗商品融資新客戶的貸款,並在老客戶貸款到期後不再展期。最後,身為全球第七大銀行的巴克萊也展開類似自查。有意味的是,三家銀行均未透露風險敞口的實際數目,更有趣的,三家銀行總部均設在倫敦。青島港發生的一切,讓萬里之遙的倫敦金融城坐立不安了。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南非標準銀行6年前已將20%股權出售予中國工商銀行,此後這家非洲第一大銀行利用大股東的關係大肆擴展亞洲特別是中國區業務,不僅獲得來自中國銀團10億美元貸款,更於2013年與工商銀行談判以7.7億美元出售包括大宗商品在內的全球業務予後者。在談判即將成功之際,青島港事件很可能導致這筆交易前功盡棄。而這種自曝家醜的動因令外界不得不猜疑:至少該家銀行的損失度已不能用「幾個億」論之。

與鋼貿的重複質押更多涉及內資銀行且只是單邊套現轉投不同,鋼、鋁包括石油等大宗商品的融資行為往往是涉及跨境的套利套匯套息,不只存在對沖,更易牽連重量級國際銀行,而且由於槓桿率和資金用途不同——比如參與反向期市對賭,所以其結局並不像前者那樣更多受宏觀面行業面影響,但一有閃失,慘烈度亦不可同日而語。十年前中航油陳久霖就因「睇錯」或「被設局」虧損5.5億美元,入獄1035天。

惹下此等麻煩(青島方面稱是10萬噸氧化鋁和3000噸電解銅)的德誠礦業真就只是不自量力膽大包天嗎?

錯!此君絕非等閒。註冊資本達8.5億元人民幣的德誠礦業老闆陳基隆,雖未得大名,但其兄弟陳基鴻及其控制的德正資源公司,卻是不可小覷的民營礦業大鱷。而德誠正是德正的控股子公司。

陳基鴻為外界所注意,僅僅是因為其在2010年入選了福布斯中國富豪榜——這也是他唯一一次入榜。332名的排次和33.5億人民幣的資產自然未夠鮮亮,但若說下述諸事,或能得出不同結論。

還記得今年4月中旬令青海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落馬的西部礦業嗎?早在2003年,毛氏時任董事長的西部礦業違規評估增發,其中湖北鴻駿投資公司成為第二大股東,持股數甚至高於作為高盛影子公司的東風實業公司,而鴻駿的幕後操盤手即是陳基鴻。數年後西部礦業入股青海銀行,鴻駿公司同樣如法炮製如影隨形。

2004年,吉林省國有大型一檔企業吉林鋁業宣佈破產,隨後該企業員工不斷上告,認為企業6億固定資產和27萬平米土地使用權被以招商引資名義3000萬低價售予青島鴻駿公司,兩年後青島鴻駿又將原吉林鋁業的動產和不動產出售賣現至少3億元。青島鴻駿老闆,依然是陳基鴻。

以鴻駿或德正的名義,陳基鴻場面越做越大。在廣東,由其持股49%的德潤投資的合作夥伴,是山西唯一擁有出口內銷雙通道的大型國企山西煤炭進出口集團(持股51%);在甘肅白銀市,其投資的煤鋁電一體化項目涉及資金即達百億;在內蒙,鄂爾多斯鴻駿不僅搭上中電投這般實力派央企,又以各一半股權聯手當地最著名的鄂爾多斯集團,兩家公司四年前即共同宣佈投資30億美元予柬埔寨的電力和礦業勘探項目。

這才是青島港騙貸事件主角之一,那家不出名中小型公司的真實面目。那麼到底又是誰報案並請警方封的庫,也就是那10萬噸鋁、3000噸銅真正的東家?

6月10日,中信集團旗下同樣在香港上市的中信資源終於承認自己就是報案者,而報案時間是5月30日。消息一出,中信資源股價迅跌4.5%。至此,所謂躺槍事件的若干主演總算湊齊。

現在的問題是,從事發開始,青島港究竟知道多少?被控制的涉事人是陳基鴻嗎?最重要的是,基於各界外鬆內緊的真實反應,還有誰牽涉其中?

麻煩 大了 青島港 青島 深水 炸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240

青島港騙貸案外資行風險敞口高達5億美元 中資行更甚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7881

隨著青島銅融資調查的深入,媒體曝出外資行在青島港騙貸案中的敞口高達5億美元,而中資行的風險可能更大。德誠礦業的涉案金額在45億美元左右,其中大部分貸款來自中資行。 據《華爾街日報》,渣打銀行上周公布,該行在青島港共有2.5億美元敞口,不過該行CEO Peter Sands稱這一金額目前上不確切,涉及到多個客戶、多個工具和多個敞口。 今年6月,青島港對可能存在的銅、鋁等金屬重複抵押問題展開調查,在大宗商品市場引發軒然大波。青島德誠礦業因為涉嫌重複質押騙取貸款而浮出水面。外資銀行方面表示,他們正在積極調查商品融資調查事件的程度和範圍,判斷業務中是否有一份抵押品騙取多份貸款的情況。 此前,另一位常駐新加坡的知情人也表示,渣打已經停止了融資業務。“這是正式的(渣打)官方行為。當前,他們不再對金融融資業務滾動操作,同時還停止新的融資交易。”這位知情人主要開展現貨銅貿易,並負責將這些貨物發往中國。 其他在青島港上存在敞口的銀行還有荷蘭ABN Amro銀行、法國巴黎銀行、法國外貿銀行、美國花旗銀行。外資行的風險敞口至少在5億美元。 不過,中資銀行的敞口可能更大。《華爾街日報》援引一家大宗商品公司交易員的估計稱,德誠的涉案金額在45億美元左右,其中大部分貸款都來自中資銀行。 不過,目前國際銅價已經走出了青島銅融資調查的陰影,過去兩周,倫銅累計上揚7%,反映出市場對於中美制造業回暖帶的樂觀預期。且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青島港重複質押只是個案。
青島港 青島 騙貸 貸案 外資 行風 險敞 敞口 高達 美元 中資 行更 更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858

渣打銀行針對青島港融資騙貸事件啟動法律程序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186

針對此前青島港融資騙貸調查事件,渣打銀行已經在香港開始對大宗商品交易公司德誠礦業開啟法律程序。這也是首起在香港公開的青島港相關融資騙貸法律起訴。 德誠礦業是青島港大宗商品融資騙貸調查事件的中心,此前因涉嫌利用同一批金屬庫存重複騙取融資貸款而遭到調查。 渣打銀行發言人表示,“我們確認已經在香港開始了針對德誠礦業(德正資源子公司)總裁陳基鴻啟用法律訴訟程序。” 據《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渣打銀行申請3600萬美元賠款,作為其對中駿資源4000萬美元貸款工具的一部分。中駿資源是陳基鴻旗下位於新加坡的子公司。 近幾年,外資銀行向德正資源一類的中國大宗商品交易商貸款數十億美元,通常是以銅、鋁等金屬庫存作為抵押品,即俗稱的銅融資等。目前外資行表示,他們懷疑這些貸款中存在用同一批庫存騙取多筆融資的詐騙現象。 6月,渣打銀行估算在青島港事件上共計有2.5億美元的風險敞口。 此前,中國中信集團旗下中信資源6月上旬表示,官方對若幹存放在青島港的鋁和銅產品的調查或會影響該集團。該集團的進出口商品業務擁有若幹存放在青島港保稅倉庫的氧化鋁和電解銅。中信資源稱,已在今年6月3日就該集團的氧化鋁和電解銅向青島法院申請並取得查封令。青島港的有關單位已收到通知協助執行該集團的氧化鋁和電解銅的查封令。 另外,由中國工商銀行控股的南非標準銀行也針對可能“失蹤”的青島港鋁庫存正式開始尋求法律程序予以保護。 南非標準銀行表示 ,其所屬集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保護其在青島港庫存的商品資產,啟動法律程序僅是其中的一部分。該銀行在相關事件中的風險敞口約合1.7億美元。
渣打銀行 渣打 銀行 針對 青島港 青島 融資 騙貸 事件 啟動 法律 程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206

渣打銀行針對青島港融資騙貸事件啟動法律程序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9186

針對此前青島港融資騙貸調查事件,渣打銀行已經在香港開始對大宗商品交易公司德誠礦業開啟法律程序。這也是首起在香港公開的青島港相關融資騙貸法律起訴。 德誠礦業是青島港大宗商品融資騙貸調查事件的中心,此前因涉嫌利用同一批金屬庫存重複騙取融資貸款而遭到調查。 渣打銀行發言人表示,“我們確認已經在香港開始了針對德誠礦業(德正資源子公司)總裁陳基鴻啟用法律訴訟程序。” 據《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渣打銀行申請3600萬美元賠款,作為其對中駿資源4000萬美元貸款工具的一部分。中駿資源是陳基鴻旗下位於新加坡的子公司。 近幾年,外資銀行向德正資源一類的中國大宗商品交易商貸款數十億美元,通常是以銅、鋁等金屬庫存作為抵押品,即俗稱的銅融資等。目前外資行表示,他們懷疑這些貸款中存在用同一批庫存騙取多筆融資的詐騙現象。 6月,渣打銀行估算在青島港事件上共計有2.5億美元的風險敞口。 此前,中國中信集團旗下中信資源6月上旬表示,官方對若幹存放在青島港的鋁和銅產品的調查或會影響該集團。該集團的進出口商品業務擁有若幹存放在青島港保稅倉庫的氧化鋁和電解銅。中信資源稱,已在今年6月3日就該集團的氧化鋁和電解銅向青島法院申請並取得查封令。青島港的有關單位已收到通知協助執行該集團的氧化鋁和電解銅的查封令。 另外,由中國工商銀行控股的南非標準銀行也針對可能“失蹤”的青島港鋁庫存正式開始尋求法律程序予以保護。 南非標準銀行表示 ,其所屬集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保護其在青島港庫存的商品資產,啟動法律程序僅是其中的一部分。該銀行在相關事件中的風險敞口約合1.7億美元。
渣打銀行 渣打 銀行 針對 青島港 青島 融資 騙貸 事件 啟動 法律 程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207

青島港騙貸事件打破市場格局 高盛倉儲部門將進入中國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1778

高盛下屬的倉儲業務部門正在謀劃首次進入中國,青島港融資騙貸事件曝光令原先的市場格局出現了洗牌機會。 路透援引消息人士報道稱,高盛下屬的金屬倉儲部門Metro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s倉儲公司,正在謀求在上海或者其他有保稅倉庫的城市設點。 路透消息源稱,與其他國際倉儲公司在中國尋找代理不同,高盛將直接管理在中國這部分業務的運營。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銅、鐵等基礎金屬的消費國,包括嘉能可、托克等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都已進入了中國的倉儲行業,高盛進入中國意味著競爭將更趨激烈。 6月份青島港融資騙貸事件,暴露中國倉儲行業不規範操作,這為高盛這樣的新“玩家”進入市場創造了條件。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曾詳細報道,青島德誠礦業用同一筆鐵礦石,在四家不同的倉儲公司分別出具倉單,然後利用銀行信息不對稱的漏洞,去不同銀行重複質押騙取貸款。 騙貸事件涉及到外資銀行包括渣打、花旗、南非標準銀行,被騙取的貸款總計將近10億美元。 事件曝光後,渣打銀行直接叫停新客戶的“庫存質押融資”業務,並要求倉庫緊急清點庫存,確認抵押物真實性。 一位中國貿易商告訴路透:“醜聞極大的改變了倉儲業務市場,使用第三方不再是一個可行模式。” 自青島港倉單騙貸事件曝光以來,中國地區已有超過10000噸的銅轉移進入金屬倉儲公司C Steinweg,這相當於上海保稅區倉儲庫存的五分之一,接近LME全球銅總庫存規模。而這家有167年的荷蘭倉儲企業正是一家不通過中國本土代理,直接控制倉儲業務的公司。
青島港 青島 騙貸 事件 打破 市場 格局 高盛 倉儲 部門 進入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888

倫銅反轉背後:青島港危機尚未顯著沖擊LME銅庫存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6510

本文由“黃金頭條”網站供稿。黃金頭條是專業貴金屬網站,為廣大黃金、白銀投資者提供最優秀的市場資訊。

距離中國青島港調查金屬融資騙貸大幕揭開已經過去三周了。Andy Home認為,盡管此事引發了新一輪銅市憂慮,市場擔心這將令中國銅進口放緩,中國銅庫存有可能回流LME倉庫。但迄今為止,國際銅市並未遭受嚴重沖擊,中國也並未出現普遍的銅庫存拋售。

Andy Home認為,迄今為止,按照LME可見庫存水平判斷,此事對倫敦銅庫存的影響相對較小。三個禮拜過去了,LME銅庫存並未出現明顯增長跡象。6月初至今,LME註冊倉庫僅新增1050噸銅,來自亞洲地區的銅僅有區區150噸,還是發自韓國釜山港的。

其他分析人士擔憂此事將導致中國銅庫存發生轉移。《南方周末》援引一名金瑞期貨的有色金屬分析師觀點稱;全國的保稅區目前保守估計有80萬噸銅,這些銅之所以存放在保稅區倉庫,是用於倉單質押融資。這些融資信用證基本都是外資行開的,如果到期不能延期,這些銅就肯定要出貨。一個方向是一般貿易報關進口,另外就是轉送LME倉庫。無論是哪個方向,都會突然增加幾十萬噸銅供給。

麥格理銀行預計,6月至9月期間,將有29萬噸銅流出中國保稅區,剩余的保稅區銅庫存將為60萬噸。但該行並不認為中國保稅區銅庫存未來將出現進一步下滑跡象:

除了那些轉口進入中國消費市場的銅之外,金屬融資過境貿易的模式早就建立起來了,這也是在國內外都非常受歡迎的套利方式。

對於流出中國保稅區的那部分銅,Andy Home認為,它們最有可能的去處就是中國市場。考慮到近期滬銅價格下滑和上海銅市場的升水結構,以及中國現貨銅市場的供應緊張,轉口進入大陸的可能性還是比較高的。

此外,為抑制金屬融資等構成的影子銀行擴張,控制總體負債水平,中國監管機構長期以來就和金屬融資企業展開貓捉老鼠的遊戲。麥格理認為:“信譽良好的大型進口商曾艱難挺過信用緊縮時期,我們預計,這種狀況將重現。”

然而,隨著銀行對質押融資和庫存方面的要求提高,有一些銅似乎的確受到了影響,中國國內部分金屬似乎被搬動轉移了。如此一來,知名倉庫運營商就是最大受益人。盡管未被證實,但一部分銅庫存看起來已經離開中國,前往LME設立在韓國釜山的註冊倉庫。

但很明顯的是,若真的如此,這部分銅就應當被出具倉單。事實卻並非如此。否則,它們將出現在LME庫存報告中。實際上,雖然LME註冊倉庫具有優質的管理水平,但持有人並不一定非要將銅運往LME銅庫存以獲得信用溢價。

而倫敦銅市場仍對中國銅流向LME倉庫保持明顯謹慎態度。隨著註冊倉庫庫存穩步減少以及結構性壓力,倫敦現貨升水未來有望走高。LME三個月期銅現貨升水當前僅為30美元左右,相比5月末101美元的溢價水平仍明顯處於低位。LME庫存和升水是數月以來貫穿LME市場最重要的兩個主題。

考慮到過去三周LME庫存幾無明顯變動,那麽,在青島港調查金屬融資騙貸事件後期,LME補庫存也不會很明顯。不過,如果倫敦升水攀升到足以吸引中國銅回流,這種局面也有可能改變。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曾援引高盛觀點稱,LME升水需要達到100-150美元/噸才能令中國保稅區銅庫存進入LME倉庫。

長期來看,由於中國結構性缺銅,因此,總有國外精銅流向中國。無論是金屬融資貸款,或是LME銅價,一切都將照舊,銅倉庫的中心爭奪點仍是中國保稅區銅庫存。

6月2日青島港調查金屬融資騙貸事件曝光至今,銅價小幅下挫,但很快收複失地:

倫銅 反轉 背後 青島港 青島 危機 尚未 顯著 沖擊 LME 庫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313

青島港騙貸案余波:嘉能可旗下倉儲商索賠5840萬美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5064

六月初的青島港騙貸案至今仍然余波不斷。

嘉能可旗下倉儲運營商Pacorini 起訴青島港,索賠5840萬美元。據青島港周五在港交所公布的文件顯示,Pacorini已向青島港大港分公司和青島鴻途物流有限公司分別提起訴訟。

在第一起訴訟中,Pacorini指控大港分公司和鴻途物流拒絕交割8085噸鋁錠,導致其受到損失。這些鋁錠按照市面價格價值1.201億人民幣,被告應該以實物或現金的形式賠償其損失。

在第二起訴訟中,Pacorini指控打工分公司和宏圖物流拒絕交割112731噸礬土(氧化鋁礦石),並要求被告賠償3889萬美元損失。

青島港表示,Pacorini訴訟中所提到的存放在大港分公司的貨物是由第三方公司鴻途物流所有。這些貨品如今因涉嫌犯罪活動,已經被政府查封。青島鴻途公司正在接受欺詐調查。

青島港聲明稱:“考慮到大港分公司與Pacorini並沒有合同關系,後者的起訴是不合理的。”青島港補充稱,將“強烈反對”該則指控。

6月初青島港騙貸案浮出水面之後,不僅引起國際大宗商品市場大幅震動,而且該案已經引發渣打銀行、匯豐銀行和Mercuria等國外機構起訴追債,這些公司在該案中的風險敞口已經達到9億美元。

此前,中信資源已經向青島港提起訴訟,要求其賠償貨款損失約1.08億美元,約6.65億元人民幣。中信資源指控稱,因青島港相關方不向中信交付223270噸砂狀冶金級氧化鋁和5004噸電解銅,致使中信由於無法處分標的貨物而遭受嚴重損失。


青島港 青島 騙貸 貸案 案余 余波 嘉能 能可 旗下 倉儲 索賠 5840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191

青島港騙貸案後續:權益之爭

來源: http://www.eeo.com.cn/2014/0903/265829.shtml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龐麗靜 發生在青島港的大宗商品騙貸案仍被持續關註中,目前的焦點是資源歸屬權問題。騙貸案中遭受重大損失的多家金融機構和企業,在清點損失後,圍繞被重複質押的貨物歸屬問題以及爭取自身權益、盡可能挽回損失問題上展開訴訟。銀行間和業內也有很多議論和猜測。

建設銀行下屬支行一位負責人對經濟觀察網表示,銀行間曾經動議過平分被重複質押的那批貨物。但是,為相關銀行代理此案的某全國知名律師事務所一位律師對經濟觀察網表示,目前平分那部分質押物是不可能的。案件正在偵破和審理過程中,這類案件偵破和審理時間相對較長,正在一步步向前推進中。

青島市金融辦是青島市政府推進處理青島港大宗商品重複質押案件的主要協調部門,其相關負責人3日對經濟觀察網表示,青島港金屬貿易融資騙貸案主角陳基鴻已經被抓,青島市公安局為此案成立了專案組,正在加緊辦案中。目前還沒有可以對外公開的信息。資源歸屬權問題雖然備受關註,但是按照先刑事後民事原則,目前還沒到那一步。由於此案涉嫌詐騙,重複質押的貨物暫時不能動。不可能把質押物由各銀行私下分配。要等案件審理結束、法院宣判的結果。一些銀行因為蒙受損失,雖然心情比較急切,但是也要按照法律程序辦理。影響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今年6月份,青島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06198.HK,簡稱“青島港”)曝出貿易商利用同一批氧化鋁和銅產品,與倉儲企業分別開具倉單質押給不同銀行獲得貸款的事件。這家企業從一上市就遭遇到了難纏的官司。這起騙貸案主要出在倉儲、銀行和貿易商的信息不對稱上。由於青島港內質押貨物被德正系“一女多嫁”,多家金融機構和企業成為受害方。目前各方開始在爭取資源歸屬權、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上展開角逐,采取的方法也不盡相同。(詳情請見:《青島港涉“騙貸門”

青島港是作為倉儲方卷入這起大宗商品重複質押騙貸案的一家公司,公司繼6月6日發布調查儲存於青島港的金屬礦石產品的澄清公告之後,又先後於7月28日和8月15日,三次發布有關涉及公司這起法律訴訟的公告,其中15日當天連發兩份公告。

8月15日,青島港收到青島海事法院送達的相關訴訟文書,原告理資堂(上海)物流有限公司(下稱“理資堂物流”)針對青島鴻途物流有限公司及青島港相關方提起了民事訴訟。理資堂物流稱,由於青島鴻途及青島港相關方拒絕向理資堂物流交付8085.189噸鋁錠,致使理資堂物流合法權益受損。理資堂物流要求法院判令被告交付標的貨物或者賠償貨物的市場價值約合1.2億元,並由被告承擔法律訴訟全部財產保全費和訴訟費。法院定於10月28日進行一審。

理資堂物流作為原告,還要求法院判令上述被告交付其另一批貨物11.2731萬噸氧化鋁或者賠償相應的貨值3889.2萬美元,並承擔訴訟的全部財產保全費和訴訟費。該訴訟法院已確定將於10月29日進行一審。

據悉,理資堂物流提起訴訟的標的貨物是以第三方貨運代理青島鴻途的名義儲存於青島港集團大港分公司。目前這些貨物因涉嫌刑事活動由公安機關扣留。而公安機關已向青島鴻途進行欺詐調查。

青島港稱,公司與理資堂物流並無合約關系,所以公司的管理層初步評估認為理資堂物流提起訴訟提起的訴訟缺乏充分理據,公司將積極抗辯。公司法律顧問認為,若法院裁定青島港國際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那麽按照相關重組協議,母公司青島港集團可以給予其相應的補償。所以不會對於公司業務及營運造成不利影響。

青島港於8月15日還收到了青島海事法院發來的另一份訴訟文書,原告是荷蘭銀行新加坡分行起訴被告中信澳大利亞資源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中信資源”)的法律訴訟,青島港相關方將作為第三人參加法律訴訟。荷蘭銀行要求法院判令被告補償原告損失100萬元,判令中信澳大利亞立即撤銷對涉案貨物的海事請求保全措施,並承擔法律訴訟的全部財產保全費和訴訟費。

此前,7月28日,中信資源將青島港及其相關方告上法庭,要求取回存於青島港倉庫大港分公司和大港分公司的青島保稅倉庫中貨物,如不能交付則須賠償1.08億美元,並承擔法律訴訟的全部財產保全費和訴訟費。案件將於9月9日開審。

與中信資源直接起訴青島港不同,山煤國際是直接將德正系相關企業告上法庭。6月25日,山煤國際向山西省高院遞交訴訟材料,追討代理氧化鋁貿易的貨款,涉及金額約合11億。青島德誠礦業、青島億達礦業、廣南(香港)有限公司、新聯國際集團等德正系多家企業成為被告。(詳情請見:青島港“騙貸門”發酵 山煤國際資產“毒”發

青島港 青島 騙貸 貸案 後續 權益 之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956

青島港首度披露"德正系"融資騙貸細節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133

屏幕快照 2014-09-12 下午7.37.46

距青島港騙貸融資調查事件爆發已經過去3個月,今天調查進程出現重大突破,青島港首度披露了涉及騙貸的大宗商品規模。

中國碼頭營運商青島港周五稱,6月青島港發生的“德正系”騙貸案涉案的商品數量為約30萬噸氧化鋁、2萬噸銅以及7-8萬噸鋁錠。

這是青島港第一次披露涉案的商品數量,此次騙貸案直接導致銀行收緊融資信貸。

據路透社援引青島港的一份材料稱,涉案商品占青島港每年輸送量總額比例“極微”,也沒有影響其他客戶的金屬礦石產品,然而,因案發於青島港港交所上市同期,造成的傷害卻很大。

此前7月17日,青島港曾就“德正系”騙貸案做出回應,稱“調查顯示,倉單是德正系個人私刻公章後偽造的證明”。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對青島港事件的追蹤顯示,牽涉其中的一些外資銀行和國內金融機構在前兩個月內相繼啟動了法律程序,由於得不到調查所造成損害的確切信息,這些銀行都通過法律程序來尋求最大限度的自我保護。

7月初,隨著青島銅融資調查的深入,媒體曝出外資行在青島港騙貸案中的敞口高達5億美元,而中資行的風險可能更大。德誠礦業的涉案金額在45億美元左右,其中大部分貸款來自中資行。

青島港騙貸事件也對金屬商品的市場格局造成了影響,令原先的市場格局出現了洗牌機會,借此機會,高盛下屬的倉儲業務部門正在謀劃首次進入中國。華爾街見聞此前曾介紹,高盛下屬的金屬倉儲部門Metro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s倉儲公司,正在謀求在上海或者其他有保稅倉庫的城市設點。與其他國際倉儲公司在中國尋找代理不同,高盛將直接管理在中國這部分業務的運營。

青島港 青島 首度 披露 德正 正系 融資 騙貸 細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676

托克:青島港融資醜聞爆發後 信貸緊縮成為新常態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818

路透報道,托克(Trafigura)高管表示,在青島港口融資醜聞震動市場之後,中國金屬行業面臨信貸緊縮的局面,且這樣的局面可能會持續,並引發行業整合。

全球最大的獨立大宗商品貿易商之一,托克公司金屬和礦產品部門負責人Simon Collins表示,6月青島港融資醜聞爆發後,礦廠、煉廠和金屬加工廠獲得信貸愈發困難。

Collin在接受路透專訪時表示,“該行業內許多人發現融資困難,這是新的常態,且會帶來進一步的整合。五大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的信貸評估過程一直很嚴格,這帶來兩方面的影響:企業再次獲得信貸額度的時間延長,或者信貸額度被縮減了。”

澳新銀行資深商品策略師馬克在11月中旬也曾表示,中國的信貸環境將長期緊縮,因此下調了2015年鐵礦石價格預估從101美元/噸至78美元/噸。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上周公布的10月信貸數據,新增人民幣貸款出現驟降,社會融資規模大幅低於預期,M2增速放緩至12.6%,創7個月新低。

今年6月初,青島港被曝出發生大宗商品融資詐騙案件,案件的主角是以德正資源及其子公司德誠礦業為核心企業的“德正系”。因涉嫌利用同一批金屬庫存重複騙取融資貸款而遭到調查,多家銀行牽涉其中。媒體曝出外資行在青島港騙貸案中的敞口高達5億美元,而中資行的風險可能更大。德誠礦業的涉案金額在45億美元左右,其中大部分貸款來自中資行。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托克 青島港 青島 融資 醜聞 爆發 信貸 緊縮 成為 常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64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