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十三五”農村基建需投3.4萬億元,官方回應資金來源

6日,國新辦舉行發布會介紹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幹意見》。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央農辦主任、中央財辦副主任唐仁健表示,農業農村發展在“十三五”期間,投資和建設的需求很大,任務很重。

他指出,有關部門曾經測算,在“十三五”時期的農業農村發展中,僅供水、道路、電力、通信,測算需要3.4萬億,其中交通部門測算,僅農村公路建設的養護資金就需要3400多億,比“十二五”時期高了3倍多。

對此,唐仁健表示,要用好用活存量資金,提高資金的使用效能,把一分錢掰成兩分錢用,實現兩手抓。一手抓“整合”,對存量資金進行統籌整合,辦最該辦、最急需辦的事。另一只手抓"撬動",用財政有限的資金撬動金融和社會資本投入農業和農村,提出了七大類方式,包括PPP、以獎代補、貼息、建立擔保機制等。並強調,此次中央一號文件在農村金融方面進行了大篇幅的規定。

唐仁健答記者問

問:唐主任,剛才您提到現在財政增收趨緩,但是農業農村發展還有許多花銷的地方,下一步將采取哪些措施陸續增加對農業農村發展的投入?謝謝。

唐仁健:農業農村發展在“十三五”期間,投資和建設的需求很大,任務很重。在經濟下行、財力增收困難的背景下,怎麽籌集農業農村發展的建設資金,確實是一個非常頭疼的問題。有關部門曾經測算,在“十三五”時期,到底農業農村需要投資多少錢,在“十三五”時期,僅供水、道路、電力、通信,測算需要3.4萬億,其中交通部門測算,僅農村公路建設,還不是建設本身,養護資金就需要3400多億,這比“十二五”時期高了3倍多。現在我可以告訴大家,已經落實的、看得到的資金大約只有1/3強。

所以在這個背景下,這個問題非常嚴峻,到底怎麽辦。在這樣的情況下,首先對“三農”來講,無論如何還是要強調財政支農投入總量必須增加,不管增多少也要增加。這次文件要求要把農業農村作為財政支出優先保障的領域,確保農業農村投入適度增加。其次,更重要的是,一個是眼睛向內,二是功夫在詩外。眼睛向內就是要用好用活存量資金,提高資金的使用效能,把一分錢掰成兩分錢用,實現兩手抓。

一手抓“整合”,就是對存量資金進行統籌整合,辦最該辦、最急需辦的事。怎麽整合?我們這些年在黑龍江的“兩江平原”、扶貧領域已經實行了很大程度的探索,但是總的來講,基層和地方的同誌反映,這個整合是“上整下不整”,上面有政策、有要求,但是在整的具體過程中,下面有很多困難和難言之隱。基於這個考慮,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在這點上有新的規定和要求,就是要求推進專項轉移支付在預算編制環節進行源頭的整合改革,具體提出了“大專項+任務清單”的整合管理方式。“大專項”就是以前農口的資金共幾十項,每個部門也是十幾項,有的還要更多,今後要求每個部門的專項資金整合成幾個大的專項,今後就按這個渠道往下撥錢。“任務清單”就是每年都定一個約束性或者包含一部分非約束性建設任務的清單。約束性任務就是當年必須專款專用,對非約束性任務,地方有一定的統籌整合權,可以靈活使用。這樣就把中央和地方、部門和地方兩個積極性都調動起來。在前期文件制定、調研當中,大家反映這個整合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另一只手抓"撬動",就是剛才我講用財政有限的資金撬動金融和社會資本投入農業和農村。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了很多撬動的機制和辦法,大體包括七類:一是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也就是大家很熟悉的PPP。二是實行以獎代補。你幹了,我以獎的形式代補貼。三是貼息,對貸款進行貼息。四是建立擔保機制。去年中央已經建立了擔保體系,各省基本都建立了,現在向市縣一級延伸。還有其他渠道、其他行業,也可以建立涉農的擔保體制。五是建立風險補償基金,主要是考慮貸款銀行出現風險時怎麽給他們一定的補償。六是設立各類農業農村發展的投資基金。投資基金現在很多行業很熱,但是農業領域相對比較少。七是加大政府債券,特別是專項債券,加大對地方農業農村基礎建設項目的支持。

這些措施如果用好了,就能夠在很大程度上緩解剛才講的,至少“十三五”時期農村建設這個龐大的資金缺口,就能夠建立起金融和社會資本下鄉的“導流渠”,也能夠疏通資金回流農村的“毛細血管”,助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

特別想提醒大家的是,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在農村金融方面有大篇幅的規定,寫得也是最長最多的。謝謝。

十三 三五 農村 基建 需投 3.4 萬億 官方 回應 資金 來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51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