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銀行落雨收遮U-Right猝死之路

2008-10-16  NextMagazine


上週三被債權銀行德意志銀行入稟清盤的佑威國際(U-Right),是金融海嘯下首家倒下的大型零售連鎖店。標誌着零售業正步入嚴冬,裁員倒閉潮一觸即發。

佑威的死因是擴張過急以至負債過重,過往公司不斷透過配股集資,主席梁鄂甚至自己作擔保,以高息向國內廠房的工人借錢,現時銀行自身難保,收緊信貸,就加速把佑威送到清盤之路,借錢予公司的工人,更是血本無歸。

拖欠恒生、東亞、德銀等十八間銀行及其他內地銀行逾十三億元的佑威,上週分店內仍大字標題寫上「盤點清貨」,十九元一件T恤,一百二十元兩條牛仔褲,雖然只收現金,仍吸引不少來執平貨的市民。

其 實佑威八月公布業績時已露財困端倪。過往盈利有穩定增長,兼在內需概念刺激下,去年股價曾攀上五毫六仙高位的佑威,今年公布的純利只得六千一百萬元,按年 大幅倒退五成,令股價一日內大跌近兩成至一毫一仙四。到九月二日,佑威主席梁鄂,曾嘗試透過股本重組,包括將股份十合一,再一供五集資最多兩億三千多萬救 急。但消息反令股價翌日再度插水近五成。

曾在湖北家鄉當過農民的梁鄂(左二),白手興家將佑威在二千年上市,搖身成為上市公司主席,惜最終被金融海嘯所淹沒。

員工除了等,都沒事可做,上週六早上順德U-Right廠房的工人,在辦公室門口空地寫大字布條:「誓死討回養命錢」,並將之掛到佑威辦公室大樓外牆上。

債主臨門

股 價連番下跌,最終引起多間債權銀行關注,皆因部分銀行持有大堆佑威的可換股票據。例如德銀去年十月便向佑威借出二千四百萬,換來的是佑威一批為期三年的可 換股票據及認股權證,現時德銀仍持有佑威逾百分之六股權。銀行紛紛向佑威發出催款通知書,總計有八億五千萬元。有銀行更立即暫停佑威的短期無抵押雙邊貸 款。

到九月十七日,佑威不得已委聘德勤作獨立財務顧問,向銀行編製財務報告,並於同日宣布停牌。原本梁鄂還可寄望供股集資以解燃眉之急,但 公司股價自去年七月高位,到公司停牌收市價只剩十四仙,累計暴跌九成七。原本是梁鄂老友的包銷商金利豐證券老闆娘朱李月華,見勢色不對,亦急急終止包銷協 議,佑威遂走上清盤之路。二千年上市的佑威,近年來幾乎年年發行新股集資及向銀行借錢,今年七月,籌得總額達一億五千萬元的三年期銀團貸款;去年全年,又 兩次發行新股集資超過兩億。○三年佑威總負債不過兩億六千多萬,五年間已暴升至逾十三億。「銀行係出現咗金融海嘯先收緊貸款啫,過去嘅五年,啲銀行好進 取,不斷叫廠佬借錢擴張,貪佢哋有廠有地夠穩陣。」一名在內地做製衣的港商說。

大舉投資納米技術

據清盤人德勤指,佑威的死因 是將短期資金作長期投資,而在內地的投資則將短期資金鎖住。佑威近年大舉集資發展納米業務,○一年起開始引入瑞典的納米處理技術,並將之應用在紡織品及成 衣上,沙士期間,佑威生產的納米口罩及醫護外套大賣,銷量比T恤還要高,令公司○四年盈利大增近四倍。

同年,心雄的梁鄂更與內地公司合作,在江西省南昌市建立號稱全國最大的納米紡織處理基地,第一期便已經投資三億元。「納米以前算係新嘢,但近年應用廣泛咗,競爭亦大咗,毛利自然減少。而且納米話防污防水,但消費者好難憑肉眼睇到有咩特別,人地去U-Right買衫都係因為平,講功能不如去買Columbia又或者貴價嘅Gore-tex衫!」一製衣業內人士說。而佑威的納米業務,由高峰期佔佑威總營業額三成四,近年已回落至只佔兩成六。

另一方面,梁鄂又利用貸款不斷擴充香港及國內的零售點,由○五年香港和內地分別只得十九間分店及三百三十個銷售點,到清盤前已急速膨脹至香港有九十五間分店,而國內則有五百一十六個網點,更把其服裝王國擴展到九個中東國家。梁鄂甚至在香港及上海買鋪,金額數以億計。

兩年前佑威在上海開設新品牌店鋪時,更豪擲百萬請一眾老友如孫明揚夫婦及朱李月華等去上海剪綵兼擦大閘蟹,連股評人陸叔和連敬涵都是座上客。表面一片風光的佑威,其實已經暗暗在陰乾。

高息借工人血汗錢

上 週五,記者去到佑威順德的廠房,發現工廠已被當地司法部門查封,閘門上則掛着「還我血汗錢」的大字布條,原來當天早上,已有近百名工人到市政府求助,指老 闆梁鄂三月時因資金周轉不靈向內地約四百名員工,合共借了二、三千萬元,卻一借無回頭。其實從○一年開始,佑威每年都會向員工集資,每次為期四個月,期滿 便以本金的百分之十五至二十作回報,借款最少要一萬元,不少員工見利率比銀行還高,都想盡辦法籌錢借給公司。

「我把湖北老家房子抵押了,把 錢借給老闆,現時家中還有兩名孩子,老婆還有精神病,現在還得瞞着她。」一名借出五十一萬元人民幣的員工說。本來梁鄂父母、弟弟梁城、妹妹梁玲都在廠內設 有睡房,但中秋後房間卻空空如也。「他們一家人中秋前開會,說公司要重組,開會後便漏夜把值錢的東西都搬走。他們還找來收垃圾的,把搬不走的值錢東西都賣 掉了。」

梁鄂(右一)的太太嚴玉琳(右二),曾任保良局總理,○六年二人曾與一眾老友,包括金利豐證券老闆朱李月華夫婦(右三、右四)、孫明揚(左三)及太太鍾小芬(左二)等出席保良慈善演唱會。

其中一名員工向記者出示其借貸收據,但並無寫明利息多少及何時歸還,一切只靠口頭承諾。「我連祖屋都抵押了,借了五十一萬元給他!」

零售業嚴冬

而存有公司財務資料及員工借錢檔案的電腦伺服器,亦不翼而飛。「他們走之前一星期,已吩咐梁玲到佑威的零售店拿走所有現金,存入另一個賬戶去了!」至於其他高層,於中秋休假後,都以「去香港開會」為由,全部撤退。

祖籍梅州,十九歲才由武漢移民來港的梁鄂,八十年代曾與胞弟梁城在紅磡廣場開設「77」男士服裝店,代理蘋果牌及積牌等牛仔褲,八九年才創辦自家的U-Right品牌。對紅磡這個發跡地情有獨鍾的他,去年豪擲三千七百多萬買入紅磡海名軒高層單位自住,惜今年六月已要加按套現。為怕債主臨門,夫婦二人終日躲在家中不敢露面。佑威清盤,顯示金融海嘯對經濟的影響浮現出來。

本 身經營Toppy、Episode等服裝品牌,代表零售業界的立法會議員方剛指:「我哋做服裝一般係半年至九個月前已經買定啲貨存倉,現時市民消費意慾低 迷,時裝零售首當其衝,人人都唔買新衫。銷唔到貨,令存貨量大升,變相流動資金少咗。以前環境好,可以向銀行借錢交租、出人工,而家銀行同銀行之間拆息都 收緊,更唔會借錢俾中小企。」他指商鋪無流動資金等於人無血液會死,如果經濟持續差下去,會引發骨牌效應令更多公司出事。

縱觀上市的零售股中,不少公司的短期債務佔總負債逾八、九成,其中先施、威高等手頭現金較為緊張,一旦銀行收緊信貸,這個寒冬不易過。
銀行 落雨 雨收 收遮 U-Right 猝死 之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0

青心直說:齊齊落雨收柴?

1 : GS(14)@2012-10-01 12:28:0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928/18026856
終於等到週五,中秋國慶雙節長假期前,人人守株待國策。市場瘋傳中證監推10條救市措施,其中包括有1.65萬億元險資入市抄底,幾十家創業板上市公司聯合延長禁售。
但種種舉措即使有機會實現,也是治標不治本,無改經濟增長失速與企業盈利受壓的現實。市場反應大,只因投資者對政策依賴,人人眼光光等救市,一心想靠阿爺打救。亦有傳聞內地有女記者在微博發功,足以證明市場已屆極敏感時刻。
唔好讀經濟與商科
經歷過太多迴光反照式的一日行情,只怕很快資金將繼續聚焦磚頭。
淡馬錫未及沽渣打(2888),已急不及待沽出所持新加坡電訊,星獅集團賣完一件又一件,港交所(388)又趕頭趕命發CB,越秀房託(405)更快快脆脆配售基金,個個好似落雨收柴。
當港交所也要精簡人手,金融市場還有甚麼值得憧憬?股市與經濟可以在短時間內分道揚鑣,卻不能對現實隻眼開隻眼閉。
新入行財經小記問及有大行再裁員,我只覺這現象已成習慣,分別只在於逢星期五派大信封,抑或分上、下午逐批突然消失,甚至係有人早上於電梯大堂拍卡入閘才知已被取消資料。現實是殘酷的,小記亦不必感到詫異。
與Son姐及利世民在藍吧吹水,談及最近不少前來詢問大學選科意見的小朋友,都在疑惑要不要選讀經濟與商科。我們的答案都是一致地否定,何解?
當大部份傳統經濟理論已被海嘯沖散,不如選讀一些較專業加實際如化學、工程、藥劑等科目,認知領域更闊。
事實上,世界不少頂尖基金經理,原來都不是主修經濟與金融。
胡孟青
青心 直說 齊齊 落雨 雨收 收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63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