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青島港騙貸案外資行風險敞口高達5億美元 中資行更甚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97881

隨著青島銅融資調查的深入,媒體曝出外資行在青島港騙貸案中的敞口高達5億美元,而中資行的風險可能更大。德誠礦業的涉案金額在45億美元左右,其中大部分貸款來自中資行。 據《華爾街日報》,渣打銀行上周公布,該行在青島港共有2.5億美元敞口,不過該行CEO Peter Sands稱這一金額目前上不確切,涉及到多個客戶、多個工具和多個敞口。 今年6月,青島港對可能存在的銅、鋁等金屬重複抵押問題展開調查,在大宗商品市場引發軒然大波。青島德誠礦業因為涉嫌重複質押騙取貸款而浮出水面。外資銀行方面表示,他們正在積極調查商品融資調查事件的程度和範圍,判斷業務中是否有一份抵押品騙取多份貸款的情況。 此前,另一位常駐新加坡的知情人也表示,渣打已經停止了融資業務。“這是正式的(渣打)官方行為。當前,他們不再對金融融資業務滾動操作,同時還停止新的融資交易。”這位知情人主要開展現貨銅貿易,並負責將這些貨物發往中國。 其他在青島港上存在敞口的銀行還有荷蘭ABN Amro銀行、法國巴黎銀行、法國外貿銀行、美國花旗銀行。外資行的風險敞口至少在5億美元。 不過,中資銀行的敞口可能更大。《華爾街日報》援引一家大宗商品公司交易員的估計稱,德誠的涉案金額在45億美元左右,其中大部分貸款都來自中資銀行。 不過,目前國際銅價已經走出了青島銅融資調查的陰影,過去兩周,倫銅累計上揚7%,反映出市場對於中美制造業回暖帶的樂觀預期。且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青島港重複質押只是個案。
青島港 青島 騙貸 貸案 外資 行風 險敞 敞口 高達 美元 中資 行更 更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858

從風險敞口說起,為什麽說投資就是賭國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13/164127.shtml

從風險敞口說起,為什麽說投資就是賭國運?
朱昂 朱昂

從風險敞口說起,為什麽說投資就是賭國運?

只有足夠大的暴露,才能夠在一個“有國運”的市場中賺錢。

來源 | 點拾投資(ID: deepinsightapp) 

作者 | 朱昂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投資組合的風險暴露問題。我認為投資組合的風險暴露分為宏觀,中觀和微觀。宏觀就是整個投資組合的倉位,或者長期的倉位。中觀就是投資組合構建時,對於不同風格的暴露。微觀就是投資組合中,單個公司的內在風險和安全邊際。

如果看股神巴菲特,我發現一個非常值得參考的現象:股神巴菲特在宏觀方面永遠保持了足夠多的風險敞口,而在微觀中的風險識別能力又很強。這種模式也是巴菲特能夠不斷滾雪球的秘訣:在一個長期向上的市場,獲取剝離風險以後的收益!

為什麽股神都生在美國?

最近我們翻譯的JP Morgan 美股策略三季度報告中,有幾張圖給我的啟發非常大。

我們先看下面這張圖,是1900年到今天標普500的走勢圖。在100多年的時間里,美國是一個長期向上的市場。特別是二戰之後,美國越來越明顯成為全球經濟的火車頭,每一次危機之後都是更加猛烈的創新高。可以說這100年來美國的國運非常強,美元成為了全球最重要的儲備貨幣,獲得了貨幣的鑄幣權。移民政策和開發的社會,幫助美國長期維持優良的人口年齡結構。

7

每一次全球的危機之後,都讓美國和競爭對手的差距越拉越大。從前蘇聯,日本,到今天的中國。美國無論追趕者是誰,都長期霸占了全球經濟第一的位置。所以,標普長期看,是一個不斷向上的走勢圖。這也是巴菲特說的“卵巢彩票”。他能夠成為股神,有很大原因是他生長於美國。或者反過來說,股神一定來自於一個長期向上的股票市場。這也是為什麽,日本,歐洲,拉美等都沒有股神的出現。

我們再看第二張圖,1950到2016年股票,債券,以及50/50平衡策略的收益率。在這66年中,美國股票的年化回報率達到了驚人的11.1%,債券的年化回報率達到了6%,而50/50平衡策略的收益率是8.9%。

如果是10萬美元的投資,在股票上能夠獲得82.3萬美元,而債券上只有31.8萬美元。當然這並不是說不能投資債券,如果懂得資產配置,在不同時間點去優化組合,那麽股債的多資產配置就能達到全天候回報的目的。但是在一個長期向上的市場,投資股票的回報率其實是很驚人的。要知道巴菲特的年化回報率也就20%。

而過去66年美股平均的年化回報率就有11%。極高的回報率,再加上複利的魔法,最終收益率會非常驚人。我們看到過去一年股票回報率是6.5%,債券是3%,銀行存款是2%。看5年,股票是37%,債券是16%,銀行存款是10%。但是看20年,股票達到了驚人的252%,債券是81%,銀行存款只有49%。也就是說,時間越長,股票的回報率越高。

8

當然這兩張圖的結論都有一個重要的前提假設:我們在美國。那麽多年,幾乎所有的股票投資數據都是來自於美國的投資大師,從巴菲特,索羅斯,到林奇。因為寫方法論的人最終都是成功者,而成功者需要最大的條件就是一個良好的先天環境。在一個永遠震蕩向下的市場,是不可能出股神的。

前幾年我去日本調研,驚訝的發現幾乎沒有什麽股民。80年代地產和股票的資產價格泡沫似乎是很老很老的故事,新的年輕人根本不炒股,因為那時候的市場是長期向下。

未來不可測:投資就是賭國運國

那麽問題來了?如果把時間撥回到66年前,我們能知道美國是一個長期牛市嗎?答案肯定是不知道。

沒有人能夠有預測未來的能力。但是一旦進入到市場,我們在大的宏觀組合上無法有實質性的操作。那麽最好的操作就是不對大的未來做判斷,或者簡單而言就是做擇時。整體組合應該長期暴露在市場上。只有足夠大的暴露,才能夠在一個“有國運”的市場中賺錢。

回到我們說的巴菲特,雖然微觀行為上他非常在意風險,一直告誡投資者要保住你的本金。同時,在許多重大的公司選擇上,巴菲特也是非常好的回避了風險。但是從一個組合倉位上看,我們很少看到巴菲特做倉位上的調整。他幾乎永遠滿倉持有,甚至通過保險公司來加杠桿。

前幾天看到海通策略荀玉根的研究,和我的想法也非常類似。他的報告題目“投資長期屬於樂觀者”,在我眼中投資必須樂觀。

長期看,做倉位上的擇時,不確定性最強的。而且,如果在一個長期向上的市場,那麽暴露風險才能獲得收益。

巴菲特今年股東大會上那個著名的100萬美元賭局也反應了這一點。把時間拉長,必須要控制風險暴露的對沖基金,是跑不贏完全暴露風險的指數基金的。即使在08年金融危機中的回撤更小,但是長期收益率卻遠遠低於指數。所以做投資,必須樂觀。投資組合在宏觀層面暴露風險是獲得收益來源的重要因素。最終長期投資者就是相信經濟會持續增長,明天會比今天好,國運會在我們這一邊!

投資 股票 風險暴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從風 險敞 敞口 說起 為什麼 投資 就是 國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397


ZKIZ Archives @ 2019